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犯·郭希道送水仙索赋 吴文英 南宋

  小娉婷清铅系靥,蜂黄暗偷晕,翠翘攲鬓。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认,睡浓更苦凄风紧。惊回心未稳,送晓色、一壶葱茜,才知花梦准。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遗恨。临砌影,寒香乱、冻梅藏韵。熏炉畔、旋移傍枕,还又见、玉人垂绀鬒。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

【注释】:
①娉婷:姿态美好貌,多形容女子。
②清铅素靥:形容水仙花的素雅妩媚。铅、素均为白色。靥,酒窝。
③峰黄:唐时以“蝶粉蜂典”称宫妆。又以之比喻贞节。
④翠翘:翡翠头饰。此处形容水仙花绿叶。
⑤葱茜:青翠色。

【译文】:
  仿佛一位仙女,雪白的花瓣带着笑纹。峰黄色的花蕊暗自含羞而微带红晕。碧叶如翡翠的头饰斜在两鬓。昨夜的空庭中寒风凄紧,在朦胧的月光下忽然把你泪认。北风凄紧,一阵凉意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的心头久久不能平静。刚刚送走拂晓的晨风,友人便送来一盆碧绿的水仙,这才惊诧花梦的确准。是湘水水神化成此花的淡香鲜新,似乎凌波走过很远的水路,尚带有古岸荒云的遗恨。在台阶前如果出现你的身影,淡淡的香气芬芳氤氲。连那经冬耐寒的冬梅,也要悄悄收藏她的神韵。把你放置在熏炉的旁边,忽儿又移放靠着精美的绣枕,以便我可以时刻欣赏美人的丝丝鬟鬓。料想友人也和我一样,对你格外喜爱关心,在清华池馆畔里与你朝夕相守,为你把酒言欢。

【赏析】:
  本词是即兴咏物之作。上片写梦花,友人送花。下片写恋花,赏花。全词用拟人手法,把水仙花视为绝色知已,并融入神话传说,把水仙花写得形神兼备,风情摇曳。本词结构甚妙,开头六句均为梦中所见,虚境实写。描绘水仙花的色、形、姿与神韵,颇有情趣。“睡浓更苦凄风紧”已轻点梦回、“惊回心未稳”再点,“才知花梦准”重点写明前面所见的水仙花本为梦境。下片前半为水仙写神,前三句用古传说表现水仙花的高洁,又扣紧“水仙”之名,把其比喻为凌波仙子,湘娥,用典颇贴切。“临砌影”三句写其清香可超梅花。“熏炉畔”写自己对水仙花的喜不自胜,不断移向枕边。末三句设想友人也在赏花,对花饮酒。词中不仅表现出作者自己对水仙花的无比喜爱和欣赏,又用侧笔表现友人高雅、清幽的生活情趣。陈洵分析本词结构较精当,录下可备详参:“自起句至‘相认’,全是梦境。‘昨夜’逆入,‘惊回’反跌,极力为‘送晓色’一句追逼。复以‘花梦准’三句,钩转作结。后片是梦非梦,纯是写神。‘还又见’应上‘相认’,‘料唤赏’应上‘送晓色’,眉目清醒,度人金针”(《海绡说词》)。"


吴文英其他诗词: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