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二十回 钮爱卿诗魁第一 金挹香情重无双

却说挹香也把爱卿的《问梅》一看,果然比众姊妹更加独出心裁,心中十分欢喜。俄而又见两个美人也来交卷,却是陆丽仙、章幼卿。

挹香立起来接了诗笺,细细一看,见上写着:

◇傍水梅──媚香楼主人陆丽仙稿

  一枝开傍水之涯,寂寞清溪避世哗。
  倒影川流空色相,侧身天地傲名花。
  横斜老干争凡卉,冷澹奇葩异绛霞。
  明月小桥人静后,暗香浮动到渔家。

◇红梅──锡山旧侣章幼卿草

  一枝冷艳斗精神,几使渔郎误问津。
  砥节欲猜持拂女,占魁还讶点头人。
  娇添杏靥三分晕,态异桃花万种春。
  东阁而今开烂漫,珊瑚树树作芳邻。

挹香看罢,见众美人陆续而来。

挹香俱细细的展看,见上写道:

◇落梅──风尘偶谪人陆丽春草   关情连日落花红,多少春归一夕中。
  玉树歌残愁莫遏,红霞舞尽色全空。
  沾泥心事孤芳品,流水年华冷淡衷。
  处士山林休问信,美人今已嫁东风。

◇忆梅──秋水词人何雅仙稿

  管领群芳君独尊,经年一别暗销魂。
  者番宛转寻孤岭,几日徘徊到小园。
  有约东风葩尚酝,关心春信梦无痕。
  一枝他日先传腊,报到园丁笑语喧。

◇寻梅──栖霞小隐胡素玉草   瑶台乍报返仙姬,好买醇醪泛玉卮。
  扶杖踏残三径雪,跨驴吟遍一村诗。
  携壶挈◆游初到,越岭穿山意欲痴。
  芳讯幽林如探得,折来供养胆瓶宜。

◇折梅──醉月山人褚爱芳求是草   策驴灞岸不须猜,芳讯冲寒已早开。
  名士雪中添宛转,美人林下更徘徊。
  露粘玉瓣香盈手,春压铜瓶粉作堆。
  此日陇头如遇使,一枝好寄故乡来。

◇寒梅── 一碧女史陆绮云稿

  谁从冷处着精神,疏影凄然欲泄真。
  色到清严方绝俗,香兼惨淡愈宜人。
  北风山外初抟雪,南玉枝头迥绝尘。
  莫谓闭藏无妙用,寒威彻骨为催春。

◇簪梅──传春使者谢慧琼草

  一春憔悴为花忙,今日奇葩助晓妆。
  约鬓嫩红娇欲语,欹鬟轻晕蕊含芳。
  清癯顾影同卿瘦,冷淡传春惹客狂。
  膏沐玉人添雅韵,生香活色费评量。

◇盆梅──浣春居主人胡碧珠稿

  不与孤山鹤共俦,小斋供养足清幽。
  盆池藻暖香初逗,钵雨泥松春渐留。
  顾我无心歌艳曲,愿君有梦到罗浮。
  青枝绿叶频频护,待到花时契更投。

◇对梅──爱雏女史朱素卿草

  霜天日夜独精神,相狎相亲有夙因。
  美酒一尊酬冷况,新诗几句动幽人。
  临妆风格清癯甚,索笑情怀旖旎真。
  心契孤山谁与共,天然气谊好相亲。

◇孤山梅──霞凝阁主人方素芝稿

  一番花事韵清幽,有客寻芳到古邱。
  枝上狂蜂飞宛转,林间小鸟语啁啾。
  春归庾岭鹃啼血,梦醒罗浮鹤共俦。
  人世繁华何足羡,好扶竹杖赋优游。

挹香看到素芝诗十分惨切,替他暗暗慨叹一回。数之已有二十七首了,惟吴慧卿、蒋绛仙未曾交卷。正说间,见那首月洞中,二人冉冉而来。

挹香接诗一看,乃是,

◇未开梅──佩秋居主人吴慧卿草

  东风待嫁尚含葩,缟女髫年未有家。
  底事琼姿犹酝酿,关心芳信渐繁华。
  肌如梨蕊将经雨,态似桃花欲吐霞。
  端整新醅东阁里,明朝延赏兴应赊。

◇庭梅──翠琅闲人蒋绛仙初稿   相对幽芳契早投,如卿标格几生修。
  草堂春到花能笑,茅舍诗成韵欲流。
  愿与一帘明月伴,不随三径暗香浮。
  开樽莫负良辰去,何逊吟怀未肯休。

挹香道:“如今诗齐了,待我评来。通篇看来,各人有各人佳句,今日公评,众位姐姐莫怪为幸。” 大家都说道:“不错,自然从公而论。”挹香道:“我看《问梅》第一,《傍水梅》第二,《绿萼梅》第三,《瓶梅》第四,《赠梅》第五,《梦梅》第六,《咏梅》第七,《探梅》第八,《簪梅》第九,《栽梅》第十,《伴梅》第十一,《寻梅》第十二,馀者胜场各擅。众姐以为何如?”

大家都称公极。爱卿道:“只恐香弟弟谬赞乱评了。”众美道:“评得很是。”琴音道:“‘同梦可容高士伴’,这七字出自天然,使梅花无言可对。”婉卿道:“爱姐姐真个厉害,拿这句话问他,不顾他不好意思的么?”说着大家都笑。

挹香道:“如今我来做《评梅》了。”于是便挥做成一首。其诗云:

  果然无雪不精神,竟比袁安耐性真。
  傲骨何妨资月旦,仙姿讵碍论花晨。
  灞桥端合停鞭访,苔石宜教点笔频。
  倘得斡旋天地手,要分三十六宫春。

爱卿与众美读了挹香这首《评梅》,不胜击节,大赞道:“绷中彪外,雄健浑成,妙语环生,风流雅赏。”爱卿又细细一诵,喟然叹曰:“此诗在我们三十人之上,真可谓天下才一石,子建独得八斗。此君笔底真个厉害也。” 说罢,复又饮酒,直到谯楼二鼓,挹香与众美人始各散归。

流光如箭,忽又春暮。那日,挹香至留春阁,见爱卿粉腮凝泪,姣面含愁,甚属难解,遂婉诘之。爱卿涔涔泣下,不发一言。忽见案头有高梁一瓯,爱卿取而狂饮。挹香素知爱卿不善◆◆,心益疑甚,又诘之,爱卿惟云为抑郁故饮耳。

挹香见言语支吾,愈加着急,便夺去酒杯,询婢媪,始知与假母反目,已哭了竟日。

挹香熟思之,兼知爱卿固执,恐有他变,盘诘之,爱卿竟秘而不言。挹香遂◆跽于爱卿身畔,请其说,爱卿仍不肯言。挹香见他面色泛青,牙关咬紧,珠泪涔涔,向床中睡下,连忙立起来,陪他睡下,再四盘诘,见他蒙胧睡去。挹香见事愈奇异,附耳急唤,又在他面上一试,已无温气,鼻际忽冲出一阵阿芙蓉膏气来。挹香大哭道:“好姐姐,你为什么要寻短见!好姐姐,你若寻了短见,我金挹香也不要活了!”擗踊大哭,惊了假母、侍儿,都来动问。挹香道:“你们这般没良心的禽兽,终日与他淘气,如今要寻死路了,你们还不管帐么?”大家听了,惊得手足无措。挹香告诉了服阿芙蓉膏之语,命众人往各处去取解救药来。

挹香便用力扶起爱卿,要他开口。他那里会开?遂以牙著撬开了口,将指揠起上腭,细向里边一望,见无数烟灰滋粘在咽喉之下。挹香也顾不得了,自探舌尖入内,卷了三四钱烟灰出来,复以手指蘸水洗之。爱卿见挹香救他,复将牙关阖紧,将挹香两指咬碎。挹香忍着痛道:“爱姐姐,你便将我指咬掉,我金挹香只要你活,决不畏疼而缩手的。”说着,见侍儿取了些金鱼浆广东丸来,灌与他吃。爱卿那里肯吃,挹香看了这般光景,不觉又哭起来,乃道:“好姐姐,你看我金挹香面上,也该怜我些儿,回心才是。你若执性,我也陪你死了罢!”说罢,复命侍儿灌药。 一时你灌我救,爱卿倒醒了些,无如原不呕吐,但姣啼流泪而已。挹香见事不妙,便对侍儿道:“你们去取些洋油来。”侍儿依命取了,奉与挹香,挹香便将左手三指沾了些洋油,送入爱卿口里。这油气味难闻,食之必呕,过多了又要呕吐不止,至戕肺胃。故用三个指儿沾了一些,洒向口中。说也奇怪,见爱卿头摇几摇,腹中一响,忍不住大吐起来,阿芙蓉膏顷刻吐尽。

挹香心稍安,替他覆了锦被。夜已深,挹香在房中照应一切,到五更时分,爱卿方才复原,挹香之心始定。正是:
  生是多情客,为花担尽愁。

不知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