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南越笔记 > 卷六

◎雌雄钟 五仙观大禁钟,洪武初永嘉侯朱亮祖所铸,然不敢击。岁乙酉,有司命击之,城中婴儿女死者千余。于是婴儿女皆著绛衣,系小银钟以厌之。越一年城破,乃止勿系。钟有雌雄,其雌者向飞入白鹅潭,往往与城中钟相应。

◎铜鼓

《通志》:铜鼓在南海庙中者二,大者径五尺,高称之,中空无底,钮垂四悬,腰束而脐隆起,旁有两耳,通体作络索连钱及水氵?纹,色微青,艳若铺翠。小者杀大者五之一,高亦称之,制类大者。考《后汉书注》、《广州记》,俚獠铸铜为鼓。《宋史》,蛮号有铜鼓者,曰都老。今之铜鼓,盖诸峒獠所遗。然今庙中所藏,内有镌云“汉伏波将军所铸”,何以称焉。张穆《异闻录》云:昔马伏波征蛮,以山溪易雨,制铜鼓。粤人亦谓雷、廉至交耻,海滨卑湿,革鼓多痹缓不鸣,无以振威,故伏波铸铜为之,状亦类鼓,名曰骆越之鼓。此又一说也。廉州有铜鼓塘,钦州有铜鼓村,灵山有铜鼓岭,文昌、万州亦有铜鼓岭,皆以掘得铜鼓而名。庙中铜鼓一,得之唐节度使郑纟困所献,一得之浔州知府所献。◎韶州铁鼓

韶州忠惠公祠有铁鼓。一面微损,击之有声。先时,江中有一蛟,舟行者多为所害,公以铁为鼓及船,使役人乘之,一曰夜来往五羊,得蛟,斩之。至今蛟骨二段存祠中。

◎铁柱 《制略小志》载铁柱十有二,周七尺五寸,高一丈二尺。五代南汉铸建乾和殿,宋柯取其四植于帅府正厅。今藩廨铁柱其一也。一没于城东濠,一没于司直泥淖中,余莫知所在。

◎秦牺尊

英德峡山庙有秦牺尊,制作奇古。尝为权贵人取去,舟出峡,风涛大作,乃复还庙中。

◎琼州铛

琼州有黎金,似铜鼓而匾小,上三耳,中微其脐,黎人击之以为号。此即铛也。古时蛮部多以铜为兵,以铜为器。富者鸣铜鼓,贫者鸣铛,以为聚会之乐。

◎番刀

粤多番刀。有曰日本刀者,闻其国无论酋王鬼于,始生即以镔铁百斤淬之溪中,岁凡十数炼。比及丁年,仅成三刀。其修短以人为度,长者五六尺为上库刀,中者腰刀,短小者解腕刀。初冶时杀牛马以享刀师。刀师卜日乃冶,以毒药入之。刀成,埋诸地中。月以人马血浇祭,于是刀往往有神,其气色阴晴不定。每值风雨,跃跃欲出,有声,匣中铿然。其刀惟刻“上库”字者不出境,刻汉字或八幡大菩萨单槽双槽者,澳门多有之。以梅花钢、马牙钢为贵。刀盘有用紫铜者,镂镌金银者,烧黑金者,皆作梵书花草,有小七在刀室中,谓之刀奴。其水土既良,锤煅复久,以故光芒炫目,犀利逼人。切玉若泥,吹芒断毛发,久若发硎,不折不缺。其人率横行疾斗,飘忽如风,常以单刀陷阵,五刀莫御。其用刀也,长以度形,短以?越,蹲以为步,退以为代,臂以承腕,挑以藏撇,豕突蟹奔,万人辟易,真岛中之绝技也。其软者,以金银杂纯钢炼之。卷之屈曲如游龙,首尾相连,舒之劲直自若,可以穿铁甲、洞坚石。上有龙虎细纹,或旋螺花,或芝麻雪花。矾之以金丝,矾则见所谓绕指郁刀也。刀头凡作二层。一层金罗经,一置千里镜,澳夷往往佩之。又有两刀如剑,隐出层纹,可沾积毒药,然皆不可多得。外有红毛西洋诸刀,镂凿亦异。其割食者,首以珊瑚琥珀嵌之,柄以金珠古窑镶之,率奇瑰夺目,轻薄如纸,可割裁充文房玩器。有交蛮长刀,有槽无脊,轻利颇如日本,而精莹钢锐逊之。有苗刀,其纹以九帘为上,轻便断牛。有交趾刀,甚长,亦有槽无脊,精美如倭,然亦不能多得。寻常战斗之用,惟以惠阳刀为良。

◎粤人善鸟枪

粤人善鸟枪,山县民儿生十岁即授鸟枪一具,教之击鸟。久之,精巧命中,置于肘上背物而击之,百步外钱孔可贯。鸟枪以新会所造为精,枪成置于掌上,击物而枪不动,掌亦无损。然后架之于肘用之,其人在前,则转身而横击之,无不妙中。枪既锤炼精熟,夜必悬于墙,否则曲而不直。引药又宜长带在身,使人气温暖,方易著火。炭则以糯谷为之,盖沙炮贵长,鸟枪贵轻,而药皆宜干燥。此外有三眼枪者,有置于刀枪之末,本末互用者,有交枪者。其曰瓜哇铳者,形如强弩,以绳悬络肩上,遇敌万铳齐发,贯甲数重。其曰沙炮者,以百炼精铁为之。长者一丈五六,或二丈。每一发可毙人于三箭地外。其为制也,皮宜厚,腹宜光滑,口宜稍大于身,使弹子易于喷撒。弹子多至升许,一发毙数十百人。杂以快钯藤盾,长短相救,用之战阵,可以每战辄无敌矣。

◎西洋铜铳

西洋大铜铳者,重三千斤,大十余围,长至二丈许,药受数石。一发,则天地晦冥,百川腾沸,蛰雷震烨,崩石摧山,十里之内,草木人畜无复有生全者。红毛夷擅此大器,载以巨舶,尝欲窥香山澳门胁夺市利。澳夷乃仿为之,其制比红毛益精云。

◎觌面笑

澳门所居,其人皆西洋舶夷,性多点慧。所造月影、海图、定时钟、指掌柜,亦有裨民事。其风琴、水乐之类,则淫巧诡僻而已。如机铳者,名觌面笑,韬藏于衣极之中。小石如豆,啮庋函外;铁牙摩戛,火透函中。盖皆精铁分合而成,分之二十余事,邈不相属。合之各以牝牡橐?相茹,纳纽篆丽入蜗户,栝转相制,机转相发。外以五六铁?匝?匝之,大四寸,围长六七寸,以带系置腰间。带有铜圈,可插机铳二十枚。铝弹亦怀于身,用时乃入弹,重八九分,用止二枚,不可多用,则坏铳。危急时一人常有二十铳之用,百不失一,此亦防身之奇技也。

◎佛山真武庙会 佛山有真武庙,岁三月上巳,举镇数十万人竞为醮会,又多为大炮以享神。其纸炮,大者径三四尺,高八尺,以锦绮多罗洋绒为饰,又以金缕珠珀堆花垒子及人物,使童子年八九岁者百人,倭衣倭帽牵之。药引长二丈余,人立高架,遥以庙中神火掷之,声如丛雷,震惊远迩。其?邪炮,大者径二尺,内以磁罂,外以篾以松脂、沥青,又以金银作人物龙鸾饰之,载以香车,亦使彩童推挽。药引长六七丈,人立三百步外放之。拾得炮首,则其人生理饶裕。明岁,复以一大炮酬神。计一大炮,纸者费百金,?邪者半之。大纸炮多至数十枚,?邪炮数百。其真武行殿则以小爆构结龙楼凤阁,二户一窗,皆有宝灯一具。又以小炮层累为武当山及紫霄金阙,四围悉点百子灯。其大小灯、灯裙、灯带、华盖、璎珞、宫扇、御炉诸物,亦皆以小炮贯串而成。又以锦绣为飞桥复道。两旁栏?,排列珍异花卉莫可算。观者骈阗塞路,或行或坐,目乱烟花,鼻厌沉水。簪珥碍足,箫鼓喧耳,为淫荡心志之娱,凡三四昼夜而后已。

◎龙门木枪

龙门健儿多以棉木为枪,长三丈余。三人持之,一进一退,以四尺为率。从地上挑起人马,敌不能近,谓之八步长枪。

◎水翻车 水翻车一名大?朋车。从化之北,凡百余里,两岸巨石相拒,水湍怒流。居民多以树木障水为翻车。子瞻诗:“水上有车车自翻。”其轮大三四丈,四周悉置竹筒,筒以吸水,水激轮转,自注槽中,高田可以尽溉。西宁亦然,每水车一辆,可供水碓十三四。◎木牛

木牛者,代耕之器也。以两人字架施之。架各安辘轳一具,辘轳中系以长绳六丈,以一铁环安绳中,以贯犁之曳钩。用时,一人扶犁,二人对坐架上。此转则犁来,彼转则犁去,一手而有两牛之力,耕具之最善者也。

◎罗浮铜龙铜鱼

罗浮冲虚观,当宋时,有道士于朝斗坛下得铜龙六,铜鱼一。细玩之,非金,非石,非铜铁。其龙皆具四足而微鳞,鱼则空洞,其中无孔。坚若窑瓷,轻如木叶。盖神物也。苏长公尝以为异。

◎大甑

广州光孝寺有大甑,六祖时饭僧之用。大径丈,深五六尺。韶州南华寺亦有之,大与相若。当饭僧时,城中人争持香粳投之。

◎太平粤海二关

粤东省境,北通西江、东浙、南楚诸处者为太平关,在韶州。其东南接诸洋面及粤西、闽、滇各省海运商贩者为奥海关。各关口俱滨海岸。粤地出产繁多。陈若冲记中所云“人物富庶,商贾阜通,故市中出纳喧阗,盛于他处”。

◎十三行

按余靖《志》云,番禺大府,号为都会,海舶贸易,商贾辐辏。今诸番岁携诸物与中土互市,皆?属也。广州城南,设有十三行(按十三行今实止八行,为丰进、泰和、同文、而益、逢源、源泉、广顺、裕源云)。

◎花边钱

花边钱以银熔为钱样,面有水草、烛台诸纹,间有作人马形者。边轮有花,俗称花边钱。自洋外来,以便于鬻物,市中多用之。然内地亦能制,故真赝相错云。

◎端砚

《岭南杂记》:端砚出肇庆羚羊峡东。有上岩、中岩、下岩之别,有水坑、旱坑之分,有旧坑、新坑之目。其石之精粗美恶,人人聚讼,皆由身不至端溪,究莫能辨真石也。大约不论石之大小,眼之有无,细润光嫩者为上。其发墨与否,久而后贵,初出未有不发墨也。其眼亦不论大小,以层次分明,色泽圆活者为佳。魏泰《东轩笔录》云:端砚有三种:石色青紫,衬手而润,叩之清远,有青丝圆小鸲鹆眼乃岩石。岩有上岩、中岩、下岩,品最贵。其次赤色,呵之乃润,鸲鹆眼,色紫纹漫而大,乃西坑石。其下青紫色,向明侧视,有碎星光点,如沙中云母,干而少润,谓后历石。《通志》,又据《岭南杂记》云,宋时旧坑今无所得石。至于城外庙前肆中所卖,皆屏风岩旱坑之石,即新坑不可得矣。按长安李观察家藏一砚,当时以为宝。下刻字云“天宝八年冬端溪东州石,刺史李元书”。刘原甫取视之,大笑曰:“天宝安得有‘年’?自改元即称‘载’矣!且是时州皆称‘郡’,刺史皆称‘太守’,安得独尔耶?”出《唐书》示之,莫不叹服。

◎石墨

陆应阳《广舆记》:石墨出始兴小溪中,长短如墨。人或取以画眉。《通志》:一名画眉石。顾微《广州志》:怀化县掘堑得石墨甚多,精好写书。

◎丹砂

《舆地志》:连昔昔产丹砂。按,葛洪修道罗浮山。鲍倩南海守绝粒,取白石煮食之。尝夜访葛洪于罗浮之冲虚观。今蓬莱阁遗履轩乃二仙夜谈之所。潘茂名炼丹高州之东山,服食仙去。何仙姑,增城何泰女,食云母粉,遂得轻身往来罗浮山顶。

◎自鸣钟

《广州志》:自鸣钟出西洋,以索转机,机激则鸣,昼夜十二时皆然。按自鸣钟每交一时,又有众音并作,铿锵如度曲声,少顷乃止。今谓之乐钟,又谓之八音钟。

◎龙须席

《肇庆志》:龙须草出广宁。生岩崖间,似蒲而细。《通志》云亦出儋州。工人织作席垫及佩囊。诸色花纹细密,光致莹润,间有裹饰边棱,装镶底面,加以纱缎彩缯,曲尽其妙。《志》又称,龙须席甚有名,以广宁金渡村者为佳。高明、长乐亦有之,织手微不及。然犹不及西洋茭文席也。余视学肇庆,以此出题使诸生作赋,并使作凤尾蕉诗,皆端州产也。◎木瘿 广多木瘿,以荔支瘿为上,多作旋螺纹,大小数十,微细如丝。◎茅君

新会茅笔,以白沙所居圭峰,其茅多生石上,色白而劲。以茅心束缚为笔,作字多朴野之致。白沙尝称为茅君,故今人仿之。

◎石湾缸瓦

南海之石湾善陶。凡广州陶器,皆出石湾,尤精缸瓦。其为金鱼大缸者,两两相合。出火则俯者为阳,仰者为阴。阴所盛则水浊,阳所盛则水清。试之尽然。谚曰:“石湾缸瓦,胜于天下。”

◎佛山多冶业

广州佛山多冶业。冶者必候其工而求之,极其尊奉。有弗得,则不敢自专,专亦弗当。故佛山之冶遍天下,石湾陶业亦然。

◎粤中多尚屐

粤中婢媵多著红皮木屐,士大夫亦皆尚屐。沐浴乘凉时,散足著之,名之曰散屐。散屐以潮州所制拖皮为雅。或以抱木为之。抱木附水松根而生,香而柔韧,可作履,曰抱香履。潮人刳之为さ,轻薄而软,是曰潮屐。或以黄桑苦楝亦良。香山土地卑湿,尤宜屐。其良贱至异,其制以别之。新会尚朱漆屐,东莞尚花绣屐,以轻者为贵。广州男子轻薄者,多长裙散屐,人皆呼为“裙屐少年”以贱之。◎西洋茭文席 粤之席以西洋茭文者为上。其草随舶而至,澳人得之亦能识。然皆复而不单,单者作细方胜斜纹,惟西洋国人能识。

◎东莞席 有莞席出东莞县。莞丛生水中,其中茎圆美。《拾遗记》曰穆王时,西王母来敷黄莞荐。宋《起居注》曰:广州刺史韦朗作白莞席三百二十领。莞音完,又音官。盖其为用最古。东莞人多以作莞席为业,县因以名。县在广州之东,故曰东莞。

◎琼州席

琼有藤席。有定安席,有椰叶席、槟榔席,皆席之美者。槟榔,山槟榔也。叶如兰,大三指许,长可数尺。淡白中微带红紫,绩为布似葛而轻,亦可作席。人知粤多奇布,不知有槟榔布与槟榔席也。又澄迈染茜草为饰,久而愈滑,曰黄村席。又琼有红竹??,潮有流黄席。◎酒器

粤酒器有蒙?雕杯。蒙?雕者,越王鸟也。其喙黄白黑色,长尺许,光莹如漆。以为杯,可受二升。有鹤顶杯。鹤者,海鹤也。其大者修项五尺,类淘河。而味锐顶色丹,坚润如金玉。以为杯,可受一升。有鹦鹉杯,本海蠃壳也,出琼州三亚港青栏海中。前屈而朱,如鹦鹉嘴然。尾旋尖处作数层,一穴相贯,甚诘曲,可以藏酒。其色红白青紫相间,生取者鲜明。《异物志》云:扶南海有大蠃如瓯,其体蜿蜒委曲。盛酒在中,自注至倾覆,终不尽,以伺误相罚为乐。有红虾杯,红虾大者须数尺,以金镶口为杯,可受酒升许。有鸬鹚杯,磨海蠃壳为之。有海胆杯,海胆生岛屿石上,壳圆有粟珠,粟珠上有长刺累累相连,以漆灰厚衬之为杯。一名共命杯,以其取一带十也。有火鸡卵杯,受一升,有缠棕杯、沉速香杯,因香之大小方圆刳成,状千百出,以金银镶之。粤人颇尚奇器,以地之所少者相高。然大抵近山多用赢杯,近海多用香杯,而东西洋之金银器不与焉。

◎椰器

凡椰出于琼者,处处相似,独文昌铺前所产者大小形殊。小者至如拇指,作杯以此为贵。椰壳有两眼,谓之萼。有斑缬点文,甚坚。横破成碗,纵破成杯。以盛酒,遇毒辄沸起,或至爆裂,征蛮将士率持之。故唐李卫公有椰杯一,尝佩于玉带环中。椰杯以小为贵。一种石椰,生子绝纤小,肉不可食,止宜作酒杯。其白色者尤贵,是曰白椰。粤人器用多以椰,其壳为瓢以灌溉,皮为帚以扫除,又为盎以植挂兰、挂竹,叶为席以坐卧。为物甚贱而用甚多如此。

◎槟榔合槟榔包

广人喜食槟榔。富者以金银,贫者以锡为小合,雕嵌人物花卉,务极精丽。中分二隔,上贮灰脐、蒌须、槟榔,下贮蒌叶。食时,先取槟榔,次蒌须,次蒌叶,次灰,各有其序。蒌须或用或不用,然必以灰为主,有灰而槟榔蒌叶乃回甘。灰有石灰、蚬灰。以乌爹泥制之作汁益红。灰脐状如脐,有盖,以小为贵。居者用合,行者用包。包以龙须草织成,大小相函,广三寸许。四物悉贮其中,随身不离,是曰槟榔包。以富川所织者为贵,金渡村织者次之,其草有精粗故也。

◎阳春瓦盘

阳春东有马鞍山。山颠一古瓦盘,围八尺许。中有清泉。登者掬饮将半,诘朝复满,虽积雨不溢。

◎温坑瓦瓮 永安温坑所作瓦瓮,内外纯黄,火炙不裂,以藏酒,味能不变。又有康禾白磁诸器,亦坚好。又越人谓石瓮曰石涌。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