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部 > 初学记 > 卷二十四·居处部

 
●卷二十四 居处部
  ○都邑第一
  §叙事

  《春秋左氏传》曰: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无曰邑。又《释名》云:都者,国君所居,人所都会也;邑犹倄,聚会之称也。按《帝王世纪》曰:伏牺都陈;神农亦都陈,又营曲阜;(陈,今陈州;曲阜,今衮州曲阜县。)黄帝都涿鹿,或曰都有熊;(涿鹿,今幽州界;有熊,今郑州界,新郑县。)。少昊都穷桑;(穷桑在鲁北,故《春秋传》曰:命伯禽而封少昊之墟。又《尚书序》曰:鲁侯伯禽宅曲阜。)颛顼都高阳;(高阳,在周为卫地,故《春秋传》曰:卫,颛顼之墟也;或谓之卫丘,今濮阳县。)帝喾都亳,一曰都高辛;(今偃师也。)尧始封于唐,后徒晋阳,即帝位,都平阳;(唐,今定州唐昌县;晋阳,今太原府晋阳县;平阳,今晋州。)舜都蒲阪;(今蒲州河东县)。禹本封于夏,为夏伯;及舜禅,都平阳,或在安邑;(安邑,蒲州县名。一曰:夏禹在阳城,盖避舜子商均,非都也。按《尚书·五子之歌》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言尧舜至禹及太康,皆在冀州界。少康中兴而复还旧都,故《春秋传》曰:复禹之迹,不失旧物。)汤都毫;(殷都有三毫:谷熟为南毫,偃师为西毫,汤都即南毫也。或云西毫。)至仲丁迁嚣,(或曰敖。今河南之敖仓也。)河亶甲居相,(相,今相州。)祖乙居耿;(耿,河东皮氏之耿乡。)及盘庚五迁,复南都毫之殷地。(则西毫也。)周文王都丰,武王都镐。(丰镐并今京兆之界。)周公相成王,以丰镐偏处西方,方贡不均,乃营洛邑。(今东都也。)成王即洛邑建明堂,朝诸侯,复还丰镐,至幽王为犬戎所杀。平王东迁,乃居洛邑;及敬王时,又迁成周。(今洛阳故都城是也。)秦非子始封于秦。(秦今在陇西,自非子之后。庄公徒楚丘,文公徒沠,宁公都平阳。平阳今岐州郿县界,非尧之平阳都也。至德公又居雍,献公徒栎阳,孝公徒咸阳。)后都咸阳,汉都长安。《东观汉记》曰:光武中兴,都洛阳,又于南阳置南都。三国时,《魏略》云:魏以长安、谯、许昌、邺、洛阳为五都。《吴志》云:吴都鄂,后迁建邺。《蜀志》云:蜀都成都。《晋书》云:晋都洛阳,至永嘉南居建康。(建康今润州江宁县。宋齐梁陈并同居建康,梁元帝及后梁萧察,又别居江陵。晋乱,有十六国,各建都邑。前凉张轨都敦煌,后凉吕光都姑臧,南凉秃发乌孤都乐都,西凉李暠都酒泉,北凉沮渠蒙逊都张掖。前燕慕容廆初都和龙,后徒蓟,又徒邺;后燕慕容垂都中山;南燕慕容德都广固;北燕冯跋都和龙。前秦苻坚、后秦姚苌并都长安,西秦乞伏国仁都定乐。前赵刘聪都平阳,后赵石勒都襄国,至石季龙都邺。后蜀李特都成都,夏赫连勃勃都统万城。晋永嘉南迁后,魏据有中原。初都代,后徒洛阳。至文帝迁长安,孝静帝迁邺,号东魏;北齐高洋以邺为上都。晋阳为下都。西魏禅周,周禅隋,隋并都长安。隋高祖营大兴城,后徒居之,更名曰长安,即今西京城也。隋炀帝迁洛阳于故周王城南,封伊阙,即今东都城也。)唐虞以前,都名不著;自夏之后,各有所称。《白虎通》云:夏为夏邑,商为商邑,周为京师,是也。《公羊传》曰:京师者何也?天子之所居也。京大也,师众也,言天子所居,必以众大言之也。
  §事对
  【天府
帝畿】
《汉书》曰:刘敬说上都关中,上疑之。左右大臣皆山东人,多劝上都洛阳,曰:“东有成皋,西有崤渑,背河向洛,其固亦足恃也。”张良曰:“洛阳虽有此固,其中小,不过数百里;也薄,四面受敌,此非用武之国。夫关中,左崤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南有巴蜀之饶,北有胡苑之利,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班固《西都赋》曰: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阴,则天下之奥区焉。是故横被六合,三成帝畿。
  【带泾
贯渭】
班固《西都赋》曰: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带以洪河泾渭之川。《三辅黄图》曰:秦皇兼天下,都咸阳,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度,以法牵牛。
  【作丰 营洛】《毛诗》曰: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汉书》曰:昔者周公营洛邑,以为在于土中,诸侯藩屏四方,故立京师。
  【三毫
二周】
皇甫谧《帝王世纪》云:殷有三毫在梁国,一毫在河南也。谷熟为南亳,即汤都也;蒙为北亳,即景亳,汤所盟地;偃师为西亳,则盘庚所徒也。《史记》曰:五赧时东西周分境,王赧徒都西周。
  【千里 四县】《白虎通》曰:京师者何谓也?千里之邑号也,法日月之径千里。《周礼》曰:四县为都,以任地事。
  【居邰 徙雍】《三辅故事》曰:周后稷居邰,公刘迁豳,亶甫迁岐山之阳。《三辅黄图》曰:秦德公自沠徒雍。
  【法日 象汉】法日事,见千里注,象汉事,见贯渭注。
  【再徒 五迁】《吕氏春秋》曰:一徒成邑,再徒成都,三徒成国。《尚书》曰:盘庚五迁,将徒毫殷。
  【涧瀍 河洛】《尚书》曰: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左思《蜀都赋》曰:崤函有帝皇之宅,河洛为王者之里。
  【建瓴
定鼎】
《汉书》曰;秦中,形胜为国也。地势便利,以加兵于诸侯,譬犹高屋之一建瓴水也。《帝王世纪》曰:武王伐纣,营洛邑而定鼎焉。今洛阳西南洛水北有鼎中观,是也。
  【伊洛 崤函】傅毅《洛都赋》曰:寻厉代之规兆,仍险塞之自然,决昆仑之洪流,据伊洛之双川。《汉书·张良》曰:夫关中左崤函,右陇蜀。
  【统四方
兼六合】
《五经要义》曰:王者受命,创始建国,立都必居中土,所以总天地之和,据阴阳之正,均统四方,帝制万国者也。左思《蜀都赋》曰:夫蜀都者,于水陆所凑,兼六合而交会也。
  【交风雨
总天地】
张衡《东京赋》曰:昔先王之京邑也,掩观九雝,靡地不营,土圭测景,不缩不盈,总风雨之所交,然后以建王城。总天地事见统四方注。
  【挟成皋 据函谷】傅毅《洛阳赋》曰:挟成皋之岩阻,扶二崤之崇山。班固《西都赋》曰:左据函谷二崤之阻。
  【四方之极
八纮之中】
《毛诗》曰:商邑翼翼,四方之极。毛苌注曰:商邑,京师也。左思《魏都赋》曰:夫魏土者,考之四雝,则八纮之中也;测之寒暑,则霜露所均也。
  §赋

  【后汉班固《西都赋》】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阴,表以太华终南之山;右界褒斜陇首之险,带以洪河泾渭之川。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防御之阻,则天下之奥区焉。是故横被六合,三成帝畿。周以龙兴,秦以虎眂,及至大汉受命而都之也。仰悟东井之精,俯协河图之灵。奉春建策,留侯演成;天人合应,以发皇明。乃眷西顾,实惟作京。

  【后汉傅毅《洛都赋》】惟汉元运会,世祖受命而弭乱。体神武之圣资,握天人之契赞;挥电旗于四野,拂宇宙之残难。受皇号于高邑,修兹都之城馆;寻厉代之规兆,仍险塞之自然。被昆仑之洪流,据伊洛之双川;挟成皋之岩阻,扶二崤之崇山。砥柱回波缀于后,三涂太室结于前。镇以嵩高乔岳,峻极于天。

  【后汉张衡《南都赋》】于显乐都,既丽且康。陪京之南,居汉之阳;割周楚之丰壤,跨荆豫而为疆。体爽垲之闲敞,纷郁郁其难详。尔其地势,则武关关其西,桐柏揭其东。流沧浪而为隍,廓方城以为墉;汤谷涌其后,济水荡其匈。推濑引湍,三方是通。

  【晋左思《蜀都赋》】夫蜀都者,盖兆基于上代,开国于中古。廓灵关而为门,包玉垒而为宇;带二江之双流,枕峨眉之重阻。水陆所凑,兼六合而交会也。
  【又《魏都赋》】魏土者,毕昴之所应,虞夏之余人,先王之桑梓,列圣之遗尘。考之四雝,则八纮之中;测之寒暑,则霜露所均。
  【晋庚阐《杨都赋》】负钟岩以结宇,溯阳潭以开江;颓方山之磐崿,竦白石之灵峰。汇青溪之浚壑,枕百堵之层墉;横朱雀之飞梁,豁九达之遐冲。
  §诗
  【陈孔奂《赋得名都一何绮诗》】京洛信名都,佳丽拟蓬壶;九华彤玳瑁,百福上椒途。黄金络騕褭,莲花装鹿卢;咸言仪服盛,全胜执金吾。

  【隋许善心《奉和还京师诗》】重光阐帝图,肆觐荷来苏;卜洛连新邑,因秦还旧都。雷警三辰卫,星陈七萃駈;从风折凤羽,曜日拖鱼须。宪章殚礼乐,容服备车徒;回銮入丰镐,从跸度枌榆。冉冉年和变,迟迟节物徂;余花照玉李,细叶翦珪梧。朝夕万国凑,海会百川输;微生逢大造,攸忽改荣枯。

  【虞世南《赋得吴都诗》】画野通淮泗,星瀍应斗牛;玉牒宏图表,黄旗美气浮。三分开霸业,万里宅神州;高台临茂苑,飞阁跨澄流。江涛如素盖,海气似珠楼;吴趋自有乐,还似镜中游。

  【褚亮《赋得蜀都诗》】列宿光与井,分茫跨梁岷;沉犀对江浦,驷马人城闉。英图多霸迹,厉选有名臣;连骑簪缨满,含章词赋新。得上仙槎路,无待访严遵。

  【李百药《赋得魏都诗》】炎运精华歇,清都宝命开;帝里三方盛,王庭万国来。玄武疏遥雚,金凤上层台;乍进仙童药,时倾避暑杯。南馆招奇士,西园引上才;还惜刘公干,疲病清漳隈。

  【郑翼《登北邙还望京洛诗》】步登北邙阪,踟蹰聊属望;宛洛盛皇居,规模穷大壮。三河分设险,两崤资巨防;飞观紫烟中,层台碧云上。青槐夹驰道,迢迢修且旷;左右多第宅,参差居将相。清晨谒帝返,车马相追访;胥徒各异流,文物分殊状。嚣尘暗天起,箫管从风扬;伊余孤且直,生平独沦丧。山幽有挂丛,何为坐惆怅。
  §诏

  【唐高宗天皇大帝《建东都诏》】朕闻践华固德,百二称乎建瓴,卜洛归仁,七百崇乎定鼎。是以控膏腴于天府,启黄图于渭滨,襟沃壤于王城,摛绿宇于河渚。市朝之城,丽皇州之九纬;丹紫之原,邈神皋之千里。二京之盛,其来自昔。此都心兹宇宙,通赋贡于四方;交乎风雨,均朝宗于万国。曲阜之规犹勤,测圭之地载华,岂得宅帝之乡,独称都于四塞?里王之邑,匪建国于三川,宜改洛阳宫为东都。上栋下宇,彼劳昔以难前;广夏高台,我名今而改彼。仍兹旧贯,式表宸居。
  ○城郭第二
  §叙事

  《管子》曰:内为之城,外为之郭。《释名》云:城,盛也,盛受国都也;郭,廓也,廓落在城外也。《风俗通》曰:郭或谓之郛,郛者亦大也。按《淮南子》:鮬作城。《吴越春秋》曰:鮬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五经异义》曰:天子之城高九仞,公侯七仞,伯五仞,子男三仞。又《公羊传注》曰:天子之城千雉,高七雉;公侯百雉,高五雉;子男五雉,高三雉。《白虎通》曰:天子曰崇城,言崇高也;诸侯曰干城,言不敢自专,御于天子也。《月令》:每岁孟秋之月,补城郭;仲秋之月,筑城郭。《左氏传》曰:计丈数,揣高卑;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迩;量事期,计徒庸;虑材用,书糇粮,以令役;此筑城之义也。《释名》又曰:城上坦谓之睥睨,言于孔中睥睨非常也;亦曰牌,言裨助城之高也;亦曰女墙,言其卑小,比之于城,若女子之于丈夫也。《说文》所谓堞者,亦女墙也。
  §事对
  【却月 长云】《荆州记》曰:沌阳县至沔口,水北有却月城。西一里有马骑城,周回五里,高一丈。鲍昭《芜城赋》曰:崪若断岸,矗似长云。
  【皇后
夫人】
郦道元注《水经》曰:鲁阳关水,厉衡山西南,经皇后城西。建武元年,光武遣侍中傅浚,持节迎光烈皇后于渭阳。浚发兵三百余人,宿卫皇后道路归京师,既税舍所在,故城得其名矣。《汉书》曰:匈奴使右都尉要击汉军于夫羊句山。贰师遣属国胡骑二千与战。虏兵败散,汉军乘胜追北,至范夫人城。
  【西安
南武】
崔鸿《北凉录》曰:;沮渠蒙逊等,推段业为凉州牧,业筑西安城。董览《吴地记》曰:海渚有吴王阖闾与越结怨相伐筑城,名曰南武城,以御越。后吴先主亦因此,更缮修以备魏也。
  【临江
践华】
《荆州图记》曰:鱼复县西北赤甲城,东南连白帝城,西临大江。贾谊《过秦论》曰:始皇奋六代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践华为城,因河为池。
  【紫土 黄金】崔豹《古今注》曰:秦所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故称紫塞。沈约《宋书》曰:氏帅扬难当寇汉中,魏兴太守薛健据黄金城。
  【千里 九重】东方朔《十洲记》曰:昆仑山有积金为天墉城,面方千里。《淮南子》曰:昆仑山有增城九重,其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里。
  【玄菟 白鹿】《汉书》曰:昭帝元凤六年,某郡国徒筑辽东玄菟城。王歆之《始兴记》曰:含涯有三城:白沙城,马鞍城,白鹿城。城南有白鹿冈。
  【千丈 九仞】《荆州图记》曰:白帝城西临大江,东南高二百丈,西北高一千丈。许慎《五经异义》曰:天子城高九仞。
  【天险
地中】
《荆州图记》曰:夷陵县南对岸,有陆抗故城,周回十里,三百四十步。即山为墉,四面天险。《周书》曰:周公元:余畏周室不延以为天下宗,乃作大邑于土中,立城方六百二十丈。《周礼》曰:日至之晨,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合之所交也,乃建王国焉。
  【下鱼
游鹿】
袁山松《宜都记》曰:狼山县东六十里有山,名下鱼城,四面绝崖,唯两道可上,皆险峻。山上周回可二十里,有林木池水,人田种于山上。昔永嘉乱,土人登此避贼。守之经年,食尽,取池鱼掷下与贼,以示不穷。贼遂退散,因此名为下鱼城。王歆之《始兴记》曰:含涯有白鹿城。晋咸康中,都人张鲂作令十年,甚有惠政,白鹿群游,取一而献之,故以为名。
  【固国
表城】
赵晔《吴越春秋》曰:尧听四岳之言,用鮬修水。鮬曰:“帝遭天灾,厥黎不康,乃筑城造郭,以为固国。”王肃表曰:夫城之有郭,犹骨之有皮。表里各异,则保障不完;皮骨分离,则一体不具。
  【颜田
廖葬】
《庄子》曰:孔子谓颜回曰:“家贫居卑,胡不仕乎?”颜回对曰:“不愿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亩,足以给饘粥,足以难丝麻。鼓琴足以自乐,回不愿仕也。”《后汉书》曰:汝南廖扶者,毕志衡门,死葬北郭,号曰北郭先生。
  §赋

  【魏文帝《登城赋》】孟春之月,惟岁权舆;和风初畅,有穆其舒。驾言东迈,陟彼城隅;逍遥远望,乃欣以娱。平原博敞,中田辟除;嘉麦被垄,缘路带衢。流茎散叶,列倚相扶。水幡幡以长流,鱼裔裔以东驰;风飘摇而既臻,日晻暖西移。望旧馆而言旋,永优游而无为。

  【宋鲍昭《芜城赋》】崪若断岸,矗似长云;制磁石以御冲,糊趙壤而飞文。观基扃之固护,传万祀而一君。出入三代,五百余载,竟瓜剖而豆分。至若白杨早落,塞草前衰,棱棱霜气,簌簌风威;孤蓬自振,惊沙坐飞。通池既已夷,峻隅又已颓。直视千里外,唯见起黄埃,若夫藻扃黼帐,歌台舞阁之基。璇渊碧树,弋林钓渚之馆,吴蔡齐秦之声,鱼龙爵马之玩,皆薰歇烬灭,烟沉响绝。东都妙姝,南国丽人,蕙心纨质,玉貌绛唇,埋魂幽土,委骨穷尘,岂忆同辇之愉乐,离宫之苦辛?歌曰:边风起兮城上寒,井径灭兮邱垄残。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

  【梁吴均《吴城赋》】古树荒烟,几百千年,云是吴王所筑,越王所迁。东有铸剑残水,西有舞鹄故壥,萦具区之广宅,带姑苏之远山。仆本蓄怨,千悲亿恨,况复荆棘萧森。丛萝弥蔓。亭梧百尺,皆厉地而生枝;阶筠万本,或至杪而无叶。不见春荷夏槿,唯闻秋蝉冬蝶。木魅晨走,山鬼夜惊,不知九州四海,乃复有此吴城。
  §诗

  【梁简文帝《从顿还城诗》】汉渚水初绿,江南草复黄;日照蒲心暖,风吹梅蕊香。征舻汤堑,归骑息金隍;舞观衣恒襞,歌台弦未张。持此横行去,谁念守空床。

  【梁王筠《和新渝侯巡城诗》】阊阖暖已昏,钩陈杳将暮;栖乌城上喧,晚雀林中度。屯卫时巡警,凝威肆安步;阁道趋文昌,禁兵连武库。铜乌迎早风,金掌承朝露;罘羜分晓色,睥睨生秋雾。维城任寄崇,空想灵均赋;伊余方病免,邱园保恬素。

  【后魏温子升《从驾幸金墉城诗》】兹城实佳丽,飞甍自相并;胶葛拥行风,峠峣閟流景。御沟属清洛,驰道通丹屏;湛淡水成文,参差树交影。长门久已闭,离宫一何静;细草缘玉阶,高枝荫桐井。微微夕渚暗,肃肃暮风冷;神行扬翠旗,天临肃清警。伊臣从下列,逢恩信多幸;康衢虽已泰,弱力将安骋。

  【李百药《秋晚登古城诗》】日落征途远,怅然临古城;颓墉寒雀集,荒堞晚鸟惊。萧森灌木上,迢递孤烟生;霞景焕余照,露气澄晚清。秋风转摇落,此志安可平。
  §铭
  【后汉李尤《京师城铭》】天险匪登,地险丘陵;帝王设险,乾坤是承。
  ○宫第三
  §叙事

  《释名》云:宫,穹也,言屋,见于垣上,穹崇然也。《周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代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此其始也。(又《白虎通》曰:黄帝作宫室,以避寒温。《世本》曰:禹作宫室。二说不同。)昔黄帝有合宫,(见《管子》)。尧有贰宫、(《帝王世纪》曰:尧见舜,处于贰宫。)捴宫,(见《相儿经》)。汤有镳宫。(见《墨子》。汤所受命之宫。)周有蒿宫、(《大戴礼》曰:周德泽和洽,蒿茂大,以为宫柱。名为蒿宫。)郑宫、春宫,(见《纪年》。穆王所居室。)秦有蕲年宫、信宫、梁山宫,(见《史记》。并始皇所居。)汉有长乐宫、未央宫、沛宫、林光宫、甘泉宫、龙泉宫、首山宫、交门宫、明光宫、五柞宫、万岁宫、池阳宫、蒲陶宫、竹宫、寿宫、建章宫、黄山宫、太一宫、思子宫、(见《汉书》。长乐等宫,或在京师,或在外郡,或在王所居,或祠祀所在,或因事以立也。)夜光宫、棠梨宫、扶荔宫、(见《三辅黄图》)。桂宫、(见《三辅故事》。)鼎湖宫、宜春宫、谷口宫、望仙宫、通天宫,见《汉武故事》。后汉有南宫、北宫、胡桃宫,(见《东观汉记》。)魏有邺宫,(见《魏略》)。吴有太初宫、昭明宫。(见《吴志》。)此诸宫,皆范金合土而为之,以为贵也。(见《礼记》。)亦犹天文之有紫宫、文昌及五宫,(见《史记·天官书》。)神仙之有金玉琉璃宫矣。(见《十洲记》)。然自古宫室一也,汉来尊者以为帝号,下乃避之也。(见《见俗通》。《礼记》曰:命土以上,父子皆异宫。又曰: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此则士庶通谓之宫牟。)
  §事对
  【紫微 玄武《乐叶图微》】曰:天官紫微宫,北极天一太一钩陈后宫也。《史记·天官书》曰:北宫玄武虚危危为盖星。
  【长乐 未央】《汉武故事》曰:建章长乐宫,皆辇道相属,悬栋飞阁,不由径路。《汉书》曰:高祖七年至长安,萧何修未央宫。
  【六星 五潢】《春秋文曜钩》曰: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宫,为六府。《史记·天官书》曰:咸池为五潢。
  【步高 望远】《三辅黄图》曰:京兆有步高宫。又曰:长安有望远宫。
  【望仙 集灵】郭子横《洞冥记》曰:元封三年起望仙宫。《西岳记》曰:汉武帝巡省五岳,禋礼三备,故立宫其下,号曰集灵宫
  【曜华 养德】《西京杂记》曰:梁孝王作曜华宫,又赵王如意宫,号曰养德宫。
  【悬贝 张旗】严助《相儿经》曰:尧悬贝毂于坞宫。《汉书》曰:武帝置寿宫,张羽旗以礼神君。
  【幽房 昭台】《河图》曰:瑶光贯月,感女妪于幽房之宫,生黑帝。《三辅黄图》云:长安有昭台宫。
  【馺娑 逍遥】《汉宫阁名》曰:长安有馺娑宫。《高闾燕志》曰:慕容熙造逍遥宫。
  【蒿柱 棠梨】并见叙事。
  【四宝
五柞】
《西京杂记》曰:武帝为七宝床,杂宝案,则宝屏风,列宝帐,设于桂宫,时人谓之四宝宫。《汉书》:武帝后元二年,幸周至五柞宫。张晏注曰:有五柞树,因以名宫。
  【逃夏 宜春】越《绝书》曰:今太守舍有春申君所造后殿屋,以为逃夏宫。《汉宫阁名》曰:长安有宜春宫。
  【祈年延寿 增城修池】《汉宫阁名》曰:长安有祈年宫,延寿宫。《三辅黄图》曰:七里宫、增城宫,增城宫在甘泉宫垣内。长安有修池宫。
  §赋

  【汉刘歆《甘泉宫赋》】轶凌阴之地室,过阳谷之秋城;回天门而风举,蹑黄帝之明庭。冠高山而为居,乘昆仑而为宫;按轩辕之旧处,居北辰之闳中。背共工之幽都,向炎帝之祝融;缘石阙之天梯,桂木杂而成行。芳脄蚸之依依,翡翠孔雀飞而翱翔,凤皇止而集栖。甘醴涌于中庭兮,激清流之瀰瀰;黄龙游而蜿蟺兮,神龟沉于玉泥。离宫持观,接比相连;云起波骇,星布弥山。高峦峻阻,临眺广衍;深林蒲苇,涌水清泉。芙蓉菡苕,菱荇蘯繁;豫章杂木,榝松柞棫。女贞乌勃,桃李枣檍。
  §诗
  【梁简文帝《新成安乐宫诗》】遥看云雾中,刻桷映丹红;珠帘通晓日,金华拂夜风。欲知歌管处,来过安乐宫。
  【周明帝《过旧宫诗》】玉烛调秋气,金舆历旧宫;还如过白水,更似入新丰。秋潭渍晚菊,寒井落疏桐;举杯延故老,今闻歌大风。

  【陈阴铿《新成长安宫诗》】新宫实壮哉,云里望楼台;迢递翔鹍仰,连翩驾雀来。重栏寒雾宿,丹井夏莲开;砌石披新锦,梁花画早梅。欲知安乐盛,歌管杂尘埃。
  §颂

  【梁沈约《朝丹徒故宫颂》】圣祖神杰,尧踪汉烈;岳峻雄图,天张武节。坠命既升,霸略将骋;清渭走烽,浊河献警。恃峭剑关,凭深桂岭,彝章委阙,礼乐沉河;拯压倾构,引溺危波。尽物称瑞,穷灵委和;玄精翼日,丹羽巢阿。
  §铭
  【后汉李尤《永安宫铭》】合欢黄堂,中和是遵;旧庐怀本,新果畅春。侯台集道,俾司星辰;丰业广德,以协天人。万福来肋,嘉娱永欣。
  ○殿第四
  §叙事

  《苍颉篇》曰:殿,大堂也。商周以前,其名不载。按《史记·秦始皇本纪》:始曰作前殿,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汉书》则有甘泉、函德、凤皇、明光、皋门、麒麟、白虎、金华诸殿。汉宫又有大夏、长秋、朱鸟、玉堂、飞云、昭阳、鸳鸾、铜马、萧何、曹参、韩信诸殿。《后汉书》有德阳、温明、(在邯鄣)。阳安、华光诸殿。洛阳宫殿薄,有魏太极、九龙、芙蓉、九华、承光诸殿。《汉晋春秋》,有景福、(在许昌)。听政在邺。诸殿。晋宫阁名,有灵圃、百子、虞泉、清冥诸殿。(《洛阳故宫名》云:洛阳南宫,有玉堂前殿、黄龙殿、翔平殿、竹殿。)厉代殿名,或沿或革,唯魏之太极。自晋以降,正殿皆名之。挚虞《决疑要注》云:其制有陛,左城右平者,以交砖相亚;次城者为阶级也。九锡之礼,纳陛以登,谓受以陛以上殿。
  §事对
  【敬法 含章】《东观汉记》:明德马皇后尝有不安。时在敬法殿东厢,上令太夫人及兄弟得入见。《洛阳宫殿薄》曰:太极殿近含章殿。
  【增城 疏圃】《汉宫阁名》:长安有曾城。《洛阳宫殿薄》曰:疏圃殿,殿在华林园中。
  【飞羽 披香】《庙记》曰:飞羽殿,或云飞雨殿。又曰:长安有披香殿、鸳鸾殿、飞翔殿。
  【听政 宣德】听政殿见叙事。《三辅黄图》曰:未央宫有宣德殿。
  【嘉德 徽音】《洛阳故宫名》曰:洛阳宫有嘉德殿。《洛阳宫殿薄》曰:明光殿、徽音殿。
  【九华 百福】《洛阳宫殿薄》曰:九华殿、百福殿。
  【式乾 清暑】《洛阳宫殿薄》曰:式乾殿、清暑殿。
  【玉堂 铜柱】《汉宫阁名》曰:长安有玉堂殿、铜柱殿。
  【景福 延休】《洛阳宫殿薄》曰:永宁宫有景福殿、安昌殿、延休殿。
  §赋

  【宋何尚之《华林清暑殿赋》】逞绵亘之虹梁,列雕刻之华榱,网户翠钱,清轩丹墀。若乃奥室曲房,深沉幽密,始如易循,终然难悉。动微物而风生,践椒途而芳溢。触遇成晏,暂游累日,却倚危石。前临浚谷,终始萧森,激清引浊。涌泉灌于阶戺,远风生于楹曲;暑虽殷而不炎,气方清而含育。哀鹤唳暮,悲猿啼晓,灵芝披崖,仙花覆沼。
  §诗
  【隋江总《侍宴瑶泉殿诗》】水亭通枍诣,石路接堂皇;野花不识采,旅竹本无行。雀惊疑欲曙,蝉噪似含凉;何言金殿侧,亟奉瑶池觞。
  【又《侍宴临芳殿诗》】钟箭自徘徊,皇堂荐羽杯;桥平疑水落,石向见山开。林前螟色静,花处近香来;西嵫伤抚夕,此阁滥游陪。
  §铭
  【后汉李尤《德阳殿铭》】皇穹垂象,以示帝王;紫微之侧,弘诞弥光。大汉体天,承以德阳;崇弘高丽,包受万方。内综朝贡,外示遐荒。

  【陈徐陵《太极殿铭》】夫紫盖黄旗,扬都之王气长久;虎踞龙蟠,金陵之地体贞固。天居爽垲,大寝尊严,高应端门,仰模营室,归于有德。譬彼河图,传我休明,义同商鼎;太极殿者,法氏象亢。王者之位以尊,左平右墄;天子之堂为贵。往朝煨烬,多厉年所;世道隆平,宜其休复。监军邹子度启称:即日忽有一大梓柱,从流来泊在后渚岸。崖峨容与,若汉水之仙槎;摇漾波涛,似新庭之龙刹。孤拔灵山,允彰天贶。昔梁武承圣,将图缮修,东虏窥江,西胡犯跸,定之方中,亟兴师旅。揆之以日,辄有灾故,是知秦人所止,实汉祖而为宫;吴都佳气,乃元皇而斯宅。千栌赫奕,万栱崚嶒,植绿芰而动微风,舒丹莲而制流火;甘泉远望,睹正殿之峥嵘;函谷遥看,美皇居之佳丽。信可以齐三光而示宇宙,会万国而朝诸侯。爰命微臣,乃为铭曰:雍畤相望,参差未央;偃师还望,崔嵬德阳。高扪太一,正睹瑶光;峨峨灵柱,赫赫流章。美矣宫室,嘉哉令日;御箉垂旒,当朝清跸。乐备韶夏,礼兼文质;帝旅无喧,王旗斯谧。肃肃卿士,邕邕丞弼。汉坐雕屏,周人槛棂;城隅有勒,殿省皆铭。况复皇寝,宜昭国经;方流典训,永树天庭。
  ○楼第五
  §叙事

  《说文》曰:楼,重屋也。又《释名》曰:言牖户诸射孔慺慺然也。按《汉书》:武帝时,方士言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侯神人。又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盖楼之始也。其后魏有丽谯,越有飞翼,汉有井干、(并楼名也。《庄子》曰:魏武侯谓徐列无鬼曰:“欲见先生久矣。吾欲爱民而为义,偃兵其可乎?”徐无鬼曰:“不可。爱民害民之始,为义偃兵,造兵之本也。君自此为之,则殆不成,凡成美恶器也。君虽为仁义,几且伪哉;形固造形,成固有代。变固外战,君亦必无盛鹤列于丽谯之间。”注曰:丽谯,战楼名也。《吴越春秋》曰:勾践立飞翼楼。《汉书》云:武帝立井干楼,高五十丈。)羽林亭楼、(见《汉书》)。马伯骞楼、贞女楼,(见《汉宫阁名》。在长安。)魏有白门楼,(在下邳。《魏志》曰:吕布败,乃登白门楼。围之急,布下降,遂生得布。)吴有白雀楼,(见《吴纪》。)晋有伺星楼、仪凤楼、翔凤楼,(见《晋宫阁名》。《幽明录》云: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安金凤皇二头于其上。石季龙将衰,一头飞入漳河。《述异记》云:江下有黄鹤楼。陶季直《京都记》曰:宋华林园造景云楼。《齐书》云:置钟于景阳楼上,令宫人闻钟声早起妆饰。)且楼之所居也。《史记》云:仙人好楼居,设具而侯神人。《墨子云》:城备三十步置坐侯楼。出堞四尺,百步一木楼。楼前面九尺。二百步一立楼,去城中二丈五尺。又《淮南子》云:乱之所由生者,皆在流遁。大构架,兴宫室,延楼栈道,鸡栖井干,檦木欂栌,以相支持。木巧之饰,此遁于木也。厉代营建,所不同也。
  §事对
  【井干 丽谯】并见叙事。
  【盘龙
仪凤】
鲍昭《京洛篇》曰:凤楼十二重,四户八绮窗,绣桷金莲花,桂柱玉盘龙。《晋宫阁名》曰:总章观仪凤楼一所,在观上广望,观之南极。
  【五寻 百尺】孙楚《登楼赋》曰:有都城之百雉,加层楼之五寻。《洛阳地记》曰:洛阳城内西北角,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高百尺,魏文帝造。
  【望气
候神】
萧主等《三十国春秋》曰:张华善天文,解望气。元康初,尝与鄱阳雷孔章共夜登楼,而见一气起斗牛间。华谓孔章曰:“此何气也?”对曰:“其宝剑乎。”《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侯神人。”
  【半城
出堞】
桓子《新论》曰:更始帝到长安,其大臣辟除东宫之事,为下所非笑,但为小卫楼,半城而居之,以是知其将相非萧曹之俦也。出堞见《墨子》,已具叙事。
  【瞰蜿
翔凤】
张衡《西京赋》曰:神明崛其特起,井干叠而百层;峙游极于浮柱,结重栾以相承。瞰蜿虹之长鬵,察云师之所凭。《晋宫阁名》曰:总章观有翔凤楼。
  【凌云
栖霞】
《世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错锱铢,递相负揭。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而终无崩陨。魏明帝登楼,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扶之,楼即便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盛弘之《荆州记》曰:城西百余步,有栖霞楼,宋临川康王置。
  【五层 百丈】《幽明录》曰:邺城凤阳门五层楼。郭子曰:殷中军废后。恨简文曰:上人著百丈楼上,担梯将去。
  §赋

  【晋孙楚《登楼赋》】有都城之百雉,加层楼之五寻;从明王以登游,聊暇日以娱心。鸣鸠拂羽于桑榆,游凫濯翅于素波;牧竖吟啸于行陌,舟人鼓栧而扬歌。百寮云集,从坐华台;嘉肴满俎,旨酒盈杯。谈三坟与五典,释圣哲之所裁。
  §诗

  【梁简文《奉和登北顾楼诗》】春陵佳气地,济水凤皇宫;况此徐方域,川岳迈周澧。皇情爱厉览,游陟拟崆峒;聊駈式道侯,无劳襄野童。雾崖开早日,晴天歇晚虹;去帆入云里,遥星出海中。

  【梁沈约《登玄畅楼诗》】危峰带北阜,圆鼎出南岑;中有凌风榭,回望川之阴。崖险每增减,湍平互浅深;水流本三派,台高乃四临。上有离群客,名有慕归心;落晖映长浦,焕景烛中浔。云生岭片黑,日下溪半阴;信美非吾土,何事不抽簪。

  【梁刘孝绰《登阳云楼诗》】吾上阳台上,非梦高唐客;回首望长安,千里怀三益。顾惟惭入楚,殊私等申白;西阻水潦收,昭丘霜露积。龙门不可见,空慕凌霜柏。
  §铭
  【宋鲍昭《凌烟楼铭》】瞰江列槛,望景延除;积清风路,含采烟途。俯窥淮海,俯眺荆吴;我王结架,藻思神居。宜此万春,修灵所扶。
  ○台第六
  §叙事

  《释名》云:台,持也,言筑土坚高,能自胜持也。按《山海经》有轩辕台、(《山海经》曰:西王母之山,有轩辕台。射者不敢西向,畏轩辕之台。)帝尧台、帝舜台,(在昆仑山东北。)其后夏有璿台、钓台,(《归藏》曰:夏后启筮享神于晋之墟,为作璿台。又曰:享神于大陵而上钧台)。殷有鹿台、(《尚书》曰:散鹿台之财。《史记》曰:纣厚赋以实鹿台。)南单台,(晋《束晰汲冢书抄》云:周武王亲禽受于南单之台。)周有灵台、(《淮南子》云:文王筑灵台。)重璧台。(见《穆天子传》。)秦有章台、(见《史记》。)凤皇台、(见《列仙传》。)望海台、(见《齐地记》。)琅邪台、(《史记》云:始皇作琅邪台,刻石颂德。)汉有柏梁台、渐台、(武帝作。)神明台、八风台、思子台,(并见《汉书》。)后汉有云台,(见《东观汉记》。)魏有铜雀台、金台、冰井台、凌云台、南巡台、九华台,(见《魏志》。)吴有钓台,(见《吴志》)。晋有崇天台、织室台,(见《晋宫阁名》。)此其略也。又《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诸侯卑,不得观天文,无台。但有时台,囿台也。
  §事对
  【五仞 九层】《说苑》曰:楚庄王筑五仞之台。《老子》曰: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观天
望月】
刘向《洪范五行传》曰:天子曰灵台,诸侯曰时台,所以观天文之变。郭子横《洞冥记》曰:武帝升望月台南端,有三鸭群飞,俄而下台,帝悦之。至夕,鸭宿台端。
  【侯日
揆星】
赵晔《吴越春秋》曰:范蠡起游台于怪山,以为灵台,仰观天文,侯日月之变怪。《白虎通》曰:天子立灵台,所以考天人之际,察阴阳之会,揆星度之验。
  【十成 九累】《楚词》曰:璜台十成,谁所极焉。《尸子》曰:瑶台九累,而尧白屋。
  【柏寝
匏居】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少海,登柏寝之台。望其国,曰:美哉堂堂乎!《国语》曰: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与伍举登焉,曰:“台美夫?”对曰:“先君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气,大不过容宴豆,民不废时务,官不易朝常。今君为此台,民罢财尽,数年而成,诸侯莫至;若君谓此美,楚其殆矣!”贾逵注曰:匏居,高台名。
  【尧巡 夏享】王昭之《始兴记》曰:含洭县有尧山,尧巡狩至于此,立行台也。《左传》曰:夏启有钧台之享。
  【记礼
藏书】
《汉书·艺文志》曰:《曲台后苍记》九篇。如淳注曰:行礼射于曲台,后苍为记,故曰《曲台记》。司马彪《续汉书》曰:灵台者,乃周家之所造台也。图书术藉珍玩宝怪,皆所藏也。
  【窥天
望海】
陆贾《新语》曰:楚灵王作乾溪之台,有百仞之高,欲登浮云窥天文。伏琛《齐地记》曰:平寿城西北八十里,有平望亭,亦古县也。或云秦始皇为望海台。
  【铜雀
金凤】
《魏志》曰:建安十五年冬,太祖乃于邺作铜雀台。《汉武故事》曰:渐台高三十丈,南有壁门三层。内殿阶陛,咸以玉为之;铸铜凤皇,高五丈,饰以黄金,栖屋止。
  【戏马 斗鸡】刘澄之《山川古今记》曰:鼓城西南有戏马台。郭缘生《述征记》曰:广阳门北有斗鸡台。
  【慕许
怀清】
戴延之《西征记》曰:许昌城,本许由所居也。大城东北九里,有许由台,高六丈,宽三十步。由耻闻尧让而登此山,邑人慕德,故立此台。《史记》曰:寡妇清,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叶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以自卫,不见犯。秦皇帝以为贞妇,为筑女怀清台。
  【一柱
百梁】
张华《博物志》曰:江陵有台甚大,而唯有一柱,众梁皆共此柱。《汉书》曰:元鼎二年春,起百梁台。服虔注曰:用百梁作台,因名之。
  【朝汉
望齐】
沈怀远《南越志》曰:熙安县东南有固冈,高数十丈。冈西面为羊肠道。说者云:尉陀登此望汉而朝宗,故曰朝汉台。《史记》曰:赵武灵王为野台,以望齐中之境。徐广注曰:野一作望。
  【清泠 枍诣】郦元注《水经》曰:唯阳县城中,有掠马台。台东有曲池。池东有一台。谓之清泠台。张衡《西京赋》曰:枍诣承光,皆台名。
  【梁吹
蜀琴】
郦元注《水经》曰:陈留县有仓颉师旷城,上有列仙吹台。梁王曾筑以为吹台。王褒《益州记》曰:司马相如宅在州西笮桥北,百许步。李膺云:市桥西二百步,得相如旧宅。今梅安寺南有琴台故墟。
  【越贺 蜀卜】《吴越春秋》曰:越王平吴后,立贺台于越。《蜀记》:广汉郡有严君平卜台。
  §赋

  【魏陈思王曹植《登台赋》】从明后而嬉游,聊登台以娱情;见天府之广开,观圣德之所营。建高殿之嵯峨,浮双阙乎泰清;立冲天之华观,连飞阁乎西城。临漳川之长流,望众果之滋荣;仰春风之和穆,听百鸟之悲鸣。天功怛其既立,家愿得而双呈;扬仁化于宇宙,尽肃恭于上京。虽桓文之为盛,岂足方乎圣明。休矣美矣!惠泽远扬;翼佐皇家,宁彼四方。同天地之矩量,齐日月之晖光。
  §诗
  【梁简文帝】《琴台诗》芜阶践昔径,复想鸣琴游;音容万春罢,高名千载留。弱枝生古树,旧石抗亲流;由来递相叹,逝川终不收。

  【梁庚肩吾】《过建昌故台诗》鲁国观遗殿,韩城想旧台;仲宣原隰满,子建悲风来。夏莲犹反植,秋窗尚左开;图云仍溜雨,书石即生苔。及君欢四望,知余念七哀。
  【陈祖孙《登宫殿名登台诗》】独有相思意,聊敞凤皇台;莲披香稍上,月明光正来。离鹄将云散,飞花似雪回;遥思竹林友,前窗夜夜间。
  §铭
  【后汉李尤《云台铭》】周氏旧居,惟汉袭因;崇台嶒峻,上碍苍云。垂示亿载,俾率旧章;人修其行,而国其昌。
  ○堂第七
  §叙事

  《释名》曰:堂,谓堂堂高明貌也。按《礼记》: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尚书·大传》云:天子之堂高九雉,公侯七雉,子男五雉;(雉长三丈。)厉代之堂。《论衡》云:墨子称尧舜堂高三尺。《帝王世记》曰:武王入殷登堂,见美玉,曰:谁之玉?或曰诸侯之玉也。王取而归之。天下闻之曰:王廉于财矣!《汉武故事》:有玉堂,去地十二丈。《汉书》云:成帝生甲观中画堂,《东观汉记》曰:光武生有赤光,堂中尽明如昼。《续汉书》云:灵帝造万金堂于西园。《魏名臣奏》有翦吴堂,《水经注》有魏茅堂,(见郦善长《水经注》。)《晋宫阙名》有尧母堂、永光堂、长寿堂。(见《晋宫阁名》。)在郡国,鲁城北有孔子学堂,(见《国都城记》)。蜀有文翁讲堂,(见《华阳国志》。)北海有郑玄儒林讲堂,(见《郑玄别传。)永康县有缙云堂,(黄帝炼丹处。)费北有积弩堂,(晋成帝作。以上并见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昆仑山有光碧堂,(西王母所居。见《十洲记》。)此其略也。又挚虞《决疑要注》曰:在殿堂之上,唯天子居床,其余皆铺席,前设筵几。天子之殿,东西九筵,南北七筵,故曰度堂以筵,度室以几也。礼,堂上接武,堂下布武。(武,迹也。见《礼记》。)一曰,堂上远于百里,堂下远于千里,门庭远于万里。(《管子》云:今步者一日,百里之情通,堂上有事,一月而君下闻;步者十日,千里之情通,堂上有事,而君十月下闻;步者百日,万里之情通,门庭有事,周年而君不闻。此谓远于万里也。)
  §事对
  【承庆 昌福】《洛阳宫殿薄》曰:承庆堂,昌福堂,绥福堂。
  【鳣集
凤栖】
袁山松《后汉书》曰:杨震好学讲书。有鹳雀衔三鳣鱼飞集讲堂前,都讲进曰:“蛇鳣者,大夫之象也;数有三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潘尼诗曰:鸾凤栖堂庑。
  【徽音 嘉德】《洛阳宫殿薄》曰:徽音堂,又曰嘉德堂。
  【虚德 修成】《洛阳宫地记》曰:洛阳有虚德堂、修成堂。
  【去地 冠山】《汉武故事》曰:玉堂去地十二丈。已见叙事。班固《西都赋》曰:树中天之华阙,丰冠山之朱堂。
  【李中
桃闲】
和包《汉赵记》曰:刘聪嘉平三年,廷尉陈元达极谏。聪怒,将斩之。聪时幸逍遥园李中堂,元达抱堂下树叫曰:“臣所言社稷之计!”聪勉听之,于是易李中堂为愧贤堂。《洛阳宫殿薄》曰:洛阳有桃闲堂皇、杏闲堂皇、柰闲堂皇、竹闲堂皇、李闲堂皇、鱼梁堂皇、醴泉堂皇、百戏堂皇。
  【树椅
植柏】
何尚之《清暑殿赋》曰:其西则堂皇博敞,正鹄是施,带以绿流,树以青椅。《洛阳记》曰:洛阳山中都亭堂皇,大小屋五十间;植五果木竹柏之属,有五千七百二十九株。
  【九华 百戏】《洛阳宫殿薄》:有九华芳香琴堂,又有百戏堂皇。
  【炼丹 光碧】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曰:缙云堂,黄帝炼丹。《十洲记》曰:光碧堂,西王母所居。并见叙事。
  【高三尺 远百里】并见叙事。
  §赋

  【隋江总《云堂赋》】览黄图之栋宇,规紫宸于太清;何面势之胶葛,信不日之经营。仰一时之壮丽,跨万古之威灵;吐触石之奇色,混高台之旧名。若乃二阶八户,百栱千楹;莹以玉琹,饰之金英;绿芰悬插,红蕖倒生。于时木叶声寒,壶人唱静;承露擎虚,相风昭向。天子乃下辇开燕,出豫娱神,文悬日月,思革风尘。实附凤之多幸,愧屠龙之不真。
  §诗

  【梁庚肩吾《咏疏圃堂诗》】北堂多暇豫,时驾总惊镳,路静繁葭澈,轮移羽盖飘。临空坐飞观,回首望浮桥,风长曙钟近,地远洛城遥。疏林不碍日,涸浦暂通潮;徒然寻宾从,并作愧群僚。

  【隋炀帝《宴东堂诗》】雨罢春光润,日落螟霞晖;海榴舒欲尽,山樱开未飞。清音出歌扇,浮飔香舞衣;翠帐全临户,金屏半隐扉。风花意无极,芳树晓禽归。
  【唐虞世南《侍宴归雁堂诗》】歌堂面渌水,舞馆接金塘;竹开霜后翠,梅动雪前香。凫归初可侣,雁起欲分行;刷羽同栖集,怀思愧稻粱。
  §颂

  【晋庚阐《乐贤堂颂》】峨峨层构,岌岌其峻;阶延白屋,寝登髦俊。神心所寄,莫往非顺;灵图表象,平敷玉润。游虬一壑,栖鸾一丛;川澄华沼,树拂椅桐。林有晨风,翮有西雍;高观回云,疏飚倚窗。仰瞻昆丘,俯怀明圣;玄珠虽朗,离人莫映。清风徘徊,微言绝咏;有邈高构,永廓灵命。
  ○宅第八
  §叙事

  《释名》曰:宅,择也,言择吉处而营之也。《周礼》:凡任地国宅无征。郑众注云:国宅,城中宅;无征,无税也。又《尉缭子》曰:天子宅千亩,诸侯百亩,大夫以下里舍九亩,厉代之宅。戴延之《西征记》曰:蒲坂城外有舜宅。《濑乡记》云:谯城西有老子宅。(《濑乡记》曰:老子祠在濑乡曲仁里,谯城西出五十里。广北二里李夫人祠,是老子所生旧宅。)《汉书》云:鲁有孔了宅。(《汉书》曰:鲁恭王坏孔子旧宅,以广宫室。闻钟磬琴瑟之声,遂不敢坏。于其壁中得古文经传。)《水经注》云:齐城北门外有晏婴宅。(见郦元《水经注》。《左传》曰:齐景公欲更晏子之宅。公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嚣尘,请更诸爽垲。”辞曰:“君之先臣容焉,于臣侈矣。且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荆州记》云:宛有伍子胥宅,(见范汪注《荆州记》。)秭归县有屈原宅,(见庚仲雍《荆州记》。)义阳安昌有汉光武宅。(见范汪注《荆州记》。《东观汉记》曰:建武十七年,幸章陵,修园庙旧宅田里舍。)宅亦曰第,言有甲乙之次第也。(《汉书》曰:高祖诏,列侯食邑者皆赐大第室,更二千石受小第室。注曰:有甲乙次第,故曰第。)一曰,出不由里门,面大道者名曰第。爵虽列侯,食邑不满万户,不得作第。其舍在里中,皆不称第。(见《魏王奏事》。《汉书》曰:夏侯婴以太仆事惠帝,高后德婴之脱孝惠鲁元于下邑间,乃赐婴北第第一,曰近我,以尊异之。张放以公主子,取皇后弟平恩侯嘉女,成帝赐甲第。哀帝为董贤起大第北阙下。《东观汉记》曰;窦氏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二千石,相与并代,自祖及孙,官府邸宅相望。《汉纪》曰:梁冀于洛阳城内起甲第。《魏志》云:明帝特为舅孙甄畅起大第舍。《晋纪》曰:琅邪王道子开理东第。)此第宅之事也。
  §事对
  【万里 千亩】司马相如《大人赋》曰:时有大人兮在乎中洲,宅弥万里兮曾不足以少留;悲时俗之迫隘兮,朼举足而远游。千亩事见叙事。
  【膏腴 爽垲】荀悦《汉书》曰:武安田蚡,营宅舍甲第,必极膏腴,堂罗钟鼓。《左传》曰:齐景公欲更晏子之宅于爽垲。
  【推友
让亲】
《吴志》曰:周瑜与孙策同年,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谢承《后汉书》曰:沈辅,字伯禽,会稽山阴人也。辅少俭约,约身以礼,丧父服阕,推让祖考财产田宅与亲贫不足者。
  【萧居
晏卜】
《汉书》曰:萧何为相国,买田宅,必居穷巷僻处。为家不修垣屋,曰:令后代贤,师吾俭。不贤,无为势家所夺。《左传》曰:齐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晏子如晋,公更其宅,反则成矣。既拜,乃毁之为里舍,皆如其旧,则使宅人返之。曰:谚曰:‘非宅是卜,唯邻是卜。’二三子先卜邻矣。违卜不祥。君子不犯非礼,小人不犯不祥。卒复其旧。”
  【推贫
瞻老】
推贫事见上让亲注。崔鸿《后燕录》曰:封衡,字百华,中书监裕之子也。轻财好施。年十余岁,见一老父,荷担于路,引归。问之父曰:宣子一饭,著名春秋,宜给宅一区。奴一口,日供瞻以终其年。裕高其志而从之。
  【孔瑟
何金】
孔瑟见叙事。干宝《搜神记》曰:魏郡张氏大富,忽衰老财散,卖宅与程应。应举家病,卖与何文。文先独持大刀,暮入北堂梁上。一更中,有一人长丈余,高冠赤帻,呼曰:“细腰!”细腰应诺:“何以有人气?”答无,便去。文因呼细腰,问向赤衣冠谓谁?答曰:“金也,在屋西壁下。”问君谁?答云:“我杵也,今在灶下。”文掘得金三百斤,烧在杵,由此大富。
  【定邻 面道】杨泉《物理论》曰:处宅者先定邻焉。面道事见叙事。
  【谯郡西 齐城北】谯郡西老子宅,齐城北晏子宅。并见叙事。
  【霍辞 薛让】《汉书》:霍去病曰:“匈奴未灭,臣无以家为。”遂辞其第宅。又汉薛苞兄弟要分,苞悉推其田宅奴婢。
  §诗
  【唐太宗文武圣皇帝《过旧宅诗》】新丰停翠辇,谯邑驻鸣笳;园荒一径断,台古半阶斜。前池消旧水,昔树发今花;一朝辞此地,四海遂成家。
  【隋江总《岁暮还宅诗》】悒然想泉石,駈驾出楼台;玩竹春前笋,惊花雪后梅。青山殊可对,黄卷复时开。长绳岂系日,浊酒倾一杯。

  【又《南还寻草市宅诗》】红颜辞巩洛,白首入辳辕,乘春行故里,徐步采芳荪。迳毁悲仇仲,林残忆巨源;见桐犹识井,看柳尚知门。花落空难遍,莺啼静易喧;无人访误默,何处叙寒温。百年独如此,伤心岂复论。

  【隋元行恭《过故宅诗》】颓城百战后,荒邑四邻通;将军戟已折,步兵途转穷。吹台有山鸟,歌庭聒野虫;草深斜径灭,水尽曲池空。林中满明月,是处来春风;唯余一废井,尚夹雨株桐。

  【唐杨师道《还山宅诗》】暮春还旧岭,徒倚玩年华;芳草无行迳,空山正落花。垂藤扫幽石,卧柳碍浮槎;鸟散茅檐静,云披涧户斜。依然此泉路,犹是昔烟霞。
  §启

  【梁元帝《谢敕赐第宅启》】窃以汉锡五伦,实云清吏,魏宠卫臻,用旌庸直;未知灵光轮奂,睢阳爽垲,北连城阙,有似甄侯之舍,东望市鄽,荣深豫章之门。昔狼望未平,冠军辞第;马池犹隔,雍丘让邸。臣惭霍曹远志,但识君命无违。再思庸陋,九殒非答。
  §铭

  【晋习凿齿《诸葛武侯宅铭》】达人有作,振此颓风;雕薄蔚采,鸱兰惟丰。义范苍生,道格时雍。自昔爰止,于焉龙盘;躬耕西亩,永啸东峦。迹逸中林,神凝岩端;罔窥其奥,谁测斯欢。堂堂伟匠,婉翮阳朝;倾岩搜宝,高罗九霄。庆云集矣,銮驾三招。
  ○库藏第九
  §叙事

  《释名》曰:库,舍也;舍也者,言物所在之舍也。又《说文》曰:库,兵车所藏也;帑,金布所藏也;故藏之为名也,谓之库藏焉。(帑藏见《汉书》。)凡安国治民,从近制远者,必先实之,(见《吴越春秋》)。故天有天库藏府之星。(《春秋文曜钩》曰:轸南众星曰天库。又韩杨《天文要集》曰:天积者,天子藏府也。)王者审五库之量:(《礼记》曰:季春之月,审五库之量。)一曰车库,二曰兵库,三曰祭器库,四曰乐库,五曰宴器库。(见蔡邕《月令章句》。)一曰,汤武破桀纣,海内无患,筑五库藏五兵,(见《商君书》。)则鲁梓慎登大庭氏之库以望。(见《左传》。杜预注:大庭氏是古国名,在鲁城内,于其处作库。)汉高祖七年,萧何立东阙前殿武库。(见《汉书》。)又更始至长安,御府帑藏武库,皆安堵如故。(见《东观汉记》。)盖此五库也。或曰:王者藏于天下,诸侯藏于百姓,农夫藏于囷庚,商贾藏于箧匮。(见《韩诗外传》。)钟会《刍荛论》曰:国之称富者,在乎丰民,非独谓府库盈,仓廪实也。且府库盈,仓廪实,非上天所降,皆取之于民,民困国虚矣。
  §事对
  【宝台
珠府】
《韩诗外传》曰:晋平公藏宝之台烧,救火三日三夜乃止之。公子晏贺曰:臣闻王者藏于天下,诸侯藏于百姓,农夫藏于囷庚,商贾藏于箧匮。今百姓藏于外,而赋敛无已。昔桀纣残贼,为天下戮;今皇天降灾于藏台,是君之福也。韩杨《天文要集》曰:离珠五星在须女北。离珠为藏府也。
  【宴器
禁兵】
蔡邑《月令章句》曰:审五库之量者,审所用多少也。五库,五曰宴器库。已见叙事。谢承《后汉书》曰:灵帝光和中,武库屋自坏。司隶许冰上书曰:武库禁兵所在,国之禁,为灾深也。
  【天潢 御府】《春秋文曜钩》曰:咸池曰天潢,五帝车舍也。宋均注曰:舍,库也,五帝车之库府。御府已见叙事。
  【聚甲 藏金】焦赣《易林》曰:武库军府,甲兵所聚,非邑非里,不可以处。许慎《说文》云:帑金布所藏也。
  【鱼集屋上 龙见井中】《魏志》曰:嘉平中,鱼二集于武库屋上。《晋书》曰:太康五年,二龙见于武库井中。
  §铭
  【后汉李尤《武库铭》】搏噬爪牙,锋距之先;毒螫芒刺,矛矢以存。圣人垂象,五兵已陈。
  【晋挚虞《武库铭》】有财无义,惟家之殃;无爱粪土,以毁五常。
  ○门第十
  §叙事

  《释名》曰:门,扪也,言在外为人所扪摸也。又《说文》曰:门从二户,象形也;阊阖,天门也。(《说文》曰:楚人名门曰阊阖。)角亦天门也。(见韩杨《天文要集》。)皋门、库门、雉门、应门、路门、天子门也。(郑玄《礼记注》云:天子五门,皋雉库应路;鲁有库雉路,则诸侯三门。)一曰,王之正门曰应门,郭门曰皋门,(见《尔雅》及《毛苌诗注》。)内至禁省为殿门,外出大道为掖门。(见应劭《汉书注》。掖者,言在司马门之旁掖。)王行幸,设车宫辕门;帷宫旌门,无宫则供人门。(见《周官》。郑玄注曰:次车为藩,则卬车辕以表门;张帷为宫,则树旌以表门;陈列周卫,则立长人以表门。)司门掌授管键,以启闭国门。(见《周官》。)闬,城外郭内之里门也;(见《风俗通》。闬,抜也,言为人藩屏以抜难也。)阎,里中门也;阓,市外门也。(见《说文》。)长安有宣平门、万秋门、横门;东都有宣德门、礼成门、青绮门、章义门、仁寿门、寿城门,(见《汉宫殿名》)。又有章城门、直城门、洛城门;(见《三辅黄图》。)洛阳有上西门、广阳门、津门、小苑门、开阳门、中东门、上东门、司马门、北阙门、玄武门、南掖门、北掖门、东掖门、西掖门、止车门、南端门、金门、九龙门、白虎门、春兴门、青琐门、金商门、云龙门、神武门、宜秋门,(见《洛阳故宫记》)。又有大夏门、长春门、朱明门、青阳门。(见《晋宫阁名》)。夫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见《周易》。又曰艮为门阙。)大夫士出入君门,由阤右,不践阈。凡与客人者,每门让于客。客至于寝门,则主人请入为席。主人入门而右,客入门而左。(见《礼记》。)其门名有正门、重门、通门、衡壁门、禁门。(《毛诗》曰: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淮南子》曰:周文王作玉门,言以玉饰也。《汉书》曰:太液池南有壁门。禁门见上。)
  §事对
  【濯龙
飞兔】
袁宏《汉纪》曰:建初二年,有司依旧典,请封诸舅。太后诏曰:前过濯龙门上,见外家车如流水马如龙,吾亦不谴怒之,但绝其岁用。冀知默止。《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习兔门。
  【青绮 黄金】《汉宫殿名》:长安有青绮门。《乐歌》曰: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
  【含章 建礼】《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含章门,又曰有建礼门。
  【铜龙
金马】
《汉书》曰:成帝为太子谨慎,初居挂宫。上急召,太子出龙楼门,不敢绝驰道。张晏注曰:门楼上有铜龙也。张莹《汉南纪》曰:马援奏曰:武帝时,善相马者,铸作铜马法献之。有诏立马于鲁班门外,则更名曰金马门。
  【听政 登贤】刘澄之《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曰:魏武听政殿前,有听政门。魏文帝《槐赋序》曰:王粲直登贤门。
  【西暑
东阳】
《淮南子》:自东北方土山,曰苍门;东南方曰波母之山,曰阳门;南方曰南极之山,曰西暑门。《晋宫阙名》曰:洛阳城东门曰东阳门。
  【广德 明礼】《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广德门。又曰:有明德门。
  【铜马
石牛】
《史记》曰:金马门者,署门旁有铜马,故谓之金马门。常琚《华阳国志》曰:秦孝王以李冰为蜀守。冰作石犀五头,以厌水精。一在市桥门,今所谓石牛门。
  【清明 阊阖】郦元注《水经》曰:咸阳本离宫,东出北头第二门,本名清明门。又曰:阊阖,汉之西上门。
  【定鼎 望钟】《古今地名》曰:河南有定鼎门。《洛阳故宫名》:洛阳有望钟门。
  【仁寿 神仙】《汉宫殿名》曰:长安有仁寿门。《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神仙门。
  【含德 承明】《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含德门。《晋宫阁名》曰:洛阳城有承明门。
  【南端 北掖】并见叙事。
  【敬法 崇礼】《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敬法门。《晋宫阁名》曰:洛阳有崇礼门。
  【却非 会福】《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却非门。又曰,有会福门。
  【析羽
卬车】
何尚之奏曰:王有九旗,析羽为门,谓之旌门;犹以车为门谓之辕门。《周礼》:掌舍,掌王之会同之舍,设梐枑再重,设车宫辕门。郑玄注曰:谓王行次,画以为藩,则卬车辕表门。
  【授管键 修阖扇】《周礼》:司门,掌受管键以启闭国门。《礼记》曰:仲春之月,修阖扇。
  【建春 宜秋】郦元注《水经》曰:谷水东经建春门石桥下,即上东门也;一曰上升门。晋有建阳门。《洛阳故宫名》曰:洛阳有宜秋门。
  【云龙风虎 万春千秋】郦元注《水经》曰:神兽门,东对云龙风虎一门,衡栿之上,毕刻云龙风虎之状。《洛阳宫舍记》曰:洛阳有万春门、千秋门。
  §诗
  【陈何胥《赋得待诏金马门诗》】汉家一统轨,济济万国朝;飞缨拂晓雾,轻辇逐晨飚。槐衢映绿绂,日彩丽金貂;此时参待诏,谁复想渔樵。
  §铭
  【后汉李尤《门铭》】门之设张,为宅表会;纳善闲邪,击柝防害。
  【又《中东门铭》】中东处仲,月值当卯;鸧鹒有声,鹰隼匿爪。除去桎梏,狱讼勿考。
  【又《开阳门铭》】开阳在孟,位月惟巳;清明冠节,太阳进起。
  【又《津城门铭》】名有定位,惟月在未;温风郁暑,鹰鸟习鸷。
  【又《雍城门铭》】雍门处中,位月在酉;盲风寒浊,雁归山阜。
  【又《夏城门铭》】夏门值孟,位月在亥;阴阳不通,蟚蝬匿彩。迎冬北坛,从阴所在。
  【又《谷城门铭》】谷门北中,位当于子;太阴主刑,杀伐为始。
  §祝文

  【后魏温子升《阊阖门上梁祝文》】惟王建国,配彼太微;大君有命,高门启扉。良辰是简,枚卜无违;雕梁乃架,绮翼斯飞。八龙杳杳,九重巍巍;居宸纳祜,就日垂衣。一人有庆,四海爰归。
  ○墙壁第十一
  §叙事

  《尔雅》曰:墙谓之墉。《广雅》曰:墉,垣,墙也。《释名》云:墙,障也,所以自障蔽也。垣,援也,人所依阻以为援卫也。墉,容也,所以蔽隐形容也。按《淮南子》:舜作室筑墙茨屋,令人皆知去岩穴,各有家室,此其始也。《尚书·大传》云:天子贲庸,诸侯疏杼。(郑玄注曰:贲,大也,言大墙正直也。疏,衰也,杼亦墙也,言衰杀其上下,不得正直。《新序》曰:诸侯垣墙有黝垩,无丹青之色。)又《左传》云:有墙以蔽恶。《神异经》曰:西北裔外大夏山有宫,以黄金为墙;南方裔外罔明山有宫,以赤石为墙;西南裔外老寿山有宫,以黄铜为墙;东南裔外阓清山有宫,以青石为墙;西方裔外西明山有宫,以白石为墙。《南州异物志》曰:大秦国,以琉璃为墙,则其事也。《释名》又云:壁,辟也,言辟御风寒也。《汉书》:鲁恭王余坏孔子旧宅,于壁中得古文经传。又,司马相如家成都,徒四壁。又,赵婕妤居昭阳舍殿,壁带往往为黄金缸。《后汉记》:琅邪王京好宫室,理殿馆,壁带饰以金银。《汉官典职》:汉省中皆胡粉涂壁,画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