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盛明杂剧 > 真傀儡

  (绿野堂无名氏编如道人黄嘉惠评西湖上达黄之?、仲含吴国华阅)

  正名宋天子访政旧中书,

  杜祁公藏身真傀儡。

  (〔社长上〕鹅湖山下稻梁肥,豚栅鸡栖对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自家,桃花村两个里长。我是孙三老,他是张三老。本村年年春秋二社,醵钱置酒,做个大会。今次轮该我二人做会首。闻得近日新到一班偶戏儿,且是有趣。往常间都是傀儡妆人,如今却是人妆的傀儡。不免唤他来耍一回。言之未已,会中人早到。〔净上〕自家赵大爷是也。为我父亲做个两任省祭,在下随任攻书,彻古通今,做个侯门教读。今日到桃花村看傀儡去。左右,将我马带回去,着四人轿,绢檐伞,来候我者!〔进介〕请了!〔众〕请了!〔丑上〕自家商员外是也。原是鸡肆里出身。为何叫做鸡肆?每日去街上扒沙,积趱得个小家当,铺设门面。邻里奉承我是个官坯,都唤我做商员外。今日人都去桃花村中看傀儡,我也赴会去。童儿,把我大皮箱抬在门外,怕要赏人哩!〔进介〕请了!〔众〕请了!〔净、丑〕我两人在此,以后休要放闲杂人来!怕他没规没矩不当好看。你们且摆完酒席戏场,待傀儡来也。〔正末道袍骑驴上〕老夫姓杜名衍,会稽山阴人也。官拜平章政事,封祁国公。则我七十致仕以来,?指的又是二十年光景也。且喜蚤脱离鸾坡凤掖,懒得又安排绿野平泉。每日则是混迹市廛,随缘过去。暗受些不知名的笑骂,才降得人我幢高。权趁些不可口的茶汤,才填得齑盐债满。闲萧萧槐王化外,笑欣欣竹马群中。要炼得火气全无,直待到世人不识。人都道我怡神适兴,强闹暖这冷淡生涯。不知我避世逃名,故卖弄些风流罪过。即今是社相公生日,又好去吃酒治聋。想我为官时汲汲波波,怎能勾有今日也呵!)

  【新水令】二十年来不犯五更霜,则我这白衤阑袍至今无恙。乾坤干打哄,风雨乱排场。着甚忙忙!着甚忙忙!一任这懒驴头半街撞。

  (呀!这些攘攘的为甚?原来是傀儡棚儿。我正要看傀儡哩,且拴住这驴者。〔拴驴进介〕列位请了!〔丑〕看你不村不郭,是什么样人?来此怎么?谁与你请!〔末〕便请何妨。〔净〕我说道,不要放这等没规没矩的进来。〔众〕大爷,原不该放他进来。〔丑〕你莫不也要捱在会里么?〔末〕便是,也要看一看。〔丑〕后来的要出大分哩!将钱五贯来者。〔末〕这个到有。袖中有太平宝钞一锭,不知几贯。拿去!〔净〕咦!这老儿拿得出这锭钞来。如今怎么坐?〔众〕自然大爷坐了!〔净〕这个我也决不让他!〔丑〕近来新例,贵不敌富。你也该让我坐!〔净〕你不怕我说出本色来?〔丑〕你又不怕我说出本色来?〔众〕两相让些罢。乡党间,只是序齿罢了。〔净〕怎么说个乡党间,难道你众人也与我序齿?〔末背唱〕)

  【沉醉东风】咳!他有几床笏,恁般官样。这有几船茶,便会风光。(〔净、丑指众介〕你众人下些,不要没规矩!〔众〕不敢。)〔末〕这须是野鸥席上,又不比鹭序?行。我一向只道宦途上难处,谁知道这狠人心到处炎凉!(〔净看末介〕阿呀!到忘了你。你不富不贵,又不是会友,闯进来也要坐?〔丑〕适才既收了他的会钱,做个方便,放他在抬角儿捱捱罢。老儿!勾了你了。〔末〕多谢多谢!)一任你牛表沙三自逞强,折末尽我官人们气莽。

  (〔净、丑〕耍傀儡的,此时也该来了。〔耍傀儡上场打锣介〕)

  【西江月】(分得梨园半面,尽教鲍老当筵。丝头线尾暗中牵,影翩跹。眼前今古,镜里媸妍。来了来了!〔内吹笛,外扮少年官,扶醉丞相上;官跪谏,相作恼介下〕〔众〕这是什么故事?〔耍〕这是汉丞相痛饮中书堂故事。)

  【清江引】汉山河稳倩取干戈里。老丞相,无些事,画个太平圈,守定萧何律。旁立个醒人劝不得。

  (〔众问净〕这丞相何名?〔净〕这是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谮了沛公。沛公做皇帝,不记旧怨,封他为丞相什方侯。他喜出望外,因此日日烂醉。〔末〕这是曹相国参,不是左司马。〔净〕偏你晓得!他生出来,就是丞相的,起初也曾为将来。〔末〕是是!他曾为将来。)

  【十八拍】则他雄赳赳驱兵将,为甚一堆儿酒魔上?(〔净对众〕也只是个酒徒!〔末微笑介〕是个酒徒!)这的是调和曲糵成佳酿。(〔净指末〕一坐人偏你多说,只合着驴嘴,看戏罢了!)〔末〕耳边厢嚷嚷,心窝儿痒痒。(我想那做宰相的,坐在是非窝里,多少做得说不得的事。不知经几番磨炼过来?)除非是醉眠三万六千场,才做得二十四考头厅相。

  (〔耍〕又来了!又来了!〔二妓引丞相出,妓舞,相作欢喜介〕〔众〕这是甚的故事?〔耍〕这是曹丞相铜雀台的故事。)

  【满堂红】铜雀飞来,来也波来!十二金钗,钗也波钗!歌台舞台,台也波台!鹊儿乖,台也歪,安在哉!铜瓦千年姓名改。

  (〔众问净〕这又是谁?〔净〕这就是前面的老曹儿子小曹了。〔众〕有趣!这小的又风韵些,强似老的,只壹味寡醉哩!〔末〕咳!曹孟德,你好呆也。)

  【挂玉钩】笑煞你老精神,也消磨锦瑟傍。看这些俏香魂,容不得些儿长。你使尽见识,瞒得谁来?刚赢得两道墨挂在眉尖上。(〔众〕好个标致老丞相,生出这样花嘴花脸的出来。只是他衣冠动作,像得爷好。〔偶〕不瞒你说,一时扮不及,把面子装上的。〔去面子介〕〔众笑介〕原来就是一出戏!什么父子?什么父子?耍我们哩!不好,换来!〔末笑〕这些儿也争差不多了。)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看这些依样葫芦也!古来史书上呵!知多少李代桃僵。

  (〔耍〕两番演的前朝故事,你们争是争非。如今耍个眼前故事罢。来了来了!〔偶扮一丞相、一夫人上,又一帝上。帝作冒雪敲门介。相出引进跪拜介。帝与相夫人指画介〕〔众〕这是谁?〔耍〕这是本朝赵太祖雪夜访赵普故事。)

  【寄生草】这底是洒落君臣契,底多少飞腾战伐功。当夜里,九微灯影深深弄,千门鱼钥沉沉动。惊的这嫂夫人唤醒鸳鸯梦。则他丞相府共撮水晶盐也,强如读书堂捱彻酸齑瓮。

  (〔净〕这个故事我烂熟哩!这皇帝是在下的祖宗。这赵普丞相是皇帝的哥子,全凭半部《论语》,帮助他,得了天下。这《论语》家下有哩!着实是本秘书。〔指末介〕你老儿像个识字的,这书可曾见么?〔末〕也曾见来。)

  【殿前欢】这滋味也曾尝。(则这赵韩王呵!)他云龙风虎善施张。也是他布衣兄弟好肝肠。我想也波想,我便有硬手儿敢批黄,则这生面儿也难投状。(罢罢罢!功业让与前人了。只可笑赵韩王,二百万买第,止得一日卧游。争如我二十年呵!)渔樵相傍,这都是些无边界的相公庄。

  (〔前导引朝使上〕自家小黄门官便是。圣人有口敕,着我宣问杜相公,听说道在桃花村看傀儡。一径到来。〔进介〕那里个是杜相公?〔末〕怎么到这里来?则老夫便是。〔众作惊介〕〔问净〕什么叫做相公?〔净〕想是秀才。〔丑〕不是!不是!是外郎。〔众〕这样怎值得天使来?敢又是一起做戏的。〔使〕相公,朝廷有口敕宣你呢!〔末〕)

  【雁儿落】我今日将身在恁地藏,这十行字谁承望。(〔使〕相公,怎得个朝衣谢恩才好!〔众〕怎么讨起朝衣来?〔末〕这区处怎得有来?也罢,将傀儡衣服权用一用罢。〔众惊介云〕怎么戴起丞相帽来?吓死我也!)〔末〕只得演朝仪在傀儡场,假金绯胡乱遮穷相。

  〔众看衣介〕相公穿得来不称体,不好看哩!〔末〕

  【得胜令】颠倒着这衣裳,装扮的不厮像。分明是木伴歌登场上,身材儿止争些短共长。〔拜介〕我再启首吾皇!问甚么麦熟蚕荒状?(〔使〕圣人道:相公有补天浴日手段,特遣相问。今日保治之道,何者为先?)〔末〕生疏了朝章,捏不出擎天浴日的谎。

  〔使〕老相公!不须多逊,仔细条答上来。〔末〕

  【水仙子】感皇慈特地相咨访,我则怕沉阁了当时旧奏章。(如今虽说是太平,)常言道忙时用着闲时讲,(老臣前日备位时,常有三句话道:刑以不杀为威,兵以不用为武,财以不蓄为富。今闻奉宸库积有二百万,何不尽发以赈饥民?)可惜朽腐了先朝封库桩,尽堪充雁鹜余粮。(臣又看得韩琦、范仲淹,当代伟人,可使同心辅政。刘沪一时健吏,可令戴罪立功。)则愿的密结起麒麟网,高擎着凤凰梁,便是老微臣谏草生香。

  (〔外报介〕又有一个内官来了!〔使〕下官先将老丞相这话,回覆圣人去。〔下〕〔中贵上,扮二使执杖执杯,随后直入介〕圣人有密敕一道,着相公自看者!〔末接跪称万岁,作看介〕谏议正言等衙门一本,杜衍三公入市,有失相体。幸赐贬放,以尊朝廷事。这是个弹本!〔净丑〕怕也!莫不本上带我们姓名?天使爷,他不是我会中人!〔使〕?走!〔对末云〕还有圣谕在后。〔末〕圣谕道:谏官妄奏,触忤老成,朕已留中不发。卿此后亦宜检点出入,以答众望。惭愧惭愧!)

  【折桂令】(望我皇上呵!)休摧残台省锋?。已现获着傀儡真赃。臣则是潦倒行藏,儿童猥傍,野老相忘。(〔背介〕这些小后生落我计中也。)谁知我巧买脱乔名虚望,还将我旧三公,体面来降。(〔使〕圣人又着咱口问相公:先生做官一廉如水,致仕多年,家业有无若何?〔末〕臣有!臣有!)只今日茶饭家常,仰仗恩光。还有这五枝杨柳,八百枯桑。

  (〔使〕圣人还有一道明敕,对众开读者:平章杜衍,功成弼亮,密赞尤多。天佑忠贞,跻兹上寿。特赐白玉灵寿杖一条、赤金九霞杯一具。有司月给廪米人夫,代朕养老。谢了恩者!〔末〕万岁万岁万万岁!〔丑净〕有趣!杜相公是我们会里人,这赏赐也该均分些。〔众〕你才说道不是会中人来!〔末〕)

  【乔牌儿】又费了朝廷万石粮,报答曾无纸半张。止余得忧时白发三千丈。〔(使〕非老相公大德,怎当此宠眷来!〔末〕说甚么大德,)这的是傀儡场头落来的赏。

  (〔使下介〕〔众拜〕杜相公!恕小的有眼不识。〔净〕相公!我原道你像个识字的。〔末〕列位,说他则甚!我脱去这衣服,你还认得我否?〔脱衣介〕)

  【鸳鸯煞尾】还了你妆门面的破衣囊,原归我乡祭酒那穷门巷。(哥儿们也!)则劝你无是无非,相亲相让,有马同骑,有酒同床。〔对净、丑〕休夸你舞袖郎当,则我杜平章也才充个社长。(小哥,明年此日,再来此处看傀儡。〔众〕如今小的们不敢了!〔末〕说那里话!)惟祝愿岁岁春王,常听这古栎丛中笑声响。〔下〕

  (〔众〕那知这个老儿,这样大来头!且是好相处,这会儿强似看戏哩!)

  【清江引】我看那杜相公,真伶俐,脚色般般会。才与说乡情,又好陪皇帝。则教我世世的子和孙,伏侍着你。

  做戏的半真半假,

  看戏的谁假谁真?

  杜相公好似骑驴的果老,

  〔净、丑〕带挈区区做第八位仙人。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