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四十五回 寄闲情支硎山拾翠 添幽恨虎阜浜伤春

说话挹香见园中春光明媚,万卉争妍,忽然想着明日是三月十一,支硎范坟不胜热闹,今日初十,何妨先去一游。便从园中走至拜林处,恰巧叶仲英、姚梦仙、吴紫臣俱在,见挹香大喜,接入书房坐定。 挹香谓拜林道:“今日欲邀兄到支硎一游,未识有兴否?”拜林道:“正合我意。方才梦仙说及在会几个同往一游,船己唤定,舟内和牌。但我和牌不能及你,正欲命人到来,你今来了,真是适逢其会。”叶仲英道:“时候不早了,快些下船罢。”于是五人登舟,柔橹轻摇,出阊门而去。

吴紫臣道:“如今好和牌了。”挹香道:“和什么倍头?”拜林道:“自然十二倍,八京四梦。”挹香道:“何不加一倍断磕碰碰,十三倍似乎好玩一些。”梦仙道:“好”。于是用天地人和排了位次,拜林拾了天牌,天勿动,紫臣拾了人牌,梦仙拾了地牌,仲英拾了和牌。梦仙与紫臣换了一个坐位。紫臣道:“今天我要输了,坐在梦仙下家,他是紧长牌的人。”梦仙道:“我的上家也是不甚熟谙的,藏死斗活,硬碰硬吃,我比你更加不好来。”说笑了一回,挹香道:“我来看和牌,替你们派码子可好?”于是每人四两码子,么二行闲,闯不算。紫臣碰了四圈庄,和了两次,立六直长断不同。拜林见自己输了,便向挹香道:“你来代几圈罢。”于是挹香坐下。

拜林往船头上观看,见一路上桃红柳绿,春色如画,往来行舟,丽姝颇盛。正看间,听见舱内叶仲英大笑拍手道:“做了一副大牌了。”拜林望上家一看,却是一副血九和的七碰头同,仲英拿了四张梦张,摸了第一张血九碰梦,仲英哈哈大笑道:“算不清了。”挹香道:“本身六付加顺京庄七碰头同,连子共十四副,血九碰梦作十二副,又三张六梦并作三十二副,作八不过二百五十六副,怎么快活得算都算不清楚?”遂收了筹码,和好了牌。挹香向仲英道:“你还错去八倍来,难得庄门八倍不要钱的么,”仲英悔道:“错把你们了。”众人齐道:“只好如此。不然我们要搀光了。”正说着,梦仙说道,“不好,不好,六圈庄和了二次,如何,如何?”挹香笑道:“梦哥哥,你捉恶棍时颇有勇力,为何此刻碰和用不出了?”笑说了一回。 到了吴紫臣做庄,挹香摇了一个七矗,与紫臣换了,便将牌儿竖了十张,却是三个磕子。挹香道:“怪不得要输。俗语云,‘三磕勿开招,输得鼻头焦。’”口中说着,又将那十张竖起,又是三个磕子,挹香暗暗欢喜。拜林见竖手等四六碰满,乃是立直长断七碰断不同,喜得手舞足蹈,便向上家仲英处一看,乃是一个宕八张,便往下家梦仙处一看,也是宕八张。梦仙道:“林哥哥,你看两家牌,是不准开口的吓。”拜林点头答应。兜至对家,看紫臣起了一张四六,心里一跳,又看他东搭西搭,四六却是死子,便斗了出来。拜林道:“闯祸了。”挹香便摊下牌道:“飞地立元七碰头同,长吃子十六副,加京磕两副,又把梦张看了七副,共二十五副,一作六十四副,共一千六百副一家。紫臣是庄,要输双倍。”大家道:“我们多搀光矣。”挹香道:“林哥哥,如今你反本出赢了。”拜林欢喜,便将赢的会了船钞,另外又赏了他一两,船家欢喜称谢。

舱中诸人说了一番闲话,舟已抵支硎,梦仙命舟人摆饭。五人饭罢,各自登岸,仲英道:“我等脚都健的,不必坐轿,随意畅游几处。”拜林道:“好。”于是着屐登山,穷探胜迹,游了一回。见天起阴雾,紫臣道:“不要遇雨,回舟去罢。”四人点头,下船重新设席饮酒。

舟抵洞泾,拜林道:“香弟,前面胜塘桥不远,你可同我去一访青田,把他前日信中说的《勾股弦筹算捷说》著作去借来一观。”挹香称善,二人即登岸往访之,问了一个信,始知吕姓馆中。至门即命通报,青田闻挹香来,十分欢喜,即忙出接,谦逊了一回。青田引二人至书室,先与拜林通了名姓,始问适从何来。挹香道:“今日游玩支硎,舟中碰了半日和。刻间舟抵洞泾,前日青翁信中所言《勾股捷说》一书,今拜林兄欲思一假,不知肯否?”青田称好,即检出付与挹香道:“此是副本,但是算时廉筹要多,不能以九根为限。”拜林看了一回,然后藏好。 挹香道:“青翁,汇诚坛斗友何人?”青田道:“一为燕墨绶,善于游戏;一为周子鸣,好饮疏狂:一为易菊卿,善唱大面;一为计宝卿,精绘墨蟹,更有一个守树生,弹得一手好月琴:共五人。后日清明,我要返舍几天,十五一期斗会不能到了。”拜林又问几时到馆,青田道:“要二十边矣”。

谈讲了一回,二人辞别。回船后再整杯盘,重新饮酒。

不片时舟挂顺帆,城中己到,天色已幕,各人登岸回家,挹香至省亲堂,见五美人俱在,便见了父母,告知一切。又道:“明日支硎必盛,爹爹母亲可去一游。”铁山道:“我辈老年人,没有什么兴致的了。明白你同五位媳妇去游罢。吟梅幼小,不可带去。”爱卿等道:“如此,婆婆何不同去,吟梅可交乳母的。”铁山道:“好虽好,但是我二人近来游兴颇少,你们去便了。”说了一回,各自告退。挹香亦归书室,晚膳后至梅花馆安睡。

明日起早,唤了一只画舫,又去请父母同去。父母仍云不去,又云:“我等老年人宜乎守家。”挹香唯唯听命,便至梅花馆催五美人梳妆好了,又命乳妪领了吟梅,叮嘱当心,便一同下船。榜人启棹,缓缓而行。挹香道:“我们在着船中甚是寂寞。”素玉道:“寂寞便怎样?”琴音道:“和牌消遣可好?”挹香道:“我昨日代林哥哥碰了几圈庄,十分讨厌,今日再碰,不甚有兴。”小素道:“如此何以消遣?”挹香道:“你们和纸牌可会?”琴音、素玉齐道:“会的。”爱卿道:“如此你们去和纸牌,我来与秋兰妹下棋。”开了一回舟,已抵支硎山,挹香即雇了六乘山轿,缓缓行来。先至观音山,果然胜景不凡,幽闲各具,四面峭石为山,涌泉为池,苍松翠柏,异草名花,别饶胜境。又至石观音转上殿许多胜迹,游玩了一番,然后下山,乘轿向天平迸发。游人见了挹香的六肩轿儿,都蜂拥来观,有的羡慕。有的称扬,认识挹香者都说他是个风流孝廉公,后面是一妻四妾。

俄而过了童子门,不数里已至天平。六人出轿,先往范公祠瞻仰了一回。挹香谓爱卿道:“文正公忠义一生,名标千古,先天下这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至今俎豆馨香,犹传当世。”爱卿点头称是。小素观看一回,低低的向挹香道:“文正公之眉为何生得如此?”挹香道:“这名火叉眉,又名三角眉。文正公一生爵铁,全在此眉。”小素点头暗记。游了一回,挹香命侍儿扶了五位美人出祠,至九曲桥,又至二松杆,高义园许多胜迹处摹访,复至下白云晤方丈,即在吴中第一泉吕茶小憩。众人都围住挹香们六人观看。挹香道:“你们可要到山上去了,可还走得动否?”爱卿道:“既有此游,宜遍寻胜境,安得不去。”挹香道:“如此甚好。”茶罢,别了方丈,步行上山,去了一线天,过了山坳,看不尽名花瑶草,怪石奇峰。

走了半晌,山径模糊,挹香道:“如今不好上去了。”爱卿道:“我却不信。”便独自扶婢而行,转了几个湾,峰回路转,有路可通。爱卿便唤道:“素妹妹,你们快些来,有路可行了。”挹香听了,即同四人绕径而行。爱卿笑道:“这里更加幽雅了。”但见悬崖泻瀑,松老成龙。正行间,忽闻深林中钟声隐隐,六人心志俱清。

寻声而往,未半里,忽见丛林中露出一带短垣,又行数步,见上书“白云中院”。挹香道:“中白云了,我们进去接接力。”遂同入寺,小沙弥接进,晤见住持德中,邀入石室献茶。挹香谓爱卿道:“你好题一首诗了。”爱卿笑道:“你替我写。”挹香点头答应。爱卿便吟成一首,将草稿递与挹香。挹香即扫去绿苔,题于石上,下书“松陵女史钮爱卿偶题”。其诗曰:

  偕伴兴偏殷,行行到白云。
  峰高天不让,地峻路难分。
  古洞堪藏俗,深山早绝氛。
  吟哦添逸趣,游览志纷纷。

挹香写完,读了一遍,大为得意。良久下山,挹香道:“无隐庵颇近,可要游玩了?”琴、素二人道:“既来之,则游之。”便又坐轿至无隐,六人畅游一过,始兴尽言归。

轿至船边,六人始登归棹。挹香道:“今日如此胜游,不可无诗,待我来首倡何如?”众美道:“好。”挹香便吟云:

  慢移游屐访名山,俗恨闲愁一例删。
  愿与野僧为伴侣,几时跨鹤出尘寰。
  爱卿道:“好虽好,惜有厌绝红尘之意。”

于是也吟云:

  节届清明景色佳,红罗先绣踏青鞋。
  兰桡桂桨轻移去,探尽山巅与水涯。

爱卿吟完,含笑递与挹香道:“不甚好,不甚好。”挹香接来一看道:“好好好。秋妹妹,你也来吟一首。”秋兰想了一想,也吟云:

  三春游屐闹如云,到处奇花馥又芬。
  啼鸟一声听宛转,桃林红雨落纷纷。

挹香赞道:“按声合拍,洵是佳章。如今那个来了?”琴音道:“我也有一首不通的在此。”便念云:

  桃已成阴柳乍匀,春来丽色一番新。
  昨宵买得游山屐,愿与峰岚气味亲。

琴音吟完了,挹香便下去捏他莲瓣,慌得琴音道:“你做什么?”挹香笑说道:“看你这双纤不盈掬的小足,如何穿那游山之屐。”琴音嗤的笑了一声,把小足踢了挹香一下道:“还不走开!”爱卿笑道:“不要吵了。如今素玉妹你来罢。”素玉便吟云:

  黄鹏频唤画桥东,新雨才过淑气融。
  柳色横塘春水绿,杏花村店酒旗红。
  随人戏蝶穿芳径,抱絮狂蜂逐午风。
  兴尽一番游赏后,溪头归路问渔翁。 挹香大赞道:“诗中有画,宛如绘出辋川佳景。前次雁字诗被你占了头等,如今你做了律诗,只怕又要让卿居首矣。”说着又教小素吟咏。小素搜索了良久吟云:

  困人天气惜芳辰,闲约同俦效问津。
  记得画桥红雨下,夕阳萧鼓最宜人。

小素吟完,挹香又说道:“如此佳景,我当再续以诗。”于是又呤云:

  晴日轻云景足幽,闲游移屐到山陬。
  掠风雏燕浑无赖,糁径杨花不自由。
  赢得杖头寻旧约,拼将婪尾破新愁。
  剧怜南浦魂销处,芳草萋萋碧水流。 不多时舟已进城,轿夫等已在那里伺侯了。五人乘轿而归,不表。 且说明日乃是清明佳节,挹香独自一个人,乘着一匹骏马,往虎阜而来。是日天气晴和,游人毕集,往来画舫,雪聚花浓。挹香一路观瞻,扬鞭得意,及至回忆前情,又觉又添出许多惆怅。因想道:“昔日两次闹红,何等欢乐,如今在会的人去了一半了。”想到此处,眼中盈盈欲泪,勉强忍住了。

到着山中,复至真娘墓上瞻拜了一回,便题诗一律于墓上云:

  重临古冢玉骢停,为溯芳名泪暗零。
  无意竹枝横个个,有情春草护青青。
  凄看皎洁亭前月,愁听叮咚塔上铃。
  怪煞往来游屐众,几人凭吊落花灵。

题毕下山,吩咐马夫在半塘伺侯。他独自一人,唤了一只绝无遮盖的小舟,命舵工缓缓而行,在画舫两旁穿来穿去。也有人见他落拓徘谤的,也有爱他面庞俊秀的,交头接耳的说着。挹香见了这许多佳丽,心中又宽慰了些,便成集古一绝云:

  绿绮声中酒半消,玉人何处教吹箫。
  画船转过垂杨外,花不知名分外娇。

于是一声Ы乃,复向前行,见无数兰桡桂桨,错杂其间,真个是如入众香国里,目不暇接。正看间,那边一只画舫唤道:“金挹香,你为什么落拓至此,莫不是要饱餐秀色?”挹香一看,却是陆丽仙,便笑说道:“思学渔郎,不知访得桃源否?”丽仙也笑道:“快到我们船上来罢。”挹香付了几百钱与舟人,过丽仙船上,只见里面吴雪琴、方素芝、陆丽春、蒋绛仙、何月娟、何雅仙、袁巧云、谢慧琼八个美人亦在其内。挹香大笑道:“你们都在这里,我若不泛扁舟,岂不负此佳兴。”正说间,又见房舱中三美姗姗而至,挹香细细一看,却原来是梅爱春、陆绮云、陈秀英,都与挹香相见。丽仙道:“金挹香,你为什么长久不到我家里谈谈?”挹香正欲开言,忽月娟接口道:“如今爱姐与四位妹妹在家,他那里肯到外边来谈谈。”大家笑说道:“不错,不错。”挹香道:“非也。前两日因许多俗务,所以羁住了身子,如今是有暇了。”说着只见舟人摆上菜来,十二位美人连挹香十三人,摆了一桌圆台,团团坐下。

挹香道:“可要想些侑酒雅令?”雪琴道:“这个必须要的。你做令官,我们听令就是了。”陆丽仙便斟了一觥酒,奉与挹香饮尽。挹香想了一想道:“是令先说一灯谜,打四书一句,下用谚语两句作收,俱要贯串。说错者罚酒三觥,重说。不说者罚酒五觥。众姐姐听着,我先起令了。”便说道:“◆梅迨吉望于归—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谚语云:儿大须婚,女大须嫁。如今你们都知道了,那位说?”

袁巧云道:“我来说。”便道:“上不在上,下不在下,左不在左,右不在右—不偏之谓中。谚语云:四面勿着实,记记打来鼓当中。”挹香道:“倒也新奇。雪琴姐姐,你说一个罢。”雪琴便想了一想道:“杨君脬大无医治,宰去◆◆始获安—杀鸡。”挹香听了笑道:“什么谚语。”雪琴将手帕按住,只管嘻嘻的笑。陆丽春道:“快些说出来,为什么只管笑着?”雪琴道:“谚语么,只管羊卵子,不管羊性命。”大家听了,俱拍手大笑。

挹香道:“那位姐姐来了?”丽春道:“我来说个罢。”于是便说道:“流水无情—逝者如斯夫。谚语云:急流勇退,油不关水。 挹香听了丽春之令,心甚不乐。丽仙猜着挹香心里,便向月娟道:“如今你说了。”月娟想了想,便说道:“不惮七里山塘路,萍水相逢亦是缘—有朋自远方来。”谚语云:凑巧凑巧。”挹香听了点头道:“倒也即景生情。如今绛仙妹妹你来了。”绛仙便说道:“思君伉俪闺帏景—宜尔室家。谚语云:福气大,快乐多。”挹香听了哈哈大笑道:“好好好,真会说令。”于是又叫方素芝、何雅仙说令,二人道:“我们想不出这许多巧语,情愿罚酒。”于是各饮五觥。挹香又催陆绮云说,绮云道:“但是不通不要笑,不要罚酒才好。”爱春道:“你说,你说。”绮云便笑说道:“拜倒妆台听训责—是焉得为大丈夫乎。谚语云:“怕老婆,跪踏板。”挹香听了拍手称妙。于是挨着陈秀英说,秀英道:“我愿罚酒。”便吃了酒。轮着梅爱春说,爱春想了一回道:“坐以待旦—终夜不寝。谚语云:六月里吃生姜—伏辣。”爱春说完,大家都笑道:“爱妹妹倒是一个渴睡汉,这一夜不睡,有什么伏辣?”大家说了又笑。

挹香道:“不要笑了,如今要慧姐姐来了。”慧琼点头道:“他怜着我,我爱着他—爱人者,人恒爱之。谚语云:自古英雄惜好汉,从来才子惜佳人。”挹香听慧琼说了,不觉又想着他义妹了,叹道:“慧姐姐,你么此时还在这里与我相叙,那里知月妹妹已乘龙得选,竟作人面桃花了。回忆昔日初至护芳楼,一同饮酒举觞,何等高兴,如今细细算来,十二人中已去五人,连月妹妹共是六人。好景难长,美人易别,岂不伤哉!”说罢涔涔下泪。慧琼听挹香说了一番,也觉心中凄切,思念月素,只得婉言劝慰挹香道:“快些收令,莫再悲伤了。”挹香便长叹一声道:“收令了,大家听着。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明朝散发弄扁舟—我将去之。谚语云:一着不到处,满盘多是空。”说罢,大家嗟叹。

又饮了一回,已是夕阳在山,舟始开回。挹香到半塘,辞了众美人登岸,乘马而归。

不知已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