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部 > 古夫于亭杂录 > 卷二

  ◎新唐书刊削诏令

  余每怪《新唐书》不载诏令,往往不详事之首尾。《笔记》一条云:“史近古对偶宜,今以对偶之文入史,如以粉黛饰壮士,笙匏佐鼙鼓。”乃知其刊削之意。然此亦一隅之见,若陆宣公、李卫公论事之文,何尝非对偶?但须分别观之耳。

  ◎乩字解

  景文云:“唐苏廷硕《朝觐坛颂》有‘乩虞氏’字,翰林校雠官辄点‘乩’字侧云‘疑’。不知‘乩’即‘稽’字。”愚按:今召仙决休咎曰“乩”,俗语却近古。

  ◎说文系传

  《笔记》云:“颜之推说唐末文籍散亡,故诸儒不知字学。江南惟徐铉、徐锴,中朝为郭忠恕。锴为《说文系传》,忠恕作《汗简》、《佩觿》。”愚按:《佩觿》,汇书有之,《汗简》,今歙人汪立名得古本,刻之吴中,甚古雅。惟《说文系传》未见,不知海内藏书家有传之者否也。然谓颜之推语则误。之推,后魏黄门侍郎,而预知南唐、宋初事邪?疑是传写之讹。

  ◎由字解

  余再使蜀,于绵州山中见群鹿,赋诗云:“远游忽忆杨岐语,只有渠侬得自由。”用宗门杨岐方会禅师语,盖自言行役万里,不及鹿之饮食、止息得自由也。余儿启涑和之,用唐吕温《由鹿赋》曰:“由此鹿以致他鹿,故曰由鹿。”可谓工切,能押险韵。宋景文云:“率乌者,系生乌以来之,名<囗由>。<囗由>音由,吕得其意而不知《说文》有此<囗由>字。”<囗由>盖与?字、媒字义同。

  ◎焉为单名

  景文云:“焉,本鸟名;为,猴名。”愚按:此二字,多以为单名。如汉有刘焉,苻秦时有李焉,今秀水徐阁学胜力(嘉炎),本名徐焉。唐有丘为、张为,南唐有江为,余门人御史温为,皆是也。然终未雅驯。

  ◎生象

  又云:“老子云:‘无物之象。’韩非子曰:‘人希见生象,得死象图之,又按其图以想其生也。’”愚按:今生象,滇南常贡,何希见之有?且《诗》云“元龟象齿”,不应战国时反不见生象也。

  ◎雅人深致

  又云:“‘萧萧马鸣,悠悠旆旌’,颜之推爱之;‘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谢玄爱之;‘︳谟定命,远犹辰告’,安石以为有雅人深致。”愚按:玄与之推所云是矣,太傅所谓“雅人深致”,终不能喻其指。

  ◎晋人佳句

  又云:“左太冲‘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不减嵇叔夜‘手挥五弦,目送飞鸿。’”愚按:左语豪矣,然他人可到,嵇语妙在象外。六朝人诗如“池塘生春草”、“清晖能娱人”,及谢?、何逊佳句多此类,读者当以神会,庶几遇之。顾长康云:“‘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兼可以悟画理。

  ◎言尽意不尽

  又云:“庄周云:‘送君者皆自崖而返,君自此远矣。’令人萧寥有遗世意。”愚谓《秦风·蒹葭》之诗亦然。姜白石所云“言尽意不尽”也。

  ◎刘镇南碑

  蔡邕集有《刘镇南碑》,即刘表也。按:献帝初平二年夏四月,诛董卓,夷三族,邕亦庾死。初平四年改元兴平,又二年改元建安,而表以建安十三年卒。邕之死至是已十六年,安得复起九原而为其碑颂邪!碑又云:“太和二年葬于先茔。”太和乃曹?年号,按:丕以建安二十五年篡汉,改元黄初,在位七位而?嗣立。自建安十三年至是又二十一年,距邕之死且四十年矣。然则此碑果出邕手否乎?

  ◎讥武则天

  武则天?葬乾陵,过客有讥毁谑浪者,辄报以风雷之异。丙子余再使蜀,过广元县,县,古利州,武所生处。江干黄泽寺有则天尼像,余投以诗云:“镜殿春深往事空,嘉陵祸水恨难穷。曾闻夺婿瑶光寺,持较金轮恐未工。”盖用《洛阳伽蓝记》“瑶光寺尼工夺婿”之语以谑之也。是日风平浪静,更无风雷之变。余笑谓则天:“虐焰独能施于乾陵,而不能神于利州邪?抑薄余诗为不足较邪?”

  ◎五木呼卢

  五木呼卢,世但知有刘毅耳。潘氏《纪闻》云:“骰子饰四以朱者,因明皇与贵妃彩戏将北,惟重四可转败为胜,上连呼之,骰子宛转良久而成重四。上大悦,顾高力士,令赐‘四’绯,遂不易云。”

  ◎马嵬乃人名

  马嵬乃人名,于此筑城以避兵,因名。见景安《征途记》,《学圃萱苏》载之。

  ◎唐冯绍正

  杜诗:“近时冯绍正,能画鸷鸟样。”《历代名画记》:“绍正,开元中官少府监,八年为户部侍郎,喜画鹰鹘、鸡雉。”《谈宾录》云:“高力士父丧,左金吾卫大将军陆伯献、少府监冯绍正二人,于丧前被发而哭,甚于己亲,人皆笑之。”即是人也。

  ◎黄巢墓

  世以徐敬业、骆宾王皆为僧,且老寿,即不知果然与否,亦稍为忠臣义士吐气。若一雪窦禅师,而一以为庞勋,一以为黄巢,必傅会之以叛贼,何也?此真名教之罪人矣。又《雪窦寺志》辩黄巢墓云:“按巢传,唐僖宗乾符中,巢寇浙东,高骈击破之,后未尝至浙东也。及中和四年,始为尚让所败,巢甥林言斩首以降,安得有墓在雪窦山中邪?”而《挥麈录》言雪窦山有黄巢墓,邑官岁时遣祭之。然则巢墓亦载在祀典邪?如此不经之语,固乱臣贼子所乐闻耳。

  ◎王安石

  王安石之奸、文、富诸贤皆为所欺,其预识之者,惟苏、李二公耳。然《贵耳集》所载安石初读书钟山,一长老谓之曰:“先辈必做宰相,但不可念旧恶,改坏祖宗格法。”则此僧识之又在二公之先矣。又谓安石为秦王后身,不知因果何以应尔。岂衔太宗之怨毒,必欲乱其天下,虽以真、仁、英三宗之贤,亦不能挽回邪?秦王报怨而为安石,钱王索土而都临安,宋欲不南渡,得乎?

  ◎中州集

  ?州《卮言》评《中州集》云:“直于宋而太浅,质于元而少情。”二语最确。牧斋先生推之太过,所未喻也。

  ◎刘澄甫

  余极喜山泉翁“山藏柳市无车马,水隔桃源有子孙”之句,《池北偶谈》载之矣,然不详为何许人。阅《寿光县志》,乃知山泉名澄甫,姓刘氏,字子静,文和公?之孙。正德戊辰进土,官御史,有直声,与弟渊甫范泉皆工诗。归田后与冯闾山(裕)、黄海亭(卿)诸老为海岱吟社。其叔钅允,号西桥,八岁通五经,成化中以神童召见文华殿,以荫累官太常少卿,与何、李、康、边诸公相唱和。有《西桥集》。

  ◎鲧禹化熊

  舜殛鲧于羽山,化为黄熊,入于羽泉。是鲧既为熊矣。《淮南子》又云:“禹通轘辕山,化为熊,涂山氏惭之,至嵩高山下化为石。”若然,则大禹父子皆化熊,不根甚矣。古传记荒唐谬悠如此者甚多,不可枚举。

  ◎宋椠南唐书

  大名门人成文昭,字周卜,相国曾孙也。寄陆务观《南唐书》,宋椠本也,凡十五卷,与今刻十八卷编次小异。前有“陆友私印”、“陆友仁印”、“燕处超然”小印。

  ◎张易

  张易,字简能,元城人。高祖万福,唐金吾将军,后徙掖县。易性豪举尚气,少读书于长白山,又徙王屋、嵩山。苦学自励,食无盐酪。齐有高士王达灵,居海上,博学精识,少许可。易从游数年,入洛举进士不中。升元二年,归南唐,官终右谏议大夫,改勤政殿学士判御史台。采武德至宝历论奏骨鲠者七十二事,为七卷,曰《谏奏集》上之。见陆《书》本传。马《书》不立易传,余撰《长白山录》偶遗之,补录于此。

  ◎先太师刻书

  康熙丙子,余奉朝命祭告华山,憩王山史待庵。阅架上书,有《赵松雪集》,乃先太师大司马公较刊本,遂告于主人携归。先太师所刻书甚多,乱后惟《文选删注》、《沈文端公(鲤)集》尚存,余悉不可问矣。得此如拱璧也。

  ◎宋武帝庙诗

  老杜《玉华宫》诗千古绝唱,张文潜用元韵拟之,作《别黄州》诗,自谓似之,特其音节耳,未神似也。吾观《谷音》下卷所载临江杨雯《宋武帝庙》诗,虽不摹杜,反得神似。此非深于诗者未易知也。诗云:“溪声答松风,巨石出老拳。古树不知名,岌岌蛟龙缠。”云云。按:宋武帝庙在新淦县四十里尚乐山,《山经》云:“本秃女皇后庙,秃女少孤,后母苦之,令牧豕于陂。陂生藕,因取食,聚藕丝结为履,灵鹊衔于武帝殿下,帝异之,取以为后。”其说不经。《临江府志》载之,亦传疑也。或云:“唐光化中,邑人刘辉以尚乐山罗公坑地形之胜,创为庙址,而设宋武帝像,与秃女并为一祠,遂称宋武帝庙。要无所考据云。雯,临江人。

  ◎诗用虚字

  放翁《笔记》言:“王中父、韩持国作诗喜用语助,如:‘用舍时焉耳,穷通命也欤。’‘居仁由义吾之素,处顺安时理则然。’”殆可发笑。天启后,竟陵派盛行,后生效之,多用“焉哉乎也”等虚字成句,往往令人喷饭,不知宋人已有先之者矣。

  ◎王钦若

  《湘山野录》载:冀公王钦若微时,应举过圃田,为令公邀饮大第。明日迹之,乃裴晋公庙也。后以翰林学士使西川,回至褒城驿,将吏见驺导云:“是唐相裴令公来谒。”密告大用之期。以晋公勋德品望,何数百年后独??于钦若如此?且宰相拜罢亦寻常事,何与晋公事而仆仆预告之?此或其门生亲党傅会造作之语,传闻失实,而文莹遂记之耳。如唐小说戴李林甫为神仙事亦类此,皆诞谩不足信。

  ◎老成典型

  刘念台先生(宗周)以御史大夫罢归,舍于逆旅,身衣布褐,一童子侍侧,萧然如田父野老。鄞县秦进士祖襄,亦能文之士,初第南归,仪从甚都。将入舍,于正厅见有一叟,方危坐,遣仆“谁何”之,知为刘公,急避去。宋杜祁公致仕居南京,新榜一巍峨者出倅巨郡,导从呵拥甚盛。祁公遇于通衢,无他路可避,公乘款段,裘帽暗弊,二老卒敛马侧立道旁,举袖障面。新贵问从者曰:“谁乎”?对曰:“太师相公。”此二事颇相似,少年得志者当知此,而杜、刘二公老成典型,尤可师法也(淄川韩浚官御史时,有疏云“刘宗周何物幺麽”云云,人笑之齿冷)。

  ◎吟诗送别

  同年刘吏部公<甬戈>,顺治己亥官刑部主事,将假归颍川,作诗别余及苕文、周量、曰缉,有句云:“燕市酒人稀。”未几,余作《九日》诗云:“十年长事少袁丝。”公融见之,笑曰:“何相报之速邪!”

  ◎斗将史万岁

  古者斗将,见于书传者不一,余已著之《池北偶谈》。又《隋书·史万岁传》:“万岁戍敦煌,窦荣定击突厥,万岁诣辕门请自效。遣人谓突厥曰:‘士卒何罪,但当各遣一壮士决胜负耳。’突厥许诺,遣一骑挑战。荣定令万岁出应之,驰斩其首而还。”此亦斗将也。

  ◎房豹考

  《酉阳杂俎》载:“北齐房君豹山池在济南,有诗云‘风沦历城水,月倚华山树’云云。”初不详何许人,按:《隋书·房彦谦传》:“彦谦事伯父乐陵太守豹竭力,四时珍果,口弗先尝。”乃知豹即彦谦之伯父,玄龄大父行也。

  ◎周罗?能诗

  武人能诗,史载沈庆之、曹景宗,而不知周罗?。按本传:“罗?在陈为太子右卫率,时参宴席。陈主曰:‘周率武将,诗每前成,文士何反后也?’都官尚书孔范曰:‘罗?执笔制诗,还如上马入阵,不在人后。’”

  ◎称父为哥

  《日知录》云:“唐人称父为哥。《旧唐书·王琚传》:‘玄宗泣曰:“四哥仁孝,同气惟有太平。’”睿宗行四故也。《棣王琰传》:”惟三哥辨其罪。’玄宗行三故也。”(《日知录》,昆山顾绛宁人著)

  ◎司马光家仆

  温公家老苍头称公曰“君实秀才”,东坡教之,始改称“端明”。人谓东坡教坏君实家仆。《黄氏日抄》云:“温公创独乐园。洛俗,春月放园,园子得茶汤钱,与主人平分。一日,园子吕直纳钱十千,公命持去。后十余日,吕直创一井亭,问之,乃用前不受十千也。”观此二事,温公平日修身、教家可知。近代权门豪仆,如严嵩之严年、张居正之尤七,视司马公仆,不居然舜、跖徒之分哉!而其主人人品、相业,从可知矣。

  ◎玉堂

  黄氏云:“太宗飞白题翰林学士院曰‘玉堂之庐’。此四字出《汉书·李寻传》。玉堂,殿名,而待诏者,有直庐在其侧。元丰中,有学士上言,乞摘去二字,使榜院门,以为光宠,诏可。是以殿名名其院,不典甚矣。”今相沿既久,知此者亦少。

  ◎东坡寄参诗

  东坡《以紫团参寄王定国》诗:“<谷含><谷牙>土门口,突兀太行顶。岂惟团紫云,实自凌倒景。刚风披草木,真气入苕颖。旧闻人衔芝,生此羊肠岭。纤扦虎豹鬣,蹙缩龙蛇瘿。蚕头试小嚼,龟息变方骋。矧予明真子,已造浮玉境,清宵月挂户,半夜珠落井。灰心宁复然,汗喘久已静。东坡犹故日,北药致遗秉。欲持三桠根,往侑九转鼎。为予置齿颊.岂不贤酒茗。”

  ◎皮陆唱和人参

  皮日休《谢人惠人参》诗:“神草延年出道家,是谁披露记三桠。开时的定涵云液,?后还应带石花。名士寄来消酒渴,野人煎处掇泉华。从今汤剂如相赠,不用金山焙上茶。”陆龟蒙和:“五叶初成??树阴,紫团峰外即鸡林。名参鬼盖须难见,材似人形不可寻。品第已闻升碧简,携持应合重黄金。殷勤润取相如肺,《封禅书》成动帝心。”

  ◎东坡咏人参

  东坡《小圃五咏·人参》一首:“上党天下脊,辽东真井底。玄泉倾海腴,白露酒天醴。灵田此孕毓,肩股或具体。移根到罗浮,越水灌清Г。地殊风雨隔,臭味终祖祢。青桠缀紫萼,圆实堕红米。穷年生意足,黄土手自启。上药无炮炙,龅啮尽根柢。开心定魂魄,忧恚何足洗。糜身辅吾躯,既食首重稽。”

  ◎钱起紫参歌

  钱起《紫参歌并序》:“紫参,幽芳也。五葩连萼,状飞禽羽举,俗名之五鸟花。起故山道人兰若丰此药,校书刘公咏歌,俾余继作:远公林下满苍苔,--偏宜闲石开。往往幽人寻水见,时时仙蝶隔云来。阴阳雕刻花如鸟,对凤连鸡一何小。春风宛转虎溪旁,紫翼红翘翻霁光。贝叶经前无住色,莲花会里暂留香。蓬山才子怜幽性,白雪阳春动新咏。应知仙卉老烟霞,莫赏夭桃满蹊径。”

  ◎周段咏人参

  周繇《以人参遗柯古》诗“人形上品传方志,我得真英自紫团。惭非叔子空持药,更请伯言审细看。”段成式《求人参》诗:“少赋令才犹强作,众医多失不能呼。九茎仙草真难得,五叶灵根许惠无。”(按周诗殊劣。伯言非抗,字亦误也)

  ◎为文祭仆

  元和中,裴晋公为盗所伤,隶人王义?刃死之。公自为文以祭,是岁进士撰义传者十有二三。余儿氵方官唐山令,夜有盗警,小仆纪纲以身卫主死之,余亦为文祭焉。

  ◎帖黄

  “帖黄”二字,前已引王文贞所云著之。《唐国史补》云:“黄敕既行下小有异同,曰帖黄,一作押黄。”此与今章奏帖黄不同。

  ◎四朝风气

  《国史补》云:“天宝之风尚党,大历之风尚浮,贞元之风尚荡,元和之风尚怪。”

  ◎赵璧善弹五弦

  唐赵璧善弹五弦,人问其术,曰:“吾之于五弦也,始则心驱之,中则神遇之,终则天随之。吾方浩然,不知五弦之为璧,璧之为五弦也。”此语与庄子相似。

  ◎凤头枕

  南唐徐知谔好蓄奇玩。从粤商得一凤头,彩翠夺目,朱冠绀毛,金嘴如生,广五寸,其脑平正可为枕。以钱五十万偿之。

  ◎元稹李贺

  《剧谈录》:元和中进士李贺善歌诗,元相国稹年老,以明经擢第,常愿交结。执贽造门,贺览刺,遽令阍者谓曰:‘明经擢第,何事来看李贺?’相国惭愤而退。”按:元擢第既非迟暮,于贺亦称前辈,讵容执贽造门,反遭轻薄?小说之不根如此。

  ◎琅?记药方

  经霜冬瓜皮同朴硝煎汤,治翻花痔立愈。或以萝卜代瓜皮,亦可。乌药细磨冷浓茶,治汤火疮。生白矾末半分入脐,以一指甲水滴之,治妇人小便不通。细辛、白芷、雄黄以好酒研末,入麝香少许服,治蛇犬伤。盐和油敷,治蜘蛛咬遍身生丝。乱发灰吹入鼻,治鼻衄。黄连一两,酒浸晒;吴茱萸一两,滚汤泡七八次。闻桂花香止晒,干用神曲为糊,作丸如桐子大。食后以荷叶汤送下三十九,治梅核膈。蜜陀僧、滑石等分,生姜汁调敷,治肾囊疮。金丝荷叶捣汁涂患处,治蛇伤。甘草浓煎汁,调地龙粪涂搽,治小儿肾囊虚肿。人中白,火煅存性,一钱;铜绿三分;麝香为末,一分;搽治小儿走马牙疳。端午日收桑叶,阴干为末,空心滚白汤下,治痔。旧棕烧灰,置瓦上收火气,清晨温茶调服三四钱,治妇人血山崩。(已上俱见《琅?记》)

  ◎解河豚毒

  橄榄解河豚毒。槐花微炒,与干胭脂各等分,同捣碎,水调灌,亦能解毒。(见《辍耕录》)

  ◎庞居士湖

  新城东北有庞家湖,亦名庞居士湖。相传以为庞居士沈金处,然不知居士何许人也。陶南村《辍耕录》云:“相传庞居士家赀钜万,殊用劳神。自念曰:‘若以予人,又恐人之我若,不如置之无何有之乡。’遂辇送大海中,举家修道,总成证果。”即此事也。湖在锦秋湖之西,青沙湖之东。邑志当补入(载第十九卷)。

  ◎陈去非语

  陈去非语人云:“本朝诗慎不可读者,梅圣俞也;不可不读者,陈无己也。”见《却扫编》。如此议论,殊不可解。

  ◎陶宗仪疏谬

  陶南村述历代医师,列殷仲堪于西晋,又分贞白先生陶弘景为两人,疏谬甚矣。

  ◎论诸葛亮

  元人俞文豹称其兄文龙驳诸葛忠武之言曰:“孔明之才,谓之知时务则可,谓之明大义则未也;谓之忠于刘备则可,谓之忠于汉室则未也。”又龙泉叶氏《习学记言》论昭烈、武侯,谓其:“以一隅而抗天下,与公孙述相去几何?”又谓:“‘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然以上当更有事。”又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此全不是议论。”又谓:“其于义利之际,更宜详处。若其义不深,其效不远,故材薄而功陋。”且与荀?并称,凡诋讠其忠武者,无所不至。若二子者,可谓名教之罪人,亦薛能之比与。

  ◎论伯夷叔齐

  叶氏论《史记·伯夷列传》云:“负刍、吴光皆弑君窃国,子臧、季札尚不耻立于其朝,况武王、周公以至仁大义灭商,夷、齐奚为而恶之?”云云。以此尚论古人,是长乱臣贼子之风,短忠臣义士之气,其罪可胜诛哉!

  ◎论温峤

  叶氏论晋人物,首推温峤:“智以纬忠,再匡晋室,取与伸缩,一本至诚,充其所能,非东晋人才也,一人而已。”此论得之。

  ◎论梁武帝

  叶氏亟称梁武帝:“情念在民,精择守宰,拔举人才,不隔前后,博雅通经,精义不穷。所谓游畋、声色、玩好致败之具,色色无之。不特江左所无,秦、汉以来语贤君者,皆未易及。”此论亦自有见。

  ◎论诗经

  叶氏谓:“《诗》‘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序《诗》者谓‘男女思不期而会’,余固疑其非是。按孔子引此以况程子,然则凡《诗》称美人,皆谓贤者,其于刺淫贬色,要须特有所指乃可从尔。不然,则彼何足以污简策,而复载重出,谆悉不已哉?”此论得之。

  ◎人参果

  《书奕》云:“小说载人参果亦有据。大食王遣人之海上,见一方石,石上有树,枝赤叶青葱,生小儿,手足著枝上,不语能笑。”(《书奕》,黄秉石著)

  ◎犀带

  张横浦家蓄犀带一,胯中有一月,过望则见。盖犀牛望月之久,故感其影于角。

  ◎论韩苏好士

  古今推好士者率以韩、苏并称。余尝考之,退之非子瞻比也。李翱《与韩侍郎书》云:“如兄者颇亦好贤,然必甚有文辞,兼能附己。顺我之欲,则汲汲孜孜引拔之矣,若不能然,则将乞丐不暇,安肯汲汲孜孜为之先后?”云云。由此观之,退之但喜附己者耳,安能尽天下之才如子瞻之好士者哉!

  ◎白玉佛

  元丞相伯颜使于阗国,于井中得一玉佛,白如截肪,高可四五尺。

  ◎王惠

  刘宋王惠为吏部尚书,兄鉴好聚敛。惠谓曰:“何用田为?”鉴怒曰:“无田何由得食?”惠又曰:“何用食为?”余尝慕其人,故从宦四十余年,只守先人田庐,惟增一别墅,以其在山水之间耳。

  ◎独孤后之妒

  隋独孤后性妒忌,后宫莫敢进御,此犹妇人之常也。以太子勇多内宠,则谗而废之。高?,贤相也,其妾生子,后闻而恶之,屡谮于帝,竟杀?。乃至诸王、群臣有妾孕者,必劝帝斥之。一妇人之妒,而其祸家国至此,异哉!

  ◎进士

  《双槐岁钞》记宣德癸丑,论改进士为翰林六科庶吉士,分两等,合三科进士共选二十八人。前此,解学士缙亦为中书科庶吉士。

  ◎南北科道

  成化中,南京给事中王渊、王徽合疏劾内阉被谪,时以言路风力,北不如南,为之语曰:“南京科道猛如虎,九年考满升知府。北京科道绵如羊,九年考满升京堂。”盖因渊、徽二人发,非谓例也。

  ◎会试录

  洪武初进会试录,止刻序文与执事官及中式姓名、三场题目,至乙丑、戊辰,始刻文。见黄瑜《双槐岁钞》。

  ◎揭?斯书法

  华亭门人周庶常策铭(彝)寄元人揭曼硕泥金细书《金刚经》,工妙不减二王,末题字云“翰林国史院编修臣揭?斯奉敕焚香盥手拜书,至治二年二月吉旦”。

  ◎留耕园灵验

  明大理莆田林炳章有留耕园别业,殁后建祠其中,子弟辈延师许国器读书祠侧。万历己酉,许科试不录,无意秋闱,暑月昼寝,梦林告之云:“君今岁当荐贤书,胡不赴省试?”觉而异之。果以遗才入试,中式。己未登第。又彭副使宪范,诸生时读书园中,祷于神。一日坐桐下,忽一叶飘坠其前,有虫蚀成文,曰“今科而举”。是年万历戊子,果中式。其弟某亦来祷,复有叶坠下,其文曰“子亦能科”。某喜,颇自负,后竟老于诸生。其子汝亨举崇祯庚午科乡试。其灵验如此。此与九鲤湖皆在莆,而知之者少。

  ◎西岩寺穴

  康熙二十九年九月,闽兴化府西岩寺发地得一穴,?以巨砖,砖上有花卉纹,三面凸起。旁篆“太康八年八月日作辟亭使(阙)”。中获古镜一、古剑一,金环数枚。环径二寸,剑脊有字,土花剥蚀不可辨。

  ◎六朝乐府

  徐巨源(世溥)云:“‘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里。已行一千三,所有二千在’(叶音Г),此有何情何景,而古雅隽永,味之不尽。”凡作六朝乐府,当识此意,故录其语。

  ◎同官同姓

  古同官同姓者,率以所居之地别之。如西杨、东杨、南杨,东王、西王(直、英),皆君子也。刘文和(?)、刘文穆(吉)同居内阁,称东刘、北刘,而邪正判然。

  ◎知人实难

  知人实难,文、富、司马诸公不能预烛王安石之奸。明英宗以李文达公之殁,谕王忠肃公,使举可任内阁者,忠肃荐五人,而万安与焉,殆不可晓。若焦芳能荐刘文肃(忠),亦不可解,岂以乡里故邪?

  ◎何真赏罚

  何左丞真,初以义兵剿东莞贼王成、陈仲玉等,仲玉就擒,悬赏购成,成奴阿巢伺闲缚成以出,真如格赏之,而使具汤镬烹阿巢。此事与窦建德诛王轨奴事相类,光武愧此多矣。

  ◎印石

  莱州府城东北满家亭子有水石之观,地产石,色理如碧玉,莹如水晶,可为印章,但苦质脆耳。先兄考功客莱时,余寄诗云:“雁门石?谷,昆山玉子冈。古人风流入笔墨,每恨道远难携将。满家亭子水清妙,试采瑶华来锦囊。”兄有答诗载集中。南阳门人李鸿常贻余墨晶印章,色如点漆,而温润如玉,尤可爱,余刻其文曰“茗柯有实理”。鸿,名相文达公裔孙也。

  ◎林瀚

  史载,陈伯献称林文安公(瀚):“贱者即之,不知其为贵;卑者即之,不知其为尊;愚不肖即之,不知其为贤;智独非、意相干者即之,始知其凛然不可犯。”余尝服膺斯言,窃私淑之而愧未能也。

  ◎王道论朱子

  王文定(道)“论朱子不取《东莱读诗纪》”一条最为确论,今录于此。云:“《东莱读诗纪》多是裁剪先儒成说,择其理之正者用之,问有少出己见,又皆谦退和平,深得诗人本意,且恪守序说。惟其甚难解处,方以别义代之,亦不犯程子说《书》必非古义,转使人薄之。”戒学者不可以朱子之言而遂轻视之也。又曰:“朱子说《诗》,大意尽具于此,然甚是偏拗,恐不得圣人删述本意。马端临《文献通考》逐一辩之,甚明切,且使朱子见之,当心服矣。”

  ◎南明补谥议

  南渡欲谥刑部尚书王世贞为文宪,而孟津为相,力沮之,不识何意。时同议补谥者:高启,文愍;周新,忠直;况钟,肃惠;陶鲁,襄靖;王思,文端;王三善,襄烈;朱燮元,襄宁。亦格不行。

  ◎邓艾庙

  四川剑州有小庙,祀邓艾,余欲告州守废之而未果,追赋一诗云:“申屠曾毁曹瞒庙,常侍(高适达夫)还焚董卓祠。剑阁至今思伯约,蜀巫翻赛棘阳儿。”后阅唐彦谦诗云:“昭烈遗黎死尚羞,挥刀斫石恨谯周。如何千载留遗庙,血食巴山伴武侯。”三代之直,古今人所见略同也。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