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贵妃艳史演义 > 第一章 奉诏朝天

  君不见五侯七贵联云骑,丞相门楣仗女弟。  又不见蛾眉淡扫风流姨,金门走马朝天帝。  谁知乐极却生悲,半夜渔阳颦鼓催。

  六军不发马嵬驿,始悔卵翼大腹儿。  霓裳歇,羽衣裂,天子不能庇家室。

  仓皇割爱谋生拙,绝代红颜化黄土。

  行人莫叹马嵬驿,前车试读楼东赋。  上边这首诗,是咏杨贵妃的。贵妃小名玉环,其父杨元琰,弘农华阴人,徙居蜀之独头村。开元初年,为蜀州司户。贵妃之母李氏,随往任所,始生贵妃。

  将生之夕,元琰夫妇,梦见彩虹自天而下,盘绕床柱,闪烁放光,未几,化为流星,堕于地上,有声如雷。夫妇受惊而醒,遂产贵妃。

  李氏不悦,欲弃之,元琰不从道:“此女生时,有虹霓之兆,将来必能光大门楣,为妃为后,不可测也。”李氏不得已而育之。

  贵妃长大之后,诸姊妹时以此事相戏,呼之为贵人。贵妃亦以贵人自命,恒有不愿为常人妇之意。

  杨氏姊妹莫不侬艳绝伦,贵妃尤为美丽,丰容盛翦,光彩照人。腠里之间,时有香气喷出,闻之者,疑为兰麝气息,而不知天生尤物,自有不同之处。

  元琰在司户任上,未及数年,一病而亡,李氏遂携贵妃兄妹至京,依其叔元珪而居。元珪亦知贵妃生有异兆,遂起非分之心,命贵妃兄妹从师读书。

  贵妃性极颖悟,经史子集,过目成诵,尤嗜词曲,对于音律,殚精竭虑,尽力研究,是经擅长歌舞。

  开元二十二年,玄宗为寿王选妃,元珪闻知此信,夤缘李林甫,为之揄扬,得册为寿王妃。其时年才十六,明珰翠羽,艳丽如仙。娇鸟名花,移根上苑,可算天幸。

  谁知贵妃意尤不足,以寿王无储贰之望,自己有如此才貌,不得母仪天下,心怀抑郁。且因寿王虽有陈平之美,内力不充,床笫之间,虽遂其愿,更觉不乐。

  孰料天随人意,玄宗所爱之武惠妃,忽然薨逝,内宠虽多,俱不当意。梅妃江采苹,生得固然明艳,但性情孤高雅淡,不随时俗,玄宗虽爱其美,却嫌其腐,偶至宫中,不过饮酒赋诗,弹棋击钵,藉此消遣。所以锦衾角枕,恒生形影之悲,意欲搜求美女,又恐物议顿生,中情抑郁,举动失常,每逢盛怒,笞挞中官,竟有伤重不起者。

  内监高力士,素得玄宗之宠,揣知其意,乘机进言道:“陛下俗得倾城美貌,莫如寿王之妃杨玉环,姿容盖代,世所罕有。”玄宗道:“比梅妃如何?”高力士道:“臣未曾亲见。但闻寿王作词赞她,内中有一联道:‘三寸横波回绿水,一双纤手语香弦’。那年册妃之时,看见杨妃的人,也都赞道:‘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由此推想,可知美貌无比了。陛下只要召她前来,便见分晓。”玄宗甚喜。即命高力士,快去宣杨妃来。

  力士领旨,即到寿王宫中,宣召杨妃。杨妃问道:“圣上宣我何干?”力士道:“奴婢不知,娘娘见驾,自有分晓。”

  杨妃心中喜惧交迸,来见寿王道:“妾事殿下,本期同偕到老。谁知圣上,忽遣高力士,宣妾入朝,料想此去必与殿下永绝矣。”

  寿王执手大哭道:“良缘鬼妒,好事多磨。方欲与卿白头相守,岂知祸起萧墙,一池乱棒,打散鸳鸯,怎不令人痛心呢?  “说罢,号啕大哭,昏晕过去。

  杨妃大惊,慌与宫女,尽力施救,此时室中哭声,达于户外。力士等候已久,入内相帮,救醒寿王,婉言相劝道:“圣上因一时兴起,召王妃前往一见,或者即放回宫,亦未可知。

  为时已久,未便耽延,奴婢来时,圣上在宫立候,倘再迟延,恐怕圣上动怒,那时为祸为福,更难测料了。”

  寿王长叹一声,对杨妃言道:“事已如此,势不可违,倘若此去,不中上意,或者相逢有日,望卿百凡珍重,以慰孤意。”  说着,流泪不已。杨妃尚欲迁延,力士从旁再三催促,只得含着眼泪,辞别寿王,上辇而去。  未知玄宗见了杨妃,如何情形,且待下文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