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盛明杂剧 > 雌木兰

  (山阴文长徐渭编公安中郎袁宏道评西湖仲修胡、潜邹生姚学孟阅)

  △第一出

  (〔旦扮木兰女上〕妾身姓花名木兰,祖上在西汉时,以六郡良家子,世住河北魏郡。俺父亲名弧字桑之,平生好武能文,旧时也做一个有名的千夫长。娶过俺母亲贾氏,生下妾身,今年才一十七岁。虽有一个妹子木难,和小兄弟咬儿,可都不曾成人长大。昨日闻得黑山贼首豹子皮,领着十来万人马,造反称王。俺大魏拓跋克汗,下郡征兵。军书络绎,有十二卷来的,卷卷有俺家爷的名字。俺想起来俺爷又老了,以下又再没一人。况且俺小时节,一了有些小气力,又有些小聪明,就随着俺的爷也读过书,学过些武艺。这就是俺今日该替爷的报头了。你且看那书上说,秦休和那缇萦两个,一个拚着死,一个拚着入官为奴,都只为着父亲。终不然这两个都是包网儿、戴帽儿、不穿两截裙袄的么?只是一件,若要替呵,这弓马枪刀衣鞋等项,却须索从新另做一番,也要略略的演习一二才好。把这要替的情由,告诉他们得知。他岂不知事出无奈,一定也不苦苦留俺。叫小鬟那里?〔丑扮小鬟上〕小鬟,你瞒过老爷和奶奶,随着俺到街坊上走一回者。〔向内买诸物介〕〔引鬟持诸物上〕〔鬟〕大姑娘,把马拴在那里?〔末〕且寄养在对门王三家。)

  【点绛唇】休女身拚,缇萦命判。这都是裙钗伴,立地撑天,说什么男儿汉!

  【混江龙】军书十卷,书书卷卷把俺爷来填。他年华已老,衰病多缠。想当初搭箭追雕穿白羽,今日呵,扶藜看雁数青天。呼鸡喂狗,守堡看田。调鹰手软,打兔腰拳。提携咱姊妹,梳掠咱丫鬟。见对镜添妆开口笑,听提刀厮杀把眉攒。长嗟叹道:两口儿北邙近也:女孩儿东坦萧然。

  (要演武艺,先要放掉了这双脚,换上那双鞋儿,才中用哩。〔换鞋作痛楚状〕)

  【油葫芦】生脱下半折凌波袜一弯,好些难!几年价才收拾得凤头尖,急忙的改抹做航儿泛,怎生就凑得满帮儿楦。(回来俺还要嫁人,却怎生?这也不愁他,俺家有个漱金莲方子,只用一味硝,煮汤一洗,比偌咱还小些哩!)把生硝提得似雪花白,可不霎时间,漱瘪了金莲瓣。

  (鞋儿到七八也稳了,且换上这衣服者。〔换衣戴一军毡帽介〕)

  【天下乐】穿起来怕不是从军一长官,行间正好瞒。紧绦钩,厮趁这细褶子系刀环。软哝哝衬锁子甲,暖烘烘当夹被单,带回来又好脱与咬儿穿。

  (衣鞋都换了,试演一会刀看。〔演刀介〕)

  【那吒令】这刀呵!这多时不拈,俺则道不便,才提起一翻也,比旧一般。为何的手不酸,习惯了锦梭穿。越国女尚要白猿教,俺替爷军怎不捉青蛇炼,绕红裙一股霜抟!

  (演了刀,少不得也要演枪。〔演枪介〕)

  【鹊踏枝】打磨出苗叶鲜,栽排上绵木杆,抵多少月午梨花、丈八蛇钻。等待得脚儿松,大步重那?。直翻身戳倒黑山尖!

  (箭呵!这里演不得。也则把弓来拉一拉看。俺那机关,和那绑子,比旧日如何?〔拉弓介〕)

  【寄生草】指决儿薄,鞘靶儿圆。一拳头攥住黄蛇撺,一胶翎拔尽了乌雕扇,一?膊挺做白猿健。长歌壮士入关来,那时方显天山箭。

  (俺这骑驴跨马,倒不生疏。可也要做个撒手登鞍的势儿。〔跨马势〕)

  【么】绣两裆坐马衣,嵌珊瑚掉马鞭。这行装不是俺兵家办。则与他两条皮生捆出麒麟汗,万山中活捉个猢狲伴,一辔头平踹了狐狸堑。到门庭才显出女多娇,坐鞍鞒谁不道英雄汉!

  (所事儿都已停当,却请出老爷和奶奶来,才与他说话。〔向内请父母弟妹介〕〔外扮爷,老扮娘,小生扮弟,贴扮妹同上,见旦惊介云〕儿,今日呵!你怎的那等样打扮?一双脚又放大了,好怪也!好怪也!〔木〕娘,爷该从军,怎么不去?〔娘〕他老了,怎么去得?〔木〕妹子兄弟,也就去不得了。〔娘〕你疯了!他两个多大的人,去得?〔木〕这等样儿,都不去罢。〔娘〕正为此没个法儿,你的爷急得要上吊。〔木〕似孩儿这等样儿,去得去不得?〔娘〕儿,俺晓得你的本事,去倒去得。〔哭介〕只是俺老两口儿怎么舍得你去?又一桩,便去呵,你又是个女孩儿,千乡万里,同行搭伴,朝餐暮宿,你保得不露出那话儿么?这成什么勾当!〔木〕娘,你尽放心,还你一个闺女儿回来。〔众哭介〕〔扮二军上云〕这里可是花家么?〔外〕你问怎么?〔军〕俺们也是从征的。俺本官说这坊厢里,有个花弧,教俺们来催发他,一同去路。快着些!〔木〕哥儿们少坐,待俺略收拾些儿,就好同行。小鬟,你去带回马来!〔木收拾器械介〕〔众看介云〕好马好器械儿!你去一定成功,喝采回来。好歹信儿可要长梢一封,也免得俺老两口儿作念。偌咱要递你一杯酒儿,又忙劫劫的。才叫小鬟买得几个热波波,你拿着路上也好嚼一嚼。有些针儿线儿,也安在你搭连里了,也预备着,也好缝些破衣断甲。〔二军叫云〕快着些!〔众哭别先下〕〔木出见军介云〕大哥们,劳久待了。请就上马趱行。〔作上马行介〕〔二军私云〕这花弧倒生得好个模样儿,倒不象个长官,倒是个秫秫,明日倒好拿来应应急。〔木〕)

  【么】离家来没一箭远,听黄河流水溅。马头低遥指落芦花雁,铁衣单忽点上霜花片,别情浓就瘦损桃花面。一时〔价〕想起密缝衣,两行儿泪脱真珠线。

  【六么序】呀!这粉香儿犹带在脸,那翠窝儿抹也连日不曾干。却扭做生就的下添,百忙里跨马登鞍,靴插金鞭,脚踹铜环。丢下针尖,挂上弓弦。未逢人先准备弯腰见,使不得站堂堂矬倒裙边。不怕他鸳鸯作对求姻眷,只愁这水火熬煎。这些儿要使机关。

  【么】哥儿们说话之间,不待加鞭。过万点青山,近五丈红关。映一座城栏,竖几手旗竿。破帽残衫不甚威严,敢是个把守权官。兀的不你我一般,趁着青年,靠着苍天,不惮艰难,不爱金钱,倒有个阁上凌烟。不强似谋差夺掌把声名换,抵多少富贵由天!便做道黑山贼寇犯了弥天案,也无多些子差一念心田。〔指问介〕

  【赚煞】那一答是那些?咫尺间,如天半。趄坡子长蛇倒绾,敢是大帅登坛坐此间。小缇萦礼合参官,这些儿略觉心寒,久已后习弄得雄心惯。领人马一千,扫黑山一战。俺则教花腮上旧粉扑貂蝉。

  (〔众〕说话之间,且喜到主帅驻札的地方了。俺们且先寻下了安顿的所在,明日一齐见主帅者。〔下〕)

  △第二出

  (〔外扮主帅上〕下官征东元帅辛平的就是。蒙主上教我领十万雄兵,杀黑山草贼。连战连捷。争奈贼首豹子皮,躲住在深崖,坚壁不出。向日新到有三千好汉,俺点名试他武艺。有一个花弧,象似中用。俺如今要辇载那大炮石,攻打他深崖。那贼首免不得出战。两阵之间,却令那花弧拦腰出马,管取一鼓成擒。叫花弧与众新军那里?〔木同众上跪见介〕〔外〕花弧,俺明日去攻打黑山。两阵之后,你可放马横冲,管取生擒贼首。俺与你奏过官里,你的赏可也不小。违者处斩!〔木〕得令。〔外〕就此起兵前去!)

  【清江引】黑山小寇真见浅,躲住了成何干?花开蝶满枝,树倒猢狲散。你越躲着我越寻你见。〔众〕

  【前腔】黑山小寇真高见,左右他输得惯。一日不害羞,三餐吃饱饭。你越寻他他越躲着看。

  (〔众〕禀主帅,已到贼营了。〔外〕叫军中举炮!〔放炮介〕〔净扮贼首三出战〕〔木冲出擒介〕〔外〕就收兵回去!〔众〕)

  【前腔】咱们元帅真高见,算定了方才干。这贼假的是花开蝶满枝,真的是树倒猢狲散。凯歌回带咱们都好看。〔帅〕

  【前腔】众军士们好消息时下还伊见,每月钞加一贯。又不是一日不害羞,管教伊三餐吃饱饭。论成功是花弧居多半。

  (〔到京内鸣钟鼓,作坐朝介〕〔帅奏云〕征东元帅臣辛平谨奏:昨蒙圣恩,命臣征讨黑山巨寇,今悉已荡平。贼首豹子皮,的系军人花弧临阵亲擒,见解听决。其余有功人员,各具册书,分别功次,均望上裁。〔丑扮内使捧旨上云〕奉圣旨:卿讨贼功多,特封常山侯,给券世袭。花弧可授尚书郎。念其劳役多年,令驰驿还乡,休息三月,仍听取用,就给与冠带,一同辛平谢恩。豹子皮就决了!其余功次,候查施行。〔木换冠带介〕〔帅木谢恩介〕〔受诏书〕〔丑下〕〔木〕花弧感蒙主帅的提拔,叨此荣恩。只因省亲心急,不得到行台亲谢,就此叩头,容他日效犬马之报。〔帅〕此是足下力量所致,于下官何预?匆忙中我也不得遣贺序别。〔木〕今日得君提挈起,〔帅〕下官也是因船顺水借帆风。〔帅先别下〕〔木〕)

  【前腔】万般想来都是幻,夸什么吾成算。我杀贼把王擒,是女将男换。这功劳得将来不费星儿汗。

  (〔二军追上云〕花大爷,你偌咱就这等样好了。〔木〕二位怎么这样来迟?〔二军〕咱两个次候查功,如今也讨得个百户,到本伍到任。望大爷携带。〔木〕可喜!正好同行。〔二军〕)

  【前腔】想起花大哥,真希罕!拉溺也不教人见。〔伴〕(这才是贵相哩!)天生一贵人,侥幸三同伴。(咱两个呵!)芝麻大小官儿,抬起眼看一看。〔木〕

  【前腔】我花弧有什么真希罕?希罕的还有一件。(俺家紧隔壁那庙儿里,)泥塑一金刚,忽变做嫦娥面。(〔二军〕有这等事?)〔木〕你不信到家时,我引你去看。〔下〕

  (〔爷娘小鬟上〕自从孩儿木兰去了,一向没个消息。喜得年时,王司训的儿子王郎说,木兰替爷行孝,定要定下他为妻。不想王郎又中上贤良文学那两等科名,如今见以校书郎省亲在家。木兰又去了十来年,两下里都男长女大,得不是耍。却怎么得他回来,就完了这头亲。俺老两口儿就死也死得干净。〔二军同木上〕〔二军〕花大爷,且喜到贵宅了。俺二人就告辞家去。〔木〕什么说话?请左厢坐下,过了午去。〔二军应、虚下〕〔木进见亲介〕〔娘〕小鬟!快叫二姑娘三哥出来,说大姑娘回了!〔小鬟叫弟妹上介〕〔木对镜换女妆,拜爷娘介〕)

  【耍孩儿】孩儿去把贼兵剪,似风际残云一卷。活拿贼首出天关,这乌纱亲递来克汗。〔娘〕你这官是什么官?〔木〕是尚书郎。奶奶,我紧牢拴,几年夜雨梨花馆,交还你依旧春风豆?函,怎肯辱爷娘面。〔娘〕我儿,亏杀了你!〔木〕非自奖真金烈火,傥好比浊水红莲。〔拜弟妹介〕

  【二煞】去时节只一丢,回时节长并肩。像如今都好替爷征战。妹子,高堂多谢你扶双老。兄弟,同辈应推你第一班。我离京时买不迭香和扇,送老妹,只一包儿花粉,帮贤弟,有两匣儿松烟。

  (〔二军忙跑上〕花大爷,你原来是个女儿!俺们与你过活十二年,都不知道一些儿。原来你路上说的金刚变嫦娥,就是这个谜子。此岂不是千古的奇事,留与四海扬名,万人作念么。〔木〕)

  【三煞】论男女席不沾,没奈何才用权。巧花枝稳躲过蝴蝶恋。(我替爷呵,)似叔援嫂溺难辞手。(我对你呵,)似火烈柴干怎不瞒?鹭鸶般雪隐飞才见,?将来十年相伴,(也当个一半姻缘。)

  (〔二军〕他们这般忙,俺们不好不达时务,且不别而行罢。〔先下〕〔鬟报云〕王姑夫来作贺!〔娘〕这个就是前日寄你书儿上说的这个女婿,正要请他过来,与你成亲。来得恰好。〔生冠带扮王郎上,相见介〕〔娘〕王姑夫,且慢拜。我才子看了日子了。你两口儿似生铜铸赖象,也铁大了。今日就成了亲罢。快拜!快拜!〔木作羞背立介〕〔娘〕女儿!十二年的长官,还害什么羞哩?〔木回身拜介〕)

  【四煞】甫能个小团?,谁承望结契缘。乍相逢怎不教羞生汗。久知你文学朝中贵,自愧我干戈阵里还。配不过东床眷。谨追随神仙价萧史,莫猜疑妹子像孙权。

  【尾】我做女儿则十七岁,做男儿倒十二年。经过了万千瞧,那一个解雌雄辨!方信道辨雌雄的不靠眼。

  黑山尖是谁霸占,木兰女替爷征战。

  世间事多少糊涂,院本打雌雄不辨。〔下〕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