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 揽辔录

  乾道六年闰五月戊子,成大被命以资政殿大学士,与崇信节度使康谞,为奉使大金国信使副。

  六月甲子出国门。

  八月戊年度淮。金遣尚书兵部郎中田彦皋、行侍御史完颜德温,为接伴使副。皆带银牌。金法:出使者必带牌,有金、银、木之别。上有女真书“准剌急递”字,及阿骨打花押。宣差者所至,视三品。朝旨差者,视五品。

  庚申过虞姬墓。墓在路左。双石门出丛草间,往来观者成蹊。

  甲子至南京,金改为归德府。过雷万春墓,环以小墙,榜曰“忠勇雷公之墓”。西门外南望有宋王台,及张巡、许远庙。世称双庙,睢阳人又谓之双王庙。

  丙寅过雍丘县。二十里过空桑,世传伊尹生于此。一里过伊尹墓,道右有砖堠石刻云“汤相伊公之墓”。过陈留县,县有留侯庙。西门外十里孟庄,有孟姜女庙。

  丁卯过东御园,即宜春苑也,颓垣荒草而已。二里至东京,金改为南京。入新宋门,即朝阳门也,金改曰宏二门。弥望悉荒墟。入新宋门,即丽景门也,金改为宾曜门。过大相国寺,倾檐缺吻,无复旧观。横入东御廊门,绝穿桥北驰道。出西御廊门,过交钞。处。交钞所者,金本无钱,惟炀王亮尝一铸正隆钱,绝不多,余悉用中国旧钱。又不欲留钱于河南,故仿中国楮币。于汴京置局造官会,谓之“交钞”,拟见钱行使,而阴收铜钱,悉运而北。过河即用见钱,不用钞。钞文曰:“南京交钞所准户部符,尚书省批降:检会昨奏南京置局,印造一贯至三贯例交钞,许人纳钱给钞。河南路官私作见钱流转,若赴库支取,即时给付。每贯输工墨钱十五文,七年纳换,别给钱。以七十为陌,伪造者处斩。捕告者赏钱三百千。”前后有户部管当令史、干当官、交钞库使副书押,四围画云鹤为饰焉。入都亭驿歇泊。旧京自城破后,创痍不复。炀王亮徙居燕山,始以为南都,独崇饰宫阙,比旧加壮丽。民间荒残自若。新城内大抵皆墟,至有犁为田处;旧城内粗布肆,皆苟活而已。四望时见楼阁峥嵘,皆旧宫观,寺宇无不颓毁。民亦久习胡俗,态度嗜好,与之俱化,最甚者衣装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已北皆然,而京师尤甚。惟妇人之服不甚改,而戴冠者绝少,多绾髻。贵人家即用珠珑璁冒之,谓之方髻。

  庚午出驿。循东御廊百七十余间,有面西棂星门。大街直东出,旧景灵东宫也。过棂星门,侧望端门,旧宣德楼也,金改为承天门。五门如画,两旁左右升龙门,东至西角楼。转东钥匙头街,御廊对皇城,俱东出。廊可二百余间。过左掖门,至皇城,东角楼廊亦如画。出樊楼街,转土市马行街,出旧封丘门,即安远门也,金改为元武门。门西金水河,旧夹城曲江之处,河中卧石礌磈,皆艮岳所遗。过药市桥街,蕃衍宅、龙德宫、撷芳、撷景二园,楼观俱存;撷芳中喜春堂犹岿然,所谓八滴水阁者。使属官吏望者,皆陨涕不自胜,金今则以为上林。所过清辉桥,出新封丘门,旧景阳门也,金改为柔远馆。

  壬申过伏道,有扁鹊墓。墓上有幡竿,人传云:“四旁土,可以为药”。或于土中得小团黑褐色,以治疾。伏道艾,医家最贵之。十里即汤阴县。

  癸卯过羑河。上有羑里城,四垣俨然,居民林木满其中。过相州市,有秦楼、翠楼、康乐楼、月白风清楼,皆旗亭也。秦楼有胡妇,衣金缕鹅红大袖袍,金缕紫勒帛,褰帘旻语。云是宗室女、郡守家也。遗黎往往垂涕嗟啧,指使人云:“此中华佛国人也。”老姬跪拜者尤多。昼锦堂尚存,金尝更修饰之。过漳河,入曹操讲武城。周遭十数里,城外有操疑冢七十二,散在数里。传云:“操冢正在古寺中。”高翻墓在道旁。碑云:魏侍中、黄钺太尉、录尚书事、渤海高公翻,字飞爵。其事迹不见于史。

  甲戌过台城镇,故城延袤数十里。城中有灵台坡池。邯郸人春时,倾城出祭赵王,歌舞其上。城旁有廉颇、蔺相如墓。三十里至邯郸县,墙外居民以长竿磔白犬,自尻洞其首。别一竿,缚茅浸酒揭于上。云:“女真人用以祭天禳病。”

  甲子过沙河,六十里至柏乡县。县人云:“沙河直东,有尧山县,古尧山也。尧葬焉。”寺有放勋庙。

  乙酉过良乡县。是日大风几拔木,接伴使云:“此谓之信风。使人远来,此风先报使入城也。”

  丙戌至燕山城外燕宾馆。燕至毕,与馆伴使副并马行。柳堤缘城,过新石桥,中以杈子隔绝。道左边,过桥入丰宜门,即外城门也。过石玉桥,燕石色如玉,上分三道,皆以栏楯隔之,雕刻极工。中为御路,亦拦以杈子。两旁有小亭,中有碑曰“龙津桥”。入宣阳门,金书额,两头有小四角亭,即登门路也。楼下分三门。中门为御路,常阖,皆画龙。两旁门通行,皆画凤。入门北望其阙,由西御廊首转西至会同馆。

  戊子早入见。上马出馆,复循西御廊至横道。至东御廊首,转北循檐行,几二百间。廊分三节,每节一门。路东出,第一门通街,第二门通球场,第三门太庙,庙中有楼。将至宫城,廊即东转。又百许间,其西亦有三间。出门但不知所通何处,望之皆民居。东西廊中,驰道甚阔。两旁有沟,沟上植柳。两廊屋脊,皆覆以青琉璃瓦。宫阙门户,即纯用之。驰道之北,即端门十一间,曰“应天之门”,旧尝名“通天亦开”。两挟有楼,如左右升龙之制。东西两角楼,每楼次第攒三檐,与挟楼接,极工巧。端门之内,有左右翔凤门、日华、月华门。前殿曰“大安殿”,使人入左掖门,直北循大安殿东廊后壁行。入敷德门,自侧门入。又东北行,直东有殿宇,门曰“东宫”,墙内亭观甚多。直北面南列三门,中曰“集英门”,云是故寿康殿,母后所居。西曰“会通门”,自会通东小门北,入承明门。又北则昭庆门,东则集禧门,尚书省在门外。又西则有右嘉会门。四门正相对。入右嘉会门,门有楼,与左嘉会门相对,即大安殿后门之后。至幕次,有顷入宣明门,即常朝后殿门也。门内庭中列卫士二百许人,贴金双凤幞头,团花红锦衫,散手立。入仁政门,盖隔门也。至仁政殿下,大花毡可半庭,中团双凤,两旁各有朵殿。朵殿之上两高楼,曰东西上閤门。两旁悉有帘蟆,中有甲士。东西两御廊,循檐各列甲士。东立者,红茸甲,金缠杆枪,黄旗画青龙;西立者,碧茸甲,金缠杆枪,白旗画青龙。直至殿下皆然。惟立于门下,皂袍持弓矢。殿西阶杂立仪物幢节之属,如道士醮坛威仪之类。使人由殿下东行上东阶,却转南,由露台北行入殿。金主幞头,红袍玉带,坐七宝榻。背有龙水大屏风、四壁帟幕,皆红绣龙,拱斗皆有绣衣。两槛间各有大出香金狮蛮地铺,礼佛毯可一殿。两旁玉带金鱼,或金带者十四五人,相对列立。遥望前后殿屋,崛起处甚多,制度不经,工巧无遗力,所谓穷奢极侈者。炀王亮始营此都,规模多出于孔彦舟,役民夫八十万,兵夫四十万,作治数年,死者不可胜计。地皆古坟冢,悉掘弃之。金既蹂躏中原之地,制度强效华风,往往不遗余力,而终不近似。金主既已端坐得国,其徒益治文为以眩饰之。始则大修国制,其历曰《大明历》。金本无号,自阿骨打始有“天辅”之称。金宫多内宠,其最贵者,有元、德、淑、丽、温、恭、慧、明等十妃。臣下亦娶数妻,多少视官品,以先后聘为序。民惟得一妻。

  壬辰入辞。

  癸巳出馆。

  丁巳至泗州,与接伴使田彦皋、完颜德温叙别。

  戊午渡淮。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