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盛明杂剧 > 碧莲绣符

  (勾余六桐叶宪祖编钱江君珊张佩玉评淇生叶澳、懋昭陈新阅)

  正名仲夫人妒害佳人,秦公子契合嘉宾。

  章解元佣书寄迹,陈碧莲出阁成亲。

  △第一折

  【破阵子】〔生上〕客路行行随马,熏风处处看花。景序清和逢令节,地界江都玩物华,何妨天一涯。

  (山与歌眉敛,波同翠眼流。游人都上十三楼,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菰黍连昌独,琼彝倒玉舟。谁家水调唱歌头,声绕碧山飞去彩云留。小生章斌,字孔兼,越郡人也。少小年华,风流性格。去年乡闱领解,南宫未利。归途迢递,随处迟留。刚到扬州,适逢端午。闻得江边竞渡,游人填踊。不免约了韩年兄,同去游玩一番。章兴!请韩相公出来。〔末内应介〕韩相公有请!)

  【前腔】〔小生上〕弱柳飘绵初洒,新蕖贴水将花。世上浮名如破甑,眼底残春似卷沙,相携过酒家。

  (〔末〕韩相公到了。〔生见介〕韩年兄:闻说广陵涛,喜遇端阳节。地胜天时际会奇,客路风光别。〔小生〕正是!章年兄:吊古竞龙舟,士女纷行列。〔行介〕随地行游逐少年,扌弃与同欢悦。〔生〕到此已近江边,我们且到酒楼上,沽饮三杯,以待龙舟何如?〔小生〕如此甚妙!〔丑指介〕这一家门面,甚是整齐。相公请进!〔末唤酒保介〕〔外扮酒保上〕扬州本在天心住,好酒休将人面赊。相公请登楼。〔生小生末登楼介〕〔外设酒请坐介〕〔暂下〕)

  【玉芙蓉】〔生〕榆钱满地撒,榴火迎人发。喜梅霖乍歇,景候亨嘉。天中令节欣相迓,地腊灵辰福转加。〔合〕同欢洽,倒青尊泛霞,论人生、逢场作戏总为家。

  【前腔】〔小生〕沉湘问水洼,吊古成佳话。任游闲士女,簇拥繁华。行看乌棹喧雷驾,共讶龙标舞浪花。〔合前〕

  (〔外〕你看楼下游人越多了!〔生〕我们凭栏一观。〔同起看介〕〔丑扮秦夫人,老旦扮女伴,杂扮院子随上〕)

  【前腔】〔丑〕灵符伴玉珈,缝缕萦衣?。把香车慢碾,任意行踏。豪奢已判情无挂,老大休嫌鬓有华。(〔内作锣鼓喧哗〕〔杂〕禀夫人!龙舟将到了。〔丑〕我们快些趱到江边去!)〔杂应介〕〔合〕喧声大,想龙舟殆发,趱游镳向江千玩赏莫停札。〔下〕

  (〔生〕这些内眷,是谁家的?〔外〕是秦侍中的夫人。〔生〕原来如此。〔净秦公子,末陪客,小旦宠儿上〕)

  【前腔】〔净〕雕蒲酒泛楂,结艾香随马。且追随侠少,驰骋豪华。(〔笑介〕你看我这扬州好妇女也!)凝红斗绿纷如画,花月扬州自古夸。(〔内照前锣鼓介〕〔小旦〕禀公子!龙舟将到了。〔净〕我们快到江边去!〔合前〕〔下〕)

  (〔生〕这许多游客,又是谁家的?〔外〕这就是秦公子。〔生〕哦!原来如此。〔内锣鼓介〕〔生〕龙舟渐近,我们也到江边看看。〔小生〕请!〔生送酒钱介〕店家!酒钱在此,收了。〔外收介〕〔先下〕)

  嬉游举国已如狂,到处随他作戏场。

  但遇酒家能尽醉,不知何处是他乡!

  △第二折

  【新水令】〔旦〕侯家院宇深如许,遇良辰越添愁绪。春去花无主,恨当初,怎生误犯了入宫妒。

  (叶暗乳鸦啼,风定老红犹落。蝴蝶不随春去,入薰风池阁。休歌金缕劝金卮,世事已非昨。帘卷日长人静,任杨花飘泊!奴家陈氏,小字碧莲,本系秦侍中之妾。相公亡后,夫人嫉妒,苦被拘箝。今日端阳佳节,举家游玩。只撇奴家在此,寂寞无聊。不免且到宅后小楼,登眺一回,稍舒愁闷。〔行介〕)

  【锁南枝】逢时令,惜影孤,金尊共谁同泛蒲。教奴懒去浴兰汤,知难洗愁苦。妾薄命,空泪枯,有偷闲,暂纾步。

  【前腔】〔生上〕游将倦,醉未苏,闲行信足慵问途。(小生与韩年兄同观竞渡,人丛挨挤,失散难寻。信步行来,呀!怎么这曲巷之中,有如此宅院?)你看垂柳拂高楼,底花映朱户。〔做见旦觑介〕雕窗内,有美姝,再偷睛,细凝觑。

  【前腔】〔旦〕登楼罢,纵目初,风花恼人空叹吁。教人羞佩赤灵符,情魔怎驱逐?〔做见生避介〕从何至?年少徒,欲遮藏,复回顾。

  (〔内叫介〕碧莲姐,夫人回来了。快进来罢!〔旦应介〕来了!对面疑瞻汉,回身却化云。〔急下〕〔堕符介〕〔生〕呀,世间有如此绝色女子!)

  【前腔】谁家女,美且都,平生入目真所无。西子谩倾吴,神娥乍迷楚。〔做拾符介〕呀,这是那美人堕下的绣符,且待我藏在身边则个。刚遗下钗畔符,是我有缘人偶拾取。

  (那壁厢有一个小官来了,待我问他一问。〔小旦扮宠儿上〕秦氏有家奴,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宠儿随着公子到江边游玩,回到家来,早则天晚也。〔生揖介〕小哥,拜揖了。〔小旦忙揖介〕官人,小人失瞻了。〔生〕试问一声,这门内是谁家宅院?〔小旦〕就是小人家主秦侍中家里。〔生〕失敬了。请问府上嫡亲几人?〔小旦〕只有老夫人、大公子。〔生〕再问公子情性如何?有何喜好?〔小旦〕官人听禀:)

  【好姐姐】主人豪华丈夫,纵游兴征歌选舞。多情爱客,倾心才俊徒。还欣慕,翩翩记室求难遇,为问班生今有无?

  (〔生背介〕他要求书记,正是一机会,不免如此如此。〔转介〕小哥,学生来得凑巧。〔小旦〕却怎么?〔生〕)

  【前腔】念咱流落在途,习书史粗通简牍。若蒙见委,应知计不疏。劳夸诩,明朝晋谒潭潭府,仗尔先容莫负吾。

  (〔小旦〕若得官人肯为书记,我公子不胜之喜。明早来,小人专等。只怕是谎我。〔生〕决无戏言!)

  偶然相见那相依,明日还来莫待迟。

  正是得他心肯日,果然是我运通时。〔别下〕

  △第三折

  【双劝酒】〔净〕风流几般,鲜衣穿换,千金可扌弃,游闲作伴。腹中欠学怎生瞒?却输他一介寒酸。

  (自家秦公子,托赖父亲福荫,家资豪富,百事无忧。只为生来娇养,学问空疏,没来由当了一名秀才。但闻得提学老子到来,吓得魂不附体。这且休提。平日间文墨交游,书简来往,甚是费力。意欲寻个人,掌管书记,却也难得。宠儿!我曾分付找寻,可曾打听得有么?〔小旦〕正要禀知公子。昨晚在宅后街上,偶遇一人,说道流落在此,情愿到这府中做书记。〔净〕人物如何?〔小旦〕二十不上年纪,甚是斯文俊雅。〔净喜介〕这等正好!他说几时来?〔小旦〕他说今早来。〔净〕这等说,你快到门首看去!〔小旦应介〕〔生上〕)

  【金珑璁】佳人难再得,欲去难扌弃。先寄迹,渐谐欢。

  (小生自见秦家美人,因想青春易掷,绝色难逢!不如改易姓名,就用贱表,唤做孔兼,投充书记,觅个机会。早间已打发章兴,随了韩年兄先回,叫他后年应试,到此相会。料得那时,吾事谐矣!迤?行来,前面大门楼,想是他前门了。〔小旦见介〕呀,官人来了!〔生〕来了。〔小旦〕公子在厅上专候。〔生入见介〕小生闻知府上,欲觅书记,因而自荐,乞恕轻造。〔净〕先生好说。请问高姓大名?仙乡何处?因何到此?〔生〕公子听禀。)

  【玉胞肚】越江西畔,孔兼生,年方及冠。忝儒流敢附班生,困穷途愿比冯欢。望君休得弃贫酸,书记勤劳事可完。

  【前腔】〔净〕看你青年弱冠,羡丰姿河阳姓潘。鼎函中怎可烹鸡?枳棘边那得栖鸾!荒斋斗室暂盘桓,得近良朋心自欢。

  (宠儿!送孔官人到书房去。今后就是你相伴服事。〔小旦〕理会得。〔生别介〕上林如许树,权借一枝栖。〔先下〕〔净〕宠儿转来!〔小旦〕正要送孔官人进去,公子又叫甚么?〔净〕我看这孔宫人风流俊雅,你不要像苏州人,说被他嗅了去。〔小旦〕公子又来取笑。〔笑介〕〔同下〕)

  △第四折

  【秋夜月】〔丑〕白发添,长把煤烟染,恨杀陈姬多娇艳,当初忒把恩情占。我如今变脸,好教他吃闪。

  (仲氏秦衙令政,曾受夫人诰命。平生好善心慈,只有一桩毛病。见了美貌生嗔,撞着浓妆厮竞。相公衣锦回家,被人撺得高兴。娶了四五个偏房,一个个容颜娇倩。内中陈氏碧莲,最是多沾恩幸。相公不幸升天,是我独操权柄。别的打发出门,碧莲留他落阱。也不打他骂他,只要禁他孤另。上眠床空自薰香,待梳头不须临镜。逢月朗那许登楼,遇花开怎容穿径。还须着意关防,特唤青奴听令。〔老旦上〕堂前闻唤青奴,只得连声答应。夫人,唤青奴有何使令?〔丑〕我唤你非为别事。只为碧莲这妮子,我一向拘禁在后房。前日端阳,我们出去游玩,闻得他又到外厢闲走。我想家中,只有你是我心腹之人。今后专着你管他,休得容情!〔老旦〕咳,夫人,看亡过相公分上,便将就他些罢!〔丑〕青奴,不说起相公也罢了!若说起呵。)

  【东瓯令】与他情偏厚,宠多沾,往事重提旧有嫌。当权此日吾非忝,纵放我心头焰。从今付你好拘箝,无事莫开帘。

  【前腔】〔老旦〕承尊命,忒森严,陈女今来也病体恹。(〔丑〕这也管他不得。)〔老旦〕东君属意他非亻替,旧恶何须念。(〔丑〕休得多言!若有纵容,罪责于汝。)〔老旦〕凭他簇损翠眉尖,谁把罪名拈?

  (〔丑〕青奴,小是那个不恨的?〔老旦〕夫人也忒狠些。〔丑〕胡说!随我来。〔同下〕)

  △第五折

  【普贤歌】〔净〕生来豪富有家资,终日醺醺醉酒卮。诗书还学师,褒封靠小儿,提学来时闷个死。

  (秀才见提学,老鼠入牛角!我秦公子为人只怕考,一考便跌倒!不好了!学院按临扬州,今日已是考试日期。这桩苦事,谁来替我?〔生小旦上〕)

  【小蓬莱】〔生〕每向闲中凝思,见葵榴又换芳枝。〔见介〕呀!高情公子,无端为甚簇着眉儿?

  (〔净〕孔先生,我的事,好瞒别个,瞒不得你。学院案临,今日要考。这桩苦事,没人肯替,因此忧烦。〔生〕这等,待学生替你。〔净〕孔先生是真话么?〔生〕怎么不真!只是衙门内外,须是公子用些钱钞,打个关节方好。〔净〕这些事,包管停当。还有一件,学院原是先父门生。我小时节,也曾会过。如今想也不认得了。万一紧急之际,亦可略叙家门。〔生〕这都晓得了。〔净〕既如此说,事不宜迟!宠儿,把我的衣巾,替孔先生穿了。〔小旦〕是如此。〔换衣巾介〕〔净〕待我换了小帽,随你去。〔戴帽穿青衣介〕先生请行。〔生先行,净小旦随行介〕)

  【六么令】〔净〕文场比试,念荒疏畏缩堪嗤。承君慨允代为之。图报答,谢恩私。指挥百事凭君志,指挥百事凭君志。

  【前腔】〔生〕恩同国士,这微劳怎敢推辞。入门只怕有瑕疵。须掩庇,在些时,乘机答对吾堪恃,乘机答对吾堪恃。

  (〔净〕衙门近了。我且暂时回避,悄地教人打点去。〔生〕公子请了。〔净小旦先下〕〔生立傍,外扮学院,杂扮皂隶,小旦扮巡风随上〕)

  【海棠春半】〔外〕身乘骢马观风至,掌文衡作兴多士。

  (下官文运开,督学南畿,巡历各郡,已至扬州。今日正当考试日期。左右开门!放诸生入场。〔众应开门介〕〔生〕衙门已开。那边许多朋友来了,不免混将进去。〔末丑急上〕学院开门了,我们快去快去。〔生混入同进见介〕〔外〕诸生站立一傍,听点名。〔生众应介〕〔外〕李亦通!〔末〕有。〔外〕全不济!〔丑〕有。〔外〕秦子鱼!〔生〕有。〔小丑背介〕秦家打点衙门,偏我没分。这个分明不是秦公子,待我禀爷去。〔禀介〕禀老爷,这秦秀才是替身。〔外〕拿下了!〔杂拿生介〕〔生〕宗师大人,休听细人之言。生员正是秦子鱼。不要说众目难欺,就是先父在时,宗师也曾会过。难道不认得了?〔外〕汝父何人?〔生〕先父官为侍中。〔外背介〕原来是我座师之子。先曾相会,如今也不认得了。想其中必有缘故,替他保全过去。〔转介〕这秦秀才,我曾认得。原系正身。〔指小丑介〕这厮挟仇妄举,打四十!〔杂打介〕〔外〕押出问罪!〔押介〕〔小丑〕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下〕〔外〕诸生分号坐定,静听出题!〔生众应介〕〔外〕如今夏月炎暑。题目就是“夏日则饮水”罢!〔杂传题介〕〔生众各沉吟介〕〔生出介〕生员秦子鱼交卷。〔外〕诵来!〔生〕)

  【北清江引】困红尘怎当三伏时,爱饮都相似。裴航渴未消,崔护浆难俟,酌清泉,爽然凉沁齿。

  (〔外〕过一边。〔末出介〕生员李亦通交卷。〔外〕诵来!〔末〕)

  【前腔】泼阳乌放威刚此时,渴病争如是。倾将石髓流,胜却金茎赐,许由瓢,取来甘复旨。

  (〔外〕过一边。〔丑出介〕生员全不济交卷。〔外〕诵来!〔丑〕)

  【前腔】热腾腾好如蒸饭时,臭汗浑身渍。渴的没柰何,且把泥浆试,只怕害脾泄,撒了一裤屎!

  (〔外〕过一边。〔阅卷介〕第一等第一名秦子鱼。〔生应介〕有。〔外〕第二等第一名李亦通。〔末应介〕有。〔外〕劣等全不济。发落已毕,诸生出去!〔各谢介〕功夫平日分勤惰,等第今朝别后先。〔外先下〕〔生末丑各出场介〕〔末丑暗下〕〔净小旦急上迎介〕孔先生考在那一等?〔生〕领批了!〔净喜介〕妙哉妙哉!快回家吃酒贺喜去。〔诨下〕)

  △第六折

  (〔老旦〕天上人间,方便第一。老身,青奴便是。夫人叫我监守碧莲姐,不许他些儿转动。我想起来,为人在世,冤家少结,方便多行。昨晚我孩儿宠儿说道:孔官人先年曾在衙边,拾得绣符一枝,却是碧莲姐的。他在楼下遥观,至今想念。况且未有妻室,定要娶他。叫我把这绣符送还碧莲姐,看他意思如何?我想,这两个正是一对好夫妻,该替他们圆成才是。不免请他出来,试问则个。碧莲姐,凉亭上风景甚好,出来坐坐。)

  【绕池游】〔旦〕生憎拂镜,镇日伤孤影,苦摧残自甘凄冷。水阁波光,凉亭风景,怕行游偏添闷萦。

  (〔见介〕〔老旦〕碧莲姐,你终日在房中闷坐,也不出来散心一会。你看这几日越发瘦了。〔旦〕)

  【集贤宾】空房独守,频顾影。最难消一种凄清,奴是槛凤囚鸾难自骋。好风光谁待闲行?柔肠自省。任瘦损当时娇,逢夏景,害不了暮春残病。

  【前腔】〔老旦〕怜伊寂寞,我也心暗疼。(夫人,夫人,)没来由摧折娉婷,惜玉怜香成画饼,到如今偏惹人憎。你且宽心待等,怕有日重谐欢庆。(〔旦〕这也不想了。)〔老旦出符介〕姻契整,这钗符当得一枝花定。

  〔旦接符看介〕

  【莺啼序】这绣符呵,先年重午,钗畔萦。叹失去无凭。到今朝喜得重逢,却如归海浮萍。毕竟是何人拾取?因甚的姻盟堪订?伊便请,与我说知行径。

  【前腔】〔老旦〕当时偶遇一俊英,自拾取奇擎。况亲瞻玉貌如花,两年来日夜牵情。今特地央奴送与,先讨个佳缘约定。(〔旦〕那人今在何处。)〔老旦〕非异境,为你特相依并。

  (〔旦〕毕竟是那个?你可说个明白。〔老旦〕你道是那个?就是书记孔官人。自从见你,投入俺家,在我孩儿面前,时常想念。今特送还此符,表他情意。〔旦〕哦!那一日也曾见来。)

  【琥珀猫儿坠】依稀犹记,年少一书生。他两载淹留空系情,(〔老旦〕你肯嫁他么?〔旦〕咳!)花枝有主自难凭。低声,枉惹闲非,好事无成!

  【前腔】〔老旦〕其中关窍,不必费丁宁。办个诚心专意等,须知到底事圆成。毕竟槛凤囚鸾,有日和鸣。

  (〔旦〕多谢你用心了。〔老旦〕)

  【尾声】你把钗符接取为媒证,〔旦〕只怕风波蓦地生。〔老旦〕有分姻缘系赤绳。

  月下仙翁事有无,好生留取会亲符。

  今朝探取佳人意,免得才郎望眼枯。

  △第七折

  【步步娇】〔生〕自笑年来乔妆扮,把好事常凝盼。钗符暗往还,喜得多娇许谐眉案。宛转用机关,这番定把红丝绾!

  (小生只为楼上美人,假托佣书,在此已是两年光景。且喜宾主相投。昨日曾托宠儿之母,送还绣符,少通情意,幸得他欣然见许。我想秦公子朝夕少我不得,我如今只说要归,他必然苦留,那时便好道及此事。早间叫宠儿去说,怎么还不见来?〔小旦上〕)

  【园林好】羡交情如芝似兰,待分手千难万难。〔见介〕我公子呵!听说临岐心懒,忙设计,要追攀。忙设计,要追攀。

  (〔生〕我实对你说,欲归之说,亦是托词。待你公子苦留之时,我说要回家娶妻。公子必同你商议。你就说:将碧莲姐嫁了他,或者可以留得。〔小旦〕这都理会得。你看我公子摇摆出来了!〔净上〕)

  【江儿水】古道如胶漆,交情不等闲。〔见介〕孔先生,为何蓦地把归期趱,想是款待仪文多疏慢?(〔生〕多蒙厚意,全不为此。)〔净〕僮奴服事相冲犯?(〔生〕宠儿甚是小心。)〔净〕朋友忽然胡讪?(〔生〕也非此。)〔净〕不为多般,且把归心略挽。

  【玉交枝】〔生〕深蒙青盼,欲分离,也偷将泪弹。家乡别后无音翰,梦魂飞绕吴山。(〔净〕怕不为此!〔生〕还有一事。〔净〕便请见教。)〔生〕年华渐增嗤有鳏,归家图做个东床坦,望垂慈姑容暂还,待重来明年此间。

  (〔净〕原来为此。宠儿,你倒有些见识。我同你商议。〔背介〕)

  【川拨棹换头】欲觅佳姻,须索放还。强羁留,空絮烦。算除非为觅朱颜,算除非为觅朱颜。待宜家他归心自阑。试筹量,休作难。试筹量,休作难。

  (〔小旦〕公子,要替他寻个佳姻,一时间那有可意的。依宠儿见识,我府中自有,不消外厢寻访。〔净〕是那一个好?〔小旦〕)

  【侥侥令】铁鞋空踏绽,得处总非难。谁似我莲娘多娇态?嫁与作鸳鸯。他心自安。

  (〔净点首介〕说得是!说得是!)

  【前腔】双星非隔汉,暮雨近巫山。〔转对生介〕你且把归期权拖逗,自有好商量。君试看。

  【尾声】〔生〕承君厚德姑留绊,〔净〕管取佳期弹指间。〔合〕也只为两载交情一别难!

  (〔生〕学生暂别了。〔净〕先生请便。〔生〕请了!〔先下〕〔净〕宠儿!说便是这等说,只怕夫人不肯。〔小旦〕公子苦苦央求,夫人必然依允。只一件:夫人跟前,不要把孔官人太说好了。〔净〕更觉有理。)

  且将好事说从容,料得慈亲必顺从。

  劈开鸾凤青丝网,打破鸳鸯碧玉笼。

  △第八折

  【梨花儿】〔丑〕昔日宠姬心大憨,今朝权势都归咱。坐守还兼行处监,?茶,休教再把风流蘸!

  (老身自从把碧莲。交付青奴拘管,果然终日在房中闷坐,不敢半步闲行。碧莲!碧莲!你要出头的日子,今生休想!我好快乐也。〔净上〕)

  【前腔】要把玉钗酬盍簪,还愁张主不由俺。索向堂前说再三,?茶,消停脚步先窥探。

  (〔见介〕〔丑〕孩儿有话尽说,探做甚么?〔净〕母亲原来听得了。孩儿要问母亲讨一桩。母亲许了,才敢说。〔丑〕我的儿!左则我的就是你的,有甚么不许你,〔净揖介〕多谢母亲厚意!孩儿为书记孔先生要回家去,苦欲相留。他说要回去娶妻。〔丑〕哦,想是要我送他些聘财?〔净〕不是。〔丑〕想是讨我的衣服钗环,与他浑家穿带?〔净〕也不是。〔丑〕毕竟要讨那一桩?〔净〕孩儿要替他寻一房妻小。一时没有可意的,只有我家碧莲闲在这里,不如嫁与他罢。〔丑怒介〕好胡说!这个断然使不得。〔净〕母亲,你不把碧莲嫁他,少不得要去。他若去了,我凡事倚仗谁来?不如颠死在母亲面前!〔倒地颠介〕〔丑扶介〕孩儿起来!还是小时这般撒癞。我且问你:那孔先生多少年纪了?〔净〕二十五岁。〔丑不悦介〕太小些!〔净〕啐!错说了,五十二岁。〔丑〕这等还可。他人物如何?〔净〕甚是标致。〔丑〕忒好了他也不好!〔净〕母亲,他外貌可观,内材不济。〔丑〕咳,我儿。)

  【罗帐里坐】追思汝父,偏伊宠耽。我威权独揽,岂容末减!教他羞窥宝镜,枉佩宜男。你无端为彼话喃喃,反使我牵肠挂胆。

  (〔净〕咳!母亲。)

  【前腔】从前罪过,乞娘海涵。娇姿试探,只他入览,留将翠袖,失彼青衫。慈亲就里试详参,不是你孩儿辄敢。

  (〔丑〕这等说,凭你主意便了。黄金散尽教歌舞,留与他人乐少年。〔先下〕〔净喜介〕如今好了!宠儿那里?〔小旦扮宠儿急上〕堂上闻唤急,好事定然谐。公子叫宠儿做甚么?〔净〕宠儿!莲娘亲事,夫人亲口许下了。快去整治酒席,在东园水阁上赏莲花。你一面请孔官人,一面叫你母亲,服事莲娘梳妆出来。〔小旦〕理会得。〔先下〕〔净行介〕离后院,过前堂。水阁上,藉花香。呀!你看池内红莲,开得好甚也。〔生巾服,小旦随上〕)

  【绕红楼】【菊花新】盼煞星河驾鹊桥,今日里始遂心苗。〔旦浓妆,老旦随上〕【齐天乐】喜事匆匆,梳妆催早。〔众合〕【继山月】弄玉羡逢箫。

  (〔净〕宠儿!两位新人俱到,不曾叫得掌礼的,怎好?便是你胡诌几句罢。〔小旦〕宠儿又不曾读甚么书,刚刚看得一本《西厢》烂熟,那里做得个掌礼?〔净〕就在《西厢记》上摘取几句罢。〔小旦〕嗄!晓得。伏以才子佳人信有之,前程似锦;新婚燕尔安排定,好事从天。孔官人,潘安般貌,子建般才,却好为人在客;碧莲姐,千般袅袅,万般旖旎,果然行步堪怜。许配雌雄,全亏会撮合的公子;都成眷属,那怕能拘管的夫人!兜的便亲,些儿教爱。文魔秀士,怎当他倾国倾城;潇洒书斋,准备着行云行雨。扣儿松,带儿解,越显温香软玉。腿相压,脸相偎,休嫌败柳残花!〔净〕少说些!〔小旦〕烈火干柴,好煞人无干净,枕头上做一个并头莲;颠鸾倒凤,可不害半星羞,被窝中出几点风流汗。伏愿成亲之后,倒有天长地久,休忘义海恩山。来年生下孩儿,就是张解元后代,开花结果;再娶一房妻小,好似孙飞虎贼兵,剪草除根!〔净笑介〕一发胡说了!〔小旦〕何须尽用周公礼,且向花前学拜堂。〔唱拜兴介〕〔生旦交拜介〕〔净〕看酒来!〔小旦应介〕有。〔净送酒介〕)

  【山花子】〔生〕筵开东阁姻缘好,仙姬会合蓝桥。愧维鸠叨居鹊巢,交情怎报琼瑶?〔合〕看波心新莲正娇,双花并蒂枝慢摇,风光映人如可招。拚取沉酣,莫负良宵。

  【前腔】〔旦〕几年羞把蛾眉扫,何期再咏桃夭。脸波红羞容未销,回头自掩生绡。〔合前〕

  〔小生扮韩长卿,末扮章兴随上〕

  【菊花新】【二句】冒暑驱驰客路遥,维扬郡暂住吴舠。

  (章管家,我与你迤?行来,已是秦家门首。快进去通报!〔末径入见生介〕相公原来在此饮酒。韩相公到了!〔生〕快请进来!〔末出传语介〕〔小生生喜迎揖介〕〔旦闪介〕〔老旦随下介〕〔生〕韩年兄久违了!〔小生〕章年兄恭喜!〔净〕孔先生,既称年兄,必曾高发。为甚姓章?因何至此?请道其详。〔生〕吾本章斌名姓,鹿鸣徼幸居先。归途偶尔睹婵娟,假托佣书留恋。感得主人情重,有心配合良缘。今朝合卺对花前,更喜良朋重见。〔净〕原来如此!一向失敬了。〔小生〕请年嫂相见。〔净〕宠儿!快教你母亲,服事章夫人出来。〔小旦应介〕〔请介〕〔老旦上,旦随上,见介〕〔净〕宠儿,快看酒送韩相公。〔小旦斟酒,净送酒介〕)

  【山花子】叨蒙契交,简慢君休较。喜红颜获事英髦。待明年流波泛桃,良朋共钓春鳌。〔合前〕

  【前腔】〔小生〕风情自饶,特地将奇钓。上秦楼竟许吹箫。羡东家翩翩凤毛,多情爱客难消。〔合前〕

  【红绣鞋】〔众〕池塘雨过香飘,香飘。余凉透入轻绡,轻绡。看倦鸟,渐归巢,烧银蜡,?兰膏,倒金尊,醉香醪。

  【前腔】〔小生〕杯行且俟来朝,来朝。有人心痒难挠,难挠。〔众合〕送神仙,入蓬岛,兰室内,麝烟飘,香馥馥,乐陶陶。

  【尾声】天公配就才和貌,积趱下相思一夜抛。(〔小生叹介〕章年兄!)你好处还愁天易晓。

  才郎失意不曾愁,还把多情好处勾。

  但使书中能似玉,何须投笔解封侯。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