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部 > > 菊谱

  (宋)范成大

  定品

  或问菊奚先?曰:"先色与香,而后态。"然则色奚先?曰:"黄者中之色。"土王季月而菊以九月花,金土之应,相生而相得者也。其次莫若白。西方,金气之应,菊以秋开,则于气为钟焉。陈藏器云:"白菊生平泽,花紫者白之变,红者紫之变也。此紫所以为白之次,而红所以为紫之次"云。有色矣,而又有香;有香矣,而后有态。是其为花之尤者也。或又曰:"花以艳媚为悦,而子以态为后欤?"曰:"吾尝闻于古人矣,妍卉繁花为小人,而松竹兰菊为君子。安有君子而以态为悦乎?至于具香与色,而又有态,是犹君子而有威仪也。"菊有名龙脑者,具香与色,而态不足者也。菊有名都胜者,具色与态,而香不足者也。菊之黄者,未必皆胜,而置于前者,正其色也。菊之白者,未必皆劣,而列于中者,次其色也。杂罗香球、玉铃之类,则以瑰异而升焉。至于顺圣、杨妃之类,转红受色不正,故虽有芬香态度,不得与诸花争也。然余独以龙脑为诸花之冠,是故君子贵其质焉。后之视此谱者,触类而求之,则意可见矣。

  花总数三十有五品。以品视之,可以见花之高下。以花视之,可以知品之得失。具列之如左云。

  龙脑第一

  龙脑,一名小银台,出京师,开以九月末。类金万铨而叶尖,花上叶色类人间染郁金,而外叶纯白。夫黄菊有深浅色两种,而是花独得深浅之中。又其香气芬烈,甚如龙脑,是花与香色俱可贵也。诸菊或以态度争先者,然标致高远,譬如大人君子,雍容雅淡。识与不识,固将见而悦之,诚未易以妖冶妩媚为胜也。

  新罗第二

  新罗,一名玉梅,一名倭菊。或云出海外国中。开以九月末。千叶纯白,长短相次,而花叶尖薄,鲜明莹彻,若琼瑶然。花始开时,中有青黄细叶,如花蕊之状。盛开之后,细叶舒展,乃始见其蕊焉。枝正紫色,叶青,支股而小。凡菊类多尖阙,而此花之蕊分为五出,如人之有支股也。与花相映,标韵高雅,似非寻常之比也。然余观诸菊开头,枝叶有多少繁简之失。如桃花菊,则恨叶多;如球子菊,则恨花繁。此菊一枝,多开一花,虽有旁枝,亦少双头并开者,正符独立之意,故详纪焉。

  都胜第三

  都胜,出陈州,开以九月末。鹅黄千叶,叶形圆厚有双纹。花叶大者,每叶上皆有双画直纹,如人手纹状。而内外大小,重叠相次,蓬蓬然,疑造物者著意为之。凡花形千叶如金铃,则太厚;单叶如大金铃,则太薄。惟都胜、新罗、御爱、棣棠,颇得厚薄之中,而都胜又其最美者也。余尝谓菊之为花,皆以香色态度为尚,而枝常恨粗,叶常恨大。凡菊无态度者,枝叶累之也。此菊细枝少叶,袅袅有态。而俗以都胜目之,其有取于此乎?花有浅深两色,盖初开时色深尔。

  御爱第四

  御爱,出京师,开以九月末。一名笑靥,一名喜容。淡黄千叶,叶有双纹,齐短而阔。叶端皆有两阙,内外鳞次,亦有瑰异之称。但恨枝干差粗,不得与都胜争先尔。叶比诸菊,最小而青,每叶不过如指面大。或云出禁中,因此得名。

  玉球第五

  玉球,出陈州,开以九月末。多叶白花,近蕊微有红色。花外大叶有双纹,莹白齐长。而蕊中小叶如剪茸,初开时有青殻,久乃退去。盛开后小叶舒展,皆与花外长叶相次倒垂。而玉球目之者,以其有圆聚之形也。枝干不甚粗,叶尖长无刓阙。枝叶皆有浮毛,颇与诸菊异。然颜色标致,固自不凡。近年以来,方有此本。好事者竞求致之,一本之直,比于常菊,盖十倍焉。

  玉铃第六

  玉铃,未详所出,开以九月中。纯白千叶,中有细铃,甚类大金铃菊。凡白花中如玉球、新罗,形态高雅,出于其上。而此菊与之争胜,故余特次二菊,观名求实,似无愧焉。

  金万铃第七

  金万铃,未详所出,开以九月末。深黄千叶。菊以黄为正,而铃以金为质。是菊正黄色,而叶有铎形,则于名实两无愧也。菊有花密枝褊者,人间谓之鞍子菊,实与此花一种,特以地脉肥盛使之然尔。又有大万铃、大金铃、蜂铃之类,或形色不正,比之此花,特为窃有其名也。

  大金铃第八

  大金铃,未详所出,开以九月末。深黄有铃者,皆如铎铃之形。而此花之中,实皆五出。细花下有大叶承之,每叶有双纹。枝与常菊相似,叶大而疏,一枝不过十余叶。俗名大金铃,盖以花形似秋万铃尔。

  银台第九

  银台,深黄,万银铃。叶有五出,而下有双纹白叶。开之初,疑与龙脑菊一种,但花形差大,且不甚香耳。俗谓龙脑菊为小银台,盖以相似故也。枝干纤柔,叶青黄而粗疏。近出洛阳水北小民家,未多见也。

  棣棠第十

  棣棠,出西京,开以九月末。深黄双纹,多叶。自中至外,长短相次,如千叶棣棠状。凡黄菊类多小花。如都胜、御爱,虽稍大,而色皆浅黄。其最大者,若大金铃菊,则又单叶浅薄,无甚佳处。唯此花深黄多叶,大于诸菊,而又枝叶甚青,一枝聚生至十余朵。花叶相映,颜色鲜好,甚可爱也。

  蜂铃第十一

  蜂铃,开以九月中。千叶深黄,花形圆小,而中有铃叶拥聚蜂起,细视若有蜂窠之状。大抵此花如金万铃,独以花形差小而尖,又有细蕊出铃叶中,以此别尔。

  鹅毛第十二

  鹅毛,未详所出,开以九月末。淡黄,纤细如毛,生于花萼上。凡菊大率花心皆细,叶而下有大叶承之,间谓之托叶。今此毛花自内自外,叶皆一等,但长短上下有次尔。花形小于金万铃,亦近年新花也。

  球子第十三

  球子,未详所出,开以九月中。深黄千叶,尖细重叠,皆有伦理。一枝之杪,聚生百余花,若小球。诸菊黄花最小无过此者,然枝青叶碧,花色鲜明,相映尤好也。

  夏金铃第十四

  夏金铃,出西京,开以六月。深黄千叶,甚与金万铃相类。而花头瘦小,不甚鲜茂,盖以生非时故也。或曰:"非时而花,失其正也,而可置于上乎?"曰:其香是也,其色是也。若生非其时,则系于天者也。夫特以生非其时,而置之诸菊之上,香色不足论矣,奚以贵质哉?

  秋金铃第十五

  秋金铃,出西京,开以九月中。深黄,双纹重叶。花中细蕊皆出小铃萼中。其萼亦如铃叶,但此花叶短矿而青,故谱中谓铃叶、铃萼者,以此有如蜂铃状。余顷年至京师始见此菊,戚里相传,以为爱玩。其后菊品渐盛,香色形态,往往出此花上,而人之贵爱寞落矣。然花色正黄,未应便置菊之下也。

  金钱第十六

  金钱,出西京,开以九月末。深黄双纹重叶,似大金菊。而花形圆齐,颇类滴漏花(栏槛处处有,亦名滴滴金,一名金漏子)。人未识者,或以为棠棣菊,或以为大金铃。但以花叶辨之,乃可见尔。

  邓州黄第十七

  邓州黄,开以九月末。单叶双纹,深于鹅黄,而浅于郁金。中有细叶出铃萼上,形样甚似邓州白,但小差尔。按:陶隐居云:"南阳郦县有黄菊而白者,以五月采。"今人间相传,多以白菊为贵;又采时乃以九月,颇与古说相异。然黄菊味甘气香,枝干叶形,全类白菊,疑乃弘景所记尔。

  蔷薇第十八

  蔷薇,未详所出,九月末开。深黄双纹单叶,有黄细蕊,出小铃萼中。枝干差细,叶有支股而圆。今蔷薇有红白重叶、单叶两种,而单叶者差淡,人间谓之野蔷薇。要亦单叶者尔。

  黄二色第十九

  黄二色,九月末开。鹅黄双纹多叶。一花之间,自有深淡两色。然此花甚类蔷薇菊,惟形差小,又近蕊多有乱叶,不然亦不辨其异种也。

  甘菊第二十

  甘菊,生雍州川泽,开以九月。深黄单叶。闾巷小人,且能识之,固不待记而后见也。然余窃谓,古菊未有瑰异如今者,而陶渊明、张景阳、谢希逸、潘安仁等,或爱其香,或咏其色,或采之于东篱,或泛之于酒斝,疑皆今之甘菊花也。夫以古人赋咏赏爱,至于如此,而一旦以今菊之盛,遂将弃而不取,是岂仁人君子之于物哉。故余特以甘菊置于白紫红菊三品之上,其大意如此。

  酴醾第二十一

  酴醾,出相州,开以九月末。纯白千叶,自中至外,长短相次。花之大小,正如酴醾。而枝干纤柔,颇有态度。若花叶稍圆,加以檀蕊,真酴醾也。

  玉盆第二十二

  玉盆,出滑州,开以九月末。多叶黄心,内深外淡。而下有润白大叶连缀承之,有如盆盂中盛花状。然人间相传,以谓玉盆菊者,大率金黄心、碎叶,初不知其得名之由。后请疑于识者,始以真菊相示,乃知物之见名于人者,必有形似之实。非讲寻无倦,或有所遗尔。

  邓州白第二十三

  邓州白,九月末开。单叶双纹白花,中有细蕊出铃萼中。凡菊单叶如蔷薇菊之类,大率花叶圆密相次(花叶谓头上白叶,非枝叶之叶。他称花叶仿此)。而此花叶皆尖细,相去稀疏。然香比诸菊甚烈,而又正为药中所用,盖邓州菊潭所出尔。枝干甚纤柔,叶端有支股而长,亦不甚青。

  白菊第二十四

  白菊,单叶,白花蕊,与邓州白相类。但花叶差阔,相次圆密,而枝叶粗繁。人未识者,多谓此为邓州白,余亦信以为然。后刘伯绍访得其真菊,较见其意,故谱中别开邓州白,而正其名曰白菊。

  银盆第二十五

  银盆,出西京,开以九月中。花中皆细铃,比夏、秋万铃差疏,而形色似之。铃叶之下别有双纹白叶,故人间谓之银盆者,以其下叶正白故也。此菊近出,未多见。至其茂肥得地,则一花之大,有若盆者焉。

  顺圣浅紫第二十六

  顺圣,浅紫,出陈州、邓州。九月中方开。多叶,叶比诸菊最大。一花不过六七叶,而每叶盘叠凡三四重。花叶空处,间有筒叶辅之。大率花形枝干类垂丝棣棠,但色紫、花大尔。余所记菊中,惟此最大,而风流态度又为可贵。独恨此花非黄白,不得与诸菊争先也。

  夏万铃第二十七

  夏万铃,出鄜州,开以五月。紫色,细铃,生于双纹大叶之上。以时别之者,以有秋时紫花故也。或以菊皆秋生花,而疑此菊独以夏盛。按:灵宝方曰:"菊花紫白。"又陶隐居云:"五月采。"今此花紫色而开于夏时,是其得时之正也,夫何疑哉。

  秋万铃第二十八

  秋万铃,出鄜州,开以九月中。千叶,浅紫。其中细叶尽为五出铎形,而下有双纹大叶承之。诸菊如棣棠最大,独此菊与顺圣过焉。或云与夏花一种,但秋夏再开尔。今人间起草为花,多作此菊,盖以其瑰美可爱故也。

  绣球第二十九

  绣球,出西京,开以九月中。千叶紫花,花叶尖阔相次,聚生如金铃菊中铃叶之状。大率此花似荔枝菊,花中无筒叶,而萼边正平尔。花形之大,有若大金铃菊者焉。

  荔枝第三十

  荔枝,枝紫,出西京,九月中开。千叶紫花,叶卷为筒(谓花叶也。凡菊铃,叶有五出,皆如铎铃之形。又有卷生为筒,无尖阙者,故谓之筒叶,他与此同),大小相间。凡菊铃并蕊,皆生托叶之上,叶背乃有花萼与枝相连。而此菊上下左右,攒聚而生,故俗以为荔枝者,以其花形正圆故也。花有红者,与此同名,而纯紫者盖不多尔。

  垂丝粉红第三十一

  垂丝粉红,出西京,九月中开。千叶,叶细如茸,攒聚相次,而花下亦无托叶。人以垂丝目之者,盖以枝干纤弱故也。

  杨妃第三十二

  杨妃,未详所出,九月中开。粉红,千叶,散如乱茸。而枝叶细小,袅袅有态。此实菊之柔媚为悦者也。

  合蝉第三十三

  合蝉,未详所出,九月末开。粉红,筒叶。花形细者,与蕊杂比。方盛开时,筒之大者裂为两翅,如飞舞状。一枝之杪,凡三四花。然大率皆筒叶如荔枝菊,有蝉形者,盖不同尔。

  红二色第三十四

  红二色,出西京,开以九月末。千叶,深淡红,丛有两色。而花叶之中,间生筒叶,大小相映。方盛开时,筒之大者裂为二三,与花叶相杂,此茸茸然。花心与筒叶中,有青黄红蕊,颇与诸菊相异。然余怪桃花、石榴、川木瓜之类,或有一株异色者,每以造物之付受,有不平欤?抑将见其巧欤?今菊之变其黄白,而为粉红深紫,固可怪;而又一株亦有异色并生者也,是亦深可怪欤!花之形度,无甚佳处,特记其异尔。

  桃花第三十五

  花桃,粉红单叶,中有黄蕊。其色正类桃花,俗以此名,盖以言其色尔。花之形度虽不甚佳,而开于诸菊未有之前,故人视此菊如木中之梅焉。枝叶最繁密,或有无花者,则一叶之大,逾数寸也。

  杂记

  叙遗

  余闻有麝香菊者,黄花十叶,以香得名。有锦菊者,粉红碎花,以色得名。有孩儿菊者,粉红青萼,以形得名。有金丝菊者,紫花黄心,以蕊得名。尝访于好事,求于园圃,既未之见,而说者谓:孩儿菊与桃花一种。又云:种花者,剪掐为之。至锦菊、金丝,则或有言其与别名,非菊者。若麝香菊,则又出阳翟,洛人实未之见。夫既巳记之,而定其品之高下,又因传闻附会,而乱其先后之次,是非余谱菊之意。故特论其名色,列于记花之后,以侯博物之君子,证其谬焉。

  补意

  余尝怪古人之于菊,虽赋咏嗟叹,尝见于文词,而未尝说其花瑰异,如吾谱中所记者。疑古之品,未若今日之富也。今遂有三十五种。又尝闻于莳花者云,花之形色变易,如牡丹之类,岁取其变者以为新。今此菊,亦疑所变也。今之所谱,虽自谓甚富,然搜访所有未至,与花之变易后出,则有待于好事者焉。君子之于文,亦阙其不知者,斯可矣。若夫掇撷治疗之方,栽培灌种之宜,宜观于方册,而间于老圃,不待予言也。

  【附录】欽定四庫全書(子部九 提要 范村菊譜 譜録類三 草木禽魚之屬)   

  臣等謹案,《范村菊譜》宋范成大撰記。所居范村之菊,成於淳熈丙午嵗。蓋其以資政殿學士,領宫祠家居時所作。自序稱所得三十六種,而此本所載,凡黄者十六種,白者十五種,雜色四種,實止三十五種。尚闕其一,疑傳冩所脫佚也。菊之種類至繁,其形色變幻不一。塲師老圃因隨時各為之題品,名目遂日出而不窮。以此譜與史正志譜相核,其異同已十之五六。而成大但記家園所植,採擷亦未盡賅備。然叙次頗有理致,視他家為尤工。至種植之法,黄省曾謂,花之朶,視種之大小,而存之。大者,四五蘂;次者,七八蘂;又次者,十餘蘂。今吳下藝菊者,猶用此法。其力既厚,故花皆碩大豐縟。成大乃謂,一榦所出數千百朶,婆娑團植,幾於俗所謂千頭菊者。此則今古好尚之不同矣。   

  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范村菊譜 

  (宋)范成大 撰

  山林好事者,或以菊比君子。其說以謂嵗華婉娩,草木變衰,乃獨爛然。秀發傲睨風露,此幽人逸士之操。雖寂寥荒寒中,味道之腴,不改其樂者也。神農書以菊為養生上藥,能輕身延年。南陽人飲其潭水,皆壽百嵗。使夫人者,有為於當世醫國惠民,亦猶是而已。菊於君子之道,誠有臭味哉!月令以動植志,氣候如桃桐,華直云始華。至菊,獨曰菊有黄華,豈以其正色,獨立不伍衆草,變詞而言之歟。故名勝之士,未有不愛菊者,至陶淵明尤甚愛之。而菊名益重,又其花時秋,暑始退,嵗事既登,天氣髙明,人情舒閒。騷人飲流,亦以菊為時花,移檻列斛,輦致觴詠,間謂之重九節物。此非深知菊者,要亦不可謂不愛菊也。愛者既多種者,日廣吳下老圃,伺春苗尺許時,掇去其顛。數日則歧出兩枝,又掇之,每掇益岐。至秋則一榦所出數千百朶,婆娑團植,如車蓋熏籠矣。人力勤土,又膏沃花,亦為之屢變。頃見,東陽人家,菊圖多至七十種。淳熈丙午范村所植,止得三十六種。悉為譜之,明年將益訪求他品,為後譜云。

  菊品

  黄

  勝金黄 疊金黄 棣棠菊 疊羅黄 麝香黄 太真黄 垂絲菊 千葉小金黄 鴛鴦菊

  金鈴菊 毬子菊 單葉小金錢 夏小金鈴 十様菊 甘菊 野菊

  白

  五月菊 金杯玉盤 喜容千葉 御衣黄千葉 萬鈴菊 蓮花菊 芙蓉菊 茉莉菊

  木香菊 酴醿菊 艾葉菊 白麝香 白荔支 銀杏菊 波斯菊

  雜色

  佛頂菊 桃花菊 臙脂菊 紫菊(一名孩兒)

  黄花

  勝金黄,一名大金黄菊,以黄為正。此品最為豐縟,而如輕盈。花葉微尖,但條梗纎弱,難得團簇作,大本須留意扶植乃成。   

  疊金黄,一名明州黄,又名小金黄花。心極小,疊葉穠宻,狀如笑壓花。有富貴氣,開早,一枝只一葩,倒垂如髪之鬈。   

  棣棠菊,一名金鎚子花。纎穠酷似棣棠,色深如赤金。他花色皆不及,蓋竒品也。窠株不甚髙,金陵最多。   

  疊羅黄,狀如小金黄花。葉尖,廋如剪羅縠,三兩花自作一髙枝,出叢上,意度瀟灑。     麝香黄,花心豐腴,傍短葉宻承之,格極髙勝。亦有白者,大畧似白佛頂,丁勝之逺甚。吳中比年始有。   

  千葉小金錢,畧似明州黄花,葉中外疊疊整齊,心甚大。   

  太真黄,花如小金錢加鮮明。   

  單花小金錢,花心尤大,開最早,重陽前已爛漫。   

  垂絲菊,花蘂深黄,莖極柔細,隨風動揺,如垂絲海棠。   

  鴛鴦菊,花常相偶,葉深碧 。  

  金鈴菊,一名荔枝菊。舉體千葉細瓣,簇成小毬,如小荔枝。枝條長茂,可以攬結,江東人喜種之,有結為浮圖樓閣髙丈餘者。余頃北使,過欒城,其地多菊家。家以盆盎遮門,悉為鸞鳯亭臺之狀,即此一種。   

  毬子菊,如金鈴,而差小。二種相去不遠,其大小名字,出於栽培肥瘠之别。   

  小金鈴,一名夏菊花。如金鈴,而極小無大本,夏中開花。   

  藤菊花,宻條柔,以長如藤蔓,可編作屏幛,亦名棚菊。種之坡上,則垂下裊數尺,如纓絡。尤宜池潭之瀕。   

  十様菊,一本,開花形模各異,或多葉,或單葉,或大,或小,或如金鈴。徃徃有六七色,以成數通名之曰十様。衢嚴間花黄,杭之屬邑有白者。   

  甘菊,一名家菊。人家種以供蔬茹。凡菊葉皆深緑而厚,味極苦。或有毛惟,此葉淡緑柔瑩,味微甘,咀嚼香味俱勝,擷以作羮,及泛茶,極有風致。天隨子所賦即此種,花差勝。   

  野菊,甚本不繫花。野菊旅生田野,及水濱。花單葉極瑣細。   

  白花   

  五月菊,花心極大,每一鬚,皆中空攅成一匾毬子。紅白單葉繞承之,每枝只一花,徑二寸。葉似同蒿,夏中開,近年院體畫草虫,喜以此菊寫生。   

  金杯玉盤,中心黄,四傍淺白。大葉三數層,花頭徑三寸,菊之大者,不過此。本出江東,比年稍移栽吳下。此與五月菊二品,以其花徑寸特大,故列之於前。   

  喜容千葉,花初開微黄,花心極小,花中色深,外微暈淡。欣然丰艶,有喜色,甚稱其名,乆則變白。尤耐封殖,可以引長七八尺至一丈,亦可攬結,白花中髙品也。   

  御衣黄千葉,花初開深鵞黄,大畧似喜容。而差疎瘦,久則變白。   

  萬鈴菊,中心淡黄,鎚子傍白。花葉繞之,花端極尖,香尤清烈。   

  蓮花菊,如小白蓮,花多葉而無心,花頭疎,極蕭散清絶,一枝只一葩,緑葉亦甚纎巧。    芙蓉菊,開就者,如小木芙蓉,尤穠盛者,如樓子芍藥。但難培植,多不能繁橆。   

  茉莉菊,花葉繁縟,全似茉莉,緑葉亦似之,長大而圓淨。   

  木香菊,多葉,畧似御衣黄。初開淺鵞黄,乆則一白花。葉尖薄,盛開則微卷,芳氣最烈,一名腦子菊。   

  酴醿菊,細葉稠疊,全似酴醿,比茉莉差小而黄。   

  艾葉菊,心小葉單,緑葉尖長,似蓬艾。   

  白麝香,似麝香黄,花差小,亦豐腴韻勝。   

  銀杏菊,淡白,時有微紅,花葉尖,緑葉全似銀杏葉。   

  白荔枝,與金鈴同,但花白耳。   

  波斯菊,花頭極大,一枝只一葩,喜倒垂下。乆則微捲,如髪之鬈。   

  雜色   

  佛頂菊,亦名佛頭菊。中黄心極大,四傍白。花一層繞之,初秋先開,白色漸沁微紅。     桃花菊,多至四五重,粉紅色,濃淡在桃杏紅梅之間。未霜即開,最為妍麗,中秋後便可賞。以其質如白之受采,故附白花。

  臙脂菊,類桃花菊,深紅淺紫,比臙脂色尤重。比年始有之,此品既出桃花菊,遂無顔色,蓋竒品也。姑附白花之後。   

  紫菊,一名孩兒菊。花如紫茸,叢茁細碎,微有菊香。或云即澤蘭也,以其與菊同,時又常及重九,故附於菊。

  後序   

  菊有黄白二種,而以黄為正。人於牡丹獨曰花,而不名。好事者,於菊亦但曰黄花。皆所以珍異之故。余譜先黄而後白,陶隱居謂菊有二種,一種莖紫氣香,味甘,葉嫩可食,花微小者,為真菊。青莖細葉,作蒿艾氣,味苦,花大,名苦薏非真也。今吳下,惟甘菊一種可食。花細碎品不甚髙,餘味皆苦,白花尤甚,花亦大。隱居論藥,既不以此為真。後復云,白菊治風眩,陳藏器之說,亦然靈寳方。及抱朴子丹法,又悉用白菊,蓋與前說相牴牾。今詳此,惟甘菊一種可食,亦入藥餌。餘黄白二花,雖不可餌,皆入藥而治頭風。則尚白者,此論堅定無疑,併著于後。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