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部 > 红楼无限情-周汝昌自传 > 自鉴

  这本小书之产生与问世,多承出版社的盛情至意,屡加督促,我方决心命笔,心情实际上是 很矛盾的。照“常规”说,人老了都喜欢忆旧谈往,似乎正可遂此心愿;但我怕提起那些并 不令人愉快的经历。人生百味,品尝得不少,何必絮絮于此而不多讲些可喜可贺的事情?道 理和愿望是一回事,而回忆纪实则不能夹入一点儿“理论概念”和“美丽想象”,我脾性也 不喜欢什么“浪漫主义”,只好硬着头皮、耐着急性,“强制”自己完成任务。所谓矛盾, 此为主要之点。次要的呢?是自念平生落落寡合,一无真正值得记录的内涵,二无足以动人的笔力,出来也 只是平庸乏味的凡品,有甚意味?自觉无趣。
但终于落笔的原因却在另一方面(不是解决了矛盾),即借此提出一点证明,“考证并不万能 ”。历史实况的曲折复杂,绝非“考证”能得其真际。
我是让人家赐呼“考证派”的人,可我不相信考证有多大神通。如我所记于此的真情实境, 我若不叙,谁其知之?单凭“专家”去“考证”,能讲清讲对了多少?我是十分怀疑的。
所以又想,记一记也好,省得日后捕风捉影,也可“预防”妄人有意歪曲、编造,诬谤抹黑 。
约定今年6月交稿,因事冗拖到8月底,再不能越限了,也更无力打磨润色,真是中怀愧怍之 至。疵谬之处,幸予指正,无任企祷。
中华古夏历庚辰岁之七月二十九日草讫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