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臺灣雜詠合刻 > 臺灣雜詠三十二首(原註)

  寶應王凱泰補帆著

  無雨無風浪打山,支離奇境現瀛寰。秋風一別錢江後,又為觀濤到此間(臺島環海之浪,其名曰「湧」。銀濤山立,奇觀也、險境也)。

  截竹編簰用作舟,乘潮人亦水中鷗(輪船不能入港,以竹簰置木桶,人坐其中,隨潮出入);忽思湖上浮梅檻,泛到中流似此不(昔人以竹掣「浮梅檻」遊浙之西湖。俞巾山同年方造,未成)?

  安平港前官筏迎,舟人東指海潮生;謂予欲渡即須渡,如此風濤趁早行(安平自四月起湧,向曉天晴,亟竹簰入港;遲則湧大不能渡矣。仿青蓮「橫江詞」而反其意)。

  綠陰深處偶停驂,水利猶聞故老談。無數稻花香滿岸,好風吹過鳳山南(曹懷璞司馬宰鳳山時,廣開山甽,民受其利)。

  出郊行過二層溪,攀桂橋邊句待題。指點半屏山下路,榕陰猶護舊城西(二層溪,由郡赴鳳之路。鳳山縣治,道光年間甫移於埤南)。

  炊煙不起少人家,峭壁重巖雲氣遮。懷葛山中無歲月,一年又見刺桐花(番社以刺桐花開為一年)。

  將星中夜隕天河,太息偏裨誤事多!先軫歸元三閱月,浩然生氣未消磨(王游戎開俊攻獅頭番社,孤軍深入;正擬收隊,因哨官李長興未出,留以待之。詎知李已先退,王竟沒於陣。淮軍攻克,始獲其首;時隔三月,面目如生)。

  街衢一任積汙萊,攘攘熙熙逐臭來。猶憶軟紅塵裏過,杏花時節地溝開(郡城溝道汙穢,近已設法清理)。

  宰官頒戳各鄉承,約長居然總理稱;執版道旁迎與送,頭銜笑看兩門燈(鄉約名「總理」,地方官給「戳記」。門首懸大燈,亦「總理」銜)。

  有味青燈短榻橫,米囊流毒到書生;癡心欲立回頭岸,一一竽吹識姓名(臺屬士子近多染食鴉片,令書院監院官擇敦品之士各給一簿,將食煙者注名於上;悔悟自新,即行登注;按月呈送,以備查核)。

  不釆柔桑不種棉,女紅辜負艷陽天。可憐曲巷三更月,彈破琵琶第幾絃(臺多桑濮之風,皆緣婦女懶惰,不務本業。近給示勸諭,以挽積習)!

  車馬分排局陣新(賭具仿象棋式),場中熱鬧往來頻;牧豬奴戲成風氣,半是同袍同澤人(營兵開場,汛弁得規;嚴禁澈查,以清其源)。

  食單滋味菜根長,獨有臺陽問價昂;學稼不如先學圃,豆花棚下納新涼(郡城內外曠地甚多,而疏圃甚少。近廣勸種植,並令新軍於營房隙地先種,以為之倡)。

  道場普渡妥幽魂,原有盂蘭古意存;卻怪紅箋貼門首,肉山酒海慶中元(閩省盛行「普渡」,臺屬尤甚。門貼紅箋大書,慶讚中元,費用極侈;已嚴禁之)。

  夭桃莫賦女宜家,韻事徒傳竹裏茶。少小為奴今老大,星星霜鬢尚盤鴉(錮婢之習,臺郡尤甚)。

  五字編成百句歌,苦心甘作老婆婆;兒童幾隊同聲調,朔望門前索賞多(近將勸戒煙、賭並一切陋習,各編五言百句歌。十五歲以下兒童有能背誦者,賞青蚨十文;月之朔望驗給)。

  海上猶存樸素風,檳榔不與綺羅同;無端香火因緣結,翻笑前人製未工(檳榔扇頗為古樸,大都鄉村中用之。傳聞用於士大夫,自徐清惠公始;亦崇儉之意。近者犀柄錦邊、爇香圖畫,聲價昂而本真失矣)!

  網羅環寶海東隅,玉樹交柯葉本無;一笑看朱忽成碧,人家籬落盡珊瑚(綠珊瑚有枝無葉,臺人植之以為籬)。

  辟瘴名聞七里香,一叢玉蕊白於霜;人間果有瓊花種,豈獨流傳在故鄉(七里香,即玉蕊;或云:即揚州之瓊花)。

  好竹連山覺筍香(成句),馬蹄(筍名)入市許先嘗;誰知瘴霧蠻煙裏,別有花豬二尺長(檳榔筍較竹筍尤嫩)。

  珠湖美酒最芬芳(高郵有木瓜酒),鄉味難忘是半醺。聞道此邦有佳果,不堪投報誦詩云(臺人好食木瓜,其臭可惡)。

  朗誦心經海外州,山前不見後山求;採菱剝栗尋常事,難得青青上佛頭(波羅蜜出內山,大者數十斤;形如佛頭,剖食。其子似菱似栗,瓤不可食)。

  釋伽名亦亞波羅(釋伽果,似波羅蜜而種小,出荷蘭),異種分來外國多;禹貢厥包無此品,手香終讓綠橙搓。

  南無知否是菩提(「府志」:菩提果,其色白,其實中空;狀如蠟丸、與南無相似。俗名染霧),一例稱名佛在西(臺中果名多用梵語);不染雲霞偏染霧,慈航欲渡世人迷。

  參差鳳尾聚林端,染就鵝黃秀可餐;畢竟熱中非所貴,只宜位置水晶盤(黃梨,一名鳳梨;味頗甘美,性熱,發病不宜多食。置之几案,尚有清香)。

  高樹濃陰盛暑天,出林檨子最新鮮;島人艷說蓬萊醬,誰是蓬萊籍裏仙(檨子,俗稱番蒜;切片醃食,名蓬萊醬。臺屬二百年來未得館選,常以此勗多士)?

  霜柑品類八閩多,番社東西各號螺;每到歲寒風味別,個中甘苦竟如何(閩省柑子,以嘉義西螺為最;東螺亦出柑,其味特苦)?

  西風已起洞庭波,麻豆莊中柚子多(麻豆柚,甲於通省);往歲文宗若東渡,內園應不數平和(孫萊山學使極贊平和內園柚。李子和制軍曾議福建學政渡臺考試,而未果行)。

  殼外無毛內有房,味香肉嫩色深黃;桂花(江南有桂花栗,熟於八月)風景分明在,卻被人呼作鳳凰(鳳凰蛋似栗,而香味特勝,俗名冰弸;或云:鳳凰蛋別是一種)。

  如何微物亦知更,偏學林間嘎嘎聲;大海東來烏鵲少,夜深時有守宮鳴(守宮,俗名壁虎。臺地鵲少,守宮能鳴,且應更點)。

  鐵甲金錢(皆海魚名)名不同,圖經搜討亦難窮。只堪記載不堪食,異說荒唐是海翁(「志」言:海翁魚如小山,草木生之;樵者誤登其背,須臾轉徙,不知所之)。

  珠螺聞說產澎湖,翠蟹雖佳未入廚(臺蟹性寒,不可食);最是秋風好時節,教人無奈憶蓴鱸(螃蟹車螯,應以吾揚為最)!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