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臺灣雜詠合刻 > 續詠十二首(原註)

  寶應王凱泰補帆著

  臺陽原自福州來(「志」言:臺龍發於鼓山),逆水洋洋氣脈開(萬水皆朝東,獨臺水朝西,堪輿家所贊「逆水砂」也);從來風火西南定,驚濤駭浪一齊回(西南風起,則安平湧起。沈幼丹星使會疏,請封海神,立廟崇祀。本年七月下旬以來,皆是北風;已月餘,不聞湧聲。感應之捷如此)。

  大海神燈半隱明(海舟遇風,呼籲天后;見紅燈來,則額手相慶),香花供奉最虔誠;湄洲(天后,湄洲人)靈跡原無二,北港如何拜郡城(北港有天后廟,間數年必請神像來拜郡城天后。屆時香火之盛,日數千人。鄉愚無知,可發一笑)。

  窯變早傳鼓山異(福州鼓山有窯變觀音像,禱雨輒應),又聞流水送觀音(水流觀音在東安坊清水寺);從今不必朝南海(赴普陀山進香,俗稱「朝南海」),到處慈悲是佛心。

  命名何取白龍庵(俗傳觀音亭街井內獲一香爐,鐫有「幅省白龍庵」五字。因此,建廟後遂為戍兵禱神求福之所),兒戲居然號健男;能執干戈衛社稷,人人都沐聖恩覃。

  故王一去五妃陪(前明寧靖王全節之日,妃袁氏等五人殉焉),海外黃沙賸幾堆(王墓在鳳山維新里竹滬,五妃墓在臺灣府仁和里)!猶有山僧殊解事,介圭不使沒蒿萊(道光年間,農人掘土得圭;法華寺僧奇成以榖易之,滌去塵埃,見「朱術桂」三字,知為王物。近已飭藏祠中)。

  精忠直貫七鯤身(一鯤身至七鯤身,皆在安平海濱),跋浪騎鯨若有神(事見「臺灣外記」);兩面是山四面海,特開半壁作完人(新建延平王廟落成,余題楹聯云:「忠節感蒼穹,大海忽將孤島現;經綸關運會,全山留與後人開)。

  江南前輩老名場,猶記珠巢共舉觴(京都珠巢街有揚州會館);我渡重洋公已徃,只留海上姓名香(高南卿大令,高郵人;以名翰林出宰閩中,罹于臺灣灣裏街之難。奉旨:給恤、建祠)。

  新事傳來郡北方,雞籠澳內現晶光;旁人莫說金銀氣,依舊長虹海底藏(今夏七月間,雞籠山見有晶光。就視之,則隱;掘地,亦無所他異。旬日,漸移海口仙人洞、萬人堆等處而沒。大約虹霓之類,不足異也)。

  泗波瀾(即秀姑巒)外海雲封,踏遍花蓮(山名)亂石蹤;鳥道羊腸今已鑿,且銷金甲試春農(羅景山軍門自北路蘇澳開山直達秀姑巒;宋奎五鎮軍接辦。現議招墾章程)。

  玉非剖璞不晶瑩,石韞山輝理最精;雲霧天開榛莽闢,珍珠薏苡自分明(彰化內山有一望潔白者,相傳為玉山。吳霽軒鎮軍開山履勘,乃積雪)。

  東瀛人盡說炎鄉,寒暖誰知候靡常。暑月深山軍綊纊,八同關外已飛霜(霽軒鎮軍駐八同關來函,言六月杪軍中著皮衣,嶺上皆有霜痕。霜山之名,信不誣)。

  雙溪迤邐轉崑崙,直向卑南問水源;正是艱難初著手,如何此事不推袁(袁警齋司馬南路開山,由雙溪口至崑崙坳入卑南、山徑崎嶇;緣上年時勢,不能不於此路先開。嗣鮑吉初通守開楓港、張奎垣鎮軍開射寮,路較平易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