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蛮书 > 卷二 山川江源第二

  金马山在柘东城螺山南二十余里,高百余丈,与碧鸡山东南西北相对。土俗传云,昔有金马,往往出见,山上亦有神祠。从汉界入蛮路,出此山之下。螺山遍地悉是螺蛤,故以名焉。

  碧鸡山在昆池西岸上,与柘东城隔水相对。从东来者冈头数十里已见此山。山势特秀,池水清澹,水中有碧鸡山石,山有洞庭树,年月久远,空有余本。

  玷苍山(案:玷《唐书》作点),南自石桥,北抵登川,长一百五十余里,名为玷苍。直南北,劝;不甚正。东向洱河,城郭邑居,棋布山底。西面陡绝,下临平川。山顶高数千余丈,石棱青苍,不通人路。冬中有时堕雪。

  囊葱山在西洱河东隅,河流俯啮山根。土山无树石,高处不过数十丈。面对宾居、越析,山下有路,从渠敛赵出登川。  高黎其山在永昌西,下临怒江。左右平川,谓之穹赕,汤浪加萌所居也。草木不枯,有瘴气。自永昌之越赕,途经此山,一驿在山之半,一驿在山之巅。朝济怒江登山,暮方到山顶。冬中山上积雪苦寒,夏秋又苦穹赕、汤浪毒暑酷热。河赕贾客在寻传羁离未还者为之谣曰:“冬时欲归来,高黎其上雪。秋夏欲归来,无梆穹赕热。春时欲归来,平中络赂绝。”(络赂,财之名也)

  大雪山在永吕西北,从腾充过宝山城,又过金宝城以北大赕,周迥百余里,悉皆野蛮,无君长也。地有瘴毒,河赕人至彼中瘴者,十有八九死。阁罗凤尝使领军将于大赕中筑城,管制野蛮。不逾周岁,死者过半,遂罢弃,不复往来。其山上肥沃,种瓜瓠长丈余,冬瓜亦然,皆三尺围。又多薏苡,无农桑,收此充粮。三面皆占大雪山,其高处造天。往往有吐蕃至赕货易,云此山有路,去赞普牙帐不远。

  又有水,源出台登山,南流过巂州,西南至会州诺赕与东泸,(此处似有脱漏)古诺水也。源出蕃中节度北,谓之诺矣江,南郎部落,又东折流至寻传部落,与磨些江合。源出吐蕃中节度西其笼川犛牛石下,故谓之犛牛河。环绕弄视川,南流过《鸟戋》桥上下磨些部落,即谓之磨些江。至寻传与东泸水合,东北过会同川,总名泸水。蜀忠武侯诸葛亮伐南蛮,五月渡泸水处,在弄栋城北,今谓之南泸。两岸葭,大如臂胫。川中气候常热,虽至冬,行过者皆袒衣流汗。又东北入戎州界为马湖,至关边县门,与朱提江合,流戎门南城入外江。

  昆池在柘东城西,南百余里,四十五里(案:此四字疑衍文)。水源从金马山东北来。柘东城北十数余里,官路有桥渡此。水阔二丈余,清深迅急,至碧鸡山下,为昆州,因水为名也,土蛮亦呼名滇池(案:今晋宁川中,自有大池,在东南,当是滇池。水不可呼池,乃蛮不能别)。滇池水亦名东昆池,西南绕山,又西北池流为河,过安宁城下。亘水东西,有桥三十,一阔长三百余步。徒行七日程与泸水合。又量水川在滇池南两日程,汉旧黎州也。川中有大池,其水东泄。流处出一石窦中,流水甚广,石窦甚狭。土蛮云,忽窦空,百姓忧溺。新丰川亦有大池甚广。  澜沧江,源出吐蕃中大雪山下莎川。东南过聿赍城西,谓之濑水河,又过顺蛮部落。南流过剑川大山之西。澜沧江南流入海。龙尾城西第七驿有桥,即永昌也。两岸高险,水迅激。横亘大竹索为梁,上布箦,箦上实板,仍通以竹屋盖桥。其穿索石孔,孔明所凿也。昔诸葛征永昌,于此筑城。今江西山上有废城遗迹及古碑犹存,亦有神祠庙存焉。

  又丽水,一名禄{曰斗}江(案:“{曰斗}”字,字书不载)。源自逻些城三危山下。南流过丽水城西,又南至苍望。又东南过道双王道勿川。西过弥诺道立栅,又西与弥诺江合流。过骠国南入于海。水中有蛟龙、鳄鱼、乌鲗鱼。又有水兽似牛,游泳则波涛沸涌,状如海潮。《禹贡》:导黑水至于三危,盖此是也。或云源当是大月河,恐非也。

  又弥诺江在丽水西,源出西北小婆罗门国。南流过涌腋苴川,又东南至兜弥伽木栅,分流绕栅,居沙滩南北一百里,东西六十里。合流正东,过弥臣国,南入于海。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