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红楼春梦 > 第七回 陷情魔荒山坏丹鼎?感幽怨幻境泣冰弦??

  话说宝玉、湘莲夜子时候,同至师父石室。此时茫茫大士云游去了,只渺渺真人独自在室中木榻静坐。湘、宝二人不敢惊动,便在榻前肃立静候。好一会子渺渺真人才慢睁开两目,见他们二人在此,便说道:"你等坐功已满,目下便要进追炉鼎之功,要晓得进道非易,守道更难。《道德经》所云:'知其白,守其黑。知其雄,守其雌。'是就道功上说的,不是世路上的泛话。你们进道尚猛,只怕守道未坚。若守不住,一向进功都成虚掷。切要注意。"湘、宝二人连忙答应,谨记在心。渺渺真人又取出秘笈道书,那上头备载炼丹要诀,如何安置炉鼎,如何调和坎离,如何降龙伏虎,又如何抽铅添汞,逐层的指说一番。湘宝二人都领会了,真人又道:"你二人从今日起,将此中功夫从头调炼,俟百日届满,内丹完成,方可续炼外丹。你等聪明是有的,有一分聪明即多一分魔障。不但不可自恃,更要处处自危,炼到心凝形释,骨肉都融,潜行不空,蹈火不热,那才算得是成熟呢。"又指示外丹应用之药,无非雄黄、水矾石、水戎盐、卤碱精,矾牡蛎、赤石、脂滑石、胡粉等类,并没有什么贵重稀奇的。原来,此是炼华第一丹的古法,此丹功用最大,服之七日便可登仙。湘、宝二人俱记下了。自此按日做起功夫,有时出外采药。仗着二人俱通剑法,渺渺真人又给了宝玉一把芙蓉剑,以为防身之用。所以蛇、虎、毒虫都不相犯。好容易熬到百日,还精胎息,功夫圆满,居然内丹成了。便告知真人,真人也替他们欢喜。随即架起炉鼎,投入各药,外面拿六一泥封了,然后炼以真火。宝玉、湘莲各守一炉,昼夜坚坐不离,要守到三十六日,方可成丹。渐次过了半月,铅汞合法坎离调顺,那火苗先是通红的,此时现了黄紫青绿诸色。渺渺真人来看过两次,茫茫大士回来了,又同来看过一次,都替他们欢喜。真人究竟是过来的人,知道丹功关键吃紧的在将成未成的时候,还觉放心不下。转眼又过了十天,丹炉的火杂色少了,青绿的多了,宝玉心中忖量,功夫已经过半,正自欢喜,那天晚上在炉旁打坐,守定无关,心如止水,坐到夜半,忽似天倾地震,那间石室便要坍倒,直向身上压下来。宝玉凝神静气倏已复旧,一会子又听见狼嗥虎啸,向石室窗洞里探进头来,狞目磨牙,形状可怖。又一巨狼从窗洞串进来,直到自己面前,张口欲噬。宝玉知是幻象,也不为所动,忽见焙茗慌忙走来请安道:"二爷敢则在这儿呢,我哪里不曾找到。刚才北静王爷打发长史大人来说,皇上见了二爷场里的文章非常赏识,王爷又奏保了一番,皇上立时降旨赏给二爷翰林学士之职,老爷叫二爷即刻回府,等着一同上朝谢恩去呢。"宝玉久将名心看破,依旧坐定不理,焙茗便出去了。又见张道士立在面前,手里捧着漆盘,用黄绿袱垫着,内中全是金银珍品。宝玉向来不喜这些东西,只觉着可厌。张道士道:"这不是寻常玩意,有一个金麒麟,门下知道是哥儿心爱的,好容易才找了回来。这有个玉锁,上头刻着八个字,林姑娘正短这么一个,哥儿收下,送给她穿戴上吧。"宝玉始终不顾,坚坐如常,张道士也去了。又见秦钟被人打得头破血流,诉说金荣如何欺负他。他告诉了贾瑞,贾瑞倒帮着金荣,关起门来,把他饱打了一顿,要宝玉替他出气。又见芳官前面跑着,她干妈拿拐棍追着,口中骂骂咧咧的。芳官哭喊着,一直奔至宝玉面前,说道:"二爷,快救我!我干妈要打死我呢!"又见警幻的妹子兼美婷婷袅袅的走来,道:"那回你掉在迷津里头,我姐姐还埋怨我呢,快不要着迷了,跟我见姐姐去吧。"宝玉拿定主意,坚持不动,随即隐去。刚走了一会儿,又见金钏含泪诉说为他跳井,又是晴雯诉说抱屈被撵。还说着,你瞧瞧,那年换上的松花小袄,我至今还穿着呢。"宝玉心中一动,连忙按住,晴雯才去。紧跟着袭人来了,说道:"二爷,你真狠心,扔下来就走了,我服侍你这么多年,又没过明路,可叫我怎么好呢。要拼着一死,又怕人笑话,你许我将来坐八人轿子,如今你出了家,可叫我往哪里坐去。"宝玉听出气来,越发不理。袭人道:"你不理我,我另处打我的主意,你可别怪我。"说着就去了。耳边又听得莺儿的声音道:"二爷不是要问我们姑娘那特别的好处么?我告诉你,真是任什么人都不会有的,我先说第一件吧。她若服了冷香丸,那一种香气从皮肤上发出来,比什么兰麝都好。二爷是知道的,我不是撒谎吧。"宝玉心中又一动,重复按下敛容静守。莺儿又道:'那两件二爷跟我到僻静地方,我再说给你,不要叫和尚道士听了去。"一时又见宝钗缓步进来,道:"宝兄弟,你炼什么丹,修什么道呢?那老子是道教的祖宗,只说得无为自化,清净自正,汉朝谷永说得更好,黄冶变化等等,皆是奸人左道惑众,系风扑影,终不可得。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要想成仙么?"宛然宝钗未嫁时候的口吻,见宝玉不理,便又说道:"二爷,你我既为夫妇,我终身倚靠你的,你是聪明人,可知道修仙修佛总要从根本上做起,古来可有丢下伦常能仙佛的么?我因然不算一回事,你也替老爷太太想想,老爷那么期望你成人。太太一辈子只疼的是你,你还没有报答一点儿,难道忍心丢下,就这么走了,天理上说得过去么?"宝玉听了越发守定天关,只当不闻不见。霎时沉寂,忽又听得耳边隐隐的硬咽这声,愈听愈听。见黛玉已走至眼前,哭得眼睛红肿,指着宝玉道:"我今儿可知道你了,你这  "说到这字,便又咽住,只把绢巾掩面而泣。宝玉心中惨然又想此是幻相,急忙按住。黛玉走近,指着他说道:"你不理我也罢,我只还问你一句话。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呢?"说着便走,宝玉不觉失声喊了一句:"林妹妹!"当时似天崩地塌一般,丹炉坍倒,真火全灭。宝玉也昏倒在地下。那柳湘莲守着丹炉,起初也有种种幻象,只是坚守不动,最后见尤三姐提鸳鸯剑走来,说道:"我为郎君辛苦赶来,不为别的,须知野道士中没有好人,你上了他们的圈套,从此便坠落深渊,永无相见之日。郎君还要三思。"湘莲心中惶惑,又听见这边丹炉坍坏,猛一回顾,那丹炉也跟着坍了。见宝玉昏倒,忙极声叫喊,方才醒转。彼此神定,相顾惭惶,即同至渺渺真人处请罪。一进石室忙即跪下,真人只在木榻上静坐,似未曾看见,他们直跪了一时许,真人才睁目冷笑道:"二君既尘心未净,何若屈处荒山,徒然受苦?及今下山还俗,未为晚了。"宝玉、湘莲再三引罪,任凭师父从重处责,只求留在门下,容弟子立心改悔,再图补报。真人又对湘莲道:"他还可恕,只你未能信师,焉能信道?更出我意料之外。"湘莲又叩头服罪,茫茫大士尚在蒲团趺坐,见湘宝二人悔罪可怜,便起来向真人再三说情。渺渺真人道:"当时我苦口训戒,就怕的是持戒不坚,果有此失。今且看大士面上,容你们一次。要知道魔由心生,那些幻象并非外来,就是自己心上的影子,从今再用一番治心功夫,心魔既消,外魔自伏。能否成就,且看你们的福分吧!"湘宝二人叩谢下来,便将功夫从头做起,经过此番警诫,二人斩钉截铁,立定防闲,连彼此玩笑都不敢说了。按下不表。

  却说黛玉那日见了迎春,谈到贾府近事,把她旧恨新愁重又勾起,添上许多眼泪。她自从焚稿之后,久断诗情,一日在绛珠宫临窗独坐,正值沉阴天气,恹恹愁闷,想起自己与迎春遭遇不同,一样是飘零薄命,不免有惺惺相惜之意。便随意作成了一首古风,取一张云锦笺写将出来,题目是:"落花行"。那诗是:

  东园花暗惊痴蝶,西园花冷鹃啼血。

  蝶怨鹃愁各自悲,昨日夭红今日雪。

  东西飘恨随流水,当时同在春风里。

  春风流水一相逢,梦断当时斗红紫。

  花底春泥葬暗香,花前粉镜对残汝。

  琼枝拗折肠俱断,哪似无枝更断肠。

  愁红零乱人空惜,愁人妆泪红俱滴。

  絮老莺疏又一春,春风至竟无情极。

  写完了,自己低吟几遍。心中想道:"好久没做,到底生疏了。"又想从前做的葬花诗,还有鹦哥念着,如今连鹦哥也没有了,哪里找得解人呢。想了一会儿,只悄自弹泪。晴雯进来瞧见了,说道:"姑娘又做诗么?还是少做的好,这些时脸上刚显着丰满点,操那些心做什么?"黛玉问道:"金钏呢?"晴雯道:"她到二姑娘那里去了。"正说着,就瞧见金钏和迎春一路说笑进来,却又同着一个人,隔着竹子看不清楚,那身量仿佛是秦氏,及至打帘进屋想不到却是鸳鸯。大家见了礼,黛玉道:"鸳鸯姐姐,你怎么也来了?老太太好啊?"鸳鸯皱眉道:"老太太归西去了,若不为寻她老人家,我还不来呢。"黛玉听了心中一阵悲惨,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晴雯道:"到底老年人怕糟心,我们前儿听说她老人家病着,就有点担心,想不到这么快。"鸳鸯咳了一声道:"凡事真是不由人的,我一辈子服侍老太太,好老人家走了,我跟别人也合不来,昨儿给老太太辞灵,我就打定主意跟了去。谁想到遇着小蓉大奶奶,倒把我接到这儿来了,仍旧见不着她老人家,这是哪里说起来呢?"晴雯道:"我们这些人都上这儿来,老太太可往哪里去了呢?"迎春道:"上有九天,下有九地,谁也说不准。我想她老人家那样信佛行善的人,总也有个好去处的。"黛玉道:"老太太的大事,一切是现成的,想必没抄了去。"鸳鸯又叹道:"咳!抄是没抄去,大太太一直把着不放,要留着家里过日子。二老爷又尽让着她,弄得外面七零八落的,连我也看不下去。那位凤奶奶素来那么精明,这回也要不转啦,招呼了这边,那边又出岔子,我倒怪可怜她的。"晴雯道:"宝二爷呢?外面看着好点,内里还是疯疯傻傻的,亏得宝二奶奶有涵养,好一阵子,反一阵子,她总是那个样儿。"金钏儿道:"紫鹃姐姐呢?我怪惦记她的,还在府里么?"鸳鸯道:"紫鹃给了宝二爷房里,她总不跟宝玉说话,这个人也算有心眼的,那雪雁倒配了人了。"黛玉听着触起前情,不免伤感。因在人前勉强忍着。忽听侍女们回道:"有客来了。"原来是秦氏升入情天,来向黛玉辞别。黛玉和众人都向她道喜,秦氏道:"喜什么呢,把我一个送到那里,什么人也见不着,还不如在这儿呢。"黛玉道:"到那里又有那里的伴,也不愁寂寞。只是咱们刚聚在一块儿,眼前就要分手怪舍不得的。"秦氏道:"这也是我的命,才出门子的时候,人家都说贾家房头多,得侍候公婆,上头还有太婆婶婆一大堆的人,怎么对付?等我过来了,从老太太起没有一个不疼我的。公公婆婆更不用说了,偏生得了那个病,想好也不能够。等到了这里又都生的,相处了这些时,从警幻仙姑以至那些仙女都跟我很好,又熬到你们都来了,大家正好多聚聚,偏又叫我到情天上去。为什么要这么赶碌呢?"黛玉道:"咱们在这里遇着,就是想不到的,或许将来还有机会仍旧聚在一起也未可知。"鸳鸯道:"小蓉大奶奶,照你这么说跟警幻仙姑也是在这里才认识的,为什么你跟我又说是仙姑的妹子呢?"秦氏笑道:"你不知道,我回家去,一说出本人,就被琏二婶子啐了一啐。我怕你又啐我,所以那么说的。"黛玉道:"她那回挨啐,跟我说起来,还是气哄哄的。凤丫头跟她们好,翻过脸就不认识,也太难了!"鸳鸯道:"我看琏二奶奶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只怕不久也要来这里呢?"秦氏道:"她哪里能来,眼下就有怨鬼跟着,先得到地府里归案去,保不定还要受点小罪呢?"正说着,尤二姐、尤三姐也来了,大家见过就座,尤二姐向秦氏道:"我们到你那里送行去,你倒躲在这儿来了。"秦氏道:"何必拘那套呢?我临走横竖要去瞧二姨儿三姨儿的。"尤三姐道:"你这一走,就苦了我们姐儿俩啦,好像没处投奔似的。"秦氏道:"三姨儿,你往后还愁没处去么?林姑娘二姑娘都在这里,就是鸳鸯姐姐也是咱们一伙子的人,倒是我到那里孤零零的,要想着你们呢!"又对鸳鸯道:"咱们只顾说闲话,把正经事倒忘了,司里的册子,都点齐在那里,等你回去接收。若有漏下的,趁我没走。也好查补。"鸳鸯道:"这个忙什么,我见了警幻仙姑还要面辞呢。一则我早晚要寻老太太去的,二则我是个绝情的人,怎么管那痴情司的风情月债?这不是错用了人么?"黛玉道:"你的见解先错了,这个情字不专在风月上说的,就像你舍命跟着老太太,能说不是痴情么?"迎春道:"司棋说起鸳鸯姐姐来,真是万分感激,几时见着你她还要多磕几个响头,只论这件事也就够做痴情司领袖了。"尤三姐道:"人家做官的满心要做,先要把架子端足了,你何必学那个坏样呢?"鸳鸯笑道:"你们不是合起挤兑我么?我管了这件事于你们有什么好处?"迎春、尤三姐并不理会,黛玉听着不由得脸先红了,瞅着鸳鸯道:"你这是什么话?"一时秦氏要回去,黛玉再三留住,即在绛珠宫开个话别小宴,侍女们忙着分头预备,待至掌灯,方才入席。大家让秦氏上座,秦氏让了半天,不得已只可坐下。尤二姐、尤三姐、迎春、鸳鸯以次到坐,黛玉命晴、钏二人也坐了,因人少并未猜枚行令,黛玉素不善饮,只举杯相陪。鸳鸯道:"往回上头家宴,老太太高兴提倡着有多么热闹,今儿倒觉得怪冷清的。"晴雯笑道:"我想起一个玩意,咱们也热闹热闹。"说着便去取了六颗骰子,又叫侍女取过一个玉碗。说道:"这回小蓉大奶奶高升去了,请她先掷见红,然后大家再掷,谁跟她点子对的,就算喜相逢,一定先得聚会。"大家都说有趣。金钏将骰碗送给秦氏,秦氏举手一掷,刚好得个六红。鸳鸯道:"出手就是全红,岂是容易得的。应该恭贺一杯。"金钏执壶,将各人门杯斟满,先劝秦氏喝了。尤二姐等也先后饮尽,只黛玉勉强喝了半杯。以次尤二姐、尤三姐、迎春、鸳鸯等又都掷过,有三四红的,有一二红的。尤三姐道:"这六红本来难赶,就掷一天也不准能得一回。"轮到黛玉,掷下去,坐定了五红,那一颗尚在旋转未定。晴雯、金钏都在旁喊道:"红红红红!"那骰一转,果然又是六红,众人依旧恭贺。鸳鸯将黛玉门杯斟满劝饮,黛玉只喝了小半杯,余者晴钏二人分着代了。随后大家同饮一杯收令。秦氏道:"照此看来我跟林姑娘要先见面的,这起结两次全红,一定是个佳兆,等我们见面时再喝林姑娘的喜酒吧。"黛玉也自心喜,却不好意思说得。她本来不胜酒力,此时羞潮晕颊,更显得压倒桃花。少时席罢,秦氏先起告辞,尤氏姐妹也跟着走了。

  黛玉送了她们,仍留迎春、鸳鸯散坐闲谈。黛玉对迎春道:"那年你出了阁,我们走到紫菱洲,对着那荻花菱叶,都觉得分外萧瑟。这两年恐怕更要荒废了。"迎春道:"那年宝玉还做了一首诗寄给我,可怜我哪里有看诗的分儿,一接过来连忙掖了起来,若叫她们看见,不知又造什么闲话呢!"鸳鸯道:"提起那园子来,这两年荒得不成样子。那些老婆子们见神见鬼的,白天都不敢走,大老爷倒信她们那些鬼话,还演了一出王道士捉妖,你说可笑不可笑。"迎春坐近窗前檀几,见几上一部杜浣花集,随手翻看,中间夹着一纸锦笺,便猜是诗稿。黛玉连忙来抢,已被迎春据在手里。黛玉道:"其实你看了也不要紧,这首诗原为你做的,我只怕传出去叫人笑话。"迎春道:"我往哪里传去,你也虑得太过了。"就在银灯下展开细看,看到"琼枝拗折肠俱断,那似无枝更断肠",迎春吟了两遍,眼圈儿早已红了。说道:"林妹妹你还是这般口吻,我虽不会作诗,也知道是好,只是到了这里,又换了一番世界,从前的事总要看空了才好。"黛玉道:"我何常不这么想,说到'空'字稍为聪明的就能见到。有几个真能做到呢?就是二姐姐你自己又何曾真放得下,只怕就像她们说的化成了灰,变成了烟,也要留个影子呢!"迎春道:"这话也是,人的心里大概都是留恋既往,希望将来。到了希望断绝,那留恋既往的心不免要切。只看陶源明、元遗山何曾是真正遗逸,一个只称晋徵士,一个称故金为本朝,在他决非是傻,也不过忘不了放不下罢了。"又指那杜集说道:"就是老杜,身不在朝,只是依人作客,还那么爱君爱国,自居稷契,那不是多余的么?"鸳鸯见她们谈诗插不上嘴,自同晴雯、金钏儿谈些贾府的事。一会子又向黛玉道:"我刚才听小蓉大奶奶说,香菱也要来呢!又多一个作诗的人。"黛玉道:"她不来也罢,这个诗魔我被她磨得够了。这是云儿禁磨,任怎么盘问,总也不烦。什么王右丞咧,岑嘉州咧,说了一大套,我就没有那种精神。"迎春道:"我看云丫头,倒像是一个有寿的。"鸳鸯道:"我来的时候,听说史姑娘的姑爷也得了不治之症,不知后来怎么样了?"黛玉道:"反正那册子上有的,你一接了事自然就明白了。再不然就在薄命司的册子上,我只怪我们这些人怎么都是薄命的呢?"说罢长叹。晴雯道:"我恨不能把那些册子都撕毁了,重新改编起来,那才痛快。"金钏儿道:"就是把册子改了,你那身体早已在化人场里烧成了灰,还能再刺得起来么?也不过白说说罢了。"那晚上迎春、鸳鸯谈至更深方去。黛玉送至庭外,见月色如银,对着那几颗古松盘桓了一会儿,心想,古来高人逸士,都爱松树。原来一棵都有一棵的姿态,越是峭瘦,越有画意。又听得桦梢上一阵风过,发出涛声,真像在船沿上听那风涛澎湃,不知古人怎么捉摸出来的。等到大家睡下,她歪在锦枕上又谱了琴曲四章,取名曰:"松风操。"

  次日便是秦氏上升之期,晴雯、金钏儿都去送行,见迎春、鸳鸯、尤二姐、尤三姐都站在石坊之下,还有警幻领着从仙女轻裾长袖,粉黛成行,各向秦氏依依话别。牌坊外列着许多幡仗旌葆,一辆文茵翠盖的鸾车,已在那里等候。晴钏二人见着秦氏面致了黛玉之意。眼看秦氏带了瑞珠,上了鸾车,拥仗前行。展车令徐发,冉冉的掣电排云而去。警幻又约着迎春、鸳鸯同至绛珠宫来访黛玉。一路和晴雯、金钏儿同走,鸳鸯走着叹道:"瑞珠死活跟着小蓉大奶奶,总算跟得值,我就不如她。"警幻道:"凡事有因就有果,你也不要灰心。"晴雯想安慰鸳鸯,便道:"咱们来到这里也算修了来的,你看这真山真水,比府里那园子又强多了。"金钏道:"鸳鸯姐姐那天刚到,蓬着头发,搭拉着舌头,那才可怕呢!我直不敢近她,亏得仙姑一颗丹药吞下去,没多大工夫就好了。我们住在这全靠着仙姑呢!"警幻道:"仙家功用头一件就在度人,你们又都是册子上的人,更是我应尽之职,哪里说得着呢?"一面谈笑,已走到绛珠宫内院,隐隐听得叮噔之声,知黛玉正在抚琴。晴雯要去通报,警幻摇手止住道:"不要搅她清兴,咱们也好细细领略。"就拉着迎春等在抱厦中坐下,细听房中尚在和弦调缦,慢慢的弹到琴曲,迎春、鸳鸯都不大懂,警幻一字一字的念给她们听着,那琴曲是:

  临清宇之窈窕兮,素月如流。感年芳之历渐兮,触我离忧。堂下有松兮,凤舞苍虬。怀彼君子兮,匪春非秋。

  弹到此处,琴声稍歇。警幻道:"这头一段是表明大意的,弹得何其安雅。"少时琴声又作,听她弹的是:

  云淡淡兮清夜寒,步瑶阶兮霜蕙残。虽有瑶阶兮,岂若故纨。瞻徘回兮,心自叹。

  警幻道:"这是第二段了,她近来尘虑渐清,何以又有此幽怨?"迎春道:"这都是我们来了,谈起旧事,引出来的。前儿还作了一首落花行呢。"又听弹的第三段是:

  搴桂为旗兮,纫蕙为兰。孤性不改兮,悯兹众芳。涛倏下兮苍茫。长风飒飒兮,状余怀之永伤。

  警幻叹道:"潇湘妃子所感深矣,好在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可见了她近日养心之效。咱们且听结段如何。"又听是:

  遥空浩浩兮凉籁沉,寒碧蒙蒙兮珠馆深。衰肠耿耿兮寄我清琴,山复山兮念我知音。

  那琴声渐入幽咽,霎时止住,似听黛玉唤侍女添香,语音中犹含凄哽。晴雯先进去和黛玉说了,然后请警幻和迎春、鸳鸯一同进内。见黛玉已在外间迎候,脸上脂粉微褪,似有泪痕。不知她们相见说些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