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马可·波罗游记 > 第二卷 忽必烈大汗和他的宫廷西南行程中各省区的见闻录

  忽必烈大汗彪炳的功业与伟大的权势我们的计划是在本卷中陈述现今大汗的一切丰功伟迹。大汗的御名为忽必烈汗,最后这个字在我们的语言中是指众王之王。他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号,因为就所统治的人民的数目,幅员的辽阔,收入的巨大,他已超过了世界上过去和现在的一切君王;并且也从没有一个君主具有他那样的权威,获得他所统治的人民的绝对的服从。关于这一点,本卷将明白表达出来,使人们都相信我所说的话是千真万确的。
皇叔乃颜的叛变
大家必须明白,忽必烈汗是鞑靼人的第一个皇帝成吉思汗的正统和合法的后裔,是鞑靼人共认的领袖。他是第六个大汗,在一二五六年开始了他的统治,他是凭借着自己的勇武和谨慎的品德获得统治权的。这和他的几个兄弟的作法正好相反,但是他们却得到了许多大臣和皇室其他人员的支持。总之,忽必烈汗在法律和权利上都应继承王位。
自从他登基直到今年(一二九八年)已有四十二年,正好八十五岁。他在登基之前,曾在军中服役,而且亲自参加了每一次战役。他不仅作战勇敢,而且在判断敌情,指挥军队方面也是鞑靼人中最有能力和最成功的统帅之一。不过自从他登基后,就不再亲征,而是把一切征战的指挥权交给了他的儿子和其他将领。只有一次,他曾经亲自出马。那次战争的经过如下:
有一个叫乃颜的亲王,是忽必烈的叔父,虽然只有三十二岁,但已统治着许多城市和省份,他自己也拥有一支三十万人的骑兵,他的祖先曾是大汗的臣仆。当乃颜看见自己拥有一支如此庞大的军队时,被青年人的骄狂冲昏了头脑,萌生了反叛之心,想要夺取大汗的皇位。因此他私下派遣使者去游说另一个实力派亲王——海都,相约彼此勾结共同起兵。海都的领土包括大土耳其。海都虽然是大汗的侄子,但因为从前得罪过大汗,害怕受到惩罚,所以心怀恶意,甘心附逆。
海都对于乃颜的提议十分满意,并且答应派遣十万骑兵前去助阵。于是这两个君王便马上开始集结军队,但由于行事不够机密,被忽必烈汗得到了消息。
大汗讨伐乃颜
大汗得到他们叛乱的消息后,立即封锁了所有通往乃颜和海都王国的交通,使他们得不到自己行动的任何消息。大汗又发出诏令,调集驻扎在大都(北京)十天路程以内的全部军队。共有骑兵三十万,步兵十万。这支队伍主要由他的卫队,尤其是陪他携隼出猎的侍从和家仆组成的。
军队在二十天之内都已准备完毕。大汗如果要将常驻契丹各省的全部军队集合起来,需要四十天的时间。这样敌军就一定会得到他的军事行动的情报,迅速联合起来,占据一切对他们有利的险要关口。
大汗的目的就是用迅雷不及掩耳的进攻——这是胜利的法宝——先发制人,使乃颜猝不及防,单独攻击他一个。这比进攻他和海都的联军容易成功,并且更有把握。既然这里讲到大汗的军队问题,可以顺带说一句,在契丹和蛮子[48]各省以及他的领土内的其它各地,有许多不忠诚的、阴谋反叛的人,他们时刻想着谋反,想着推翻大汗的统治。因此凡有许多大城市和人口众多的省份,必须派兵驻扎。这些军队驻在距大城市约四五英里的地方,可以随时进城镇压叛乱。同时,大汗又定下一个规矩,军队每两年换防一次,军官也是两年一换。因为有了这种预防措施,人民都能服服贴贴地服从大汗,不敢进行任何异动或反叛。军队的维持费用不仅出自各省的皇家收入,而且还来源于军队拥有的牲畜和乳品。士兵们把这些东西送入城去出卖,然后换回各种军需。由于上述原因,这些军队散布于全国各地,远到三十日,四十日甚至六十日的地方。这些队伍哪怕只有半数集合在一起,他们的人数也大得惊人。
大汗集合完队伍后,立即向乃颜的领土进发。大军连续急行,夜以继日,在二十五天内就到达了目的地。这次远征部署得十分严密,所有行军道路均有人看守,任何企图经过的人,一律逮捕,所以乃颜方面对于大军的到来,一无所知。
大汗对乃颜的战斗
忽必烈的军队到达某条山脉后,就停止不前了,他让军队休息两天。山脉的另一边是一片平原,乃颜的军队就驻扎在那里。大汗的军队自信必定能够取胜,所以第二天清晨就踊跃地登上山顶,出现在乃颜的军队之前。此时乃颜的军队驻扎得十分零乱,既没有前卫,也没有哨探。乃颜自己则由他的妻子相伴住在大营之中。等到他惊醒后,急忙竭尽所能组织自己的军队反攻,同时,对自己没有能及时与海都结成联军而追悔莫及。
鞑靼人作战时用来传令的铜鼓
忽必烈乘坐在一个木制的亭子中,亭子安放在四头大象的背上,象身用硝制好的厚牛皮包着,并披着铁甲。木亭中还有许多弓弩手,亭顶上飘扬着绘有日月的皇旗。大军由三十个骑兵队组成,每队一万人,兵士都带着弓箭。大汗将全军分为三部分,左右两翼的军队向两侧张开将乃颜的部队从侧面包围起来。每队骑兵的后面有五百步兵,拿着剑和短矛。当骑兵想要逃跑时,他们便上马坐在骑兵的后面进行监督,当骑兵冲上去应战时,他们就下马,并用短矛刺杀敌人的战马。
战阵列好后,按照鞑靼人的习惯,在战斗前要演奏各种各样的乐器,继而高唱战歌,直到敲■击鼓时,才开始交战。歌声、敲■声、击鼓声,响彻云霄,闻之使人惊心动魄。
当战鼓响过之后,大汗首先向两翼的军队发出攻击的命令,于是一场激烈的血腥战斗开始了。一时间,四面八方,箭如雨下,无数的人马纷纷倒地。兵士的呼叫声、呐喊声、战马的嘶鸣声、武器的撞击声,都让人听了战栗不已。当双方的弓箭都用完之后,就开始了短兵相接。士兵们用短矛、剑、短锤和矛相互厮杀,竭力博斗,直杀得人仰马翻,积尸如山,以至于一方的军队根本无法冲入另一方的阵地。
这场恶战,从早晨杀到下午,一直不分胜负。胜利之神摇摆在两军之间,不能决定。这主要是因为乃颜平日对待百姓十分慷慨宽大,所以兵士们都全力保卫他的统治,宁愿战死,也不肯逃走。
可是乃颜终于看出自己将被包围,于是企图逃跑,但不久就被活捉了。他被押到忽必烈的面前,判处了死刑。
大汗结果乃颜的生命
处死乃颜的方法颇为奇特:兵士将乃颜裹在两张毡子中,然后由骑士把他拖在地上骑马飞奔,直到他气绝为止。这种特别的刑罚是为了不让皇族人的血曝露在阳光、空气之中。乃颜残存的军队也投降了,他们发誓尽忠忽必烈。这些士兵主要是女真、卡利、巴斯科尔和息亭基四省的居民。
乃颜早已私自受过洗礼,但从没有公开信仰基督教。当开战时,他认为自己的旗帜上应该加上十字架的标志。他的军队中有大批的基督徒,都战死在沙场上。当犹太人和萨拉森人看见十字旗被踩翻时,便辱骂基督教的居民说道:“看啊,用你们的旗帜的国家和跟随这面旗帜作战的人都被毁灭了!”基督教徒因受不了这样的嘲笑,被迫向大汗申诉。于是大汗命令嘲笑者前来,并对他们严加谴责。他说,基督的十字架如果没有证明有利于乃颜,那么他的真理性和正义是一致的。因为乃颜是叛主的逆贼,十字架不能给予这样的恶人以保佑。所以无论谁都不能冤枉基督徒的上帝,上帝自己是极其善良与公正的。
大汗凯旋汗八里城和他赐予犹太人、基督教及其他臣民的荣耀
大汗获得了这场重要战役的胜利后,威风凛凛地返回汗八里(北京)城,当时正是十二月。当第二年二、三月间,他仍然住在这里。三月是我们的复活节,大汗知道这是我们的主要祭祀之一,于是下令所有的基督徒都来到他的面前,并捧出他们的四大福音的《圣经》。
他十分庄严的下令将《圣经》用香薰几次,然后很虔诚的对它行一个吻礼,并命令所有在场的贵族行同样的礼节。每当基督教主要节日如复活节、圣诞节,他总是这样做的。即使是萨拉森人、犹太人或偶像崇拜者的节日他也举行同样的仪式。
有人询问大汗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他回答道:“人类各阶层敬仰并崇拜四大先知。基督徒视耶稣为他们的神,萨拉森人视穆罕默德为他们的神,犹太人视摩西为他们的神,偶像崇拜者视释迦牟尼为他们的神。我对于四者,都表示敬仰,恳求他们中间真正的,在天上的一位尊者给予我帮助。”但从大汗陛下对他们的态度来看,他显然视基督徒的信仰为最真实和最好的。因为他看出这种宗教的信仰者所担负的任务,是十分道德与圣洁的。
然而他却不准基督徒在走路时手持十字架,因为耶稣这样高尚的人竟在十字架上受鞭笞并被处死,使人不免触景生情,无限感慨。但也许有人要问,大汗既然这样相信基督为什么不信奉他,变成一个基督徒呢?
当大汗派遣波罗兄弟作为专使到教皇那里去的时候,波罗兄弟对这个问题略有陈述,大汗当时便说明了自己不改奉基督教的理由:“我为什么要做基督徒呢?你们自己一定看出来了,这个国家的基督徒都是些没有知识、没有能力的人,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神奇的能力。同时你们看到那些偶像崇拜者却可以随心所欲地施展各种法术。当我坐在饭桌前时,厅中的杯子不需要人动手便能自行盛满酒和其它饮料,供我饮用。他们对于恶劣的天气具有使它退出天空的本事,并且还有许多奇异的本领。你们还可看见他们偶像的预言能力,问卜求签,无不应验。”
“我如果改信基督,成为一个基督教徒,则朝廷中的贵族和其他不信奉基督教的人将会问我有什么充分的理由要接受洗礼,改奉基督教。他们将会问,基督教的传教士表现了什么非常的力量,显示了什么奇迹呢?同时偶像崇拜者也会声称,他们所表现的奇迹,是出自他们自己的圣洁和他们偶像的神力。”
“我对于这种说法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们将以为我是陷入了无知的错误之中,那些偶像崇拜者凭借他们深不可测的法术,能够表现如此奇迹,不难置我于死地。你们回到教皇那里,以我的名义,要求他派一百名擅长你们的法术的人前来。遇到偶像崇拜者时,这些人应有力量制服他们,并表示自己也有同样的法术,不过这些法术都是来自恶魔的邪术,所以一般不愿使用,同时强迫他们当场放弃使用这些法术。我如果看到这种情况,就会禁止他们的宗教活动,并接受洗礼。我的所有贵族都将按我的榜样接受洗礼,一般人民也会起而效仿。如果这样,这里的基督徒的数量将会超过你们自己国中的数量。”
这段话清楚的表明,教皇如果选派适当的人去传播福音的话,大汗一定会改奉基督教。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对基督徒本来就有一种强烈的好感。
我们现在回到从前的问题上去,将谈及那些在战场上以勇敢著称的人所获得的报酬与荣誉。
有战功者所得的报酬和金牌
大汗任命了十二个最精明的贵族审查军官和兵士的行为,特别是审查他们在远征和作战中的功绩,并且要求将审查结果全部上报。大汗对有功的人都会提拔晋升。例如百夫长升为千夫长,并赐给有战功的人银器、奖牌或荣誉证书。
百夫长所得的奖牌为银质的;千夫长所得的是金的或金包银的;万夫长所得的是金的,上面刻着一个狮子头。前面所说的两种奖牌重一百二十萨吉,后面一种有狮子头的重二百二十萨吉。[49]牌上所刻的文字是:长生苍天保佑!敬祝可汗万岁!凡有逆命者杀毋赦!”凡是获得这种奖牌的军官享有奖牌附带的种种特权,上面载明他们行使职权时的义务与权力。
第聂伯河附近发现的金牌
凡十万军的统帅,或一支大军的总指挥官可获得一枚重三百萨吉的金牌,除掉上述的文字外,底边刻有一只狮子和日月的图形。他所享有的特权也刻在这块美丽的牌子上。当他骑马外出的时候,头上总撑着一把伞,表明他的等级和权力;落座时,总是坐在一把银椅上。
大汗对于某些贵族也同样赐于奖牌,上面刻有白隼,持有此物的人可以使用任何王公的全部军队做自己的荣誉卫队,也可以随意使用皇家的马匹,并可以占有等级低于他们的任何军官的马匹。
大汗的仪表 四位皇后 每年从翁古特选的妃子
忽必烈画像,取自中国版画
号称大汗或众王之王的忽必烈是一个中等身材,不高不矮,四肢匀称,整体谐调的人。他面貌清秀,有时红光满面,色如玫瑰,这更使他的仪容增色不少,他的眼睛黑亮俊秀,鼻子端正高挺。
他有四个合法的皇后,她们四人中任何人的长子在大汗驾崩后,都能继承大位。她们享有同样的皇后称号,各居一座宫殿。每个皇后所拥有的美丽的少女侍从,都不在三百人以下。此外,还有内寝侍女、大批的青年男仆和其他宦官,所以每个皇后的侍从人员都在万人左右。
当大汗陛下想要她们四人中的某人陪伴的时候,或是亲自前去,或是召她进宫。除她们以外,大汗还有许多妃子,她们都是从一个叫翁古特的地方选来的。翁古特的居民以面貌秀丽,肤色光洁著称。大汗每两年或不到两年——随他高兴——派人到那里,按照一定的标准,挑选一百名或一百名以上最美丽的妙龄女子。
关于选美的程序如下:当挑选大臣到达之日,就命令该地全部的青年女子集合起来,指派适当的人加以考察。他们经过精心的观察后,也就是说将头发、面貌、眉毛、口、唇和其它部位以及相互间的搭配一一观察后,按照美丽的程度将女子们,分为十六、十七、十八、二十或二十一k[50]等几种类型。大汗所要求的大约是二十至二十一k的美人。挑选大臣的使命也就到此为止。凡当选的美人都立即送往大汗的宫廷。
当她们入宫后,大汗又另外任命一组人再次进行考察,从中选择大约三、四十人留在他的卧室听用。这些人都是十分尊贵的。她们由一些年长的宫娥分别照顾监护。这些宫娥的主要任务是在夜间确定她们有无隐秘的缺点,睡后是否安静而不打鼾,全身各处有无不好的气味。她们经过这样严格的考核后,才被分成五组,每一组在大汗陛下的内室侍奉三昼夜,要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他要怎样支配她们就怎么支配她们。
她们在服侍期满后由另一组接替,这样轮流下去,一直到全部轮完为止,然后再从第一组的五人开始侍奉。而且当一组在内室服侍时,另一组就住在相邻的外室。大汗陛下如有什么需要——如饮食之类——内室的一组可传令外室的一组办理,于是马上就可以得到所需之物。所有侍奉大汗陛下的责任全由这些青年女子担负。至于姿色次一等的女子就被分派到主持皇家家政的各王公处,教她们烹调、裁剪和其它合适的工作。凡朝廷中的任何人想要娶妻,大汗便在这些女子中选出一人赐给他,并且附上一分丰厚的嫁妆。如此大汗把她们都配给了贵族。
现在要问,翁古特居民的女儿这样被大汗强迫娶去,是否会感到委屈呢?决不会的,他们反而会认为这是大汗赐给自己的一种恩惠与光荣。凡是有漂亮女儿的父亲,看见大汗来选择他们的女儿,都非常高兴。他们说:“我的女儿如果福星高照,大汗陛下选她为偶妃,这将是她最好的归宿。这是我的力量所不能做到的。”反之,如果女儿举止失当,或遭遇不幸,而不能获选,父亲就指责这是由于她的星宿的戾气招致的。
大汗四位皇后所生的儿女的人数 众王子在各省封王和长子真金
大汗的四位皇后共生了二十二个儿子,最大的叫真金,被指定为皇位继承人,这是大汗生前决定的。但真金不久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儿子叫铁穆耳。铁穆耳是皇太孙,理应登上大位。铁穆耳生性善良,智勇双全,曾在几次大战中表现了自己的勇敢。
大汗除正宫所生的诸子以外,他的妃子也生了二十五个儿子。他们因为不断地经受各种军事训练,所以个个都是勇敢的战士,大汗赐他们亲王的称号。他和正宫皇后所生的儿子,有的当上了广大省区和王国的首领,用他们的聪明与谨慎统治着各国的领域。大家对于鞑靼人种族中那位卓绝、伟大、无与伦比的人物的后代的所有希望都在他们身上实现了。
汗八里附近宏伟华丽的宫殿
大汗在一年中通常有六个月,即从当年的八月到来年的二月,都住在位于契丹省东北部的汗八里(北京)大城中。在这座新城的南边,有他的大宫殿,其形状和面积如下:
首先是一个用宫墙和深沟环绕着的广场。广场每边长八英里,四边中间各有一座大门,是各地来的人的出入之所。离这道围墙的内沿一英里处还有一道围墙,围着一个边长六英里的广场。两道围墙之间是卫队的屯驻之地。该广场南北两边各有三座门,中央一门比两旁的大,该门除供皇帝出入外,终年紧闭不开。两边的门则长年敞开,以供大家进出。
在第二个广场的中央有一排华丽宏大的建筑物,共八个,是储藏皇家军需的地方。一个建筑物储藏一种军需品。如马缰、马鞍,马蹬和骑兵所用的其它物品都放在一个仓库内;弓弦、箭袋、矢和属于弓箭类的其它物件放在另一个仓库内;护身甲、胸甲和其它皮制盔甲则存入第三个仓库中,其余的照此类推。
汗八里鸟瞰图
在这个广场内还有一个广场。它四周的城墙极厚,高二十五英尺,城垛和矮墙全是白色的。这广场周长四英里,每边长一英里,和上述的广场一样,南北各有三座门,场中也同样建有八个建筑物,作为皇帝藏衣之用。各城墙之内都种着许多美丽的树木,还有草场,饲养着各种动物,如大鹿、麝、小鹿,黄鹿和这一类的其它野兽。每道墙之间,如没有建筑物,也按这种规划布置。这里青草茂盛。草场上的每条小径都有砖石铺面,比草场地面高出三英尺,使得污泥雨水不致于积成水坑,而只是向两旁流,用来滋润草木。
在这四英里的广场内,建有大汗的宫殿。其宏大的程度,前所未闻。这座皇宫从北城一直延伸到南城,中间只留下一个空前院,是贵族们和禁卫军的通道。房屋只有一层,但屋顶甚高,房基约高出地面十指距,周围有一圈大理石的平台,约二步宽。所有从平台上经过的人外面都可看见。平台的外侧装着美丽的柱所墩和栏杆,允许人们在此行走。大殿和房间都装饰雕刻和镀金的龙,还有各种鸟兽以及战士的图形和战争的图画。屋顶也布置得金碧辉煌,琳琅满目。
位于汗八里的大汗宫
宫殿的四边各有一大段大理石铺成的石阶,由此可从平地登上围绕宫殿的大理石平台,凡要走近皇宫的人都必须通过这道平台。
大殿非常宽敞,能容纳一大群人在这里举行宴会。皇宫中还有许多独立的房屋,其构造极为精美,布局也十分合理。它们的整个规划令今人难以想象。屋顶的外部十分坚固,足以经受岁月的考验,并且还装饰着各种颜色,如红、绿、蓝等等。窗户上安装的玻璃也极精致,尤如水晶一样透明。皇宫大殿的后面还有一些宏大的建筑物,里面收藏的是皇帝的私产和他的金银珠宝。这里同样也是他的正宫皇后和妃子的宫室。大汗住在这个清静的地方,不受外界的任何打扰,所以能十分安心地处理事务。
在大汗所居的皇宫的对面,还有一座宫殿。它的形状酷似皇宫,这是皇太子真金的住所。因为他是帝国的继承人,所以宫中的一切礼仪与他的父亲完全一样。离皇宫不远的北面距大围墙约一箭远的地方,有一座人造的小山[51],高达一百步,山脚周围约有一英里,山上栽满了美丽的长青树,因为大汗一听说哪里有一株好看的树,就命令人把它连根挖出,不论有多重,也要用象运到这座小山上载种,这使得这座小山增色不少。因此这座小山树木四季常青,并由此得名青山。
小山顶上有一座大殿[52],大殿内外皆是绿色,小山、树木、大殿这一切景致浑然一体,构成了一幅爽心悦目的奇景。在皇宫北方,城区的旁边有一个人造的池塘,形状极为精巧。从中挖出的泥土就是小山的原料。塘中的水来自一条小溪,池塘像一个鱼池,但实际上却只是供家畜饮水之用。流经该塘的溪水穿出青山山麓的沟渠,注入位于皇帝皇宫和太子宫之间的一个人工湖[53]。该湖挖出的泥土也同样用来堆建小山,湖中养着品种繁多的鱼类。大汗所吃之鱼,不论数量多少,都由该湖供给。
溪水从人工湖的另一端流出,为防止鱼顺流逃走,在水流的入口处和出口处都安着铁制或铜制的栅栏。湖中还养有天鹅和其它小鸟。还有一桥横跨水面,作为皇宫和太子宫的通道。有关皇宫的描述就到此为止,现在我们来介绍汗八里的情况。
汗八里新城 款待使臣的规章和城中的夜间治安
汗八里城位于契丹省的一条大河上,自古以来就以庄严华丽著称。城名的含义是指“帝都”。不过大汗根据占星者的预测,认为此城将来要发生叛乱,于是他决定在河的对岸另建一座新都。刚才所描写的皇宫和皇太子宫就在新都。新都和旧都只隔着一条河流[54],这个新建的都城取名大都。所有契丹人,即契丹省的居民,都被迫离开旧都而迁居新都。不过那些忠贞不二,无可怀疑的居民仍得以留在旧都,特别是因为新都虽然有我们下面要描写的那样的面积,但仍不像巨大的旧都那样,能容纳如此众多的居民。
新都整体呈正方形,周长二十四英里,每边为六英里,有一土城墙围绕全城。城墙底宽十步,愈向上则愈窄,到墙顶,宽不过三步。城垛全是白色的。城中的全部设计都以直线为主,所以各条街道都沿一条直线,直达城墙根。一个人若登上城门,向街上望去,就可以看见对面城墙的城门。在城里的大道两旁有各色各样的商店和铺子。全城建屋所占的土地也都是四方形的,并且彼此在一条直线上,每块地都有充分的空间来建造美丽的住宅、庭院和花园。各家的家长都能分得一块这样的土地,并且这块土地可以自由转卖。城区的布局就如上所述,像一块棋盘那样。整个设计的精巧与美丽,非语言所能形容。
元大都宫阙苑囿图
整个城墙共开设了十二座大门,[55]每边三座。每座城门上和两门之间,都建有一座漂亮的建筑物(箭楼),每边共有五座,楼中有大房间可收藏守城士兵的武器。至于守城兵士的数目,大约每座城门是一千人。大家不要因为有这么多驻军,就认为是在防御某种敌人的入侵,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为了表现大汗的光荣与威严而设置的禁卫军。不过我们也必须得承认,由于占星家的预言,大汗心中对契丹人颇怀疑忌。
新都的中央有一座很高的建筑物,上面悬挂着的一口大钟每夜都要响起。在第三声钟响后,任何人都不得在街上行走。不过遇上紧急情况,如孕妇分娩,有人生病等非外出请人不可的事情,便可以例外,但外出的人必须提灯而行。
十二座门外面各有一片城郊区,面积广大。每座城门的近郊与左右两边城门的近郊相互衔接,所以城郊宽度可达三、四英里,而且城郊居民人数的总和远远超过都城居民的人数。每个城郊在距城墙约一英里的地方都建有旅馆或招待骆驼商队的大旅店,可提供各地往来商人的居住之所,并且不同的人都住在不同的指定的住所,而这些住所又是相互隔开的。例如一种住所指定给伦巴人(lombards),另一种指定给德意志人,第三种指定给法兰西人。
新都城内和旧都近郊操皮肉生意的娼妓约有二万五千人。每百名和每千名妓女各有一个特设的官吏监督,而这些官吏又都受总管的管理。每当有外国专使来到大都,如果他们负有与大汗利益相关的任务,则他们照例是由皇家招待的。为了用最优等的礼貌款待他们,大汗特令总管给每位使者每夜送去一个高等妓女,并且每次一换。派人管理她们的目的就在于此。妓女们也都认为这样的差事是自己对大汗应尽的一种义务,因此不收任何报酬。
夜间有三、四十人一队的巡逻队,连续不断地巡查街道,并且检查是否有人在宵禁的时间里——即第三次钟声之后——仍离家外出。如果外出者被他们发现,就立即被捉去监禁。待天明后会由专职官吏审理犯禁者。如果被证明是行动疏忽,则要按情节轻重,处以或轻或重的杖足刑,这种刑法有时是可能致命的。这些居民中的罪犯,常常是被这样惩罚的。这主要是由于大汗听从了一些有学识的占星家的劝告,不愿人民流血的缘故。
我们在这样描写了大都的内部情况后,现在将说到处置契丹居民叛逆的事件。
大汗的禁卫军
大家都知道,大汗的禁卫军是由骑兵一万二千人组成的,称为卡西坦(kasitan),就是“服侍他们主人的骑士”的意思。
这一万二千人由四个军官统率,每个指挥三千人。每三千人在皇宫连续服役三昼夜,期满后由另一队代替。等到四队都轮流服役后,再从头开始。
同时不服役的九千人,除了受皇帝差遣,或各人因私事走开——这种情况须得到他们长官的许可——外,白天并不能离开皇宫。
大汗召见贵族的仪式和贵族的大朝宴
当大汗陛下举行大朝宴之时,朝见的人座次如下:一张御案放在一个高台上,大汗坐在北方,面向南;皇后坐在他的左边,右边则为皇子,皇孙和其他亲属,座位较低,他们的头恰与皇帝的脚成一水平线;其他亲王和贵族的座位更低;妇女也适用同样的仪式,皇媳、皇孙媳和大汗的其他亲属都坐在左边,座位也同样逐渐降低;其次为贵族和武官夫人的座位。所有的人都按照自己的品级,坐在自己应该坐的指定地方。
殿中的座位布置得非常适宜,所以大汗在宝座上可以望见全殿的人。然而大家不要认为,凡朝见的人都有座位,其他绝大部分的官员,甚至贵族,都是坐在大殿中的地毯上进餐,大殿外还站着一大堆来自外国的使者,他们都带有许多稀世珍宝。
在大殿的中央,即大汗的御案之前,摆着一件宏大的器具。它的形状像一个方匣,每边各长三步,上面雕有各种动物的图案,极其精致,并且整个器具都是镀金的。匣子中间是空的,装着一个巨大的纯金容器,足可以装下许多加仑的液体。这个方匣的四边各摆着一个较小的容器,大约能盛五十二加仑半,其中一个容器盛着马乳,一个容器盛着骆驼乳,其余各个容器盛着其它各种饮料。这个匣子中还放着大汗的酒杯、酒瓶等物品。这些器具有些是由漂亮的镀金金属制成的,容积极大,如用来盛酒或其它汁液,每件容器都可供八人之用。
所有有座位的人,每两人的桌前放一瓶酒和一把金属制的勺子。勺子的形状好像一个带柄的杯子。喝酒时,人们把瓶中的酒倒入勺中,并将它举过头顶。妇女和男子一样,都要遵守这个仪式。大汗的金属器具如此之多,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每当宴会之时,大汗还另外派些专职官员在殿中巡视,用来防止宴会时刚来的外客不懂朝仪而有失检点,同时他们还必须引导这些人入席。这些官员在大殿中往来不停地巡视,询问宾客是否还有未准备的东西,或是否还需要酒、乳、肉和其它物品。一旦宾客要求,立即命令侍者送上。
大殿的入口处,有两名魁梧高大的侍卫站在两边。他们手持大棒,主要是为了防止人们的脚踏到门坎上,因为来宾必须跨过门坎,才算符合礼节。如果有人偶尔犯此过失,侍卫就可脱下他的衣服,让他拿钱来赎。如果此人不肯脱下衣服的话,侍卫便有权给他一顿棍棒。不过遇到有的宾客不知这个禁例,就必须派官员加以引导并提出警告。之所以订出这种措施是因为脚踏门坎被视为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当宾客离开大殿的时候,有些人因为吃醉了酒,而无意踏到了门坎,而此时禁令也就不那么严厉了。
在大汗身旁伺候和预备食品的侍者,都必须用美丽的面纱或绸巾将鼻子和嘴遮住。这主要是为了防止他们呼出的气息触及大汗的食物。当大汗饮酒时,侍者在奉上酒后,后退三步跪下,朝臣和所有在旁边的人都同样伏在地上,同时庞大的乐队的一切乐器都开始演奏,直到大汗喝完才停止。然后所有的人都从地上起来,恢复原来的姿态。只要大汗一饮酒,就有这样的礼仪。至于食品的丰富程度,更是可想而知的,也就用不着多说了。
每年大汗的万寿日
所有鞑靼人和大汗的其他子民对于九月二十八日的万寿节都必须举行庆祝活动。除掉以后将要描写的元旦外,这一天是他们最大的节日。在这一天,大汗会穿上华丽高贵的金袍。同时足足有二千名贵族和武官由他赐予同样颜色和样式的袍子,只不过料子没有那么富丽罢了。那些衣服也是金黄色的丝织品。贵族和武官除衣服外,还各自领到一根用金银线绣成的精巧皮带和一双靴子。有些衣服饰以华贵的宝石和珍珠,价值一万金币,这是大汗赐给最亲信的贵族的,并且规定只有一年中的十三个节日才能穿此衣服。所有能穿这种衣服的人都是真正的忠臣贤良。当大汗更换衣服时,朝中的贵族也要换上同样的,但比较廉价的衣服,这些都是平常准备好了的。不过,这种衣服却不是每年一换,而是十年一换。由这种衣服可以想到,大汗的庄严伟大,是世上任何君主所不能及的。
每逢大汗的万寿日,他所有的鞑靼臣民和他的领土内各王国和各省的臣民都要按照惯例,献出珍贵的礼物。有许多对于分疆赐土有要求的人,更要送上价值连城的宝物,从而请求大汗下谕,命令主持此事的十二名总管分给申请者应得的土地与政府。
在大汗万寿日这一天,所有基督徒、偶像崇拜者、萨拉森人和各色人等都分别祷告,祈求他们的上帝和偶像保佑大汗,赐给他福寿安康。所以每逢大汗的万寿日都是四海欢腾,普天同庆。
现在我们将说到另一个节日,即庆祝新年的白色节。
元旦日的白色节和当天呈送礼物的数目
鞑靼人以二月作为每年的开始。每逢这一天,大汗和邻近各省的臣民都按惯例身穿白衣。按他们的观念这是幸福的象征。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希望一年幸运到头,永享快乐安宁。
在元旦这天,大汗治下的各省和各王国中拥有封土或掌有大权的官员都纷纷向大汗进贡金银、宝石等珍贵礼物,并且配上白布,意思是祝大汗万寿无疆,并且拥有更多的财富。所有的贵族、王侯和平民都互相赠送白色礼物,欢天喜地地互相祝贺道:“敬祝一年中万事如意,百福骈降。”同时还有大批美丽的白马献给大汗,如果不是纯白的话,至少也要大部分是白的。这个国内的白马并非罕见。
还有一点,那些有力量呈献礼物给大汗的人必须依照惯例,使礼物的数目成为九乘九。例如一省送马,马群应为九乘九,即八十一匹。黄金的数目也应如此,而布的匹数也是九乘九。大汗在这一日所收的马不下十万匹。
大汗拥有的五千头象在这一日全都披上金银线绣成鸟兽图案的富丽堂皇的象衣,排成队伍。每头象的肩上都放着两个匣子,里面装满宫廷所用的金属器具和其它器具。象队后面则为骆驼队,同样载有各种各样必需的用具。当整个队伍排好之后,在大汗陛下的面前经过,形成了一道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观。
在这个节日的清晨,筵席还没开始之前,一切王公、贵族、骑士、占星家、医生、放鹰者以及其他官员,居民的县令和各地长官,以及各种武官,都要走进大殿来朝见皇帝。在殿内找不着位置的,便站在殿外皇帝视线所及的地方。
这种集合的秩序如下:第一排位置指定给皇子、皇孙和所有皇家成员。次一等的指定给各省的亲王、帝国的贵族。官员按他们的等级,依次排班。当所有的人都站在指定的地方后,有一位高级官员,或者应当说是一位大主教,站起来高声叫道:“叩首致敬”,于是众人一起跪在地上叩头,这样重复四次。行礼完毕后,大主教走到一个陈设富丽的法坛前,坛上有一块红牌,写着大汗的御名,靠近牌位的地方有一个香炉焚着贡香。大主教以朝会众人的名义,手捧香火,对着牌位和祭坛毕恭毕敬地敬礼。这时,每个人都必须跪在地上。
这个仪式完毕后,众人回归原位,然后献出各自的礼物。这些礼物上面已经介绍过了。礼物呈上,大汗过目后,就开始举行宴会,男女宾客按照前面所描写的情形和次序,相继入席。席散后,由乐师和梨园弟子表演节目,这和前面所描写的一样。这个时候有一头狮子被带到大汗面前,狮子非常驯服,可以叫它躺在大汗的脚下。宴乐完毕后,大家才尽兴散去。
大节日领受金袍的一万二千名男爵
你们现在必须知道,大汗曾选出一万二千名男爵,赏赐他们每人十三套衣服,每套都不相同。每套一万二千件都是一个颜色,而十三套的颜色即有十三种。这些衣服上镶有珍珠、宝石和其它宝物,十分富丽名贵。
大汗自己和他的男爵一样,也有十三套这样的衣服,不过更加富丽名贵。不难想象,光是服装方面的花费就已经无法计数了。
冬季猎获并送到宫廷的猎物
大汗在十二月、一月、二月住在契丹都城,此时天气极其寒冷,大汗便下令给那些打猎的队伍,让他们在京城周围四十日路程的区域内行猎。
各县的长官必须将所有较大的猎物如野猪、鹿、黄鹿、小种鹿、熊送给皇家。至于猎取这些野兽的情形如下:凡是这一带的土地所有者都必须前往野兽出没的地方,将那儿的野兽都围在一个圈子内。其中一部分野兽被他们放猎犬咬死,但大部分仍是被用箭射死。献给大汗的猎物必须先将肠肚挖出,然后一批批地装上车子,由居住在离京城三十站驿程内的人运去。居住在四十站驿程内的人因为路途遥远,不便运送兽肉,仅运兽皮前往。这些兽皮有些是硝好的,有些是没有硝的,大汗若认为合适的话,便将这些东西供给军队使用。
猎鹿的豹子和山猫 习惯猎取各种动物的狮子和捕狼的鹰
大汗养着许多豹和山猫,主要是为了猎鹿之用。他还养着许多狮子,比巴比伦的狮子还要大,它们的皮和毛都很好,身体两边还有条纹,间以白、黑、红三色纹路。这种狮子善于袭取野猪、野牛、野驴、熊、鹿、小种鹿和其它可供狩猎的野兽。
狮子一旦出笼去追逐野兽,它那凶猛的气势和捕捉猎物的敏捷,煞是好看。大汗为了能观看这种精彩的场面,特意将它们关在铁笼内用车运至狩猎之地,并在狮旁放一只小狗。由于它们相处已久,所以狮子并不会伤害小狗。当狮子一见到猎物便会变得敏锐而凶猛,使人们不易制服,所以必须用铁笼将其关住。最好的方法是让狮子逆风前进,使猎物无法嗅到它们的气味。如若不然,猎物就会立刻逃得无影无踪,这样就失去了行猎的乐趣。
大汗还饲养了许多兀鹰,它们身体硕大,并且极为凶猛,是被训练来捕狼的。只要让它们发现,无论多大的狼都逃不出它们的利爪。
为大汗行猎服务的两位官员兄弟
大汗在行猎时,有两位男爵专门为他服务。他们是兄弟俩,一个叫伯颜,一个叫明安。用鞑靼语说,这俩兄弟又叫作钦纽奇(chinhchz),意思是“猛犬的看管者”。他们的职责主要是指挥猎狗或猛犬,或快或慢地追逐猎物。他们各自统率着一万人。当他们陪伴大汗出猎时,一个兄弟手下的人穿红袍,另一个兄弟手下的人则穿蓝袍。
兄弟俩看管的各种猎犬不下五千条。狩猎时,他们其中一人带领他的队伍向大汗的右侧前进,另一个带领队伍向左侧前进。两队依次而行,直到他们所围的区域有一日的路程为止。用这种方法围猎,没有任何野兽能够逃出包围圈。大汗在围圈内,观看猎人的奋勇、猎犬的迅猛,看着他们从四面八方追逐鹿、熊和其它动物,完全像在欣赏一幅美丽卓绝的狩猎图。
从十月初一起到三月底,这两个兄弟每天必须向王宫提供一千头猎物,鸟类还不算在内。此外,他们还要提供大量的鱼,折算方法是:用三个人吃饭所需的鱼的份量代替一头猎物。
大汗的行猎和他的十二名鹰师所带的隼、鹰以及御用帐幕
大隼的雕像
大汗平时住在都城,在每年三月离开此地,向东北方前进,一直走到距海仅两日路程的地方。有一万名鹰师同行,他们携带着大批的白隼、游隼和许多兀鹰,以便沿河捕获猎物。大家必须知道,皇帝并不把这么多人集合在一起,而是分成无数小队,每队一、二百人,或是更多一些。他们向各个方向进行狩猎活动,绝大部分猎物都被送到大汗面前。此外,大汗还有支一万人的队伍,叫作塔斯科尔(tascaol),意思是“看守鹰群”的人。为了看好鹰群,大汗将这一万人分成两、三人一队的小队,每小队相距都不远,以便能布满广大的区域,从事看守鹰的工作。他们每人备有一个哨子和一块头巾,必要时,用这二样东西就能收回飞鹰。当放鹰的命令发出后,放鹰的人用不着跟着鹰走,因为还有另一批人负责看守这些鹰,防止它们飞向任何不能收回的区域。如果有这种事情发生,他们立即起来加以援助。
大汗或贵族的每一只鹰的腿上都系有一块小银牌,上面刻有主人和看守人的名字。因为有这种防备措施,所以一旦将鹰收集回来,马上便可知道是属于谁家的,并可立即物归原主。如果小牌上虽有名字,但发现鹰的人无法查明鹰主,那么发现者就将鹰送交一个叫巴尔加格奇(无主财物监护官)的官员。如果有人捡到一匹马、一把剑、一只鸟,或其它任何一件物件,发现者就直接送交这个官员,由后者细心收藏。另一方面,如有人发现失物而不送交官员保管,那他就要被当作盗贼来惩办。凡丢失东西的人只要向保管的官员申请,就可收回原物。这个官员常驻扎在最高的地方,并用一面特别的旗帜作为标志,以便让那些想找他的人容易寻到。这种规例十分有效,因此没有任何东西会失落而找不到的。
当大汗向海滨前进时,会有许多富于趣味的事件伴着狩猎活动而出现,这真可以说是世界上其它任何游戏所无法比拟的。大汗行猎所经之处,有些地方的关口非常狭小,他就只能乘坐在二头象身上,有时甚至乘在一头象上,因为这比乘在许多象上要方便些。在某些地方,他坐在一个木制的亭子中,由四头象载着,这个亭子雕刻精细,亭子里面衬有金线织的布,外面挂有狮子皮。因为大汗患有风湿病,所以行猎中这样载运的方法是必不可少的。
大汗的木亭两旁有十二名官员,带着十二只最好的白隼。这十二个人是从他宠幸的官员中选出,陪伴他行乐的。两旁骑在马背上的人在鹤或其它鸟类飞近时,便报告大汗。他于是掀开帘子,看见猎物后,就下令放出白隼。经过长时间的博斗,白隼最终将鹤制服,大汗此时则躺在亭中惬意地观赏着这种游戏,连陪伴他的官员以及前后左右骑马的人也都看得兴高采烈。他这样娱乐几个时辰后,便前往一个叫卡察摩都的地方。诸皇子、男爵、皇后、妃子和鹰师等所住的帐篷与幕屋都设在此处,人数超过一万,真是气势恢弘。大汗朝会所在的幕屋非常宽大,一万名兵士都能在里面排兵布阵,而且还有余地可供高级长官和其他贵族逗留。幕屋入口朝南,东边另有一座幕屋和它相连,构成一个宽大的厅堂。这个幕屋是皇帝和他的少数贵族日常起居用的,当大汗想要召见某人时,就把他引进帐来。幕屋的后面是一间漂亮的大房子,这是大汗的寝室。此外还有许多幕屋和房间供皇室家属所用,但并不和大幕屋直接相连。
这些厅堂和房间的构造与布置如下:每一间厅堂或房子用三根雕花镀金的柱子撑着,帐幕张在外面。帐幕的料子是有白、黑、红条纹的狮皮。狮皮之间的接缝十分紧密,既不进风,又不透雨,里面衬以银鼠皮和黑貂皮,这是皮货中间最贵重的东西。如果全身用黑貂皮做一件衣服,要花二千金币;即使是半身的,也要花一千金币。鞑靼人把它看成毛皮之王。这种动物在他们的语言称为浪得斯(rondes),只有貂那样大小。厅堂和寝室用这种毛皮搭配隔断,技巧特殊,并饶有情趣。撑拉帷幕的绳子都是丝制的。
皇后和妃子的幕屋在大汗的大幕屋附近,同样十分富丽堂皇。她们也有白隼、鹰、和其它鸟兽,也用这些东西来参加狩猎。在这里扎营的人数如此之多,几乎令人难以置信。一个目击者可能认为自己是置身于一个人口众多的城市中,全帝国各处的人都已来此聚会。大汗此时率领全家同行,这就是说,他的家眷、他的医生、占星学家、鹰师和其他官吏都陪伴在他左右。
大汗在这些地方一直住到春季。到了春季,大汗常常往来于江河湖沼之上,猎取鹳鹄、鹭鹚和其它各种鸟类。他的随从人员分驻各处,也替他猎取了大批的猎物。在他的狩猎季节中,他的快乐是那些没有亲眼目睹的人所想象不到的。而且游乐的盛况与范围,也远远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在大汗的国土中,无论是商人、工人或农民,都严禁私下饲养追逐猎物的兀鹰、鹰和其它禽类或供狩猎用的犬类。就算是贵族骑士,如果他的名字没有列入大鹰师名单中,即使具有狩猎的特权,也不得在大汗驻扎的邻近地方猎取野兽。禁猎的区域有一定的距离,例如有些地方是五英里,另一些地方是十英里,还有一些地方是十五英里。在这个范围以外,才准许其他人行猎。然而还有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大汗所属各国的所有臣民在每年三月至十月间捕杀野兔、小种鹿、黄鹿、赤鹿等动物和其它鸟雀。这个命令的用意是为了保护鸟兽,使它们能够迅速繁殖。凡违反这个命令的人都要受到处罚,所以每一种猎物都能大量的繁殖起来。
当狩猎季节一过,大汗就按原路返回京都,在归程中仍旧继续他的行猎活动。
大汗欢度岁月的方法
大汗回京后,就召开盛大的朝会,持续三天。所有随行人员,一律可以入宴娱乐。这三天的娱乐,真让人羡慕不已。随后他就离开皇宫,前往以前建造的都城,就是前面所说的上都。大汗在那里有宏大的花园和竹建的皇宫,还养着白隼。
为了避暑,他会在这个十分凉爽的地方度过整个夏季。他居住这里的时间是每年的五月到八月底,然而再返回大都,待到第二年,以便举行新年大典。
去海滨的游猎大旅行,是在三、四、五月间。每年大汗就是这样度过的:在京都住六个月,游猎三个月,到竹宫避暑三个月。他就这样,穷奢极欲地度过他的岁月,至于他随时想起的小旅行就更不用说了。
汗八里城及其人口与商业
汗八里城内和相邻城门的十二个近郊的居民的人数之多,以及房屋的鳞次栉比,是世人想象不到的。近郊比城内的人口还要多,商人们和来京办事的人都住在近郊。在大汗坐朝的几个月间,这些人各怀所求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近郊和城内一样,也有华丽的住宅和宏伟的建筑物,只不过没有大汗的皇宫罢了。所有尸体都不能在城内掩埋。偶像崇拜者的风俗是要实行土葬的,于是人们将尸体送到近郊以外的坟地上进行掩埋。公家的行刑场也设在这里。卖--除了暗娼以外是不敢在城内营业的,她们只能在近郊附近拉客营生。和前面所讲的一样,这些地方共有娼妓二万五千人。无数商人和其他旅客为京都所吸引,不断地往来,所以这样多的娼妓并没有供过于求。
凡是世界各地最稀奇最有价值的东西也都会集中在这个城里,尤其是印度的商品,如宝石、珍珠、药材和香料。契丹各省和帝国其它地方,凡有值钱的东西也都运到这里,以满足来京都经商而住在附近的商人的需要。这里出售的商品数量比其它任何地方都要多,因为仅马车和驴马运载生丝到这里的,每天就不下千次。我们使用的金丝织物和其它各种丝织物也在这里大量的生产。
在都城的附近有许多城墙围绕的市镇,这里的居民大都依靠京都为生,出售他们所生产的物品,来换取自己所需的东西。
阿合马的压迫与反抗他的阴谋
曾有十二名官员被大汗任命去处理土地分配、各种职务的升迁,和其它各项政务。他们中有一个萨拉森人,叫作阿合马。他是一个狡猾而能干的人,在大汗的面前比其他十一人更有势力,很受大汗的器重,可以为所欲为。在他死了之后,根据事实表明,是他用巫术控制了大汗,赢得了大汗对他的信任,凡是他所说的,大汗没有不听从的,所以他肆意横行,不可一世。
阿合马独揽一切政府官员的升迁和一切罪犯的判罚。每当他想把他所恨的人置于死地时,或是经过审问,或是不经过审问,就对大汗说:“这样的一个人真该死,因为他曾做了这样或那样的事,冒犯了圣上。”于是大汗必定会说:“按你的意思去办吧”。于是他便马上处死那个人。
大家看见皇帝如此信任他,他的权力又这样大,所以,无论什么事都不敢反对他。哪怕职位高或权力大的人也不能不怕他。如有谁被他在大汗面前说是犯了弥天大罪,即使他想为自己辩护,也无法提出证据来,因为无人敢反对阿合马,所以谁也不肯出来帮助他。阿合马就这样使许多人含冤而死。
此外,如有漂亮的妇女被他看中,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如果是未出嫁的姑娘,阿合马便可以强迫娶来,不然也要强迫她遵从自己的意愿。当他听说某人有一个美丽的女儿时,他手下的爪牙就会对她父亲说:“你这个漂亮的女儿,如嫁给阿合马,我们叫他让你当三年大官。你觉得怎样?”这个人只好忍痛舍弃自己的女儿。阿合马便来到大汗面前说道:“某个地方出缺,或将于某日出缺,某人担当这个职务最适当。”大汗一定回答道:“你以为怎样好就怎样做吧”。于是这个女儿的父亲,便马上被任命去主持这个地方的政务。这样一来,所有美丽的女子或是因为自己父母的野心,或是因为对他的恐惧,一个一个都做了他的妻妾或情妇。他约有二十五个儿子,都身居要职。有些还仗着父亲的保护,也犯下了和父亲同样的罪恶,甚至其它比这些更可耻的罪恶。阿合马又积蓄了大量的财宝,因为凡要求当官的人,必须送他大量的钱财。
他拥有这么大的权力,长达二十二年之久。后来国内的臣民,主要是契丹人,因为不堪忍受阿合马对于他们的妻女或自己的无休止的凌辱和蹂躏,密谋要杀死阿合马并起来反叛政府。这些人中有一个契丹人名叫张易,是千夫长。他的母亲、女儿和妻子全被阿合马奸污了。他满怀仇恨,于是与另一个契丹人王著——此人是一个万夫长——密谋刺杀阿合马。他们决定在大汗离开大都之后再行动,因为大汗在此居留六个月之后,通常要前往上都居住三个月;同时皇太子真金也要离开此处前往他常去游猎的地方,只留阿合马守卫京城,只有发生什么紧急的情况,才会派人到上都去请示。
王著和张易得知这个情况后,就把反叛计划告诉了契丹人的头目,等到大家一致同意后,便让他们送信给住在其它许多城市里的朋友,说他们决定在某日以烽火为号,杀尽一切有胡须的人。其它城市在看见这些烽火后,应准备好同时动手。
他们说要杀尽有胡须的人,是因为契丹人从来没有胡须,只有鞑靼人、萨拉森人和基督教徒才蓄胡须。你们应当知道,一切契丹人都厌恶大汗的统治,因为他所任命的大官吏都是鞑靼人,尤其是萨拉森人。他把契丹人当奴隶看待,这使他们无法忍受。你看,大汗对于契丹的统治,只是凭借武力来征服,他既没有得到他们的信任,又把一切权力都交给鞑靼人、萨拉森人或基督教徒。这些人都依附皇家,忠心替大汗服务,但他们在契丹人眼里都是异族人。
预定的这一天到了,王著和张易在夜间潜入了皇宫。王著坐下后,就让人在他的前面点起许多灯火,然后派一名使者到住在旧都的阿合马那边去,佯装皇太子真金突然回京,要召见他。阿合马听到这个命令,非常惊讶,但还是急忙前往,因为他很怕这位太子。当他到达城门口时,遇着一个名叫科甲台的鞑靼人。他是一万二千守城兵士的统帅。科甲台问他深更半夜去哪里?阿合马答道:“到真金那里去,他刚才回京了。”科甲台说:“哪有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如此秘密,甚至连我都不知道?”于是他带一些士兵随同这位大臣一起进宫。这时契丹人的想法是,只要能杀死阿合马,一切都在所不惜。当阿合马进宫后看见灯火辉煌,以为王著就是真金,就跪在了他的面前,这时张易持剑在手,一剑就将阿合马的头砍了下来。
鞑靼统帅科甲台在入口处,看见这个情况,就大叫道“叛贼!”并立即向王著射了一箭,使王著在座位上立时毙命。同时他命令带来的兵士捉住张易,并向全城发布命令,如在街上发现任何人,就要就地正法。契丹人看见鞑靼人已经发觉了这个阴谋,并且王著被杀,张易被擒,再也没有了任何领袖,所以就都躲在自己的屋子中不敢行动,更不能按照预定计划,向其它城市发出信号,让他们响应了。
科甲台马上派遣使者到大汗那里,将整个事件作了详细汇报。大汗听后下令,让他详细调查,严惩罪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科甲台在清晨大肆搜捕契丹人,对于他所发现的谋乱为首的人,都处以死刑。当发觉这个阴谋蔓延到其它城市时,便同样搜捕了一番。
等到大汗返回大都后,急于想知道这次事变的原因,于是也就知道了可耻的阿合马和他的儿子们犯下的滔天大罪。他们除了奸污许多名妇女外,还强迫了许多妇女做他们的妻妾。于是大汗立即下令没收阿合马在旧都所积攒的一切财宝,送入他在新都的国库中。这些财宝数量十分巨大。他又命令将阿合马的尸体掘出来,丢在市朝上,让群犬争食,对于阿合马的儿子中的七人也一律处以剥皮的刑罚。
这些情况,使大汗注意到萨拉森教派可咒诅的教义,即凡所犯的罪无论是哪一种,即使犯了杀人罪,只要不是针对他们宗教中的人,都可赦罪。他发现这种教义使阿合马和他的儿子们任意作恶,而毫无犯罪的意识,于是对此深感不满。最后他命令萨拉森人依照鞑靼的法律,改正他们的婚姻制度,并且禁止他们在宰杀动物时,割断动物的咽喉,而必须按鞑靼的方法撕破动物的肚子。
当这一事变发生时,马可·波罗正好待在那里。
大汗发行的一种纸币通行于全国上下
汗八里城中,有一个大汗的造币厂,大汗用下列的程序生产货币,真可以说是具有炼金士的神秘手段。
大汗令人将桑树——它的叶可用于养蚕——的皮剥下来,取出外皮与树之间的一层薄薄的内皮,然后将内皮浸在水内,随后再把它放入石臼中捣碎,弄成浆糊制成纸,实际上就像用棉花制的纸一样,不过是黑的。待使用时,就把它截成大小不一的薄片儿,近似正方形,但要略长一点。最小的薄片当作半个图洛(tournois)使用,略大一点的当作一个威尼斯银币(a venetionssilvergroat),其它的当作二个、五个和十个银币,还有的作为一个、二个、三个以至十个金币。这种纸币的制造,它的形状与工序和制造真正的纯金或纯银币一样,是十分郑重的。因为,有许多特别任命的官员,不仅在每张纸币上签名,而且还要盖章。当他们全体依次办过这些手续后,大汗任命的一个总管将他保管的御印先在银■中浸醮一下,然后盖在纸币上,于是印的形态就留在了纸上。经过这么多手续后,纸币取得了通用货币的权力,所有制造伪币的行为,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这种纸币大批制造后,便流行在大汗所属的国土各处,没有人敢冒生命的危险,拒绝支付使用。所有百姓都毫不迟疑地认可了这种纸币,他们可以用它购买他们所需的商品,如珍珠、宝石、金银等。总之,用这种纸币可以买到任何物品。
每年总有好几次,庞大的骆驼商队载运刚才所说的各种物品和金丝织物,来到大汗都城。于是大汗召集十二个有经验和精明的人,令他们小心选择货物并确定购买的价格。大汗就在这个公平的价格上再加上一个合理的利润额,并用这种纸币来付帐。商人对于这种货币,不能拒收,因为大家都看到它能起到货币支付的作用,即使他们是别国的人,这种纸币不能通用,他们也可将它换成适合他们自己市场的其它商品。
无论是谁,如果收到的纸币因为长期使用而损坏了,都可拿到造币厂,只需要支付百分之三的费用,就可以换取新币。如果谁想要用金银来制造东西,如制造酒杯、腰带或其它物品时,也同样可以持币前往造币厂,换取金银条。
大汗的所有军队都用这种纸币发饷,他们认为它与金银等值。由于这些,可以确切地承认大汗对于财产的支配权比世界上任何君主都要大。
十二男爵的军事委员会和十二男爵的帝国普通事务委员会
大汗任命了十二位显赫重要的贵族,他们的职务是决定军队的每一项重大事务,例如军队的调动、军官的更换、兵力的配置、以及确定执行重要程度不同的公务所需要的军队数量等等。此外,他们还要考察某些军官在战争中的英勇与卑怯,以便决定升迁或降职。如果千夫长被发现行为不好,这个军事委员会觉得他不配待在这个位置,就贬他为百夫长;反之,他如果表现出很好的德性,应给予升迁,就升他为万夫长。不过,他们必须把军官的功或罪禀报大汗,如得到认可,就给予应得的万夫长的职务和他的官级相应的奖牌或证书,这和前面所说的一样。所以一切升降都被大汗所了解,并必须得到他的许可。大汗对于升迁的军官又赏赐大批的物品,以资鼓励。这十二个贵族所组织的委员会叫枢密院。这是一种最高权力机关,仅对皇帝负责。
此外还有一个委员会同样由十二个贵族组成,任务是监督帝国三十四个省政府的每一件事务。他们在大都有一个华丽的大宫殿,宫内有许多厅和室。每个省的事务有一个主要官员和几个书记主持,他们的办公室也在大院中,并按照他们从十二人委员会所得到的指示,替他们所属的省份办理必要的事务。这十二人有替省政府任命官吏的权力,所选择的人的姓名要送呈大汗,经过其裁决,并按照他们的职位,赐给金牌或银牌。这十二个人对于征收钱粮关税和处理收入等都有监督权,除掉军务外,还可管理国家其它任何部门。这个委员会叫作中书省,这是第二种最高机关,和第一种最高机关一样,仅对大汗负责。但称为枢密院的委员会管理军务,在等级和威严上比中书省要优越。
一切大道上所设的驿站 步行信差以及支付经费的方法
从汗八里城有许多道路通往各省。每条路上,或者说,每一条大路上,按照市镇的位置,每隔大约二十五或三十英里,就有一座宅院,院内设有旅馆招待客人,这就是驿站或递信局。这些漂亮的建筑物内有好些陈设华丽的房间,房间都用绸缎作窗帘和门帘,以供达官贵人使用。既便是王侯在这些驿站上住宿,也不失体面,因为无论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从邻近的市镇和要塞那里取得,朝廷对于某些驿站还有经常的供给。
每一个驿站上常备有四百匹良马,用来供给大汗信使往来之用,因为所有的专使都可能会留下疲惫的坐骑,换取壮健之马。即使在多山的地区,离大道很远,没有村落,又和各市镇相距十分遥远,大汗也同样下令建造同样样式的房屋,提供各种必需品,并照常准备马匹。
大汗又命令人民移居这种地方,以便开垦土地,并维护递信的差使,由此便形成了许多的村落。这种规划的结果,给来到帝国朝廷的专使和来往于各省和各王国的钦差,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大汗在管理这一切事务方面,表现得比其他任何皇帝、君主或普通人都要高明。
在大汗的整个疆土内,在递信部门服务的马匹不下二十万[56],而设备齐全的建筑物也有一万幢。这真是十分奇异的一种制度,因而在行动上也很有效率,几乎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如果有人要问这个国家的人口,以及他们凭借什么维持这些驿站的数目,那么,我们可以回答说,一切偶像崇拜者和萨拉森人都按照自己的情况,娶六个、八个或十个妻妾,因此生下了一大批子女。他们中间有些人有三十个儿子可以跟着他们的父亲从军。至于我们,每人只有一妻,即使她不能生育,丈夫也不得不和她白头偕老,因此被剥夺了繁衍后代的机会,所以我们的人口远不及他们那么多。
食物方面他们也无匮乏之忧,因为这些人民特别是鞑靼人、契丹人和南中国蛮子省的居民大都以米、粟等东西来维持生活,这些东西的产量十分丰富。小麦的生产固然没有这么丰富,但是他们不吃面包,仅仅把它做成面条或糕饼来食用。至于米粟等粮食,则和肉一起煮成浆。他们的土地只要能耕种就没有荒废的。各种家畜繁殖很快,当他们出征时,几乎每个人都带着六匹、八匹或更多的马自用。从这一切事情上可以看出,他们人口众多以及使他们能够准备如此丰富的食物的种种原因。
在各个驿站之间,每隔三英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村落,大约由四十户人家组成。其中住着步行信差,也同样为大汗服务。他们身缠腰带,并挂上几个小铃,以便在较远的地方就能被人听到。他们仅仅走三英里路,这就是说从一个信差站到另一个,铃声就作为他走近的信号,新的信差听到铃声就准备接上他的包袱立即出发。这样一站一站地传递,非常迅速,在两天两夜之内,大汗就能接到远处的消息。如按普通的方法递送,则在十天之内也不能接到。当果子成熟的季节,早晨在大都采的果子,到了第二白晚上就可送到上都大汗的面前了,虽然两地的距离通常要走上十天。
在每一个三英里的站上有一个书记,负责将一个信差到来与另一个信差出发的时间记录下来,所有驿站都是这样做的。此外,还有官吏每月到驿站来巡视一次,以便考查他们的管理情形。所有失职的信差都会受到惩罚。这些信差不但免除一切捐税,还能得到大汗丰厚的津贴。
养驿马的所有费用并不需要直接拔款。邻近各个城市、市镇和村落必须供给马匹,并且还要负责饲养。各城市的长官按照大汗的命令,派遣精明的人去考察马匹,确定居民私人所能供给的数目。各市镇和村落也同样按照居民的财力强制征收,所有居住在驿站两边的人都要捐助适当的份额。赡养马匹的费用以后再从各城市上缴给大汗的税收中扣除。
不过大家必须知道,四百匹马并不全部同时在驿站服役,只有二百匹马放在站上供差一月,。其余二百匹马在这个时候就放在草场上饲养。每到月初,这些马又到驿站上服役,原来服役的马则放回牧场,得以休养。所有的马就这样轮流使用。
如果遇着河流或湖泊等地,而步行信差或驿卒又必须经过,那么邻近各城必须要准备三四条小舟,以便随时使用。如遇上几个月路程的荒原,又无法取得食宿,那么荒原边界上的城市对于往来朝廷间的专使,则必须供给马匹和食物,以满足他们和随从的需要。但大汗对于这样的城市会给予一定的报酬。所有距离大路较远的驿站,他们的一部分马匹就由皇家提供,而这个区域内的各城市和市镇仅需要提供剩下一部分就可以了。
如果遇到某处一个首领发生叛乱,或者其它重要事变,必须要用极快的速度传递消息,那么驿卒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