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秦娥 范成大 南宋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泼金虬咽,罗帏黯淡灯花结。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注释】:
①缺:指树阴未遮住的楼阁一角。
②厢:厢房。
③烟:夜雾。
④金虬:铜龙,造型为龙的铜漏,古代滴水计时之器。
⑤罗帏:罗帐。指闺房。
⑥灯花结:灯芯烧结成花,旧俗以为有喜讯。

【译文】:
  楼阁在树阴遮蔽下露出一角,一轮明月照东厢,栏杆阴影斜卧在地面上。隔着徕炉的烟气朦胧,计时的铜龙鸣咽着催促滴落的水声,纱罗的帏帐暗淡,灯花已烧得焦凝。灯光焦凝,我进入短暂美妙的春梦,梦见了江南辽阔的晴空。

【赏析】:
  范成大集中有五首此调词,抒写闺怨,似为组词,此篇为第四首,最精彩。全词无一语直接抒情,完全用画面表现情致,如影视中的空镜头,极含蓄空灵,却又写出时间的流程,暗示出抒情主人公的孤独寂寞。上片从对园林景色的描绘中,透露出思 妇的无限惆怅。下片言情,写少妇的愁思,实写灯芯结花,虚写美梦团圆。虽是写传统的闺怨,却丝毫没有陈腐的富贵气和脂粉气。也没有愁红惨绿的感情夸张,所有的语言都贴切自然,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灯花结既象征人之愁苦郁结不开,又点出夜已深矣,而人尚未睡,为什么?结两句化用岑参诗句之意,委婉地交待出原因。原来她是因相思而如此,故在梦中去江南寻找意中人。而梦境中究竟能否见到尚未可知,所见到的只是“江南天阔”而已。梦已虚幼,虚幻中之境界还是渺茫的,双重虚幻更加重了凄婉情味,是双倍的写法。"


范成大其他诗词: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