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部 > 格言联璧 > 悖凶类

  富贵家不肯从宽,必遭横祸。聪明人不肯学厚,必夭天年。
倚势欺人,势尽而为人欺。
恃财侮人,财散而受人侮。
暗里算人者,算的是自家儿孙。
空中造谤者,造的是本身罪孽。
饱肥甘,衣轻,不知节者损福。
广积聚,骄福贵,不知止者杀身。
文艺自多,浮薄之心也。
富贵自雄,卑陋之见也。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机者祸福所由伏,人生于机,即死于机也。
巧者鬼神所最忌,人有大巧,必有大拙也。
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
种种皆薄,未免灾及其身。
设阴谋,积阴私,伤阴骘,
事事皆阴,自然殃流后代。
积德于人所不知,是谓阴德;
阴德之报,较阳德倍多。
造恶于人所不知,是谓阴恶;
阴恶之报,较阳恶加惨。
家运有盛衰,久暂虽殊,
消长循环如昼夜。
人谋分巧拙,智愚各别,
鬼神彰瘅最严明。
天堂无路则已,有君子登。
地狱无门则已,有小人入。
为恶畏人知,恶中冀有转念。
为善欲人知,喜处即是恶根。
谓鬼神之无知,不应祈福。
谓鬼神之有知,不当为非。
势可为恶而不为,即是善。
力可行善而不行,即是恶。
于福作罪,其罪非轻!
于苦作福,其福最大!
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
行恶如磨刀之砖,不见其消,日有所损。
使为善而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
宗族乡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
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
宗教乡党敬信之,何苦而不为善!
使为恶而父母爱之,兄弟悦之,子孙荣之,
宗族乡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
为恶则父母怒之,兄弟怨之,子孙羞之,
宗族乡党贱恶之,何苦而必为恶!
为善之人,非独其宗族亲戚爱之,
朋友乡党敬之,虽鬼神亦阴相之。
为恶之人,非独其宗族亲戚叛之,
朋友乡党怨之,虽鬼神亦阴殛之。
为一善而此心快惬,不必自言,
而乡党称誉之,君子敬礼之,
鬼神福祚之,身后传诵之。
为一恶而此心愧怍,虽欲掩护,
而乡党传笑之,王法刑辱之,
鬼神灾祸之,身后指说之。
一命之士,苟存心于爱物,于人必有所济。
无用之人,苟存心于利已,于人必有所害。
膏梁积于家,而剥削人之糠覆,终必自亡其膏梁。
文绣充于室,而攘取人之敝裘,终必自丧其文绣。
天下无穷大好事,皆由于轻利之一念;利一轻,则事事悉属天理;为圣为贤从此进基。
天下无穷不肖事,皆由于重利之一念;利一重,则念念皆违人心,为盗为跖从此直入。
清欲人知,人情之常。今吾见有贪欲人知者矣,朵其颐,垂其涎,惟恐人误视为灵龟而不饱其欲也。
善不自伐,盛德之事,今吾见有自伐其恶者矣;张其牙,露其抓,惟恐人不识为猛虎而不畏其威也。
以奢为有福,以杀为有禄,以淫为有缘,以诈为有谋,
以贪为有为,以吝为有守,以争为有气,以嗔为有威,
以赌为有技,以讼为有才。
谋馆如鼠,得馆如虎,鄙主人而薄弟子者,塾师之无耻也。
卖药如仙,用药如颠,故福集而庆长。鄙夫胸怀苛刻,事事以苛刻为能,故禄薄而泽短。
充一个公己公人心,便是吴越一家。
任一个自私自利心,便是父子仇雠。
理以心为用,心死于欲则理灭,如根株斩而本亦坏也。
心以理为本,理被欲害则心亡,如水泉竭而河亦干也。
鱼与水相合,不可离也,离水则鱼槁矣。
形与气相合,不可离也,离气则形坏矣。
心与理相合,不可离也,离理则心死矣。
天理是清虚之物,清虚则灵,灵则活。
人欲是渣滓之物,渣滓则蠢,蠢则死。
毋以嗜欲杀身,毋以货财杀子孙,
毋以政事杀百姓,毋以学术杀天下后世。
毋执去来之势而救权,毋固得丧之位而为宠。
毋恃聚散之财而为利,毋认离合之形而为我。
贪了世味的滋益,必招性分的损。
讨了人事的便宜,必吃天道的亏。
精工言语,于行事毫不相干,
照管皮毛,与性灵有何关涉!
荆棘满野,而望收嘉禾者愚。
私念满胸,而欲求福应者悖。
庄敬非但日强也,
凝心静气,觉分阴寸晷,
倍自舒长。安肆非但曰偷也,
意纵神驰,虽累月经年,
亦形迅驶。自家过恶自家省,
待祸败时,省已迟矣。
自家病痛自家医,待死亡时,医已晚矣。
多事为读书第一病。多欲为养生第一病。
多言为涉世第一病。多智为立心第一病。
多费为作家第一病。
今之用人,只怕无去处,不知其病根在来处。
今之理财,只怕无来处,不知其病根在去处。
贫不足羞,可羞是贫而无志。
贱不足恶,可恶是贱而无能。
老不足叹,可叹是老而无成。
死不足悲,可悲是死而无补。
事到全美处,怨我者难开指摘之端。
行到至污处,爱我者莫施掩护之法。
衣垢不湔,器缺不补,对人犹有惭色。
行垢不湔,德缺不补,对天岂无愧心。
供人欣赏,侪风月于烟花,是曰亵天。
逞我机锋,借诗书以戏谑,是名侮圣。
罪莫大于亵天,恶莫大于无耻,过莫大于多言。
言语之恶,莫大于造诬。
行事之恶,莫大于苛刻。
心术之恶,莫大于深险。
谈人之善,泽于膏沐。
暴人之恶,痛于戈矛。
当厄之施,甘为时雨。
伤心之语,毒于阴冰。
阴严积雨之险奇,可以想为文境,不可设为心境。
华林映日之绮丽,可以假为文情,不可以为世情。
巢父洗耳以鸣高,予以为耳其窦也,
其言已入于心矣,当剖心而浣之。
陈仲出哇以示洁,予以为哇其滓也,
其味已入于肠矣,当肠而涤之。
诋缁黄之背本宗,或矜带坏圣贤名教。
詈青紫之忘故友,乃衡茅伤骨肉天伦。
炎凉之态,富贵甚于贫贱。嫉妒之心,骨肉甚于外人。
兄弟争财,父遗不尽不止。
妻妾争宠,夫命不死不休。
受连城而代死,贪者不为,然死利者何须连城?
携倾国以待殂,淫者不敢,
然死色者何须倾国!
病危乌获,虽童子制梃可挞。
臭腐王嫱,惟狐狸钻穴相窥。
圣人悲时悯俗,贤人痛世疾俗。
众人混世逐俗,小人败常乱俗。
读书为身上之用,而人以为纸上之用。
做官乃造福之地,而人以为享福之地。
壮年正勤学之日,而人以为养安之日。
科第本消退之根,而人以为长进之根。
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
福莫大于无祸,祸莫大于邀福。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