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唐钟馗平鬼传 > 第五回

  话说下作鬼见了小低搭鬼,不容分说。举枪就刺。幸小低搭鬼眼力乖滑,将头一低,下作鬼用枪过猛,那枪头直透门扇。急且不能拔出,慌得溜搭鬼向前抱住下作鬼道:“不问青红皂白,就弄枪弄刀的,难道杀了人是不偿命的吗?”下作鬼也自知过于卤莽,转脸问道:“他是何人?你缘何留他在家?细细讲来!倘有半字虚假,我如今较往常大不相同,断断不能干休。”溜搭鬼道:“他姓刘,名得柱,是我的同胞兄弟,今日早间才到咱家来的。”下作鬼道:“这就错了,娘子你姓胡,他姓刘,如何是同胞兄弟?”溜搭鬼道:“其中有个缘故,当初我母张氏,父亲胡浑,生俺姐弟二人。父亲去世,奴已五岁,这个兄弟尚在怀抱,他随娘改嫁刘姓,所以姓刘。我来你家,今已三年,若是虚假,你可见过丈人丈母吗?”下作鬼楞了半日,噗的笑了一声,说道:“内弟休怪!到是愚姐夫的不是。”遂拉着小低搭鬼的手,让他坐下。问道:“内弟二向家任何处?因何音信不通?”小低搭鬼也就顺着溜搭鬼的话,支吾了一回。下作鬼也就不深究了。溜搭鬼问道:“你方才说你与往常大不相同,难道今日你有了甚么下作前程不成?”下作鬼遂将无二鬼为王,封他为军师,现在来接家眷,同享荣华的话,细细说了一遍。溜搭鬼听说,喜的嘴也合不上。说道:“各样俱好,就是在他家同院居住,有些不便。”下作鬼道:“不必撇清,速速收拾行李,不时就有人马轿夫来接。“溜搭鬼道:“俺兄弟亦可同去吗?”下作鬼道:“这个自然。”说着,只见从人报道:“人马轿夫已到门了。”溜搭鬼上了轿子,小低搭鬼紧紧跟随,下作鬼马上押着行李,来到无二鬼家中。无二鬼一见溜搭鬼,不胜欢喜,名为下作鬼的家眷,实为无二鬼的压寨夫人。小低搭鬼也做了无二鬼的亲随伴当。下作鬼居心大方,却也不甚拘滞。这且按下不表。

  再说钟馗自从领了阎君命令,未免晓行夜宿,饥食渴饮。行了一月有余,一日在路,向大头鬼道:“吾们一路行来,过了多少城市山林,并不曾遇见一个鬼,倘然当面错过,大功何日可成?尔等须各要留心!凡有行径诡谲,踪迹可疑者,即行盘诘,不得有误!”大头鬼四人俱道:“遵令!”又走了百余里路程,忽见一人,冒冒失失而来。抬头一看,回身就跑。伶俐鬼纵步赶上,双手揪到钟馗面前禀曰:“这人行踪可疑,乞元帅盘诘施行!”钟馗问道:一你既悻悻而来,为何见了本帅又回身跑去?其中必有缘故,若不实说,定然斩首!”那人战栗禀道:“前边墨松林内,有一不修观,今改为大放寺。寺内有一短命鬼与一色鬼,这短命鬼甚是不氏远,小人方才自寺门口经过,适与短命鬼相遇,恐上了他的短当,有些害怕。所以如此慌张。”钟馗又道:“短命鬼是如何短法害人?”那人答道:“他不论人之厚薄,也不论事之大小,专以短见害人,哄人上了竿,他就抽了梯。哄人过了河,他就拆了桥。他现烧香现捏佛,烧了香毁了佛。现吃饭现支锅、吃了饭拆了锅。他生平说的是短话,做的是短事,专以短见杀人、害人、骗人、哄人、欺人、灭人,所以人叫他为短命鬼。人若撞见他,跑的慢了,就吃了他的短亏。”钟馗问明,将这人放去。率领鬼卒,直扑墨松林而来。及到墨松林内,果见一座山门,山门下站着一个短人。生得短手,短胳膊,短腿,短身子。穿着短道袍,短鞋,短袜,短裤子,手中拿着一把短刀子。见了钟馗就要使他的短武艺。不料大头鬼走向前去,给他一个措手不及,拦腰挟将过来。钟馗叫他跪倒面前,手提青锋宝剑,。望着他的短颈,就是一剑。钟馗力大身重,?反把自己闪倒在地。起来看时,短命鬼踪影全无。原来短命鬼与针尖和尚学了五行土遁,见缝就钻。钟馗举剑砍时,他已借地下蚁穴遁去。遁回寺内,将被耘逃遁的事,向色鬼说知。仍从后门借土遁去了。

  色鬼仗着自己法术精通,将衣冠装束齐楚,托了一杆不倒金枪,来到山门以外,大声喝道:“何处邪毛外祟,敢在此间放肆!早卑前来纳命!”钟馗同大头鬼等,遍地寻找短命鬼不着,正在纳闷,忽听有人搦战。大头鬼与大胆鬼向钟馗禀道:“未将愿往擒此妖鬼!”钟馗道:“须要小心!”大头鬼、大胆鬼各执兵器,出得墨松林来,见色鬼耀武扬威,正在那里索战。大头鬼道:“早通姓名!俟俺斩了你,好勾除鬼录上的名字。”色鬼道:“俺乃针尖和尚的门人,短命鬼的师弟色鬼是也。”大头鬼听得色鬼二字,不容分说,手执银锤,直向色鬼的胸前打来。色鬼用枪拨开。锤来枪挡,枪去锤迎,战了二三十个回合,不分胜败。大胆鬼见战色鬼不下,举起蒺藜嗗嘟,踏开大步,直奔前来助战。色鬼见势头不好,口中念念有词,一腔热血喷出,大头鬼晕倒在地。浑身血染,如红花缸内提出的一般。幸大胆鬼敌住了色鬼,精细鬼、伶俐鬼急向前,将大头鬼救回。大胆鬼抖擞精神,未及十数回合,色鬼已觉招架不住。又口中念念有词,用手在鼻上连击三拳,鼻孔内喷出两道三焦虚火。大胆鬼急转败走,被虚火炙得的须发俱已蜷曲。色鬼也不追赶,竟回大放寺去了。且说大胆鬼败回,将与色鬼如何致败情由,细细说了一遍。钟馗道:“吾等奉命而来,初次对敌,如此不利,大功何日得成?”心中甚是焦躁。伶俐鬼向前禀道:“元帅不必愁闷,俺有一计,须如此如此,色鬼定然被擒。”钟馗闻言,暗暗应许。幸而色鬼的三焦虚火,与那一腔热血,不能伤人性命。大胆鬼不过须发鬈曲,大头鬼将腥血洗去,依然精神如故。晚膳以后,到了三更时分,伶俐鬼同众鬼暗暗来到了大放寺的门前。令大头鬼把住后门,精细鬼把住前门,自同大胆鬼起阵阴风,驾起云头,进了寺内,先盗了他的不倒金枪。然后用黑狗血照定色鬼的阴魂喷去,破了他的三焦虚火。遂大声喝道:“色鬼还不起来纳命!”色鬼从睡梦中惊醒,身不及衣,足不及履,手中又无了枪,口中又喷不出三焦虚火来。没奈何从窗洞内跳出,开后门就跑。大头鬼在门外听得门响,从旁一锤打倒,又劈面一锤,脑浆崩裂,结果了色鬼的性命。大头鬼进去会同了大胆鬼等回至墨松林禀知钟馗。钟馗大喜,遂将平鬼录上色鬼的名字勾去。到天明,率领四大鬼卒,到了大放寺内,寻找余鬼。及至方丈,闻得夹皮墙内,似有妇人声音,遂向前打开,见有十余个少年妇女走出来。钟馗问道:“尔等何处人氏?在此何干?”那妇女道:“俺俱是下作鬼的表嫂子,因去年三月三,来庙烧香,被色鬼与短命鬼强留在此,求爷爷饶命!”钟馗道:“我把色鬼打死了,你们去罢。”妇女叩头谢恩,各自散去。钟馗令前后放火,顷刻将不修观烧成灰烬。钟馗道:“今灭色鬼,实伶俐将军之功,记在功劳簿上。但短命鬼不知去向,倘再获住,即行斩首。方消我恨。”言罢,遂率众又往前走,寻找短命鬼去了。

每日一字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