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三朝北盟会编 > 卷一百二十九

  炎兴下帙二十九。

  起建炎三年五朋九日丙戌,尽六月七日甲寅。

  五月九日丙戌改江甯府为建康府。

  诏曰:建康之地古称名都既前人创业之方。又仁祖兴王之国朕本繇代邸光膺宝图载惟藩屏之名实符建启之兆盖天人之允属况形势之具存兴邦正议於宏规继体不失於旧物其令殳老再睹汉官之仪亦冀士夫无作楚囚之泣江甯府可改为建康其节镇之号如故。

  饰镇之号如故。

  张浚往抚谕淮南。

  十二日已丑薛庆执知枢密院事张浚罢知枢密院事提举杭州洞霄宫。

  张浚以枢密之职往淮南抚谕诸贼至高邮军薛庆郊迎入城见浚之貌庆曰:,岂有如此枢密耶遂执之朝廷闻之乃罢浚知枢密院事为提举杭州洞霄宫浚随行有陕西兵多遭杀者庆逼浚之所斋官告三千道而馆之初薛庆之执浚也。屡欲杀之其党王存劝止之曰:真伪未可知恐杀真。枢密则异日欲归朝廷其可得耶庆然之浚遂得归复为枢密院事。

  行状曰:盗薛庆啸聚淮甸兵至数万附者日众公以密迁行阙一有滋蔓为患不细。且闻庆等无所系属欲归公麾下请往示大信以招抚之渡江而靳赛等率兵降遂趋高邮入庆垒从行者不及百人出黄榜示以朝廷恩义庆感服再拜始公入贼垒外闲不闻公信浮言胥动颐浩等遽罢公枢院及闻公讫事还即日趣公归。且诏就职。

  京西北路总管翟兴及杨进战於汝州鲁山县杀进。

  杨进入河南府固守於鸣皋山之北山翟兴及其子琮屡扰却之使无甯息至是不安其巢穴遂弃辎重趋南路兴分众邀击於汝州之鲁山县贼以精锐迎兴於婆婆店酣战久之进死於阵中其众皆溃兴之军以药简明群发射中进及所乘马皆毙进之众以为徒党自杀这这自是贼之馀众复立刘可为首。

  翟兴克河南府。

  翟兴既败杨进遂平京西南北两路收复河南府由是躬率将吏至承安军朝谒诸陵将士至陵所皆泣下感怆不已。

  翟兴保奏李兴功特补武义郎兼閤门宣赞舍人。

  李兴孟州王屋人世为农业体干魁杰有勇力寡言语尚信义二帝北狩兴以保扞乡里聚众万馀元帅府统制官常元以为义兵统领车驾南渡两河陷没兴往来怀卫闲攻刦虏(改作敌)寨断绝粮道於牛心寺竹林河等处京西北路制置使翟兴遣吏人以书币迎之遂听翟兴节制差知河南府长水县及破杨进与保奏特补武义郎兼閤门祗候。

  京城留守杜充及郭仲荀兰整闾勍奏陈乞还阙。

  张用等侵京西王善扰淮西杨进已死京畿稍甯静充等乃上表请上还阙不从。

  刘洪道为京东路经略安抚制置使。

  上以京东隔在一隅刘洪道在青州屡腾奏牍方倚洪道经理京东乃除京东经略安抚制置使并命宫仪知济南府召阎皋赴行在仍赐诏戒谕密州李逵等使之报国。

  赐戒谕李逵宫仪张成等敕书。

  敕李逵等朕惟胡虏(改作敌骑)凭陵山东震扰保此数州之地皆由诸将之功尔等夙著忠诚各应委任宜互倾於肝腑以同奖於朝廷速底成功是为报国。

  十六日癸巳诏从官条具利害。

  诏从官条具利害侍从有献幸蜀为长策者上筹之。

  未决御史中丞张守上疏曰:东南为国家根本之地陛下既远适则奸雄必生窥伺之心况将士陕西人往往劝为此行以蜀近关陕可图西归此不过将士自为计耳非为陛下兴国家计也。并陈其害有十翌日至殿庐谓谏议大夫滕康曰:幸蜀之事吾曹尝以死争之入见上力言其不可上曰:卿言正与朕意合此决难行其议遂寝翟汝文亦有疏请幸荆南其言亦不用。

  六月一日戊申朔李成围楚州。

  六日癸丑诛苗傅刘正彦於建康府。

  先是四月一日上复位以苗傅刘正彦为淮南西路制置使副遣之任勤五兵将至傅正彦夜引兵开涌金门而去群臣乞急遣兵追捕诏韩世忠为江浙制置使将兵讨傅先诛王世修吴湛以世修本预傅谋湛附贼故也。傅至衢州洒山县裨将张翼斩王钧甫马柔吉将兵降於周望韩世忠追傅等及於建州浦城县渔阳驿与贼遇傅将兵居溪南正彦将兵居溪北约相策应世忠亲率兵力战正彦军少却世忠乘胜追击正彦兵大败正彦坠马世忠生擒之傅弃军遁去堕水不死众失傅所在苗翊收共兵万六百馀人走剑川县辽人刘晏隶傅麾下统赤心队世忠追及也。晏谓其部曲吾岂从逆党反者耶韩制置既来吾事济矣。遂率众归世忠裨将江池擒苗翊以众降苗〈立禹〉张逵收其馀兵三千馀人走建阳乔仲福王德赵士成共追之尽降其众苗傅变姓名为商人走至建阳一村落中投村舍詹氏欲更衣而去詹氏主识傅遂擒之送於世忠(旧校云:土膏詹标执之以献)世忠并正彦槛送行在并陵迟处斩於建康市将就刑正彦瞠目而骂傅曰:苗傅尔真匹夫不用我之言遂至於此苗翊苗〈立禹〉并脔磔於市。

  七日甲寅黄潜善责授甯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汪伯彦责授江州团练副使英州安置。

  左司谏袁植上言前宰相黄潜善汪伯彦国之奸贼也。其罪不在王黼蔡攸之下黼攸乘天下治安之久伺人主倦勤之隙持禄保位不顾後患创开边隅贻祸宗社渊圣皇帝虽戮之而不能显正典刑天下至今为恨潜善伯彦当天下丧乱之後正人主忧劳之时天步如履冰国势如累卵存亡之机繁於一相方。且怙宠擅权蔽贤嫉能导谀者亲忠直者疏苞苴者进洁廉者退附已者立登要路忤已者致之死地道。

  路侧目而不言缙绅愤怒而不恤闾里愁叹而不知致敌国肆为谤讟事不忍闻外起逆臣敢行不轨民不堪命自登相府曾未踰年三分天下几失其二自河之南迄於东京由陕之右迄於淮甸生灵涂炭州县邱墟臣以为潜善伯彦之罪不在王黼蔡攸之下也。陛下纵释而不诛票宗庙社稷何票天下百姓何李纲陷陛下於失信结怨於虏(改作敌)人兵连祸结未有休息之期陛下特窜之海外天下不议至潜善伯彦姑置之善地所以动摇人心将士解体国势愈危陛下仓遑东度之际恨不脍大臣心肝以谢宗庙何事定之後遂贷之耶抑其门生故吏尚居近密为之营救也。臣愚伏望陛下静默深思念前日有播迁之苦致逆臣生背逆之心采用臣言断自渊衷命有司槛至行在斩於都市,庶几威权自立人心自附外折虏(改作敌)情内消奸萌可以鼓士气可以崇国体中兴之功在此一举遂责授潜善甯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伯彦江州团练副使英州安置。

  林泉野记曰:黄潜善字茂和登进士第宣和闲宰相王黼喜之累加除擢靖康闲知河闲府兼高阳路安抚使大金犯(改作兵至)京诏河北诸州起兵勤王潜善依违逗遛不行及闻京师已破方领兵一万赴康王於东平府王令驻军於兴仁府以张焕等十军皆听节制潜善怯懦无进兵勤王之意及大金自宛亭来攻乃遣张焕丁顺孟世甯击之射中龙虎郎君堕马而去康王已闻二帝播迁加潜善天下兵马副元帅王到应天府加潜善徽猷阁学士及即位除中书侍郎以其兄潜厚为户部侍郎数月除潜善尚书右仆射御营使潜善固位怯敌与汪伯彦及诸内侍相结略无为国济民之志恢复中原之心上幸扬州放散四方勤五之兵溃为盗贼占亲兵一千自用能贤惟荐用亲党王黼门人如卢益辈多用为入座侍从陈东欧阳彻上疏乞留李纲即斩之以吴给张澂之言为讳善交通关节贿赂公行西自吴五路京西东则澶魏京东日为大金所侵直至淮上潜善恬不为虑二年加尚书左仆射许景衡乞车驾驻江甯以备大金不测之侵潜善力沮抑之宗泽以收复两河迎请二帝为急潜善大恶之专为诌佞固宠之计三年金人已迫上欲南渡潜善伯彦尚苦留之上更不问率百馀骑径渡润州仅以身免军民百万皆为大金杀遂陷中原百姓闻潜善之名无不毁驾上至杭。

  州御史中丞张澂言潜善伯彦大罪二十罢为观文殿学士提举南京鸿庆宫。又再言其罪改观文殿学士俄。又言之士民皆怨愤遂责授秘书少监分司西京後司谏袁植再言其罪责授甯远军节度副使永州安置。

  汪伯彦字廷俊徽州祁门县人也。王本为祁门令招伯彦为门客故秦桧皆居伯彦席下崇甯二年登进士第梁子美知大名府伯彦为司理忝军子美甚善之累迁中散大夫靖康元年进河北防边十策擢直龙图阁知相州伯彦兼主管真定府路安抚使公事及康王出使於大金过宿州伯彦言大金已南渡劝未可北行遣刘浩以兵二千迎入相州俄除兵马副元帅虽略招兵而怯懦无谋无勤王之念常劝谋往东南自保而已加伯彦天下兵马副元帅建炎初除同知枢密院事俄除迁知枢密院事潜善结内侍以固权陈东欧阳彻被诛略无一言谏止吴给张澂邵成章皆以忠谏伯彦忌而窜之宗泽屡乞亲征迎请二帝伯彦沮之太学生魏祐上书言共与黄潜善共为奸邪乞早逐之伯彦占亲兵一千自卫其家略无为国济民之心梁子美亲族皆荐为美官王黼之客卢益已为尚书伯彦助潜善为同知枢密院大金攻陕西五路京西诸州多残破伯彦恬然不恤许景衡乞早渡江甯府伯彦立排沮之建炎二年除尚书右仆射与潜善相结阿谀顺旨持固禄位而已大金已逼扬州不遣兵拒战上欲渡江。又与潜善留止次日车驾以百馀骑径渡镇江而六军百姓多为大金诛虏天下咎其邪佞踈谬闻其名则罔不切齿骂詈御史中丞张澂言其大罪二十罢为观文殿大学士知洪州後再言其大罪二十罢为观文殿大学士知洪州後再言其罪降为观文殿学士俄。又言之士民亦愤怨未厌以正议大夫秘书少监分司南京永州居住後司谏袁植再言其罪责授江州团练副使英州安置。

  裴渊以其众至行在隶於韩世忠。

  初裴渊以收复秦州之功状闻於朝得旨许赴行在既至悉发隶韩世忠军。

  张浚江淮荆湖川陕宣抚处置使便宜黜陟赐关陕官吏等诏。

  诏曰:朕嗣承大统遭时多艰夙夜以思未知攸济正赖中外有位悉力自效共拯倾危今遣知枢密院事张某喻密旨黜陟之典得以便宜施行卿等其念祖。

  宗积累之勤勉人臣忠义之节以身殉国无贻名教之差同德一心共建隆兴之业当有懋赏以答殊勋杜充为宣廿军节度使。

  杜充为宣武军节度使。

  朝廷除杜充为宣武军犹未知杨进死乃加进正任观察使。

  范琼率兵至行在送大理寺赐死。

  范琼军於洪州苗傅刘正彦之变除庆远军节度使湖北路制置使琼以兵会合不从及上复辟遣使宣谕至是方来朝臣寮交章言其罪枢密院计议官刘子羽乞诛琼以戒暴乱吕颐浩张浚议定必杀之乃召赴都堂命刘光世入琼寨抚定其兵送琼大理寺赐死犹不伏狱吏以刀自缺盆插入叫疼移时死其弟并三子皆流岭南。

  张浚行状曰:御营平寇将军范琼来赴行在琼自靖康闱城与女真(改作金人)通及京城破逼胁后妃及渊圣太子宗室入虏中(改作敌营)。又乘势剽掠为乱左右张邦昌为之从卫罪状非一至是闻二凶伏诛始自豫章拥众入朝既陛对恃其众盛悖傲无礼多所邀求。且乞贷傅正彦逆党左言等死公奏大略云:琼大逆不道罪冠三千之辟呼吸群凶布在列郡以待窃发。若不乘时显戮则国法不正。且他日必有王敦苏峻之患臣任枢管之寄今者被命奉使川陕行有日矣。乃心踟蹰。若不尽言乞伸典宪死。且不瞑上深然之公独与权枢密院检详文字刘子羽密谋夜召子羽及选密院谨节吏数辈作文书劄榜皆备锁吏於府中翌早公赴都堂召琼议事琼从兵溢涂巷意象自。若坐定公数琼罪琼愕然命缚琼送大理寺子羽已张榜於省门外亲以圣旨抚劳琼众曰:圣旨罪止琼馀皆御前军也。无所预众始投刃应喏琼论死兵分隶神武军。

  姓氏录叛逆《传》曰:范琼字宝臣开封人也。自卒伍补官宣和末河北京东群盗起命琼往招张仙崔智李宝蔡进等有功金人围京城琼与李宝等来勤王屡与大金战皆身先士卒数破之由是显名大金退命琼军河北招群盗刘浩等数战破之加观察使赐第一区金人再围京师琼为京城四壁都巡检使金人初至城下三日三战皆破之弹压军民稍定其後城陷渊圣出郊大金使琼取太上及郑皇后朱皇后太子诸王贵妃等琼仗剑逼请出城诣金人寨百姓邀驾者琼皆斩之金人。又命京城再立异姓揭榜於市。

  劝谕之及欲立张邦昌统制吴革欲拥军民并与金人死战以夺二帝琼。又与左言以兵攻革执而诛之杀数百人於金水门外而邦昌立矣。般甲仗欲候金人退师往抚诸路不伏者建炎初至应天府加定武军承宣使御营使司同都(统制)往襄阳讨李孝忠琼至屡与孝忠战败绩会诸路兵皆至与孝忠大战临阵杀之其将张世立孝忠弟孝义降於乔仲福琼至运道遇群贼孙仲等与战皆灭之加天武捧日四厢都指挥使同主管侍卫步军司移军真州後除琼御前平寇前将军领王刚王彦等军驻京师三年群盗刘忠据海州怀仁县遣统制张仙崔智蔡进徐靖等击之忠诈降仙等入忠寨抚之忠伏兵起击仙等绵杀之降其兵琼屡与忠战皆败绩羞恨而已回军寿春府军士与寿春府兵相争遂相杀争出刦其城杀其知府邓绍密闻苗傅刘正彦之变琼在洪州传除庆远军节度使湖北制置使琼与傅书问往来不肯进兵张浚十一檄令会合勤王琼终不进及上反正遣使宣谕方来臣寮累言其罪张浚杜充议除之召赴都堂命刘光世入琼寨抚定其兵送琼大理寺赐死犹大呼不伏罪其弟并三子皆流广南籍其家财刘光世招降韩隽。

  韩隽为苗傅第四将傅败隽以所部人马走至湖口渡江至斩州知州王甡与州县尽弃城闪避隽检视军资及诸州库仓钱绢米麦皆盈满隽悉自封锁之出榜止约不得秋毫扰於民闲不得攘取仓库次日便行欲往京畿寻杨进县界界善张用遮路兼闻杨进已死会刘光世驻军江州遣人招安隽隽乃受之光世令斩州知州王甡及州县官已复入城治事甡率州县官迎见隽叙话甚甡隽自此更名世清号为小韩。

  赐进士出身头品顶戴四川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卷一百二十九校勘记。

  继体不失於旧物(不应作休)江甯府可改为建康府(脱下府字)万六百馀人走创川县(一作万六千馀人走剑州某县)不用贤能(误作能贤)西自吴五路京西(吴字衍)常劝上往东南(上误作谋)伯彦助潜善荐为同知枢密院(脱荐字)及诸库州仓(误作诸州库仓)。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