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鬼谷四友志 > 卷之一下 澹游子评

孙膑待先生,无所底裹遮饰,真如父母一般。但看答庞涓云,“先生之命不敢违”这句便是。其于惠王处则云,“村野匹夫,过蒙聘礼,不胜惭愧”等语,虽是谦言。总属朴茂处来,同一初见,庞涓便只是夸诞。

庞涓欲杀孙膑,甚为极易,盖孙膑乃毫无底裹,且感惠庞涓举荐之恩,正思报答耳。他那里还省着要害彼哉?孙膑所以不即见杀者,幸有兵秘,早为庞涓告也。鬼谷所以即索原本,不肯留于孙膑者,早为膑今日解厄故耶。

孙、庞二人,奉令布阵,一闲一忙,文情如画。膑堪然若守山门之弥勒,涓流荡似处马厩之猕猴。私下探取阵法,疾忙走报惠王,遮掩一时,后人可恨。

庞涓设计欲害孙膑,人皆以为巧。吾以为孙子太弛,更有惠王之偏听。故至此耳。如今之世,勤人多富而狡吝,懒人多贫而无滞,小人多俭曲有党相,援君子多懒,直无备人危。

孙膑既刖,废尚不疑,及庞涓所为,反感日食图报,天幸有此诚儿泄谋。不然缮写一完,不死何俟!纵有锦囊,未必便思展看。然则诚儿,乃孙膑莫大恩人,堪与鬼谷先生并驰。膑后日为仙,魏国灭亡,不知曾有报德否?

先生虽有诈风魔锦囊指示题目,但此篇大文字实为难做。以忠直人在狡猾小人面前诈作,使其必信为实。此在九死中讨其一活,啖取狗矢土块如常,与越勾践庾黔娄等,同谓异事。

假使孙膑虽以佯狂,谁信庞涓?苟延性命于时日耳,又兼地方,每日具报所在。若无墨翟师弟热心闻齐,岂能轻离魏地!一成之锦囊,二成之诚儿,三成之墨翟师弟,斯脱此火坑,益见解厄之难。

威王敏捷之人,听邹忌罢声色,沉洏封即墨烹阿大夫。今欲以兵取孙膑于异国,不顾彼此矣,田忌属赳赳武夫,能设谋计取,正是人不可轻测度处。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