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部 > 石头记索隐 > 石 头 记 索 隐 (下)

  史湘云,陈其年也。其年又号迦陵,史湘云佩金麒麟,当是其字陵字之借音。氏以史者,其年尝以翰林院检讨纂修《明史》也。名以湘云,又号枕霞旧友,当皆以其狎紫云故。蒋永修所作《陈检讨迦陵先生传》曰:“尝娶歌童云郎。云亡,睹物辄悲。若不自胜者。”又蒋景祁所作《迦陵先生外传》曰:“先生寓水绘园,欲得紫云侍砚,冒母马大夫人靳之,必得梅花百咏乃可 雪窗一夕走笔遂成之。”可以见其年与紫云之关系矣。徐健庵所作《陈检讨维崧墓志铭》:“京师自公卿下,无不籍藉其年名倾慕愿交者。然其年所居在城北市廛,庳陋才容膝。蒲帘土锉,摊书其中而观之。歠菽啖饭,沉思经籍。有余,无问所从来,时时匮乏,困卧而已。……君修髯,美丰仪,风流倜傥。……君门阀清素,为人恂恂谦抑,襟怀坦率,不知人世有险巇事。”又徐健庵作《湖海楼集序》曰:“其年检讨,阳羡贵公子,与余相识在戌亥之间,尝下榻(左竖心右詹)园,流连欢剧。每际稠人广坐,伸纸援笔,意气扬扬,旁若无人。”案《石义记》常写史湘云之爽直。如第五回《红楼梦曲》(《乐中悲》)云:“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二十回:“只见史湘云大说大笑。”三十一回:“迎春笑道:‘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的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诓话。’”三十二回:“袭人道:‘云姑娘,你如今大了,越发心直口快了。’”四十九回:“史湘云极爱说话的,那里禁得香菱又请教他谈诗,越发高兴了,没昼没夜的高谈阔沦起来。”六十二回:“史湘云笑着道:“这个(拇战)简断爽利,合了我的脾气。我不行这个射覆,没得垂头丧气闷人,我只猜拳去了。’”百八回:“宝玉心里想道:‘我只说史妹妹出了阁,是换了一个人了。……如今听他的话,原是和先一样的。’”皆与其年相应。
《墓志铭》曰:“京师自公卿下,凡人事往来,贺赐宴饯颂述之作,必得其文以为荣。其年辄提笔缀辞,益与酬酢不休。”又曰:“君所作歌,随处散落人间。”《传》曰:”辛卯壬辰间,吴门云间常润大兴文会,四郡名士毕集,觞酌未引,髯索笔赋诗,数十韵立就。或时作记序,用六朝俳体,顷刻千言,巨丽无比。诸名士惊叹以为神。”案《石头记》极写湘云诗恩之敏捷。如第三十六回:“湘云初到,李纨罚他和诗,湘云一心兴头,不待推敲删改,一面只管和他人说着话,心内早已和成。”五十回:“芦雪亭联句,湘云那里肯让人,且别人也不如他敏捷。”皆是。
《墓志铭》曰:“遇花间席上,尤喜填词。兴酣以往,常自吹箫而和之,人或指以为狂。其词至多,累至于余阕,古所未有也。”《传》曰:“所作词尤凌厉光怪,变化若神,富至于八百首。”《石头记》七十回《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湘云说过,咱们这几社,总没有填词,明日何不起社填词。”与其年好为词相应。
《别传》曰:“先生尝自中州入都,同秀水朱竹垞合刻一稿,名《朱陈村词》。《石头记》七十六回凹晶馆湘云黛玉联句殆影此。
《传》曰:“髯贫无子。先是游商邱,买妾。妾父母闻其世家,游装都雅,意其富,许之。举一子,名狮儿。岁三周,载与俱归。妾父母暨妾始知髯贫,且老诸生耳。未几,狮儿竟夭。髯寻遣妾去。去二年,髯拔起荐辟,官检讨云。然髯自得官后,贫益甚。储孺人卒于家,生死不相见,益悼痛不自聊赖。壬戌患头痛,遂不起。”《墓志铭》曰:“授翰林院检讨后四年,年五十八而病作,积四十余日卒。”《石头记》(《乐中悲》曲):“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绮罗丛,谁知娇养。”三十二回:“宝钗道:‘为什么这几次他(湘云)来了,他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眼前,他就说家里累得很。我再问他几句家常的活,他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想其情景,自然从小没了爹娘的苦,我看他也不觉伤起心来。”三十七回:“史湘云穿得齐齐整整走来,辞说家里打发人来接他。……那史湘云只是眼泪汪汪的,见有他家人在跟前,又不敢十分委屈。……还是宝钗心内明白,他家人若回去告诉了他婶娘,待他家去,又恐怕受气。”所以写其未仕以前之厄运也。《红楼梦曲》又云:“……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得个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百九回:“史姑娘哭得了不得,说是姑爷得了暴病,大夫都瞧了,说这病只怕不能好,若变了痨病,还可捱过四五年。”百十回:“史湘云想到自己命苦,刚配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男人,性情又好,偏偏得了冤孽证候,不过挨日子罢了。”百十八回:“王夫人道:‘就是史姑娘,是他叔叔的主意。头里原好,如今姑爷痨病死了,你史妹妹立志守寡,也就苦了。’”皆所以写其既仕以后之厄运也。其年出于明之世家而入清,故以父母早亡喻之。
《别传》曰:“相传先生为善卷山中诵经猿再世,故其性情萧淡,不耐拘检。疾革时,吟“山鸟山花是故人’句而逝。”《石头记》四十九回:“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戴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只见他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褙小袖掩襟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妆段狐嵌褶子,腰里紧紧柬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五十回《暖香坞巧制春灯谜》:“湘云想了一想笑道:‘我编了一支《点绛唇》。’……便念道,‘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总难提。’众人都不懈,想了半日,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人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必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众人道:‘前头都好,末后一句怎么样解?’湘云道:‘那一个耍的猴儿不是剁了尾巴去的?’”皆影射山猿再世之传说也。众人猜为和尚道士,而猜著者又为将做和尚之宝玉,皆影诵经猿。所谓后事总难提,所谓剁了尾巴,则影其殁后无子云。
《墓志铭》曰:“口蹇讷,下善持论。”《石头记》二十回:“黛玉笑道:‘偏你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上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么爱三了。’宝玉笑道:‘你学会了,明儿连你还咬起来呢。’……湘云笑道:‘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儿林姊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呀厄的去。’”即影此。
妙玉,姜西溟也。(从徐柳泉说。)姜为少女,以妙代之。《诗》云:“美如玉,美如英。”玉字所以影英字也。(第一回名石头为赤霞宫神瑛侍者,神瑛殆即宸英之借音。)
全谢山所作《翰林院编修姜先生宸英墓表》曰:“常熟翁尚书者,先生之故人也。是时枋臣方排睢州汤文正公,而尚书为祭酒,受枋臣旨,劾睢州为伪学,枋臣因攫之副詹事,以逼睢州,以睢州故兼詹事也。先生以文头责之,一日而其文遍传京师。尚书恨甚。枋臣有子多才,求学于先生,枋臣颇欲援先生登朝。枋臣有幸仆曰安三,势倾京师,欲先生一假借而不可得。枋臣之子乘间言于先生曰:‘家君待先生厚,然而率不得大有(左单人右次)助,某以父子之间亦不能为力者,何也?盖有人焉。愿先生少施颜色,则事可立谐。’……先生投杯而起曰:‘吾以汝为佳儿也,不料其无耻至此!’绝不与通。”又方望溪记姜西溟遗言曰:“徐司寇健庵,吾故交也,能进退天下士。平生故人,并退就弟子之列,独吾与为兄弟称。其子某作楼成,饮吾以落之曰:‘家君云,名此必海内第一流,故以属先生。’吾笑曰:‘是东乡,可名东楼。’”《墓表》又云:“尝于谢表中用义山点窜尧典舜典二语。受卷官见而问曰:‘是语甚粗,其有出乎?’先生曰:‘义山诗未读那?’”案《石头记》中,极写妙王之狷做。第十七回:“王夫人道:‘这样我们何不接了他(妙玉)来?’林之孝家的回道:‘若接他,他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工夫人道:‘他既是宦家小姐,自然要傲些,就下个请帖何妨。’”四十一回:“妙玉忙命将成窑的茶杯别收,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老老吃了,他嫌肮脏,不要了。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宝玉道:‘那茶杯……不如就给了那贫婆子罢。’……妙玉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杯于是我没吃过的,若是我吃过的,我就碰碎了也不能给他。……你只交给他快拿了去罢。’宝玉道:‘自然如此,你那里和他说话去,越发连你都肮脏了。’……宝玉又道:‘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么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妙玉笑道:‘这更好了。只是嘱咐他们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六十三回:“岫烟笑道:‘我找妙玉说话。’宝玉听了诧异,说道:‘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的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俗人。’……宝玉将拜帖取与岫烟看,(拜帖写‘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岫烟笑道:‘他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写别号的。……他常说,古人中自汉晋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上扰扰之人,他便喜了。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他的心了。’”八十七回:‘宝玉悉把黛玉的事(抚琴〕述了一遍,因说:‘咱们去看他。’妙玉道:‘从古只有听琴,再没有看琴的。’宝玉笑道:‘我原说我是个俗人。’”九十五回:“岫烟求妙玉扶乩,妙玉冷笑几声说道:‘我与姑娘来往,为的是姑娘不是势利场中的人,今日怎么听了那里的谣言,过来缠我。’……岫烟知他脾气是这么着的。”一百九回:“妙玉来看贾母病,岫烟出去接他,说道:‘……况且咱们这里的腰门常关着,所以这些日子不得见你。’妙玉道:……‘我那管你们关不关,我要来就来,我不来,你们要我来也不能啊。’岫烟笑道:‘你还是那种脾气。’”又第五回《红楼梦曲》(《世难容》)云:“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西溟不食豕,见下条。)视绮罗俗厌。”皆是。
西溟性虽狷傲,而热中于科第。方望溪曰:“西俱不介而过余,以其文属讨论,曰:‘吾自度尚有不止于是者,以溺于科举之学,东西奔迫,不能尽其才,今悔而无及也。’”朱竹垞《书姜编修手书帖子后》云:“予尝劝罢乡试,西溟怒不答。平生不食豕,兼恶人食豕,一日,予戏语之曰:‘假有入注乡贡进士榜,蒸豕一(木半),曰食之则以淡墨书子名,子其食之乎?’西溟笑曰:‘非马肝也。’”《石头记》八十七回:“宝玉一面与妙玉施札,一面又笑问道:‘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下凡一定?’妙玉听了,忽然把脸一红,也不答言,低了头自看那棋。……宝玉尚未说完,只见妙玉微微的把眼一抬,看了宝玉一眼,复又低下头去,那脸上的颜色渐渐的红晕起来。……重新坐下,痴痴的问着宝玉道:‘你从何处来?’……妙玉坐到三更过后,听得屋上咯碌碌一片瓦响。……忽听房上两个猫儿一递一声厮叫,那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自己连忙收摄心神,走进惮房,仍归禅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时如万马奔驰,觉得禅床便恍荡起来。……大夫道:‘这是走魔入火的原故。’……外面那些游头浪子听见了,便造作许多谣言,说这样年纪,那里忍得住!况且又是很风流的人品,很乖觉的性灵,以后不知飞在谁手里,便宜谁去呢!……惜春因想妙玉虽然洁净,毕竟尘缘未断。”皆写其热中之状态也。
西溟未遇时,欲提挈之者甚多,忌之者亦不鲜。《墓表》曰:“凡先生人闱,同考官无不急欲得先生者,顾(亻危)得(亻危)失。”又曰:“当是时,圣祖仁皇帝润色鸿业,留心文学,先生之名,遂达宸听。一日谓侍臣曰:‘闻江南有三布衣,尚未仕耶?’”三布衣者,秀水朱先生竹垞,无锡严先生耦渔及先生也。又尝呼先生之字曰:‘姜西溟古文,当今作者。’……会征博学鸿懦,昆山叶公与长洲韩公相约连名上荐。叶公适以宣召入禁中浃月,既出,则已无及矣。新城王公叹曰:‘其命也夫!’……先生累以醉后违科场格致斥。……受卷官怒,高阁其卷,不复发誊。(因先生斥其未读义山诗。)遗言曰:‘翁司寇宝林用此(刊布责翁文)相操尤急,此吾所以困至今也。’”李次青《姜西溟先生事略》曰:“始睢州典试浙中,叹息语同事:‘暗中摸索,勿失姜君。’竟弗得。嗣后每榜发,无不以失先生为恨者。”《曝书亭集》有《为姜宸英题画诗》,孙注曰:“案已未鸿博试,据其乡后进云,以厄于高江村詹事不获举。”《墓表》又曰:“康熙丁丑,年七十矣,先生入闱,复违格。受卷官见之叹曰:‘此老今年不第,将绝望而归耳。’为改正之。遂成进士。”《石头记》第五回《红楼梦曲》(《世难容》)云:“好高人共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百十二回:“妙玉说道:‘我自玄墓到京,原想传个名的,为这里请来,不能又栖他处。’”八十七回:“怎奈神不守舍。……身子已不在庵中,便有许多王孙公子要求娶他,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他上车。”五十回:“李纨说:‘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皆写其不遇之境也。
《墓表》曰:“以己卯试事,同官不饬(上竹中甫下皿)(上竹中艮下皿),牵连下吏,满朝臣僚,皆知先生之无罪,顾以其事泾渭各具,当自白,而不意先生遽病死。新城方为刑部,叹曰,‘吾在西曹,使湛园以非罪死狱中,愧何如矣!’”方望溪曰:“已卯主顺天乡试,以目昏不能视,为同官所欺,挂吏议,遂发愤死刑部狱中。……平生以列文苑传为恐,而末路乃重负污累。然观过知仁,罪由他人,人皆谅焉。而发愤以死,亦可谓狷隘而知耻者矣。”《石头记》百十二回:“有人大声的说道:‘我说那三姑六婆,是最要不得的。……那个什么庵里的尼姑死要到咱们这里来。……那腰门子一会儿开着,一会儿关着,不知做什么。……我今日才知道是四姑奶奶的屋子,那个姑子就在里头,今日天没亮溜出去了,可不是那姑子引进来的贼么?’……包勇道:‘你们师父引了贼来偷我们,已经偷到手了,他跟了贼去受用去了。’”百十五回:地藏庵的姑子问惜春道:“‘前儿听见说栊翠庵的妙师父,怎么跟了人去了?’惜春道:‘那里的话!说这个话的人,提防的割舌头。人家遭了强盗抢去,怎么还说这样的坏话。’那姑子道:‘妙师父为人怪癖,只怕是假惺惺罢。’”五回《红楼梦曲》曰:“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暇白玉遭泥陷。”皆写其受诬也。百十二回:“妙玉自己坐着,觉得一股香气透入囟门.便手足麻木不能动弹,口里也说不出话来,心中更自着急。……此时妙玉如醉如痴,可怜一个极洁极净的女儿,被这强盗的闷香薰住,由着他摆布去了。”写其以目昏而为同官所欺也。百十二回又云:“不知妙玉被劫,或是甘受污辱,还是不屈而死,未知下落,也难妄拟。……借春想起昨日包勇的话来,必是那强盗看见了他,昨晚抢去,也未可知。但是他素来孤洁得很,岂肯惜命?”百十七回:“恍惚有人说,是有个内地里的人城里犯了事,抢了一个女人下海去了,那女人不依,被这贼寇杀了。众人道:‘咱们栊翠庵的妙玉,不是叫人抢去?不要就是他罢?”贾芸道:‘前日听见人说他庵里的道婆做梦,说看见是妙玉叫人杀了。’”皆写其瘐死狱中也。西溟祭纳兰容若文有曰:“兄一见我,怪我落落,转亦以此赏我标格。……我蹶而穷,百忧萃止。是时归兄,馆我萧寺。人之(犭斤)(犭斤),笑侮多方。兄不谓然,待我弥庄。……梵筵栖止,其室不远。纵谭晨夕,枕席书卷。余来京师,刺字漫灭。举头触讳,动足遭跌。兄辄怡然,忘其颠蹶。数兄知我,其端非一。我常箕踞,对客欠伸。兄不余做,知我任真。我时漫骂,无问高爵。兄不余狂,知余疾恶,激昂论事,眼睁舌挢。兄为抵掌,助之叫号。有时对酒,雪涕悲歌。谓余失志,孤愤则那。彼何人斯,实应且憎。余色拒之,兄门固扁。”《石头记》中写妙玉品性均与之相应,而萧寺及梵筵云云,尤为栊翠庵之来历也。
惜春,严荪友也。荪友为荐举鸿博四布衣之一,故曰四姑娘。荪友又号藕渔,亦曰藕荡渔人,故惜春住藕榭,诗社中即以藕榭为号。
《池北偶谈》:“公卿荐举鸿博,绳孙目疾,是日应制仅为八韵诗。”朱竹垞《严君墓志》:“晚岁有以诗文画请者,概不应。”《石头记》三十七回:“惜春本性懒于诗同。”殆指此。《墓志》曰:“君兼善绘事。”李次青《严荪友事略》又称其尤精画凤。《石头记》惜春之婢名入画。第四十回:“贾母指着惜春笑道:‘你瞧我这个小孙女儿,他就会画。等明儿叫他画一张如何?’”第四十二回:“李纨笑道:‘四丫头要告一年的假呢。’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儿一句话,又叫他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他乐得告假了。’”五十回:“贾母道:‘倒是你四妹妹那里暖和。我们到那里,瞧瞧他的画儿,赶年可能有了不能。’众人笑道:‘那里能年下就有了,只怕明年端阳才有呢。’贾母道:‘这还了得!他竟比盖这园子还费工夫了。’……只问惜春画在那里,惜春因笑道:‘大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滞不堪,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了。’”皆借荪友绘书为点缀。其所云请假一年,明年才有,及天寒收起等,则晚岁不应之义也。
《墓志》曰:“君归田后,杜门不出,筑堂曰‘雨青草堂’,亭曰‘佚亭’。布以窠石、小梅、方竹,宴坐一室以为常,暇辄扫地焚香而已。”《书赂》曰:“既入史馆,分纂《隐逸传》,容与蕴籍,盖多自逍其志行云。”《石头记》七十四回:“借春年幼,天性孤癖,任人怎说,只是咬定牙,断乎不肯留着(入画)。又说道:‘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闻得多少议论,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我一个姑娘,只好躲是非的,我反寻是非,成个什么人了!……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以后你们有事,好歹别累我。……状元难道没有糊涂的?……怎么我不冷?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你们带累坏了?……你这一去了,若果能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干净。’”八十七回:“惜春想:‘我若出了家时,那有邪魔缠扰。一念不生,万缘俱寂。’想到这里,蓦与神会,若有所得,便口占一偈云:‘大造本无方,云何是应住。既从空中来,应向空中去。’占毕,即命丫头焚香,自己静坐了一回。”百十五回:“惜春道:‘如今譬如我死了是的。放我出了家,干乾净净的一辈子。’”皆写其杜门不出扫地焚香之决心也。
宝琴,冒辟疆也。辟疆名襄,孔子尝学琴于师襄,故以琴字代表之。
辟疆有姬曰董白,其没也,辟疆作《影梅庵忆语》以哀之,有曰:“壬午清和晦日,姬送余至北固山,舟泊江边。时西先生毕令梁寄余夏西洋布一端,薄如蝉纱,洁比雪艳,以退红为里,为姬制轻衫,不减张丽华桂宫霓裳也。偕登金山,山中游人数千,尾余两人,指为神仙。”又曰:“余家及园事,凡有隙地,皆植梅。春来早夜出入,皆烂缦香雪中,姬于含蕊时,先相枝之横斜,与几上军持相受,或隔岁便芟剪得宜,至花放,恰采入供。”《石头记》四十九回:“湘云又瞧着宝琴笑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五十回:“贾母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是靥裘,站在山坡背后遥等,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喜的忙笑道:‘你们瞧这雪坡上,配上他这个人物,又是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梅花,像个什么?’众人都笑道:‘就像老太大房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艳雪国》。’贾母摇头笑道:‘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这是已许配梅家了。……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四十九回:“薛蝌因当年父亲已将胞妹薛宝琴许配都中梅翰林之子为媳,”皆与《影梅庵忆语》中语相应。
张公亮所作《冒姬董小宛传》:“小宛,秦淮乐籍中奇女也。……徒之金阊。……住半塘。……自西湖远游于黄山白岳间者将三年。……自此渡浒墅,游惠山,历毗陵、阳羡、澄江,抵北固,登金焦。”《石头记》五十回:“薛姨妈道:‘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亲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带了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到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宝琴走来笑道:‘从小儿所走的地方的古迹不少,我如今拣了十个地方古迹,做了十首怀古诗。’”五十一回,室琴十首怀古绝句,为赤壁、交趾、钟山、淮阴、广陵、桃叶渡、青冢、马嵬、蒲东寺、梅花观十处,虽地名不皆符合,然彼此足相印证。
辟明之别墅曰水绘园。《石头记》五十二回:“宝琴说曾见真真国女子。”盖用《闻奇录》中画中美人名真真事,以影绘字。此女子所作诗,有曰:“昨日朱楼梦,今宵水国吟。”上句言其不忘明室,下句则即谓水绘园也。
古人尝以千里草影董字,后汉童谣“千里草,何青青”是也。《石头记》五十回:“李绮灯谜,以萤字打一个字。宝琴猜是花草的花字。黛玉笑道:‘萤可不是草化的。’”殆亦以草字影董字也。相传董小宛实非病死,而被劫入清宫。草化为董,疑即指此。萤与荣国府之荣同音也。
刘老老,汤潜庵也。(合肥蒯君若木为我言之。)潜庵受业于孙夏峰凡十年。夏峰之学,本以象山、阳明为宗。《石头记》:“刘老老之女婿曰王狗儿,狗儿之父曰王成。其祖上曾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因贪王家势利,便连了宗。”似指此。
耿介所作《汤潜庵先生斌传》曰:“皇太子将出阁,上谕吏部:自古帝王谕教太子,必简和平谨恪之臣,专资赞导。江宁巡抚汤斌,在经筵时素行谨慎,朕所稔知,及简任巡抚以来,洁己率属,实心任事,允宜拔攫大用,风示有位。特授礼部掌詹事府事。”《石头记》四十二回:“凤姐儿道:‘他(巧姐儿)还没个名字,你就给他起个名字,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他。’”又一百十三回:“凤姐对巧姐儿道:‘你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呢,就和干娘一样。你给他请个安。’……老老道:‘只是不到我们那里去。’凤姐道:‘你带了他去罢。’”一百十九回:“平儿道:‘老老你既是姑娘的干妈。’”疑皆指其为詹事时事。
《觚膡(目换贝)》:“旧传明祖梦兵卒千万,罗拜殿前。……高皇曰:‘汝因多人,无从稽考姓氏,但五人为伍,处处血食足矣。’因命江南家立尺五小庙祀之,俗称五圣祠。是后日渐蕃衍。甚至树头花前,鸡埘豕圈,小有萎妖,辄曰五圣为祸。吾吴上方山尤极淫侈,娶妇贷钱,妖诡百出。吴人惊信若狂,箫鼓画船,报赛者相属于道。巫觋牲牢,阗委杂陈。计一日之费,不下数百金。岁无虚日也。睢州汤公巡抚江南,深痛恶俗。康熙乙丑,奏于朝,而奉有俞旨,井檄各省,如江南土木之俑,或畀炎火,或投浊流。五圣祠遂斩无孓遗。”《国朝先正事咯》:“苏州府城上方山,有祠曰五通,祷赛甚盛。凡少年妇女感寒热,觋巫辄谓五通将娶为妇,往往(赢之贝换为羊)瘵死,常数十家。前有大吏拟撤其祠,遇祟死,民益神之。公收像投水火,尽毁所属淫祠,请旨勒石永禁。”《石头记》三十九回:“刘老老道:‘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必定有人偷柴草来了。……贾母道:‘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见现成的柴,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刘老老道:‘……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极标致的个小姑娘。’……外面人喊噪起来。……丫鬟回说:‘南院马棚子里走了水了,不相干,已救下了。’……只见东南上火光犹亮。……又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贾母足足看火光熄了。……都是才说抽柴草,惹出火来了。……林黛玉忙笑道:‘咱们雪下吟诗,依我说,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刘老老编了告诉他道:‘那原是我们庄北沿地埂子上,有一个小祠堂里,供的不是神佛,当先有个什么老爷说着。’又想名姓。宝玉道:‘不拘什么名姓,你不必想了,(《觚膡》所谓无从稽考姓氏。)只说原故就是了。’刘老老道:‘这老爷没有儿子,只有一位小姐,名叫若玉小姐。(五字与玉字相似,故曰若玉。)……生到十六岁,一病死了。(《国朝先正事略》所谓少年妇女……五通将娶为妇,往往(赢之贝换为羊)瘵死。)……因为老爷太太思念不尽,便盖了这祠堂,塑了这若玉小姐的像,派了人烧香拨火,如今日久年深的,人也没了。庙也破了,那像也就成了精。……他时常变了人出来各村庄店道上闲逛。我才说抽柴火的就是他了。我们村庄上的人,还商议着要打了这个像,平了庙呢。’……宝玉道:‘我明日做个疏头,替你化些布施,你就做香头,攒了钱,把这庙修盖,再装塑了泥像,每月给你香火钱烧香,岂不好?’(汪士(钅宏)所作《汤潜庵先生墓表》:“其后五路神徙于他所,駸駸乎有复兴之势。”)……焙茗笑道:‘找到东北上田埂子上,才有一个破庙。……那庙门却倒也朝南开,也是稀破的。……一看泥胎,吓的我又跑出来,活似真的一般。……那里是什么女孩儿,竟是一位青脸红发的瘟神爷。’”皆影汤公毁五通祠事也。
徐乾学所作《工部尚书汤公神道碑》:“居官不以丝毫扰于民。夏从贸肆中易苎帐自蔽,春野荠生,日采取啖之,脱粟羹豆,与幕客对饭。下至臧获,皆怡然无怨色。常州知府祖进朝制衣靴,欲奉公,久之不敢言,竟自服之。”冯景所作《汤中丞杂记》:“黄进士春江言:‘公莅任时,某亲见其夫人暨诸公子衣皆布,行李萧然,类贫士。而其日给为菜韭。公一日阅簿,见某日两支鸡,公愕问曰:‘吾至吴未曾食鸡,谁市鸡者乎?’仆叩头曰:‘公子。’公怒,立召公子跽庭下而责之曰:‘汝谓苏州鸡贱如河南耶?汝思啖鸡,便归去。恶有士不嚼菜根而能作百事者哉!’并苔其仆而遣之。公生日,荐绅知公绝馈遗,惟制屏为寿。公辞焉。启曰:‘汪琬撰文在上。’公命录以入,而返其屏。……去之日,敝簏数肩,不增一物于旧,惟《廿一史》则吴中物,公指为祖道诸公曰:‘吴中价廉,故市之,然颇累马力。’”《觚()续编》“睢州汤潜庵先生,以江南巡抚内迁大司空,其殁于京邸也,同官唁之,身卧板床,上衣敝蓝丝袄,下着褐色布(衤夸)。检其所遗,惟竹笥内俸银八两。昆山徐大司寇赙以二十金,乃能成殡。”《石头记》第六回,记刘老老之外孙名板儿,外孙女名青儿,一进荣国府携板儿去,板儿当影吴中所市之《廿一史》,青儿则影其日给菜韭也。又刘老老见凤姐时,贾蓉适来借屏,“贾蓉笑道:‘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儿请一个要紧的客,借去略摆一摆就送来的。’……凤姐笑道:‘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碰坏一点,你可仔细你的皮。’”是影不受寿屏事。曰借、曰略摆一摆就送来,言不受也;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王汪同音,汪琬撰文在上也;不许碰坏一点,但录其文而于屏一无所损也。又凤姐给他二十两银子,而第三十九回:“刘老老道:‘这样螃蟹,……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的了。’”疑皆影徐健庵赙二十金也。第三十九回:“刘老老又来了,有两三个丫头在地下,倒口袋里的枣子倭瓜并些菜。老老道:‘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菜儿,也算我们的穷心。’贾母又笑道:‘我才听见凤哥儿说,你带好些瓜菜来,我叫他快收拾去了。我正想个地里现结的瓜儿菜儿吃,外头买的不像你们田地里的好吃。’刘老老笑道:‘这是野意儿.不过吃个新鲜。依我们倒想鱼肉吃,只是吃不起。’”第四十二回:“平儿道:‘到年下,你只把你们晒的那个灰条菜干子和豇豆扁豆茄子葫芦条子各样乾菜带些来,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吃这个。’”皆影啖野荠给菜韭及谓士嚼菜根等也。平儿道:“这一包是八两银子。”影死后所遗惟俸银八两也。三十九回:“鸳鸯去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给刘老老换上。”四十二回:“鸳鸯道:‘前几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罢。’刘者老又忙道谢。鸳鸯果然又章出几件来。又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老大大的几件衣裳,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奢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咋日叫我拿出两套几送你带去,或送人,或自己家里穿罢。,”又:“平凡又悄悄笑道l‘这两件袄几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这是我送老老的,那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弃熔,我就不敢说了。’老老忙笑说道:‘姑娘说那里话?这样好东西,我还弃嫌。我便有银子,没处买这样的去呢:只是我怪臊的,收了又不好,不收又孤负了姑娘的心。,”皆影祖进朝欲奉衣靴久不敢言而自眼之也。四十回“贾母道:‘那个纱叫软烟罗。先时原不过是糊窗展,后来我们拿这个做被做帐子,试试也竟好。……刘老老口里不住的念佛,说道:‘我们想做衣裳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贾母道,“若有时都拿出来,送这刘亲家两匹。有雨过天青的,我做一个帐子挂下。”四十二回:“平儿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奶奶另外送你一个实地月白纱做里子。这是两个茧绸,做袄儿裙干部好。这包袱里是两匹绸于。年下做件衣裳芽。’”又四十一回:“刘老老忽见有一副最精致的床帐。”皆影其芒帐自蔽,全家衣布,及死时服敝蓝丝袄褐色布椅亭也,第四十回“刘老老说‘这里的鸡儿也俊,下的这蛋也小巧怪俊的。’”四十一回“风姐说‘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刨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肉脯子合香菌。新笋、廓菇。五香豆腐于子、各色干果子,都切成钉儿.拿鸡汤煮干,将香油一收,外加槽油一拌,在磁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爪子一拌就是了。’刘老老听了,摇头吐舌讪‘我的佛租,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影其责子吠鸣事也。
《履园丛话》:“汤文正公莅任江苏,闻吴江令即墨郭公(王秀)有墨吏声,公面责之。郭曰:‘向来上官要钱,卑职无措,只得取之于民。今大人如能一清如水,卑职何敢贪耶。’公曰:‘姑试汝。’郭回任,呼役汲水洗其堂,由是大改前辙。”《石头记》四十一回:“贾母带了刘老老至栊翠庵来。……宝玉道:‘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么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影郭(王秀)洗堂事也。
其他迎春等人,尚未考出,姑阕之。又有插叙之事,颇与康熙朝时事相应者数条,附录于后。
四十八回贾雨村拿石呆子事,即戴名世之狱也。戴居南山冈,即以南山名其集。《诗》曰:“节彼甫山,维石岩岩。”又戴之贾祸,尤在其致门生余石民一书,故以石呆子代表之。所谓:“老爷不知在那里看见几把旧扇子,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谁知那雨村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法子讹他拖欠官银,拿了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公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做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为这点子小事,弄的人家败产。”扇者史也,看了旧扇子,家里这些扇子不中用,有实录之明史,则清史不足观也。二十把旧扇子,二十史也。石呆子死不肯卖,言如戴名世等宁死而不肯以中国古史俾清人假借也。拿石呆子,抄扇子,弄的人家败产,石呆子不知是死是活,谓烧毁《南山集》版,斩戴名世,其案内于连之人并其妻子,或先发黑龙江,或入旗也。
第二十三回,回目以《西厢记》《牡丹亭》对举,四十回黛玉应酒令,并引二书,五十一回宝琴编怀占诗,末二首亦本此二书,所以代表当时违碍之书也。《西厢》终于一梦。以代表明季之记载;《牡丹亭》述丽娘还魂;以代表主张光复明室诸书。宝玉初读《西厢》,正值落红成阵,引起黛玉葬花,即接叙黛玉听曲,恰为“原来是吒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及“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其后又想起《西厢记》中“花落水流红”等句。落红也,葬花也,付红紫于断井颓垣,皆吊亡明也。奈何天,谁家院,犹言今日域中谁家天下也。黛玉应酒令引《牡丹亭》,仍为“良辰美景奈何天”,引《西厢》则曰:“纱窗也没有红娘报”,言不得明室消息也。弟四十二回:“宝钗道:‘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极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兄弟也在一处,……诸如这《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背着我们偷看,我们背着他们偷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丢开了。’”言此等违碍之书,本皆秘密传阅,经官吏发见,则毁其书而罚其人也。宝琴所编蒲东寺怀古曰:“小红骨贱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似以形容明室遗臣强颜事清之状。其梅花观怀古末句:“一别西风又一年”,亦有黍离之感。”黛玉道:‘两首虽于史鉴上无考,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不知底里,难道咱们连两本戏也没见过不成?三岁的孩子也知道,何况咱们。’李纨道:‘凡说书唱戏甚至于求的签上都有,老少男女俗语口头,人人皆知皆说的。’”言此等忌讳之事虽不见史鉴,亦不许人读其外传,而人人耳熟能详也。
第七回,焦大醉后漫骂,“众小厮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第百十一回:“大家见一个梢长大汉,手执木棍……正是甄家荐来的包勇。……包勇用力一棍打去,将贼打下屋来。”似影射方望溪事。《啸亭杂录》:“方灵皋性刚戆,遇事辄争。尝与履恭王同判礼部事,王有所过当,公拂袖而争。王曰:‘秃老可敢若尔!’公曰:‘王言如马勃味。’往谒查相国,其仆恃势不时禀,公大怒。以杖叩其头,血涔涔下,仆狂奔告相公。迎见后,复至查邸,其仆望之即走,曰:‘舞杖老翁又来矣!’”望溪名苞,故曰包勇。
第十八回:“黛玉因见宝玉构思太苦,走至案旁,知宝玉只少《杏帘在望》一首。……自己吟成一律,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向宝玉眼前。宝玉遂忙恭楷缮完呈上。贾妃看毕,指《杏帘》一首为四首之冠。”似影射张文端助王渔洋事。《啸亭杂录》:“王文简诗名重当时,浮沉粉署。张文端公直南书房,代为延誉。仁庙亦尝闻其名,召入面试。渔洋诗思本迟,加以部曹小臣乍睹天颜,战粟不能成一字。文端代作诗草,撮为丸置案侧,渔洋得以完卷。上阅之,笑曰:‘人言王某诗多丰神,何整洁殊似卿笔?’……渔洋感激终身,曰:‘是日徽张某,余几曳白矣。’”
元妃省亲,似影清圣祖之南巡。盖南巡之役,本为省观世祖而起也。第十六回:“赵嬷嬷道:‘我听见上上下下噪嚷了这些日子,什么省亲不省亲,我也不理论他去。如今又说省亲,到底是怎么个缘故?’贾琏道:‘如今当个体贴万人之心。世上至大莫如孝字……当个自为日夜侍奉太上皇、皇太后,尚不能略尽孝意……于是太上皇、皇太后大喜,深赞当今至孝纯仁。’……风姐笑道:‘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我们没造化赶下。’赵嬷嬷道:‘阿呀呀,那可是千载难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化的淌海水似的。’说起来,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里也预备过一次……。’赵嬷嬷道:‘如今还有现在江南的甄家,阿呀呀,好世派,他家独接驾四次。……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赵嬷嬷说省亲是怎么个缘故,可见省亲是拟议之词。康熙朝无所谓太上皇,而以太上皇与皇太后并称,是其时世祖未死之证。宫妃省亲与皇帝南巡事绝不同,而凤姐及赵嬷嬷乃缕述太祖皇帝南巡故事,且缕述某家接驾一次某家接驾四次,是明指康熙朝之南巡,不过因本书既以贾妃省亲事代表之,不得不假记南巡为已往之事云尔。
右所证明,虽不及百之一二,然《石头记》之为政治小说,决非牵强傅会,已可概见。触类旁通,以意逆志,一切怡红快绿之文,春恨秋悲之迹,皆作二百年前之因话录旧闻记读可也。
民国四年十一月著者识。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