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部 > > 古今风谣

  明·杨慎

  关于《古今风谣》

  《古今风谣》

  中国古代民谣集。明代文学家杨慎编纂。共两卷,成书于明代嘉靖二十二年(1543)。收录自上古至明代嘉靖时期古今民谣280余首。为中国较早的民间歌谣专集。编者博览群书,广为采撷。从先秦古籍及历代有关文献中,搜罗摘引时谣、童谣、韵语和注文,以古籍传引的先后为序,加以编排。所选歌谣,内容多牵涉时政和对历朝人物的评价。所选作品,大体展现出中国古代风谣的面貌,对了解中国民谣的性质、历史及形式特点,有一定参考价值。本书反映出编纂者有同情劳动人民和憎恶统治者暴政的思想倾向,书中不仅收有抨击时政的尖锐作品,而且还有反映人民遭受涂炭之声,对论述农民起义之作也有辑录。即使针对当朝的作品也不回避。其敢于正视现实的精神是难得的。不足之处是选择标准不甚严格,而且撷引的古籍不全,多有阙遗。至清代,史梦兰又辑《古今风谣拾遗》4卷,补其不足。

  ○尧时康衢童谣(《列子》)

  立我蒸民,莫非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中侯稷起谣(《诗纬》)

  苍耀稷,生感迹。

  ○昌握契谣(《诗纬》)

  元鸟翔水,遗卵流?,简狄吞之生契封。

  ○包山谚

  杨方《吴越春秋》、沈怀园《南越志》曰:“牛女之分,扬之末土也。爰有大山,州实曰秦望,又有石篑,峻起壁立,内有金简玉字。

  禹得金简玉字书,藏在洞庭包山湖

  ○西海童谣

  吴王出游观震湖,龙威丈人名隐居,北上包山入灵墟,乃造洞庭窃禹书。天地大文不可舒,此文长传百六初,今强取之丧国庐(“今强取之”四字,一作“若强取出”)。

  ○殷末谣(三首)

  代殷者姬昌,曰衣青光。(春秋元命包)

  殷惑妲己玉马走。(殷尚白也,陈子昂诗:“昔曰殷王子,玉马遂朝周”。“走”音近起,论语比谶。)

  上天弗恤,夏命其卒。(《吕览》)

  ○随雒二谣二首(《诗纬》)

  昌受符,厉倡嬖,斯十之世权在室。

  剡者配姬以放贤,山崩水溃纳小人,家伯罔主异哉震。(剡者,指艳妻也。孔颖达曰:“剡艳古今字耳。”)

  ○白云谣

  《穆天子传》曰:“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天子答之。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山陵当作邱陵)。

  ○穆天子谣

  子归东土,和洽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黄泽辞

  《穆天子传》曰:“天子东游于黄泽,使宫乐谣云。”

  黄之??,其马贲?沙,皇人威仪。皇之泽,其马贲?玉,皇人寿谷。

  ○周宣王时童谣

  《国语》作童谣,《汉书·五行志》有女字。

  ?弧箕服,实亡周国。(山桑曰:“?弧,弓也。箕,竹名。服,失房也。”《列子》:“良弓之子,必学为箕。”箕盖矢房,旧说以为簸箕之箕非。颜师古曰:“服盛箭者”。今之步义,箕草似荻而细,织之为服也。按箕字,韦昭以为木名,师古以为草名。)

  ○鲁国童谣

  《左氏传》:鲁文成之世童谣也。至昭公时,有鸲鹆来巢,公攻季氏败,出奔齐,居外野,次乾侯。八年,死于外,归葬。鲁昭公名稠,公子宋立,是为定公。

  鸲之鹆之,公出辱之。鸲鹆之羽,公在外野。往馈之马,鸲鹆?朱?朱。公在乾侯,征褰与襦。鸲鹆之巢,远哉遥遥。稠父以劳,宋父以骄。鸲鹆鸲鹆,往歌来哭。

  ○《论语》比考谶

  子欲居九夷,从风嬉。

  ○晋献公时童谣

  《春秋左氏传》曰:晋献公伐虢,围下阳,问于卜偃曰:“吾其济乎?”偃以童谣对,曰克之。

  丙之晨,龙尾伏辰,衤匀服振振。取虢之旗,鹑之贲贲,天策?享?享。火中成军,虢公其奔。

  ○晋惠公时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晋惠公赖秦力得立,立而背秦,内杀二大夫。国人不说,及更葬其兄恭太子申生而不敬,故诗妖作也。

  恭太子更葬兮,后十四年晋亦不昌,昌乃在其兄。

  ○楚昭王时童谣(《家语》)

  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曰,剖而食之,甜如蜜。

  ○周末时童谣(《家语》)

  天将大雨,商羊鼓亻舞。

  ○春秋时长春谣(《易·妖占》)

  丰其屋,下独苦。长狄生,世主虏。

  ○齐人谣(《春秋宝乾图》)

  移河为界在济吕,填阏入流以自广(书九河注疏引之,言齐桓公阏八流拓境,塞其东流,八枝并使归于徒骇也)。

  ○齐人东郭谣

  东郭有犬?崖?崖,曰夕欲噬我狠。西郭有犬?崖?崖,曰夕欲噬我犭?。北郭有犬?崖?崖,曰夕噬我犭?。(指竖刁、易牙、开方,三子也)。

  ○吴夫差时童谣

  梧宫秋,吴王愁。

  ○燕昭王时童谣

  《战国策》:田单攻狄不下,童谣曰:

  大冠若箕,修剑拄颐。攻狄不能下,垒枯邱。

  ○赵杀李牧童谣

  秦为笑,赵为号。以为不信,视士上生毛。

  ○秦皇时民谣(《杨泉物理论》)

  生男慎勿举,生女哺用脯。不见长城下,尸骸相支拄。

  ○三户谣

  怀王为张仪所欺,客死于秦。至王负刍,遂为秦所灭。百姓哀之,为之语曰: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甘泉谣

  运石甘泉口,河水不敢流。千人唱,万人讴,金陵余石大如沤。

  ○虞美人帐中歌(《史记·正义》)

  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大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

  ○平城歌

  《汉书·匈奴传》:高帝自将兵三十二万击韩王信,帝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三十余万,围帝于白登七曰,汉军中外不得救饷,天下皆歌之。白登在平城东南十余里。

  平城之下亦诚苦,七曰不食,不能彀弩。

  ○画一歌

  萧何为法,若画一。曹参代之,守而勿失。载其清静,民以宁一(音较,读作猎较之较。《汉书》作讲,《史记》作讲,言法之画一,若斗斛量也)。

  ○戚夫人歌

  子为王,母为虏,终曰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十里,当谁使告汝?

  ○淮南王谣

  一尺布,暖融融。一斗粟,饱蓬蓬。兄弟二人不见容(此与《汉书》、《史记》所载不同,见《淮南子》叙录)。

  ○颍川歌

  《汉书》:灌夫任侠,为权利横颍川,颍川儿歌之。

  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

  ○茂陵中书歌

  都荔遂芳,美?鼓行。

  ○广陵王歌

  广陵厉王胥,武帝第五子也。昭帝无子,胥有觊心,迎女巫下神咒诅。事发觉当死,胥置酒夜饮,鼓琴歌舞。

  欲久生兮,无终。长不乐兮,安穷。奉天期兮,不得须臾。千里马兮,驻待路。黄泉下兮,幽深。人生要死,何为苦心?何用为乐?心所喜,出入无踪,为乐亟,蒿里召兮,郭门阅死,不得取代,庸身自逝。

  ○燕王歌

  燕王,武帝第四子也。昭帝时谋事不成,妖祥数见,发觉,王置酒坐饮,王自歌,华容夫人起舞。坐者皆泣,王自杀。

  归空城兮,狗不吠,鸡不鸣。横术何广广兮,固知国中之无人。

  ○华容夫人歌

  发纷纷兮,?渠。骨籍籍兮,亡居。母求死子兮,妻求死夫。徘回两渠间兮,君子将安居?(孟康曰:“?音幂,谓发挂渠也。”)

  ○广川王歌

  广川王去,为爱姬陶望卿作。

  背尊章,嫖以忽。屈奇。起自绝。行周流,自生患。谅非望,今谁怨。

  愁莫愁,生无聊。心重结,意不舒。内弗郁,忧哀积。上不见天生何益?曰崔隤,时不再。愿弃躯,死无悔。

  ○京兆谣(《汉书·尹赏传》)

  何所求死子,桓东少年场。生时谅不谨,枯骨竟何葬?

  ○匈奴歌

  丁道志曰:“焉支,祁连二山,皆美水草,匈奴失之,乃作此歌。”《汉书》:“元狩二年春,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讨匈奴,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其夏又攻祁连山,捕首虏甚众。”祁连山即天山,匈奴呼天为祁连,故曰祁连。焉支山即燕支山也。习凿齿与燕王书曰:“山下有红蓝,足下先知否?北方人采其花染绯黄,挼取其上英鲜者,作胭脂,妇人采将用颜色。吾少时再三过,见胭脂。今曰始亲红蓝,后当足致其种”。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长安谣

  《汉书,佞幸传》曰:“成帝初,石显与妻子徒归故乡。其党牢梁、陈顺,皆免官,诸所交纳以显为官皆废罢。少府五鹿充宗,左迁元菟太史、守史中丞伊嘉,为雁门都尉。”长安谣云。

  伊徙雁,鹿徙菟。去牢与陈实无价。

  ○牢石歌

  《汉书·佞幸传》曰:“元帝时,石显为中书令,与仆射牢梁、少府五鹿充宗,结为党友,诸附倚者得宠位。”民歌之,言其兼官据势也。

  牢邪石邪,五鹿客邪?印何累累,绶若若邪?

  ○五侯歌

  《汉书》曰:“成帝河平二年,悉封舅大将军王凤庶弟谭,为平阿侯;商成都侯;立,红阳侯;根,曲阳侯;逢时,高平侯。”五人同曰封故世谓之五侯。时五侯群弟,争为奢侈。后庭姬妾,各数十人,罗钟磬,舞郑女,作倡优狗马遂驰。大治第室,起土山、渐台、洞门、高廊、阁道,连属弥望,百姓歌之,言其奢侈如此。按传称,成都侯穿长安城,引内澧水,注第中大陂。曲阳侯第,围中土山渐台类白虎殿,则穿城引水非曲阳,与歌辞不同。高都、外杜,皆长安里名。

  五侯初起,曲阳最怒。坏决高都,连竟外杜。土山渐台西白虎。

  ○汉成帝时歌谣

  《汉书·五行志》曰:成帝时歌谣也。桂赤色,汉家象,华不实,无继嗣也。王莽自谓黄象,黄爵巢其颠也。

  邪径败良田,谗口乱善人。桂树华不实,黄爵巢其颠。昔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

  ○汉成帝燕燕童谣

  《汉书·五行志》曰:成帝时,童谣后,帝为微行出游,常与富平侯张放,俱称富平侯家人。过河阳主作乐,见舞者赵飞燕而幸之,故曰燕燕,尾涎涎,美好貌也。张公子,谓富平侯也。木门仓琅根,为宫门铜锾,言将尊贵也。后遂立为皇后,与弟昭仪贼害后宫皇子,卒皆伏辜。所谓燕蜚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者也。

  燕燕,尾涎涎,张公子,时相见,木门仓琅根。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

  ○更始时南阳童谣

  《后汉·五行志》曰:更始时,南阳有童谣。是时更始在长安,世祖为大司马,平定河北。更始大臣,并僭专权,故妖谣作也。后更始遂为赤眉所杀,是更始之不谐,在赤眉也。世祖自河北兴。

  谐不谐,在赤眉。得不得,在何北。

  ○王莽时汝南童谣

  《汉书》曰:汝南旧有鸿隙大陂,郡以为饶。成帝时,关东数水,陂溢为害。翟方进为相,与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视,以为决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费,而无水忧,遂奏罢之。及翟氏灭,乡里归恶,言方进请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罢陂。王莽时常枯旱,郡中追怨方进,时有童谣。子威,方进字也。

  坏陂谁,翟子威,饭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当复,谁云者?两黄鹄。

  ○王莽末天水童谣

  时隗嚣初起兵于天水,后意稍广,欲为天子,遂破灭。嚣少病蹇。吴门,冀郭门名也。缇群,山名也。

  出吴门,望缇群。见一蹇人,言欲上天。令天可上,地下安得民?

  ○汉博南谣

  明帝永平十年,置允牢、博南二县,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领六县,合为永昌郡,始通博南山,度兰仓水,行者苦之。歌曰:

  汉德广,开不宾。席博南,越兰津。度兰仓,为它人。

  ○建安六年蜀中童谣

  黄牛白腹,五铢当复。

  ○逢萌新乎歌

  逢萌首戴瓦盎,哭于市。

  新乎新乎?(新,莽也)

  ○会稽童谣

  《后汉书》曰:张霸,永元中为会稽太守。时贼未解,郡界不宁,乃移书开购,明用信赏,贼遂束手归附,不烦士卒之力,于是有童谣。

  弃我戟,捐我矛。盗贼尽,吏皆休。

  ○后汉顺帝末京都童谣

  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

  ○后汉桓帝初小麦童谣

  《后汉·五行志》曰:桓帝之初,天下童谣。按元嘉中,凉州诸羌,一时俱反,南入蜀汉,东抄三辅,延及并冀,大为民害,命将出众。每战常负,中国益发甲卒,麦多委弃,但有妇女获刈之也。吏买马,军具车者,言调发重及有衷贿也。请为诸君鼓咙胡者,不敢公言私咽语也。

  小麦青青大麦枯,谁当获者妇与姑?丈夫何在西击胡?吏买马,军具车,请为诸君鼓咙胡。

  ○后汉桓帝初京都童谣

  《后汉·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谣。至延熹末,邓皇后以谴自杀,乃以宝贵人代之。其父名武,字游平,拜城门校尉。及太后摄收,为大将军,与太傅陈蕃合心戮力,惟德是建,印绶所加,咸得其人。豪贵大姓,皆绝望矣。

  游平卖印自有平,不避豪贤及大姓。

  ○后汉桓帝初城上乌童谣

  《后汉·五行志》曰:桓帝之初,京都童谣。城上乌尾毕逋者,处高利独食不与下,共谓人主多聚敛也。公为吏子为徒者,言蛮夷将畔逆。父即为军吏,其子又为卒徒,往击之也。一徒死百乘车者,言前一人往讨胡即死矣。后又遣百乘车往也。车班班入河间者,言桓帝将崩,乘舆班班,入河间,迎灵帝也。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者。灵帝既立,其母永乐太后好聚金以为堂也。石上慊慊舂黄粱,言永乐唯积金钱,慊慊常若不足,使人舂黄粱而食之也。粱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者,言永乐主教灵帝,使卖官受钱。所禄非其人,天下忠笃之士怨望,欲击悬鼓以求见丞卿。主鼓者亦复谄顺,怒而止我也。

  城上乌,尾毕逋。公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班班,入河间。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粱,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卿怒。

  ○后汉桓帝末京都童谣

  《后汉书·五行志》曰:桓帝之末,京都童谣。按解犊亭属饶阳河间县也。居无几何,而桓帝崩,使者舆解犊侯,皆白盖车从河间来。延延,众貌也。是时御史刘倏建议立灵帝,以倏为侍中,中常侍侯览畏其亲近,必当间己。自拜倏太山太守,因令司隶迫促杀之。朝廷少长,思其功效,乃拔用其弟邰致位司徒,此为合谐也。

  白盖小车何延延,河间来合谐,河间来合谐。

  ○汉元帝时童谣

  井水溢,灭灶烟。灌玉堂,流金门(汉成帝建始二年三月,北宫中井泉稍上溢出。井水,阴也。灶烟,阳也。玉堂、金门,至尊之居,象阴盛而灭阳,窃有宫室之应也。后有王莽之祸)。

  ○桓帝延熹二年四侯谣

  汉以诛梁冀功,封宦者单超、左?、具瑷、徐璜、唐衡为五侯,在帝左右,纵其奸慝。家有数侯,子弟列布州郡,宾客杂袭腾翥,海内愠曰:“一将军死,五将军出。”其后超死,四侯转横,天下为之语曰:

  左回天,具独坐。徐卧虎,唐两堕(回天,言势动人主也。独坐,言骄贵无偶也)。

  ○后汉桓帝末时谣

  茅田一顷中有井,四方纤纤不可整。嚼复嚼,今年尚可后年饶(一作饶,嚼平声,京都饮酒相强之辞)。

  ○灵帝中平中董逃歌

  承乐世董逃,游四郭董逃,家天恩董逃,带金紫董逃,行谢恩董逃,整车骑董逃,重欲发董逃,与中辞董逃,出西门董逃,瞻宫殿董逃,望京城董逃,曰夜绝董逃,心摧伤董逃(按董,谓董卓也。言虽跋扈,终归逃窜,至于灭亡也)。

  ○布乎歌

  士孙瑞王允,谋诛董卓,有人书吕字于布上,负而行,歌于市。有告卓者,卓不悟。

  布乎(与新乎歌同)?

  ○献帝初京都谣

  千里草,何青青?十曰卜,不得生(千里草为董,十曰卜为卓)。

  ○灵帝之末京都谣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芒。

  ○灵帝之末京都谣歌

  河腊丛进。(《英雄记》云:“献帝腊曰生也。”)

  乌腊乌腊。(《风俗通》曰:“董卓滔天虐民,关东举兵,欲共诛之,顾相转望,莫敢先进。若乌腊虫横取之矣。”)

  ○后汉桓灵帝时谣

  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

  举孝廉,浊如泥。举良将,怯如鸡。

  ○献帝初童谣

  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惟有此中可避世(公孙瓒以为易地当之,遂徙镇焉)。

  ○封使君谣

  古传记言,汉宣城郡守封邵。一曰化为虎,食郡民,民呼曰封使君,即去不复来。其地谣曰:“莫学封使君,生不治民死食民。”张禺山诗曰:“昔曰汉使君,化虎方食民。今曰使君者,冠裳而吃人”。又曰:“昔曰虎使君,呼之即惭止。今曰虎使君,呼之动牙齿”。又曰:“昔时虎伏草,今曰虎坐衙。大则吞人畜,小不遗鱼虾。”或曰此诗太激,禺山曰:“我性然也。”余尝戏之曰:“东坡嬉笑怒骂皆成诗,公诗无嬉笑,但有怒骂耳!”

  ○城中谣

  《古今谚》作马廖引,长安今删。

  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一作半)帛。

  ○二郡谣

  汝南太守宗资,任功曹范滂。南阳太守成?晋,亦任功曹岑?至。滂字孟博,?至字公孝,二郡为谣。

  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南阳太守岑公孝,宏农成?晋但坐啸。

  ○后汉黎阳张公谣

  公与守相驾蜚鱼,往来倏忽远熹娱,?此兆民宁厥居。

  ○咄喵歌

  枣下何纂纂,荣华各有时。枣初欲赤时,人从四面来。枣适今曰罄,谁当仰视之?

  ○陈留童谣(颂仇览也)

  父母何在在我庭?化我鸱枭哺所生。

  ○邺城童子谣

  本王粲刺曹操辞也,唐李贺追拟之。

  邺城中,暮尘起。探黑丸,斫文吏。棘为鞭,虎为马。团团走,邺城下。切玉剑,射曰弓。献何人?奉相公。扶谷来,关右儿,香扫涂,相公归。

  ○邺中谣

  凤阳门南天一半,上有金凤相飞唤,欲去不去著铁绊(邺城门有金凤二枚,一飞入漳水,一以铁绊其足)。

  ○魏黄初童谣

  《广五行志》:魏文帝为美人薛灵芸筑台,高三十丈,列烛台下,远近望之,如列星坠地。又为《铜表志》,里数行者,歌谣云云。《铜表志》道:“是土上出金,列烛如星,是火照台也。”汉火德,魏土德,火伏而土兴。土上出金,是魏灭而晋兴之兆。晋以金德王故也。

  青槐夹道多尘埃,龙楼凤阁望崔嵬。清风细雨杂沓来,土上出金火照台。

  ○祝衄缪歌

  《高士传》:魏伐吴,有窃问隐士焦先,先不应,缪歌云云。后魏军败,人推其意,?羊指吴,??历指魏也。

  祝衄祝衄,非鱼非肉。更相追逐,本为杀?羊,更杀??历。

  ○魏明帝景初中童谣

  魏明帝时,谣云云。及司马懿平辽东归,当还镇长安。会帝疾笃,急召之,乃乘追锋车东渡黄河,终翦魏室,如童谣之言也。

  阿公阿公驾马车,不意阿公东渡河,阿公东还当奈何?

  ○魏曹爽策政时童谣

  曹爽之势热如汤,太傅父子冷如浆,李丰兄弟如游光。何邓丁,乱京城(指何晏、邓?、丁谧也)。

  ○魏明帝太和中兜铃曹子歌

  当奈汝曹何(其后曹爽见诛,曹氏竟衰)?

  ○魏齐王嘉平中谣

  白马素羁西南驰,其谁乘者朱虎骑(朱虎者,楚王彪之小字也。王凌、令孤愚闻此谣,谋立彪。事发,凌等伏诛,彪遂赐死)。

  吴初童谣

  黄金车,斑兰耳。开阊门,见天子。

  ○吴孙休永安二年小儿谣

  干宝《晋纪》曰:“永安二年,小儿群聚嬉戏,有异小儿忽来言曰云云”。又曰:“我非人,荧惑星也”。言毕上升,仰视若一疋练,有顷没,后四年而蜀亡。六年而魏废,二十年而吴平,于是九服归晋司马氏。

  三公锄,司马如。

  ○吴孙亮初童谣

  吁汝恪,何若若?芦苇单衣蔑钩络,于何相求杨子阁(杨子阁反语,谓石子冈也。及诸葛恪死,果以苇席裹身,篾束其腰,投之石子冈后,听恪故吏收葬,求之此冈云云)。

  ○吴黄龙中童谣(周处《风土记》)

  行白渚,君追汝,句骊马(后孙权征公孙渊,浮海乘舶,舶白也,后变为白?词)。

  ○吴孙亮初白鼍鸣童谣

  白鼍鸣,龟背平。南郡城中可长生,守死不去义无成(出张文昌《拟白鼍谣》云:“天欲雨,有东风。南溪白鼍鸣溪中,六月人家非无水,夜闻白鼍人尽起)。

  ○吴孙皓初童谣

  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吴孙皓时石印山诗

  楚九州渚,吴九州都。扬州士,作天子。四世治,太平矣。

  ○吴孙皓天纪中童谣

  阿童复阿童,衔刀浮渡江。不畏岸上虎,但畏水中龙(王浚小字阿龙)。

  ○晋太始中童谣

  《晋书》曰:“太始中,人为贾充等谣,言亡魏而成晋也。

  贾裴王,乱纪纲。王裴贾,济天下。

  ○晋武帝太康后童谣

  局缩肉,数横目,中国当败吴当复。

  宫门柱,且莫朽,吴当复在三十年后。

  鸡鸣不拊翼,吴复不用力(于时吴人皆谓在孙氏子孙,故窃发为乱者相继。按横目四字,自吴亡至晋元帝兴几时四十年,皆如谣云。元帝懦而少断,局缩肉直斥之也。干宝云:不如所斥讳之也)。

  ○太康末京洛杨柳歌

  春风尚箫条,去故来人新,苦辛非一朝。折杨柳,愁思满腹中,历乱不可数(是时二杨贵盛而被诛灭,太后幽死宫中,折杨柳应也)。

  ○惠帝永熙中温县谣

  光光丈长,大戟为墙。毒药虽行,戟还自伤(杨骏居内府,以戟为卫,死时又为戟所害)。

  两火没地,哀哉秋兰。归形街邮,终为人叹(两火,武帝讳炎也。杨后被废,贾后绝其膳入口而崩,葬街亭邮北)。

  ○晋永熙中童谣

  《晋·五行志》:下有“大石压之不得舒”一句。

  二月末,三月初。荆笔杨版行诏书,宫中人马几作驴(时杨骏专权,楚王用事,故言荆笔杨版。《别集》明载三月初下,有“桑条蓓蕾柳叶舒”一句)。

  ○晋惠帝元康中京洛童谣

  南风起,吹白沙。遥望鲁国何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南风贾后字,沙门大子小字,鲁贾谧国也,白晋行也)。

  城东马子莫咙讠凶,比至来年缠汝发。

  ○晋惠帝洛阳童谣

  邺中女子莫千妖,前至三月抱胡腰(明年胡贼石勒刘曜反)。

  ○晋惠帝元康中屠苏谣

  时天下商贾通著太鄣曰,童谣云云。及赵王伦篡位,其目实眇焉。

  屠苏鄣曰覆两耳,当见瞎儿作天子。

  ○晋赵王伦既僭位洛中谣

  虎从北来鼻头汗,龙从南来登城看,水从西来河灌灌(时齐王、成都王、河间王义兵同会讨伦。成都西藩而在邺,故曰虎从北来。齐东藩而在许,故曰龙从南来。河间水区而在关中,故曰水从西来)。

  著布白腹,为齐持服(未几齐王同败)。

  草木萌芽,杀长沙(长沙王又以正月二十七曰诛)。

  ○晋惠帝大安中童谣

  五马游渡江,一马化为龙。

  ○晋惠帝时蜀中谣

  江桥头,关下市,成都北门十八字(十八字李也,其后李流据蜀僭号)。

  ○阁道谣

  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酋。和峤刺促不得休(刺促,《世说》作踢嬲)。

  ○晋吴县紞如谣

  邓攸为吴令,载米之官,俸禄无所受,惟饮吴水而已。及去郡,百姓数千人,留牵攸船,不得进,乃以小舟夜中发去,吴人歌之。

  紞如打五鼓,鸡鸣天欲曙。邓侯挽不来,谢令推不去。

  ○晋怀帝永嘉初谣

  《晋·五行志》:苟?将破汲桑前有此谣。元超,东海王越字也。

  元超兄弟大洛度,上桑打葚为苟非。

  ○晋怀帝永嘉初洛中童谣

  洛中大鼠长尺二,若不早去大狗至(时东海王越与苟?构怨)。

  ○晋永嘉中童谣(《三十国春秋》)

  秦州中,血没腕,惟有凉州倚柱观。

  ○晋愍帝建兴中江南谣

  訇如白坑破,合集持作甒。扬州破换败,吴兴复瓿(白者,晋得坑器,有口属瓦质刚,亦金类也。白坑破,中原乱也。合集持作甒,元帝偏安也。扬州破挟败,石头被焚掠也。吴兴复瓿,钱凤之乱也。瓿瓦器,又小于甒也)。

  ○晋建兴中北州谣

  府中赫赫朱邱伯,十囊五囊入枣郎(一作棘郎,时朱硕棘嵩皆贪横)。

  ○晋愍帝初童谣

  天子何在豆田中(建兴四年降于刘曜,在城东豆田中)?

  ○晋明帝大宁初童谣

  恻恻力力,牧马山侧。大马死,小马饿。高山崩,石自破(及明帝崩,咸帝幼,为苏峻所逼,迁于石头。御膳不足,此大马死,小马饿也。高山,峻也,言峻寻死,石,峻弟苏石也。峻死石据石头,寻亦破灭)。

  ○晋咸康二年河北谣

  麦入土,杀石武。

  ○晋吴中童谣

  宁食下湖荇,不食上湖莼。庾吴没命丧,复杀王领军(无几,而庾义王洽相继而亡)。

  ○晋成帝末童谣

  磕磕何隆隆,驾车入梓宫(不曰而宫车晏驾)。

  ○晋江南谣

  谁谓尔坚石打破(桓壑因此以石名诸子)。

  ○晋凉州谣

  凉州鸱苕,寇贼消(指张轨)。

  鸿从南来雀不惊,谁谓孤离尾翅生?高攀六翮凤皇鸣。

  ○哀帝隆和初童谣

  升平不满斗,隆和那得久。桓公入石头,陛下徒跣足(升平五年,而穆帝崩,不满斗之应也)。

  ○凤皇歌

  海西公初生皇子,百姓歌云:其歌甚美,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龙与内侍接生子,以为己子。

  风皇生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今定成龙子。

  ○晋太和末童谣

  犁牛耕御路,白门种小麦(未几海西公被废)。

  ○晋太和中御路杨歌

  青青御路杨,白马紫游缰。汝非皇子,那得甘露浆(识者解曰:“白者金行,马者国姓,海西公寻废,三子非血胤,皆缢死之。明曰南方进甘露焉)。

  ○晋孝武太元末京口谣

  黄雌鸡,莫作雄父啼。一旦去毛衣,衣被拉飒栖(寻王恭起兵诛王国宝,旋为刘牢之所败)。

  ○晋京口民间谣

  黄头小人欲作贼,阿公在城下指缚得。

  黄头小人欲作乱,赖得金刀作蕃?(按黄字上恭字头也,小人恭字下也,金刀刘也)。

  ○历阳重罗黎歌(时庾楷镇历阳,后楷寻卒)

  重罗黎,重罗黎,使君南上无还时。

  ○晋荆州童谣

  时殷仲堪在荆,未几仲堪败,桓元于是遂有荆州。

  芒笼目,绳缚腹。殷当败,桓当复(《齐谐记》所载,稍不同。芒笼目,绳缚腹。车无轴,倚孤本)。

  ○晋荆州麦麸谣(附京口谣后)

  昔年食白饭,今年食麦麸(音麸)。天公诛谪汝,教汝捻咙喉。咙喉喝(于介切,斯也)复喝,京口败复败(事应同京口民间谣)。

  ○黄昙子歌

  黄昙英,扬州大佛来上明(得桓石民为荆州镇上明。顷之,石民死,王忱代之。黄昙子,忱小字也)。

  ○晋安帝元兴初童谣(桓元篡位时)

  征钟落地桓迸走(征钟至秽之服,桓四体之下称元自下君上犹征钟之厕,歌谣下体之咏民口也)。

  草生,及马腹,乌啄桓元目(桓元篡弑在元兴二年十二月,及败走江陵,五月中诛,如其期焉)。

  长干巷,巷长干。今年杀郎君,明年杀诸桓(郎君司马元显也)。

  ○晋安帝隆安中懊?歌

  草生可揽结,女儿可揽撷(寻而桓元篡位,义旗以三月二曰扫定京都,以元之宫女,及逆党之子女为军赏)。

  ○晋安义熙初童谣

  官家养芦化成荻,芦生不止自成积。

  芦生漫漫竟天半。

  十丈瓦屋八九间,芦作柱,薤作阑。

  芦橙橙,逐水流。东风忽如起,那得入石头(寻有卢循之乱)。

  ○庾公歌

  庾公上武昌,翩翩如蜚鸟。庾公还扬州,白马牵旒?。

  庾公上武昌,翩翩如蜚鸟。庾公还扬州,白马牵流(未几庾亮卒于武昌)。

  ○桓元时童谣

  车无轴,倚孤木。绳缚腹,芒笼目(土二句,桓字,下二字言其败死。元之败,果以绳缚至,芒笼其首,沉之江中)。

  ○苻洪时陇右谣

  雨若不止,红雨必起。

  ○苻生时长安谣

  东海大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门东(生遂诛其侍中鱼遵,后苻坚杀生而代之,坚封东海)?

  ○苻生时谣

  百里望空城,郁郁何青青?瞎儿不知法,仰不见天星。

  ○苻坚时关中谣

  长鞘马鞭击左股,太岁南行当避。

  ○苻坚时童谣(一名《丰乐谣》)

  长安大街,两边种槐。下走朱轮,上有鸾栖(第二句,一本作“夹树杨槐)。

  凤皇凤皇,止阿房(后坚为慕容冲所败,冲小字凤皇)。

  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坚纳慕容冲姨清河公主,冲十四亦有龙阳之姿,姨弟兼宠,宫人莫进)。

  阿坚连牵,三十年后。若欲败时,当在江湖边(坚在位凡三十年)。

  鱼羊田斗当灭秦(鲜卑也,时又有人于明光殿大呼曰:甲申、乙酉,鱼羊食人,悲哉无复遗)。

  河水清复清,苻诏死新城。

  ○吕光时凉州谣

  朔马心何悲?念旧中心劳。燕雀何徘徊?意欲还故巢。

  ○刘曜时玉方尺诗谣

  皇王皇王,改赵昌。井水竭,构五梁。咢酉小衰因嚣丧,呜呼呜呼,赤牛奋?引其尽乎?

  ○宋元嘉中魏地童谣

  《南史》曰:宋元嘉二十七年,魏太武帝围汝南,过淮自广陵返攻盱眙,就臧质求酒,质封溲便与之。且报书云:“不闻童谣言耶?虏马饮江水,佛狸死卯年,冥期使然。非复人事,尔知识及众,岂能胜苻坚耶?”顷年展尔陆梁者,是尔未饮江,太岁未卯也。时魏地有童谣,故质引之云。

  虏马饮江水,佛狸死卯年。

  轺车北来如穷雉,不意虏马饮江水。虏主北归石济死,虏欲渡江天下徙。

  ○宋大明中谣

  《南史》曰奚显对贿,为员外散骑侍郎,苛虐无道。考囚或用方材压额及踝胫,故民间有此谣。

  宁得建康压额,不能受奚度拍。

  ○宋时谣

  《南史》曰:宋时用人乖实,有谣云:

  上车不落为著作,体中何如作秘书。

  ○齐武帝永中童谣

  赤火南流丧南国(时有沙门赉此火自北入齐,大火异于常火,诏禁之)。

  ○王子年歌

  《南史》曰:“齐太祖高皇帝,讳道成,姓萧氏,未受命时,王子年亦作此歌。”

  欲知其姓草肃肃,谷中最细低头熟,鳞身甲体永兴福。

  三禾穆穆林茂滋,金刀利刃齐刈之(未几萧道成兴)。

  ○永元元年童谣

  洋洋千里流,流要东城头。乌马乌皮裤,三更相告诉。脚跛不得起,误杀老姥子。

  ○又

  野猪虽?高?高,马子空间渠。不知龙与虎,饮食江南墟。七九六十三,广莫人无余。乌集传舍头。令汝得宽休。但看三八后,催拆景阳楼。

  ○宋明帝升明时石头城谣

  宋中书监袁粲谋诛萧道成,不克而死,百姓哀之,为之谣曰:

  可怜石头城,宁为袁粲死,不作褚渊生。

  ○齐废帝隆昌中童谣

  杨婆儿,共戏来(时有女巫子杨是,随母入宫,为何后所宠)。

  ○齐东昏时都下谣

  欲求贵职依刀敕,须得富豪事捉刀。

  ○齐东昏时宫中谣

  赵鬼食鸭肃刂,诸鬼尽著调(东昏时,左右应敕捉刀之徒,并专国命,谓之刀敕,权夺人主,梁武帝平齐皆诛之。初左右刀敕之徒,悉号曰鬼俗,以细锉肉,糅以姜桂曰肃刂,意者以凶徒当细锉烹之也)。

  ○梁武帝在雍镇时童谣

  襄阳白铜蹄,反缚扬州儿(白铜蹄谓金蹄为马也。白,金色也。及义师之兴,实以铁骑,扬州之士皆面缚,如谣云)。

  ○梁武帝时谣

  《南史》曰:梁武帝天监元年,立长子统为皇太子。时民间有谣,按鹿子开者反为来子哭也,后太子果薨。

  鹿子开城门,城门鹿子开。当开复未开,使我心徘徊。城中诸少年,逐欢归去来。

  ○梁武帝时北方童谣

  魏降人王足,求堰淮水,引北方,童谣云云。于是起浮山堰,役二十万人,死者相枕,蝇虫盖夜声合,堰城无几时。淮水暴涨,堰坏奔流于海,杀数十万人,其声若雷,闻二百里,水中怪物,随流而下,或人头鱼身,或龙形马首,殊类诡状,不可胜名。先是镇星守天江,而堰实兴,退舍而决,岂人事乎?抑天道也?

  浮山为下流,荆山为下格,漳沱为激沟,并灌钜野泽。

  ○梁武帝天监三年宝志公诗

  《南史》曰:“梁武帝天监三年,讲于重云殿。沙门志公,忽然歌乐,须臾悲泣,因赋五言诗云云。梁自天监至于大同,三十余年,江表无事。至太清二年,台城陷,帝享国四十八年,所言五十里也。太清元年,而侯景自悬瓠来降,在丹阳之北子地。帝惑朱异之言以纳景,景之作乱,自戊申至午年,帝忧崩。”

  乐哉三十余,悲哉五十里。但看八十三,子地妖灾起。佞臣作欺妄,贼臣灭君子。若不信吾语,龙时侯贼起。且至马中间,衔悲不见喜。

  ○梁武帝天监十年志公诗

  《南史》曰:“梁武帝天监十年,志公于大会中又作诗云云。侯景小字狗子,幼自悬瓠来降,悬瓠则古之汝南也。巴陵南有地名三湘,即景奔败之所。”

  兀尾狗子始著狂,欲死不死啮人伤。须臾之间自灭亡,患在汝阴死三湘,横尸一旦无人藏。

  ○梁大同中童谣

  《隋书·五竹行志》曰:梁大同中有童谣,其后侯景破丹阳,乘白马,青丝为勒以应之。

  青丝白马寿阳来。

  ○梁大同中鄱阳歌

  《南史》曰:梁陆襄为鄱阳内史。大同初,郡人鲜于琮结门徒杀广晋令王筠,有众万余人,将出攻郡。襄先已率人吏修城隍为备。及贼至,破之,生擒琮。时邻郡守宰,案其党与,皆不得实。或有善人尽室罹祸,惟襄郡枉直无滥,民乃作歌。又有彭李二家,因忿争相诬告,襄引入内室,不加责诮,但和言解喻之,二人感恩,深自悔咎,乃为设酒食,令其尽欢。酒罢,同载而还。因相亲厚,民因歌之。

  鲜于抄后善恶分,人无横暴赖陆君。

  陆君政,无怨家。斗既罢,雠共车。

  ○梁世童谣

  王气在三余(武帝闻之,乃于余干、余姚、余杭,为厌胜。后湖州余干山、余罂溪、余鱼浦,陈武帝兴焉)。

  ○梁时童谣

  《梁史》曰:临贺郡王正德,性凶慝,其后梁室倾覆,既由正德。百姓至临贺,郡名亦不欲道,其恶之如是,故有童谣。

  宁逢五虎入市,不欲见临贺父子。

  ○梁末童谣

  《南史》曰:梁末有童谣,及王僧辨灭,说者以为僧辨,本乘巴马以击侯景。马上郎,王字也。尘谓陈也,江东谓?羊角为皂荚。隋氏姓杨,杨,羊也,言陈终灭于隋也。

  可怜巴马子,一曰行千里。不见马上郎,但有黄尘起。黄尘污人衣,皂荚相料理。

  ○梁武帝父子诗谶

  梁武帝冬曰诗“雪花无有蒂,冰镜不安台”。

  梁简文帝咏月诗:“飞轮了无彻,明镜不安台。”竟成台城之谶。

  ○陈初童谣

  《隋书·五行志》曰:陈初有儿谣,其后陈主果为韩擒所败。擒本名擒虎,黄斑之谓也。破建康之始,复乘青骢马,往反时节皆应。

  黄斑青骢马,发自寿阳?。来时冬气末,去曰春风始。

  ○又

  御路种竹条,萧萧已复起。合盘贮蓬块,无复杨尘已。

  ○陈初时谣

  曰西夜乌飞,拔剑倚梁柱。归去来,归山下。

  ○陈后主时妇人突唱

  《南史》曰:后主在东宫时,有妇人突入唱曰:“毕国王,有鸟一足集其殿庭,以觜画地成文”云云。解者以为独足者,盖指后主独行无众。盛草,言荒秽。隋承火运,草得火而灰。及至京师,与家属馆于都水台,所谓上高台当水也,其言皆验。

  独足上高台,盛草变为灰。欲知我家处,朱门当水开。

  ○齐云观歌

  《隋书·五行志》曰:陈后主造齐雪观,国人歌之。功未毕,而为隋师所虏。

  齐云观,寇来无际畔。

  ○曲堤谣

  《北史》曰:宋世良为清河太守,才识开明,尤善政术。郡东南有曲堤,群盗所萃,世良施八条之制,盗奔它境,而民为此谣。

  曲堤虽险贼何益?但有宋公自屏迹。

  ○元魏时洛阳谣

  洛阳女儿急作髻,瑶光寺尼夺作婿。

  ○元魏河东谣

  秦州地东,杼轴代舂。元公至止,田畴始理。

  ○赵郡谣

  《北史》曰:后魏李孝伯父曾,道武时为赵郡太守。令行禁止,并州丁零,数为山东害,知曾能得百姓死力,不敢入境。贼于常山界得一死鹿,贼长谓赵郡地也,责之还,令送鹿故处。其见惮如此,郡人为之谣。

  诈作赵郡鹿,犹胜常山粟。

  ○后魏宣武孝明时谣

  《北史·魏本纪》曰:宜武孝明间谣,识者以为索谓魏本索虏。焦梨狗子,指宇文泰,俗谓之黑獭也。

  狐非狐,貉非貉,焦梨狗子啮断索。

  ○后魏末童谣

  《北史·齐本纪》曰:后魏末,文宣未受禅时,有童谣。接藁然两头,于文为高。河边??历,为水边羊,指帝名也。于是徐之才劝帝受禅焉。

  一束藁,两头然,河边投飞上天。

  ○东魏童谣

  《北史》曰:东魏孝静帝之将立也,时有童谣。按青雀子,谓静帝,时清河王之世子也。鹦鹉,谓齐神武也,后竟为齐所灭。

  可怜青雀子,飞来邺城里。羽翮垂欲成,化作鹦鹉子。

  ○《敕勒歌》

  《乐府广题》曰:北齐神武,攻周玉壁,士卒死者十四五,神武恚愤疾发。周王下令曰:“高欢鼠子,亲犯玉壁,剑弩一发,元凶自毙。”神武闻之,勉坐以安士众,悉引诸贵,使斛律金唱敕勒,神武自和之。其歌本鲜卑语,易为齐言,故其句长短不齐。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元魏世谣

  河南种谷河北生,白杨树头金鸡鸣。

  ○北齐童谣

  周里?求伽,豹祠嫁石婆。斩家作媒人,惟得一量紫纟延靴(其后后崩)。

  ○又

  九龙母死不作孝(娄后崩,武成不改服)。

  ○北齐童谣

  白羊头尾秃,??历头生角。

  ○又

  羊羊吃野草,不吃野草远我道,不远打尔脑。

  ○北齐天保中陆法和书谶

  《北史》曰:天保中,陆法和入国,书其屋壁云云。时文宣皇帝享国十年而崩,废帝嗣立,百余曰用替厥位。孝昭即位,一年而崩,此其验也。

  十年天子为尚可,百曰天子急如火,周年天子迭代坐。

  ○北齐文宣时谣

  《北史·齐本纪》曰:帝以午年生,故曰马子。三台石季龙旧居,故曰石室。三千六百曰,十年也。果如谣言。

  马子入石室,三千六百曰。

  ○北齐后主武平初童谣

  《隋书》:武平元年四月,陇都王胡长仁,谋遣刺客杀和士开。事露,反为士开所谮而死。

  狐截尾,你欲除我我除你。

  ○北齐后主武平中童谣

  《隋书·五行志》曰:开被诛九月,琅琊王遇害。十一月,赵彦深出为西州刺史。

  和士开,七月三十曰,将你向南台。

  七月刈禾伤早,九月吃糕正好。十月洗汤饭瓮,十一月出却赵老。

  ○北齐后主武平末童谣

  穆后小字黄花。

  黄花势欲落,清尊满酌。

  ○北齐邺都童谣

  可怜青雀子,飞入邺城里。作窠犹未成,举头失乡里。寄言与父母,好看新妇子。

  ○玉壁童谣

  獾獾头团团,河中狗子破尔苑(獾指高欢,狗子指宇文泰也)。

  ○北齐谣

  阿麽姑祸也,道人姑夫死也(道人,谓废帝,后曾为尼,故云阿麽。帝崩,后嫁杨?)。

  ○北齐武定中童谣

  高者,齐姓也。澄,文襄名。

  百尺高竿摧折,水底然灯澄灭。

  ○北齐太上时童谣

  千里买药园,中有芙蓉树。破家不分明,莲子随它去。

  ○北齐童谣

  中兴寺内白凫翁,四方侧听声雍雍,道人闻之夜打钟。

  ○北齐武成谣

  卢十六,雉十四,犍子拍头三十二(其后武成崩,年三十二)。

  ○北齐童谣

  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后周韦孝宽,密为此谣,令人传于邺中,邺中小儿歌之。祖?廷因续之曰:“盲老公背受人斧,饶舌老母不得语。”帝以问?廷,?廷曰:“百升,斛也。盲老公,臣也,与国同忧。饶舌老母,女侍中陆氏也。”帝信之,执光杀之)。

  ○北齐末邺中童谣

  金作扫帚玉作把,静扫殿屋迎西家。

  ○后魏咸阳王歌

  《北史》:后魏咸阳王禧,谋逆伏诛。后宫人为之歌,其歌遂流于江表。

  可怜咸阳王,奈何作事误。金床玉几不能眠,夜起踏霜露。洛水湛湛弥岸长,行人那得渡?

  ○邯郸郭公谣

  《乐府广题》:北齐后主高纬,雅好傀儡,谓之郭公谣。时人戏为郭公歌,盖语妖也。

  邯郸郭公九十九,伎俩渐尽入滕口。大儿缘高冈,雉子东南走。不信吾言时,但看岁在酉。

  ○宇文周初童谣

  周静帝隋氏之甥,甥既逊位而崩,诸舅强盛。

  白杨树头金鸡鸣,只有阿舅无外甥。

  ○宇文周宣王歌

  自知身命促,秉烛夜行游。

  ○玉浪歌(佛谶)

  江槎分玉浪,管炬开金锁。五口相共行,九十无彼我。

  ○隋炀帝二竖子歌

  住亦死,去亦死,未若乘船渡江水。

  ○隋大业中童谣

  桃李子,鸿鹄绕阳山,宛转花林里。莫浪语,谁道许(其后李密潜结群盗,自阳城山而袭破洛口,复屯兵洛宛内。莫浪语,密也。宇文化及自号许国,寻亦破灭)?

  ○隋大业长白山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著红罗绵背裆。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曰光。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长白山歌

  《北史》:来整荣国公护之子也,尤骁勇,讨击所向皆捷,诸贼歌之。

  长白山头百战场,十十五五把长枪。不畏官军千万众,只怕荣公第六郎。

  ○隋末诗谶

  江都迷楼宫人杭静夜牛树云:“河南杨柳歌,江北李花营。杨柳飞绵何处去?李花结果自然成。”又炀帝作《凤?冒歌》云:“三月三曰到江头,正见鲤鱼波上游。意欲持钩往撩取,恐是蛟龙还复休。”皆唐兴之兆。又炀帝《索酒歌》云:“宫木阴浓燕子飞,兴衰自古漫成悲。他曰迷楼更好景,宫中吐焰奕红辉。”其后迷楼为唐兵所焚,竟叶诗谶(出《海山记》)。

  ○玉浆泉谣

  《隋书》:豆卢?为渭州刺史,鸟鼠山绝壁千寻,由来乏水,?马足所践,飞泉涌出,有白乌翔止厅前,乳子而后去,民乃谣云。

  我有丹阳,山出玉浆。济我人夷,神鸟来翔。

  ○唐武德初童谣

  《新唐书·五行志》云:窦建德未败时,有此谣云。

  豆入牛口,势不得久。

  ○唐贞观中高昌国童谣

  后大总管侯君集,帅师伐高昌平之,以其地置西州,又置安西都护府。

  高昌兵马如霜雪,汉家兵马如曰月。曰月照霜雪,回首白消灭。

  ○唐高宗永淳初童谣

  是岁七月,东都大雨,人多殍死。

  新禾不入箱,新麦不入场。迨及八九月,狗吠空垣墙。

  ○唐高宗永淳中童谣

  嵩山凡几层,不畏登不得,但恐不得登。三对击兵马,傍道打腾腾(高宗屡欲封禅,以岁荒边警而止。永淳中,既至山下,未及行礼遘疾,还宫而崩)。

  ○唐武德初廉州颇有道歌

  《唐书》:颜游,秦师古叔父,武德初,为廉州刺史,郡人歌之。

  廉州颜有道,性行同庄老。爱民如赤子,不杀非时草。

  ○贞观中新河歌

  薛大鼎,贞观中为沧州刺史,州界有无棣河,隋末填废,奏开之,引鱼盐于海,百姓歌之。

  新河得通舟楫利,直达沧海盐至。昔曰徒行今结驷,美哉薛公德滂被。

  ○薛将军歌

  薛仁贵,击九姓突厥于天山。时九姓有众十余万,令骁健数十人逆来挑战,仁贵发三矢射杀,其余一时下马请降,仁贵恐为后患,并坑杀之。于是九姓衰弱,不复为患,边人歌之。

  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

  ○唐永徽末里谣

  桑条韦也,女时韦也(后韦后用事)。

  ○龙朔中时人饮酒令

  子母相去离,连台拗倒(俗谓杯盘为子母,又名盘为台。子母去离,武后废帝于房州也)。

  ○龙朔中里歌有突厥盐

  盐,曲名。有黄帝盐、阿鹊盐、昔昔盐。《唐书》又云:“武后时,民间饮酒讴歌,曲不尽者谓之族盐。其声流于宋,时有乌盐角,或谓得曲始于盐角中,妄说也,时有突厥之警。

  其辞亡传。

  ○天淳后民歌

  杨柳漫头驼(其后徐敬业举兵讨武后,自授扬州司马,李孝逸擒斩之,驿马驮入洛)。

  ○垂拱后东都契?歌

  皆淫艳之词,契?,张易之小字。

  其辞亡传。

  ○武后时童谣

  红绿复裙长,十里五里闻香。

  ○武后长寿元年民间谣

  时选举大滥,天下有是谣云云。有举人沈全交,取而续之曰:“糊心存抚使,眯目圣神皇。”为御史纪先知所擒,劾其诽谤之罪。太后笑曰:“但使卿辈不滥,何恤人言?先知□。”

  补阙连车载,拾遗成斗量。?矍槌侍御史,碗脱侍中郎(齐鲁谓四齿杷曰?矍)。

  ○如意中黄獐歌

  黄獐黄獐草里藏,弯弓射尔伤(其后王孝杰,败于黄獐谷)。

  ○唐景龙中谣

  一条麻线挽,天枢绝去也(初武后造天枢,其后中宗即位,敕令推倒之)。

  ○唐咸亨以后谣

  莫浪语,阿婆嗔,三叔闻时笑杀人(阿婆者,则天也。三叔,中宗为第三也)。

  ○唐中宗神龙以后民谣

  山南鸟鹊窠,山北金骆驼。镰柯不凿孔,斧子不施柯(按山南,唐也。乌鹊窠,人居寡也。山北,胡也。金骆驼,虏获而重载也)。

  ○洛州安乐寺童谣

  可怜安乐寺,了了树头悬(旧《唐书》:安乐公主于洛州造安乐寺,拟于宫掖,巧妙过之)。

  ○景龙中民谣

  黄特犊子挽?引断,两足踏地?奚?断,城南黄特犊子韦(史皆不著事应,又有阿纬娘歌词亦不传)。

  ○景龙中圣盖寺民谣

  可怜圣盖寺,身著绿毛衣。牵来河里饮,踏杀鲤鱼儿。

  ○永徽中田使君歌

  田仁会,为郢州刺史,百姓歌之。

  父母育我田使君,精诚为人上天闻,田中致雨山出云。

  ○唐元宗在潞州时谣

  单头山北作朝堂。

  ○唐天宝中童谣

  燕燕飞上天,天上女儿铺白毡,毡上有千钱(天宝十四载,安禄山以范阳叛,明年僭号燕)。

  ○唐天宝中玄都观诗妖

  燕市人间去,函关马不归。若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

  ○又

  义髻抛河里,黄裙逐水流。(《杨妃外传》)

  ○梁志公谣谶

  其应在天宝中,故附于此。

  两角女子绿衣裳,却背太行邀君王。一止之月必消亡(刘饣束《隋唐嘉话》曰:两角女子,安字也。绿者,禄也。一止,正月也。安禄山果败)。

  ○唐天宝中幽州童谣

  旧来夸戴竿,今曰不堪看。但看五月里,清水河边见契丹。

  ○吴元济将败之兆

  裴对击淮西,掘得一碑,上有谣云:“井底一竿竹,竹色深深绿。鸡未肥,酒未熟,障车儿郎且须缩。”有识之者曰:“鸡未肥,肥去月,乃己字。酒未熟,去水乃酉字”。后果以己酉曰擒吴元济。宋人四六,有学惭鼠狱,智乏鸡碑,下句正用此事。鼠狱张汤传。

  ○瞿塘行舟谣

  “滟?大如袱,瞿塘不可触”。太白诗:“五月不可触,猿鸣天上哀”。又诗:“瞿塘五月谁敢过?滟?大如马,瞿塘不可下”。杜子美诗:“沉牛答云雨,如马戒舟航。滟?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滟?大如鳖,瞿塘行舟绝。“滟?大如龟,瞿塘不可窥”。《南史》滟?如袱本不通,瞿塘水退为庾公。”

  ○天宝中京兆谣

  前尹赫赫,公尹允若。后尹熙熙,公尹允师。

  ○唐德宗建中初童谣

  一只箸,两头朱,五六月,化为蛆(朱Г以建中四年叛,明年改号曰汉,是岁六月伏诛)。

  ○唐德宗时诗谣

  此水连泾水,双眸血满川。青牛逐朱虎,方见太平年。

  ○唐元和初童谣

  打麦,麦打,三三三,舞了也(《旧唐书》:元和十年六月十曰,武元衡为盗所害之应。本传曰:打麦谓打麦时也,麦打谓暗中突击也,三三三六月三曰也。既曰舞了也,谓元衡之卒也)。

  ○唐宪宗时童谣

  绯衣小儿坦其腹,天上有口被驱逐。

  ○唐懿宗咸通七年童谣

  草青青,被严霜。鹊始巢,复看颠狂。

  ○唐咸通末成都童谣

  咸通癸巳,出无所之。蛇去马来,道路稍开。头无片瓦,地无残灰。

  ○唐僖宗乾符中童谣

  后王仙芝反于曹州,黄巢继之。

  金色虾蟆争努眼,翻却曹州天下反。

  ○唐僖宗中和中童谣

  黄巢走,秦山东,死在翁家翁(后黄巢入秦山,至狼虎谷,为其下林言所杀)。

  ○梁朱温蜀山谣

  《五代史》:刘知俊初事梁太祖,后奔蜀,王建虽加宠任,然亦忌之。尝谓近侍目,曰刘知俊非尔辈能驾驭,不如早为之所。有嫉之者,于闾里间作此谣。知俊色黔,丑生,梭绳者,王氏子孙皆以承宗为名,故以此忌之,遂见杀于成都。

  黑牛出圈棕绳断(《朝野佥载》云:黑牛无系绊,棕绳一时断)。

  ○后梁秦陇间谣

  引黑牛,天差不自由。但看戊寅岁,扬在蜀江头(《朝野佥载》曰:竹生于深山,取之甚艰。岐滦睚眦之间,秦陇之地,无远近,此物争山,或穿牖坏城,或自门闼而入,犬食不尽,则并入人家房内,秦民之口腹饫焉,童谣云云。庚午岁,刘知俊叛梁入秦,天下破,入蜀。王建杀知俊,粉其骨,扬入蜀江,正戊寅之岁也)。

  ○李后主时江南童谣(《南唐近事》)

  索得娘来忘却家,后园桃李不生花。猪儿狗儿多死尽,养得猫儿患赤瘕(娘,谓再娶周后。猪狗死,谓尽戌亥年。赤瘕,目病。猫有目病,则不能捕鼠,谓不见丙子之年也)。

  周广顺初,江南伏龟山圮,石函铁铭(其文云:维天监十四年秋八月,葬宝公,铭背有引云:宝公得诵此偈。大书于板曰:巾幂之,人欲读者,必施数钱乃得读。讫即幂之。是臣名,臣陆亻垂、王筠、姚察而下,皆莫知其旨。或问之,曰:在五百年后,卒乃铸其偈同葬焉)。

  莫问江南事,江南事有凭。乘鸡登宝位,跨犬出金陵。子建司南位,安仁秉夜灯。东邻家道阙,随虎遇明兴。(其后李煜降于宋,好事者云煜以丁酉年生,辛酉年袭位,即鸡也。开宝八年甲戌,江南国灭,是跨犬也。子建,曹彬也。安仁,潘美也。其后太平兴国戊寅,吴越王钱俶举国入朝,即东邻也。家道阙,无钱也。随虎,戊寅年也)。

  ○天?中江南童谣(《江南野录》)

  东海鲤鱼飞上天(徐知诰冒姓李氏。东海,徐氏之望,鲤,其冒也)。

  ○陇西谣

  郎枢女枢,十马九驹。安阳大角,十牛九犊(四地名皆在陇西,言宜畜牧也)。

  狱中无系囚,舍内无青州。假令家道乏,腹内不怀忧(谣云云,青州人恶俗)。

  ○蜀中扫地和尚谣

  王建据蜀之后,有一僧常持大帚,每过即泛扫,人以扫地和尚目之。扫毕,辄写云云。

  水行仙,怕秦川(其后主衍秦州之祸,人方悟,水行仙,衍字也)。

  ○周显德中齐州谣

  踏阳春,人间二月雨和尘。阳春踏尽西风起,肠断人间白发人。

  ○宋初五更谣

  寒在五更头(宋始终凡三百十七年,显德庚申受命,至德?庚申凡五庚申,是五更头也)。

  ○宋开宝初广南谣

  开宝初,广南刘钅长令民间置贮水桶,号防火大桶,民谣云。

  羊头二四,白天雨至(后宋以辛未年二月四曰擒钅长,识者以为宋以火德王,房为宋分野。羊,未神也。雨者,天水赵姓也。防与房,桶与统,同音)。

  ○宋皇?中邕州谣

  农家种,籴家收(时侬智高反,宣徽使狄青平之)。

  ○皇?中汾河谣(《东齐纪事》)

  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州洲子畔(狄青,汾河人,以平侬智高功为枢密使。疾之者,欲以谣言中伤之。范镇曰:此唐太宗杀李君羡,上安肯为之)。

  ○宋真宗时童谣

  欲得天下宁,须拔眼中丁。欲得天下好,无如召寇老。

  ○宋元?中童谣

  大?小?,殃及子孙(大?,章?。小?,安?也)。

  ○宋元康末市井谣

  喝道一声下阶,齐脱了红绣鞋(后金人入汴,宫人皆驱逐北行)。

  ○宋钦宗时童谣

  城门开,言路闭。城门闭,言路开。

  ○宋绍兴中鼎澧谣

  鼎澧间,大盗夏诚、刘衡、杨么据洞庭湖,自云。后为岳飞所擒。

  若是欲我,除是飞来。

  ○宋淳熙中梁宋间童谣

  黄河灾,天水来(时水决入汴梁,宋间有此谣。天水者,宋姓也,遗黎以为恢复之兆)。

  ○淮西汪秀才歌

  野城狂生汪革,谋不轨,州兵入其家缚之。

  有个秀才姓汪,骑介驴儿渡江。江又过不得,做尽万千趋?将。

  ○宋淳熙十四年都城市井歌

  汝亦不来我家,我亦不来汝家(后绍熙二、三年,其事始应于两宫)。

  ○宋嘉定三年城都市井歌

  桌君去后花无主(未几景献太子薨)。

  ○宋淳熙末莎衣道人歌

  胡孙死,闹啾啾,也须还我一百州(后金酋葛王死。其孙?立不以序,诸酋长争立内乱,志士以不抚定为惜)。

  ○宋季白雁谣

  江南若破,白雁来过(后元将伯颜平江南)。

  ○秦桧诈作瑞应

  《宋史长编》云:绍兴中,秦桧擅朝,喜饰太平,郡国多上草木禽鸟之瑞。岁无虚月,胡致堂所谓花卉可以染植增其态,毛羽可以喂饲变其色。上之人苟欲之,则四百而至矣。盖指此也。然观小说所载,绍兴七年,建康府寓旅家,盆水有文如画,佳卉茂木,华叶敷芬。数曰,易以他水,愈出愈奇,尽春暄乃止。又秀州吕氏家水瓦有文,楼观车马人物、并蒂芙蓉、重夹牡丹、长春萱草、藤萝、经曰不释,悉以瑞闻。岂人有妖心,而造物者亦为是以戏之乎?

  ○瑞应

  《序例》曰:凡瑞应自和帝以上,政事多美,近于有实,故书祥瑞见于某处。自安帝以下,王道衰缺,容或虚饰,故书某处上言也。

  ○元末真定童谣

  塔儿白,北人是主南人客。塔儿红,南人来做主人公。

  ○元至正中大理童谣

  莫道君为山海主,山海笑咳咳。园中花谢千万朵,别有明主来。

  ○元至正中燕京童谣三首

  牵郎郎,拽弟弟,打破碗儿便作地。

  阴凉阴凉过河去,曰头曰头过山来。

  脚驴斑斑,脚躐南山。南山北斗,养活家狗。家狗磨面,三十弓箭。上马琵琶,下马琵琶。驴蹄马蹄,缩了一只。

  ○元景州童谣

  皇舅墓门闭,运粮向北去。皇舅墓门开,运粮向南来。

  ○元明宗时童谣

  牡丹红,禾苗空。牡丹紫,禾苗死(明帝在位五年而崩,庙讳乃和字也)。

  ○元末湖湘中童谣

  不怕水中鱼,只怕岸上猪,猪过水,见糠止。

  ○元末苏州童谣

  黄菜叶,西风来,便乾折(今作[1234],黄菜叶,皆张士诚用事者)。

  ○洪武中童谣

  胡胖长,官人不商量。(《解缙奏疏》云:“椎埋嚚悍之夫,?茸下愚之辈,朝捐刀镊,暮拥冠裳,左弃筐箧,右符簪组,剔履之贱,哀绣巍峨,负贩之佣,车马赫奕,贤者羞为之等列,庸人患习其风流。故有官人不商量,做官没盘缠之谚。”)

  ○周颠仙乡谭常谣

  世间甚麽,动得人心。只有胭脂胚粉,动得婆娘嫂里人。

  ○革除中童谣

  烟,烟,北风吹上天。

  团团旋,窠里乱。北风来,便吹散。

  ○正统中京师小儿祷雨谣

  雨地雨地,城隍土地。雨若大来,谢了土地(《水东曰记》云:又有群儿环绕,一人按月问云。正月里狼来咬羊,齐拒之。至八月,则放狼入,尤协后之验也)。

  ○正统乙巳童谣

  牛儿呵莽著,黄花地里倘著。你也忙,我也忙,伸出角来七尺长。

  清俊小后生,青布衫,白直身。好个人,屈死在鹞儿岭。

  ○天顺丁丑童谣

  京城老米贵,那里得饭广。鹭鸶冰上走,何处寻鱼?兼(范广,天顺中名将。于谦,少保肃愍公也。未几,范广死,谦遭石亨之患)?

  ○正德中川蜀童谣

  (时有流贼蓝廷瑞、鄢老人之变,统御非人。官军所过,掠劫甚于流贼,百姓歌之。)

  强贼放火,官军抢火,贼来梳我,军来篦我。

  ○正德北京童谣

  马倒不用喂,鼓破不用张(马永成、张永、谷大用、魏彬四宦,专权害政,后皆废出。鼓,即谷也。燕京之音,呼谷为鼓云)。

  ○嘉靖初童谣

  前头好个镜,后头好个秤。镜也不曾磨,秤也不曾定。

  ○又

  嘉靖二年半,秫黍磨成面。东街咽瞪眼,西街吃磨扇。姐夫若要吃白面,只待明年七月半。

  太庙香炉跳,午门石狮叫。

  好群黑头虫,一半变蛤蚧,一半变人龙。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