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世說新語箋疏 > 忿狷第三十一

  〔一〕

  【箋疏】

  〔一〕程炎震云:「狷當作悁。文選潘岳西征賦:『方鄙吝之忿狷。』注引戰國策張儀曰:『秦忿悁含怒之日久矣。』」

  1魏武有一妓,聲最清高,而情性酷惡。欲殺則愛才,欲置則不堪。於是選百人一時俱教。少時,還有一人聲及之,便殺惡性者。

  【校文】

  「還」景宋本作「果」。

  2王藍田性急。嘗食鷄子,以筯刺之,不得,便大怒,舉以擲地。鷄子於地圓轉未止,仍下地以屐齒蹍之,又不得,瞋甚,復於地取內口中,齧破即吐之。王右軍聞而大笑曰:「使安期有此性,猶當無一豪可論,況藍田邪?」中興書曰:「述清貴簡正,少所推屈,唯以性急為累。」〔一〕安期,述父也。有名德,已見。

  【箋疏】

  〔一〕程炎震云:「晉書七十五述傳曰:『既躋重位,每以柔克為用。』」

  3王司州嘗乘雪往王螭許。王胡之、王恬並已見。恬小字螭虎。司州言氣少有牾逆於螭,便作色不夷。司州覺惡,便輿床就之,持其臂曰:「汝詎復足與老兄計?」按王氏譜:胡之是恬從祖兄。螭撥其手曰:「冷如鬼手馨,彊來捉人臂!」

  4桓宣武與袁彥道樗蒱,袁彥道齒不合,遂厲色擲去五木。溫太真云:「見袁生遷怒,知顏子為貴。」〔一〕
論語曰:「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

  【箋疏】

  〔一〕嘉錫案:桓溫以孝武帝寧康元年卒,年六十二。逆數至成帝咸和四年溫嶠卒時,凡四十五年。溫纔十七歲。袁彥道卒於咸康初,年二十五,其長於溫不過數歲。兩童子兒戲相爭,事所恒有,未足深責也。

  5謝無奕性麤彊。以事不相得,自往數王藍田,肆言極罵。王正色面壁不敢動,半日。謝去良久,轉頭問左右小吏曰:「去未?」答云:「已去。」然後復坐。時人歎其性急而能有所容。

  6王令詣謝公,值習鑿齒已在坐,當與併榻。王徙倚不坐,公引之與對榻。去後,語胡兒曰:「子敬實自清立,但人為爾多矜咳,殊足損其自然。」
劉謙之晉紀曰:「王獻之性甚整峻,不交非類。」〔一〕

  【校文】

  「矜咳」「咳」,沈本作「硋」。

  【箋疏】

  〔一〕嘉錫案:習鑿齒人才學問獨出冠時,而子敬不與之併榻,鄙其出身寒士,且有足疾耳。所謂「不交非類」者如此。非孔子「無友不如己者」之謂也。

  7王大、王恭嘗俱在何僕射坐。中興書曰:「何澄字子玄,〔一〕清正有器望。歷尚書左僕射。」恭時為丹陽尹,大始拜荊州。靈鬼志謠徵曰:「初,桓石民為荊州,鎮上時,民忽歌黃曇曲曰:『黃曇英揚州,大佛來上朋。』〔二〕少時,石民死,王忱為荊州。」〔三〕佛大,忱小字也。訖將乖之際,大勸恭酒。恭不為飲,大逼彊之,轉苦,便各以帬帶繞手。恭府近千人,悉呼入齋,大左右雖少,亦命前,意便欲相殺。〔四〕何僕射無計,因起排坐二人之閒,方得分散。所謂勢利之交,古人羞之。

  【校文】

  注「上時」沈本作「上明」。注「上朋」沈本作「上明」。

  【箋疏】

  〔一〕程炎震云:「晉書何準傳作季玄。」

  〔二〕李慈銘云:「案上時當作上明,下文上朋亦上明之誤。晉、宋五行志皆作上明。上明者,荊州地名也。卷下之上棲逸篇:『劉之驎見荊州刺史桓沖,比至上明。』宋書州郡志:『荊州刺史桓沖,始治上明。』今湖北荊州府松滋縣有上明故城。」

  〔三〕程炎震云:「太元十四年六月桓石虔卒,王忱代之。明年王恭亦出鎮京口矣。」

  〔四〕嘉錫案:恭與忱有隙,詳見賞譽篇注引晉安帝紀。

  8桓南郡小兒時,與諸從兄弟各養鵝共鬥。南郡鵝每不如,甚以為忿。迺夜往鵝欄閒,取諸兄弟鵝悉殺之。既曉,家人咸以驚駭,云是變怪,以白車騎。車騎曰:「無所致怪,當是南郡戲耳!〔一〕」問,果如之。

  【箋疏】

  〔一〕吳承仕曰:「車騎口中,何云南郡?此記事不中律令處。」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