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青楼梦 > 第十六回 痴生饣舌目 美女倾心

话说爱芳命侍儿去请雅仙,不一时雅仙已姗姗而至。挹香侧目偷觑,见其肌肤凝雪,云髻堆鸦,其容貌之妍丽,真如带雨梨花,笼烟芍药,吴绛仙秀色可餐,犹恐未能争胜也。尤可爱者,两瓣秋莲,纤不盈掬,挹香已暗生怜爱。

雅仙即与挹香相见,序次而坐。挹香道:“久慕芳名,未遑拜见。今蒙爱芳妹折柬相邀,始知芳卿垂顾鲰生,殷殷雅意,并蒙谬赞俚词,真令仆增颜赧。”雅仙聆是言,便道:“夙仰高风,早深翘企。又于爱姐处捧读佳章,心钦五内,回环雒诵,百读不厌。不但王辋川不能媲美,即韦苏州亦可与京矣。赋妾虽生企慕,未敢存愿见君子之心。昨日因爱姐说及公子素性钟情,不肯视烟花为微贱,故特简相邀。今蒙降格而来,使妾好聆训诲,幸矣。”

挹香道:“鄙陋菲才,蒙芳卿奖誉,令仆抱愧无地矣。”

挹香说罢,雅仙即出《秋闺》二绝,呈与挹香道:“此妾之近作也,尚祈公子教正。”挹香展开一看,见上写着:

  金风萧瑟动幽思,寂寞兰闺夜课时。
  一种情怀难自释,徘徊独咏苦愁词。

其二

  乌云慵整瘦纤腰,斜倚阑干恨未消。.
  最是隔帘虫唧唧,断肠人听益无聊。

挹香看了一回,大赞道:“吟盐咏絮,不殊道韫风流。写景处笔情绮丽,感慨处音韵凄凉。芳卿不要动气,第一首收句‘徘徊独咏苦愁词’,这个‘苦’字,似乎不妥,若易一‘送’字,遂成完璧了。” 雅仙听了,心中十分佩服,乃道:“公子奇才,可称独占。蒙改‘送’字,真堪为妾之一字师矣。妾更欲求佳什数章,公子肯见示否?”挹香道:“但是不堪入目,芳卿勿笑为幸。”便想了一想,挥成一律,递与雅仙。雅仙接来铺在桌上,细细的一看,见上写着:

奉赠一律即希郢政

  绮思奇才别有真,怜卿飘泊溷风尘。
  吟成柳絮原前慧,修到梅花亦夙因。
  词藻流芳诗眷属,冶容绰约月精神。
  多情偏解怜愚劣,许我兰闺拜玉人。

雅仙大喜道:“妾◆陋菲才,蒙公子诗中谬赞,反觉汗颜。”于是相与剧谈片晌,挹香始别。 流光如驶,节届题糕。一日,挹香至爱卿家,适爱卿患目疾,一目堆眵,竟至胶睫,其势甚重。挹香十分怜惜。继而渐渐失明,挹香益加惆怅,延医证治,药石无功。挹香朝夕在爱卿家周旋一切,已有一月之余。众姊妹知爱卿患目疾,又知挹香在彼服侍,所以都来问候。婉卿道:“患目疾者最觉讨厌,我闻清晨以井水洗之可愈。或令人于清晨以舌饣舌之,即可明朗。”挹香听了,记在心头。

明日,挹香便住在爱卿家里,依婉卿之说,清晨替爱卿饣舌目。说也奇验,饣舌到三日,红已去大半,眵亦不胶睫。及七日,目已能开,至十天,则眸子◆焉。 挹香心既得意,爱卿意亦感激,乃道:“妾自阅历风尘,遇人伙矣。怜怜惜惜,非乏其人,然如君之爱妾,其真情良可见矣。”乃口占二句,谓挹香道:“飘零泥淤谁怜我,阅历风尘乍遇人。”

爱卿自从挹香与他饣舌目之后,心中万分感激,早有终身可托之念。惟恐挹香终属纨?子弟,又有众美爱他,若潦草与谈,他若不允。倒觉自荐。故虽属意挹香,不敢遽为启口,但对挹香道:“妾自溷迹歌楼,欲择一知心,始订终身。讵料竟无一人如君之钟情,不胜可慨。虽君非弃妾之人,恐堂上或有所未便。”挹香听是言或吞或吐,又像茕茕无靠之悲,又像欲订终身之意。甚难摹拟。“我若妄为出语,虽爱卿或可应许,似觉太为造次。万一他不有我金某在念,岂非徒托空言,反增惭恧?”心中又是爱他,又想梦中说什么正室钮氏之语,莫非姻缘就在今夕么?又一忖道:“既有姻缘,日后总可成就,莫如不说为妙。”便含糊道:“我金某自遇爱姐以来,一见知心,即邀怜惜。方才所说终身大事,谅爱姐慧眼识人,必不至终身误托。如云我金挹香,亦何敢妄为希冀。爱卿惜我怜,我金某决不敢以多情为负。愚衷一切,谅卿早知之矣。”爱卿便道:“君诚有意,妾岂无心。但君菁莪奇质,大器易成,然须努力芸窗,时加诵读,定当万里抟云也。切不可暴弃自甘,至于颓惰。妾之终身,尚欲细筹良策。蒙君相劝,妾曷敢轻易托人。”挹香见爱卿如此说法,明知有意,又见他一番勖励,窥其意大抵要我成名后方许订盟,便道:“爱姐良言金玉,自当谨遵。卿之心事,卿不言我自喻之矣。”

正说间,林婉卿来,挹香与爱卿相邀婉卿入座。婉卿问了爱卿目疾,遂与挹香叙话。挹香道:“婉妹妹,近日可有佳作么?”婉卿道:“愚妹前日做得几首秋景诗,待我写出来呈教。”挹香笑道:“你说呈教,是要写教弟帖子的?虐。”爱卿亦笑道:“亏你厚颜,别人与你谦逊,你倒公然老实,要起教弟帖子来了。”挹香道:“这个自然。”婉卿一头笑一头写,片刻已录四首,递与挹香。挹香接来展开细看,见上写着:

◇秋涛

  奔腾万顷舞斜晖,初起还同一线微。
  鳅穴喷花惊海立,鼍宫卷浪骇江飞。
  鲸回铁弩声逾壮,马逐银山势不违。
  八月枚乘诗思阔,广陵顿涨水痕肥。

◇秋虫

  天心地轴有神功,万物都生造化中。
  蛩韵叫酸棚底雨,蝉声嘶冷树间风。
  咽残秋露三更白,吟瘦斜阳半壁红。
  飞去蜻蜓何处立,钓丝江上一渔翁。

◇秋风

  商飙萧飒起疏林,瘦骨先知冷气森。
  松籁入琴流逸响,竹声敲户动凉阴。
  故乡有味张翰思,霸国空悲宋玉心。
  吹到庐陵诗梦醒,铮钅从铁马和秋砧。

◇秋月

  瘦扶竹影上帘斜,千里怀人共月华。
  佛印禅心空水镜,谪仙诗思寄江槎。
  秋明坏塔疏清磬,冷逼征楼起怨笳。
  羡煞凌云攀桂客,香分蟾窟一枝花。

挹香看完道:“描摹刻划,妙绪环生,真令人一字一击节。”

说着倒在婉卿身上道:“妹妹如何这般聪巧?”一面说,一面勾了婉卿的粉颈,一同坐下。爱卿道:“你这个人太没规矩了。”挹香道:“什么没规矩?”爱卿道:“婉妹妹受报于你,你又要什么教弟帖子,也该正言教导,怎反如此顽皮?”挹香笑道:“这才叫风流才子呵。”爱卿道:“亏你羞也不怕,自己矜张如此。”挹香道:“不是我矜张,你想一个人劳劳碌碌,为马为牛,都是为名利所绊。如今我享了荫下之福,又得你们三十几位美人时常亲爱,又读了几句书,不与俗人为伍,你想岂不是风尘中隐逸者流,须有薄才的子弟么?”爱卿与婉卿一齐笑道:“伶牙俐嘴,真是可恶。”婉卿便推开挹香,挹香那里肯放,愈加添出一副孩子性情,倒在婉卿怀里。爱卿道:“你又不是孩子,又不要吃乳,在人家怀里做什么?”挹香听了,顺口道:“正要吃乳。”便去解婉卿钮扣,慌得婉卿措手不及,两颊晕红,说道,“金挹香,像什么样儿!”挹香道:“像个小儿喂乳。”

说毕,正欲再与婉卿胡闹,忽听外房门呀的一响,视之却来了一个不认识的美人。挹香忙向爱卿说了。爱卿出接,那美人微微一笑道:“不速客来矣。”爱卿道:“不妨,不妨,里面乃是一个风流才子。”雪琴方始同进留春阁,遂与挹香、婉卿见了礼,各通姓名。

原来这位雪琴姓吴,为人十分幽雅,最爱淡妆,无妖冶态。貌拟芙蓉,神如秋水。工绘梅花,然非所爱者不肯举笔。年十七,姣态可人,与爱卿最知已。今因绘成梅花四幅,欲求爱卿题咏而来。乃告于爱卿。 爱卿道:“金挹香,你好代为一题了。”挹香道:“各题一幅何如?”爱卿道:“倒也使得。”即向雪琴索画玩赏。见画得孤干横斜,天然苍老。于是各分一幅,搜索枯肠。

不一时爱卿先好,雪琴接来一看,其诗曰:

  挥毫腕底尽生春,修到梅花亦夙因。
  仗得画工清品格,和烟写出更精神。 雪琴赞道:“丽句颖思,自是锦囊佳句。”

正说间,挹香与婉卿的诗都好了。雪琴先看挹香的,见上写着:

  一枝老干影纵横,写入丹青剧有情。
  幽雅不随流俗竞,淡妆如此也倾城。

雪琴看了挹香的诗,十分称赞。又看婉卿的诗,见上写着:   报道罗浮梦乍醒,胭脂洗尽影伶俜。
  不随处士同为伴,偏泄春光到画屏。 雪琴大为得意,便道:“小妹也来献丑一首。”顷刻已成一绝。三人共读毕,大家称赞。其诗曰:

  关心春色到园林,相对忘言契早深。
  知尔孤高谙尔性,故传冷淡结知音。

雪琴之咏,半为初遇挹香,心中眷爱而成,是以大家十分称赞。爱卿即命侍儿治酒款之。饮至日晡方才分散。

不知散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