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斩鬼传 > 第五回

  诗曰:为后攒眉日夜忧,金银惟恐不山丘。  乃翁未瞑愁儿目,孝子能忘报父仇。

  博具有神财摄去,烟花无底钞空投。

  早知今日冰成雪,应悔当年作马牛。  这首诗为何作起,祇因人生在世,千方百计挣下家财,后来生出不肖子孙定要弄个罄尽。所以古人说得好:悭吝守财,必生出败家之子。这两句话,便是从古至今铁板不易之理,惟有司马温公看得透彻,说道:“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骘于冥冥之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若人人都学司马温公做去,世人再无龌龊仔细了。怎奈学司马温公的偏少,学龌龊仔细的偏多,自然那败家之子也就无数了。怎见得?龌龊鬼与仔细鬼,一家生下一个儿子,俱与乃翁大相悬绝。自从乃父死后,他们就学起汉武帝来了,狭小汉家制度,诸事俱要奢华,又随一堆帮闲的朋友,非嫖即赌,登时弄的罄尽。虽然弄了许多东西,却也落下两个鬼号,那龌龊鬼的儿子叫做讨吃鬼,那仔细鬼的儿子叫做耍碗鬼。此是大概,且容细细说来。

  却说钟馗见急赖鬼变了乌龟,率领阴兵又往别处去了。这讨吃鬼打听着钟馗已去,安心乐意在家里受用,祇是见那房舍摆设俱不称意,反将他父亲骂道:“老看财奴,空有家资,却无见识。人生在世,能有几日,何不穿他些,吃他些,使他些,弄他些,也算做人一场。怎么祇管俭用?今日死了,你为甚不带去了,遗下这些东西累我!我也是个有才干的,岂肯叫他累住?”正打算之际,祇见媒人领着一个后生进来,那后生怎么模样:一顶帽随方就圆,两只鞋露后遮前。遍体琉璃,祇怕那拾碎希的针钩搭去。满身秽气,还愁着换稀粪的马桶掏来。拿不得轻,掇不得重,从小儿培植成现世活宝。论不得文,讲不得武,到大来修炼为稀罕东西。正是:慢说海船钉子广,拔出船钉尽窟窿。

  讨吃鬼问道:“这小厮是何处来的?”媒人道:“闻得宅上少人使唤,端引他来。他家当初也是富贵人家,祇因从小娇养,没有读书。及至他父亲死后,学了一身本事,又会耍牌,又会掷骰,又会饮酒,又会嫖娼,又会小唱,又会弦子,又会琵琶,至于钻狗洞,跳墙头,这些都是他的本事。东不管,西不管,又好吃来又好喝,又好穿。且性格又谦让,又极有行止。他赢下人的,绝不肯去逼迫,别人赢他的,一是一,二是二,并不教人上门上户。因此将家私败了,人还不说个好,反送下一个浑名叫做倒塌鬼。他如今没奈何,要投在人家使唤,问了几处都不承揽。闻得宅上今用人了,所以领来,爷祇管留下,包管诸事称心。”讨吃鬼道:“我正要这等一个人,来得正好。”于是写了一张投身文契,赏了媒人十两银子,那媒人欢天喜地去了。这讨吃鬼向倒塌鬼道:“连日暑气炎炎,那里有甚么乘凉去处纔好。”倒塌鬼道:“大爷要乘凉不难,离此十里之遥,有座快活亭,那亭子前面都是水,水中满栽着莲花,沿堤都是杨柳松柏,遮的亭子上一点全无,且是洁净无比。坐在那上边,耳畔黄鹂巧啭,面前荷香扑鼻。风过处,微波滚玉,日来时,杨柳筛金。绝好的乘凉之地,大爷何不一往?”讨吃鬼道:“如此所在,自然要去。祇是我一人坐在那里,也无滋味,你又是我手下人,陪我坐不得。”倒塌鬼道:“有小人一个相知,极会趋奉。当时趋奉小人时甚是喜欢,小人赠了他一个鬼号,叫做低达鬼。大爷要人陪,小人唤他来如何?”讨吃鬼道:“极好,你快唤去。”倒塌鬼去不多时,果然唤低达鬼来了。祇见他:满面春风和气,弯着腰从不敢伸,掇着肩那能得直?未语先看人面,一双眼盯着大爷须眉。身欲坐而脚像有针,足欲行而惟恐多石。见了酒不知有命,逢着肉祇愁无腹,叫投东不敢西,惟取欢心。不避风,那怕雨,岂惮惮劳?更有几般绝妙处;劝老爷莫带草纸,待老爷出恭毕,小人与老爷舔,恐草纸揩破屁眼。  却说低达鬼进的门来,扑地磕下头去。讨吃鬼道:“不消行礼,请坐了罢。”低达鬼再三谦让多时,纔在椅子边上坐了,讨吃鬼叫他一声,他就连忙跪下,道:“大爷有何吩咐?”讨吃鬼道:“我因天气炎热,要去快活亭上乘凉,要你陪俺。今后你也不必这样过谦,祇要陪得大爷受用罢了。”低达鬼连忙打恭道:“大爷吩咐得是。”于是整了一桌齐整饭,都是山珍海味,龙肝凤髓之数。抱了两坛酒,骑了高头俊马,玉勒金鞍,竟到快活亭上来了。

  祇见快活亭上早有一伙人在那里饮酒。你道是谁?原来是仔细鬼儿子耍碗鬼,同了两个知心朋友,一个叫做诓骗鬼,一个叫做丢谎鬼。那耍碗鬼自从仔细鬼死后,他的心事与讨吃鬼一样,也甚是怨恨,他的父亲不会做人,所以他就改了当日制度,每日祇是赌钱、饮酒取乐。今日正在这亭子上受用,讨吃鬼看见,恐他计不共戴天之仇,心下踌躇。谁想他度量宽宏,不念旧恶,连忙走下亭子来,迎着讨吃鬼道:“兄长也来此作乐乎?弟久已要负荆请罪,惟恐兄长不容。今日幸会于此,实出望外也。再不消题起老狗才,祇因他们反目,所以致我弟兄参商。”说罢,让到亭子上来。讨吃鬼也未免说了几句亲热套话,与众人罗圈作揖。彼此俱问了大号,讨吃鬼与耍碗鬼彼此让席,诓骗鬼道:“据我说来你两家合了席,岂不热闹!”低达鬼道:“妙哉,妙哉,我小子左之右之,无不宜之矣。”

  真个两家合席而坐,讨吃鬼居右,耍碗鬼居左,诓骗鬼、丢谎鬼对陪,低达鬼打横,倒塌鬼执壶斟酒。饮酒中间,又说起先人们当日刻薄,没见天日,若是我等,这亭子上不知快活几百场了。诓骗鬼道:“如今这些话也不消题起,放着眼前风光何等畅快,二位大爷祇管讲他怎的,我们王十九且饮酒。”于是满斟一杯,奉与讨吃鬼,叫他行令。讨吃鬼道:“实告你,酒我虽会吃,却不晓行甚么令。你就替我行罢。”诓骗鬼又让耍碗鬼,耍碗鬼也是如此说。你道却是为何?祇因他两家祖辈从不宴客,所以他两人都不曾见过行令。诓骗鬼心上明白,不勉强为难,遂道:“也罢,我替大爷行起。”于是拿过骰盆,说道:“要念个风花雪月梅杨的词儿,如念错了,罚一大杯。”众人俱求说明些,我们好遵令。那诓骗鬼拿着骰子说道:“对月还须自酌,春风到处皆然。东西摇拽柳丝牵,花满河阳一县。梅开香闻十里,雪花乱扑琼筵。念差道错定纠参,不罚大杯不算。”掷下去,却好是个么。诓骗鬼满斟一杯,递与讨吃鬼。讨吃鬼道:“这是为何?”诓骗鬼道:“令是小人替行酒,大爷吃。”讨吃鬼吃了酒,就该耍碗鬼掷,耍碗鬼道:“南无爷,这坑了小弟命了!你再说一遍。”诓骗鬼祇得又说一遍,那耍碗鬼还念错了两句,掷下个四,大家都斟上,耍碗鬼还罚了大杯。就该诓骗鬼掷了。丢谎鬼道:“你已掷过,怎么又掷?”诓骗鬼道:“此大爷的令,我不过替大爷一行而已。我敢不遵令?”于是拿起骰子,掷出个六点,诓骗鬼自然明白,举起杯来,敬了讨吃鬼一杯,又与丢谎鬼一杯。丢谎鬼道:“这是为何?”诓骗鬼道:“令是雪花乱扑琼筵,所以我乱扑起来。”那低达鬼道:“怎么就扑不到我这里来,祇管叫我干着。”诓骗鬼也就赏了他一杯,转过杯来,就该丢谎鬼掷,丢谎鬼掷出个二,他满席都斟起来。诓骗鬼道:“请罚一大缸。”丢谎鬼道:“我遵令,怎么罚我?令是春风到处皆然,不该大家都吃么?”诓骗鬼道:“你不知道,要依点数来。骰掷二点,你祇敬两家就是了。”丢谎鬼祇得受罚,收尾就该低达鬼掷了,他满望要掷个六或四,吃杯酒儿。不想掷出个三来,祇得上下斟起,甚是难过。乘众人不备,竟将一壶酒嘴对嘴一气儿偷吃了。

  且说大家正吃得爽快,而红日已沉西矣。讨吃鬼道:“我们正在高兴之际,又早黄昏了,怎得有个好所在,我们可以过得夜,大家乐一个通宵方妙。”诓骗鬼道:这有何难,此处到柳金娘家不远,我们何不就住他家去。”耍碗鬼道:“柳金娘是个甚么人?我们可以去的?”诓骗鬼道:“大爷不知么,这柳金娘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取名倾人城,一个取名倾人国,俱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大爷们何不相与相与,不枉到此一游。”讨吃鬼与耍碗鬼听了此言。不觉身麻了半边,说道:“为何不早说,我们就快些去来。”于是一行人都离了快活亭上,望前急走。走不多远,前边一个大镇,讨吃鬼问道:“这是甚么去处?”诓骗鬼道:“这叫做烟花寨。”众人上的寨来,又见一个大坑,杭上有座独木小桥,讨吃鬼又问道:“这是甚么缘故?”“这叫做有钱桥,总是有钱的许来瞧,无钱的不许来瞧的意思。二位大爷是有钱的,祇管瞧不妨。”二人满心欢喜。

  到了柳金娘家门首,诓骗鬼引着众位进来。柳金娘道:“众位老爷,今日那阵风儿刮的到此?”又看见讨吃鬼与耍碗鬼:“这二位大爷面生的紧。”诓骗鬼道:“是我们的新朋友,他两个俱有万贯家财,今日专来访你家两个令爱。福星来临,你还这等慢待。”柳金娘闻听金钱,喜的屁滚尿流,向讨吃鬼与耍碗鬼说道:“鸨儿有眼无珠,望乞二位大爷恕罪!便磕下头去,这讨吃鬼与耍碗鬼并没走这条路,不知规矩。祇见鸨儿磕头又有几岁年纪,讨吃鬼与耍碗鬼连忙叫了声老奶奶,还了个揖,金娘忙让到家中,坐在上房。祇见排设的甚是齐整,上面供奉着他的白眉神,中间一张方桌,八把交椅,两边铜炉古画,极其潇洒。众人依次坐下,须臾就是一道果仁泡茶。柳金娘连忙催得他两个女儿出来,果然生的美貌,但见:黑参参的头儿,白浓浓的脸儿,细弯弯的眉儿,尖翘翘的脚儿,直掇掇的身子儿。上穿着藕合罗妙衫儿,下穿着广白广纱裙儿。

  两个一样容颜,一般打扮,就如一对仙女临凡,朝着众位端端正正拜了两拜,把讨吃鬼与耍碗鬼喜的满心发痒,无有抓处,目不转睛的看。手下丫头抬过八仙桌来,讨吃鬼、耍碗鬼依然上坐,诓骗鬼、丢谎鬼依然相陪,两个姐儿打横,低达鬼叙着桌角。实时把大盘大碗掇将上来,无非是鸡鱼果品、海味肉菜之类。众人在这里猜拳打马的吃酒,那倒塌鬼独自一个儿往下边房里坐去了。丢谎鬼道:“二位姐姐何不清歌一曲,与二位大爷劝酒。”那倾人城拍着节儿唱了一个《黄莺儿》,唱道:“巫山梦正劳,听柴门有客敲。窗前淡整梨花貌,鸳衾暂抛,春情又挑。当筵不惜歌喉妙,缠头频解,方是少年豪。”

  果然词出佳人口,端的有绕梁之声。众人夸之不尽,说道:“这位贤姐这等人才,这等妙音,若非二位大爷有福,怎能消受的起?”于是又叫倾人国唱。倾人国便续前腔,也唱一曲道:“果是少年豪,缠头锦不住抛,千金常买佳人笑。心骚意骚魂劳梦劳,风流不许人知道。问儿曹,闲愁多少,好去上眉梢。”

  众人都道:“妙!妙!妙!又新鲜,又切题,实是难为贤姐了。”讨吃鬼道:“你们难为了二人唱了,你们何不也唱一个儿回敬?”诓骗鬼道:“不打紧,我有一个《打枣杆儿》,唱与他们听罢。”于是一面拍着手,一面唱道:“两冤家,我爱你的身材儿俏,还爱你打扮的忒煞风骚,更爱你唱的曲儿天然妙。一个儿如莺啭,一个儿似燕娇。听了你的声音,乖乖委实唱的好。”

  把众人都笑了,轮着丢谎鬼唱。丢谎鬼道:“我不会唱,说个笑话儿罢。”说道:“一家兄弟两个,同做生意。哥哥拿了一千两银子,往南边买货去了,看着个绝色的姐儿,他就嫖去,将一千两银子嫖的罄尽,回不得家乡了。那姐儿念相契之情,与他立起个堂子,将他供奉在里面,祇说他是个毛神,凡有客来嫖,先要祭他。他兄弟不见他回家,又拿二百两银子去寻他哥子。不想追寻不着,却寻着个姐儿,也就要嫖。”姐儿道:‘我家有个毛神,甚是灵验,但凡客来,都要祭他。’于是收拾祭品,正祭间,他见是他兄弟,连忙跳出来道:‘兄弟,你拿多少银子来嫖?’他兄弟说是二百两,他哥道:‘快回去。我拿得一千两银子,嫖成个毛神,你拿得一百两,祇好做个毛球。’”说罢,跪在地下道:“小人失言了。”诓骗鬼道:“大爷们不计较,你有好的祇管说。”丢谎鬼道:“我还有一个嫖娼的笑话儿说了罢。”又说道:“一个有年纪的,他年纪虽高,春情不减,还要嫖嫖。怎奈他--比皮软,不能入炉。他就生了一计,将篱边的篾暗暗挈了进去。那姐儿嫌刺的疼,说道:‘你祇叫正身来罢,我不喜欢这些帮客。’”把众鬼说的大笑。低达鬼道:“你得罪了二位大爷,又要把我们拉下水去。”丢谎鬼道:“你不要说我,且看你有甚本事与二位大爷们劝酒。”低达鬼道:“我但凭二位贤姐吩咐,教俺怎么俺就怎么。”倾人城道:“我要你学个驴喊。”那低达鬼就喊了三声,倾人城道:“不算,不算!要你跪在地下,就如驴一般的样子大喊三声方算。”低达鬼道:“这有何难?”连忙跪下,高喊三声,把众人笑个不了。低达鬼奉与倾人城一杯酒,又斟一杯奉与倾人国。倾人国道:“你要我吃你这杯酒,除非你跪下顶在头上,叫声嫡嫡亲亲的娘,说‘吃了儿子这杯酒吧’,我方肯吃。”低达鬼道:“死不了人。”真个头顶杯酒,跪在地下,叫道:“我的嫡嫡亲亲的娘,你吃了儿子这杯酒吧!”那倾人国笑着道:“好一个孝顺的儿子。”于是取来吃了。众人道:“我们告了回避罢。”这两个败子此时也恨不得教众人散去,遂拉了诓骗鬼走到帘外,悄悄的问道:“这桩事俺们能不能行,还要求你指教。”诓骗鬼道:“这有甚难处,祇要舍的银子就体面了。”二人领了这个大教,就立起挥金如土的志气来。众人都到外边睡去了,这讨吃鬼携了倾人城的手,耍碗鬼携了倾人国的手,各自进卧房来。那卧房中:花梨床来自两广,描金柜出自苏杭。桃红柳绿,衣架上满堆衣裳。花缎春绸,炕床顶高增褥被。梳头匣细描着西湖景致,匀面镜生铸就东海螭纹。更有瓶桂花油清香扑鼻,还有匹红绫马触鼻腥骚。正是:姐儿出尽千般丑,杀了许多洒金人。

  二人从来未见这等摆设妆饰,喜得心花都开,就如那刘晨、阮肇误入天台的一般,又像那猪八戒到了那西方极乐世界一般,当下抬脚不知高低。丫鬟来脱靴,先赏了五两银子,丫鬟叩赏,欢天喜地而去。他二人比那当日入洞房分外受了心机。这两个姐儿见那二人出手大样,枕上百般奉承,若不是生死簿上不该死,险些儿连命都丢了。讨吃鬼与耍碗鬼各入卧房不提。且说这丢谎鬼与诓骗鬼、低达鬼说道:“二位大爷已入卧房去,你我必须个散心解梦得纔好。”低达鬼道:“有了做的了。我见那些骨头还未啃尽,我再溜溜搓搓,一者不可惜东西,二来又解心焦。”低达鬼遂啃骨头去了。他们说独不见倒塌鬼那里去了?于是寻在后园里,鱼池边有个滋泥坑子,他因天气炎热,又吃上了酒,浑身发烧,倒塌鬼遂躺在滋泥里边不起身了。丢谎鬼与诓骗鬼道:“他们都有些做的,你我如何睡得着?不如唤柳妈妈来,问他那里有赌场,咱们去顽钱如何?”遂唤出柳金娘来问。柳金娘道:“此处河湾里,有一诱人街圈套巷湾人锅家常开赌场,大爷们要顽钱那里去。”丢谎鬼道:“好个跷蹊名字,如何叫做湾人锅?”柳金娘道:“说起这个名字,有个缘故。此人姓任,自幼不务正道,每日赌钱,将家产弄尽。后来学一个抽头放梢的破落户,他家止有三间房,乃是个一堂两屋。一壁厢是儿媳的房子,一壁厢就开赌场。他儿子又长不在家。”诓骗鬼道:“在外做甚?”柳金娘道:“卖旋货哩。”诓骗鬼道:“他就会旋么?”柳金娘道:“他打着个会旋的伙计,他不过跟着人家瞎旋哩。那一夜要至半夜,众人散了,止有个叫做甚么输杀鬼不曾走了。湾人锅出外边解手去了,回来时输杀鬼与他媳妇睡哩,遂打闹起来,惊动邻右。问其根由,众人说道:‘半夜三更,留下个光棍在家,是自己错了。哑子吃黄,苦在肚里罢。’说的湾人锅又羞又气,投井而死。众人凑急打捞起来,浑身衣服都湿成了一个水蛋了。幸喜没死了,止跌折脖子骨,后来长成个锅子。因他住在河湾,又是个锅子,故叫湾人锅。至此以后,就扯破脸,又添上这么一桩买卖。”二人听见,甚是欢喜,欣然而去。过了诱人街圈套巷,果然三间屋,拍推开两扇柴门,二人进去。湾人锅一见,甚是欢喜。二人坐下,言道:“俺们要顽钱,可有顽家么?”话犹未了,从外进一人,但见:风葫芦帽歪顶头上,双尖靴踏倒后跟。风葫芦帽脑油二分厚,双尖鞋儿尘垢有半斤。手瓶条子拖着地,褐衫不扣常开怀。行走时左扭右捏,尽他挑调;说话处牙尖舌快,自觉奇能。耍钱时真个公道,输多少总不红面。祇见脸又大又招风,真正是卖地祖宗。

  诓骗鬼问道:“此位是谁?”湾人锅道:“他在俺隔壁居住,性情好赌,甚是公道,将万贯家产弄了大半,人反送他一个大号叫做输杀鬼。”丢谎鬼道:“这是十八个铜钱摆两行。”输杀鬼道:“此话怎讲?”丢谎鬼道:“久闻,久闻。”诓骗鬼道:“止三个人还耍不起,再有一家纔好。”湾人锅去不多时,又唤将一个来。此人生厉害。怎见的:颊似猴腮,鼻如鹰嘴。一副脸通无血色,十个指却像钢钩。宁可我负人,莫教人负我。奇才得自曹操,既已食其肉,还要吸其髓;妙术受于狐精,一点良心,离阴司早已丢下。千般计较,出娘胎敢不捎来?要知此物名和姓,四海皆称抠掐鬼。

  这是湾人锅勾来一人,名呼抠掐鬼。此人善能抠么坐六四。坐下就耍起来。输杀鬼一夜输了百八十串。至此以后,诓骗鬼和丢谎鬼白日陪着讨吃鬼、耍碗鬼嫖,夜晚间来此赌钱。不觉数夜,输杀鬼将房屋、土地、老婆、一双儿女俱卖的输了。一夜四个又到此处,输杀鬼道:“咱们今日是要赊账了。”诓骗鬼道:“咱们俱客对客耍钱,输赢现耍,俺们不要赊账。”输杀鬼道:“我家房地俱卖尽了,还有一菜园子,里边我着都是没扎果。我若输了,明日将园子卖上清债。”于是四家又耍起来。输杀鬼性情各别,赢了时就不起身了,人家不耍了,他扯住又耍,等输下些纔罢手,于是输下许多赊账。丢谎鬼与诓骗鬼悄悄说道:“你看输杀鬼那个光景,那里有钱与咱,待弟丢上个谎,将抠掐鬼的衣服骗上,咱走罢。”于是丢谎鬼与抠掐鬼道:“我见老兄的衣服时行,弟有朋友访去,借来穿穿如何?”抠掐鬼道:“咱相与半月,借去何妨?”丢、诓二鬼拿上衣服,故意又饮了些酒,未及天明去了。不多一时慌慌张张回来,说道:“饮酒误事,将老兄衣服丢了,这该怎么?”抠掐鬼道:“你丢了得陪我。”诓骗鬼道:“就陪罢,可值多少?”抠掐鬼暗道:“本不值三两,”却说道:“值五两。”丢谎鬼道:“咱们相与要紧,不管他罢,将俺们赢下的八两银子你都要去罢,权当俺莫赢下。”抠掐鬼道:“就是这样。”于是丢、诓二鬼去了。抠掐鬼不管输杀鬼有无,当下抠住就要。输杀鬼道:“我那里有个园子,我输纔没扎果了,不与了。”抠掐鬼大怒道:“皮儿草儿都是钱。”遂将输杀鬼的浑身衣裳,连裤子尽都脱了。抠掐鬼算来不够,输杀鬼亦怒道:“再无别物,止有一根精屁,你要拿去。”抠掐鬼大怒:“就是精屁也是要的。”输杀鬼气忿不过,见窗台放着把剃刀,拿在手,咬住牙,噌一声割将下来,大叫道:“今日纔输了个赤光无膫,连精屁也落下。”一阵发昏,跌倒在地。唬的个抠掐鬼跑的如飞去了。自古道:“人不动心难为死。空了半个时辰,方纔哼哼过来。湾人锅没奈何,养了半月有余纔好些。说道:“我见你这样子,要钱人也不要了,受苦你又不会受苦,咱这里不成寺上缺少个人击鼓敲钟,你往那里敲钟去罢。”输杀鬼没奈何,往不成寺上赤打响铁去了。这正是:祇输的房地妻子都卖尽,落了个赤光无膫打响铁。

  且说讨吃鬼与耍碗鬼在柳金娘家住了半月有余。二鬼家私已去了大半。那日忽然来了一个相公,跟着许多家人,乃是本府贾大爷的公子。诓骗鬼扯着他二人,同众人都溜将出来,道:“他来了,我们另扎一阵,且走罢。”二人无奈何,祇得回去。讨吃鬼将众人邀在他家里坐定,心中好不气恼,对耍碗鬼道:“他们做官的人家这等势力,我们没前程的,难过日子,若是你我大小有个前程,这会也还在那里陪他坐哩。纵然将婊子让与他,我们也不至于这等没体面往回走。”耍碗鬼叹了一口气,不作声。诓骗鬼便乘机道:“大爷们要有前程也不难,拿几千两银子来,小人效力,替大爷们去长安干办,休说前程,就像那公子的父亲,做个黄堂知府也是容易的。那时做了官,挣几十万银子回家来,要嫖就嫖,要赌就赌,谁敢说个不字?”耍碗鬼道:“官也这等容易做么?”丢谎鬼接住道:“这有何难。如今朝廷中,做宰相用事的是李林甫,极贪贿赂。祇要投在他门下,当下就有官做。祇怕大爷们舍不得银子哩。若舍得时,小人帮扶上俺诓骗哥去,祇管要妥当。”这一席话,说的二人兴头起来,道:“不知要多少银子?”诓骗鬼与丢谎鬼眼色,丢谎鬼就不作声了,那诓骗故意打算了一会,又吸溜了一声,说道:“二位大爷要做官员,轻可也得几千,少了不济事。”讨吃鬼扯出耍碗鬼来,背地里商量了一会,进来安住诓骗鬼与丢谎鬼,教低达鬼陪坐,他两个凑办银子去了。盖是想做官的心急,就要当日打发起程的意思。

  且说他两个,每人本有万贯家财,祇因在柳金娘家时,要在婊子面前做体面,输下的赌账,不等回家就着人取去,对着婊子与了众人,众人俱各自送回家去。此时这五千两银子便是倾囊而出的。于是当面包封银子,一面使人去雇牲口,装成驮,管待诓骗鬼与丢谎鬼酒饭,千叮万嘱的打发起程去了。他二人就学起官样来,走步大摇大摆,说话时年兄长、年兄短,以为这顶纱帽就相在头上。一般不想等了三四个月,并无音信。家中没了银子,凡事渐渐萧条起来。一日,正在纳闷之际,丢谎鬼来,却好耍碗鬼也在讨吃鬼家,二人忙问道:“端的如何?”丢谎鬼叹气道:“我们到了长安,恰要寻个门路,谁想不凑巧,刚刚遇着朱泚作乱,我们商议且回家来再处。不料,路上撞着贼兵,银子抢去,诓骗鬼也叫杀了,惟有小人逃得性命回来。今日相见,实是再世人了。”这两个败子一闻此言,气得大呼小叫,口吐鲜血,跌倒在地,不省人事。丢谎鬼爬起来,一溜烟走了。你说他往那里去了?原来他与诓骗鬼作成圈套,将银子骗的走了两程,寻了歇家,将原来的脚夫打发开又另雇了骡子,改路又往南京去了。也恰有朱泚作乱的消息,他们不敢走,诓骗鬼在店内住,这丢谎鬼回来安动作具实事,端端的在两个败子跟前丢上这等个大谎,依旧赶上去与诓骗鬼均分了银子,往南京做生意去了。这两个败子,苏醒过来,无可撒恶去处,却好倒塌鬼进来说:“家中没米做饭,拿钱来,小人去籴。”讨吃鬼道:“钱在那里,只个来籴不成。”倒塌鬼道:“没钱籴米,难道饿死不成?”讨吃鬼正在气头上,见他说了这两句言话,拿起棍来照头就打。不料,一下将倒塌鬼打死了。耍碗鬼道:“正在甚么光景处,你又弄下个人命,该怎么处?”讨吃鬼呆了一会,说道:“幸的低达鬼见我们穷了,他又往别处低达去了。他日若在时,看见便遮俺。如今止我兄弟二人商量法子。”耍碗鬼想了想:“祇说他是霍乱病死了,与他买上个薄皮棺材,装上里边埋了,他又没有人主,祇遮过街坊邻里耳目便了。”讨吃鬼道:“我这时那有钱买棺材?祇好使席子卷了罢。”耍碗鬼道:“不好。席子卷上露出这个打伤的头来,反不妙。不如咱们将他抬在后园那眼倒塌了的枯井里边,教他一总倒塌去罢。人问时,祇说他逃走了。”于是依计而行。看官们着眼,这就是倒塌鬼的下落。再说这两个败子日穷一日,把地也卖了,把房子也卖了,讨吃鬼刚刚落下一条顶门棍,耍碗鬼落下一个碗,二人叹道:“还是先人们,遗下这两件好东西,不然,我们岂不失脚了?”于是讨吃鬼提了棍,耍碗鬼拿了碗,纔做起他们的本分生意来了。  一日,正在街上讨吃,听得后边高高叫了一声。二人回头看时,急赖鬼的儿子叫街鬼,讨吃鬼问道:“老兄为何也做这个买卖?”叫街鬼道:“祇因先父惟凭急赖,没有挣下东西,所遗些虚薄产业,都被我拆总与人家了。小弟没奈何,学会这个本事,倒也清闲自在。二位是方便的,为甚半年多不见?怎么也就如此?”二人道:“不消提起。”因将前事诉了一遍,道:“咱们如今是患难朋友了,且又是父交子往的,咱们如今益发结拜了,也好彼此扶持。”说的投机,便同到土地庙中,相磕了几个头,结拜成弟兄果然恩爱异常,日则同食,夜则同宿,不像那同胞弟兄们参商不象样。

  一日,都往大王庙中乘凉,忽有一人慌慌张张的来说道:“快躲快躲,钟馗又来了。”他三人吃了一惊,说道:“他已走了多日,怎么今日又来了?”那人道:“你们不知道,他前去欠真山,有个假鬼,本领十分厉害,行事如捕风捉影,说话是墁天盖地,与钟馗大战了几百场,纔被钟馗斩了。斩了假鬼回来,路上又遇着低达鬼。不想这低达鬼不济的很,钟馗将他拿住,他就唬的满口胡招,竟将三位招出来。钟馗将他罚与阴兵做了个吮痈舔痔的外科太医了,如今又寻将你三位来。我是地溜鬼,专来报信。”说毕去了。

  他三个方在疑信之际,祇听得号角连天,已将大王庙围了。叫街鬼道:“此事无可奈何,祇得与他对阵。我在这里吶喊,你两个上阵。”那讨吃鬼手拿打狗棍,扑上前去。钟馗大喝一声,如山塌地崩的一般,吓得那讨吃鬼骨软筋,丢了棍,往回飞跑。钟馗赶来,耍碗鬼接住,举起碗来向钟馗劈面剁去,指望照脸一碗打死,被钟馗宝剑一架,可法一声响亮,将碗打得粉碎。耍碗鬼道:“罢了,罢了,把吃饭的家伙也丢了,还不投降,等待何时?”于是三个一齐跪倒,哀告道:“念小的们原是好人家儿子,祇因不守本分,弄得穷了,没奈何干这管生,叫人起下这些鬼号,望老爷饶命,小的们非情愿做这样鬼的。”钟馗道:“不守本分便是匪类了,要你们何用?”三人又哀告道:“这也不尽是小的们的不是,祇因祖父们悭吝的悭吝,急赖的急赖,龌龊的龌龊,仔细的仔细,所以积造下小的们,老爷岂不闻悭吝爱财,必生败家之子,急赖的东西不长盛么?”钟馗哈哈大笑道:“据汝等说来也有理,但祇游手好闲,不是常法。”于是每人打了四十棍,以戒将来。又每人赏了一百文钱,以怜穷苦。三人见钟馗赏罚分明,心中感服,改过自新去了。这正是:费尽家资,阿翁枉作千年计。

  学会讨吃,好儿也赚百文钱。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册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