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部 > 漕船志 > 卷之五

  公署

  宫室掌之圬人,次舍载于《周礼》,君子攸跻攸芋,以宣政令,以表民物者,公署之不可已也如是。明兴,分遣使臣饰厥攸居,俾奠莅有所,游息有地,凡以示优礼也。噫!仰视帡幪,而弗思所以报称,毋取于使臣也与哉!志《公署》。

  《百官志》曰:"官司之名,曰司者言法度之所司也。"分司之得名,义取诸此。唐贞观初,京司及州县皆有公廨田,供公私之费。其后以用度不足,京官有俸赐而已。诸司置公廨,本钱以番官,贸易取息,计员多少为月料。建隆中,诏百官:"今后满任,具治所廨舍有无损坏,及所增修著为籍,受代则书于考课之文。其损坏不完者,殿一选;完葺建置而不烦民力者,减一选。"柳子厚曰:"高其閈闳,壮其门阁,修容之有地,交政之有所,政以之成礼,于是具。"出柳文。李华曰:"政事堂者,臣不可以悖道于君,逆道于人,黩道于货,乱道于刑,尅一方之命,变王者之制,此堂得以易之。"出《政事堂记》。淮浦司厂,规制旧已寖备,足征署治矣。修葺而增饰,俾勿坏,是在后之[君]子者焉。

  工部厂东西三百五十步,南北一百五十步,永乐十三年建。

  牌坊,一座,扁曰"工部厂";左右榜房,各三间;大门,三间;东西直宿房,各三间;仪门,一间,扁曰"仰极";东西库房,各六间;正堂,三间,扁曰"鉴空衡平",翰林院侍读学士西充马公廷用有记,见《艺文志》;左公移房,一间;右船料库,一间;退轩,一间,扁曰"自公";后堂,三间;书办房,三间;庖湢房,三间;文昌、土神祠,各一所;厂外更楼。一座。

  工部分司东西一百三十步,南北一百二十二步,永乐十三年建。

  东西牌坊二座,扁曰"利涉济漕";大门,三间;扁曰"工部分司";左右听事直宿房,各四间;左右廊房,各六间;仪门,三间,扁曰"淮南漕政";正堂,三间,扁曰"济川",翰林院庶吉士胡君爟有记,见《艺文志》;捲轩,三间;退堂,三间,扁曰"青天白日";东书房,三间,扁曰"思补";东西书办皂隶房,各三间;东西文卷库房,各三间;东庖湢房,三间;西慎独轩,三间;益民堂,三间,在正堂之左;一鉴亭,三间,在益民堂之前,主事陈君焕建,有记,见《艺文志》;葵亭,一间,在一鉴亭之前,主事姚君文灏建,丁君瓒有记,见《艺文志》;积翠亭,一间,在葵亭之左;内寝堂,三间,扁曰"清慎勤";东西围房,各五间;崇景堂,三间,主事邵君经济建,参政李君元有记,见《艺文志》;后堂,三间;土神祠,三间;西虚白亭,一座,今废,主事丁君瓒有记,见《艺文志》;人匠房,五间;更夫房,三间;朝阳留晖门,二座,主事任君恩建;眺远楼。一座。

  抽分厂在淮安府城南六里。

  牌坊,一座,扁曰"都水行台";旗竿,一根;大门,三间;正堂,三间;退堂,三间;左右厢房,各三间;神祠。一所。

  提举司在部厂后,正统元年建。

  大门,三间;二门,一间;正厅,三间;典史厅,三间;东西文卷房,各三间;提举住房,十间;典史住房,五间;吏住房。三间。

  清江造船总厂

  牌坊,一座,扁曰"督造船厂";大门,三间;二门,一间;正厅,三间;东西书办、军牢房,各三间;退轩,三间;土神祠。一间。以上俱主事邵君经济建。

  卫河造船总厂

  大门,三间;二门,一间;正厅,三间;东西书办、军牢房,各三间;退轩,三间;住房。三间。以上俱主事邵君经济建。

  清江书舍

  大门,三间;木屏,一座;文会堂,三间;退省轩,三间;左右号房。共十二间。俱主事叶君选建,有记,见《艺文志》。

  清江义学

  大门,一间;正房,三间。主事叶君选建,有记,见《艺文志》。

  官属

  天下之政必有统,治则事权兼总,而法令乃行。必有分治,则群力毕趋而庶绩斯底。矧漕政孔殷,不有官属,孰与理错而解棼哉!是故严以监临,体统正矣;周以防范,纲纪肃矣;鼓以激劝,威惠行矣。莅属之道,其庶几乎?志"官属"。

  唐刘晏为度支使,常以为办集众务,在于得人,故必择通敏、精悍、廉勤之士而用之。至于勾检簿书,出纳钱谷,事虽至细,必委之士类,吏惟书符牒,不得轻出一言。常言士陷赃贿则沦弃于时,名重于利,故士多清修;吏虽廉洁,终无显荣,利重于名,故吏多贪污。出《唐书》。

  元耶律楚材奏立征收课税使,凡长贰悉用士人,如陈时可、赵昉等,皆宽厚长者,极天下之选。参佐皆用省部旧人。出《元史》。

  司厂官属,或以铨授,或以例设,官匪冗员,事多兼济。敢告尔属,尚思所以靖共有位,无贻瘝旷之辱也哉!

  把总官五员,旧设二员。遇缺,漕运衙门访取各卫指挥贤能者,俱以本等职衔分理造船事务。正德四年,始假以把总名色。今增至五员。

  清江厂四员,卫河厂一员。

  提举司官二员:

  提举一员,正八品,原系龙江提举司委官署管。正统二年,主事胡君臻始请设。

  典史一员,未入流,今缺。吏二名,今缺一名。

  各总厂官四十员,系各卫所千百户、镇抚等官,遇缺取补。

  清江厂官三十六员。

  南京总三十四厂:

  水军左卫厂官一员;

  龙江右卫厂官一员;

  豹韬左卫厂官一员;

  龙虎左卫厂官一员;兼管留守左卫厂。

  龙江左卫厂官一员;兼管沈阳右卫、兴武卫厂。

  水军右卫厂官一员;兼管府军左卫、府军右卫、府军后卫、虎贲左卫厂。

  江阴卫厂官一员;兼管神策卫、鹰扬卫、金吾前、金吾后卫厂。

  镇南卫厂官一员;兼管旗手卫、府军卫、羽林右、骁骑右卫厂。

  武德卫厂官一员;兼管应天卫、虎贲右卫、留守右卫厂。

  横海卫厂官一员;兼管羽林左卫、留守中卫厂。

  龙虎卫厂官一员;兼管豹韬卫厂。

  广洋卫厂官一员;兼管锦衣卫[厂]。

  中都总十二厂:

  凤阳中卫厂官一员;

  凤阳右卫厂官一员;

  留守左卫厂官一员;

  留守中卫厂官一员;兼管武平卫厂。

  长淮卫厂官一员;兼管本卫遮洋厂。

  怀远卫厂官一员;兼管宿州卫厂。

  凤阳卫厂官一员;兼管颍川卫、颍上所、洪塘所厂。

  颍川卫厂官一员;今缺,附凤阳卫厂官兼管。

  武平卫厂官一员;今缺,附留守中卫厂官兼管。

  宿州卫厂官一员;今缺,附怀远卫厂官兼管。

  直隶总十八厂:

  庐州卫厂官一员;

  淮安卫厂官一员;

  大河卫厂官一员;

  仪真卫厂官一员;

  归德卫厂官一员;

  滁州卫厂官一员;

  六安卫厂官一员;

  寿州卫厂官一员;

  徐州卫厂官一员;

  邳州卫厂官一员;

  徐州左卫厂官一员;

  泗州卫厂官一员;兼管本卫遮洋厂。

  高邮卫厂官一员;兼管兴化所并本卫遮洋厂。

  扬州卫厂官一员;兼管通州、泰州、盐城三所,并本卫遮洋厂。

  卫河厂官四员。

  山东总七厂:

  临清卫厂官一员;兼管平山卫、东平所厂。

  济宁卫厂官一员;兼管任城卫、东昌卫、濮州所厂。

  遮洋总十一厂:

  淮安卫厂官一员;兼管大河卫厂。

  德州卫厂官一员;兼管德州左卫、神武中卫、定边卫、天津左卫、天津右卫、天津卫、通州左卫、通州右卫厂。

  以上各厂,船数多者,特设专官管理。少者附各厂兼摄,亦官不必备之意也。

  税课司官二员、吏四名:

  大使一员,专理商税,吏三名;

  副使一员,专理抽分,吏一名。

  闸官四员:

  移风闸官一员,兼管板闸,吏一名;

  清江闸官一员,吏一名;

  福兴闸官一员,吏一名;

  新庄闸官一员。福兴闸吏代办。

  人役

  古者自王公而下,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故曰:"君子劳心,小人劳力。"此之谓也。盖政事之司,待命相力,匪役诸其人曷以济哉!制有定数,示弗冗也;事有常职,示弗侵也。严之防御,而周之体悉,其逮下之道乎?志"人役"。

  周官宰,夫掌百官之征令,辨其八职。五曰府掌官契以治藏,六曰史掌官书以赞治,七曰胥掌官叙以治叙,八曰徒掌官令以征令。然自太宰至旅下士,凡六十三人。而府史胥徒,止百五十人,五官亦然,其所以省吏员者至矣。夫吏省则其禄易给,吏有禄,则人知自爱。故当时庶人之在官者,无非贤也。后世一职一司,而胥吏不胜其众,官之不胜,吏奸也明矣。盖为治之道,当委任责成。而岁终考其殿最,必使案不重校,文不烦悉,然后易以校,而无纷更蒙蔽之患。苟一事而数人主之,则甲可乙否,此是彼非。一人之聪明有限,众人之错杂难防,是岂御简举要之道哉!出丘文庄公《大学衍义补》。司厂人役,大约从省,今复裁其可省者,求至于无可省而止云。

  书办二名,各厂军(识)[职]内选用;

  算手一名,旧规二名,今减去一名,各厂军(识)[职]内选用;

  农民八名,山阳、清河二县申送,分为二班,每班四名听用;

  门子四名,山阳县徭役内编送,分为内外二班听用;

  老人二名,山阳县申送,看守桥闸各坝,验收抽分号票;

  阴阳生二名,淮安府阴阳学申送;

  皂隶十六名,邳州并清河县徭役内编送,分为内外二班应役;

  巡拦五名,山阳县徭役内编送,看守桥闸各坝,缉查匿税货物;

  军余十名,各厂用工军役内取用,分为二班,以供差遣;

  水手五名,各闸取用,以供差遣;

  船头十二名,淮安递运所、清口驿、洪泽驿每年申送,驾船应用;

  总小甲四名,地方送用,率领巡更人役,看守厂库。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