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靖海紀事 > 林序

  天生一人而系國家之重者,豈偶然哉!其生也有為,其出也不苟。天使之任天下之大,則必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功。惟天下之大智,然後可任天下之大事;惟天下之大勇,然後可成天下之大功;亦惟天下之至仁,然後可以承天而有其事與功。今夫立一事於此,天下之抱才負能者舉知之,或知之而不能為,為之而不能成,是其知有所不足也;非然者,必其無勇者也;又非然者,必其有自私自利之心,無強教悅安之懷,仁不及於天下也。惟大將軍施公則異是。

  方公之議伐鄭也,天下有從而疑之者矣。匪惟疑之,又有從而阻之者矣。而公不顧也。見之明而策之熟也。一旦奉命南征,任大如此,責重如此,不憚以其身親冒於矢石之間。一鼓而澎湖之舟師潰矣,一鼓而澎湖之營壘破矣,一鼓而敵人納款矣,而臺灣平矣。天下以非常之事歸公而公不居,以非常之功歸公而公不居;曰:「予惟是奉天子命,懼隕越以貽羞,何力之與有?」然則膺連帥之職,節制東南,不足為公貴。爵至通侯,實封萬戶,不足為公富。將相而官故鄉,人咸羨公為晝錦之榮,而實不足為公羨。口碑傳之,國史載之,不足罄公美。公豈有私哉!公豈有利哉!夫天地間惟庸人能樂而仁人有憂,亦惟庸人有憂而仁人能不憂。憂在天下,憂不在吾身也;樂在天下,樂不在吾身也。先天下而憂其憂,後天下而樂其樂;憂與樂豈足以系公之心哉?天為天下而生公,以公而任天下。寇未平為天下任憂,寇既平與天下同樂;此其所以為仁人而兼大智、大勇也。公豈有私哉!公豈有利哉!

  客歲冊封旋里,莆先生暨士民以平南紀詠問序於麟焻,既序而刻之,然猶未悉公之德業兼至也。今年春,合閩之諸先生、都人士復以平南實績郵筒命麟焻序之。竊謂公之功不欲為人傳,功亦不待文而傳,文亦不待至再而傳,而閩人無己之心、若不能旦夕忘公、不自知其請之至再者,而麟焻敬公之深、慕公之至、亦不自知其序之至再者。區區數言,聊以謝鄉先生人士請也。是為序。

  時康熙歲次乙丑榖旦,賜進士出身、戶部江南清吏司主事、前內閣中書舍人、辛酉順天典試同考、奉命冊封琉球、賜正一品俸服仍帶加一級林麟焻謹撰。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