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艺苑卮言 > 卷一——卷二

  卷一

  泛澜艺海,含咀词腴,口为雌黄,笔代衮钺。虽世不乏人,人不乏语,隋珠昆玉,故未易多,聊摘数家,以供濯袚。

  语关系,则有魏文帝曰:“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於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

  锺嵘曰:“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摇荡性情,形诸舞咏。照烛三才,晖丽万有,灵祇待之以致飧,幽微藉之以昭告,动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诗。”

  沈约曰:“姬文之德盛,《周南》勤而不怨。太王之化淳,《邠风》乐而不淫。幽厉昏而《板荡》怒,平王微而《黍离》哀。故知歌谣文理与世推移,风动於上,波震於下。”

  李攀龙曰:“诗可以怨,一有嗟叹,即有永歌。言危则性情峻洁,语深则意气激烈。能使人有孤臣孽子摈弃而不容之感,遁世绝俗之悲,泥而不实,蝉蜕污浊之外者,诗也。”

  语赋,则司马相如曰:“合綦组以成文,列锦绣而为质。一经一纬,一宫一商。此赋之迹也。赋家之心,包括宇宙,总览人物,致乃得之於内,不可得而传。”

  扬子云曰:“诗人之赋典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

  语诗,则挚虞曰:“假象过大,则与类相远。造辞过壮,则与事相违。辨言过理,则与义相失。靡丽过美,则与情相悖。”

  范晔曰:“情志所托,故当以意为主,以文傅意。以意为主,则其旨必见;以情傅意,则其辞不流。然後抽其芬芳,振其金石。”

  锺嵘曰:“陈思为建安之杰,公幹仲宣为辅。陆机为太康之英,安仁景阳为辅。谢客为元嘉之雄,颜延年为辅。”又曰:“诗有三义。酌而用之,幹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是诗之至也。若专用比兴,则患在意深,意深则词踬;专用赋体,则患在意浮,意浮则词散。”又云:“‘思君如流水’,既是即目;‘高台多悲风’,亦唯所见;‘清晨登陇首’,羌无故实;‘明月照积雪’,讵出经史。观古今胜语,多非补假,皆由直寻。”

  刘勰曰:“诗有恆裁,体无定位,随性适分,鲜能通圆。若妙识所难,其易也将至;忽之为易,其难也方来。”又曰:“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後纬成,理定而後辞暢。”又曰:“文之英雄蕤,有秀有隐。隐也者,文外之重旨;秀也者,篇中之独拔。”又曰:“意授於思,言授於意,密则无际,疏则千里。或理在方寸,而求之域表;或议在咫尺,而思隔山河。”又曰:“诗人篇什,为情而造文辞人赋颂,为文而造情。为情者要约而守真,为文者淫丽而烦滥。”又曰:“四序纷回,而入兴贵闲;物色虽烦,而析辞尚简。使味飘飖而轻举,情晔晔而更新。”

  江淹曰:“楚谣汉风,既非一骨;魏制晋造,固亦二体。璧犹蓝硃成彩,错杂之变无穷;宫商为音,靡曼之态不极。”

  沈约曰:“天机启则六情自调,六情滞则音韵顿舛。”又曰:“五色相宣,八音协暢,由乎玄黄律吕,各适物宜。欲使宫羽相变,低昂舛节,若前有浮声,则後须切响。一篇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妙达此旨,始可言文。”又云:“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又曰:“自汉至魏,词人才子,文体三变:一则启心闲绎,托辞华旷,虽存工绮,终致迂回,宜登公宴,然典正可采,酷不入情。此体之源,出灵运而成也。次则缉事比类,非对不发,博物可嘉,民拘制,或全借古语,用申今情,崎岖牵引,直为偶说,惟睹事例,顿失精采。此则傅咸五经,应璩指事,虽不全似,可以类从。次则发唱惊挺,操调险急,雕藻淫艳,倾炫心魂,犹五色之有红紫,八音之有郑卫。斯鲍照之遗烈也。”

  庾信曰:“屈平宋玉,始於哀怨之深;苏武李陵,生於别离之代。自魏建安之末,晋太康以来,彫虫篆刻,其体三变。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抱荆山之玉矣。”

  李仲蒙曰:“叙物以言情谓之赋,情物尽也。索物以托情谓之比,情附物也。触物以起情谓之兴,物动情也。”又曰:“丽辞之体,凡有四对。言对为易,事对为难,反对为优,正对为劣。”

  独孤及曰:“汉魏之间,虽已朴散为器,作者犹质有馀而文不足。以今揆昔,则有硃弦疏越大羹遗味之叹。沈詹事宋考功始裁成六律,彰施五彩,使言之而中伦,歌之而成声。缘情绮靡之功,至是始备。虽去《雅》浸远,其利有过於古,亦犹路鼗出土鼓,篆籀生於鸟迹。”

  刘禹锡曰:“片言可以明百意,坐驰可以役万景,工於诗者能之。《风雅》体变而兴同,古今调殊而理一,达於诗者能之。”李德裕曰:“古人辞高者,盖以言妙而工,适情不取於音韵;意尽而止,成篇不拘於只耦。故篇无足曲,词寡累句。”又曰:“璧如日月,终古常见,而光景常新。”

  皮日休曰:“百炼成字,千炼成句。”

  释皎然曰:“诗有四深、二废、四离。四深谓气象氛氲,深於体势;意度槃薄,深於作用用律不滞,深於垢对;用事不直,深於义类。二废谓虽欲废巧尚直,而神思不得直;虽欲废言尚意,而典丽不得遗。四离谓欲道情而离深僻,欲经史而离书生,欲高逸而离闲远,欲飞动而离轻浮。”

  梅圣俞曰:“思之工者,写难状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於言外。”

  严羽曰:“诗有别才,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然非多读书,多穷理,则不能极其至。”又曰:“盛唐诸公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辏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

  唐庚云:“律伤严,近寡恩。大凡立意之初,必有难易二涂,学者不能强所劣,往往舍难而取易。文章罕工,每坐此也。”

  叶梦得云:“古今谈诗者多矣,吾独爱汤惠休‘初日芙蓉’、沈约‘弹丸脱手’两语,最当人意。初日芙蓉,非人力所能为,精彩华妙之意,自然见於造化之外。弹丸脱手,虽是输写便利,然其精圆之妙,发之於手。作诗审到此地,岂昨更有馀事?又有引禅宗论三种曰:”其一‘随波逐浪’,谓随物应机,不主故常;其二‘截断众流’,谓超出言外,非情识所到;其三‘函盖乾坤’,谓泯然皆契,无间可俟。”

  陈绎曾曰:“情真,景真,意真,事真。澄至清,发至情”。

  李梦阳曰:“古人之作,其法虽多端,大抵前疏者後必密,半阔者半必细,一实者一必虚,叠景者意必二。”又云:“前有浮声,则後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即如人身以魂载魄,生有此体,即有此法也。”

  何景明曰:“意象应曰合,意象乖曰离。”

  徐祯卿曰:“因情以发气,因气以成声,因声而绘词,因词而定韵,此诗之源也。然情实[A103]渺,必因思以穷其奥;气有粗弱,必因力以夺其偏;词难妥帖,必因才以致其极;才易飘扬,必因质以定其移。此诗之流也。若夫妙聘心机,随合节,或钧旨以植义,或宏文以尽心,或缓发如硃弦,或急张如跃栝,或始迅以中留,或既优而後促,或慷慨以任壮,或悲凄而引泣,或因拙以得工,或发奇而似易,此轮扁之超悟,不可得而详也。”又曰:“朦胧萌折,情之来也;汪洋曼衍,情之沛也;连翩络属,情之一也。驰轶步骤,气之达是练揣摩,思之约也。颉颃累贯,韵之齐也。混纯贞粹质之检也。明隽清圆,词之藻也。”又云:“古诗三百,可以博其源。遗篇十九,可以约其趣。乐府雄高,可以厉其气。》离骚《深永,可以裨其思。”

  李东阳曰:“诗必有具眼,亦必有具耳。和,耳主声。”又曰:“法度既定,溢而为波,变而为奇,乃有自然之妙。”

  王维祯曰:“蜩螗不与蟋蟀齐鸣,絺绤不与貂裘并服。戚悰殊愫,泣笑别音,诗之理也。乃若局方切理,蒐事配景,以是求真,又失之隘。”

  黄省曾曰:“诗歌之道,天动神解,本於情流,弗由人造。古人构唱,真写厥衷,如春蕙秋华,生色堪把,意态各暢,无事雕模。末世风颓,矜虫斗鹤,递相述师,如图缯剪锦,饰画虽严,割强先露。”

  谢榛曰:“近体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观之明霞散绮,讲之独茧抽丝。诗有造物,一句不工则一篇不纯,是造物不完也。”又曰:“七言绝句,盛唐诸公用韵最严。盛唐突然而起,以韵为主,意到辞工,不暇雕饰,或命意得句,以韵发端,混成无迹。宋人专重转合,刻意精炼,或难於起句,借用旁韵,牵强成章。”又曰:“作诗繁简,各有其宜,譬诸众星丽天,孤霞捧日,无不可观。”

  皇甫汸曰:“或谓诗不应苦思,苦思则丧其天真,殆不然。方其收视反听,研精殚思,寸心几呕,修髯尽枯,深湛守默,鬼神将通之。”又曰:“语欲妥贴,故字必推敲。一字之瑕,足以为砧;片语之类,并弃其馀。”

  何良俊云:“六义者,既无意象可寻,复非言筌可得。索之於近,则寄在冥漠;求之於远,则不下带衽。”

  语文,则颜之推曰:“文章者,原出《五经》:诏命策檄生於《书》者也;序述论议,生於《易》者也;歌咏赋颂,生於《诗》者也;祭祀哀诔,生於《礼》者也;书春天箴铭,生於《春秋》者也。”

  韩愈曰:“养其根而俟其实,加其膏而然其光。根之茂者其实遂,膏之沃者其光晔。”又曰:“和平之声淡薄,愁思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

  柳宗元曰:“本之《书》以求其质,本之《诗》以求其情,本之《礼》以求其宜,本之《春秋》以求其断,本之《易》以求其动,参之穀梁氏以厉其气,参之《孟荀》以暢其支,参之《老庄》以肆其端,参之《国语》以博其趣,参之《离骚》以致其幽,参之太史以著其洁。”

  苏轼曰:“吾文如万斛之珠,取之不竭,惟行於所当行,止於所不得不止耳。”

  陈师道曰:“善为文者,因事以出奇。江河之行,顺下而已。至其触山赴谷,风搏物激,然後尽天下之变。子云惟好奇,故不能奇也。”

  李涂云:“庄子善用虚,以其虚虚天下之实。太史公善用实,以其实实天下之虚。”又曰:“《庄子》者,《易》之变。《离骚》者,《诗》之变。《史记》者,《春秋》之变。”

  李攀龙曰:“不朽者文,不晦者心。”

  总论,则魏文帝曰:“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

  张茂先曰:“读之者尽而有馀,久而更新。”

  陆士衡曰:“其始也,收视反听,耽思旁迅,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其致也,精曈昽而弥宣,物昭晰而互进,倾群言之沥液,嗽六艺之芳润,浮天渊以安流,濯下泉而潜进。”又曰:“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又曰:“石韫玉而山晖,水怀珠而川媚。”

  殷璠曰:“文有神来、气来、情来,有雅体,有野体、鄙体、俗体,能审鉴诸体,委详所来,方可定其优劣。”

  柳晚曰:“善为文者,发而为声,鼓而为气。直与气雄,精则气生,使五采并用,而气行於其中。”

  姜夔云:“雕刻伤气,敷演伤骨。若鄙而不精,不雕刻之过也;拙而无委曲,不敷演之过也。”又云:“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

  何景明曰:“文靡於隋,韩力振之,然古文之法亡於韩。诗溺於陶,谢力振之,然古诗之法亦亡於谢。”

  已上诸家语,虽深浅不同,或志在扬扢,或寄切诲诱,撷而观之,其於艺文思过半矣。

  四言诗须本《风雅》,间及韦、曹,然勿相杂也。世有白首铅椠,以训故求之,不解作诗坛赤帜。亦有专习潘陆,忘其鼻祖。要之,皆日用不知者。

  拟古乐府,如《郊祀房中》,须极古雅,发以峭峻。《铙歌》诸曲,勿便可解,勿遂不可解,须斟酌浅深质文之间。汉魏之辞,务寻古色。《相和瑟曲》诸小调,系北朝者,勿使胜质;齐梁以後,勿使胜文。近事毋俗,近情毋纤。拙不露态,巧不露痕。宁近无远,宁朴无虚。有分格,有来委,有实境,一涉议论,便是鬼道。

  古乐府,王僧虔云:“古曰章,今曰解,解有多少。当时先诗而後声,诗叙事,声成文,必使志尽於诗,音尽於曲。是以作诗有丰约,制解有多少。又诸调曲皆有辞有声,而大曲又有艳、有趋、有乱。辞者,其歌诗也。声者,若‘羊’、‘吾’、‘韦’、‘伊’、‘那’、‘何’之类也。艳在曲之前,趋与乱在曲这後,亦犹《吴声西曲》,前有和,後有送也。”其语乐府体甚详,聊志之。

  世人《选》体,往往谈西京建安,便薄陶谢,此似晓不晓者。毋论彼时诸公,即齐梁纤调,李杜变风,亦自可采,贞元而後,方足覆瓿。大抵诗以专诣为境,以饶美为材,师匠宜高,捃拾宜博。

  西京建安,似非琢磨可到,要在专习凝领之久,神与境会,忽然而来,浑然而就,无岐级可寻,无色声可指。三谢固自琢磨而得,然琢磨之极,妙亦自然。

  七言歌行,靡非乐府,然至唐始暢。其发也,如千钧之弩,一举透革。纵之则文漪落霞,舒卷绚烂。一入促节,则凄风急雨,窈冥变幻。转折顿挫,如天骥下坂,明珠走盘。收之则如橐声一击,万骑忽敛,寂然无声。

  歌行有三难,起调一也,转节二也,收结三也。惟收为尤难。如作平调,舒徐绵丽者,结须为雅词,勿使不足,令有一唱三叹意。奔腾汹涌,驱突而来者,须一截便住,勿留有馀。中作奇语,峻夺人魄者,须令上下脉相顾,一起一伏,一顿一挫,有力无迹,方成篇法。此是秘密大藏印可之妙。

  五言律差易得雄浑,加之二字,便觉费力。虽曼声可听,而古色渐稀。七字为句,字皆调美。八句为篇,句皆稳暢。虽复盛唐,代不数人,人不数者。古惟子美,今或于鳞,骤似骇耳,久当论定。

  七言律不难中二联,难在发端及结句耳。发端,盛唐人无不佳者。结颇有之,然亦无转入他调及收顿不住之病。篇法有起有束,有放有敛,有唤有应,大抵一开则一阖,一扬则一抑,一象则一意,无偏用者。句法有直下者,有倒插者,倒插最难,非老杜不能也。字法有虚有实,有沉有响,虚响易工,沉实难至。五十六字,如魏明帝凌云台材木,铢两悉配,乃可耳。篇法之妙,有不见句法者;句法之妙,有不见字法者。此是法极无迹,人能之至,境与天会,未易求也。有俱属象而妙者,有俱属意而妙者,有俱作高调而妙者,有直下不对偶而妙者,皆兴与境诣,神合气守使之然。五言可耳,七言恐未易能也。勿和韵,勿拈险韵,勿傍用韵。起句亦然,勿偏枯,勿求理,勿搜僻,勿用六朝强造语,勿用大历以後事。此诗家魔障,愤之慎之。

  绝句固自难,五言尤甚离首即尾,离尾即首,而腰腹亦自不可少,妙在愈小而大,愈促而缓。吾尝读《维摩经》得此法:一丈室中,置恆河沙诸天宝座,丈室不增,诸天不减,又一刹那定作六十小劫。须如是乃得。

  和韵联句,皆易为诗害而无大益,偶一为之可也。然和韵在於押字浑成,联句在於才力均敌,声华情实中不露本等面目,乃为贵耳。

  《骚》赋虽有韵之言,其於诗文,自是竹之与草木,鱼之与鸟兽,别为一类,不可偏属。《骚》辞所以总杂理复,兴寄不一者,大抵忠臣怨夫恻恆深至,不暇致诠,亦故乱其叙,使同声者自寻,修隙者难摘耳。今若明白条易,便乖厥体。

  作赋之法,已尽长卿数语。大抵须包蓄千古之材,牢笼宇宙之态。其变幻之极,如沧溟开晦,绚烂之至,如霞锦照灼,然後徐而约这,使指有所在。若汗漫纵横,无首无尾,了不知结束之妙。又或瑰伟宏富,而神气不流动,如大海乍涸,万宝杂厕,皆是瑕璧,有损连城。然此易耳。惟寒俭率易,十室之邑,借理自文,乃为害也。赋家不患无意,患在无蓄;不患无蓄,患在无以运之。

  拟《骚》赋,勿令不读书人便竟。《骚》览之,须令人裴回循咀,且感且疑;再反之,沉吟歔欷;又三复之,涕泪俱下,情事欲绝。赋览之,初如张乐洞庭,褰帷锦官,耳目摇眩;已徐阅之,如文锦千尺,丝理秩然;歌乱甫毕,肃然敛容;掩卷之馀,徬徨追赏。

  物相杂,故曰文。文须五色错综,乃成华采;须经纬就绪,乃成条理。

  天地间无非史而已。三皇之世,若泯若没。五帝之世,若存若亡。噫!史其可以已耶?《六经》,史之言理者也。曰编年,曰本纪,曰志,曰表,曰书,曰世家,曰列传,曰之正文也。曰叙,曰记,曰原先,曰碣,曰铭,曰述,史之变文也。曰训,曰诰,曰命,曰册,曰诏,曰令,曰教,曰劄,曰上书,曰封事,曰疏,曰表,曰启,曰笺,曰弹事,曰春天记,曰檄,曰露布,曰移,曰驳,曰喻,曰尺牍,史之用也。曰论,曰辨,曰说,曰解,曰难,曰议,史之实也。曰赞,曰公布,曰箴,曰哀,曰诔,曰悲,史之华也。虽然,颂即四诗之一,赞、箴、铭、哀、诔,皆其馀音也。附之於文,吾有所未安,惟其沿也,姑从众。

  吾尝论孟荀以前作者,理苞塞不喻,假而达之辞;後之为文者,辞不胜,跳而匿诸理。《六经》也,四子也,理而辞者也。两汉也,事而辞者也,错以理而已。有也,辞而辞者也,错以事而已。

  首尾开阖,繁简奇正,各极其度,篇法也。抑扬顿挫,长短节奏,各极其致,句法也。点掇关键,金石绮彩,各极其造,字法也。篇有百尺之锦,句有千钧之弩,字有百炼之金。文之与诗,固异象同则,孔门一唯,曹溪汗下後,信手拈来,无非妙境。

  古乐府、《选》体歌行有可入律者,有不可入律者,句法字法皆然。惟近体必不可入古耳。

  才生思,思生调,调生格。思即才之用,调即思之境,格即调之界。

  李献吉劝人勿读唐以後文,吾始甚狭之,今乃信其然耳。记闻既杂,下笔之际,自然於笔端搅扰,驱斥为难。若模拟一篇,则易於驱斥,又觉局促,痕迹宛露,非断轮手。自今而後,拟以纯灰三斛,细涤其肠,日取《六经》、《周礼》、《孟子》、《老》、《庄》、《列》、《荀》、《国语》、《左传》、《战国策》、《韩非子》、《离骚》、《吕氏春秋》、《淮南子》、《史记》、班氏《汉书》,西京以还至六朝及韩柳,便须铨择佳者,熟读涵泳之,令其渐渍汪洋。遇有操觚,一师心匠,气从意暢,神与境合,分途策驭,默受指挥,台阁山林,绝迹大漠,岂不快哉!世亦有知是古非今者,然使招之而後来,麾之而後却,已落第二义矣。

  诗有常体,工自体中。文无定规,巧运规外。乐《选》律绝,句字夐殊,声韵各协。下迨填词小技,尤为谨严。《过秦论》也,叙事若传。《夷平传》也,指辨若论。至於序、记、志、述、章、令、书、移,眉目小别,大致固同。然《四诗》拟之则佳,《书》、《易》放之则丑。故法合者,必穷力而自运;法离者,必凝神而并归。合而离,离而合,有悟存焉。

  《风雅三百》,《古诗十九》,人谓无句法,非也。极自有法,无阶级可寻耳。

  《三百篇》删自对手,然旨别浅深,词有至未。今人正如目沧海,便谓无底,不知湛珊瑚者何处。

  诗不能无疵,虽《三百篇》亦有之,人自不敢摘耳。其句法有太拙者,“载猃歇骄”;三名皆田犬也。有太直者,“昔也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有太促者,“抑罄控忌”,“既亟只且”;有太累者,“不稼不啬,胡取禾三百廛”;有太庸者,“乃如之人也,怀昏姻也,大无信也,不知命也”;其用意有太鄙者,如前“每食四簋”之类也;有太迫者,“宛其死矣,他人入室”;有太粗者,“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之类也。

  《三百篇》经圣删,然而吾断不敢以为法而拟之者,所摘前句是也。《尚书》称圣经,然而吾断不敢以为法而拟之者,《盘庚》诸篇是也。

  孔子曰:“辞达而已矣。”又曰:“修辞立其诚,盖辞无所不修,而意则主於达。”今《易系》《礼经家语》《鲁论》《春秋》之篇存者,抑何尝不工也。扬雄氏避其达而故晦之,作《法言》,太史避其晦,故译而达之,作帝王本纪,俱非圣人意也。

  圣人之文,亦宁无差等乎哉?《禹贡》,千古叙事之祖。如《盘庚》,吾未之敢言也。周公之为诗也,其犹在周书上乎?吾夫子文而不诗,凡传者或非其真者也。

  《易》奇而法,《诗》正而葩。韩子之言固然。然《诗》中有《书》,《书》中有《诗》也。“明良喜起”,《五子之歌》,不待言矣。《易》亦自有诗也,姑举数条以例之。《诗》语如“齐侯之子,平王之孙”,“威仪棣棣,不可选也”,“父母这言,亦可畏也”,“天实为之,谓之何哉”,“中冓之言,不可道也”,“送我乎淇之上矣”,“大夫夙退,毋使君劳”,“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匪报也,永以为好也”,“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心之忧矣,其谁知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皇父卿士。家伯冢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如匪竹行迈谋,是用不得於道”,“心之忧矣,云如之何”,“或出入讽议,或靡事不为”,“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文王曰咨,咨女殷商,而秉义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於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学有缉熙于光明”,“至于文武,缵太王之绪”,以入《书》,谁能辨也。《书》语如“日中星鸟,以殷仲春”,“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明试以功,车服以庸”,“无怠无荒,四夷来王”,“任贤勿贰,去邪勿疑,疑谋勿成,百志惟熙”,“四海困穷,天禄永终。朕志先定,谋佥同。鬼神其依,龟筮协从”,“百僚师师,百工惟时”,“臣哉邻哉,邻哉臣哉”,“罔昼夜雒雒,罔水行舟”,“下管鼗,合止柷敔”,“《箫韶》九成,凤为仪”,“莱夷作牧,厥篚檿丝,厥草惟夭,厥木惟乔”,“火炎昆冈,玉石俱焚”,“佑贤辅德显忠遂良。兼弱攻昧,取乱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圣谟洋洋,嘉言孔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惟天无亲,克敬惟亲。民罔常怀,怀於有仁”,“一人元良,万邦以贞”,“厥德靡常,九以亡”,“若作和羹,尔惟盐梅。罔俾阿衡,专美有商”,“我武惟扬,侵于之疆,取彼凶残,杀伐用张,于汤有光”,“如虎如貔,如熊如罴”,“月之从星,则以风雨”,“式敬尔由狱,以长我王国”。又“无偏无陂”以至“归其有极”,总为一章。《易语》如“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终日乾乾,与时偕行”,“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密云不雨,自我四郊”,“其亡其亡,系於苞桑”,“伏戎於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君子得舆,小人剥庐”,“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见豕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後脱之弧”,“困於石,据於蒺藜,入於其宫,不

  见其妻”,“震来虩虩,笑言哑哑,旅人先笑後号咷”,“乾刚坤柔,比乐师忧,临观之义,或民或求”,以入《诗》谁能辨也?抑不特此,凡《易》卦爻辞彖小象,叶韵者十之八,故《易》亦《诗》也。

  秦以前为子家,人一体也,语有方言而字多假借,是故杂而易晦也。左马而至西就,洗之矣。相如,《骚》家流也。子云,子家流也。故不尽然也。六朝而前,材不能高,而厌其常,故易字,易字是以赘也。材不能高,故其格下也。五季而後,学不能博,而苦其变,故去字,去字是以率也。学不能博,故其直贱也。

  卷二

  “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我姑酌彼金垒。”“未见君子,惄如调饥。”“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日居月诸。”“静言思之,不能奋飞。”“燕燕于飞,差池其羽。”“先君之思,以{曰助}寡人。”“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雝雝鸣雁,旭日始旦。”“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采葑采菲,无以下体。”“谁谓荼苦,其甘如荠。”“我躬不阅,遑恤我後。”“硕人俣俣,公庭万舞。有力如虎,执辔如组。”“云谁之思,西方美人。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玉之玩具也,象之揥也,扬且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良马五之。”“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自我徂乐,三岁食贫。”“谁谓河广?一苇杭之。”“伯也执殳,为王前驱。”“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适子之馆兮,还予授子之粲兮。”“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将叔无狃,戒其伤汝。”“两服上襄,两骖雁行。”“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翱。”“左旋右抽。”“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子不我思,岂无他人。”“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蟋蟀在堂,岁聿其莫。今我不乐,日月其队。无已太康,职思其居。”“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悠悠苍天!曷其有极?”“予美亡此,谁与独旦!”“驷驖孔阜,六辔在手。公之媚子,从公于狩。”“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暢毂。”“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忧心如醉。”“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泌这洋洋,可以乐饥。”“岂其食鱼,必河之鲂。”“蜉蝣之羽,衣裳楚楚。”“我来自东,零雨其濛。”“皇驳其马。”“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鸿飞遵渚,公归无所。於女信处。”“四牡騑騑,周道倭迟。岂不怀归,王事靡监。我心伤悲。”“伐木丁丁,鸟鸣嘤嘤。”“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岂不怀归,畏此简书。”“和鸾雝雝,万福攸同。”“我有嘉宾,中心贶之。”“织文鸟章,白旗帜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启行。”“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四骐翼翼,路车有奭。簟笰鱼服,钩膺鞗革。”“方叔莅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约軧错衡,八鸾玱玱。服其命服,硃芾斯皇,有玱葱珩。”“蠢尔荆蛮,大邦为雠。方叔元老,克壮其犹。”“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吉日维戊。”“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人如玉。”“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爰居爰处,爰笑爰语。”“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正月繁霜。”“父母生我,胡俾我愈!不自我先,不自我後。”“彼月而微,此日而微。”“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明发不寐,有怀二人。”“踧踧周道,鞠为茂草。我心忧伤,惄焉如捣。”“维忧用老。”“君子无易由言,耳属于垣。”“我躬不阅,遑恤我後。”“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职为乱阶。”“瓶之罄矣,维垒之耻。”“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小东大东,杼柚其空。纠纠葛屦,可以履霜。”“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半,不可以挹酒浆。”“明明上天,照临下土。”“自贻伊戚。”“我疆我理,南东其亩。”“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霡霂,既优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穀。”“祀事孔明,先祖是皇。”“有渰萋萋,兴雨祁祁。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六辔沃若。”“茑与女萝,施于松柏。”“有頍者弁。”“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鸾声嘒嘒。”“雨雪瀌瀌,见晛曰消。”“卷发如虿。”“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中心藏之,何日忘之”“牂羊坟首,三星在罶。”“何不日鼓瑟。”“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式遏寇虐,憯不畏明。”“王欲玉女。”“天之方难,无然宪宪。天之方蹶,无然泄泄。”“天之牖民,如埙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携。”“价人维籓,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怀德维宁,宗子维城。”“女炰烋於中国。”“天不湎尔以酒。”“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无言不雠,

  无德不报。”“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匪面命之,言提其耳。”“谁生厉阶,至今为梗。”“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进退维谷。”“听言则对,诵言如醉。”“倬彼云汉,昭回于天。”“靡神不举,靡爱斯牲。”“旱魃为虐,如惔如焚。”“瞻卬昊天,有嘒其星。”“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士民其瘵。”“哲夫成城,哲妇倾城。”“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十千维耦。”“万亿及秭。”“设业设虡,崇牙树羽。应田县鼓,鼗磬柷圉。既备乃奏,箫管备举。”“喤々厥声,肃雝和鸣。”“有来雝雝,至止肃肃。相维辟公,天子穆穆。”“龙旂阳阳,和铃央央,鞗革有鸧。”“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载芟载柞,其耕泽泽。千耦其耘,徂隰徂畛。”“厌厌其苗,绵绵其麃。”“其崇如墉,其比如栉,以开百室。”“旨酒思柔。”“於铄王师,遵养时晦。”“駉駉牡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骊有黄,以车彭彭。”“振振鹭,鹭于下。鼓咽咽,醉言舞。”“无小无大,从公于迈。”“永锡难老。”“食我桑{黑甚},怀我好音。”“白牡骍刚,牺尊将将。毛炰胾,笾豆大房。万舞洋洋,孝孙有庆。”“不亏不崩,不震不腾。三寿作朋,如冈如陵。”“公车千乘,硃英绿縢,二矛重弓。公徒三万,贝胄硃★,烝徒增增。”“黄发?齿。”“鼗鼓渊渊,嘒嘒管声。既和且平,依我磬声。”“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相土烈烈,海外有截。”“不竞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百禄是遒。”“苞有三蘖,莫遂莫达。九有有截,韦顾既代,昆吾夏桀。”“挞彼殷武,奋伐荆楚,★入其阻。”“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後生。”

  诗旨有极含蓄者、隐恻者、紧切者,法有极婉曲者、清暢者、峻洁者、奇诡者、玄妙者。《骚》赋古选乐府歌行,千变万化,不能出其境界。吾故摘其章语,以见法这所自。其《鹿鸣》、《甫田》、《七月》、《文王》、《大明》、《绵》、《棫朴》、《旱麓》、《思齐》、《皇矣》、《灵台》、《下武》、《文王》、《生民》、《既醉》、《凫鹥》、《假乐》、《公刘》、《卷阿》、《烝民》、《韩奕》、《江汉》、《常武》、《清庙》、《维天》、《烈文》、《昊天》、《我将》、《时迈》、《执竞》、《思文》,无一字不可法,当全读之,不复载。

  古逸诗箴铭讴谣之类,其语可入《三百篇》者:“翘翘车乘,招我以弓。岂不欲往,畏我友朋。”“君子有酒,小人鼓缶。”“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虽有姬姜,无弃蕉萃。”“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俟河之清,人寿几何?”“马之刚矣,辔之柔矣。马亦不刚,辔亦不柔。志气麃麃,取予不疑。”“棠棣之华,翩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鱼在在藻,厥志在饵。”“九变复贯,知言之选。”“皎皎练丝,在所染之。”

  ──右逸诗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康衢》“黄之池,其马★沙。皇人威仪。黄之泽,其马★玉。皇人受穀。”“白云在天,山★自出。”《白云》

  ──右谣

  “卿云烂兮,★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卿云》“南山有乌,北山有张罗。乌自高飞,罗当奈何!”《乌鹊》“日月昭昭兮寝已驰,与子斯兮芦之漪。”《渔父》

  ──右歌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漪兰》“陇头流水,流离四下。念我行役,飘然旷野。”《陇头》

  ──右操

  “皇皇惟敬口,口生垢,口戕口。”口“与其溺於人也,宁溺於渊。溺於渊,犹可游也。溺於人,洒中救也。”★盘“毋曰胡伤,其祸将长。”楹“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敢余侮。★於是,粥於是,以★余口。”鼎

  ──右铭

  “荷花长耜,耕彼南亩。四海俱有。”舜祠田“皇皇上天,照临下土。集地之灵,降甘风雨。庶物群生,各得其所。”用祭天

  ──右辞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後,将育於姜。”懿氏

  ──右繇

  “涓涓不塞,将为江河。”黄帝语“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游一豫,为诸侯度。”“畏首畏尾,身其馀几。”

  ──右谚

  汉魏人诗语,有极得《三百篇》遗意者,谩记於後:“非惟雨之,又润泽之。非惟徧之,我汜布濩之。”“般般之兽,乐我君囿。”“总齐群邦,以翼大商。迭彼大彭,勋绩惟光。”“谁谓华高,企其齐而。谁谓德难,厉其其庶而。”“金支秀华,庶眊翠旌。”“王侯秉德,其邻翼翼,显明昭式。”“惟德之臧,建侯之常。”“如山如岳,嵩如不倾。如江如河,澹如不盈。”“大海荡荡,水所归。高贤愉愉,民所怀。”“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此二《雅周颂》和平之流韵也。“荦荦紫芝,可以疗饥。”“月出皎兮,君子之光。君有礼乐,我有衣裳。”“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衣带日以缓。”“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弃我如遗迹。”“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弦急知柱促。”“去者日以疏,来者日以亲。”“愁多知夜长。”“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出户独徬徨,忧思当告谁。”“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不惜年往,忧世不治。”“山不厌高,海不厌深。”“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岂伊不虔,思于天衢。岂伊不怀,归于枌榆。天命不慆,畴敢以渝。”“自惜袖短,内手知寒。”“忧来无方,人莫之知。”“徬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民之多僻,政不由己。”“泳彼长川,言息其浒。陟彼高冈,言刈其楚。”此《国风》清婉之微旨也。“灵之来,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志俶傥,精权奇。籋浮云,晻上驰。”“今安匹,龙为友。”“临高台以轩。”“江有香草目以兰。”“昌乐肉飞。”“采虹垂天。”“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日月之行,若出其中。”“孤兽走索群,衔草不遑食。”“世无萱草,令我哀叹。”此秦齐变风奇峭之遗烈也。

  秦始皇时,李斯所撰《峄山碑》,三句始下一韵,是《采{艹巳}》第二章法。《?郎芽台铭》,一句一韵,三句一换,是老子“明道若昧”章法。

  太公《阴谋》有《笔铭》,云:“毫毛茂茂,叶记月切陷水可脱,陷文不活。”于鳞取之。余谓其言精而辞甚美,然是邓析以後语也。“毫毛茂茂”,是蒙恬以後事也,必非太公作。

  屈氏之《骚》,《骚》之圣也。长卿之赋,赋之圣也。一以风,一以颂,造体极玄,故自作者,毋轻优劣。

  《天问》虽属《离骚》,自是四言之韵,但词旨散漫,事迹惝怳,不可存也。

  延寿《易林》、伯阳《参同》,虽以数术为书,要之皆四言之懿,《三百》遗法耳。

  杨用脩言《招魂》远胜《大招》,足破宋人眼耳。宋玉深至不如屈,宏丽不如司马,而兼撮二家之胜。

  《大风》三言,气笼宇宙,张千古帝王赤帜,高帝哉?汉武故是词人,《秋风》一章,几於《九歌》矣。《思李夫人赋》,长卿下,子云上,是耶?非耶?三言精绝,落叶哀蝉,疑是赝作。幽兰、秀簟,的为傅语。

  “《大风》安不忘危,其霸心之存乎?《秋风》乐极悲来,其悔心之萌乎?”文中子赞二帝语,去孔子不远。

  《垓下歌》正不必以“虞兮”为嫌,悲壮乌咽,与《大风》各自描写帝王兴衰气象。千载而下,惟曹公“山不厌高”,“老骥伏枥”,司马仲达“天地开辟”、“日月重光”语,差可嗣响。

  《柏梁》为七言歌行创体,要以拙胜。“日月星辰”一句,和者不及。“宗室广大日益滋”,为宗正刘安国。“外家公主不可治”,为京兆尹。按当作内史。“三辅盗贼天下危”,为左冯翊咸宣。“盗起南山为民灾”,为右扶风李成信。其语可谓强谏矣,而不闻逆耳。郭舍人“齧妃女脣甘如饴”,淫亵无人臣礼,而亦不闻罚治,何也?若“枇杷橘栗桃李梅”,虽极可笑,而法亦有所自,盖宋玉《招魂》篇内句也。

  汉时卫霍营平,纠纠虎臣,然《柏梁诗》“郡国士马羽林材”、“和抚四夷不易哉”语,无愧七言风雅。《封建三王有》及屯田诸疏,两汉文章皆莫能及,然《三王表》或幕客所为。柏梁歌咏,咸依位序,独骠骑在丞相前,大将军在丞相後,昔人云“去病日贵”,此亦一徵。按《古文苑》注称台成於元鼎二年,登台赋诗乃元封三年,而霍去病以元狩六年卒,是时青盖兼二职也。然则“郡国士马”之咏,亦出青口耶?

  韦孟玄成《雅公布》之後,不失前规,繁而能整,故未易及。昌穀少之,私所不解。

  锺嵘言“行行重行行”十四首“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几乎一字千金。”後并“去者日以疏”五首为十九首,为枚乘作。或以“洛中何郁郁”、“游戏宛与洛”为咏东京,“盈盈楼上女”为犯惠帝讳。按临文不讳,如“总齐群邦”,故犯高讳,无妨。宛洛为故周都会,但王侯多第宅,周世王侯,不言第宅;“两宫”“双阙”,亦似东京语。意者中间杂有枚生或张衡蔡邕作,未可知。谈理不如《三百篇》,而微词婉旨,遂足并驾,是千古五言之祖。

  “相去日以远,衣带日以缓”,“缓”字妙极。又古歌云:“离家日趋远,衣带日趋缓。”岂古人亦相蹈袭耶?抑偶合也?“以”字雅,“趋”字峭,俱大有味。

  “东风摇百草”,“摇”字稍露峥嵘,便是句法为人所窥。“硃华冒绿池”,“冒”字更捩眼耳。“青袍似春草”,复是後世巧端。

  李少卿三章,清和调适,怨而不怒。子卿稍似错杂,第其旨法,亦鲁卫也。“上山采蘼芜”“四坐且莫喧”“悲与亲友别”“穆穆清风至”“橘柚垂华实”“十五从军征”“青青园中葵”“鸡鸣高树颠”“日出东南隅”“相逢狭路间”“昭昭素明月”“昔有霍家奴”“洛阳城东路”“飞来双白鹄”“翩翩堂前燕”“青青河边草”,“《悲歌》、《缓声》、《八变》、《艳歌》、《纨扇篇》、《白头吟》,是两汉五言神境,可与《十九首》、《苏》、李并驱。

  《诗谱》称汉郊庙十九章,煅意刻酷,炼字神奇,信哉!然失之太峻,有《秦风小戎》之遗,非《颂》诗比也。唐山夫人雅歌之流,调短弱未舒耳。《铙歌》十八中有难解及迫诘屈曲者,“如孙如鱼乎?悲矣”、“尧羊蜚从王孙行”之类,或谓有缺文断简,“妃呼豨”、“收中吾”之类,或谓曲调之遗声,或谓兼正辞填讯,大小混录,至有直以为不足观者。“巫山高”、“芝为车”,非三言之始乎?“临高台以轩”、“桂树为君船”、“青丝为君笮”、“双珠玳瑁簪”,非五言之神足乎?“驾六飞龙四时和”,“江有香草目以兰,黄鹄高飞离哉翻”,非七言之妙境乎?其误处既不能晓,佳处又不能识,以为不足观,宜也。

  《铎舞》《巾舞》,歌俳歌政,如今之《琴谱》及乐声车公车之类,绝无意谊,不足存也。

  录苏李杂诗十二首,虽总杂寡绪,而浑朴可咏,固不必二君手笔,要亦非晋人所能办也。如“人生一世间,贵与愿同俱”,“红尘蔽天地,白日何冥冥”,“招摇西北指,天汉东南倾”,“短褐中无绪,带断续以绳”,“泻水置瓶中,焉辨淄与渑”,“仰视云间星,忽若割长帷”,仿佛河梁间语。

  杨用脩录古诗逸句及书语可入诗者,不能精,亦有遗漏。余择而录之:“红尘蔽天地,白日何冥冥。”“安知凤皇德,贵其来见稀。”皆李陵“泛泛江汉萍,飘荡永无根。”“青青陵中草,倾叶晞朝日。”作“希”乃妙。“天霜木叶下,鸿雁当南飞。”“人远精神近,寤寐见容光。”“初秋北风至,吹我章华台。浮云多暮色,似从崦嵫来。”“石上生菖蒲,一雨八九节。仙人劝我冫食,令我好颜色。”“去归不顾门,萎韭不入园。”诸葛孔明“探怀授所欢,愿醉不顾身。”王仲宣“皎月垂素光,玄云为仿佛。”刘公幹“金荆持作枕,紫荆持作床。”“黄鸟鸣相追,咬咬弄好音。”“翕如翔云会,忽若惊风散。”刺腆“迅飚翼华盖,飘飖若鸿飞。”石崇“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右军“遥看野树短。”虞骞“浴景出东渟。”《仙诗》已上皆古诗。“生无一日欢,死有万世名。”《列子》“片玉可以琦,奚必待盈尺。”“骏马养外厩,美人充下陈。”《陈国策》“薰以香自烧,膏以明自煎。”《龚胜传》“孔子辞廪丘,终不盗带钩。许由让天下,终不利封侯。”“日回而月周,终不与时游。”“南游罔{穴良}野,北息沈墨乡。”俱《淮南子》“跣跗被商舄,重译吟诗书。”王充“新霁清旸升,天光入隙中。”佛经“陇坂萦九曲,不知高几里。”《三秦记》“乔木知旧都。”《吕览》“新林无长木。”同“素湍如委练。”罗含《记》“挥袖起风尘。”刘邵“兰葩岂虚鲜。”郭璞“文禽蔽绿水。”应璩“两雄不并栖。”《三国志》已上杂书语。

  《孔雀东南飞》质而不俚,乱而能整,叙事如画,叙情若诉,长篇之圣也。人不易晓,至以《木兰》并称。《木兰》不必用“可汗”为疑,“朔气”“寒光”致贬,要其本色,自是梁陈及唐人手段。《胡笳十八拍》软语似出闺襜,而中杂唐调,非文姬笔也,与《木兰》颇类。

  余读《琴操》所称记舜禹孔子诗,咸浅易不足道。《拘幽》,文王在系也,而曰:“殷道★★,浸浊烦。硃紫相合,不别分。迷乱声色,信谗言。”即无论其词已,内文明,外柔顺,蒙难者固如是乎?“瞻天案图,殷将亡。”岂三分服事至德人语!“望来羊”固因眼如望羊傅也。他如《献玉退怨歌》谓楚怀王子平王。夫平王,灵王弟也,历数百年而始至怀王。至乃谓玉人为乐正子,何其俚也。《穷劫曲》言楚王乖劣,任用无忌,诛夷白氏,三战破郢,王出奔。用无忌者,平王也。奔者昭王也。太子建已死,有子胜,後封白公,非白氏也。其辞曰:“留兵纵骑虏京阙。”时未有骑战也。《河梁歌》:“举兵所伐攻秦王。”句践时秦未称王也,句践又无攻秦。夫伪为古而传者,未有不通於古者也。不通古而传,是岂伪者之罪哉!

  词赋非一时可就。《西京杂记》言相如为《子虚上林》,游神荡思,百馀日乃就,故也。梁王兔园诸公无一佳者,可知矣。坐有相如,宁当罚酒,不免腐毫。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虽尔怳忽,何言之壮也。“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是千古情语之祖。

  《卜居》《渔》你,便是《赤壁》。诸公作俑,作法於凉,令人永慨。

  长卿《子虚》诸赋,本从《高唐》物色诸体,而辞胜之。《长门》从《骚》来,毋论胜屈,故高於宋也。长卿以赋为文,故《难蜀封禅》绵丽而少骨;贾傅以文为赋,故《吊屈鹏鸟》率直而少致。

  太史公千秋轶才,而不晓作赋。其载《子虚上林》,亦以文辞宏丽,为世所珍而已,非真能赏咏之也。观其推重贾生诸赋可知。贾暢达用世之才耳,所为赋自是一家。太史公亦自有《士不遇赋》,绝不成文理。荀卿《成相》诸篇,便是千古恶道。

  杂而不乱,复而不厌,其所以为屈乎?丽而不俳,放而有制,其所以为长卿乎?以整次求二子则寡矣。子云虽有剽模,尚少谿迳。班张而後,愈博愈晦愈下。

  子云服膺长卿,尝曰:“长卿赋不是从人间来,其神化所至耻?”研摩白首,竟不能逮,乃谤言欺人云:“雕虫之技,壮夫不为。”遂开千古藏拙端,为宋人门户。

  《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长门》一章,几於并美。阿娇复幸,不见纪传,此君深於爱才,优於风调,容或有这,史失载耳。凡出长卿手,靡不穠丽工至,独《琴心》二歌浅稚,或是一时匆卒,或後人傅益。子瞻乃谓李陵三章亦伪作,此兒童之见。夫工出意表,意寓法外,令曹氏父子犹尚难之,况他人乎?

  《子虚》《上林》材极富,辞极丽,而运笔极古雅,精神极流动,意极高,所以不可及也。长沙有其意而无其材,班张潘有其材而无其笔,子云有其笔而不得其精神流动处。

  《长门》“邪气壮而攻中”语,亦是太拙。至“揄长袂以自翳,数昔日之{侃言}殃”以後,如有神助。汉家雄主,例为色殢,或再幸再弃,不可知也。

  孟坚《两都》,似不如张平子。平子虽有衍辞,而多佳境壮语。

  “★薄怒以自持,曾不可乎犯干。目略微盼,精彩相授,志熊横出,不可胜记。”此玉之赋神女也。“意密体疏,俯仰异观。含喜微笑,窃视流盼。”此玉之赋登徒也。“神光离合,乍阴乍阳。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此子建之赋神女也。其妙处在意而不在象,然本之屈氏“满堂兮美人,忽与余兮目成。”“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余兮善窈窕”,变法而为之者也。

  宋玉《讽赋》与《登徒子好色》一章,词旨不甚相远,故昭明遗之。《大言》《小言》,枚皋滑稽之流耳。《小言》无内之中本骋辞耳,而若薄有所悟。

  班姬《扌寿素》如“阅绞练之初成,择玄黄之自出。准华裁於昔时,疑形异於今日”,又“书既封而重题,笥已缄而更结”,皆六朝鲍谢之所自出也。昭明知选彼而遗此,未审其故。

  子云《逐贫赋》固为退之《送穷文》梯阶,然大单薄,少变化。内贫答主人“茅茨上阶,瑶台琼榭”之比,乃以俭答夺得,非贫答主人也。退之横出意变,而辞亦雄赡,末语“烧车与船,延之上坐”,亦自胜凡。子云之为赋、为《玄》、为《法言》,其旁搜酷拟,沉想曲换,亦自性近之耳,非必材高也。

  傅武仲有《舞赋》,皆托宋玉为襄王问对。及阅《古文苑》宋玉《舞赋》,所少十分之七,而中间精语,如“华袿飞髾而杂纤罗”,大是丽语。至于形容舞态,如“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骆驿飞散,飒沓合并。绰约闲靡,机迅体轻”,又“回身还入,迫于急节。纡形赴远,漼以摧折。纤縠蛾飞,缤猋若绝。”此外亦不多得也。岂武仲衍玉赋以为己作耶?抑後人节约武仲之赋,因序语而误以为玉作也?

  枚乘《菟园赋》,记者以为王薨後,子皋所为。据结尾妇人先歌而後无和者,亦似不完之篇。

  “凄唳辛酸,嘤嘤关关,若离鸿之鸣子也。含?啴谐,雍雍喈喈,若群雏之从母也。”其《笙赋》之巧诣乎?“鸣”作“命”。“器和故响逸,张急故声清,间辽故音痺,弦长故微鸣。”其《琴赋》之实用乎?“扬和颜,攘皓腕”以至“变态无穷”数百语,稍极形容,盖叔夜善於琴故也。子渊《洞箫》、季长《长笛》,才不胜学,善铺叙而少发挥。《洞箫》孝子慈母之喻,不若安仁之切而雅也。

  杨用脩所载七仄,如宋玉“吐舌万里唾四海”,纬书“七变入臼米出甲”,佛偈“一切水月一切摄”,七平如《文选》“离袿飞绡垂纤罗”,俱不如老杜“梨花梅花参差开”、“有客有客字子美”和美易读,而杨不之及。按傅武仲《舞赋》,家有《古文苑文选》,皆云“华袿飞绡杂纤罗”,不言“垂纤罗”也。

  东方曼倩管公明郭景纯俱以奇才挟神术,而宦俱不达。景纯以舌为笔者也,公明以笔为舌者也,曼倩笔舌互用者也。若其超物之哲,曼倩为最,公明次之,景纯下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