集部 > 青楼梦 > 第十九回 宴挹翠痴生占艳福 咏梅花众美拟诗题

话说挹香与爱卿等拟了诗题,欲集梅花吟社,邀齐众美人赴会。翌日,挹香先至爱卿家,不一时,挹香所识众美除竹卿在青、碧娟有事之外,俱陆结而来。挹香甚喜,即命厨下端整酒肴,摆在园中。自与众美人说了一回话,然后同至宜春轩来。只见环佩铿锵,香风喷溢,尽到梅花丛处。 入轩挹香请众人各拣诗题。月素道:“先下手为强。我做《梦梅》。” 琴音、素玉道:“我们也来拣。”便拣了《伴梅》、《寻梅》。章幼卿上前一看道:“我做《红梅》。”吕桂卿也道:“我来做《早梅》。”方素芝踊跃争先道:“我也来做一个。”便圈了《孤山梅》。郑素卿拣了《十月梅》,慧卿拣了《庭梅》。挹香见慧卿拣了,便嚷道:“小素妹妹,你也来拣一个。”

小素道:“我不拣,我诗做不来的。”挹香道:“我来替你可好?”小素道:“自己会做就做,不会做便罢,要人替做什么。” 大家笑说道:“金挹香,你会替做诗么?少顷我们拣了题目,托你替做可好?” 挹香大笑道:“你们多是闺阁才人,不若小素妹妹是村俗之人,何必要人替做。”

大家道:“你是舌上有刀的,不来同你说了。众姐姐快些拣罢。” 于是绮云说:“我做《寒梅》。”孙宝琴道:“我就做了《绿萼梅》。”褚爱芳笑嘻嘻道:“你们都拣了,我也来拣一个。”说着便圈了《折梅》。挹香道:“好。”于是婉卿拣了《咏梅》,蒋绛仙、袁巧云拣了《庭梅》、《灌梅》,武雅仙、陆文卿拣了《寄梅》、《瓶梅》。胡碧珠、何雅仙道:“不好了,题目要完了,我们快去拣罢。”便拣了《盆梅》、《忆梅》。何月娟、陈秀英拣了《杖头梅》、《赏梅》,梅爱春、陆丽春拣了《栽梅》、《落梅》。

王湘云对挹香道:“你看那个好做些?”

挹香道:“还是《赠梅》好做一些。”于是湘云便圈了《赠梅》。张飞鸿道:“你们不要闹,如今老夫来拣了。”便拣了一个《探梅》。大家听此忘形之语,都掩口而笑。谢慧琼、朱素卿拣了《簪梅》、《对梅》。陆丽仙嚷道:“我还没有拣来。”便圈了《傍水梅》。然后爱卿不慌不忙道:“你们都拣了,我来做《问梅》罢。”挹香道:“如此我做《评梅》。”大家一齐称妙。

婉卿道:“但是不可限韵,我生平最怕限韵,即有好句,被这韵拘住,反不惬意。”众人道:“婉丫头之话是极,我们谁耐烦限韵。”于是论一回诗法,同至宜春轩饮酒。

饮至半酣,大家出席寻诗。也有的往花前闲步,也有的在轩外凝神,散得空空如也,剩挹香在轩饮酒。

饮了半晌,便往各处去寻他们玩耍。

出了宜春轩,穿芳径,度石◆,至海棠香馆,见丽仙同琴音、绮云在彼打秋千。挹香也不声张,躲在假山洞内偷看。见绮云将杨妃色绣裤扎紧在金莲之上,卸下了鬓边花朵,丽仙也将银红裤脚扎束,两人上架,坐于画板,旋转迎风,飘扬罗裙绣裙,如穿花蝴蝶一般,十分炫彩。琴音在旁拍手称妙。挹香在假山洞内忍不住道:“好好好,你们倒有这本领。”丽仙等听了,下架道:“你几时来的?”挹香道:“来久了。”说着忽生怜爱,便两手挽了丽仙、绮云的粉颈旖旎了一番,又往别处去。

行至剑阁,见婉卿与雪琴在彼啜茗闲谈。

复穿小桥入观鱼小憩,见宝琴、月素在彼打桨。挹香道:“你们这般伎俩,是那里学来?”月素道:“技从心发,要学就不奇了。”挹香道:“不错。但是你们为何不做诗?”月素道:“我们游戏归游戏,心内原在做诗,何必定要放做诗的式样出来?”挹香笑道:“你们说的话都是,凡我的话总差。”说得大家笑了一回。

挹香又到四面去看美人,见有的在亭中摹拟,有的在轩外徘徊。

看来看去,独不见爱卿一人,疑惑滋甚,复往四面找寻。忽听柳阴中一派清声,余音袅袅。挹香随着那声,穿过芍药圃,度松阴至听涛楼,见爱卿在彼,独自抚琴。见他一种幽雅,真与众美人不同,愈加钦爱。轻将一手搭在他肩上道:“爱姐,你为何独自在此?可知大家都要交卷了?”爱卿道:“你不要来混我。弹罢一曲,再做不迟。”便依旧抚琴。

挹香下楼,往别处游玩了一番,始回宜春轩饮酒。忽见月素携着诗笺从梅林中冉冉而来,挹香忙出位笑道:“莫非妹妹诗成,先来交卷了么?”月素道:“正是。”便将诗笺呈上。

挹香展开一看,上写着:

◇梦梅──护芳楼主人朱月素稿

  玉堂清梦契精神,蝴蝶香中幻亦真。
  卧雪浑疑探雪景,爱花应让护花人。
  五更星散缘初断,半席风流恨转新。
  纸帐俨然成伴俪,多情怜惜忱边春。

挹香看了,有些不悦,虽然月素诗出无心,但“缘初断”、“恨转新”二语,似非吉利。口虽称赞,心觉芥蒂。

正说间,只见雪琴与陆文卿也来交卷。

挹香接来一看,见上写着:

◇十月梅──拜石侣者吴雪琴拜稿   孤山暖煦小阳春,林下遥来策蹇人。
  枫叶红随双本瘦,菊花黄让一枝新。
  雪风动处添幽韵,潭影清时印洁尘。
  庾岭南枝偏独早,爱他骨格最精神。 ◇瓶梅──浣花仙史陆文卿待删草

  殷勤折得一枝梅,供向铜瓶淑气回。
  此日知寒因雪冻,平生守口为花魁。
  香凝清韵成诗律,梦徙罗浮傍镜台。
  玉骨冰肌欣自赏,春前遣兴酌新醅。

挹香看了赞道:“志和音雅,玉润珠圆。”

正说间,见十二位美人一齐来交卷。

挹香从头看去,乃是:

◇咏梅──佩兰室主人林婉卿草

  春风连日费寻思,忽报孤山挺一枝。
  处士襟期高士梦,骚人丰韵美人姿。
  性情冷淡寒偏耐,骨格清癯弱不支。
  自是几生修得到,巡檐巧笑索新诗。

◇伴梅──凝露馆主陈琴音未是草   折得奇葩梦欲迷,移来供养画屏西。
  情深逸品甘为友,癖爱名花愿作妻。
  大好访仙成眷属,也曾探胜到清溪。
  小窗此夕狂应纵,绛雪红云尽品题。

◇寄梅──惜春使者武雅仙偶成

  江南又见一枝春,折得芳葩寄赠频。
  问信莫疑花著未,探春好信梦为真。
  昔增驿路连番感,今报乡园无限春。
  珍重使君须致语,铜瓶供养赖骚人。

◇赠梅──烟柳山人王湘云稿

  如此幽怀性颇温,赠卿特地到孤村。
  无双品倩人争慕,第一香推君独尊。
  佳贶晏王劳致信,相思陆范暗牵魂。
  笑侬狂放怜侬癖,如缔深盟古道存。

◇栽梅──怡红使者梅爱春稿

  山隈几度费徘徊,玉颊檀心着意栽。
  明月半锄和露植,新诗数首乞花开。
  生成冷淡谙君性,不惮辛勤惹客猜。
  为望来年春事早,一枝先逗暗香来。

◇赏梅──红杏轩主人陈秀英草

  喜看孤山又放梅,风标如此合推魁。
  吟将新句酬琼树,沽到芳醪泛玉杯。
  数点有情延客赏,一枝无意向人开。
  癯山此日逢青眼,付与林癯供养来。

◇灌梅──铁笛仙袁巧云草

  乘醉归来兴转狂,养花心事慕东皇。
  栽培乍喜仙姬晤,护惜频劳处士忙。
  春雨半帘葩酝酿,朔风几日梦彷徨。
  痴情不惮辛勤甚,待到花时好佐觞。

◇探梅──小雅主人张飞鸿草

  关心庾岭一枝春,也学渔郎去问津。
  竹外昔年怀吉士,陇头今日到高人。
  枯肠几度搜诗尽,檐角连朝索笑频。
  芳讯江南如到早,好凭驿使报时新。 ◇绿梅──金铃待系客孙宝琴草

  梦随鹦翅曳雕廊,洗尽铅华尚淡妆。
  金钏恍疑赠羊侃,绿衣原不妒庄姜。
  苔黏蝶拍偏多兴,色晕蜻头别有方。
  漫入罗浮惊翠羽,碧窗供养更痴狂。

◇杖头梅──梅雪争春客何月娟稿   郊原携屐亦风流,韵事还堪记杖头。
  三径昔时怀旧约,百钱此日趁清幽。
  好扶诗老寻春去,要访花魁带月游。
  处士多情狂更纵,桥东吟咏兴悠悠。

◇瘦梅──探梅女士郑素卿草

  玉削烟癯别有神,天生傲骨觉嶙峋。
  愿将峭厉清其品,勿使痴肥俗了人。
  淡月暗笼窗上影,微风欲动雪中尘。
  怜他羸弱持坚节,护此纤腰几度频。

◇早梅──吟风榭主人吕桂卿稿   春初消息报斋前,风月精神早斗妍。
  索笑西窗原冷淡,题诗东阁亦缠绵。
  暗香漫度微风后,疏影风逢淡月天。
  造物有权留不住,一枝偏占陇头先。

挹香看完道:“众芳卿诗才卓荤,我金某甘拜下风。”

正说间,爱卿飘然而至,挹香道:“爱姐可是来交卷么?”爱卿道:“我来读你们佳作。”说罢,便讨诗来看。

挹香道:“爱姐,你为何不做诗,如今要完卷了。”

爱卿也不言语,便提笔在手,写出一首诗来,递与众姐妹。大家观看,见上写: ◇问梅   为探芳讯自携筇,冷淡交情一笑逢。
  同梦可容高士伴?点妆知否美人慵?
  那将庾岭春来早?怎把罗浮秀独钟?
  和靖当年曾有癖,作妻何事曲相从?

大家看了这首《问梅》,呆上加呆,惊而又惊,齐声道:“我们搜索枯肠,颇为不易,极欲双关而琢句总难融洽。今爱卿落笔成诗,一挥而就,警句奇才,令人拜倒。”爱卿连忙谦逊道:“随口俚词,不当大雅。刻观众姐妹佳作,奇警处想入非非,真个珠穿一一。” 正谦逊间,又见花阴里面有两个美人来了。

不知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