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唐钟馗平鬼传 > 第七回

  话说钟馗被无二鬼的“黑眼风”刮起,犹如驾云一般,天昏地暗,不辨东西南北。大头鬼等惟恐与钟馗失散,紧紧相随,这且不表。再说那万人县内的百姓,被这些无二鬼、下作鬼等,诸日欺诈诓骗,闹了一个翻江搅海,鸡犬不宁。你说那百姓怎样受害?下作鬼的武艺,仗着低坏邪戳掭。无二鬼的武艺仗着歪赖刁鳄◆。舛鬼的武艺仗着舛气扑人,令人万事不利。三鬼之中,惟下作鬼更甚。外面与人相交,却是极好,他肚里却藏着个令人不测的心眼子。不论亲疏厚薄,是个人他就低一低;不管轻重大小,是件事他就戳一戳。他心里不是低坏,就是戳邪。把这低坏戳邪,叫轮流换班伺候,之一字,令早晚听用。更可恨者帮着有势的欺人,有力的讹人,惹得万人县中,人人秽骂,个个切齿,他却不理之焉。所以万人县里的百姓,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他是“臭鸭蛋”。言其是个坏黄子。

  那万人县城南有一座山,名为磨天山,离城有百余里。那山顶上下视日月,立数星辰,其高无比。山下有一村,名为怂人村。村内有一人,此人姓能名吃亏,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名叫能忍,次子名叫能让。父子三人俱是受气生理。他父子三人常受下作鬼无数的气,总是忍气吞声,直受而不辞。一日能吃亏向他两个儿子道:“咱家一家不知受了他多少气?何日是个了手?”能忍道:“屑小事情,何必较量?常言说得好,省事饶人,。过后得便宜。不必理他。”能让道:“恶人自有恶必较量?常言说得好,省事饶人,过后得便宜。不必理他。”能让道:“恶人自有恶人报,即或不报,亦自不妨。全算咱前世里少欠下他的气债,今世还他何妨。”能吃亏道:“虽如此说,到底叫人心中不快。昨日闻听人传言说,不久就有一个平鬼大元帅,姓锺名馗,来斩除他们。但不知为何至今还不见到来?或者钟馗不知他们在这万人县里?来到半路之间,又回去了,也未可知?不如我们虔备金银香烛供献上,在咱这磨天山顶上,望空祷告一番,求那位钟馗老爷,早来斩除他们,绝此大害,岂不是好。”能忍、能让俱道:“言之有理。”遂出门传了许多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各携着金银香烛供献,能吃亏在前,众人在后,拥拥挤挤,齐往磨天山而来。一路行走,人多嘴杂,这个说:下作鬼如此害人,一定是个鳖星照命。那个说:你看那鳖见了人把头缩在肚里,这下作鬼伸着头去打听事,如何是鳖星照命?这个说:不是鳖星照命,定是兔子下生,那个说:也不是,你看那免子,嘴上是有豁的,说话不得爽利,这下作鬼能把个滚圆的葫芦,说的长出个把来,如何是兔子下生呢?又一个说:你们俱说错了,他原是个狗星临凡,你看那狗不论大小,总是谁家喂他,他就给谁家看家。这下作鬼谁家给他点子吃,便替谁家瞎,不是个狗种是甚么?众人齐道:或者,或者。

  一路胡言乱语,不多时来到了磨天山顶上。一齐摆上供,焚上香,烧了金银,倒身下跪,各人把那受害的情节,诉了一遍,齐声叫苦连天。只见一股子冤气,直往上升。不料想这股子冤气,正冲着无二鬼刮钟馗的那一股子“黑眼风”。那“黑眼风”原是邪风,那冤气原是直气,以正直之气而冲邪术之风,焉有不冲散之理。故“黑眼风”被冤气冲散,将钟馗与四名鬼卒,从半悬空中掉将下来,正落在那磨天山山顶上。众人一见,吃了一惊,齐往山下就跑。钟馗喝住道:“尔等在此何干?速速供来!免汝不死。”能吃亏有些年纪,抖了抖精神,壮着胆子,走向前跪下禀道:“俺是万人县里的子民,因无二鬼和下作鬼作践的难堪,闻得钟馗老爷要来平他,总不见到来。俺众人无奈,在此烧香上供,祷告求钟馗老爷早到,以除此一方之害。不料冲撞了尊神,只求尊神老爷饶命!”说罢,只是磕头。钟馗道:“尔等不必惊慌,俺使是平鬼的钟馗。”众人闻听是钟馗的驾到,只说众人虔诚感了来的,齐上前重复磕了头,都把那受害含冤的情由,又诉了一遍。钟馗道:“此山去万人县有几里路程?”能吃亏道:“只有百十余里,但中间尚有两座恶山,爷爷须要小心!”钟馗道:“不妨,尔等且自散去。”能吃亏和众人谢了钟馗,个个欢喜,人人念佛,俱各下山去了。钟馗率领着四名鬼卒,也下得山来。只见前边山脚下有一座酒店。钟馗道:“我们用些酒饭,再往前行。”及至进了酒店,钟馗与四名鬼卒用了酒饭。钟馗问店小二道:“这里叫甚么地名?”店小二道:“这村去磨天山有五里之遥,此处故名五里村。”钟馗正与店小二说话,忽见店外一人在前行走,后边一人拉着衣裳,寸步不离,嘴里咕咕哝哝,说了许多不中听的话。前边那人,却是一言不发。钟馗问店小二道:“这店外两人是做甚么的?”店小二道:“那前边走的是俺这村东头住的忧愁鬼的女婿,叫做穷鬼。他原在万人县城里居住。听得人说无二鬼与下作鬼邀他合伙,他执意不从。后来便骂他,又要寻事打他,他在那城里住不的了,所以暂住在他丈人家。那后边的那个人,是这西北子母山上住的,那山上有一座寨,名为阎王寨,寨主名叫讨债鬼。此人是讨债鬼的兄弟,名叫混账鬼。他说穷鬼欠他的账目未清,穷鬼说久已清楚了,他不欠他的,故此混账鬼拉着他吵闹。”钟馗闻言大怒,唤大胆鬼吩咐道:“方才过去的那两个人,前边是个穷鬼,后边是个混账鬼,赶上去,将混账鬼斩了,将穷鬼带来回话。”大胆鬼手提蒺藜嗗嘟,赶上前去,大声喝道:“混账鬼那走?”混账鬼见来势不善,遂从怀里摸出了一面算盘来,举起算盘,迎将前来。大胆鬼手举蒺藜嗗嘟,劈面相迎。  两个战了三两个回合,那混账鬼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幸而腿脚利便,且战且跑,顷刻间,跑出了百步之外。大胆鬼也不追赶他,遂捉了穷鬼来见钟馗,禀道:“混账鬼战败逃走,捉得穷鬼当面。”钟馗抬头一看,只见那穷鬼头戴一顶愁帽,身披一领破蓑衣,手里拿着一块麻糁,心广却是体瘦。瘦的只落了一张皮,包着一把穷骨头。钟馗问道:“你叫甚么名字?”穷鬼见问,遂躬身行了一套穷礼,答道:“晚生名叫穷鬼。”钟馗听说一个鬼字,怒从心生,拔剑就砍。穷鬼慌忙跪下,磕头道:“有下情禀上,晚生本来不是穷鬼,昔日也有几亩田地,也有几间宅房。只因晚生素性迂拙,把几亩田地被混账鬼混去了一半,又被下作鬼奉承去了一半。只落得上无片瓦,下无锥扎,没奈何,千方百计,又凑了几串铜钱,做了一个小小生意,以为养家之资。不幸又遇着舛鬼。这舛鬼更是可恶,早晚在我铺里,死没眼色,贫嘴呱舌,觑烟吃,骗茶喝,夸他的儿子俊,说他老婆好,没上半年,◆了我个本利净光。我才成了个穷鬼。”钟馗道:“店小二说:【无二鬼与下作鬼邀你合伙,你执意不从,却是为何?】”穷鬼笑道:“无二鬼与下作鬼也是该当天败,恰好叫晚生遇着尊神。若是尊神肯纳晚生之言,那无二鬼与下作鬼旦夕可破。”钟馗闻听不觉大喜。毕竟穷鬼说出甚么言语?用何方法破敌?再听下回分解。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