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二十八回 采芹香儒阶初进 赋宜家旧好新婚

话说挹香专候试期,到进场之日下午,文字已完,缴卷讫,头牌出场。亲友都来接考。三天后出案,挹香进了第五名。锣声报到家中,父母大喜,几位至交先来称贺。拜林道:“香弟如今青云得路,就能红袖添香矣。”

忙了几日,挹香至留香阁,爱卿欣然称喜。挹香道:“我今择入泮日来迎姊姊了。”话别后又往众美处,众美咸以新贵目之。家中亦十分欢喜。拜林复来说起姻事,铁山允之,就择于三月望日人月双圆,赋宜家而赓芹藻。

挹香便到留香阎,与爱卿说知。又道:“假母处必须与他说明,付些脂粉钱与他才好。”爱卿称是。便启箱取了一包金叶,递与挹香道:“老母处千金可了其事。妾素蓄赤金百两,君携之往谈可也。”挹香道:“爱姐不必费心,我已带在此了。”爱卿笑道:“日后终是一家人,何必如此。”挹香始允。遂商诸假母,见有许多财帛,又且金公子为人忠厚,“女儿从了他,亦可有靠终身,我有了这宗银子,也可度日。”便允许立了收银笔据。挹香也甚感激,复向爱卿说明。又道:“我欲姐姐迁个住处,他日相迎,亦可以避人耳目。”爱卿称善。挹香遂别去寻好住屋,将箱笼一切搬进新居。假母得了这宗银子,自然宾主分开,别寻生计。挹翠园暂时关闭,以后再用。吾且表过。

再说到了正日,金宅闹热十分,亲友们多来贺喜。挹香命人收拾新房,极其华丽。一额曰“伴花居”,陈设亦颇清幽。堂前亲友来贺者,络绎满座,邹、姚亦至。到了吉时,排齐执事,发轿迎亲。鼓乐喧天,人人争羡,并有赞爱卿慧眼识人,传为佳话。众美人都往爱卿处帮理一切,外面事情挹香早托叶仲英安排,故礼帖往来以及开销六局,一无错乱。 俟至花轿临门,众美替爱卿装束一新。上轿后一路上笙歌细乐,早至金府。乐人奏乐,傧相吟诗,三请登毡,参天拜地,拜见翁姑,送入洞房,成合卺礼,饮交杯酒。如斯艳福,真是前世修来。佳话流传,耸人动听。
  邹、姚、叶三人各出贺新婚诗相赠。如叶仲英诗云:

  风流年少美丰姿,佳诺如君亦罕之。
  蟾窟桂枝攀可待,鸳衾兰麝梦非迟。
  芹香满袖分红袖,柳叶双眉画翠眉。
  料得来年秋更好,鹿鸣先赋弄璋诗。

姚梦仙诗云:

  翡翠帘前笑语频,鸾俦凤行早知名。
  奁开挂月原无价,眉画巫山洵有情。
  锦浪鸳鸯通一谱,春风蝴蝶订三生。
  华堂簇拥笙歌沸,遮莫新娘半喜惊。

邹拜林诗云:

  玉郎才貌玉人知,腼腆羞歌采荇诗。
  蜡凤灯融春黯黯,铜龙漏滴夜迟迟。
  大千世界三生福,欧九闺情两字师。
  他日镜台添蕴藉,茂漪词藻日纷披。 事毕,挹香诣学谒见老师。归后款宾待客,极尽忙碌。几个好友俟至晚上,仍有闹新房之兴。拜林命家人移酒一席,摆于新房中,扯挹香坐下。梦仙道:“香弟,我们要劝你一个酩酊大醉,方可谓蝶醉花香。”挹香道:“既得小红,宜浮大白。”拜林道:“不差。”相与猜拳行令,闹至三鼓,兴尚未倦。

拜林道:“我们要看看新人才好。”挹香笑道:“新人即是旧好,你们难道还不认得么?”梦仙与拜林嚷道:“香弟,你太觉小气了。才到你家,你就如此保护。你可知我们做了媒人,是要包你养儿子的,那有不见之理?”挹香大笑道:“你们如此能言善辩,我就叫他出见,看你们如何。”拜林道:“见了么,叫嫂嫂替我们做个媒人,我还想醉香亭的佳话来。”梦仙道:“不错,我叫爱嫂嫂再关你海棠香馆去受用。”

挹香见他们闹个不休便向拜林道:“林哥哥,你是有情之辈,如今时候不早,理该使人家共赋百年,不该阻我的好事。”拜林道:“新人即是旧好,难道你还没有尝过么?”

挹香见拜林一团高兴,只得命侍儿替新人撤去冠裳,易了衣服,出帷相见。拜林与梦仙等至此,也无可狡猾了,只得上前相见。坐了一回,对梦仙道:“我们出去罢,不要误他们佳期。”挹香道:“再请宽坐,时候还早哩。”拜林道:“你也不要如此了,倘若我等果坐一回,只怕你又要无可如何了。”说罢,同归书室安睡。

再说挹香见他们去了,便闭上房门,来与爱卿相叙,说道:“三载花前,蒙爱卿辱爱,今又不弃鲰生,得谐伉债。姐姐深情,待我先行拜谢。”说着双膝跪下,倒使爱卿十分局促,便挽起挹香。

挹香又道:“前者初遇姐姐时,我心早巳钦慕,因思姐姐与纪君莫逆,况又在我之先,所以卧寝难安,时深辗转。乃不意姻缘预定,月姊相怜,姐姐竟钟爱小生,得成佳话。哈哈哈,素愿已偿,三生有幸。夜深了,姐姐请睡罢。”爱卿见挹香一种温柔,更加心悦,便道:“妾久有心于你,你乃有志功名,得游泮水,不弃烟花,视为正室,我亦感激靡涯矣。”说罢,同入销金,共赋琴耽瑟好。明日,问安姑舅,俗例无庸细述。

时光易过,弥月又临。挹香命人往新屋中搬运了箱笼物件,又雇人看守挹翠园,以备月夕花晨之游。其时正是四月清和,养花天气,园丁来报牡丹盛开。挹香大喜,便对爱卿道:“园中花事正兴,我欲邀众美人赏花一叙。”爱卿道:“使得。惟恐堂上见你有许多姐妹到来,要生不悦。”挹香道:“不妨。我只说同你到园,不说众美人就不妨了。至于众美人,仍订他们集于挹翠园,岂不稳妥?”爱卿称善。挹香各处简邀,订期十八日齐集园中。我且住表。

却说青浦王竹卿与挹香久隔,虽鱼雁常通,究属蒹葭遥溯。且素慕吴中胜景,所以唤一叶扁舟,飘然而至。到了胥门,便命舟人通信挹香。挹香知竹卿至,喜出望外,即往舟中相见,积愫频倾。又将爱卿于归事细细说明。竹卿深为欣喜。便道:“君负多情,宜有多情相遇。”挹香又道:“姐姐,你来得正巧。后日宴集挹翠园赏牡丹,三十几位美人都要来的,恰巧姐姐也来,更加有兴。”遂唤轿送竹卿至月素家耽搁。月素与竹卿相见,亦甚莫逆。是夕挹香住在月素家中。明日,同月素陪了竹卿游沧浪亭、留园、虎阜、狮子林诸胜。

十八日,挹香同爱卿先至园中守候,又命园丁端正酒肴。顷刻姗姗莲步,众美齐来。挹香细数之,宫中春色,一个不少。挹香大喜道:“本少一人,恰好竹卿姊姊到来,真个天随人愿。今日之举,要算极盛的了。”便命排酒于一碧草庐,恰与牡丹相对。众人谦逊入席。

席间不知又作什么韵事,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