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鼓掌绝尘 > 第十五回 凤坡湖龙舟斗会 杏花亭狐怪迷人

  诗:

  龙舟斗会端阳节,风俗依然到处同。

  起自当时沉屈子,相传此日闹龙宫。

  波翻日下千层浪,水涌湖中百尺风。

  锣鼓喧阗真快事,纷纷士女乐无穷。

  你道这个相知姓甚名谁?原来姓陈名亥,却便是汴京城中人氏。为人一生朴实,不事虚文,不沽世誉,相处的人,只要和他见过一面,两三句说话,自然两下投机。这娄公子自请他在家,竟把当日好嬉耍的念头尽皆撇下,一心只是谈文论武,做几分正经事业。一日与陈亥在书房里吃得午饭过,忽见书童走来相请,连忙走到堂前。见了夏方,唱了一喏,仔细看他两眼,甚觉褴褛形状。便扯过娄公子,向背后问道:“这一位何人?”娄公子笑道:“原是我的旧相知。”陈亥道:“叫做甚么名字?”娄公子道:“就是沙村里住的夏方。”陈亥想一想,呵呵笑了一声道:“莫非就是公子时常谈及骗马去的这个人么?”娄公子点头道:“正是,正是。”陈亥道:“公子,自古道‘君子不念旧恶’,他当先既做了那一桩歹事,今日复来相见,心中岂不自愧,也只是没奈何。你若提起前情,反无容人之量矣,倒要好好的将体面款待他才是。”娄公子道:“多承指教,小弟自有分晓。”当下便又整治午饭出来,与大家吃了,遂同到书房里去,留他住下。自此以后,三人依旧过得投机。只是那夏方毕竟是个诡诈的人,时常心里不服,思量得当年的时节,原在这个所在喝水成冰的,今日落在人后,却有些忿气不过。那陈亥本是个正直的人,虽然与他早晚相处,口儿里一样,心儿又是一样。论来不要怪他,总是自己为人有些不是处,这也不须说得。

  说那汴京城外,有一座凤坡湖,开阔三十余里,四围俱是乡宦人家建造的庄所。那汴京原有一个规例,每年到端阳节届,那凤坡湖里大作龙舟胜会。这日正是端阳,林二官人着人来请娄公子出城去看龙舟。娄公子对陈亥、夏方二人道:“今日林二官人相邀往凤坡湖去,二兄可同行一行么?”陈亥道:“我们怎好同去?娄兄到请自便,待小弟与夏兄随后慢慢踱来看一看吧。”娄公子道:“既然二兄不肯同行,怎么是好。也罢,待我着小厮携些酒肴,随了二兄往湖口去盘桓一会儿何如?”陈亥、夏方道:“我们既相知在这里,你那里尽情得这许多。”娄公子一边笑,一边便吩咐小厮打点酒樽食累,随即别了陈亥、夏方二人,起身前去凤坡湖不提。

  且说这陈亥、夏方两个,在家赏了午节,着小厮担了酒累,慢慢走到凤坡湖。只见人踪杂沓,来往纷纷,都是看龙舟的。两个挨身到人队里,站立看了一会,远远见一只画船,里面笙歌鼎沸,从上流撑将下来。不多时,看看拢到岸边,一齐簇拥上前。只见船舱里摆列着三桌酒席,坐着三个齐整后生,两旁坐着两个妓女相陪。你道这三个后生是甚么人?原来一个就是娄公子,一个是俞公子,一个是林二官人。那两个妓女,就是向年在杏花亭里陪酒的刘一仙、秦素娥。那林二官人一向在娄公子处来往,却是认得陈亥的。这回却靠在栏杆上,向岸边一看,见陈亥站在人队里,连忙走到船头上来,把手乱招道:“陈兄,陈兄,请下船来。”陈亥被他叫破了,便不好转身回避,竟把扇子展开,把脸儿遮着。夏方撺掇道:“陈兄,你好没见识,别人见了酒席,巴不能勾撞将去,你却是他相招,反做做作作起来。”陈亥道:“哎,我向道你是个好人,却是贪图口腹的主儿。”说不了,林二官人跳上岸,一把将陈亥扯了便走。陈亥不敢推却,只得同下船来。这夏方见了,好生着恼,却也怪他不得。林二官人他原只认得个陈亥,却不认得个夏方。夏方没了兴,连个龙舟也不看,唤了小厮,径折转身便走。一路里思想道:“我与陈亥打伙这几时,两个俱心腹相待,并无一言抵触。原来他却人一般敬重我,贼一般提防我。适才我好好劝他去饮酒,他便出言说我不是个好人。如今我既出了不好的名头,连连修饰得来也不妙了。不免趁早去罢,省得在此被他疑忌。”心中计较已定,飞忙走将回来,径到书房里面,将陈亥的书囊衣袱,逐件件都收拾起来,做了一箱,不把一个人知觉,赚出门来,一道烟飞奔去了。诗曰:

  公子宽洪度,端然念旧情。

  千金宁使负,一义岂能轻。

  礼貌还如昨,胸襟尚不平。

  贪心犹未厌,窃盗且逃生。

  说这陈亥,至晚同了娄公子回来,走到书房里,叫了好几声的夏兄,那里见个夏方答应!心中便想道:“我猜着了,敢是今日见我抛撇了他,因此睡在床上,故意不答应的。想来今日虽然是我不是,却是林二官人的好意,怎么拂得。但是他专好在这些小事上动气的,待我唤他起来,说几句尽情话吧。”轻轻走到床边,又叫了几声,并不见些影响,再把手向床帐里一摸,又摸不着。正疑虑间,那小厮点了一支烛走进房来。陈亥接了烛,转向床上一照,并没个夏方睡着。四下仔细再照,衣架上的几件衣服也不见了,书箱上的一个皮箱也不见了。慢慢细捡一捡,这件也没有,那件也没有,方才发起恼来,大叫道:“罢,罢!连我也落他的圈套了。”娄公子听得陈亥在书房叫喊不绝口,连忙走进书房里来询问。陈亥见了娄公子,一把扯住,一时气得紧,连个话也讲不出来。娄公子道:“陈兄,为甚么事恼得这个模样?”转身欲待要到床上去问那夏方,又不见个夏方的影响,便向陈亥道:“夏兄那里去了?陈兄,你敢是与他有些伤了和气么?”陈亥道:“不要说起。公子,世间有这样的歹人,乘我今日不在,竟把我的衣囊物件,一并都盗去了。”娄公子也吃一惊道:“有这样事?这样一个人,我只道他改过前非,怎么隔了这几年,那骗马的手段端然不改。待我快着人四路去把他追将转来,怕不吃我一场没趣。”陈亥道:“他去了好些时节,不知上南落北,走了多少路程,还到那里去追赶得着。这总是我运限不利,把这些财物送了他吧。”娄公子道:“若761是没处追赶,我和你把失去的物件,一一查明,总开了几张失单,各处要津所在,粘贴一张,或有知风获住,就来报信也未可知。”陈亥道:“说得有理。”当下查捡,娄公子就取纸笔,逐件登写失单道:

  立失单人陈亥,向有旧认人夏方,系沙村人氏,身长面短,微须,年约四十余岁。于本月初五日午后身出外,托熟擅进书房,窃走衣物银两。不知去向。倘有四方君子,连赃获住者,甘出谢银八两,知风报事者,甘出谢银四两,揭前来娄府支取。决不食言,信单是实。今将失去物件银两并列于后。计开:

  花绸道袍一件素罗道袍一件

  油绿素绸道袍一件

  生罗二匹

  蓝花袖裙一件

  绿潞绸绵背褡一件

  绸被一条

  布夹被二件

  素骢巾一顶

  金挖耳一只

  羊脂玉簪一只(有锦匣)

  碧玉圈二副(白绫包)

  汉玉驼钮二方

  奇楠坠一个紫铜炉一座

  青麟髓二斤(计八匣)

  流金小八仙一副

  沉速香二斤

  牙牌一副

  牙梳一副(花梨匣)

  纹银十五两

  碎银四两

  陈亥带着气,连夜向灯下,捱着手酥脚软,只得写了二十余张,便着人四处贴遍。一连缉访了个把多月,全然没此消息。

  时值天炎,一日,娄公子同了陈亥齐出城去,到杏花亭上避暑。恰正走得出城,只见远远一人,骑了一匹快马,满身汗淋淋的飞奔前来。见了娄公子,翻身下马来,深深唱喏道:“公子出城到那里去?”娄公子道:“足下尊姓大名?似不曾会面的。”那人笑道:“公子难道果然认不得了小可么?”娄公子道:“委是不曾认得。”那人道:“小可姓江名顺,三年前作荐夏兄到公子府上的,就是小可。”娄公子想了一会,记得起来道:“原来就是江兄。我正要问你一声,可晓得夏方的消息么?”江顺道:“小可自那年别后,就到延安府去做些生意,久不在家,朋情俱已疏失。方才今日回来,正欲到府上,一来奉拜公子,二来要问一问夏兄的下落。不期到得相遇途中,岂非巧会。”娄公子道:“原来江兄一向不在,不晓得夏方的行径,说将起来,一发不堪听的。”江顺笑道:“公子,你道不堪听的却是那一件?就与小可讲一讲何如?”娄公子道:“途中不好说得,我们同到杏花亭去坐一坐,慢慢细讲。”便着家僮替他牵了马,三人挽着手,步行到杏花亭上。娄公子把江顺扯到槐阴树下石凳上并坐,将夏方从前骗马去并后复转来,又盗了陈亥的衣物银两而去备细说知。江顺顿足道:“我向来敬重他,只道是个好人,却原来看他不出是个恶生在里面的人。这都是小可得罪了。”娄公子道:“他作歹事,于兄何涉?”江顺道:“荐人不当,岂非小可之罪!”娄公子道:“说那里话。”遂唤家僮进城整治酒肴出来,三人开怀畅饮。

  不觉又是黄昏,只见亭前渐渐有些有色。陈亥起身便把四下窗儿尽开,霎时清风徐来,大家都说凉得有趣,俱不肯走起身。娄公子道:“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歇了,不知二兄尊意如何?”江顺道:“公子若肯在此,我们敢不奉陪。娄公子道:“妙得紧,妙得紧。”便唤那管亭子过来,打点三副藤棚铺陈,一直铺在亭子中间,正睡得到。又是二更时分,你看那月光渐到中天,娄公子翻来覆去,那里睡得着。陈亥、江顺有些酒意,放倒头就打鼾声,俱睡熟了。

  娄公子独自爬将起来,大步踱出亭前,只见风清月朗,胜如白昼。猛地里凝眸一看,槐阴之下石凳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美貌妇人,打扮得十分袅娜。但见他:

  眉弯新月,脸映落霞。双眸碧水,已教下蔡迷魂;半乌云,足令高唐赋梦。树底独徘徊,仿佛嫦娥离月殿;花前闲细数,依稀仙子下瑶台。

  原来这娄公子是个好女色的人,一见了,心中便觉欲火难禁,就站住了脚,低头暗想道:“这时已有二更光景,那里来这样一个标致妇人,敢是邻居人家过来乘凉的,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段美姻缘。趁此夜阑人静,四顾寂寥,不免向前去问他一声,还是那一家的女眷。”随即走近。那妇人见了娄公子,便站起身,将衣袖掩着朱唇,瞻前顾后,假作害羞模样。娄公子迎着笑脸道:“动问小娘子,是那一家宅眷?这般时候,为何悄然独坐在此?”那妇人便作娇声细语回答道:“妾乃城西令狐氏之妇,因良人远出,独自在家。晚来邻家有一老妪同妾出来玩月,不期偶然到这杏花亭里。”娄公子道:“适与小娘子同来的那老妪,如今却在那里?”妇人道:“他把妾来撇在此间,半晌不见,想是先回去了。”娄公子道:“小娘子,你却怎么认得回去?”那妇人道:“正是这样说,若得官人偕引送妾回家,誓当结草衔环,偿恩不小。”娄公子听说了这一句,欢喜得个遍体酥麻,回答不及道:“送便送小娘子回去,只不知小娘子宅上在城西甚么所在?”那妇人道:“出这亭子,沿城过西,靠小桥南首,李家庄隔壁第二家便是。”娄公子道:“我送你去,我送你去。”两个携着手,悄悄的走出亭子外来。一路上低声密语,讲了无数心苗里的话儿,说得个娄公子春兴浓来,走一步不要一步。看看到了李家庄第二字,却见低低一扇竹篱门儿,正待推门进去。只见间壁果然有个老妪走将出来,见了娄公子,连忙把门推开。走将进去,那老妪故意卖个脱身道:“官人请坐一坐,待老身去取茶来。”说罢,转身就走。那妇人便把娄公子迎到旁边小小一间房里坐下道:“妾从良人去后,云雨之情已旷多时,官人倘若不嫌寒贱,今宵愿荐半枕之欢,不识尊意如何?”娄公子道:“小娘子果有见爱之心,卑下岂无允从之意。只恐外人瞧破,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妇人道:“官人所言差矣。我家里上无公姑,中无伯叔,下无男女走动的,止有适才那个老妪,却又是不管闲事专一帮衬人的。你莫说在这里一夜,在这里一年半载,也没有甚么人得知。”娄公子假意又推却道:“多承小娘子厚情,小生就如刘阮入天台,真三生之幸也。但恐博得一宵恩爱,虽是千金难买,有玷小娘子清名,如之奈何?”妇人道:“这不足齿于官人,乃妾夫不能为妾全妇道,妾安能为夫全夫道也。”娄公子低低笑了一声。两人就向床上解衣松扣,握雨携云,千欢万喜,美满的交合了一番。原来这娄公子已熬了半夜,又被这妇人勾引得个颠颠倒倒,恰才两个做得事完,呼呼的一觉睡去,竟不知睡到甚么时候才得苏醒。诗曰:

  从来酒色不迷人,只为痴心忒认真。

  耗散精神还自昧,几乎身子反沉沦。

  说那陈亥、江顺二人,次早起来,不见了个娄公子,连忙四下寻觅,那里得些消息。两个忖度不出,随即打发家僮进城,到家里看个分晓,端然没些影子。须臾之间,娄府中来了一二十人,各处寻访。你道不见了个娄公子,这陈亥、江顺二人难道走得回去,痴痴的在杏化亭里等候消息,从早起等到午后,去寻的都说寻觅不着,决没处讨个真实信息。江顺道:“就是妖怪,摄了他去,没处讨个下落,睛能摆布得他?”陈亥道:“好古怪,终不然平白的没了一个人。”陈亥道:“江兄,我想着了,这决是什么妖怪把他摄去了。”江顺道:“不打紧,城中有一个打马前卦的刘铁口,最有灵应,不拘吉凶祸福,过去未来之事,问一卦,立时便见。明日我271和你一同进城,趁早寻着他问一卦去。”江顺道:“陈兄,不要耽搁,大家秉个虔诚,就同去讨一卦吧。”陈亥就同江顺赶进城来。此时已是午后光景,恰好那卖卦的刘铁口正在门前铺设门面,打点正要开谈。他两个急忙忙的走上前去,拱手道:“刘先生,买卦,买卦。”那刘铁口向认得这陈亥的,就把手来拱了一拱道:“陈相公问甚么事,这等慌张?”陈亥道:“问下卦来,你便知道了。”刘铁口便向地面上取了两片瓦起来,双手递与陈亥。陈亥接了,嘿嘿向天祷告一番。刘铁口依旧接将过来,口中咭咭聒聒念了一遍,“扑”的向地下一丢,看了一会,方才回答道:“陈相公,你敢是问寻人么?”陈亥道:“正是。”刘铁口道:“这个人有此跷蹊在里面,却在西南方上被些邪气缠住在那里。”陈亥、江顺道:“刘先生可指引得我们到那西南上去,除得邪气,救得这个人么?”刘铁口道:“说那里话,小子只会卖卦,自不会这一行。二位若要救这个人,我同你去请那贾天师来,包管救得。”陈亥、江顺道:“这一发好,烦先生说个住居姓名,我们便好就去。”刘铁口道:“有心不待忙,待我收了门面,同你们去走一遭。”毕竟不知三人同去请得那假天师来,怎么救得娄公子,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