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四十三回 赏中秋挹香怀美 开夜筵素玉劝夫

话说那日中秋,挹翠园设宴于拜月庭中,爱卿邀了四美人与挹香饮酒。抵暮,六人同到园中,只见月色如银,满园遍耀,天空云净,万籁无声。挹香一手挽了爱卿,一手搭在小素肩上,趁着月色,慢穿芳径。林间桂蕊,扑鼻芬芳。过了海棠香馆,兜入荼コ架,穿出芍药轩,上假山,到拜月庭,六人坐定。

爱卿道:“挹香你看,那边这株金桂开得十分灿烂,映着月色尚且色若黄金,想日间看时更要繁盛些哩。明日命侍儿来采些做球带倒好。”挹香微笑称善。秋兰道:“多采些儿做几缸桂花梅儿,亦未始不可。”爱卿点头称好。素玉拍手道:“挹香,你是最善吃梅的,我们来做些与你吃可好?”挹香道:“好好好。”

说了一回,家人摆上菜来,六人饮酒。俄而玉兔腾辉,比初到愈加皎洁。挹香举杯畅饮,四面观望,只见观鱼小憩那边一带回廊曲折萦纡,十分好看,便道:“爱姐,我想自从观鱼小憩新创了十二间旱船,我们尚未进去游过,缓日必须一玩。但是每阁中要一人凭栏而立,各举一韵事。倘有粗俗者,罚酒三杯。”爱卿笑道:“你这人,想出来的事情总是离奇古怪。请问你自己做些什么?”挹香道:“我么,端坐于观鱼小憩中,看你们献技,评定甲乙后,酌加奖赏。”爱卿打了挹香一下道:“你这人太会讨便宜了。我们举韵事,你么看着,还要惹你做试官,评什么甲乙,加什么奖赏,那个来依你?”挹香笑道:“不然就不好顽了。”

小素道:“你说奖赏,将什么东西奖赏呢?”挹香听了,想了一想道:“你若考了第一么,我赏你一个来意可好?小素听了,杏脸微红,打了挹香一下道:“你这个精油嘴!”爱卿与秋兰听了不解,爱卿道:“甚么来意?”挹香笑道:“你不懂的了。”爱卿道:“你说不说?不说我要喷酒过来了。”挹香笑道:“这来意么,就是我来陪你之意。”爱卿啐了一声,呼了一口酒,来喷挹香。挹香慌了,一躲,却跌在琴音怀里。小素看见挹香跌了,恐怕他跌痛,连忙去扶挹香,自己在桌上一绊,倒跌了一交,大家倒好笑起来,于是复归坐位。

素玉与琴音问道:“你们说这许多口号,到底甚么讲究?”挹香笑道:“你们不要问了,考了第一,自然总有好处。”爱卿与小素听了,俱掩口而笑。大家仍旧一些不解。

正在闲观,忽闻一阵香风从木樨林中拂来,座上六人齐声道:“趣极矣。”又见半空中起了无数彩云,衬得这个月如水晶球仿佛,耿耿秋宵,十分绚烂。挹香见月色团◆,美人围绕,不觉又想着月素起来了:“曾记那年青浦归来,月妹妹开筵相待,宴赏中秋。如今是明月仍园,美人已杳,想他此时对此一轮皎洁,也在那里念及我了。”想着泪如泉涌。素玉见他泪下,便道:“为甚么好端端又要哭起来了,”爱卿道:“他必是又在那里想众妹妹了。”挹香道:“我不想别个,只想月妹妹。记得昔年今夕,我到他家,蒙他款酒殷勤,十分情重。况平素间常存怜爱,我患病他家,他又随侍药炉茶灶,又替我代偿药钱。我病痊之后,要还他药资,他反蹙然不悦,说甚么患难相同,理当加此,待我金挹香亦为至矣。恨只恨我金某未曾酬其美意,遽尔分离。如今对此月圆,佳人何在,你想可恨不可恨,可悲不可悲!”主

素玉便劝道:“你也不要悲伤了。从来孽缘易尽,好事多磨。就是月姐姐于归甫里,盟订陆君,你说也是多情之辈,你也可放心些了。其余众姐妹们分离,这也是势之所迫。美人易暮,年华有不再之嗟,你虽作花铃,究难保护他们一世的。”挹香道:“你话虽是不差,你可知人生知己难为别,就是你们五位姐妹,幸得不弃我金挹香,得联燕好,若说你们都不以鲰生为念,只怕我更加要无趣了。”说着又取出月素所遗锦囊,细细瞻玩道:“你看月妹妹临别时,犹不忘我,绣此锦囊相赠。如今见物怀人,我能不增秋水蒹葭之感耶?”说着又大哭起来。素玉见挹香如此定骚,只得又善为解劝,爱卿与众人也相慰,挹香方才收泪。

琴音道:“爱姐姐,我们倒不如来联句罢。”素玉接口道:“妙。”爱卿道:“今日我们联句,不用自出心裁,须借古人名句吟之,即景成诗,限古风一首,可好?”挹香道:“倒也使得,不知可能使我稍释怀人之念否?”便道:“谁人起句?”秋兰道:“自然爱姐先来。”爱卿道:“就是我先说。”便吟道:

  “月到中秋分外明。”

挹香道:“这句诗害我又要牢骚了。”爱卿道:“这是何故?”挹香道:“月到中秋分外明,人到此时更惆怅。岂不是愈加添人感慨么?可要我来续一句?”爱卿道:“不要你续。”琴音嚷道:“吾来续,吾来续。”便说道:

  “醉边闲把旧诗评。”

爱卿道:“好,好,好。这句诗可是黄庚的么?”琴音道:“正是。上句乃‘佳客相遇慰岑寂’。”挹香道:“如今是夫妻中秋多抑郁,酒边闲把旧诗评了。”琴音笑了一笑,打了挹香一下道:“那个要你多嘴。”挹香道:“如此方好解我抑郁,如今吾来说了。”爱卿道,“不要你说,要秋兰妹说来。”挹香道:“吾就不说,但别人讥诮了河东狮吼,那时你悔之晚矣。”爱卿打了挹香一下道:“偏不要你说。秋妹快说。”挹香又笑道:“你情愿做胭脂虎了么?”

爱卿瞅了一眼,又催秋兰说。秋兰便想了一想道:   “天街夜色凉如水。”

素玉道:“我也想着一句在这里了。”小素道:“我也有了。”挹香道:“如此你们那个先说?素玉道:“我先说。”小素道:“让我先说。”挹香见小素争先,知道他诗句不甚熟的,便对素玉道:“让他先说罢。”素玉听了挹香,让小素先说。 小素便道:

  “小醉何妨倒玉罂。”

小素说完了,素玉道:“方才被你抢说了,如今我来说了。”便道:

  “桂气满阶庭。”

素玉说完,爱卿谓挹香道:“如今容你说了。”挹香道:“你们不让我说,吾也不说了。”素玉道:“说说说。”挹香道:“不说的了。”爱卿道:“你不说么?”立起来要扯挹香,挹香只得说道:

  “冷光翠色入疏棂。”

素玉说:“如今又是爱姐来了。”爱卿便说道:

  “云头滟滟开金饼。”

挹香听了道:“这句诗是你杜撰的。”爱卿道:“什么杜撰,亏你一榜秋魁,难道这句诗都不晓得的么?这是苏舜钦《中秋新桥对月》,诗下句乃是‘水面沉沉卧彩虹’,历历可考,怎说杜撰?”挹香笑道:“好姐姐,我同你说说顽话,你为何发起急来。如今待我来续一句罢:

  “银烛秋光冷画屏。”

爱卿道:“又被你抢了一句。如今那个说了?”小素道:“我来说。”便道:

  “一醉东风费万金。”

挹香道:“好虽好,惜乎东风不切此时。”便续一句道:

  “花仙夜入广寒宫。”

爱卿道:“为何又要你联,理该罚酒。”挹香道:“兴到即吟,不妨罚酒,你斟来我吃。”爱卿便斟了一杯酒,递与挹香。挹香道:“我要学学昔日闹红会的吃酒法子了。”便将嘴去受爱卿手中那杯酒。爱卿见他这般情形,又好笑又好恼,只得递与挹香吃了。然后对琴音说道:“你快些说罢。”琴音便说道:

  “开樽细说平生事。”

挹香又接道:

  “东皇费尽养花心。”

爱卿道:“为何又要你说,如今要罚跪了。”挹香听了道:“对此嫦娥,理该下拜。”便起身出位,对月跪下,使得大家倒好笑起来。挹香跪了良久,众人叫起他来,挹香道:“爱姐之命,岂敢妄起。”爱卿见他如此,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出位来扶他。于是各将月饼吃了一回。 素玉道:“如今秋兰妹妹你说一句,我来续联。”秋兰点首,想了一想道:主

  “微风动清韵。” 素玉见小素已有些醉意,便道:   “浅潮半醉流霞晕。” 素玉吟完,挹香道:“爱姐你快些说,又要轮着我了。”家卿便说道:

  “花有清香月有阴。”

挹香道:“这十二侵韵中诗句甚少,我不来说了。”爱卿道:“岂有此理。方才不要你说,你偏要说,如今轮着你、你又嫌难,这是不能的。”挹香无法,只得细细的搜索一回,便道:

  “洗杓开新酝。”

素玉续道:

  “一半秋光此夕分。” 琴音也说道:
  “睡鸭香浓换夕薰。” 爱卿道:“小素妹,你说一句,等挹香收句罢。”小素便想了一想道:

  “如此良夜何。”

爱卿道:“为什么说《寺经》上句子?”小素笑道:“也是古人诗句吓。”挹香道:“虽则违例,用意颇佳,就算了罢,待我来收句。”便道:

  “不可一日无此君。”

说着便抱了小素,小素倒觉十分颜赧。

爱卿笑道:“亏你好意思,偏做出这许多惹笑的事情出来。”挹香一头笑,一头挽了小素,踏月而行。爱卿等亦命侍儿扶了,各自归房。那夕挹香便睡在沁香居小素处。

不知以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