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红楼春梦 > 第十六回 催妆得句贵姐迎妆?寻梦留香仙妃通梦

  话说警幻仙姑邀同一班仙女,在绛珠宫赏花大宴,夜深才做。到了第二日,便是宝玉、黛玉合卺吉期,在宝玉算是有生以来第一桩得意之事。那天早起,麝月便把元妃所赐金冠、蟒服、穗褂、朝靴替他打扮起来,宛然还是未出家的宝玉。先乘宝马金舆赴绛珠宫行了奠雁之礼。此是晴雯、金钏儿正忙要替黛玉理状,黛玉却只歪在榻上,展转寻思,任凭如何催促只是不动。晴雯等非常着急,亏得警幻仙姑来了,同着几个仙女硬替她梳洗更衣,宜面新妆,含羞带笑,扶上那双凤翠盖宫车。晴雯、金钏另乘了一辆朱轮七宝车,那些羽葆珠旗之盛,鸾吹凤管之繁,真是天上星云,仙家锦绣,自与世间婚礼不同。一路到了赤霞宫,又有元妃赐的一班仙韶宫乐引了进去。其间洞房曲室,绣户文茵,玉醴交筵,金钱撒帐,一切繁华不必细表。太虚幻境一班仙女都在那里观礼,警幻仙姑和尤氏姐妹到得甚早,在正殿上替宝玉款待众宾,安排喜宴。迎春、鸳鸯料理锁务,正忙的不得开交。外边又报元妃娘娘驾到,赶着陈设宝座。宝玉和众人都到门外,按国礼跪接。元妃见了笑道:"此非皇宫,何须守此俗礼。"忙令宫娥们一一扶起,直到内院下了风舆,便往黛玉新房去了。迎春等跟了进去,引着黛玉拜见,略说了几句话,迎春又替尤二姐引见。元妃知是贾琏次室,也以嫂呼之。说到:"这回喜事,你们姑嫂几位可太受累了。"又道:"宝兄弟小的时候总跟着我,我教他认了好些字,今儿他的喜事正该我来替做主人,这里又没有尺寸管着,任你们怎么挡驾我也是要来的。"一会儿又问:"宝兄弟因何不见?"迎春笑道:"体制有关,不敢擅入。"元妃笑道:"那几年在宫里轻易不见着一个亲人,如今到了这里还要闹那一套做什么?快叫他进来吧!"宝玉听了,忙即进见见叩谢。元妃见那套衣服甚为合身,笑道:"到底穿这一身,瞧着顺眼。我怕你拖着那件破道袍就做新郎,可不叫人笑话。"迎春道:"娘娘真疼宝玉,替他想得这么周到。"元妃笑道:"我也赶了好几天呢。"又笑对宝玉道:"宝兄弟,你可称心了吧?到底新娘子看准了没有?别又叫人家掉了包去。"宝玉不好答言,只有微笑。众人听着要笑,又不敢笑出来。元妃又道:"林妹妹的诗才我那年领教过的,非咱们姐妹所及,宝兄弟只怕也赶不上。今儿好日子怎么没有催妆的诗呢?"宝玉道:"不瞒娘娘说,这两年在大荒山修道,一切文字都荒疏了。"元妃道:"皇上封你文妙,岂可倒把文字抹掉,今儿更说不去,将来闺房唱和,难道也好借口荒疏交白卷子么?"宝玉不得已,退至外间屋里,自去构思。这里元妃与迎春、鸳鸯且谈些闲话,听鸳鸯说起还要到地方去寻贾母,也不免感叹。一时宝玉诗成呈进,元妃看是:

  赤霞宫喜礼蒙凤舆宠临恭纪十二

  戚里叨嘉贶,青庐降风镳。香尘分浣葛。瑞蔼近涂椒。望斗星接境,垂夭月德标。赐袍叨芳 组,鸣佩仰琼瑶。仙仗蓬莱回,恩晕草木骄。同根怀荫庇,宜室勖桃夭。户外昭容袖,台前弄玉萧。春风固露井,丽景应云韶。双引黄罗伞,交辉绿绮寮。淑徽三界缅,风化二南昭。被宠惭非分,蟾仪幸不遥。眷宫山获重,阴教辅神尧。

  看完便道:"这诗比先好多了,林妹妹也该和一首,才是倡随之理。只是今天迫吟咏,未免不妥,改日再领教吧。"又叫抱琴取过文房四宝,自己也写了一首绝句。宝玉接过和迎春同看那诗是:"人合奏蕊宫春深,玉镜台前证夙因。修到蓬莱仙眷属,新传紫诰赐天姻。"

  大家都道:"娘娘绵心绣口,不同凡响。"元妃道:"我素来不长于此,二妹妹是知道的,聊以记今日盛事而已。"迎春等请元妃入宴,元妃稍坐一会儿,便起驾回宫。到晚警幻仙姑邀同圆梦仙姑,点起桦烛,送宝玉入房。那宝黛二人经过千磨百折,到今日方才成了仙家夫妇。究竟黛玉还是有些怨恨宝玉,不免佯嗔薄怒,还是可怜宝玉有一番密语深盟,就是当日帮忙的迎春、鸳鸯,近侍的晴雯、麝月、金钏儿也都能知道,暂且按下不表。

  却说荣国府中自从探春和宝钗商定了整顿计划,过两天便回明贾政、王夫人,将各行档酌量裁减,责成林之孝综司出纳,吴新登综司帐目,相互纠察。所有各行档开支也由他二人稽查,如有差错一并谴责。虽然还是几个旧人,一切仍按老祖宗的规矩,可是比从前严密的多了。那总帐分经常、临时两项,凡是经常用款,如各房月钱等等,自这回起都按定期支发,又将各房月钱,酌加十分之二,以后零碎购置统由各房理,不许动用公款。又想起东边荒地,白搁着未免可惜,议定逐年添垦办法。又斟酌了两个妥人,一个是从前看园子的包勇,一个是焦大的儿子焦忠,都是忠正耿直的一路,当下由贾琏张罗些现款就交给二人去设法经营。走的时候宝钗约同李纨、探春传他们进见,切实吩咐一番。包勇道:"包勇只知道有主子,不知道别的。上头看得起包勇,叫包勇去办,包勇只有拿出心,拼着性命报效主子。包勇一天在着,这地和地上的钱都在我的身上,奶奶放心吧。"那焦忠说得更粗鲁:"奴才的父亲在时,看那帮狗男女欺瞒主子,就说他们不得好死,又教训奴才不许跟那狗男女学,奴才若有一毫欺瞒主子的心,当下就天雷劈了。"宝钗等见他们语出真诚,又各奖励几句。果然他们去后逐年开垦,大见成效。其中有一块荒地被邻近君姓韩的强占了去,包勇等和他拼命打官司,打了两年之久方得争回,此是后话。此时宝钗等打发了包勇、焦忠,又忙着料理贾兰的喜事,刚好这年遇着恩科,新庶常提前散馆。贾兰得了一等一名馆元,授职编修。梅翰林夫妇因吉期将近,一切繁文缛节有必得预先接洽的,都叫宝琴来寻宝钗。因此宝钗添了许多麻烦,正值春令和暖,宝钗带着蕙哥儿和--、丫环等已搬至怡红院居住,原住那院有二十多间房子,正好做贾兰的新房。贾政本意不愿铺张,无奈一班亲友世交因贾兰是玉堂归娶,都要格外替他热闹。到喜期前半月,送礼的便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同年,替他绘图致诗,传为佳话。迎娶那天,忠靖候、临安伯又各自送来小戏,荣禧堂、嘉荫堂两处都搭了临时戏台,分款男女宾客。男客自郡王驸马以至世爵显宦,都在园中嘉荫堂接待。那荣禧堂内客厅各处,王妃诰命和世交内眷更来得不少。李纨、宝钗、平儿诸人自从布置新房,直至会亲回九,总不得一天安逸。那新人梅氏,容貌性情和宝琴不相上下。梅家虽是儒门,因是爱女,也勉力置备厚妆,珠翠锦簇无不惧备。又陪了碧云、麝云、怜云、梨云四个美婢,王夫人、李纨自是满意。宝钗累了几日,好容易才歇过乏来。那天在怡红院早起,刚下过一阵微雨,觉得绿荫清润,庭宁静幽。梳洗过了,引着蕙哥笑了一回,便至王夫人处请安。王夫正在检点衣料箱子,笑道:"从前老太太说起软烟罗来,那么矜贵,我今儿在闲箱子里捡出好两匹,这茜红的颜色更销,你们搬到园子里去,那窗纱只怕都旧了,这一匹给你糊窗户吧。"宝钗道:"拿这个糊窗户可惜了的,我也不讲究这些,太太还留着吧,给丫头们做夏衣也是好的,外头哪里买得的呢。"王夫人道:"我仿佛记得你们姐妹里头有个拿这个糊窗户的,只不记得是谁了。"宝钗道:"那是林妹妹的潇湘馆。"王夫人道:"那潇湘馆如今谁住着呢?"宝钗道:"自从林妹妹过去,一直没人住,还是老婆子们看着呢。"王夫人道:"我听说那里常有鬼哭,小孩子眼净,怕吓着,你告诉--们别带到那儿去玩。"宝钗道:"那都是老婆子们编出来的,我们那里离得最近,什么也没有听见。我想林妹妹决不会闹鬼,果真是林妹妹,我们姐妹们也很好的。有什么可怕的?"王夫人又问兰哥儿喜事的帐目都算清了没有,宝钗道:"这两天正算着还没结呢。"一时贾蓉过来回话,宝钗便退下往议事厅去。李纨、平儿已先到那里,家人媳妇们纷纷回话,有请领大厨房酒席银两的,有请领花轿铺帐目的,有请领搭盖喜棚工价的。李纨等核明帐目,又翻出老帐来对比。对了的发给领牌,也有开错了的即将帖子掷还,令他重新算明白了再来领。接着又是程顺媳妇来领夏季车轿围子价钱,那帖子写着旧例俱支八十两,今核实请支四十五两。宝钗问她历年情形,那程顺媳妇说不清楚,便命传程顺来。一时程顺来到,宝钗问道,"这车轿围子都有旧的,难道全坏了么?"程顺道:"这是旧例,每逢换季,都要换的。"宝钗道:"那换下来的旧围子做什么呢?"程顺道:"历来都归奴才们做为好处。奴才想要整顿.所民扣三十五两,抵那旧围子的价,只当帖换新的。"宝钗道:"什么叫做好处?这就不成一句话,就是减下来,只怕这里头有你们的好处呢?"程顺道:"奴才向来讲究核实的,上回估修仪门,别人都估的四五百两,奴才在府里这些年就是鸡毛掸子丢了一根毛也不许小厮们乱扔,还留着修补呢。"宝钗道:"你这个也未免小廉拘谨以后按委的这笔银子停了,几时坏了几时再换,没坏的只管用着,你听明白了么?"程顺道:"车轿帘子没有什么大小,更没有什么宽紧横竖得可着车轿做的。"宝钗道:"以后这笔银子不支了,等围子坏了再换。这总听懂了吧。"程顺答应两声是,方慢慢退去。这里宝钗笑对李纨平儿道:"这还是有名能干的,我看也够糊涂了。"平儿道:"我听说他的脾气还不小呢?他在手底下的小厮们骂起来祖宗三代的胡卷一阵,是认字的他更妨忌,只会对付上头就是了。"一时柳嫂子送饭来,大家吃罢,正在说话。人回三姑奶奶来了,探春进来见了李纨诸人笑道:"你们真忙,这时候还没有散啊?"宝钗道:"可不是?刚才还和程顺呕了半天闲气呢。"李纨道:"三妹妹这两天倒有空儿。"探春道:"在家里也不得消停,这次想回来住两天歇息歇息。"大家陪着探春说了一会儿闲话,宝钗又和她同至秋爽斋,将近来筹划的事都说了。探春也很佩服她心细,又添补了许多主意,直谈到天晚方回。

  宝钗那天也很累了,夜里刚睡下,朦胧间见黛玉穿着银红凤袄子、百褶宫裳,含笑立在床前道:"宝姐姐,我来瞧瞧你。"宝钗忘却黛玉已死,问道:"林妹妹,好些天没见你了,你的病都好了么?"黛玉道:"谢谢你惦记着,可不整个都好了。姐姐你生了哥儿,我还没给你道喜呢。"宝钗也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容易见着了倒说这些玩话。"黛玉笑道:"这也不是玩话,我倒问你一句话,咱们姐妹这么好,你看我大远的来了单奔着你来,你到底也想不想我呢?"宝钗道:"怎么不想,昨儿在太太那里还提起妹妹来呢。"黛玉似颦似笑瞅着她说道:"还有一个你想他不想?"宝钗道:"谁?"黛玉迟疑了半晌总说不出来。宝钗又再三问她才说道:"横竖姐姐想得着的,也是你们宝字号。"宝钗道:"他走他的,我为什么想他哟?"黛玉笑道:"你还和我说这门面话,若不想他为什么哭了那么些天呢?你只说实话,若真想他,我可以叫你们见见面。"宝钗道:"他不是在大荒山出家了么?有什么法子教我们见见面?"黛玉笑道:"未必在那里吧?"宝钗道:"不在那里难道在妹妹那儿么?"黛玉道:"此处说远就远,说近就近。"宝钗道:"到底在哪儿啊?"黛玉道:"横竖有这个地方,此刻不能告诉你。"宝钗笑道:"这么说,你们一定在一块的了?"黛玉似羞似知,默默无言。宝钗又道:"你们都在一块,把我丢在这里受罪,我也跟你去吧。"黛玉道:"姐姐,你有你的事,事情完了还不是到一块么?你急的什么?"宝钗还要说话,黛玉道:"姐姐,天不早了,我还要看紫鹃去呢。这里给你留下寻梦。你若是想我们,点起香来我就来接你,可别给了旁人。"宝钗道还拉住她的衣裳叫颦儿别走,一晃便不见了。仿佛醒来,莺儿道:"姑娘叫我么?"宝钗不由得笑了道:"我叫林姑娘呢。"莺儿笑道:"半夜三更的叫那林姑娘做什么?不是见了鬼了么?"宝钗道:"刚才林姑娘来了,我们说了半天话,她说二爷在她那里呢。"莺儿道:"二爷出了家,林姑娘做了鬼,哪能到一块呢?梦由心造,这都是姑娘白天想着了夜里才有这个梦呢。"宝钗道:"刚才这梦可是明明白白的,她还给我一种香呢,说是若想他们,一点了香她就来接我。"莺儿道:"姑娘,那香在哪里呢?"宝钗向枕边寻觅,果然有三根香。那香只有一寸多长,闻一闻另有一种清香的味儿,便拿给莺儿看道:"这不是么?你替我好好收着别压折了。"莺儿忙把立柜开了将那香收起,各自睡下。

  次日早起宝钗从王夫人处下来,想起梦中黛玉说是去看紫鹃,不知紫鹃可曾得梦,便向拢翠庵去寻惜春、湘云,趁便问问。婆子们回了惜春,忙即请进。此时惜春正在摆棋谱中双飞燕一局,这边如何扳,那边如何点,这边又如何长,摆得滋滋有味。见宝钗进屋,方才放下说道:"二嫂子这时候正忙着,倒有工夫来玩。"宝钗笑道:"一天到晚忙错了,到你们这里清静清静也好。"湘云正在劝慰紫鹃,紫鹃眼都哭肿了。一见宝钗便道:"二奶奶,您梦见林姑娘没有?"玉钗道:"我正为这个来问你,昨儿晚上我梦见林姑娘,说了半天话,临走她说要来看你,她和你说些什么呢?"紫鹃道:"我夜里梦见她打扮得象新娘子似的,说是从宝姑娘那里来。我心里迷迷惑惑,以为她从南边回来,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她说此处非南非北,可远可近,那里熟人可多了。宝二爷、二姑娘、鸳鸯、香菱、晴雯都在那里,连麝月也后赶着去了。我说我跟惯了姑娘的,还跟姑娘去吧。她说你年轻轻的,何必上那里去呢?我看她要走,就哭着追她总追不上,绊了一跤就醒了。"湘云道:"宝姑娘,你那梦和她一样不一样呢?"宝钗道:"说的话都合得上,只没提那些人。"湘云道:"二姐姐和鸳鸯她们一起还近情理。二哥哥是出家的怎么也找了去呢?"惜春道:"这有什么希奇,只要一心要找了去哪有去不了的。说穿了不过是因果两个字。"又说了一回话,宝钗才往议事厅去。办完了事和李纨、平儿谈起此梦也都叹异。平儿道:"老太太和我们奶奶怎么又不在那里呢?"李纨道:"阎王一叫,各人走各人的路,哪能都在一起呢?我看老太太那么吃斋念佛,一定往西天去了。"那晚宝钗哄了一会儿蕙哥儿,看--拍他睡下,自己挑灯独坐,想起两梦相同,又留香为证,当然不是幻想所致。宝玉一心一意要寻林妹妹去,果然被他寻得去了,这也是各人的缘法。只是既讲到情字,一样姐妹不该那么偏向,这还是颦儿来瞧瞧我,他就不该回来瞧瞧么?又想到自己上事翁姑,下抚孤儿,还要料理那琐琐碎碎的家务,终日操心呕气,也都是为的宝玉,怎么他丢下家里不管不顾,连一句好话也没有捎来,只顾乐他们的,倒叫我一个人顶着受罪,好象是应该似的。想到此不觉一阵伤心,眼圈儿含着眼泪,再也抑止不住,到了枕上思前想后,整整哭了一夜,比那回宝玉挨打听那薛蟠刺耳的话还要痛心。第二天就觉得头晕心疼,支持不住,一直病了好几天,没到议事厅去。王夫人来瞧她两回,要请王太医诊治,宝钗不肯,说道:"太太不要着急,我没什么大病,养一两天就好了。"王夫人只得由她,还是宝钗病中想起黛玉的话,说是事情完了还要到一块儿去的。又见--抱着蕙哥儿来,心想哥儿才这么点大,离不开人。自己即许了守节抚孤这个责任在身上,总得咬着牙干去。因此勉自排解,安心静养,那病渐渐的好了。一日湘云来看宝钗,知她心烦,正在殷勤劝慰,刚好李纨和探春也来了,问了宝钗的病,大家说些闲话。李纨道:"宝妹妹,我有一件事正要和你商量,昨儿兰儿说起衙门要派人到琉球安南各藩国去采诗,他在派之列,老爷又接到辽东节度的信,说那边缺少人材,要聘兰儿到他幕府里帮着筹划。这两条路不知往哪条好,来和我斟酌,我也想不定。你向来有些果断,看是走哪条路呢?"宝钗道:"老爷怎么说呢?"李纨道:"老爷本没准主意,说是到海外采诗,很难得的机会,等一两年回来,再往外头幕府去磨练也还不晚。"宝钗道:"依我看采诗只是面子上的事,还是就幕府的好。那翰林衙门看不着公事,白混了半辈子就熬到尚书侍郎也无非画黑稿不如早放他出去磨练磨练,将来成就更大。"李纨道:"我听说那地边寒很重,常常有冻掉耳朵鼻子的,兰儿又没出过远门,叫我怎么放心呢?"宝钗道:"就是海外采诗也不免风涛之险,还不如出门近便,你若不放心打发小兰大奶奶随跟了去,这有什么发愁的呢?"探春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大嫂子只是游移不定,所以来寻你的。"宝钗道:"若决定了几时走呢?"李纨道:"也不过耽搁十天八天吧。"湘云道:"你们有好儿子到底也担心,不如我这么样心里干净。"探春道:"人家在这里发愁,你倒说这种风凉话儿。"湘云道:"若叫我说,一个人科名成了,年纪又小,还不该往事业上奔么?"宝钗笑道:"到底史妹妹痛快。"探春道:"大嫂子,你许我们做个东道,一向也没得催你,等兰小子走了,你得了空,咱们可该重起诗社了。"那日李纨等谈至天晚方散。宝钗和她们说说话也觉得精神好些。

  第二天便勉强出去,仍至议事厅料理各事。平儿说起后天是李纨的生日,问宝钗送礼不送礼。宝钗道:"往常家里人不讲究这些,就是送礼也只有两件小玩意儿,一首诗、一张画也就算了。如今可不大合适,到底送什么好呢?"平儿道:"我听说四姑娘送的还是一张画佛。"探春道:"我们哪里好比她呢?我想大嫂子苦了多少年,如今儿子点了翰林,正该替她热闹热闹。咱们请太太领头,大家凑个份子,叫大嫂子痛快乐一天,你说好不好?"宝钗道:"从前凤姐姐的小生日,老太太还叫大家凑份子替她热闹呢。大嫂子养了这么一个好儿子替大哥哥顶门壮户,这还不是应份的么?"正说着,彩云走来道:"太太请姐姐姑娘们到上房去,姨太太、大太太都在那儿呢。"宝钗等站起答应了,探春悄悄的说道:"大概就是为那件事吧。"三人便同彩云至王夫人处,只见薛姨妈邢夫人在炕上对坐,王夫人在炕旁一小榻上坐着,李纨、湘云、惜春正陪着说话。王夫人见宝钗、探春等进来便说道:"找你们来不为别的,后儿是你大嫂子生日,她好容易教子成名,我去年就要替她做的,因为事情多混过去了。今儿大太太、姨太太都提起这事,你们想法子,怎么热闹一天?"探春道:"刚才和二嫂子也正商量着呢。从前老太太领头凑份,替凤姐姐做生日。咱们就照着那个办法,太太看好不好?"王夫人道:"好可是好,只是现在人少了恐怕凑不上,不够的我拿出来就是了。"李纨道:"我们应该孝顺太太的,怎么倒要太太拿出钱来给做生日,真要折了我的福了,这个断乎不可。"宝钗道:"咱们先算算看有多少。"薛姨妈道:"我出二十两。"邢夫人道:"我也是二十两。"宝钗、平儿道:"我们不敢比太太们,每人十六两吧。"探春道:"我和史妹妹本该多出的,更不比着太太们,也每人十六两吧。四妹妹呢?"王夫人道:"四丫头怪可怜的,我也出了吧。"宝钗道:"这么算已经有一百二十两,还有太太自己一份,那边珍大嫂子、蓉哥儿媳妇两份也尽够戏酒动用的了,那些丫头和和管事的媳妇们一概免了吧。"探春道:"这话很对,派了她们管事的,她们还肯从家里掏钱出来么?无非借公帐上去捞,万一犯了事倒有了借口,以后永远别再派他们了,横竖咱们是钱凑取乐的,多凑点多用,少凑点少用,有什么关系呢。"王夫人对宝钗道:"大家说定了,都交给你办去,别叫大嫂子操心。"宝钗答应了。又说了一回话,大家散去。宝钗拉着探春至李纨处商议。李纨道:"依我也不用传戏,连那些杂耍都免了,只备两桌席,大家聚聚,用不完的仍归还给他们得啦。"宝钗道:"太太那样吩咐,若没一点热闹,我们怎么交代呢?就是传一班小戏,也用不了多少钱,别太铺张就是了。"探春道:"这些银子若够了,把史妹妹那份免了吧,她也很窘的。若实在不够,我替她拿出来,只别叫太太知道。"宝钗道:"这个我还不知道么?你也别管了,我对付着办去。"当下宝钗回去,便陆续预备起来,不知那日如何热闹?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