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嘉義管內采訪冊 > 打貓南堡

  打貓南堡,在縣北,距城十二里,東至頂山仔腳莊,與東下堡分界;西至何竹仔腳莊,與西堡分界;南至牛椆溪莊,與嘉義首堡分界;北至三疊溪莊,與北堡分界。堡內東西相距十六里,南北相距十三里。

  積方

  山

  川

  陂

  街市

  營汛

  橋梁

  津渡

  水利

  祠廟

  番社

  出仕文官

  出仕武官

  文舉人

  武舉人

  貢生

  節婦

  婚姻

  喪祭(與上同)

  歲序

  居處

  衣服

  飲食

  士習

  農事

  商賈

  女紅

  雜俗

  兵事

  物產

  變異

  ·積方

  堡內一街,五十五莊。

  打貓街一百五十五番戶、七百二十五丁口。

  厝仔莊六十六番戶、二百二十六丁口。

  番仔莊一百零七番戶、四百六十九丁口。

  后莊三百三十二番戶、七百二十九丁口。

  本廳莊一百二十五番戶、四百五十二丁口。

  崙尾莊一百三十二番戶、六百五十九丁口。

  小田林腳莊二十七番戶、一百零九丁口。

  海豐仔莊八十六番戶、四百三十六丁口。

  潭底仔莊二十六番戶、一百二十丁口。

  天赦莊一十七番戶、一百二十一丁口。

  西莊一百四十二番戶、四百二十一丁口。

  竹仔腳莊九十一番戶、三百三十七丁口。

  雙援莊八十二番戶、二百八十九丁口。

  橋頭莊一十一番戶、五十二丁口。

  外菁埔莊一百六十五番戶、六百五十丁口。

  元吉仔莊一十七番戶、六十三丁口。

  內菁埔莊一十四番戶、六十二丁口。

  社溝瓜州、鴨母藔莊七十二番戶、三百五十丁口。

  新莊四十六番戶、一百四十九丁口。

  田中央莊九十七番戶、四百五十三丁口。

  柴頭猴莊五十二番戶、一百八十二丁口。

  番仔溝莊二十五番戶、九十二丁口。

  南路厝莊一百四十七番戶、五百八十七丁口。

  下土庫莊一十八番戶、七十三丁口。

  鴨母坔莊七十九番戶、三百九十丁口。

  山腳莊一十五番戶、六十七丁口。

  義橋莊二十二番戶、一百一十三丁口。

  劉竹仔腳莊一十六番戶、八十丁口。

  江厝店莊七十二番戶、二百三十二丁口。

  牛斗山莊二百零二番戶、八百十六丁口。

  牛椆溪莊一百一十六番戶、四百一十三丁口。

  雙福莊四十番戶、一百六十九丁口。

  中莊三十五番戶、一百七十一丁口。

  東勢湖莊二百零六番戶、八百六十三丁口。

  好收莊二百七十番戶、九百九十丁口。

  新莊仔莊二十七番戶、一百五十三丁口。

  頂下山腳莊八十六番戶、二百九十七丁口。

  崙仔頂莊一百一十番戶、四百二十九丁口。

  虎尾溪莊六十八番戶、二百七十八丁口。

  圳溝墘莊一十五番戶、六十七丁口。

  頂土庫仔莊七十五番戶、二百六十二丁口。

  三疊溪莊一百二十五番戶、四百七十丁口。

  呵連莊九十八番戶、三百三十八丁口。

  頂坪莊三十二番戶、一百二十三丁口。

  下坪莊三十七番戶、一百七十九丁口。

  上崙莊三十一番戶、一百零四丁口。

  下崙莊六十九番戶、三百一十五丁口。

  新興莊二十四番戶、九十三丁口。

  南靖厝莊六十八番戶、二百五十一丁口。

  柳仔溝莊六十一番戶、二百四十三丁口。

  頂藔廍莊六十一番戶、二百九十八丁口。

  下藔廍莊一十三番戶、八十七丁口。

  竹圍莊二十八番戶、一百零一丁口。

  雙溪口莊二百零九番戶、八百七十六丁口。

  後港莊一百四十四番戶、六百二十六丁口。

  以上五十六莊,計共四千三百一十六番戶。

  以上男女計共七千八百十四丁口。

  ·山

  打貓山龍從八通關山發脈而來,由大坪頂莊、東廣藔莊、大草埔莊、小草埔莊、芎蕉湖莊、大北勢坑莊、姜仔藔莊,小北勢坑莊,盤旋曲折數餘里、至尫仔上天山,突起三峰,高聳並列。北曰天來山,南曰八仙棹山,中曰尫仔上天山。再從菜公峰、甘蔗坑、風櫃斗山、大牛頭墩山,分二支。一從北畔,由陳厝藔莊、頂山仔腳莊,穿田從拔仔腳埔圳溝墘莊、崙仔頂莊,由中莊入打貓街。一從南畔,由雙福莊,直至義橋莊,穿田過西至江厝仔莊,再起三山。一曰西方月山,一曰牛蛋山,一曰牛斗山。中起一高峰,曰真武踏龜。此山自東至西,約有四、五里長。山上二小井相連,闊有三尺,深有四尺。此井泉甘水清,旱天泉水長流,滿井不渴,俗曰龍目井。

  ·川

  牛椆溪,在嘉義縣北,離城六里,南屬嘉義首堡,北屬打貓南堡。居二堡分界之中。此溪源流有三。一自大目根堡犁園藔莊西南等而來,一自大坑莊西北而來,一自桃仔斜莊西北從白杞藔透出鹿麻產等處而來。至閤水仔,三路合入牛稠溪,直過至下牛椆溪堡等處而入海。

  ·陂

  青埔陂在打貓西畔,距打貓三里,橫直周圍六、七里闊,灌溉水田一百餘甲。

  柳仔溝陂在打貓北畔,距打貓十里,灌溉水田二百餘甲。

  好收莊陂在打貓東畔,距打貓十里,灌溉水田三百餘甲。

  虎尾藔陂在打貓東北畔,距打貓七里,灌溉水田二百餘甲。

  番仔陂在打貓西,距打貓二里,灌溉水田四、五十甲。

  雙溪口陂在打貓西北,距打貓十二里,灌溉水田。

  ·街市

  打貓街在縣北十二里,康熙年間為市。

  雙溪口街在縣北二十里,道光年間為市。

  ·營汛

  打貓街前大莆林汛,號曰總爺,派兵二人,在打貓居住。

  ·橋梁

  中莊橋約二丈長,五尺闊,以杉造。

  土庫仔橋約二丈外長,三尺闊,以杉造

  番仔坡橋約二丈外長,三尺闊,以杉造。

  紅橋頭橋約一丈外長,五尺闊,以石板造。

  水流公橋約二丈餘長,三尺闊,以杉造。

  ·津渡

  牛莆溪原設渡二處,分頂、下二渡。頂渡嘉義往打貓大莆林等處,用竹為筏,闊十餘丈。下渡嘉義往新南港、北港等處,用竹為筏。

  ·水利

  十四甲圳,原流自東下堡下三分山仔門溪底,用石頭作岸,名曰石撾,截水入圳。由林仔尾莊、十四甲莊、溪州仔莊、江厝店莊、牛斗山後,直至下牛椆溪堡等處,灌溉水田三百餘甲。前系翁、江、蕭三姓合築,現今作為三年輪流。

  ·祠廟

  慶成宮在打貓街內,奉祀天上聖母。坐東向西。嘉慶十四年間眾街居民公置(每年三月廿三日,眾街演戲祝壽誕)。

  陳聖王廟在打貓街內,坐北向南,咸豐六年,眾街民人公置(每年二月十五日演戲,系眾街公建祝壽誕)。

  福德廟在打貓街內,坐西向東。

  ·番社

  乾隆年間,有生番歸順潘姓,在打貓街西門外為社,約有一百餘戶。番俗與民居不同。每年二月十二日,通社番男女飲酒為樂,眾番皆高聲咻叫,連飲三天,咻叫三天。至十五日,全社番男女起步奔走,曰走社。婚姻之事,將社內未娶番男若干人,候齊奔走,至番仔橋頭為限,以先到者為捷,以未嫁番女若干人依次論配。無訂盟完聘之禮。臨喪則將死屍扶出庭中,群番歌舞為戲,以贈死者。既畢,哭泣悲哀,將葬之日,視家貧富,分一半物業為葬費。至今死亡者甚多。尚伸(?)十外戶而已。舊俗革除,雜處民間,與平民無異。惟番女無纏足,以烏布蒙頭,特少異耳。

  ·出仕文官

  許世雄(住打貓街,出仕廣東順德縣知縣)。

  蔡廷槐(住打貓街南堡崙尾莊,出仕湖北知縣)。

  ·出仕武官

  林策勳(住打貓南堡好收莊,出仕浙江衢州鎮)。

  ·文舉人

  蔡鴻模(住打貓南堡崙尾莊,乾隆年間中)

  王均元(住打貓南堡南路厝莊,同治癸酉科中)。

  何朝章(住打貓………,光緒辛卯科中)。

  ·武舉人

  劉捷高(住義橋莊,嘉慶年間中)。

  劉華寶(住義橋莊,道光十四年甲午科中)。

  劉華雲(住同上,道光二十四年甲辰科中)。

  何安邦(住打貓社溝腳莊,道光戊子科中)。

  何東波(住打貓竹仔腳莊,道光辛卯科中)。

  ·貢生

  邱仰中(住打貓街)。

  許如岡(同上)。

  王游(同上)。

  何雲卿(住打貓竹仔腳莊)。

  何淑儒(住打貓瓜州莊)。

  ·節婦

  節婦王謝氏,沙連堡西勢潭莊人,父克仁,母陳氏。婦生少慧,頗知女傳之義。婦年十八歲,適打貓街竹圍仔內廩生王教為妻。婦理中饋,克勤克儉,無虧婦道。二十歲,生長子幹。年二十四歲,生次子藩。年至二十六歲,教病,婦奉湯藥,怠惰不生;侍床前,衣裳莫解。祈禱神祇,願以身代。不幸,教卒。哭泣悲哀,淚濕衣襟。聞者多為之流涕。本欲以身殉之,回思二子幼少無知,姑留殘軀,以誨二子。未幾,使從師受業。二子天資可嘉。兄弟相繼入泮。婦心稍慰。壽至六旬,卒。光緒十七年,邑紳族戚賢之,共上其事於學撫部院,奉旌表。

  節婦何張氏,嘉義城內三角窗人。氏父倍卿,母賴氏。二十歲,適打貓南堡雙援莊何佛貼為正室。二十二歲,生男廷禎。二十五歲,貼卒,婦矢志堅貞,鉛華絕盡,教子有方,治家勤儉。閭里共賢之。人言無間。使子從師受業。禎賦稟頗聰,篤志詩書,身入黌門。婦享五十九歲。光緒十七年,閤族紳士共上其事於學撫部院,奉旌表。

  節婦魏何氏,打貓南堡瓜州莊人。氏父例貢生何五典,母王氏。道光二十六年,婦二十歲,適田中央莊文童生魏清派為室。至咸豐五年,派卒,遺下三子,俱幼。長春輝,次春光,次春禧。教子法孟母,治家風朱子。苦志孀守,不出戶庭。養子成人,克盡婦道。閭里咸稱。壽至六十三卒,尚未旌表。

  節婦何黃氏,嘉義城內暗街仔人。氏父為懷,母李氏。婦十七歲,適打貓南堡橋頭莊生員何松年為室。生一子。至二十八歲,年病,奉侍湯藥,衣帶不解。未幾,年卒。僅遺一子。婦堅貞自矢,鉛華不事。治家謹慎,養子成人。戚族咸稱。壽至六十歲而卒。尚未旌表。

  ·婚姻

  婚禮者,婚姻往來之禮也。合二姓之好,嚴百世之防。上以承宗祀,下以繼後昆。故君子重之。何謂六禮?一曰「問名」。二曰「訂盟」。三曰「納采」。四曰「納幣」。五曰「請期」。六曰「親迎」。此皆父母主婚。若父母不在,伯叔、長兄、嬸姆、兄嫂皆可。俗例大略如此。

  一、問名男家使冰人,俗曰媒人,求女家生庚,寫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生庚用紅紙帖直書,中央至末字要雙、不要單。如遇單字,於生字上添一瑞字。帖囊外寫生庚二字。送至男家。男家父母將生庚置於神座上,是晚焚香禱告神祇,用清水一碗置在案上,候三日後,舉家平安、絕無虫蚊飛投水中為清吉。然後憑媒議姻訂盟。

  二、訂盟用白金;多少,貧富不同。紅緞、銀針、手環,或用銀環,或用玉環,大月餅、冰糖、檳榔、冬瓜等件,品物豐儉,稱家之有無,實是定例。女家隨其有無,而報以輕重。遂將男家所送月餅、冰糖等物,分送親戚、朋友。納聘亦然。至迎歸之期,各親戚朋友用物相贈,謂之燦粧。俗名添粧。

  三、納采俗曰「完聘」。用婚書拜帖書二姓合姻之禮,聘金多少不同。多至二、三百元,少則至二、三十元。再備月餅、冰糖、榔檳、豚肩、老酒、燭炮、禮香等物,豐儉稱家有無,無定例。

  四、納幣男家用緞綢、布疋等物,令媒人送至女家。此禮富家有之,貧家罕用。嘗與納采並行,合為一禮。

  五、請期男家先請日師選擇良時吉日,令媒人送至女家,俟其再用日師覆驗,果無相沖,然後許訂日期。

  ·喪祭(與上同)

  ·歲序

  正月一日元旦,家家結羽彩在門首,至初五日,各家燈火長明,男女衣裳楚楚。入廟焚香、燒金紙,親朋造門賀正。相見以手作揖,曰「拜正」。或用名片相探,客造門,先以糖粿相請,曰「乾茶」。次以檳榔,繼以茶。主客以吉語相答,備酒席相款,曰「請春酒」。自初一至十五,相請皆謂「春酒」。

  初四日,接神。漳人家家虔備牲醴菜料,奉祀神祇,泉人、粵人不然。

  初九日,玉皇大帝壽誕。各家敬備五色金紙、天金、尺金、壽金、二五金、福金、高錢、菜料、牲醴、粿品,在廳前拜,無論士農工賈皆然。

  十五日,上元節。此日與元旦無異。是夜,謂之「元宵夜」。家家戶戶,燈燭輝煌。廟宇焚香,往來不斷。街衢莊社,放炮競勝。童子舉紙燈,結伴遊行。光輝儼如白晝。婦女在神前焚香後,向大門外窗聽鄰右人言,以占吉凶。俗曰「聽暗卦」,即鏡遺意。

  二月二日,家家各備牲醴祀福神,曰「做牙」。商賈之家皆然。倣古春祈之義。

  二月十五日,開漳聖王壽誕。打貓街每年是日,在聖王廟內焚香演戲。若遇豐年,或有時往嘉城內進香,無定例。

  三月三日及清明節,各家備牲醴、果品、薄餅諸物件,祭掃墳墓,焚香禮拜。祭畢,放炮。附近童女,聞炮聲齊到墓前,各贈果品,曰「幼墓粿」。無祭墓者,僅以紙錢掛在墓上,曰「掛紙」。

  三月二十三日,打貓慶誠宮天上聖母壽誕。每歲是日,舉街虔備牲醴,到廟內奉祀,演戲酬神,一、二天或二、三天無定。

  四月八日,僧侶奉佛,沿門唱歌。此曰「洗佛」。此舉近來無。立夏日,家家買瓠仔,調大麵和羹,家人食之。俗語相傳、食此瓠麵,令人肥白。

  五月五日,端午節。俗名五日節。門首各插菖蒲、艾、松枝,飲雄黃酒,以竹葉包糯米為粽,所謂「角黍」。親朋以此投贈,亦以此祀神祇、祖先。婦女多以緞製繡囊,入以香料,曰「香袋」。小兒多佩在胸前。

  六月十五日,以米為丸,先祀神祇祖先後,舉家共食,俗曰「半年丸」。

  七月一日,打貓頂街,自乾隆年間設此觀音大士,當其未設之先,迨七月一日起,每日下午陰風慘淡,撲人面目。嘗聞鬼聲啼哭,人人畏懼,戶戶驚惶。時有觀音大士,屢次顯身,俾街中人共見之。高一丈餘,頭生雙角,身穿紅甲,青面獠牙,火炎舌舌,吐出一尺餘長。若見大士,陰風輒止,鬼聲皆息。人知大士足以壓孤魂,由是眾街祈禱必應,威靈顯赫,街中眾舖戶公議:每歲七月一日,用紅緞塗大士像一身,奉祀壇中。又延僧侶五人,誦經懺三天,超度孤魂,普醮陰光。迨初三晚,搭一枰,高六、七尺,曰孤枰。上置米飯、牲醴、菜料、果子、生豬羊,並應用物件許多,以祭孤魂。祭罷之時,將大士像焚化。總之,大士之威靈,先則由近及遠,不特堡內人民被其恩澤,即闔邑人等,共沾神惠也。是以,男女如雲,皆到壇前焚香、禮拜。迨咸豐年間,緣七月時,大雨淋漓,欲到壇禮拜者,嘗被水阻隔。故包香火,分設大士。如大埤頭莊、梅仔坑、古民莊、崙尾莊等處,各設大士,或普一日,或普二日,無定例。

  七月七日,讀書人為魁星帝君聖誕。世傳為牛女渡河,謂之「七夕」,亦謂「七娘媽生」。莊社家家殺雞烹酒,備■〈艹壬〉萊龍眼各品物,在廳堂前,向天禮拜,祈禱消災改厄。童子多掛七娘媽香火,泉人不特如此,用五色紙塗七娘媽亭一個,約二、三尺高,置於廳堂前,焚香禮拜。拜畢,將此亭當天焚化,祈禱平安。

  七月十五日,曰「中元」。家家虔備牲醴。或五牲,或三牲,並五味碗菜料、果子、糕粿等物,在大門前普度孤魂,俗曰「拜好兄弟」。自七月朔日起,有用■〈艹〈束刂〉〉竹一枝,約有二丈餘高,豎立於大門外,竹上高懸一燈,夜間點火,高照四處,俗曰「燈高」。亦有僅以一燈懸於門外,燈上書「陰光普照」,曰「路燈」。至晦日,備辦牲醴、菜料五味碗,致祭孤魂於門外,燒金紙,將此燈以送。每年七月皆然。是月朔望晦,無論村社街衢,皆有致祭之例。

  七月二十一日,打貓下街亦設觀音大士一身,延僧侶五人誦經懺三日,與頂街同。較之頂街,加倍鬧熱,餘皆同。

  七月二十九日,下街有童子普。此舉自道光年間始設,推其未設之由,因街內眾童子嬉戲,公捐多少錢,買些少物件,在孤枰腳致祭童子孤魂。連祭二年。一年不祭,遍街路下午時鬼聲啼哭,悉屬童子之聲。陰風陣陣,哭聲不絕。街內童子,多不平安。公議塗大士一身,延僧道士五人誦經懺一天,超度童子孤魂,遂為定例。曰「童子普」。

  八月十五日,曰「中秋節」。街衢家家以圓餅祀福德神,莊社農家以糯米挨末為粿,曰「朮米薯」。以此祀福德神。是夜曰「中秋夜」。家家燒金、放炮,亦有演戲酬神,仿古秋報也。

  九月九日,曰「重陽節」。童子多以紙塗風箏。有兩扇,象天地之義;有八角,象八卦之形。各樣爭奇不同。另有以籐皮削薄,掛於風箏之內,送入雲霄。此籐皮扇風能鳴,曰「嚮弓」。亦有夜間用燈結於箏線上,朗若星辰。

  十月十五日,三界公壽誕。街莊各家,虔備牲醴、菜料,以朮米為紅丸、紅龜等件品物,在廳前置香案棹上,禮拜、燒金、放炮,亦有演戲恭祝壽誕者。每歲皆然。

  十一月,莊社農家收冬明白,殺雞為黍,演戲酬神,曰「作冬尾戲」。又曰「謝平安」。凶年無演戲,僅辦牲醴而已。冬至節,各家以米為丸,祀祖先,並祀神祇。門窗戶扇,各粘一丸。世習相傳,其義未詳。

  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神。家備牲醴祀神,燒金紙,另以一張印輿馬在紙上,曰「雲馬」。同金紙燒化。家家各掃凈屋宇塵埃,謂歲將更新也。親朋戚友,備甜粿、紅柑、雞鴨等物相贈。農家以土產之物相饋。俗曰「送年」。

  除夕,家家用紅紙書門聯,貼於門首。備牲醴祀祖先、神祇,燒金紙,放炮,取爆竹除歲桃符之義。用發粿一個,白米飯一碗,上插紅春花一蕊,置於神棹上,以紅柑排於兩旁。是夕事神、祭祖畢,備酒席在廳堂中,棹下用烘爐一個,置火炭於爐中,用銅錢一串,圍於爐外,舉家老幼同飲,曰「圍爐」。取團圓之義。尊長以圍爐銅錢分賜子孫,曰「壓年」。

  ·居處

  貧富不同。富者廣廈雕樑棟,以杉為楹、為桷。貧者居室竹楹、茅舍。總之,茅舍多於廣廈也。茅舍以茅草蓋屋,竹楹以■〈艹〈束刂〉〉竹為楹,村社許多。

  ·衣服

  士農工商各有別。士子家頭戴小帽,以烏貢緞為之,形似碗,名曰碗帽。農工商家多以烏布、淺布包頭,曰頭布。冬衣布,夏衣葛。士衣長覆足,農工商皆衣短衣。等級分明,不敢混雜。至於各色綢緞,富貴家多為衣服,商家亦有之,農家少睹。以紅線辮髮,農商家皆然。惟士者不爾。

  ·飲食

  每日三餐,貧富不同。富家多食魚肉,調五味。貧家每食蔬菜。富家食白米飯。貧家食粥,多調地瓜,且多食鹽瓜、醬筍等物。村莊大抵如是。若遇演戲酬神之時,買魚肉為牲醴。先祀神,後留親朋在家款合。備酒飯相待,陳設豐盛。

  ·士習

  士尚氣節,厭浮華,舉止端莊,不恥下問,是為儒家。堪稱士林。

  ·農事

  田園並耕,有早晚二冬。收成明白,或作苦力,或作傭工,或販貨以資家費,日日勤勞,不敢稍暇。

  ·商賈

  打貓街採貨物,販自嘉義城,並新港、北港、樸仔腳等處而來。惟粗紙、金白古(?)等物,由竹頭崎、梅仔坑等處而來。雙溪口街亦然。

  ·女紅

  婦女多在女室內理中饋,勤刺繡,不出戶庭。蠶桑未興,紡織無聞。農家婦女,刺繡之餘,或有時暫出園中鋤草拔土豆,每日可得五、六十文。富貴家婦女不然。

  ·雜俗

  俗尚迎神演戲,街衢莊社皆然。一年數次,開費金不少。習慣自然。或開二、三十元,或開七、八十元,實無定例。惟視莊之大小與年之凶豐耳。

  男女多食檳榔。凡有客來往,先以檳榔為先,次以茶。或說檳榔能除瘴氣,故以多食此物。閭里所有雀角之爭、詬誶之怨,大則罰戲,小則罰檳榔、香餅,分諸鄰右,俾知孰是、孰非,以解兩造之怨。

  俗尚巫家,動輒深信巫言。每年八月十五日,令其設臺禳災解厄,進錢補運,敕符作法,鼓角喧天,手舞足蹈,約費白金十餘元。俗曰「過關度限」。邪說惑人,村民多為所迷。又有非僧、非道,以紅布包頭,曰「紅頭司」。其術與巫同。

  ·兵事

  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間,彰化縣匪魁林爽文、莊大田等,結聯天地會,招集各處匪徒,在彰化戕官劫縣,震動地方。沿至打貓堡,欲攻打諸羅山城。群賊大營紮在南堡江厝仔山頂,距城約有十里。沿途建設小營,結聯至城腳。斯時,諸羅山城被困多月,慘不勝言。賴城內官民協力死守,迨五十二年會廈門提督福康安奉旨東征,一鼓蕩平,匪寇擒斬,林爽文群匪各逃遁,大田逃至青番地,進退無路,後亦被擒。餘匪改過從善,地方各處安靜。迨至乾隆六十年,高宗純皇帝嘉賞縣民效死勿去,特詔改諸羅山為嘉義城。

  道光十二年,打貓西堡崙仔莊匪首陳辨,糾集各處盜賊,交通彰化縣張丙、詹通等相應,先亂彰化,延及斗六。害民戕官,賊徒愈盛,官兵日微,眾寡莫敵。辨等統率群賊,浩蕩而來,途經打貓堡內,人民惶恐,莫不逃避。遭害財散人亡者,難以枚舉。賊眾竭力攻打嘉義城,幸有總兵劉廷斌,親率軍民,死守五十餘天。會提督高濟勝、總兵竇振彪,統兵赴援,嘉義之圍遂解。辨等退守斗六後,詹通被馬提督擒之。張丙為劉廷斌所獲。陳辨等各就擒,在地正法。軍民悉快,土寇皆平。

  咸豐三年五月,土寇賴鬃與弟賴益,原住嘉義西堡茄荎莊人民,為搶劫犯罪。嘉義縣呂朝樑,派勇巡拏迫變。鬃乘勢糾集眾徒,抗拒官兵,自知騎虎之勢難下,立即豎旗,招集各處匪徒上下相應。會有彰化匪首曾家角、鹽水港匪首張古,不約而同,彼唱此和,震動地方。打貓街,路所必經,群匪猖獗,官兵退避,人民無敢或阻。堡內受害者,不乏人。嘉義城由此被困。迨七月間,恒總兵督率軍馬來援,城內人民協力禦之。一戰而圍遂解。鬃亦被擒正法。餘匪無從逃遁,亦各就擒。土寇悉平。

  同治元年二月間,彰化四張犁莊匪首戴萬生林晟、陳啞九弄等,猖獗作亂,曰「會香」。萬生原為北協稿房書吏,因新任北協夏汝賢欲勒萬生之金不遂,將稿房改換。又加以罪名。由是抱怨在心,廣結各處匪類。臺灣道孔昭慈抵彰化,遂命秋二府帶兵往葫蘆墩勦辨。匪首萬生抗拒官軍,乘勝圍彰化城。不日,城陷。夏汝賢、秋二府同受害。

  孔昭慈自縊而死。賊勢日盛,蔓延至嘉義界。匪首嚴辨、何萬、呂梓等數十名,在打貓地面招集匪徒,結連戴萬生,自此上下相應,賊勢浩大。各處匪類,不約而同,遍地皆起,難以指數。嚴辨、何萬等營,紮在打貓街,接應萬生諸匪首,共攻嘉義城。自三月至七月,官民協力堅守,是以不陷。會臺灣總鎮林向榮,統兵解圍。萬生恐有官軍抄殺後路,致首尾不能相應,於是,匪徒退駐斗六門。嘉義之圍漸解。斯時也,向榮不知賊勢,實繁有徒,同副將王國忠、顏祥春,統兵返勦,至斗山門,深入重地,受困於此,遍地皆氛,軍糧不繼,絕食多天,兵卒餓死者不乏人。甚至殺馬而食,軍無鬥志,士有叛心。萬生深知軍糧絕斷,益力攻打。嗟乎!全軍陷沒,林總鎮與王、顏二將,並斗六都司劉國標等,左沖右突,莫出重圍,皆死節。萬生統領賊兵,再困嘉義。此次打貓堡內人民,被劫搶、受焚殺者,難以悉數。好收莊、下洋仔莊群匪,紮營在此,為害尤甚。萬生偵知孤城無援,竭力督率爪牙,攻之益力。斯時城中乏食,救兵不到,勢甚危急。幸得嘉義縣白鸞卿、參將湯得陞,協同本城紳商、義民,盡力死守,共保孤城。至同治二年,廈門提督吳鴻源,同林文察,統兵由臺南救嘉義。臺灣道丁曰健、臺灣鎮曾元福,統兵由鹿港抄殺後路。首尾攻打。將萬生困在核心,賊眾心荒意亂,四散逃生,嘉義之圍遂解。不多日,各處蕩平。嘉義縣懸賞格嚴拏匪魁,人心大定。是時戴萬生、呂梓、何萬等諸人,次第就擒,在地正法,以快人心。此乃戴逆唱亂之大略也。

  ·物產

  榖之屬:粳稻、菽(豆之總名)、九月豆、米豆、糯米(俗名朮米)、四月豆(有烏白兩種)、綠豆、麻(有烏白兩種)、花生(俗名土豆)。

  蔬之屬:芥菜、芫荽、隔藍、甕菜、茼蒿、蔥、芹菜、韭、薤(俗名蓼蕎)、蒜、蘿蔔(俗名菜頭)、茄(俗名蕎)、芋、行菜。

  蓏之屬:地瓜(俗名蕃薯)、涵瓜、冬瓜、絲瓜(俗名菜瓜)、施瓜、瓠、苦瓜。

  果之屬:龍眼、檨仔、柚仔、拔仔、檳榔菁、甘蔗(有三種)、芎蕉、梨、王萊、羊萄(有甜酸二種)、柿、輦務、香果、石榴、桔、柑、李。

  木之屬:荊(俗名埔姜)、棟(俗名苦苓)、破故子、林投、茄冬、牛港■〈艹〈束刂〉〉、樟需、松、樸、楠。

  竹之屬:■〈艹〈束刂〉〉竹(筍苦,醬可食)、麻竹(筍可食)、綠竹、筀竹(俗稱桂竹,筍可食)、茅如竹(生冬筍,可食)。

  花之屬:蘭、桂、梅、桃、李、仙丹、樹蘭、石榴花、鷹爪桃、菊、瑞、月下香、雞冠花、剪絨花、含笑、茶花、夜合、員仔花、繡球花、黃墘、馬蹄、扶蓉、目眉、珠蘭、水錦花、蝴蝶花。

  草之屬甚多,難以枚舉,略載數樣。茅草(貧家以此蓋屋)、蒲草(五月五日,以此插門首)、艾草(同上)、仙草(絞汁去渣,煮成凍冷,和糖水飲之,甚味)、龍舌草(俗曰蘆薈,婦人採以膏髮)、菅草(葉利如刀)、鳳尾草。

  畜之屬:馬、牛、羊、豬、狗、貓、鹿、山豬。

  毛之屬:兔、猿、番鼠(毛短於兔,五色成文)、鳥鼠、椪鼠、水獺。

  羽之屬:鳶、燕、鳩(俗名班鴿)、鷺、鵝、番鴨、雀、烏鶖(身黑、尾長,能搏鷹鳶諸惡鳥)、鷹、伯勞、鸚谷(俗名加令)、花微、鴿(俗名粉鳥)、雞、鴨、鵲(俗名客鳥)。

  鱗之屬:草魚、■〈魚逮〉魚、鰱魚、鱺魚、鯽魚、鱔魚、烏魚、鰻魚、虱目魚、土虱魚。

  介之屬:龜、鱉、蟹(有數種,惟毛蟹甚美)、蝦(大小不同)、螺(有田螺,石螺分別)。

  蟲之屬:蜂(有蜜蜂,能釀蜜,種類甚多)、蟬、蜻蜒(俗名田英)、蝴蝶、蟋蟀(俗名烏龍)、水蛙(一名田蛙,即蛙也)。

  ·變異

  同治元年五月初九日,地大震,城牆崩壞甚多,並有數處地裂盈尺,深數丈,噴出泥,極為大變異也。後戴萬生反。

  同治三年,戴逆亂後,疫症盛發,人民死者甚多。

  光緒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戌時,有蛟龍從臺南震動,狂風甚大,數刻之間,直抵臺北而沒。所過之城邑市鎮,屋宇被風掃倒,大樹飄飛,難以盡舉。惟城內文武官衙,受摧折尤甚。各處皆然。令人莫解。此為大異也。

  光緒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大雨雹。

  光緒六年十月初二日,飛星入月。

  光緒八年八月間,時將近四、五更,彗星常見,俗為長尾星,形如掃帚。

  光緒十三年,大旱,五穀騰貴。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