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居易录 > 卷上

  同年户部王尚书骘人岳,以御书“养素”二大字及御制诗一首见示。圆劲秀美,鸾停鹄?寺,实希代之宝也。诗云:“锦缆无劳列画?双,轻桡自爱倚船窗。勤民不惮周行远,早又观风向浙江。”此诗尤可仰见省事宁人之意,不惟书法之工也。又大书“地平天成”四字,是乃御书会稽禹陵庙额,钩摹镌刻。尚书疏请留真迹藏┑,许之。尚书时官浙闽总督兵部侍郎云。

  翰林院署前积沙,号沙堤。形家言,衙门风水所系。明嘉靖初,张桂用事,去之,词林几至空署。近当事欲并开东西门,稍去其半。数月间,孟读学端士、(亮揆)、沈读学宗子(上墉)、王侍读龙洲(钟灵)等七人皆去位,曹祭酒峨嵋(禾)朱读学天叙(典)、赵宫赞伸符、(执信),亦以他事诖误去,其验如此。

  近京师筵席多尚异味,予酒次戏占绝句云:“滦鲫黄羊满玉盘,莱鸡紫蟹等闲看。不如随分闲茶饭,春韭秋菘未是难。”尝忆前辈有诗云:“秋来霜露满东园,芦菔生儿芥有孙。我与何曾同一饱,不知何苦食鸡豚。”每喜讽之。此仁人所当念也。

  陆启氵宏《客燕杂记》书:“监板十三经注疏二十一史,修于万历二十三年,颇无差讹。崇祯十二年重修之,古字难读,悉遭改易云。”康熙二十三年,予为祭酒,疏请重荦经史刻板,得旨允行。

  宋中丞牧仲(修)说:“濮州守刘某家,有绿鸠一双,状如鹦鹉。”近京师花儿市鬻黄鸽二,毛羽作黄金色,索值甚高。又日照张琦言:“其县人安鸿胪有孙,年十三矣。甚颖慧,读书楼上,忽见楼窗外树间有红鸽一只,惊呼示人。自探身往取之,坠而死,鸽亦不见。”

  盘山和尚智朴,号拙庵,徐州人。能诗,居青沟。上幸盘山,尝御书“户外一峰”四字赐之。拙庵丁巳以诗抵予,以所著电光云鹤诸集属序,予亦有两诗怀之。庚午二月五日,侍者自山中来,寄诗云:“宫詹学士老诗伯,笔扫时风绝世才。日把盘山怀我句,横肩概栗几时来。”  丁巳二月十二日甲戌,上御经筵。巳刻,出景运门,至文华殿。满汉大学士、九卿、翰林、詹事等衙门官,及起居注科道等官,立班阶之东西。上至殿门下辇,升御座,群臣东西分班。鸿胪引赞,行二跪六叩头礼毕,仍分东西班趋入请安。大学士兼掌翰林院事徐元文、礼部尚书张玉书、兵部尚书李天馥、刑部尚书杜臻、工部尚书兼詹事张英、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彭孙?,立班前行东向。大学士伊桑阿阿兰泰、王熙、梁清标、吏部尚书张士甄、户部侍郎蒋宏道、礼部侍郎顾?、刑部侍郎郑重、工部侍郎王承祖、左副都御史李迥、通政使黄斐、大理卿陈汝器、少詹事兼侍讲学士王士正,东西侍班。日讲起居注官、少詹事兼侍讲学士田喜{??},立西班,稍下,东向。给事中何楷次东班,西向。御史顾镡次西班,东向。讲官出班,行一跪三叩头礼毕,大学士徐元文、礼部侍郎兼翰林院学士库勒纳讲《论语·志于道》章。礼部尚书张玉书、刑部尚书图纳讲《尚书·无逸篇》毕,各官仍分东西趋出。至阶下,鸿胪引赞,行二跪六叩头礼。仍分班立,候驾出回宫,赐宴太和门。宴毕,谢恩而退。

  二月十四日,予与工书兼詹事、桐城张公(英)、少詹兼侍讲学士马邑田公(喜{??})启奏:东宫春季会讲题目及讲官职名、讲官。钦点张公及左春坊李谕德(铠)四书拟进二题,“博学而笃志”节、“诚者非自诚己而已也”节。钦定“君子不重则不威”章,仰叹豫教之切。一命题,亦不忘训诫如此。闻上在宫中,亲为东宫讲授四书五经。每日御门之前,必令将前一日所授书背诵覆讲一过,务精熟贯通乃已,士大夫家不及也。

  大学士宛平王公,招同大学士真定梁公学士涓来兄(泽宏)游怡园,水石之妙,有若天然。华亭张然所造也。然字陶庵,其父号南垣。以意创为假山,以营邱北苑大痴黄鹤画法为之。峰壑湍濑,曲折平远,经营惨澹,巧夺化工。南垣死,然继之。今瀛台、玉泉、畅春苑,皆其所布置也。唐杨惠之变画而为塑,此更变为山水平远,尤奇矣。昔人谓俞清侍郎园,峰大小凡百余。众峰之间,萦以曲涧,旁引清流,淙淙然下注石潭。潭中多文龟班鱼,潭上巨竹寿藤,苍寒茂密,不见天日。未知视此何如耳!  田詹学(喜{??})子湄言,上在畅春苑,每引见诸臣,常御澹宁。居止三楹,不施丹{??},亦无花卉之观。其西即无逸殿,东宫读书处。殿外种艺五谷之属,盖欲子孙知稼穑之艰难,意深远矣。  三月初十日,上在畅春苑,命下,士正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先是,礼部侍郎缺,擢内阁学士王(泽宏)为礼部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时予名列第四,至是应开列升阁学诸员,予名在第二,吏部疏未上也。前此,左副都御史许(三礼)迁兵部督捕侍郎,吏部列通政使黄(斐)、大理寺卿陈(汝器)等名上,留中久之不下。及命下,乃以予升补许缺。上用人之不测如此。

  燕山樵儿涧有熊道人者,能辟谷。尝旬日不食,食即以其余饲虎,虎时时驯扰卧阶下。或问其术,道人曰:“人忘机于物,物亦忘其机,何术之有?”此与《列子》海鸥之说可相发明。

  三月十八日,万寿节。上在畅春苑,不受朝贺。徐相国云:“太皇太后升遐,有上谕,引唐太宗母难之言。以后万寿节朝贺筵宴,俱行停止。今三年矣,圣人大孝,于斯而极。”  三月二十一日,内阁大学士伊(桑阿)等面承旨于午门外,会议蠲豁江南、苏松二府浮粮。先是,上谕阁臣云:“苏松浮粮一事,朕刻刻在心。此明之弊政,岂可踵而行之?其会同九卿、詹事、掌印、不掌印科道官,详议以闻。”

  三月至四月,京师畿辅不雨。十三日,奉旨三法司赴刑部清理重囚,予以副宪与焉,原者百十八人。十五日,奉旨遣九卿分祭坛庙寺观祈雨。予至灵佑寺望祭四海,惟遣官祭东岳泰山,以户部尚书苏赫往。

  莱芜张(四教),字芹?,顺治丙戌进士,以部郎居京师。买一婢,年十四,姿首甚丽。询其家世,曰:“东御艾氏女也。”适迁山西提学,因纳之。携行至一驿,晚步驿圃中,有雉起草间,感之而孕。到官十月,张以公事,将往他郡。妾泣告曰:“弱质托体君子,今将娩矣。君事毕,当速归,冀可相见。”张慰之而去。去数日,妾生一子而殁。预留书与张诀,词极哀艳,多非人世语。又自画小像一帧,留奁箱中。张归见之,惋叹而已。自是夜必见梦,休咎皆预告。又时时来自乳其子。张悬像别室,食必亲荐。一日,羹污其上,夜梦妾怒诘曰:“奈何污我?”旦视之,画已失,张怅快弥日。致画师数辈,为言姿态折曲,仿佛追写,卒不肖。偶谒巡抚中丞,见屏风画美人绝肖,屡目之。中丞曰:“颇爱此乎?”张因自言其故,中丞即辍赠焉。携归,食奠如常,见梦亦如昔矣。尝语张君,不利宦途,稍迁即宜为退休计。及秩满,迁榆林道参议,遂罢归。李中丞奉倩说。  戊午,上幸内阁,偶问三老五更之义。仓卒奏对,皆未详晰。今大司马李公容斋,时为学士,以老人更知三德五事为对,本郑康成说也。按《小学绀珠》引,《月令》章句云:“三老,国老也。五更,庶老也。”卢植《礼记》注:“三公之老者为三老,乡大夫老者为五更。”《汉官仪》:“三公一人为三老,次卿一人为五更。”

  四月某日,启奏,九卿等集后左门。侍卫传示上用食单,每日止肉九斤,米三升,他物称是。上之俭德如此。”  七月十四日,驾幸古北口外,寅刻,百官跪送于东华门,和硕简亲王从。先是,厄鲁特与喀尔喀交恶,厄鲁特兴兵侵喀尔喀,地近在边境。七月,命镇国公苏努、彭春等帅师出张家口,和硕康亲王、信都王帅师继之,屯归化城。初六日,命和硕裕亲王为抚远大将军,与皇长子统大军出古北口,至是驾行。十六日,安北大将军和硕恭亲王继行。

  康熙二十三年,上南巡。江南提督昭武将军杨捷迎驾,慰劳甚至。赐御书“丹诚”二大字额,揭御笔二字,钤以御玺,纸尾题“康熙甲子冬至前赐老将军杨捷”十三字。又御书御制五言一首:“岐阳方较猎,??尽龙媒。仗下黄金勒,横秋号逸材。”纸尾题《咏马》二字。皆则御玺董御史文骥为记。

  沈存中云:“信安、沧景之间,冬月作小坐床。冰上拽之,谓之凌冰床。”今京师尚有此制,名凌车,其来远矣。八月初八日,车驾还京师,入阁九卿迎驾于东直门外十二里。时雨泞,已二鼓矣。先是,大将军裕亲王以诸道兵破厄鲁特于乌兰布通。初一日,捷书闻行在。次日,至京师,宣捷午门。

  八月十六日,上谕内阁:“甚欲一见内阁部院大臣。”先是,驾在塞外,偶违和,还宫,未御门接见群臣者十日矣。内阁九卿等,每日诣后左门起居。闻旨,皆踊跃。十九日,五鼓,集后左门。辰刻,上御乾清门,有旨,召群臣入。大学士、尚书等奏请圣躬万安,上微笑颔之。仰瞻天颜,神气充悦。群臣退,以手加额相贺。  九月二十三日,上御乾清门,召九卿奏事。旧例:六部都通大分曹次第上殿。是日,侍卫传旨,九卿一同入奏。盖上初愈,未可久劳也。  十一月切七日,会议端门。李少司马厚庵语予云:“是日蒙上赐。”谢恩散归后,上谕侍卫云:“王某如尚在外,可召令入见。”侍卫传旨,则士正已入城矣,复命。上云:“既回,不必往召。”上之恩遇至此。谨识以示子孙,世世勿忘。  康熙三十年辛未元旦,上御太和门受朝贺。午赐宴,召满汉内阁大学士、学士、六部尚书、侍郎、都察院、都御史、副都御史上殿赐酒。是日,风日暄霁,仰瞻天颜悦豫,群臣皆喜。

  初六日晨,内阁九卿启奏乾清门。辰刻,奉旨以户都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经筵讲官,工部尚书陈廷敏、兵部右侍郎李光地经筵讲官,兵部督部右侍郎王士正为会试主考官,礼部左侍郎王?昌为知贡举官,同考十八人、翰林院编修许丞家等七人、兵科掌印给事中卞三畏等四人、吏部郎中钟仪杰等七人,宴于礼部。赐金花彩缎,表里各有差。宴毕,入锁院。

  二十七日,恭呈十卷进御览。次日奉旨,著考试官自定次第。先是,二十四年乙丑科会试,主考官刑部尚书张公士甄(今吏部尚书)等始进拟十卷,恭请上裁。钦定名次,以陆肯堂为第一。戊辰已来,遵为定例,然戊辰亦未钦定云。

  盘山拙庵智朴禅师,以所创山志若干卷属参订,颇有体裁。所录碑刻诗文等,亦不泛滥。所述山中物产一卷,尤雅。  御门听政,冬春辰初三刻,夏秋辰正三刻,内阁部院官率以昧爽齐集午门。次至中左门稍憩,乃入候于乾清门外。驾出,升御座。六部都察院等衙门,以次奏事。如初一日首吏部,则初二日首户部,周而复始。若宗人府奏事,则恒居部院之首,三法司例居第三。部院奏事毕,然后台省官。奏事既毕,然后内阁大学士、学士至御前承旨。翰詹起居注官满汉各一员,轮直立西楹下。

  海定在明时有戚里李氏园,米太仆仲诏(万钟)勺园亦在,卒即葬焉。畅春御园落成,而米之墓逼近苑外。其家欲改卜,上知之,特传旨令勿迁,仍许岁时上冢如常。上之曲体人情如此,真盛德也。

  内阁传谕九卿及翰詹卿寺各衙门堂上官,书嵩山中岳庙济渎神祠、孟子游梁祠、二程子祠扁额各四字进呈,曰“嵩高峻极”,曰“灵渎安澜”,曰“昌明仁义”,曰“功存河洛”。先是,河南巡抚阎中丞兴邦恭请御书也。

  五月十八日,大驾还京师。二十一日,内阁、九卿、翰詹、府寺、科道等衙门,以喀尔喀土谢图汗札萨克图汗车陈汗,率诸济农那颜台吉等七旗之众举国内附,上表贺,请上尊号,不许。

  总兵官蔡元,疏请修筑边墙,上命阁臣集九卿面询可否以闻。群臣未及对,大学士伊桑阿公传玉音云:“众志成城,岂在边墙?”群臣肃然曰:“真大哉王言也。”寻有旨,不准行。

  殿试策例有规式,违式辄不得与上第。康熙戊辰,仁和凌绍雯少习清书,殿试对策,遂用清书汉书两体写之。读卷官奏请上裁,置二甲之末。

  康熙三十二年,京城东田家有老妪已百三十岁,日饮啖止水米一酒杯。昼夜危坐,形如婴儿。

  京师杀牛驴者,最为残忍。予为中丞时,尝谕五城痛禁杀驴者。而杀牛皆回回人,虽以世祖章皇帝之诫谕,不能禁也。一日,读李叔则《河滨集·爱牛说》云:“肉牛者十之三,革牛者十之三,角牛者十之四,天下于是无全牛矣。”为之恻然悚然。叔则古文才极横,特未简耳。论说诸篇,尤多可观。

  辛未三四月,京师不两,多风霾。四月十八日,职方督捕员外郎郭里入署稍早。至皮市,忽大风起,见有神人,朱衣白马,自北而南,形貌甚伟。风既过,从人犹见其马尾。视郭里,已掷马下,所乘马屹立于旁。问之,懵然不觉也。归病三月余,始愈。

  戊午夏,予与翰林掌院学士今刑部尚书泽州陈公(廷敬)、侍读学士故刑部侍郎谥文敏昆山叶公(方蔼)、侍讲学士今礼部尚书桐城张公(英)同内直,每有御制,必命和进。一日,赐侍卫辅国公俄启诗云:“观德由来尚古风,手弯满月绿沈弓”云云。俄启盖以宗室宿卫,有穿杨贯札之能,故圣制云然。臣士正恭和云:“宸章高视汉歌风,绝艺争夸两石弓。自是君王勤拊髀,一时龙种尽英雄。”盖此题有三难:御制首倡,一也;旌俄启之射,二也;宗室而兼宿卫,三也。诗仅四句,句此三义,所以难也。壬戌,赐宴乾清官,赋升平嘉宴,仿柏梁体诗。御制首倡云:“丽日和风被万方。”和者自内阁大学士已下凡若干人。士正时以祭酒领成均,句云:“三德六行为士坊。”翊日诗成恭进,上手制诗序。御书之诗,则诏故詹事、礼部侍郎曾板刻国子监。两厢题名,欲购石刊碑,会迁詹事,不果。顷亦语总宪陈公,当迁旧碑于通政司,而别刻都察院题名碑,不知将来得遂否。  戊辰春,予来京师。朱太史竹?招饮古藤书屋,食半翅,甚美,不知是何鸟。阅《盘山新志》云:“尔雅?鸠冠雉。”郭璞注:“?大如鸽,似雉,鼠脚,无后指。歧尾,为鸟,憨急,群飞。出北方沙漠。盘山多有之,土人呼为半翅。”即沙鸡也,亦名铁脚。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