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金門志 > 卷七

  名宦列傳

  武功

  循吏

  殉難(附)

  ·武功

  俞大猷,字志輔,號虛江;晉江人。學於趙建郁,以「易」推衍兵法。由武進士除千戶,守禦金門。軍民囂訟,導以禮讓。暇則與士大夫講學吟詩,磊落自豪。尤好接引後進,如邵應魁,卒建奇功。知林希元有志當世,從問學,希元酷喜之。交趾之役,希元歸,募兵漳、泉,大猷以金門千戶從。發謀出慮,動合機宜。累擢福建總兵官,與戚繼光共破海倭於閩、廣間;調廣西總兵官,予平蠻將軍印。旋移鎮福建。萬曆元年,乞歸;年七十餘,訪道論學。卒贈左都督,謚武襄。著有「劍經」等書(參「明史」、「名山藏」、「府志」)。

  盧毓英,字能侯;山東衛蔭襲百戶。隨總兵戚繼光剿倭入閩,有功,補金門遊擊。天啟間,鄭芝龍輩肆為患,毓英整兵出戰於陸鰲,以輕敵被誘獲。芝龍意在受撫,禮遣之歸,遂被劾。因詣省白諸當道,泉州知府王猷上其議,巡撫熊文燦檄出海招之,果就撫。令監其師,遂殲李魁奇、收褚綵老,楊六、楊七、劉香等以次芟夷,餘氛悉靖,毓英與有勞焉。未幾卒(「臺灣外志」)。

  陳龍,號鱗長;漳州龍溪人。初在海上;康熙間仗劍來歸,從平金、廈兩島,為金門總兵官。殘破之餘,用意拊循,外肅備禦、內集流逋,封內來者如歸。復從征澎、臺,拜喇哈勒哈番世職,入覲賜宴。

  回鎮,益務休養。念此邦夙敦詩禮,立書院,延里中士黃顥為諸生師。公暇,與士人分期校文,第其高下。比督學試,則所識拔者皆裒然居首,一時稱名將儒雅。浦民許貞沒官糖,負縲絏,其叔許開鬻兒女以釋其繫;龍聞,捐金代贖所鬻,復使完聚。帥金十餘年,奸宄遁跡,里門夜開,民和歲稔,島民為勒碑於太武山(「皋軒文集」參「浯島頌功碑」)。

  魏國泰,翔風爐前人;住劉五店。以從征朱一貴功,曆洞庭副將。乾隆元年,以協剿貴州逆苗,功遷金門鎮總兵。在任五載,裁罷陋規,歲不下千金。後補廣東右翼鎮,未任,卒。子文偉蔭生,官順德協副將(「縣志」)。

  李芳園,廣東海陽人;武進士侍衛。乾隆五十二年,以參將從征臺寇林爽文功,賞花翎,授金門鎮總兵。標營多積弊,疏剔殆盡,一切陋規毫勿受。金門兵米由廈防廳倉領運散給,差弁從中舞弊,濕水摻糠秕,甚或甬斛欠平滿,至月餉虧短零頭。芳園履任,風清弊絕,猶時令親信遇給領米餉期,中途錯召至署,為秤量弗如式,立予彈革。尤嚴盜賊,密防弋獲,民戶不夜閉。故事:武職不得與民事。芳園巡洋歸,攀輿牒訟者立移縣丞到署庭鞠,曲直隨判,吏不能為高下手。浦有孀婦舍後忽一臥屍,甲保將私索賄;芳園廉知,立給槥發瘞。諸多善政,不可殫述。

  後卒於官,宦囊蕭然。喪歸,百姓遮道焚香追送。有老媼哭之哀,問其故,曰:『吾夫為舵工,操船擊碎,中軍責賠;公曰:「風濤非人力所施」。吾兩子從戎,中軍並召戍臺;公曰:「一子留養」。一子犯法,中軍汰退名籍,公薄鞭而宥之。吾嘗私祝公長生,不意竟死,是以慟』。眾為墜淚。

  芳園剛直廉正,具文武才。在鎮七年,軍民皆受其福。迄今口碑載道,僉謂「鎮金第一」云。

  蒲立勳,字樹亭,廈門人;署金門左營守備。嘉慶十六年,巡哨至平海外洋,擊沉盜船一只,獲盜十二,擢福寧左營守備;尋署金門左營遊擊。及去任,送者為之語曰:『給餉裕兵糈,三年鼓腹;邏巡警雪夜,萬戶安眠』。記實也。嘗出貲,修義塚;鄉里善舉,無不與焉。歷官溫州鎮總兵,乞養,卒於家(節「內自訟齋文集」)。

  陳化成,號蓮峰;同安丙洲人。父為邑名諸生。化成以家貧充伍,歷官金門總兵。勤於巡緝,杜絕私謁。部曲有受其栽培,以重禮為壽者,必正色拒之;一時風裁凜凜。道光間,總督孫爾准以漳州所屬谾口地為海寇出沒之區,欲移金門右營守備駐守其地。化成議覆,大略謂守備有錢糧之責,難以久駐;應增兵二百名,每年以遊擊、守備駕船輪流巡哨,而發千把總一員為專防、外額一員為協防,常川防守。朝議報可,一時稱便。洊擢江南水陸提督。

  二十二年五月,防守寶山,死於海氛之難。賜祭葬有加禮,予謚「忠愍」,建專祠;入祀京師昭忠祠。賜其子廷芳襲騎都尉、廷棻舉人,當時榮之。

  子五:廷芳,官山東遊擊署總兵;廷棻,刑部員外郎;廷芸,壬戌舉人,工部都水司員外郎;廷蔚,六品軍功,以通判用;廷荃,閩安左營都司。

  竇振彪,號升堂;廣東花縣人。由行伍,歷官金門總兵。日夜在洋巡哨,先後獲洋盜以千計。與文員和衷共濟,不設城府。臺灣嘉義張丙作亂,與陸路提督馬濟勝討平之;賞戴花翎。旋會同巡道周凱、同安營參將雙喜等搜捕沿海潘塗、杏林、桕頭諸鄉,焚其巢,又搜捕晉江之蓮埭、白崎、惠安之獺窟諸賊。行至南安大盈驛,聞朴兜呂姓尤獷悍,屢劫掠濱海;即偕馬濟勝帥師圍之,獲巨盜呂石、大訟棍李惠元等八十餘名。復渡海至大墜山之曾營鄉,獲奸匪無數。時海賊江扁雀、陳雙喜屢為振彪所窘,勢促乞降,許之。道光十七、八年,聞海氛告警,振彪屬諸紳士團練鄉勇,防守沿海要害,布置嚴密,人情大安。前後鎮金門十年,緝盜安民,擢福建水師提督,駐劄廈門。以海氛之役,革職留任。卒,予開復,晉贈太子太保,謚「武襄」,賜祭葬如典禮。

  振彪平生以造人材為先,知人善任。如林建猷、林向榮皆至提督,韓嘉謨、陳勝元、薛師儀皆至總兵,陳顯生、吳菁華、彭奪超、許鵬飛至參將遊擊,均水師能員,以武功顯。而向榮、嘉謨、勝元、菁華、奪超等先後以死勤事,皆振彪所識拔也。

  子熙,分發福建知縣,署泉州府馬巷通判;壯齡,候補水師遊擊。

  鐘寶三,號鑑堂;汀州上杭人。道光間,由世襲雲騎尉,歷官金門右營遊擊。巡緝勤慎,獲洋匪最多,積功至福建水師提督。緣事罷任。

  寶三自少讀書,嘗應童子試。性風雅而豈弟,喜與文士倡和。咸豐元年間,嘗會同金門縣丞李湘洲建育嬰堂,割俸倡捐經費,至今賴之。

  周承恩,字君然,號碧峰;夏門人。歷官金門守備,愛卹士卒,而勤於巡緝,所部洋面肅然。以獲盜功,調升臺灣安平中營遊擊、護安平副將。道光二年,張丙作亂,隨總兵劉廷斌援嘉義,戰歿於鹿仔草。事聞,以參將例,賜卹襲如例。

  子向辰,襲雲騎尉。嘗官金門,能舉其職。後以遊擊帶兵赴仙遊縣剿賊,死於陣;賜卹襲如例。子餘慶襲。

  ·循吏

  李飛鵬,新寧人。嘉慶元年,署金門縣丞。會地方將採糴米榖補倉,飛鵬以金門四面環海,地瘠人貧,率以魚鹽為命,歲出惟薯、豆,不產禾米,無從購市,捧檄躊躇。而紳士林文湘輩已具呈至,極陳島上艱阨狀。飛鵬即據情牒請大吏,得免。浯民無採買,自此始。

  汪炳南,蘇州人。嘉慶間,署金門縣丞。廉潔惠民,至典衣自給;百姓時以薪米餽之。

  李振青,號松吟,興義人;監生。歷署長泰知縣,永春州知州。嘉慶間,為金門縣丞。綜核精敏,善鉤距,能知民間利病。有要犯,大吏索急,奉檄往捕,舍其村之家祠;其村素悍,或言曰:『今夜一炬,足可了事』。初不知振青故能操閩音,從容令將薪至,繞其祠曰:『吾無德以發若,可焚;若祖無靈以化若,宜焚。今且與若祖並燼』。村老懼,即日縛犯出。海寇方熾,同守備陳光求駕快艇擊,獲盜許包、劉添輩,再捦方溪輩於草嶼,盜自是稍戢。浯江書院,久無膏伙,割俸分期課文、修學舍、置祭費。舉卓異陞去,旋為同安知縣。調臺,卒。島人祠之浯江書院。

  蕭重,號遠村,直隸靜海人;博學工詩。嘉慶間,補興化莆田巡檢,自號三十六灣梅花主人。遷金門縣丞,寬厚愛人。金門地磽确,常苦旱。重賦詩禱城隍,是夕大雨,復依韻謝焉。詩學韓、杜,與諸生林文湘為莫逆交,倡和文讌無虛日。書院課士,手自評閱,文士翕然稱之。既去任,寓浯江書院,署曰「客燕」;日吟詠其中。貧不能辦裝,島人或進薪米,始供朝夕。著有「剖瓠存稿」、「左傳樂府」若干卷,門下士為之刊行。

  李湘洲,號松岑。道光間,由吏員官金門縣丞。性明敏,精習吏事,案無留牘。嘗以金門溺女風熾,與右營遊擊鍾寶三、紳士林焜熿、薛師弼、蔡漣清、許瑞瑛輩謀為拯救之法。而地瘠民貧,難充經費,乃先籌款數百,於署西隙地,起蓋育嬰堂;復百計鳩貲而成之,始終三年不倦。復陞任同安知縣,猶與紳士郵書往來,以蕆其事。卒後,島人為位祠於堂中,春秋祀焉。

  ·殉難(附)

  吳瑞興,同安人。屢從提督陳化成巡洋,以捕盜勇敢,累遷金門右營把總、署千總,為後浦汛防官。咸豐五年十一月初七夜,巡至中港海濱,見匪徒數十乘龍艚小舟登岸,偷挖地瓜;直前捕之,中賊砲傷頸,卒。時護總兵蔡潤澤、護右營遊擊陳宗祥以賊匪無蹤,欲捏報別情。而瑞興長女,日號哭於鎮署前;當道不獲已,以死事聞,賜卹襲如例。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