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十八回 消除夕四人写新联 庆元宵众美聚诗社

话说邹、姚、叶三个在着挹香家内饮酒守岁,都有八分醉意。挹香忽想了一个消遣的雅事,便道:“我想昔日有唐、祝、文、周四才子,做出事来都是奇怪。祝允明在杭州除夕无事,曾夜写对联,真所谓别开生面。我们今日四人在此,不若往众美人家写几副春联,创新意而效旧法,可乎?”三人拍手称妙。拜林道:“我正欲外面去看看世道贫富,香弟弟倒想得不错,大家去走走。”

于是带了几枝顶毫,几锭香墨,乘着金吾不夜,四人信步而行。

不半里,已至爱卿家中。四人与爱卿相见毕,挹香道:“我们趁着酒兴,欲写几副楹联为赠,不知姊姊可有现成的对儿么?”爱卿笑道:“你们这几个人,真会寻快乐。若说要对儿,现成的尽有。”遂命侍儿取了一副粉红蜡笺。挹香甚喜,便落笔飕飕,如春蚕食叶般的写道:

  爱此可人人可爱,卿须怜我我怜卿。

下面落了企真山人款,呈与爱卿。爱卿大赞道:“果然下笔龙蛇,天然娟秀。”拜林亦道:“好好好,如今我们到众姊姊家都要写得别致。”遂辞了爱卿,至丽仙家去,也说了一番,仍请挹香写。挹香也不推辞,不一时已好,见上写:

  三经花香春酝酿,一帘鸟语韵缠绵。

写毕,大家称赞。又健步同行至陆丽春家,挹香请拜林写,拜林拣了一副银红小笺,落笔云烟,顷刻已成。见上写:

  枝头鸟语花姿丽,石上螺含黛色春。

看毕,送与丽春。辞出,迤逦而至王湘云家,拜林也撰楹联,写道:   湘管题诗春满座,云蓝写韵月三更。

写完,挹香等拍手道:“妙妙妙,春联中嵌名字,时下颇宜。”

于是又健行至何雅仙家。挹香又写出:

  室雅须人雅,诗仙亦酒仙。 挹香写完,仲英等三人道:“雅句欲仙,真不愧风流人物。”雅仙亦十分欢喜。又同至素芝家里。挹香道:“如今梦仙哥哥也来写一副。”梦仙想了一想,便写道:

  画到娇红宜后素,诗能颖秀讶餐芝。 写毕,挹香称赞道:“书法又佳,笔情又远。如今我们到那家去?”拜林道:“到朱素卿家去。”挹香道:“好。”遂辞了素芝,一同到素卿家来。相见毕,告知其事。仲英索笺写道:

  镜里自应谙素貌,樽前我亦识卿心。

写毕,又往月素家。挹香便赠一副楹联,索笺写道:

  窗虚月入邃,人淡素妆宜。

月素大赞道:“好个‘人淡素妆宜’,流丽自然,不独书法妙也。”于是又到陆绮云、孙宝琴两处,各赠一联。赠绮云道:

  绮阁峭寒梅似雪,云窗春暖柳如烟。

赠宝琴道:

  宝蕴诗书珠蕴色,琴边调笑酒边嗔。

写完了几家美人处,步履已觉跋涉,时又夜深,余兴未尽,竟往干将坊章幼卿家。恰好幼卿在那里接灶封井,赶些旧例,见挹香等四人至,十分得意,便道:“金挹香,你们四个人可是来辞岁么?”

挹香笑说道:“一则来辞岁,二则我们在众姊妹家各赠楹联,如今特来替姐姐写了。”月娥听了道:“你们作事倒也别致。小妹昨日购得黄蜡笺,正欲托你们写,如今你们走上门来,更加简便了。”

说着即命侍儿去取。挹香集唐人之句而写之。写罢,付与月娥。其联去:

  千重碧树笼春苑,一簇红梅压女墙。

幼卿赞道:“词意蕴藉,集唐如无缝天衣,不胜钦佩。还有一副在此,是我之契妹名唤三声,要求名人写的,你索性挥他一挥罢。”挹香道:“这个名字倒也奇怪。但我非名人,勿嫌字迹恶劣才好。”说着略略构思,便道:“我有副旧联在此。”便写出:

  杨柳乍眠还乍起,芭蕉宜雨不宜睛。

挹香写了,递与幼卿道:“被我涂坏了。”月娥接来与三人一看,不但月娥称赞,连拜林等俱一齐拍手称妙,便道:“杨柳乍眠乍起,正是春景,又暗藏一个‘三’字在内,芭蕉宜雨不宜晴,暗寓‘声’字,何等幽雅,何等韵致。”说着挽了挹香的手道:“我们再去写。”

  挹香只得辞了幼卿,出门而去。

其时已黎明光景,街坊上来往之人依然挨挤,也有的褡裢经摺,讨帐奔波;也有逋负难偿,逢人借贷;也有乘舆轩冕,往四处烧香。仲英道:“切目前情景,有两句。”梦仙道:“请教。”仲英便道:切目前情景,有两句。”梦仙道:“请教。”仲英便道:

  万户人烟团曙色,千林鸟鹊变春声。 挹香与拜林大赞。说说谈谈,早至雪琴家里。挹香道:“如今仲哥哥你来写一副罢。”于是仲英便写出:

  舞随柳絮诗吟雪,弹到梅花月满琴。

仲英写完,雪琴与三人大加称赞,然后各自归家。

元旦日,大家贺岁,到处锣鼓喧天。到了元宵佳节,挹香到爱卿家饮酒庆赏,又去邀了十几位美人,一同赴宴。

席间,挹香谓爱卿道:“我观《石头记》,大观园中立什么海棠吟社,众姐妹分韵吟诗,十分羡慕。我们曷弗借爱姐挹翠园,立一诗社,邀集众姐妹吟咏,不识可否?”

爱卿道:“极妙。但赋诗立社,须要拟题限韵。”挹香道:“不错。但是拟何等题为惬意?”慧卿道:“挹翠园即景为题可好?”挹香道:“无如姊妹颇众,即景题似嫌太易,恐致唐突。”婉卿道:“就各人所擅,随意吟咏可否?”挹香道:“随意吟咏,未免徇私。”爱卿道:“春为一岁首,梅为百花魁。不若以梅为题,以见各人之新意,未知可否?”挹香狂喜道:“爱姐所言,妙哉妙哉。我们来拟题,翌日就兴上会。” 爱卿便先拟了十题,却是:

  问梅 赏梅 观梅 梦梅 评梅
  咏梅 红梅 落梅 十月梅 瓶梅

挹香看了道:“慧卿姊也来拟两个。”慧卿思索了良久道:“你先拟。”挹香便拟了十题:

  寄梅 庭梅 折梅 忆梅 探梅
  簪梅 寻梅 盆梅 绿萼梅 傍水梅

挹香拟完了,便道:“如今慧姊姊拟罢。”慧卿想了想,便拟了:

  伴梅 栽梅 宫梅 灌梅 孤山梅 瘦梅

爱芳接口道:“我也来拟几个。”随拟了:

  寒梅 杖头梅 未开梅 赠梅

爱芳拟罢,挹香大喜,数数已有三十,又数美人除竹卿、碧娟,亦有三十人,连自己须要三十一题。乃对宝琴道:“还缺一题,宝姊想一想罢。”宝琴道:“何不拟了早梅?”挹香道:“妙。我们翌日就兴此会。”遂录齐题目,命婢先去贴在宜春轩,遂辞归。十几位美人亦散。 挹香遂命人往各家邀请赴社吟诗,众美人个个乐从。明日大宴,挹翠园共叙幽情。

未知恁般欢悦,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