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盛明杂剧 > 蕉鹿梦

  (舜水蘧然子编西湖林宗氏评)

  (〔西江月〕〔末〕混沌那曾凿窍,巢由肯复悬瓢?凡夫认贼做儿曹,堪付一场耍笑。好货分明逐鹿,瞒人真是藏蕉。世间何物是坚牢?得失从来颠倒!这一套是《蕉鹿梦》。且道题目:)

  列子寓言纸上,樵人得鹿隍中。

  不是士师分剖,谁教国相折衷。

  △第一折

  【浪淘沙】〔外扮山神上〕灵气?烟霞,灌木为家。有时社鼓赛神鸦,也自分符随岳渎,??无差。

  (木石同居不计年,蹑虚长自过岩前。须知象罔无他术,拾得玄珠赤水边。某,山神的便是。名虽土偶人,实异木居士。但有飞尘蕙帐,谁来篝火丛祠?左右的,是白额侯、沧浪君;趋跄的,是六雄公、玄丘尉,不比花妖水怪,元非木魅山精。适来列仙师,御风过此,问小神所掌何事?我说部署山中百兽。仙师道得好,说如今世人好财,何异兽之逐食!投骨于地,则群犬狺然;弱肉可欺,则众强?至。比如人因财动气的一般,深可怜笑。教我随方设法,以觉群迷。我如今检较来有一鹿,合为樵人击死。不免就以此为由,稍示幻化,有何不可?鬼使那有?去东林中勾取那鹿来者。〔鬼使引鹿上介〕〔外〕鹿儿呵!你只在山中,饮食由己,却不是无求于世也呵!)

  【北寄生草】〔外〕你嚼园柳跳平泽,饮寒卧浅沙。只为有人寻取着你,便惹出后来许多话柄。从教掎角诸戎霸,从他挺尾吴唐射,从渠素毳苏耽跨。好时节双夹郑公车,没来由单指秦庭马!

  〔鹿跳鬼使舞介〕〔外〕鹿儿!你今日恰是该死也。

  【北醉扶归】〔外〕则为无魂化,因将疾足加,曹将军利镞敢争差。休走傍苏台下,漫说道诗歌燕嘉,索把东方诧。

  (〔外〕鬼使,你引那鹿儿,到山前樵采之处。待樵人乌有辰击死,藏在隍中。使他心迷眼眩,寻觅不得,错认为梦。后被渔人魏无虞拾去,然后开发乌有辰,令其梦中省悟,再去寻讨。两相争论,以警世人贪恋财货,尚气角力者,皆是梦中一般。这是大仙师列御寇的主意。恁好生记者!)

  【北对玉环带过清江引】可惜麏麚,难教一命赊。谁似西巴,将麋肯放些。居泽不须?,中林却有?。町疃为场,准备着皮冠护。獐边混鹿,乔做作打并出渔樵话。疑生盏底蛇,笑堕床头蝶,算人生是一场闲戏耍。

  △第二折

  【霜天晓角】〔生扮渔人上〕烟蓑雨艇,适尽江湖兴。收拾丝纶一柄,闲耽风月双清。

  (秋水无痕开短棹,蓼花香里忘昏晓。醉眼冷看城市闹,烟波老,闲来自唱【渔家傲】。小子魏无虞,郑国人也。壮困儒生,贫为渔父。念阳乔不上直钩,料鲟鲔岂贪粒饵。所以浮休蓑笠,栖遁沧洲。这也不在话下。目今积雨初晴,新水正涨,好去垂钓一番。教娘子整治些干粮带去,且到晚回来。)

  【海棠春】〔旦上〕村径逐门成,日递茅檐影。

  (〔见介〕官人,今日天色晴和。倘去钓鱼,奴家已备下干粮在此了。〔生〕正欲如此。我想古人为渔父者:任公子之巨?,这是钓名;吕尚父之吕尚父之非熊,这是钓世。我虽不比人,也自有一种趣味来。)

  【黄莺儿】〔生〕钓誉果何情,向沧洲寄此生,浮家泛宅悠然兴。东海也不经,?溪也有争,何如我轻舠一叶无名姓。〔合〕好忘形。尘劳世事,有耳与谁听!

  (〔旦〕官人,这钓鱼生意,自是世外高人所为。比如那桐江之羊裘,玄真之忘饵,岂在区区得鱼?这却与官人一般。)

  【前腔】〔旦〕濮水有同情,把纶竿为主盟,休将独茧图侥幸。桐江上有声,玄真子可凭,鸥波渺渺浮空净。〔合前〕〔生〕找就此驾船出去。

  为问江湖险若何,人间无日不风波。

  芦花苇叶生涯好,世网能如一钓蓑。

  △第三折

  【樵歌】〔丑扮樵夫持斧上〕夫出担柴妻劝多,丁宁无奈担头何。夜来雨过苍苔滑,莫向林岩险处过。

  (自家,姓乌名有辰,卖柴为生。连日天雨,不曾砍得。今喜晴霁,且趁早到山边,砟一挑来,换些酒米也好。〔行介〕)

  【铲锹儿】丁丁斧劈生松火,斜斜径转断蓬科。枯枝带霜堕,荒蓁紫萝。〔合〕扳条选柯,湿云肩破。绝壑悬岩,休辞坎坷。

  (〔鹿跳上介〕〔丑〕呀!那边柴丛中飒飒的响!敢是虎来?〔作望介〕〔鹿跳出介〕〔丑〕好也!原来是个鹿。我且从后边轻轻的一下,打倒了拿回去,却不强似砟柴!〔做打介〕)

  【前腔】{鹿吴}{鹿吴}何处中林货,呦呦那管食苹歌。〔做打倒介〕白??早先挫,那须网罗。(〔丑喜笑介〕出其不意,被我一下就打倒了。本待就拿回去,但柴未砍完。且把些蕉叶覆了,藏在隍中,省得人看见要分。)〔做藏砍柴介〕隍中暂窝,覆蕉真妥。(这砍柴是我生意,不可因得鹿就罢了。)得鹿忘蹄,于情不可。

  (柴已砍完。如今把鹿儿一同挑回去。〔做寻介〕呀!怎么不见了?〔又寻介〕好怪!我分明打倒一鹿,藏在隍中蕉下。怎生连这个去处也没有了?是一片的荒草坡。呸!是了。我因起得早,用力辛苦,有些昏倦,便做出这个梦来。且挑柴去罢。〔行又转介〕不信!明明是我打一下,手也有些酸疼的。难道有这样梦?〔又寻介〕咳!只是没有。如今一定是梦了。且去休!〔行介〕)

  【渔歌】〔生作摇船上〕属玉双飞烟满波,菰蒲深处挂青蓑。扁舟系岸依林樾,钓得鲈鱼是玉梭。

  (〔丑问介〕钓鱼的老哥,你曾见我的鹿么?〔生〕我方才到来,不见你甚么鹿。〔丑〕我起早来砍柴,梦见一个鹿,被我打死,藏在隍中,覆些蕉叶在上。已后醒来去寻,杳没踪迹。故问你一声。〔生〕痴人!是你自己做的梦,怎么问我?〔丑〕若是真打得鹿,你一定不看见。缘是梦中,只怕连你也是这般做梦,故问一声。〔生〕一发呆了!你自情迷逐鹿。我只意在得鱼。〔丑〕老哥,你且把篙子打我一下看!〔生〕却为何?〔丑〕我今日这样昏得紧,只怕砟柴也是梦哩!〔生〕你这人果是昏愚的。我自有事,休胡厮缠我。〔丑〕我且去。只是白白的做这一个好梦,一些儿也不准,气他不过。正是:仰面贪看鸟,回头错认人。〔下〕〔生〕俺且就此垂钓则个。)

  【江头送别】〔生〕垂香饵,垂香饵,修鳞潜躲。剖半粒,剖半粒,盈车难货。(这里并无一鱼呵!)且向深溪还进舸。(〔再钓介〕又没有!)自逡巡,愧煞詹何。

  (呀!俺终日垂钓,并不得鱼,怎生是好?且泊了船上崖去,拾些堕樵,回去也好。〔上岸做拾柴介〕这蕉叶之下,有个死鹿在此!一定是那樵人打的了。他怎的说是做梦?想他慌忙间,怕人撞着,藏在此间。一时寻不着,便心中狐突起来,认是梦了。可笑可笑!他又去远。俺只索拿到舟中去罢。)

  【前腔】缘木处,缘木处,阳?绝夥。守株的,守株的,兔?谁过。始信道鱼罹鸿见逻,料采薇惊女非讹。

  本是求鱼者,翻为得鹿人。

  渔樵相问答,又见一番新。

  △第四折

  【一江风】〔旦上〕映斜阳,茅屋澄溪上,落木风交响。惨丛丛野菊枯蓬,妆点出贫家况。萧纬度流光,烟炊土锉荒,待携鱼停却沙头桨。

  (官人早间出去钓鱼,日已西斜,还未归来。晚餐已煮下了,且候他则个。)

  【前腔】〔生作摇船上〕过横塘,野水生微浪,鸥泛余霞?。淡茫茫老树疏篱,似一带潇湘状。浦口出鸣榔,喧林鸟乱翔,且缘延收却船头网。

  (〔见介〕〔旦〕官人,你来了。可有鱼么?〔生〕娘子,今日一个鱼儿也没有。倒有一桩奇事!〔旦〕有甚奇事?〔生〕拿得一个鹿,见在船上。我和你抬上来。〔旦〕官人,鹿乃山中之兽,如何却落在你手里?〔生〕你且猜一猜。)

  【桂枝香】〔旦〕奥?非望,突鹑何想。你从来戳鳖寒江,谁待去殪兕前嶂。漫沉吟自思,漫沉吟自思,可是鲍葵脱鞅,秦巴怜放?试参详,塞上原多马,河中别有鲂。

  (〔生笑介〕我钓鱼之处,有一樵夫对我说,梦里打得一鹿,问我曾见否?又沿途寻觅,深自叹息。我道是痴人说梦,了无凭据。谁想我一鱼不得,上崖去拾些堕樵,偶然就蕉叶下,见一死鹿在隍中。所以拿来在此。也不知那人是梦是真?)

  【前腔】〔生〕他非熊成象,我获麟如响。任他秦鹿存亡,那论楚弓得丧。且凭将横来,且凭将横来,好似功收鹬蚌,巧张罟网。细思量,腐鼠真成误,神龟合见祥。

  (〔旦〕原来如此。怪那樵夫问你,寻鹿不得。还是你梦见樵夫打鹿?还是果有这个樵夫?只怕你也是梦里!如今你真得这鹿,是你的梦做得准了。)

  【前腔】〔旦〕迷真作妄,幻虚成诳。凭谁忘却筌蹄,忽自眩为梦想。你向隍中取回,你向隍中取回,岂由天降,定非鼎养。试参详,海客鸥从泛,雕陵鹊异常。

  (〔生〕娘子不须过虑。他梦打鹿的,倒不曾得鹿。我不梦鹿的,却见有此鹿。何用知彼梦我梦哉!)

  【前腔】〔生〕空空生障,非非成想。如何逐在林中,我自知之濠上。据而今醒时,据而今醒时,但问六占不爽,一心无枉。细思量,狡穴从藏兔,多岐恐丧羊。

  钓罢归来不系船,得鱼何事又忘筌。

  从他得失皆如梦,且只悠悠任目前。

  △第五折

  【水底鱼儿】〔丑上〕梦觉相寻,纷纷役此心。何如无梦,得失总无因。

  (我昨日砍柴,似梦非梦,打得一个鹿。打时节,恰像是真。寻不着,又道是梦。心中突兀,放他不下。夜来当真做一梦:藏鹿之处,是个没水的沟儿,上面有个高土堆,下边有株大枯树,被一个姓魏名无虞的拿去了。他家住在东村口。门前有条大溪,篱边吊只小渔船儿,明明白白的,不信道也是梦。我且径到东村口去寻则个。〔行介〕)

  【哭岐婆】〔丑〕终朝寻趁,狐疑自哂,昨宵谛审,梦魂堪讯。怆惶欲攫市中金,依稀且辨楼成蜃。

  (此间已是东村口了。果然有一人家,门临溪水,篱系渔舟。夜来已到过了,一定不差。且试叫着。魏老哥有么?)

  【水底鱼儿】〔生应上〕得鹿何心,归来恐未真。缘知梦里,觉后费追寻。

  (〔见介〕〔丑〕老兄,我昨日打这一个鹿,原是你拿得了。好好还了我罢!〔生〕鹿到原有。只你是梦中打的,我是醒时得的,与你无干。且说你的鹿藏在那里?〔丑〕我的鹿藏在一个干水沟里,上面有个高土堆,下边有株大枯树。沟儿上又盖些蕉叶的,是也不是?〔生〕你这般明白,怎么昨日不拿了去?〔丑〕我昨日寻不着,所以道是做梦。昨日真去做梦,如今又寻着了。〔生〕既如此,你自进来拿了去。〔丑〕好准梦!〔见鹿背云〕这人是本分的,且待我诈他一诈!〔回云〕我有两个鹿,怎么只是一个了?〔生〕为何有两个?〔丑〕我梦中打一个,是昨日寻不着的。昨日真打这一个,是夜来梦见的。岂不是两个鹿!〔生〕你这人,真是做梦!打时节是真,忘记了是梦,总是这个鹿。怎的赖我两个?〔丑〕倒说我是做梦!若不是梦中打一个,我昨日不该做梦。若不是真打一个,你昨日不该拿回。定要还我两个才罢!〔生怒介〕你昨日问我时节,已认得我了,假托做梦来欺赖我。这鹿是我自打的!你自去寻那梦中打的。)

  【大迓鼓】〔生〕无端起祸因,把梦熊为衅,封豕相侵。(自古道:昼之所为,夜之所梦。你昨日已自要赖我了。)你凭将刍狗虚来窘,岂料冰狐实可嗔。(我自渔人,你自樵人,有甚干涉?)我自临渊,汝还负薪。

  (〔丑怒介〕你偷了我两个鹿,连这一个也赖了!我定要告官去。)

  【前腔】〔丑〕须当辨假真,把狙公且禁,狼子还驯。(自古道:赤脚的赶鹿,着靴的吃肉。你也只是个钓鱼的么?)你羊裘漫自夸鱼乐,狸德从知有兽心!(只有樵夫打得鹿,不信你渔翁去拿得鹿。少不得官府也是明白的。)你自探渊,咱须采薪。

  (〔丑扯生介〕我和你到士师衙里去!)

  对面真成梦,欺心不怕天。

  世间何事大,财与命相连。

  △第六折

  【秋蕊香】〔小生扮士师,冠带上〕止水常悬衡鉴,盈庭两造无冤。钩距不施刑自简,还看卧治余闲。

  (下官,郑国士师是也。职亲?狱,案掌爰书。听断公平,不紊五刑之典;奉法明允,那飞六月之霜。但我国主,精于吏治,勤于民隐。虽琐细之事,皆当奏谳以闻。目今无事,怕有争讼的,须与分理。左右!把放告牌出去!〔净贴介〕)

  【普贤歌】〔丑扭生上〕梦中得失总何言,平地欺人那问天。纷纭且乱牵,糊涂合有冤。特向公庭凭发遣。

  (〔各叫介〕〔丑〕为偷盗事的!〔生〕为欺骗事的!〔小生〕你两人扭结在此,还是各告一事,总为一事?〔丑〕事虽一样,情实两般。〔小生〕说的不明白!左右的,与我扯开两边,各自拿状子过来。〔丑〕小的是不识字的樵夫,容口说。〔小生〕你且道来。〔丑〕自家乌有辰,山中去采薪。梦里遇一鹿,打倒没处寻。回家又做梦。梦见这渔人。将我鹿偷去,任讨却生嗔。特来求判断,不知是假真。〔小生〕据你说来,都是做梦。那汉子且过来说。〔生〕小人魏无虞,溪边去捕鱼。偶从山下过,鹿死覆枯株。携归刚信宿,乌有太痴愚。说来虽是梦,做出果非虚。见今原有鹿,与彼梦中殊。〔小生〕这鹿在那里?〔生〕在小人家下。〔小生〕着一个皂隶去拿那鹿儿来!〔净下〕〔小生笑介〕那乌有辰,我且说与你晓得。大凡梦中,都是妄境。梦宝玉,醒来不曾到手。梦酒食,醒来不曾到口。你真得一鹿,妄谓之梦。妄想做梦,反得其真。你这颠倒梦想,真可怜也!)

  【锁南枝】你原非醉,却似颠,明将醒时做梦里看。蕉下若为畋,隍中定谁见。(你怎么夜来又梦见得鹿之主,倒是一桩怪事!)真失去,妄得还。(你如今又告那魏无虞呵!)似攘鸡,把邻怨。

  (〔净拿鹿上〕鹿在此了!〔小生〕魏无虞,这个鹿,就是那乌有辰打的。但是他做了梦境,你得在真境。你固以真得鹿,他却以梦争鹿。这真妄错杂,却累着你来!)

  【前腔】真无罪,妄受愆,料伊得来也偶然。彼梦复何缘,寤因果非变。你两下不要争。偷也非偷,骗亦非骗。凭见在,两勿喧。乌有辰,你也亏他拿回,不要全信其梦。魏无虞呵!你似亡猿,有邻患!

  (〔丑〕老爷,小人辛辛苦苦,做了这一场梦打得这鹿。夜来放不过,翻翻覆覆睡不着,梦见他拿得来。不知用多少气力在里面,怎么教小的不要争?〔小生笑介〕你那呆人!睡不着,怎么有梦?〔丑〕小的原是青着眼做梦的人。不然,梦中也打不得这鹿。〔小生〕你二人听我判断:把从前都不要论,只据有此鹿各自中分一半也罢。我亦不敢做主。且奏过国主,然后发落。你们且在外边候着。〔小生行奏介〕臣士师有事,奏闻我主。〔内云〕奏甚事?〔小生〕樵夫乌有辰,打得一鹿,以为梦而失之。)

  【一封书】〔小生〕有樵人最憨,击饥麛失便旋。(渔人魏无虞偶然获得呵!)有渔郎驾船,向蕉苏偶给鲜。(以后乌有辰复梦见魏无虞得鹿,到他家中,两相争论。)朦胧景界人难剖,仿佛因由鹿可原。(臣今据鹿请二分之。)法无偏,事两全,敢望君王特降宣。

  (〔内云〕二人争鹿,鹿从何来?似梦非梦,竟归何处?今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可与国相更议,便宜行之。〔小生谢介〕〔末扮国相上〕世事原如梦,人生太认真。何须论梦觉,觉是梦中身。〔小生见介〕〔末〕适来奏谳,国主命我再加详审。我看来此事甚奇。梦与不梦,何必辨之!欲辨梦觉,惟黄帝孔丘。今无黄帝孔丘,孰与辨哉!中分之说,极是有理。〔小生〕不敢。〔末〕那争鹿的在那里?〔生丑见介〕〔末〕你二人一是渔人,一是樵人。渔樵自古同类,岂可因而忿争?且此事梦觉相寻,真妄互见,倒可以感悟人也!)

  【金谷园】〔末〕你眩!人生分明是睡仙,诨世故黟花子佛眼。蜗角虚劳争战,何如鼻息沏鼾,今日事可参玄。

  (〔生〕小人原无讼心。只为乌有辰不明白,所以有此争端。〔丑〕今日蒙老爷分剖,已如梦得醒了。〔小生〕也非此语。)

  【嘉庆子】人间事事皆虚诞,又何须错误缠绵,真个是幻中生幻。剖不断那情缘,都一笑且忘言。

  【川拨棹】〔合〕本来面,是何物,为方便。利名两字相煎,相煎处谁如愿?可惜暮云飞电,从他春草飘烟。问何如鹿豕,闲付渔樵作话传。

  【尾声】从前梦觉都休辨,且领取而今当面。莫把荒唐做纸上看。

  阿堵由来说有神,无明从此又生因。

  为看蕉鹿终何在?到底都如梦里人。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