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部 > 达摩宝传 > 达摩宝传上卷

  偈 曰

  达天通地一部文    摩诃揭谛度众生

  宝秘诸仙五千道    卷隐如来三藏经

  赞 曰

  达摩慈悲宝卷传    诸佛菩萨下九天

  闻听偈语忙护佑    韦驮灵官排两边

  金炉沉檀香烟起    法身清静性自然

  大众虔诚体佛语    直超三界证涅槃

  南无皈依十方一切 佛法僧 慈悲救世 度众生。

  尔时达摩老祖。乃西城南印度国界。大觉金禅。香枝国王三太子。不恋王位。看破荣华。修成西天二十八祖。金莲宝座。不恋圣境。悲世悯人。于天界元年。过东土传立空妙用度人。不尚文字。只口传心授。因见众生不得惺悟。难识妙理。遂高驾祥云。慧眼遥观。见得梁武帝。善气冲空。空中现瑞。只得落下云头。于梁武帝金銮宝殿。武帝见老僧从空而来。惊疑问曰。莫非怪乎擅敢到此。祖曰。西国人也。身藏明超圣境。不觉至此耳。武帝曰。西国到东土有多少路程。祖曰。十万八千里。帝曰。要多少日期可到。祖曰。吾只用半个时辰就到。帝曰。莫非神仙乎。祖曰。虽非神仙。颇有半凡半圣。帝曰。既通凡圣。可晓人之生死根源否。祖曰。知而不知,不知而知。帝曰。

  几世为人几世足    几时戒断酒和肉

  你将甚么报君恩    谁人与你作眷属

  日间化缘哪里化    夜间归向哪里宿

  我将八句来问你    谁是天堂谁是狱

  老祖曰。

  九世为人十世足    离娘戒断酒和肉

  我将经卷报君恩    菩萨与我为眷属

  日间化缘千家化    夜间归向茅庵宿

  我将八句来回你    我是天堂你是狱

  武帝听得此言。心中大怒。曰。你这和尚,全无道理。祖曰。我有无穷道理,你全然不识。本是你无道理,将来有何好处。帝曰。我曾修下五里一庵。十里一寺。洪阐佛道。有无量功德。你反道我是地狱。并无好处。你这野僧。单瓢执杖。乞化十方。游食僧人。倒是天堂。且有道理又有好处。概是胡说。与我推出斩首。祖曰。斩我不得,我体挂虚空。无处下手。帝曰。你要上前三步死。退后三步亡。祖曰。我横行三步有何妨。武帝叫两班文武。将这和尚带在西廊。来日高设法台。将四十八卷经典叠成莲花宝座。请他登台讲经说法。若是真僧自然明心见性。若是假僧。自有天雷劈死。老祖听得心内自明。众文武大臣将和尚候在西廊。问曰。你这和尚将你来由去处对众一表。使我等得个明白。老祖曰。

  众公卿,听开怀    我从混元一气来

  无生是我老父母    乳名叫做小皇胎

  小皇胎,弟兄多    九十六亿住娑婆

  也有在朝为天子    也有为官享快乐

  也有逞能夸豪富    也有处贫受奔波

  也有造孽转畜道    也有修仙证大罗

  自从寅会失散后    算有四万余年多

  我来此,把伴约    惹得尔等笑我魔

  我欲转回西方地    又忧尔等没下落

  老祖说罢。众文武以为和尚是个疯子。各自退散。及至次日。安设已毕。请和尚登台说法。老祖将四十八卷经典。一览皆通。只四维思寻。并不曾开言讲说。帝曰。请你讲经说法。如何一言不吐。祖曰。

  见性一转三千卷    了意一刻百部经

  迷人不识西来意    无字真经世难寻

  武帝不识反以为狂。心中恼怒。命左右侍卫各执玉棍。将这和尚逐出去罢。老祖曰。何必待逐恐折尔福。饿死台城。怎得瞑目。武帝越更大怒。急命逐出。只见玉棍一齐打来。老祖闪出殿外。冷叹三声无缘无缘。且行且歌。

  叹富贵假名利迷人太甚   尘世上众皇胎概困红尘

  只知道享红福势利侥幸   全不思有孽债暗来缠身

  梁武帝结佛缘人爵有分   可惜他冤孽重一窍不明

  只忧他福尽时便有祸侵   将来后冤报冤困死台城

  佛不忍特命我前来指惺   哪知他迷昧甚全不思忖

  莫奈何驾法船又往别郡   四部州去寻访有缘之人

  却说老祖歌毕。不免去到金陵。王舍城中黄花山。神光在此讲经说法四十九年。人天百万听讲。老祖到此。果见讲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泥牛过海。木马嘶风。神光偶然见得新来一位和尚。不免问他一问。老僧从何而来。祖曰。不远而来。神光曰。既然不远。往日未见来此。祖曰。不得空闲。

  一要上山采灵药    又要下海取宝珍

  修造无缝塔一座    只因功果未完成

  今日偷闲来到此    听尔慈悲讲经文

  神光听这和尚要听讲经。即将经卷展开细说。祖曰。你说的是甚么。神光曰。我说的是法。祖曰。法在那里。曰。法在经书上。祖曰。墨的是字。白的是纸。如何有法。你既说纸上有法。我且画一纸饼与你充饥。神光曰。纸饼如何充饥。祖曰。既然纸饼不能充饥。你说的纸上佛法。怎能了得生死。本属无益。与我拿去烧了。神光曰。我讲经说法度人无量。怎说无益。你岂不是轻贱佛法。罪莫大焉。祖曰。我非轻贱佛法。乃你自己轻贱佛法。全不究佛之心印真法。执著经书说法。可谓不明佛法也。光曰。我既不明。请你来登台说法。祖曰。无法可说。单言一字耳。我西来有个一字。要须弥山为笔。四海水磨墨。天下为纸。难写得下我这个一字。更难画得下我这个形象。看又看不见。描又描不成。有人识得这一字。写得这图形。并丝毫不挂。方能造生死。本来无形象。四季放光明。有人识得玄中妙。便是龙华会上人。

  偈 曰:

  达摩原来天外天    不讲佛法也成仙

  万卷经书都不用    单提生死一毫端

  神光原来好讲经    智慧聪明广传人

  今朝不遇达摩度    难超三界了死生

  达摩西来一字无    全凭心意用功夫

  若要纸上寻佛法    笔尖蘸干洞庭湖

  神光听毕。心中大怒。手执铁素珠迎面打来。遂打落老祖门牙二个。祖欲吐出。不忍此地要遭三载大旱。祖欲吞下腹内。又恐破了五脏之戒。只得忍耐。口含齿血。往西而去。

  偈 曰

  达摩含血不能言    哪想神光认不全

  船到江边人难度    看来有缘又无缘

  武帝神光不低心    哪识西来一祖根

  这遭错过难相遇    永叫埋没在红尘

  老祖出了王舍城外。将袍袖一展。其齿如故。其血净尽。思度人难处。不免叹道一番。

  叹旁门有字法信口谈论   专习的口头禅不究死生

  有修行他不求佛法心印   有悟道他不访无字真经

  一味儿讲的是行怪素隐   三教人多不究了死超生

  假僧道概习的敲打唱韵   有神光他凭的讲说为能

  恁讲的天花坠难了性命   到头来更难免十殿阎君

  举眼观旁门内无数人等   没几个穷心经访道修行

  我今日度神光又无缘分   但不知到何处才有缘分

  却说老祖伤叹已毕。遂往东绿关过。遇一妇人名杨胭脂。便问老祖从何而来。往何而去。老祖曰。自西国而来。特度武帝与神光。欠缘而归。胭脂听说。知是有道德的和尚。便请老祖到家。候入经堂。请升法座。遂行礼拜告曰。吾乃持斋多年。未得明心见性。今日有缘。得遇明师降临。我今发愿为徒。求师慈悲。指示正法。弟子永不忘恩。祖曰。你今发愿求道。事非小可。况女身垢秽多愆。要盟下海天大愿。受持三皈五戒。抱稳正念才可。倘不依愿而行。反遭坠落。万劫难以超升。当再三思而行。不可轻视。胭脂即便跪地。凭佛立愿曰。我若得法忘师。不守皈戒。半途而废。永坠沉沦苦海。万劫难超三界。达摩知是虚情。略点几句偈语云。

  若在三苦求正法    单明身中动静功

  法生万物穿三界    道包天地遍虚空

  穿骨透髓无不到    应现八方妙无穷

  周流四大为真主    内无形相外无踪

  常与三家来相会    内外一体现金容

  又曰。

  人法两忘是真空    活泼动静允执中

  认得自家真人透    待诏飞升极乐宫

  脂胭得闻法语。记熟在心。已有数日。遂起心毒死师傅。等武帝与神光前来拜我为师。岂不荣耀幸甚。谁知老祖早明其意。便脱只芒鞋。写留偈语。化作尸骸。遂隐身而去。胭脂见祖已故。急将尸骸葬了。老祖离了东绿关。又伤叹一番。

  叹妇女多迷昧不明自性   既回心在吃斋未究死生

  全不思五漏体罪过太甚   因前劫多迷昧不晓修行

  变女身多不便作难不尽   遵三从和四德听命于人

  杨胭脂既遇我三生有幸   就该要求真空不二法门

  我见她口能言心却不正   无字经又岂可轻易指陈

  略得点禅机话以为高幸   就想要毒死我当人师承

  从此推我来时一条路径   我去后恐别出万户千门

  要找个信心人道统继定   慧眼观四部洲并无一人

  就只有王舍城神光可信   我再去化不转枉来度人

  老祖叹毕。不忍抛弃神光。设法再度。心默一会。将数珠取下十粒。化为十殿阎君。飘然而至。立于神光法台之侧。神光正欲登台。忽见十位秀士到此。神光问曰。各位先生系何方人氏。莫非来此听说法乎。十位答曰。吾等乃是幽冥地府十殿阎君。并非来此听法。因尔阳寿已满。特来钩取尔之生魂。神光听说。大骇一惊曰。我曾说法度众四十九年。费有无穷辛苦。积有无量功德。岂还难躲阎君乎。阎君曰。今天下只有一人能躲。余外概不能免。神光曰。此一人是谁。阎君曰。是前日来此那位黑脸和尚。得明无字真经。性理真传。修成天外闲人。才躲得脱吾等之手。但凡说法修行。口头三昧。盲修瞎炼。不求真传。实受修行者。但是口说能免。其实都躲不脱。神光听说。心中惭愧已极。悔恨自已失缘。只得跪地。向阎君面前讨饶免死。好去追求达摩指示。只得俯伏哀恳。十位恍然化无。神光起身。就向莲台一脚。踏倒莲台。急忙起程。追赶老祖。百万人天扯住。不忍分离而言曰。

  师尊一去好可怜    叫人个个泪不干

  百万人天谁为主    未知何日转回还

  光曰。

  大众从容听我言    一心要去求真传

  异日若能成正果    普度众生证涅槃

  师徒恩重与情深    如何割舍两离分

  近前听我十嘱咐    各自归家莫退心

  一嘱咐皈依佛全凭真心   莫贪恩莫恋爱莫争利名

  二六时要与佛常亲常近   四时中焚信香报答佛恩

  我离躲阎君手无明未尽   劝大众要耐烦牢记在心

  二嘱咐皈依法佛规严令   二六时勤功课依法而行

  这皈戒是修行大大把柄   切莫要起杂念胡为乱行

  我离躲阎君手神气耗甚   劝大众时存养牢记在心

  三嘱咐皈依僧要学清静   投佛门守清规别开旁门

  切莫学有为法梦幻泡影   或静坐或观空杂念莫生

  我难躲阎君手不明自性   劝大众要飞相牢记心中

  四嘱咐戒杀生仁德为本   西天佛尽都是慈悲大仁

  修行人与生灵莫结仇恨   方免得地狱苦不去转轮

  我虽躲阎君手冤孽太甚   劝大众多放生牢记在心

  五嘱咐戒偷盗以义为本   一根草一条线各有主人

  别人来亏刻我我必不忍   我亏人人不服必有祸生

  我难躲阎君手刻薄太甚   劝大众要厚道牢记在心

  六嘱咐戒邪淫名节为本   修道人效关雎乐而不淫

  恁美貌赛西施当作禽蠢   切不可起欲念丧失本真

  我难躲阎君手欲念不尽   劝大众色是空牢记在心

  七嘱咐戒酒肉清浊莫混   酒性乱肉性浊污秽佛经

  二六时或念经或是坐静   本当要绝欲念见性明心

  我难躲阎君手心不纯静   劝大众食淡泊牢记在心

  八嘱咐戒妄语言而有信   守五戒贯五常亦贯五行

  诸万物莫不是由信化运   言忠信行笃敬傲惰莫生

  我难躲阎君手愩高傲性   劝大众低血性牢记在心

  九嘱咐修红福富贵之品   从今后体八德更体五伦

  吃花斋吃月斋随在尔等   要修个人上人智慧光明

  我要去赶达摩只为性命   劝大众广施济牢记在心

  十嘱咐诸善人要讲德行   行大善行小善量力而行

  有财人要舍财施济莫吝   无财者行方便全凭功行

  我要去赶达摩求指心印   仰大众各立功彼岸同登

  嘱咐已毕。师徒洒泪而别。神光一心要赶达摩心切。一直赶到东绿关。遇一妇人。名杨胭脂。神光问道。娘子可曾见得一位黑脸和尚过去几时。胭脂曰。前日老祖在我家住了七日。自病而死。我将祖尸葬于东绿关外。神光听说大哭不已。悔自己无缘。难遇高师捶胸悲啼。胭脂曰。老祖虽死。道根还在。不必悲伤。神光听说。方得止泪。问曰。老祖之道何人所得。胭脂曰。道已尽传与我。只要你忍耐降心。我传你就是。神光忙顶一礼。跪地哀求指示。胭脂曰。道不轻传。必要对天立愿。方可传授。光曰。

  修行弟子未通玄    专拜明师学参禅

  我若轻法难离苦    忘师性命不还原

  胭脂曰。

  修行工夫全凭心    传授匪人罪不轻

  穿山透海常应现    包天裹地在人身

  活泼动静养性天    千生才得佛临凡

  贯满乾坤凭真性    放去收来还本源

  神光再三叩问身中之性命。生死之根由。胭脂曰。生死性命之原。有内外之分。内能穿骨透髓。普覆人身。应现化物。乃六门之动静。外能穿山透海。包天裹地。贯满十方。放去收来。动静活泼。乃劫外真人也。金刚经云。现在、过去、未来心。俱不可得。人、我、众生、寿者相。切不可有。方才免得轮回之苦。脱得阎君之刑。神光曰。此等道理。我曾常时讲论。望师传我先天至道。胭脂曰。法已尽传。再无二法。神光心中不得详明。正在疑而未决。忽听门外来了一位老僧。大声叫道。东土众生。无缘无缘。可惜把西天达摩老祖。佛驾临东。放过去了。神光与胭脂听见。问道这位老师傅,你在何方遇著达摩老祖。僧曰。我在西国来东之时。同伴一日一夜。神光胭脂俱不深信。老僧又曰。我前日在西洋湖洗澡。又遇老祖。手执便铲。挑只芒鞋。身负蒲团。踏芦过江而去。我曾问他。要向何处去。他言先度武帝无缘。反遭玉棍伤体。次度神光无缘。又被铁珠损牙。复度胭脂。显遭毒害。要到熊耳山。寻个住处。培体养牙。说罢而去。神光听说。果是实情。转问胭脂曰。你言祖已病故。如何还在。胭脂曰。不免同去东绿关。掘墓相验。及至掘开一见。只有芒鞋一只。绣得有字云。

  达摩西来一只鞋    千针万线绣出来

  东土众生不识我    芒鞋把做死人埋

  神光看毕。才觉得达摩老祖。神通广大。变化无穷。必在熊耳山。一心奔去。拜求大道。遂拜别胭脂起程。不分星夜。至一大江。横阻难度。神光四维观望。并无有人。又恐老祖往别方去了。进退两难。达摩早知其意。遂化一渔翁。来在上江把钓。神光见而呼曰。求渔翁到岸。连呼数声时。渔翁不慌不忙而至岸边。神光曰。求老伯渡我过江。渔翁曰。

  岸远江湖深    难寻把舵人

  自己实难度    岂敢度客宾

  神光曰。余外有度否。渔翁曰。

  前有一老僧    踏芦过江心

  并无波浪起    惜尔错时辰

  神光曰。因我错过悔不转了。不知这达摩老祖过江到山。已转身否。渔翁曰。他在山上打坐。我朝日未离此处。不见转来。神光听说在山。心忙似火。拜请渔翁度江。顶礼哀告不已。渔翁见得神光求达摩心切。才能低心求度。遂接上渔舟。叫他闭目凝神。澄心静坐。一刻而过。神光下得舟来。无物相赠,只得道劳而许以言曰。迷时你度我。惺时我度你。有恩须当报。循还真道理。言毕告别。一直奔上熊耳山。见了达摩老祖。四礼八拜。参驾已毕。见得老祖端然正坐。巍巍不动。并不开言启齿。神光只得俯伏拜告。弟子肉眼凡胎。不识老祖西来。一切冒犯罪过。应该雷霹尸骸。伏望师尊慈悲赦罪。赐下恩来。见老祖良久不理。神光再三哀恳。言曰。

  神光跪地泪满腮    望师息怒且宽怀

  肉眼不识西来祖    总望师尊赦罪来

  神光已恳一日。始见老祖言曰。

  我今开言问神光    王舍城中好道场

  三藏经书凭口谈    如何赶我到西方

  神光曰。

  神光跪地不抬头    泪湿衣襟自己忧

  望师莫记前言语    别了真人无处求

  神光跪恳哀求。已经一日一夜。雪积过腰。老祖悯之曰。心清静不得清静。意安闲不得安闲。痴心难超三界。妄意必堕深渊。神光曰。弟子不敢痴心妄想成佛作祖。以为高大。实为自己性命难了。苦海难脱。阎君难免。地狱难躲。虽是前来搅扰。出于无可奈何。望师慈悲指示。弟子勤把头磕。祖曰。欲求正道须去左旁。要待红雪齐腰。方可传授。神光误听。遂取出戒刀,卸下左膀,血染周身遍红。老祖一见大动慈悲。急将袍裙撕下一块。搭于神光左膀。血止痛愈。叹道。想东土众生。既有此番心念。可受真传。遂吩咐。要发下洪誓大愿。神光曰。想父母生养大恩。杀生难报。蒙天地盖载。日月照临。皇王水土。师尊教诲。种种深恩。无由报答。若不诚求至道。了脱生死。答报五恩。岂不虚生一世。而落六道四生。怎能重遇奇缘。因即叩请神天鉴察。弟子求道。倘有二意。欺师灭祖。永堕地狱。不得超生。祖曰。善哉善哉。要修端正道。须去左旁门。如何卸左膀。险些误残生。要红血齐腰。无非考心诚。尔这红袈裟。留警后世人。祖师以偈曰。

  吾本来东土    传法度迷津

  一花开五叶    结果自然成

  见其智慧可矣。取名曰慧可。遂以如来正法眼说偈授慧可云。

  有情来下种    因地果自生

  无情必无种    无地亦无生

  说已端坐。神光语下彻悟。始知性要悟。命要传。真上上一乘之妙谛也。即便顶礼谢恩已毕。再拜恩师慈悲。指明左旁二字。师曰。道有三干六百旁门。七十二种左道。故曰左旁。总为术、流、动、静。四果之门。惟我真空先天大道。三教合一。是为不二法门也。神光问曰。何为术、流、动、静。四果旁门。老祖曰。

  术者法术也。凡书符炼咒。驾雾腾云。飞空步虚。踏罡步斗。呼雷遣将。撒豆成兵。五遁变化。降像走阴。七十二般法术。俱不能超生了死。皆非正也。

  流者周流也。云游天涯。朝山礼像。募化十方。修寺建塔。医卜星相。算数推测。善知过去未来。吉凶祸福响验如神。九流三教。诸子百家。口头三昧。一切流道。俱不能超生了死。皆非正也。

  动者行动也。凡习八段景。及搬运吐纳。擦拳抚掌。晒背反睛。餐雾服气。采药炼丹。服乳咽精。站立坐跑。运气之功。一切有作有为。有像有形之道。不能超生了死。皆非正也。

  静者寂静也。凡隐庵入洞。静坐观空。数息止念。辟谷炼形。有守泥丸。守尾闾守谷道。守脐轮。有眼观鼻。鼻观心。以血心作黄庭。以肝肺为龙虎。以心肾作坎离。有守两乳之中。有修性不修命。有修命不修性。一切阳寡阴孤。盲修瞎炼之道。俱不能超生了死。皆非正也。

  更有冤深孽重之辈。虽入大道。不知天命。毫不低心。稍得一线之功。自以为能。就要称师作祖。分门别户。欺世哄人。罪莫大也。怎能超升。更非正也。子其勉之。依愿而行。

  神光曰。左道旁门误人生死。罪重恶极。弟子知过必改。不敢妄行。伏望师尊将入道路径。下手工程。如何起头落脚。求祈指示分明。

  老祖曰。入道路。遵皈守戒。下手工。真空立关。起头一三五。落脚九转丹。

  神光曰。三教合一否。老祖曰。三教无二。众生有分。要明三教合一理。当体一三五数行。神光曰。何为一三五数。

  老祖曰。一者理也。三教合一。即人身中之万殊归根为一窍。故道有抱元守一。佛有万法归一。儒有执中贯一。同此道也。天一生水。属坎。真阳陷中。不得返本。明得一窍。运离汞以灌溉。使坎铅而上升。水火既济还先天。必收一身之元气归于一性之中。结成一粒粟米工夫。要一心不二。切忌杂念以耗散。

  三者。三家也。一性分三。即人身中之精气神。为三宝。故道有三清。佛有三皈。儒有三纲。同此道也。天三生木。属震。真阳藏下。不得返本。明得一窍。呼西舍郎以鼓舞。使东家女儿欢会。金木合并还先天。必收三家之真宝。归于一性之中。炼成三花聚顶工夫。要三皈清净。切忌三厌以秽散。

  五者。五元也。即人身之心肝脾肺肾。为五脏。故道有五行。释有五戒。儒有五常。同此道也。天五生土。是中央戊己。散于上下。不得归位。明得一窍。调运呼吸。以移戊就己。使戊己二土。结成刀圭。返还先天。必收五脏之精华。归于一性之中。炼成五气朝元工夫。要五戒精严。切忌五荤以冲散。

  神光问曰。何为五荤。

  老祖歌曰。

  这五荤草将军气味凶险   就是这葱蒜韭薤同众烟

  烟伤肺把金气被他冲散   韭伤肝把木气被他耗完

  葱伤肾把水气被他外赶   蒜伤心把火气被他灭烟

  薤伤脾把土气被他困倦   此五气受了伤如何结丹

  修行人戒五荤才是正传   精五戒才炼得五气朝元

  神光曰。五戒之理。弟子浅知。不得精详。祈师剖明与弟子知之。老祖歌曰。

  戒杀生原来是仁德为本   体上天好生德戒杀放生

  人生寅于东土沉埋久困   人转畜畜转人死死生生

  历劫内多迷昧造过太甚   人吃畜畜吃人好不伤情

  人得道要回西超生乐境   冤未报难道说罢了不成

  必须要放生命孽债消尽   若不然只恐怕冤孽缠身

  不戒杀损天良孽债更甚   佛虽慈那冤孽怎肯依行

  孽迷窍起退志把道不信   失却了好缘法万劫难寻

  这劫运从何起仔细评论   天生物他岂有所杀之情

  皆因为世上人凶恶顽梗   毒鱼虾伤禽兽造孽非轻

  上皇爷按律定降下劫运   敕魔王四部洲齐起蜂群

  你杀他他杀你解此劫运   修行人不惜命罪加十分

  儒忠恕佛慈悲道祖感应   此六字心在下推己及人

  体天心推人心以及物性   既成己又成人岂可看轻

  折草木伤气血都有罪定   何况于贪口腹害命杀生

  杀生戒理多端难以尽论   再将那偷盗戒指示分明

  戒偷盗原来是义气为甚   切莫要存偏见刻薄居心

  男志外女志内虽是本等   守己业不妄求可算志人

  干与坤总要学端端正正   勿妄贪勿妄取廉洁要清

  一根草一文钱各有受分   一缕丝一条线岂无主人

  或做买或做卖存心公正   哄人财不长久自遭罪名

  哪怕他金和银堆满地境   常近身常临眼毫不动心

  纵该取毫不苟并不蒙混   若妄取伤了义背了圣人

  入佛门修大道皈清戒净   怎比那小人辈一概胡行

  尘世上闹轰轰无数人等   没一个不贪财不敛金银

  瞑著目细思想上中下等   概入迷齐盘算无有知音

  莫说是做贼人天良丧尽   不做贼还不是想弄钱银

  莫说是俗人们利心太甚   修行人亦还有见利生心

  这财字可算得迷魂大阵   从今后严守戒跳出迷津

  修行人二六时勤把功运   毫不贪毫不染涵养性真

  功成时遍身宝受用不尽   吃圣饭穿圣衣快乐长春

  戒邪淫原来是礼节为本   切不可无禁止欲念时生

  男官贞女官洁猿马拴稳   须将那廉耻儿心窝常存

  心问口口问心自严自慎   毫不敢思凡情斩绝除根

  天地间惟禽兽雌雄乱混   不顾羞不顾耻丑不堪闻

  人为那万物首廉节要紧   若乱伦虽是人不如兽禽

  柳下惠怀不乱天良独慎   鲁男子闭门户不睹美情

  进大道皆都是仙缘有分   老母的皇胎子九六原人

  自寅会投东土六万年正   张为男李为女转变不停

  三期至开普度原人返本   要九六归家转同看娘亲

  修行人贴骨亲灵山脉运   本来是一母生如何偷情

  既修行把淫欲一刀割尽   任美貌赛西施对景忘情

  常畏惧似狼虎蛇蝎毒狠   战兢兢如临渊如履薄冰

  能戒到精微处无踪无影   成佛仙在掌中有何不能

  这淫戒是首魔败道总病   有多少徒口说心未体行

  观外面或像是悟道形影   视内景暗窝藏不如畜牲

  这念头众乾坤摸心自问   察其实败道的都是邪淫

  生于色死于色如梦不醒   醒未觉觉未醒昏昏沉沉

  只害的尸堆山脱骨如岭   仙佛根堕尘沙好不心疼

  大志人立念头铁石坚硬   常记著空于色惟在有恒

  久行待无人我四相皆净   复还我本来面性体圆明

  这淫戒非儿戏须当谨慎   再将那酒肉戒略说分明

  戒酒肉原来要清浊莫混   除香味断美肴去浊留清

  切莫要贪口腹迷真乱性   五百戒酒为头尔莫看轻

  那酒儿虽是水毒气甚狠   连三杯入腹内面红心昏

  食醉了似疯颠迷而不惺   丧廉耻失德行暴气凶横

  那时节亦不论诸亲人等   开口骂举手打虐卑慢尊

  也不管高和低生死性命   惹下了包天祸法不容情

  酒醒来纵后悔悔亦迟甚   何不如早立志酒不沾唇

  效禹王恶旨酒肯把善信   酒无量不及乱至圣存心

  况酒是穿肠毒三宝伤损   有败国与亡家招祸总根

  俗人们亦当要戒之则慎   又何况守清皈立志修行

  莫说是饮甜酒不甚要紧   念不绝也难免乱了心神

  那肉荤虽说是美味上品   要有功超度他才敢食吞

  若无功解他冤阴司候等   老阎君来判断八两还斤

  肉字体两个人是何情景   人吃他要人还不是虚情

  人禀受天地的清风成性   那畜物禀天地浊气而生

  既悟道要将那浊气去尽   浊气除才悟得清气上升

  第五要戒妄语言实为本   逢著人切不可言谈虚情

  言有典行有则忠信笃敬   来得清去得明免有疑生

  世俗人一概的花言巧论   说是风便是雨妄哄众人

  东说好西说歹好歹说尽   貌慈悲心毒恶佛口蛇心

  舌如刀杀的人无处逃遁   意似箭斩的人老少离分

  只图他得饱暖方便安稳   那管人苦和甜全不思寻

  在阳间使刁乖由他胡混   归阴曹割心肝定拔舌根

  修行人语无妄言而有信   将花言和巧语一并除清

  逢著人讲的是孝悌忠信   谈礼义叙廉耻善化人民

  逆劝孝淫劝贞邪人劝正   愚劝贤恶化善挽转人心

  每一方能劝得人人遵信   无邪匪无凶横自见清平

  天与地合万物依信为本   若无信那里有世界人伦

  天有信日月星报信斗柄   地有信水火风运信昆仑

  年有信四时内寒暑冻冷   月有信逢朔望不差毫分

  日有信十二时子午为准   时有信每一时八刻五分

  卦有信干与坤坎离为定   信属土贯五常亦是五行

  天和地年月日凭信化运   那万物与人民应信所生

  生生化化生生各有一信   若无信化不化生也不生

  这五戒要精严五行合并   更必要三花聚三厌除清

  神光曰。何为三厌。祈师指明。老祖曰。

  这厌字昔仓圣造作明鉴   将日字安之在四阴中间

  上横阴下月阴左撇右犬   这就是名天狗日月食完

  这三厌削三花原属三件   有飞禽身横飞天厌根源

  那走兽身横走此名地厌   那水族名水厌横游水间

  修行人炼纯阳阴气莫犯   那五谷身直长立地顶天

  况三厌属幻体食之可惨   炼三花守三皈才是真传

  神光曰。这三皈之理。弟子只知大概。不得详明。求师指示一番。老祖歌曰。

  皈依佛发慈悲常清常净   勤参悟本来面无字真经

  不贪那富与贵世俗浮景   不恋那恩与爱红尘美情

  将酒色与财气一刀斩尽   学一个大丈夫跳出凡尘

  人打我不还手弥陀念定   人骂我不还口哈哈连声

  他害我只当是他把我敬   嫉妒我只当是待我有情

  诽谤我我只是良言相敬   欺压我我额外把他钦尊

  逢著人谈善言谆谆告训   分贤愚因人训见机生情

  常穷究古仙佛是何动静   不能学佛行持怎么超生

  佛佛佛原来是尘缘抛尽   并非是雕塑的有像有形

  有形像是后天即有损坏   无为体合太虚那有死生

  行坐卧二六时莫离方寸   观自在行般若守定自性

  精化气气化神妙义难论   神还虚虚还无性光通灵

  真中假假中真真如自静   才算得孝儿童与佛有因

  此乃是皈依佛指示尔等   再把那皈依法讲来细听

  皈依法要点贴法则莫紊   循规矩讲礼义洗涤身心

  上待下要慈悲依规示训   下谏上依礼行莫乱章程

  行动间立品格衣冠要正   闲坐时如泰山守定黄庭

  神佛堂宜洁净诸佛欢幸   四时香要虔诚性透神明

  诵真经除杂念神气交并   调贤良设法度计随心生

  见道友要谦和礼必恭敬   学低心学下气虑以下人

  谈道时莫嬉笑不可争论   先天道理无穷各有浅深

  骄傲心满假心一概除尽   奸贪心诡诈心丢九霄云

  悭吝心刻薄心扫除干净   嫉妒心是非心不可稍存

  名利心恩爱心不积方寸   酒色心财气心总要除根

  愩高心执著心丢去莫吝   论修行无人我中国一人

  不畏苦不畏难勇力前进   存一个铁石心拔萃超群

  外法则一言儿讲之不尽   再将那心传法成圣指明

  言心法也不是呼雷显应   也不是呼风雨遣将遣兵

  法法法原无法法乃自性   空空空不落空空乃为真

  上丹时心要死真是调运   子午针上下对前降后升

  铅投汞坎离交金木合并   三花聚五气朝养育圣婴

  结一颗黍米珠脱凡成圣   跨仙鹤显法像无忧无惊

  此名为真法则余今指醒   再将那皈僧依略叙其情

  皈依僧皆因是不恋俗景   正其心诚其意稳步而行

  做一个大丈夫不畏苦困   把尘垢速洗了悟透死生

  悟道人识得破真假路径   是与非邪与正好歹自明

  无根种受佛心法无把柄   进了道意不专图务虚名

  又或是想利息苦把钱挣   又或是思家务常不安宁

  又怕饥又怕寒又怕受累   放的账又恐怕收不回程

  一天天忙到晚无有安静   老与少儿和孙概挂在心

  每日里受劳碌忧心耿耿   想修行又不能打坐念经

  这等人真来是糊涂愚蠢   既恶湿而居下是诚何心

  岂知道皈依僧念头去尽   恋恩爱贪家财何为皈僧

  论皈僧心在尘心无尘混   虽居俗不累俗各有一能

  二六时忙偷闲闹中来静   身在俗性天中毫无俗情

  僧与俗分疆界两条路径   清与浊不分开怎望功成

  嘱贤良速醒悟回光自问   要怎样才脱离苦海深坑

  论内功僧乃是真人名姓   勤参悟才能明其中妙音

  运呼吸调真息出玄入牝   甘露水润百脉 苗自生

  真阳动透三关转至五顶   有黄婆为媒证婴 相亲

  蜜绵绵妙难言无限乐景   结一粒九曲珠毫光腾腾

  这三皈修行人奉为标准   将三宝炼一片一字金丹

  神光曰。这一字精微之道。祈师详指。老祖曰。

  这一字无极中一点灵性   是西天大圣人骨髓真经

  生东土众万物一切灵蠢   三界中概由于一字生成

  这一字安天地两仪判定   生阴阳生男女制立人根

  这一字生三宝三教纲领   统三才立三界撑住乾坤

  这一字生四牲四相位定   通四方分四季秋夏冬春

  这一字生五谷五气化运   生五湖并五岳又生五行

  这一字生六米六气分性   按六爻化六畜六道转轮

  这一字生七孔又生七政   每一方立七宿北斗七星

  这一字生八卦八大神圣   分八方制八海八部龙神

  这一字生九江九曲珠定   分九宫有九关九转丹成

  这一字生十千十佛掌定   按十方又制下十殿阎君

  这一字从无极先天化运   生千佛并万祖无数真人

  生星斗生山河草木万姓   哪一样不是这一字发生

  说不尽这一字玄机蕴妙   人得一万事毕无死无生

  老祖吟毕。神光喜不自禁。这一字先天大道。有无边造化。不觉心明神畅。忽又想起祖言一三五数之道。精微之理。自觉归淤河图。天之生数。还有地之生数二四之理。但未详识。求师慈悲指示。与弟子知之。

  老祖曰。一三五数。合而为九。易曰。阳用九。二四数。合而为六。易曰。阴用六。九者属阳。有轻清之气。上浮为天。六者属阴。有重浊之气。下凝为地。故修道君子。要去浊留清。三教圣人。只用一三五。合九之数。而不用二四合六之数。天堂地狱。善超恶堕。其理昭明旁正亦可知矣。

  神光曰。二四之理。怎样分别。祖曰。二者。心猿意马也。四者。眼耳鼻舌四相也。二四合为六根。生于六贼。化出六尘。因有六道轮回。即人道二,畜道四也。夫人之真性。在母腹先天之时。与母一气相通。那时心意聚会。四相和合。只有一窍而通三宝。五元混合一体。能动而不能言。及至十月胎足。瓜熟蒂落。一个筋斗下地。脱下胎中袄。剪断脐带根。先天气收。后天气接。叫苦一声。因何故落于苦海。难归根。苦海者。即眼耳鼻舌。为四大苦海。性从眼耗。堕于卵生。性从耳散。堕于胎生。性从鼻散。堕于湿生。性从口散。堕于化生。再加心意一动。而生六欲。惹出六尘。一片重浊之气。凝为地狱。人转畜。畜转人。生生死死。轮回不停。故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者。此也。

  渴 曰

  皈戒法语叙清    点尔一窍灵明

  三心四相齐扫    十恶八邪除清

  三宝炼成一品    六贼收来归根

  呼吸通归一窍    出入玄牝二门

  从此超脱苦恼    那怕十殿阎君

  此是神仙之道    行住坐卧留心

  神光曰。承师超度。受弟子百拜。再恳慈悲。求指三关九窍。又在何处。师曰。

  三关九窍岂寻常    能避十殿老阎王

  抽爻换象非小可    你今初进莫思量

  又云。

  此道名为最上乘    能度凡骨化仙真

  真性一点超三界    十方万灵尽归根

  神光曰。愿闻性命二字根源。二六又在何处安身。祖曰。

  睡处山间石岛    霎时飞海腾空

  坐处常明不夜    行处海量宽宏

  运行日月甲子    证明佛道之宗

  朝暮东升西降    子午南北相通

  归来黄庭安养    恍惚妙用无穷

  须要用心追取    不可大意放松

  又云。

  若要顿超三界    单闻空中霹雳

  一点灵光舍利    水火不能焚溺

  偈 曰

  人身中华最难生    道场佛法最难闻

  既得人身闻大道    务必早炼早超升

  夫性命者。阴阳也。在天为日月。在地为水火。在虚空为风云。在方为南北。在时为子午。在卦为坎离。在人身为性命。天无日月。不能悬星挂斗。地无水火。不能养活生灵。虚空无风云。人民不得清泰。方无南北。四方怎能安宁。卦无坎离。水火怎得升降。时无子午。昼夜怎得分明。人无性命。周身无有主持。离了阴阳。万生从何而生。

  神光曰。何为高明配天。博厚配地。祖曰。干为天。坤为地。在先天之时。天位于上。地位于下。一离母腹之后。脐带一断一声啼哭。四相打开。乾坤颠倒。干失中爻之阳。血为离。离者离也。离了先天之家乡。何日返本也。坤得干中之阳。而为坎。坎者陷也。一点真阳陷于后天。丹田不得还原也。博厚者。重浊之气也。将离火中之真阴。运送于坎。换出真阳。使真阴并凝。而为坤地。极其博厚。高明者轻清之气也。将坎水之真阳。吸升于离。换出真阴。便真阳并结而为干天。极其高明。配天配地。使天地定位。返本还源。天是性之主。地是命之宾。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炼得阴阳合于一。不为天地造化夺。天地不能拘束我。哪有十殿老阎罗。打开四方灵山路。逍遥自在古观音。有人识得造化理。便是灵山会上人。为说偈曰。

  腹内运真经    泥丸别主宾

  霹雳一声响    撒手脱红尘

  神光听说。才知生死性命根由。喜不自禁曰。

  亏我说法数十年    不曾悟得这根源

  自今觉得玄妙理    才知纸经不值钱

  老祖曰。经者径也。引人入道修行之路径。望人惺悟。参师访道。得道之后。以经为考金之石。明其道之真伪。理之是非。以分旁正。并非教人念诵。以了生死。讲说以躲阎君。真经不在书纸文字。只在口传心授耳。汝今既授真传可知六神朝宗否。神光曰。自得一点即应。老祖曰。神仙道已得。金仙次第升。吾有真经歌。仔细听分明。

  真经歌,真经歌    不知真经尽著魔

  人人纸上寻文义    喃喃不住诵者多

  持经咒,念法科    安排纸上望超脱

  若是这般超生死    遍地释子成佛罗

  得真经,出洪波    不得真经没奈何

  要知真经端的处    先天超化别无他

  顺去死,逆来活    往往教君寻不著

  真经原来无一字    能度众生登极乐

  要真经,知道魔    除非同类而相和

  生天生地生人物    难舍阴阳造化窝

  说真经,笑盈盈    西川涧底产黄金

  五千四百归黄道    正合─部大藏文

  日满足,气候升    地应朝兮天应星

  初祖达摩亲口授    大承妙法莲花经

  初三日,正出庚    曲江之上月华荣

  花蕊初开含珠露    虎穴龙潭探浊清

  水生二,月真正    若待其三不可进

  壬水初来癸水来    须当急采定浮沉

  金鼎炼,玉炉烹    温温文火暖烘烘

  真经一射玄关透    恰似准箭中红心

  遍体热,似笼蒸    回光返照入中庭

  一得真经如酒醉    呼吸百脉尽归根

  精入气,气入神    混沌七日又还魂

  这般造化真消息    料得世上少人明

  活中死,死复生    自古神仙赖真经

  此般造化能知得    度尽阎浮世上人

  大道端居太极先    本于父母未生前

  度人须用真经度    若问真经癸是铅

  神光听完。心中颖悟。即便顶礼谢恩。蒙师指出周天造化。弟子明心。但有消长之机。间断之处。未识何故。师云。

  心即佛兮佛即心    无人无我无众生

  三心四相扫干净    十恶八邪要除清

  恩爱情欲毫不染    贪嗔痴爱并不生

  子午卯酉勤打坐    二六时中莫放行

  要把阎罗来躲过    常伴弥陀古观音

  打开自己无缝锁    天鼓一响主人惊

  恍惚之间超三界    霹雳一声出苦沦

  若是六门不关紧    六贼门外乱纷纷

  堂前主人昏迷了    谨防六贼要进门

  偷盗一切真宝贝    合家老幼难安心

  主人一时慌张了    一身四体不安宁

  这就是个消长理    修行弟子要明心

  神光问曰。六贼反主。是何消息。祖曰。

  六贼本是心为主    主持大小众魔军

  好比悟空孙行者    大闹天宫显奇能

  天兵天将难伏制    不能逃佛手掌心

  要归唐僧成正果    全凭观音咒儿灵

  这是收心巧妙计    知者易悟要留心

  贼中意马忠良臣    驮起唐僧往西行

  不是唐僧收归正    龙马飞腾骇杀人

  走驰天涯无禁止    即是魔王一总兵

  眼耳鼻舌魔家将    打听消息弃四门

  贪嗔痴爱入里助    酒色财气扎外营

  里应外合夺王位    刀枪箭戟乱纷纷

  倘若是个真明主    拜请真人坐龙庭

  观音老母施法术    三教圣人护国心

  请得老母无相印    照出四妖出相城

  再请玉皇真敕令    降伏六贼护主人

  千妖万怪齐听令    知止定静天下平

  八大金刚关隘锁    四大天王守四门

  一切真人常拥护    主人巍巍坐莲心

  只待天鼓一声响    主人腾空往外行

  神光又问曰。何为起落动静。生死根源。祖曰。

  起处翻江搅海    落处粉碎虚空

  动处无钥开锁    静处辟破洪蒙

  照见无相城廓    现出不老主翁

  安眠无生地上    自在偃月炉中

  降世不识年月    来历不知始终

  乳名金刚不坏    出入不见形踪

  尔是弥陀在此    何须门外去逢

  光曰。怎教归家见母。老祖曰。

  参到通天达地    得见木母金公

  扶起婴儿 女    回骑一只黄龙

  越海翻山过岭    来到极乐宫中

  参拜无极老母    团圆普庆天宫

  光曰。参到自然之处。自己知也不知。祖曰。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杳杳冥冥。其中有精。觉知阴阳并。要做无知人。知觉动中静。执知魔必侵。知者即易悟。昧者便难行。

  光曰。如何是鸡卵乾坤。不知先有鸡。先有卵。祖曰。混饨之时。无卵无鸡。清浊二气。混饨一团。乃是无极之体。待子时一阳性动。清气有感。如卵中之清。丑时二阳命动浊气灵通。如卵中之黄。阴阳交感。二气通灵。无极生太极也。一朝辟破洪蒙。分出混沌。太极生两仪也。此时如卵生鸡。先有卵而后有鸡。若明此理便识天机。

  光曰。念佛是谁。祖曰。是本性。光曰。除了本性又是谁。祖曰。是灵光发现。光曰。现在哪里安身。祖曰。现在当人。光曰。二六时中。在哪里立命。祖曰。在双林树。光曰。我今砍到双林树。不知在哪里安身。祖曰。在太虚空。光曰。撞倒太虚空。再向哪里安身立命。祖曰。粉碎虚空。跳出乾坤三界。光曰。哪三界。祖曰。东土婆娑世界。西方极乐世界。先天无极世界。惟有先天无极界。才是男女老家乡。

  东土众生多迷昧    尽住婆娑世界藏

  想回西方极乐界    不明自性难回乡

  光曰。西方在于何处。祖曰。

  明明白白极乐宫    径有十万八千里

  指破西方在目前    可笑迷人路不通

  光曰。二六时中皈依何处。讽诵何经。祖曰。

  皈依无缝塔    默念无字经

  开口神气散    静思除自暗

  光曰。哪里是无缝塔。祖曰。

  自己真宝在当人    何须用巧向外寻

  内中有个舍利子    不分昼夜放光明

  无毛狮子彻天飞    哈蟆树上披毛衣

  死的托著活的走    蚊虫衔起秤砣回

  光曰。何是三心三会。祖曰。眼是过去心。燃灯佛。莲池会。耳是现在心。释迦佛。灵山会。鼻是未来心。弥勒佛。安养会。光曰。如何是三千大千世界。祖曰。过去佛。管天下红粉世界。现在佛。管天下婆娑世界。未来佛。管天下清淡世界。

  偈 曰

  铜铁之儿几春秋    无穷无尽何时休

  一声吼海惊天地    震破乾坤四部州

  光曰。何为四字经。六字经。祖曰。昔有文殊菩萨。问世尊云。有修行弟子。妙用精诚或四字是真。六字是真。世尊曰。四字六字。不过是引诱之门。初会四字引诱公卿。二会六字。引诱贤人。三会十字。普度众生。无极太极皇极三名。经阐五千四十八。佛开八万四千门。因及三灾阐教化。引度不离有字经。经中说透生死路。拜求一字不二门。无字真经超圣贤。后有偈语听分明。

  偈 曰

  真经不与纸经同    纸上寻经枉用工

  有人参透其中意    安在巍巍不动中

  又云

  人人有卷无字经    不用纸笔墨写成。

  展开原来无一字    昼夜四时放光明。

  又云

  幻身虽小配周天    说与知音仔细参

  三藏归来十二部    尽在人身内外安

  头顶著金刚经谁人知信   脚踏著般若经哪个知闻

  眼观著观音经不离方寸   耳听著雷音经歌韵如琴

  鼻闻著弥陀经出玄入牝   舌舔著法华经呼吸育清

  心默著多心经是为纲领   意守著清静经前降后升

  左肝家青龙经木母守定   右肺腑白虎经金公看承

  北极经能镇水存之于肾   脾中宫黄庭经中央戊己

  唐三藏过西天辛苦不尽   九九灾八一难死中得生

  悟空心沙僧命唐僧是性   白马意八戒精配合五行

  五千四成一藏十四年正   行十万八千里始到雷音

  先发下无字经有字后更   十二部真妙品尽在人身

  尘世人迷昧深全然未醒   再不穷真经道了死超生

  有僧道执诸经敲打唱韵   痴心想度鬼魂全无虔诚

  吃五荤与三厌荤口读咏   假求拜烧文书渺视佛门

  佛先与主亡魂加罪三等   又要与假僧道记过十分

  到头来一个个三途受困   因武帝兴佛教大道不明

  只求其与空门谋食路径   哪晓得乱了法误了后生

  嘱弟子既惺悟真假路径   无字经超自己并度宗亲

  掌教佛流传与廿八佛性   到东土找原人接续道根

  时指望皇胎儿去旁从正   求明师传真诀了死超生

  老祖示毕而去。神光拜谢洪恩。礼毕而吟曰。

  先天无为大道  成佛妙用机关  超生了死非等闲  得旨岂能轻贱

  我为生死性命  卸下左膀得传  熊耳山间苦琢研  始得了明灵源

  感师层层指破  放出天大海宽  收来芥子一毫端  真是一以贯万

  切嘱后辈佛侣  黄金万两莫传  苦海众生有诚虔  除妄皈真指岸

  一见六道轮回  不忍脱骨如山  欲将天机尽漏穿  又恐难逃天鉴

  只得半明半暗  泄与后世人参  求师指点这玄关  永证极乐宫院

  佛法分明说不尽  一卷心经字字真

  有字原从无字出  唤醒南柯梦里人

  大海波中一盏灯  无人剔起不分明

  若遇明师亲指点  里头照见外头人

  大海波中立起桅  我佛彼岸等几回

  三还九转来度你  有缘得遇证太微

  达人知命要思乡    摩著正根即去旁

  神仙人人均有分    光明大路透西方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