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升仙传 > 第七回 青鱼精戏弄小塘 独角龙水淹泗州

  话说小塘把左手向妖精一张,一溜火光向妖精扑去。鱼精一见心惊,转身便走,小塘那里肯舍,说疾道快,掌心雷又向鱼精打去,鱼精无奈,把身上一领衫子脱下,才得逃回寺后。青面狐迎着,一看见鱼精的鳞甲不全,连忙问道:“姨母你到那里怎么样了?”鱼精说:“厉害,厉害!若非腿快,已死于那人之手。”小狐说:“如此看来,这仇难以报了。”鱼精说:“无碍,我有一位姑舅哥哥是东海龙王十代玄孙,姓敖名叫倒世,九江八河俱称他为独角大王,现住淮河逆水潭中,把他请来便可以报此仇。你可先到青莲洞中替我看管,我今去也。”

  言罢,足下生风,到了逆水潭边。叫看门的老鳖往里通报,野龙听说,即忙就请。青鱼精到了里边,一见野龙,放声大哭,野龙说:“贤妹,你有什么冤屈事情,对愚兄说了,包管与你出气。”鱼精说:“表兄,小妹也无别的事情,只因泗州来了个游方秀士,姓济名是小塘,口口声声要捉三个妖怪头,一个是九尾狐,二名就是小妹。狐姐姐被他用掌心雷打死,小妹的鳞甲又被他扯碎,幸是腿快,未曾丧命。”独角龙说:“三名是谁?怎么样了?”鱼精说:“表兄,三名就该着你了。他说你是什么独角大王,不过是一个多年的泥鳅,有本事捉了来,生炸下酒,表兄你说这还了得了么!”野龙听说,心中大怒,说:“好穷酸敢如此猖狂,揭我的短处。贤妹与我看守洞府,待我前去会他。”

  言罢,出离水面,一阵怪风,来到泗州城中,变了一个儒流秀士,竟到魁星楼上去见小塘。小塘一见,连忙请坐,说:“请问尊兄贵姓?”野龙说:“小弟姓敖名倒世,住处水府,因仰大名,特来奉拜,还有不明白的一件事情,要请教请教。”  小塘说:“敖兄,不知是件什么事情?”野龙说:“你乃北京人氏,来在泗州把一个千年狐狸伤害,不知是何缘故。”小塘说:“敖兄差矣。奸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况那妖狐哄迷愚人,连伤五个性命。”野龙说:“这罢了。听说你口出大言,说几天的狂话,要捉青莲洞的青莲仙子,逆水潭的独角大王,难道他们也害生命不成?”小塘听了心下寻思,说:住了,这些话问的古怪,想必又是一个妖精,若论青莲洞逆水潭我并不知道,何从有捉二怪之说?他既如此说了,我若不承当,又落他的褒贬。我且应承起来,看是如何。想罢开言说:“小弟实有此话。休说是两个妖怪,普天下的妖精我济某定要斩尽。”

  野龙说:“无论天下的妖怪,就只一个独角大王,可就有些难缠。”小塘说:“独角大王不过是个妖怪。就是翻江搅海的毒龙我也只当是个泥鳅。”野龙一听此言,见与鱼精的言语相同,不由的心头火起,说:“好穷酸,我就是独角大王,你可岂奈我何!”说着照小塘就是一掌,小塘侧身躲过,连忙念咒,把左手掌一撒,哗喇喇就是一个沉雷。这要是別的妖灵早已着伤,独角龙只是不理。小塘又念咒语,连连又是两个掌雷。野龙着忙,怕的是五雷俱发难以支持,将脚一跺,一道金光出泗州,回到淮河之内,点了些水卒,兴波作浪水淹泗州,要拿小塘报仇。

  泗州任爷见水势头来的恶,指挥百姓土壅城门,自己上到城上,往下一看,见那水头几与城齐。知州没了主意,急的直要寻死。转过一名书吏说:“老爷莫慌,咱这淮河常有水怪作乱,从前也曾涨过一遭。多亏许真君把条孽龙赶下西江,所以至今不受水患。今日这个水势未必没有水怪,现今济相公广有法术,何不把他请来,看看能以除了此患也未可知。”  任爷听说,忙把小塘请到城上,说:“先生有何法术能退此水?快着救这一城的性命。”小塘说:“老爷放心,只管且下城去,待学生细看明白,再作计较。”任爷依言,带领衙役下城而去,小塘自己走进敌楼,从衣中取出葫芦,扳开塞儿,将灵鬼叫出,说:“现今淮河水涨,泗州将及不保,命你出去打听打听,看是什么妖精作怪?”灵鬼去不多时回来,报道:“法师你可惹下祸了,只因你掌心雷劈了妖狐,青鱼精在你手中逃命,勾引孽龙敖倒世来,你又用雷震他,他一怒,水淹泗州,要捉法师报仇。”言罢,复入葫芦而去,小塘听罢,吓的魂不附体,不由的二目之中落下泪来。

  吕祖正在洞中打坐,只见一股怨气冲空,慧眼一观,早知其意,遂拿了一条黄绒带子,一个小药葫芦,把柳树精叫到跟前如此这般吩咐一遍,交与带子葫芦,叫他去与小塘擒拿野龙。柳仙領命,一架云头来到泗州城上,收落云头走入敌楼之中。小塘正然焦愁,抬头一看,见面前站着一丑恶无比之人,心中只当是独角大王前来追命,遂大着胆子大叫一声,说:“好野龙,我济某降妖除怪,为的是与民除害,你若要与狐狸报仇,只该捉我一人,为何伤害满城的百姓?”柳仙听了,晴暗点头,说:“小塘,你错认人了,我乃纯阳老祖的门徒,姓柳名是垂青,今奉老祖法旨,来解你的危难。”小塘闻言双膝跪倒,说:“仙长,不知此水几时可退,救这一城生灵。”柳仙将小塘扶起,如此这般说了一遍,将绒条、葫芦交与小塘,一纵金光忽然不见。小塘收了宝贝,差人去请任爷,任知州来在城上说:“济先生,可知这是什么怪物了吗?”小塘说:“这原是一条野龙,老爷可速差人捉燕子数十只,锅灶柴薪、香油等物一齐送上城来,我自有捉他的法术。”任爷听了,立时着人将应用之物一齐治办了来,下城回衙而去。小塘亲自动手,支锅烧火,把燕子与香油倒在锅内,不多一时,香气扑鼻,原来虾龙鱼鳖之类好吃这件东西,独角龙正然兴波作浪,忽闻见这股香气,馋得他顺口流沫,张牙舞爪出离水面。小塘一见,满心欢喜,忙念咒语,把手一张,就是一个掌雷。野龙正闻香气,听的一声雷响,抬头一看,见小塘在城头站立,不由得心中大怒,把颈项上的金鳞一乍,那水往上就涨。柳仙一见,解下虎皮战裙,迎着金光一叫,收去一片金鳞。

  书以简短为妙,不可重叙。济小塘发了七次掌雷,野龙把那金鳞乍了七乍,柳仙就收去七片金鳞,野龙只急的怒发如雷,咬牙切齿说:“穷酸,你怎敢破我的七片金鳞!今日不生吞你,誓不再居水府。”言罢出离水面,飞奔小塘,小塘忙把柳仙给他的葫芦、绒条一齐撇去,自己隐在敌楼之中。那葫芦迎风就变,变的与小塘一般,在那里端然站立。野龙不辨真假,扑到跟前把个假小塘吞在腹内,回头就走。柳仙看的明白,忙现法像,骑在野龙背上,说:“野畜哪里走!”野龙此时怒气未患,把身子一滚,想把柳仙翻下水去,柳仙念动真言,那个如意葫芦在野龙腹中变成五把钢钩,抓住心肝。那绒条变成一条铁索直到咽喉,野龙觉着有件东西在嗓子之内,不由的把口一张,那索子从口內掉出半截。柳仙一见,把野龙头上独角用手抓住,往怀里一扳,伸手抓住索子,提了一提,疼的个野龙声如牛吼,只叫放生。柳仙说:“野畜,还不与我退水,等到几时?”野龙不敢不从,吩咐水卒将水退去,柳仙请了四位揭地神来,把野龙拉到东门以外,推入塔下枯井内,这且不表。

  再说柳仙走入敌楼之中,把擒龙之事与小塘说了,小塘千恩万谢,说:“仙长,弟子在这泗州不能久住,欲同大仙前去叩见祖师一面,不知可否?”柳仙说:“如今还不是叩见之时,你若不欲在此,可去告辞官长,我带你到长安罢!”小塘说:“若去告辞,恐怕他们留恋,不如在此粉壁留诗一首,咱快走罢!”言罢,取出随身带的笔砚,在那敌楼墙上写道:

  四海云游济小塘,柳仙护庇把龙降。  临行留下诗一首,水患永除保吉祥。

  小塘写完,方要下城,柳仙说:“不可,你既然怕大家留恋,不必下城,待我传你驾云的法术,咱二人腾空去罢!”遂将咒语念与小塘,小塘学会,二人驾起云来,不多时到了陕西交界,收落云头。柳仙说:“以后若要驾云就是依此咒语,我还有个柬帖,上面俱是仙家的妙术,你可紧紧收藏。”言罢递与小塘,转眼不见。小塘望空拜谢了一番,竟奔西安大道。

  一路上化斋充饥,夜宿古庙。那日到了西安城中,正遇着王府大放花灯,小塘随着众人去看了一看,果然热闹。原来这座王府是嘉靖爷的御弟,封在西安,名为秦王。小塘贪看花灯,不觉天晚,就在街上一座小店投宿,睡到五更醒吋,想着要化秦王一些银钱,在西安行些好事,却又无门可入。想了一回,想出个主意。天明起床租了店家一张桌子,借了一方大砚,烦店小二送到十字路口。自己又买了笔墨、红纸。

  将红纸裁了几付对子,写春对出卖,谁知从早至午,并没人上前问问。小塘无事,把柳仙给他的柬帖取出观看,原来上边俱是变戏法的法术,小塘暗暗记熟,找了几根干草截成节儿,摆在桌上,来往行人就有好事的,说“今已是正月十七,为何还卖春对,这些草节有何使用?”小塘说:“学生路过贵处,缺少路用,无奈写些对子卖,这些草节善能变化,列位要我几付对子,待我变个戏法你们瞧瞧。”众人听说要变戏法,大家把些对子尽情买去,小塘见对子已卖,拿起草节用手巾盖上说:“那位吹口法气?”过来一个后生吹了几口。小塘念完咒语,把手巾一掀,只见蚂蚱坦张一齐乱跳,对对蝴蝶上下翻飞,众人大喜,你扑我夺,夺到手中却是长尾大蛆,及至摔在地下,仍旧还是草节,一齐拍手大笑,称妙不绝。适赶着有王府太监从此经过,见小塘的戏法巧妙,勒马观看,看罢大喜,说:千岁正然闷倦,何不叫他进府玩玩,叫千岁喜欢。想罢,吩咐小厮:“你去与玩戏法的说知,叫他跟到府里边玩去。”小子领命,上前与小塘说了。小塘大喜,当下收拾了收拾,跟着小子往王府而来。要知后事,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