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部 > 赌棋山庄词话 > 赌棋山庄词话卷四

肖岩词

肖岩自台湾移书曰:“客里无聊,取读词律,略有兴会,依谱填之,未知顽铁有可铸否。”词调贺新郎曰:“抱尽风骚怨,想谢郎、近时心事,如何安顿。醉酒高歌聊复尔,岂是我生始愿。况逐队、舞衫歌扇。博得红颜心肯许,算多情、一样承恩眷。人世事,那堪问。 相思难觅飞鸿便。只堪怜、自家愁绪,自家排遣。我本情怀多感慨,莫道都因贫贱。傥寄意、又无人见。此恨消从何处去,恐东风、错认旧时面。肠千转,心一片。”余报书曰:“读大作,惊喜欲狂,以手加额者三四。闽中词学,宋代林立,元明稍衰,然明人此道本少专家,昧昧者盖不独一隅。特怪国初渔洋、羡门、迦陵、竹垞诸老,南北提唱,一时飈发泉涌,电掣云屯,倚声一途,称为极盛。吾闽卒无特起与之角立者,即二丁勉强继响,顾附庸风疋,不足擅场。近时叶小庚太守,著书数十卷,先型略具,宗风未畅。许秋史秀才用笔清秀,颇有姜、史遗风。其所刻萝月词,后半气体,比前半加宏,使培充磨砻,未必不转而愈上。天不假年,无由臻于大成,惜乎。词律留以备考,颇非占毕善本,芑川前年曾于词综中选钞一卷,取读之当必有进。且芑川所录,豪宕多而工致少,初学作词,每患体调拘束,得其梗概,真可以伸缩如意,然后再求熨贴,所谓能用调而不为调用者,则善矣。近日词风,浙派盛行,降而愈下,索然无味。词之真种子,殆将没于黄苇白茅中矣。足下勉之。”后寓信芑川,属其怂恿左右。芑川复书曰:肖岩词如昙花一现,近又在若有若无之间。嗟乎,肖岩之不欲以雕虫小技胜人如此。

李乔词

嘉义诸生李苍官乔春梦调梦蝶令云:“别梦迷蝴蝶,春心怕杜鹃。东风无力百花残。惆怅中天,月色好谁看。 黯黯看离色,依依忆旧欢。愁肠紧处带围宽。不见高城,空白倚阑干。”自叹调苏幕遮云:“水云缘,林壑趣。蜗角蝇头,至竟何人悟。试看年光新又故。今古英豪,头白应无数。 美人迟,芳草暮。王粲依刘,空作登楼赋。十载飘零谁与诉。一片雄心,尽把东流付。”俱觉清拔可诵,海外之英楚也。

毛西河词

毛西河少年受知于陈卧子,故词诗皆承其派别,而词较胜于诗。卧子之论词也,探源兰畹,滥觞花间,自余率不措意。西河虽稍贬辛、蒋,而不废周、史。其词于小令、中调、长调之中,析隋唐题特立一卷,曰原调,虽菩萨蛮、小重山之古,而多为宋人取填者,亦不入焉,可以知其意趣之所在矣。浪淘沙云:“杉木为簰竹作檐。江潮能苦雨能甜。连朝只饮檐头雨,翻道江潮错著盐。”南乡子云:“蕉叶领,橘花翘。红藤篾子束裙腰。私念鵕鸡颜色好,从谁道,裁作大郎头上帽。”天仙子蠡城为王郎记事云:“城上春云城下雨。倩人留壻倾春醑。偷将壻袷障春寒,烹雪黍,炊玉杵。调壻乡音隔窗语。”长相思泛舟西江即事云:“双头钗。独头钗。一样金鹅两样排。钗梁起四台。 乌帽来。白帽来。湖就矶头望几回。菖蒲花未开。”点绛唇送春云:“恼煞啼鹃,逢人还道春归去。留人不住。谁要留春住。 花絮茫茫,万点愁人绪。归何处。春归无路。莫是人归路。”其填一翦梅半阕,名为翦半,是则难辞杜撰。然古人玲珑四犯,本集取四调而成,割裂原文,小作狡狯,于摊破捉拍之旨,固无伤也。观者当不以余为西河佞臣。

西河有调笑令三阕,一记冯二马州当垆者,解西河桃枝词,招西河不就。一记胥苓弟慕酂人伍鳞才,而不及乱。一记王琴从吴云章。略云:章少年壬子就北试,诸父劳酒设东西院,两伎迓之侑,一王琴,一王筝也。琴年弱好章,章时例著纱帽蓝衣鞾。临行,琴私謼曰:“纱帽郎,肯以一觞别。”后十年再入都,见琴院西曰:“非纱帽郎耶。”谘章寓,告以□(豕+宣)隘,且惧漏大人侧。琴立谋购别所安置。诘旦,有叩寓妇人声,则琴也。潜徙去,且曰:“昨误作官人妾,苦赎之,令自由耳。”且曰:“今乃幸酬一觞,愿居移月。”章太君、王太君闻之,讽俱归。琴泣曰:“不复为人妾矣。”章归后,都破,不得问。西河又有鹊桥仙词序曰:邑甲聘戊女,有强委禽者,明府姚公断归甲,合卺讼庭。其断词骈俪,世多称之。既而讼者争不彻,太守何公复断归甲。时余方从两公游,两公并命为词纪其事。词曰:“东床先订,西家愿宿,何事穿墉穿瓦。纵教强委后来禽,却不道子南夫也。 明府风流,使君潇洒。两断可妻公冶。莫言河汉鹊桥乖,看合浦、在讼庭之下。”其事皆韵甚,檀槽间一胜谈也。阎百诗父牛叟,与妻丁伉俪甚笃,自纪以兑阁十词,兑阁,其所居处也。西河和之,有证前生、双鱼问、病榻闲情等小序。其病榻闲情序云:丁少君鲜惰容,虽病亦薄妆读史,牛叟尝调之曰:“提学未至,女秀才仡仡何为。”每庭前花木茀灌,牛叟谓丈夫当扫除天下,少君曰:“请从一室始。”西河词话四卷,佚其二,论韵、论歌诸则,俱极精凿,亦谈词一正法眼。中记钱塘俞季瑮词,极肮脏可喜。词云:“洒尽穷途泪。看少年一番行役,一番憔悴。雨雪霏霏泥滑滑,上马屡愁颠踬。又况值金轮西逝。屈指离家才几日,早行来已是三千里。嗟岁月,似流水。 蒙茸渐觉羊裘敝。怎当他、朔风凄紧,裂肤堕指。莽莽长途谁是主,灯火前村近矣。只无奈望门投止。沽得浊醪聊破冷,向灯前、独饮难成醉。天未晓,又催起。”又云:“抚剑悲歌罢。望长天,惊风飂戾,横河倾泻。有客访余余已醉,且自坐君床下。有至语、语君休讶。餐菊纫兰徒自洁,看夷光未字无盐嫁。非诡遇,贱工也。”又曰:“襟怀岳岳和谁语。笑卞和,楚庭泣玉,徒多愁苦。我有草堂东郭畔,管乐何妨自许。且抱膝长吟梁甫。有志男儿非困顿,彼扫门、魏勃何须数。不似意,且归去。”词名京师杂感,共九章。余按季瑮名士彪,官崇仁县丞,有玉蕤词钞二卷。是词未登词综,而蒋子宣昭代词选、姚茝阶国朝词雅等书,亦未录及。又按此调乃贺新郎,西河以为满庭芳,误也。

情语与绮语不同

纯写闺襜,不独词格之卑,抑亦靡薄无味,可厌之甚也。然其中却有毫厘之辨。作情语勿作绮语,绮语设为淫思,坏人心术。情语则热血所钟,缠绵恻悱,而即近知远,即微知著,其人一生大节,可于此得其端况。“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出自欧阳文忠。“残灯明灭枕头敧,谙尽孤眠滋味”,出自范文正。是皆一代名德,慎勿谓曲子相公皆轻薄者。忆昔与友人读板桥杂记,及莱阳姜给谏事,或指以为笑资。予慷慨言曰:“嗟乎,此给谏异日之所以能忠君死国也。”各眙愕太息谢去。徐仲公咸清青玉案曰:“少年不幸称才子,徒多作淫词耳。”绮语淫,情语不淫也。况词本于房中乐,所谓燕乐者,子夜、读曲等体,固与高文典册有间矣。近者或矫枉过正,稍涉香奁,一概芟薙,号于众曰:“吾词极纯雅。”及受读之,则投赠肤词,咏物浮艳,轇轕满纸,何取乎尔。反不如靡靡者之尚有意绪可寻也。香草美人,离骚半多寄托。朝云暮雨,宋玉最善微言。识曲得真,是在逆志。因噎废食, 宁复知音。故昔人谓天之风月,地之花柳,与人之歌舞,无此不成三才。杨用修以为虽戏语,有至理也。

闽词钞

叶小庚太守撰闽词钞四卷,始于宋徐昌图,终于元洪希文,附以方外闺媛,凡六十一家,为词逾千首,闽中词人梗概具焉。昔者元凤林书院诗余,厉樊榭谓可以溯江西词派。顾亦不尽豫章之人。至国朝浙西六家词、荆溪词、四明近体乐府,则皆专摭土风勒为一编者。小庚是书,存亡萃佚,其亦维桑之敬也夫。但此道宣究殊希,流传或滞,仍归寂寞。特略其姓氏于左,以资参稽。

宋徐昌图莆田人,殿中丞。 三首。
杨 亿浦城人,字大年,雍熙赐进士,翰林学土,卒赠礼郎尚书,谥谧文。 一首。
蔡 襄仙游人,字君谟,天圣八午进士,端明殿学士,知杭州,谥忠惠。 一首。
柳 永崇安人,初名三变,字景庄,景祐元年进士,改今名,字耆卿,屯田员外郎,有乐章集。 二百十首。
章 楶浦城人,字质夫,治平二年进士第一,资政殿学士,卒赠光禄大夫,谥庄简。 一首。
陈 瓘延平人,宇莹中,元丰二年甲科,右司谏,谥忠肃,有了斋集,词附。 十八首。
黄 裳南平人,字冕仲,元丰五年进士第一,端明毕士,卒赠少傅,有演山集,词附。 九首。
李弥逊连江人,字似之,大观三年进士,户部侍郎,谥忠肃,有筠溪集,词附。 十二首。
李 纲邵武人,字伯纪,政和二年进士,湖广宣抚使,江西安抚大使,卒赠少师,谥忠定,有梁溪词。 二十一首。
蔡 伸仙游人,字仲道,襄孙。政和五年进士,历倅徐楚饶真四州,自号友古居士,有友古词。 百四十三首。
李持正莆田人,字季秉,政和五年进士,朝请大夫。 一首。
邓 肃沙县人,字志宏,左正言,有栟榈集,词附。 三首。
刘子翚崇安人,字彦冲,号病翁,兴化通判,有屏山集,词附。 二首。
高 登漳浦人,字彦先,绍兴二年进士,富川簿,有东溪集。 三首。按:东溪集近有刊本。
康与之福 宁人,初名执权,字伯可,侍郎,有顺庵乐府。 四十首。
张元干长乐人,字仲宗,太学上舍,有归来集、芦川词。 百五十一首。
黄公度莆田人,字师宪,绍兴八年进士第一,考功员外郎,有知稼翁集,词附。 十二首。
朱 熹原籍婺源,父松为尤溪尉,卒,遂居闽。字元晦,绍兴十八年进士,焕章阁待制,谥文,有晦庵词。 十三首。
林 外晋江人,字岂尘,绍兴三十年进士,兴化令,自号懒窝,有懒窝类稿。 一首。
黄 铢崇安人,字子厚,自号谷城翁,有谷城集。 三首。
吕胜已建阳人,后家邵武,字季克,有渭川词。 十五首。
游次公建安人,字子明,号西池。 三首。
刘 褒崇安人,字伯宠,淳熙五年进士,司门郎中。 五首。
真德秀浦城人,字景元,庆元五年进士,资政殿学士,谥文忠。 一首。
赵以夫长乐人,字用甫,嘉定十年进士,吏部尚书,有虚斋乐府。 三十三首。
王 迈仙游人,字实之,嘉定十年进士,司晨少卿。 七首。
刘子寰建阳人,字圻父,自号篁口??(山+栗)翁,嘉定十年进士,有麻沙集。 十首。
哀长吉崇安人,字叔巽,又字寿之,嘉定十三年进士,靖江书记,有鸡肋集。 一首。
刘清夫建阳人,字静甫。 五首。
黄师参闽清人,字子鲁,嘉定十三年进士,南剑倅。 一首。
郑 域莆田人,字中卿,绍定五年进士,自号松窗。五首。 按:笔精云:郑域,字中乡。
潘 牥闽县人,字庭坚,端平二年进士,潭州通判,有紫岩集。 六首。
卓 田建阳人,字稼翁。 四首。
刘克庄莆田人,字潜夫,淳祐六年恩赐同进士,龙图阁学士,谥文定,词名后村别调。 百三十一首。
马子严建安人,字庄甫,自号古洲居士,岳阳守。 十四首。
严 仁邵武人,字次山,词名清江欸乃。 三十首。
严 参邵武人,字少鲁,自号三休居士。 二首。
严 羽邵武人,字仪卿,自号沧浪逋客,有沧浪集,词附。
陈以庄建安人,字敬叟,号月溪。 三首。
李芸子邵武人,字耘叟,自号芳洲。 一首。
黄公绍邵武人,咸淳进土。 二首。
冯取洽延平人,字熙之,自号双溪翁。 十七首。
冯艾子延平人,取洽子,字伟寿,自号云月。 六首。
李振祖闽县人,字仲山,宝祐四年进士。 一首。
陈德武闽县人,词名自雪遗音。 三十二首。
黄 铸邵武人,字希颜,自号乙山,柳州守。 二首。
黄 简建安人,字元易,自号东浦。 三首。
郑 楷闽县人,字持正,自号眉斋。 一首。
李 吕光泽人,字滨老,有澹轩集,词附。 三首。
刘学箕崇安人,字习之,有方是闲居士词。 三十五首。
留元崇泉州人,字积翁。 一首。
留元刚永春人,字茂潜。开禧元年博学宏辞,秘阁校理,直学士,有云麓集。 一首。
廖莹中邵武人,字群玉,贾似道门客。 一首。
翁孟寅字宾暘,崇安人,寄居临安,领乡荐。 四首。
金吴激建州人,字彦高,知深州,有东山集。 七首。
元洪希文莆田人,字汝执,有续轩渠集。 一首。
福建士子 一首。方外葛长庚闽清人,字如晦,号琼琯,随母适白氏,冒其姓,称白玉蟾。嘉定中,赐号紫清明道真人,有海琼集,词附。 八十二首。

闺秀苏 氏苏颂妹,同安人,适延安李氏。 六首。
阮 氏阮逸女,建阳人。 一首。
孙 氏黄铢母,崇安人,自号冲虚居士。 八首。按:刘子寰字圻父,马子严字庄父,朱竹垞词综皆以字为名。其余缺者甚多,若黄简、李振祖、黄铸,翁孟寅,则汪碧巢所补者,黄简作黄兰,然简又名居简,则作兰误,绝妙好词选可证也。李吕、刘学箕、王迈,则王兰泉所补者。李吕调笑令前有七言八句,四平四仄,此盖如曲之有引子,本不入词,故乐府雅词所载郑彦能、晁无咎诸作,其体皆同。其句中平仄,亦无一定,今与词合为一阕,分为上下拍,后来陶凫芗亦沿其误,非也。似此分列于前,则得矣。其余李纲、高登、林外、游次公、刘清夫、卓田、严参、郑楷、留元崇、留元刚、廖莹中诸人,直至凫芗著词综补遗,始及之。而杨亿、蔡襄、吕胜已、哀长吉、黄师参,及福建士子与闺秀孙氏,则独见于此编矣。陶、叶两家同时著书,皆刻于道光十四年甲午,而彼此互有得失,如李吕则陶所选较佳,刘学箕则叶所收独富,或两人素鲜交情,不及参校耶。然陶选所列之闽后陈氏、名金凤,闽嗣主王延钧之后。朱耆寿、闽人。方信孺、字孚若,兴化军人。陈合、字惟善,长乐人,谥文惠。王楙、字勉夫,其先福清人,后为长洲人。则尚当补录耳。又王迈有臞轩集十六卷,词附,此亦未载。

词品大体可观

杨升庵词品六卷,补遗一卷,中记刘子寰、马子严、冯艾子,皆以名为字。张仲宗又专举其字,而失记其名,殊误。谓词名多取诗句,虽历历引据,率皆附会,屡为笔丛辨驳,然大体极有可观。盖升庵素称博洽,于词更非门外道黑白。如云:“辛稼轩自非脱落故常者,未易闯其堂奥。刘改之所作沁园春,虽颇似其豪,而未免于粗。近日作词者惟说周美成、姜尧章,而以东坡为词诗,稼轩为词论。盖曲者曲也,固当以委曲为体,然徒狃于风情婉变,则亦易厌。回视稼轩所作,岂非万古一清风哉。”此说极惬当。其载东莞方彦卿俊正月六日于俞君玉席上擘糟蟹寿其友人黄瑜鹊桥仙云:“草头八足。一团大腹。持螯笑向俞君玉。花灯预赏为先生,生日是新正初六。 今宵过了,七人八谷。又七日天官赐福。福如东海寿如山,愿岁岁春盘盈绿。”瑜字廷美,香山人,才伯佐之祖。词虽未佳,然与郎仁宝七修类稿所载,丰城道中有诗妇余淑柔题浪淘沙词云:“苦雨溜风铃。滴滴丁丁。酿成一枕别离情。可惜当年陶学士,孤负邮亭。 边雁带秋声。音信难凭。花须偷数卜归程。料得到家秋正晚,菊满寒城。”并为述庵明词综所未入,录之以遗读明词者。升庵云:“李太白应制清平乐辞四首,见吕鹏遏云集。黄玉林以其二首无清逸韵,止选二首。”慎补作二首,其一云:“君王未起。玉漏穿花底。永巷脱簪妆黛洗。衣湿露华如水。 六宫鸾凤鸳鸯。九重罗绮笙簧。但愿君恩似日,从教妾鬓如霜。”其二云:“倾城艳质。本自神仙匹。二八承恩初选人。身是三千第一。 月明花落黄昏。人间天上消魂。且共题诗团扇,笑他买赋长门。”永昌张愈光见而深爱之,以为远不忘谏,归命不怨,填辞中有风雅也。按升庵此词,其印“罗衣香未歇,犹是汉宫恩”诗意也。譬之东坡水调歌头,庶几无愧。傅粉插花,诸伎扶觞,迹其行事,颇类风狂,然胸中实不知有几斗热血,眼中实不知有几升热泪,后人徒以郑夹□(氵+祭)、王深 宁相视,犹浅之乎知升庵矣。光泽何金门长诏秀才有新都叹乐府云:“朝廷有一张。鄙夫衮衮登庙堂。朝廷有一桂。正士纷纷皆引避。新都修撰相公儿。阙廷拜杖血淋漓。臣言是、君知之,臣言非、罪当治。陛下戍臣永昌,手为错足下无扉。臣在永昌三十有六年,不如李太白夜郎犹得生归。乱曰:张桂一何譊譊,曷还我凤凰池。老颠兮归来,南方不可以久稽。”此胡元瑞所谓鄙人于杨子业,欣慕为执鞭者也。

虞姬墓

武进闺秀吴文璧咏虞妃曰:“大王既英雄,妃亦奇女子。惜哉太史公,不记美人死。”此与余前卷所记张仲雅词同意。梁曜北玉绳瞥记云:“姬墓在灵璧县东三十里,虹县道南,阴陵山北。盖姬死于阴陵失道时也。”然诗词著不得此考据语。

词调出入

东坡念擦娇、大江东去阕。水龙吟、似花又似非花阕。稼轩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阕。永遇乐如此江山阕。等篇,其句法连属处,按之律谱,率多参差。即谨严雅饬如白石,亦时有出入。若齐天乐咏蟋蟀阕。末句可见,细校之不止一二数也。盖词人笔兴所至,不能不变化。此如太白古风云:“秦人相谓曰,吾属可去矣。”于诗且合十字作一句也。升庵亦云,填词平仄及断句皆定数,而语意所到,时有变换。如秦少游水龙吟前段歇拍句云:“红成阵,飞鸳甃。”换头落句云:“念多情但有,当时皎月,照人依旧。”以词意言,“当时皎月”作一句。“照人依旧”作一句,以词调拍眼,“但有当时”作一拍,“皎月照”作一拍,“人依旧”作一拍为是也。维扬张世文云:陆放翁水龙吟首句本是六字,第二句本是七字,若“摩诃池上追游客”,则七字。下云“红绿参差春晚”,却是六字。又如后篇瑞鹤仙,“冰轮桂花满溢”为句,以满字住。而以溢字带在下句。别如二句分作三句。三句合作二句者尤多。然句法虽不同,而字数不少,妙在歌者上下纵横取协尔。古诗亦有此法,如王介甫“一读亦使我,慨然想遗风”是也。铤又按,亦有字数多少者,如贺新郎调,东坡少一字、李南金多一字等类,然单文只证,率是错误,不足援为依据,其平仄亦然。

谓吹笙为窃

宋时谚,谓吹笙为窃,尝见张仲宗芦川词。

杨氏昆仲词

金匮杨蓉裳芳灿、荔裳揆兄弟并名,而蓉裳尤见擅场。其长调颇近阳羡生,有芙蓉山馆稿。谒金门云:“看不得。一派洛阳秋色。堤畔萧萧衰柳叶。西风如许急。 目断寥天凝碧。征雁暮飞无力。又是谁家吹玉笛。满庭霜月白。”百字令云:“药炉烟里,怪春来小病,厌厌如许。玉琢相思金铸泪,只有此情难诉。麝炷香销,铅波镜掩,谁与修眉谱。沉思往事,总如春梦无据。 须信交颈鸳鸯,双头菡萏,惯入闲词赋。留得情肠经劫在,花鸟也堪千古。光碧堂前,蕊珠宫畔,待觅游仙侣。三生慧业,未妨多作情语。”满江红写怀云:“飘泊天涯,作计误、虚名沾惹。不信道、名驹汗血,一生辕下。明镜颠毛霜欲满,青衫老泪铅同泻。任欢场、豪竹间哀丝,难陶写。 谋生拙,休夸诧。当官懒,从嘲駡。只骚茵墨宝,尚余声价。噩梦难寻空覆鹿,华年易逝如奔马。向灯前、看剑引杯深,寒芒射。”又寄弟云:“蜀栈连天,正黛色、千峰喷射。况又是、奔湍骇浪,瞿塘如马。弹指两年人久别,关心一纸书无价。奈朝来、乾鹊惯欺余,临风骂。 梦中事,醒时诧。心曲恨,毫端写。怪愁吟未了,泪波偷泻。我自看云秦树外,君应听雨巴山下。道潇潇、不似对床声,离愁惹。”又谒金门云:“阶下寒蛩啼不歇。秋声高一尺。”荔裳有桐华吟馆稿。金缕曲送汪剑潭归扬州云:“把袂如今别。算人生风尘消受,几番离合。细马轻衫归去好,莫负扬州明月。到此际胡为兀兀。最恨情深难自解,却临岐、一语无从说。相聚少,又相忆。 当筵不饮心偏热。倩玲珑骊歌,为唱阳关三叠。同是浮云游子意,羡尔思归即得。凉月下、荒鸡再咽。此去短长亭畔路,有晓风、吹聚沙如雪。珍重意,善调摄。”苏幕遮咏菊影云:“落叶声中人病酒。不为悲秋,也怕秋滦候。”二杨俱长于用兵,蓉裳以拔萃试高等,得伏羌令,田五之乱,防御极有功。荔裳亦以中书舍人从征廓尔喀,著绩擢甘肃藩司。比之双丁两到,盖不独文字称为二难也。

叶小庚词“十载江湖常载酒,等闲孤负春风。莫愁湖畔板桥东。垂杨千万树,何处系游骢。 为爱绿窗人似玉,卿偏怜我情浓。翻教恨晚惜相逢。清歌听未已,离梦又匆匆。”临江仙“溪水碧于油。溪娃能荡舟。惯凌波秀靥明眸。生长阑干船上住,浑不解,别离愁。 佳节快临流。兰桡枉驻留。忆台江竞渡芳游。鬓影衣香帘尽卷,人都上,水边楼。”南楼令此小庚词也。艳情当家,虽未比芳彭十,庾公南楼,亦兴复不浅矣。小庚辑本事词自序云:“凡兹丽制,问何事以干卿。偶辑艳闻,正钟情之在我。”又云:“仆也颠比柘枝,痴同竹屋,癖既耽乎绮语,赋更慕乎闲情。”吴县石敦夫同福谓小庚学苏、辛,多豪语。小庚示以手炉脚炉调蓦溪山二阕,谓苏、辛亦有艳体,非不能也。然则小庚何尝不步韩偓之尘而作广平之赋乎。

其自题词集云:“且喜拈来无绮语,差慰平生。”亦讏言已。

小庚阻雪东阿摸鱼儿云:“最无端、昨宵风雨。偏将寒月吹去。轮蹄历碌刚过半,喜把来程暗数。翻又住。算难事人生,难莫如行路。问天不语。更费尽工夫,装成玉戏,六出舞飞絮。 男儿志,堪笑儒冠多误。浮名肯把人妬。酒阑欲拟鹪鹩赋。多少壮怀谁诉。拌醉舞,从吾愿,此身愿化陶家土。休论甘苦。但块垒须浇,醉乡频到,此外少佳趣。”金缕曲云:“游宦成羁旅。问当时、谁人投笔,谁人誓墓。笑我频年牛马走,依旧头颅如许。休更忆、金闺故步。万里携家从薄禄,又那堪、千里抛家苦。离思积,向谁诉。 愁来难觅高阳侣。镇无聊、编篱穿沼,移花栽树。敢学鱼湖同鹿柴,运甓漫消闲绪。但可惜流年虚度。曾道销魂缘赋别,恨而今、魂也无销处。空怅望,碧云暮。”小庚于洛中官舍治寄园,杂蒔花木,有寄园百咏。其按拍处曰天籁轩,风流真不减甓园,而词则前贤又当畏后生也。孙辰溪词孙辰溪滋沅与余善,知守其家学。有自题小照云云:“万树梅花里。望迷漫、一天飞雪,珠抛玉戏。如此园林幽绝景,独对柴门闲倚。曾修得几生能至。一幅琉璃香世界,处其间、不啻神仙矣。知此乐,写吾志。 任夸桃李争春美。怎及他、清高骨格,岁寒开起。和靖风流消歇尽,谁把孤山重理。非敢谓孤芳自喜。我本满腔皆热血,借三分、梅雪胸中洗。君莫笑,画图意。”卷中林子鱼直题词云:“恍见春来也。染东风,梅花万树,开残原野。中有幽人方独立,早被暗香萦惹。正狂雪、漫天而下。侧帽披裘无一语,任鹅毛、片片当头打。花与客,共心写。 寒郊景物真潇洒。隔疏林,弯环一带,竹篱茅舍。云影山光幽映极,我亦置身图画。问此乐、何如仆射。清福几人修得到,算吾宗、和靖君其亚。风雅事,惟君藉。”余亦附一阕云:“世界茫茫里。向何方,三间小筑,傍山临水。更有好花环左右,终日对花卧起。这设想未为不美。君傥按图能结构,我移家、请与君同里。种花事,齐料理。 虽然君本名门子。问当年,寄园百咏、于今余几。树蕙滋兰无限意,不合幽芳自喜。君慨然、低头曰是。我辈那容清福享,但生平、颇爱梅花耳。写吾意,聊复尔。”皆贺新凉调。余题作不甚留稿,是阕亦久忘之矣。适辰溪于酒间称及,恍然如遇故人,因掇记于此。陈氏一门词

梅伯题记曲图云:“看银烛、氍毹试舞。痴绝七郎含微醉,倚红红、细校灯边谱。道尚有,一些误。”小庚听琵琶云:“十五载、青衫尘土。潦倒使君痴绝甚,枉替人、细把衷情诉。呼烛起,题长句。”语意极相似。然尚不及陈迦陵听白壁双琵琶摸鱼儿一阕云:“是谁家本师绝艺,檀槽掐得如许。半湾逻逤无情物,惹我伤今吊古,君何苦。君不见,青衫已是人迟暮。江束烟树。纵不听琵琶,也应难觅,珠泪曾乾虚。 凄然也,恰似秋宵掩泣,灯前一对儿女。忽然凉瓦飒然飞,千岁老狐人语。浑无据。君不见,澄心结绮皆尘土。两家后主。为一两三声,也曾听得,撇却家山去。”此调前后两结句,曾字、家字,俱不应用平,荆溪词选曾作有,家山作故宫。泣字宜用韵,然其词则极顿挫淋漓之致。望江龙二为光舟中听琵琶满江红结句云:“叹两家后主好江山,雕虫灭。”用意与迦陵同,而措辞何啻霄壤。国初填词最多者,王价人翃及迦陵。价人草本阨于水,迦陵则湖海楼集裒然数寸许。然腹笥既富,成篇自易,堆垛之病,同于繁缛。去其浓醯厚酱,真味乃见,不有赖于浙中之庖乎。述庵乃宝其椟而多遗其珠,动以姜、史相绳,令此老生气不出,余所以不能无间于国朝词综者,率以此类。盖选家须浏览全集,取其长技,不得以意见为去取也。

蒋竹山声声慢秋声、虞美人听雨,历数诸景,挥洒而出,比之稼轩贺新凉,绿树听啼鴂阕。尽集许多恨事,同一机杼,而用笔尤为崭新。迦陵春溪泛舟填四代好,上阕提四水,下阕分疏其事,亦是此格。词云:“碧透双溪尾。蒲桃浪,惯被暖风吹碎。琉璃正滑簟纹小,展一川空翠。春衣篷窗浪倚。十载事、从头都记。算飘零、曾度汶水漳水,沁永泜水。 汶水长绕孤城,漳水又抱铜台废址。可怜沁水,还灌太原残垒。三关怒涛夜起,过泜水重嗟余耳。总不如春水江南,柔蓝千里。”

大抵文字无才情,便无兴会。所以古人论诗,比之张弓,须有十分力,方开得到十分。否则勉强钩弦,筋怒面赤,一再发,敬谢不敏矣。吾读迦陵长调,庶几绰有余勇哉。通信陵君祠填满江红云:“席帽聊萧,偶经过、信陵祠下。正满目、荒台败叶,东京客舍。九月惊风将落帽,半廊细雨时飘瓦。桕初红、偏向坏墙边,离披打。 今古事,堪悲诧。身世恨,从牵惹。傥君而尚在,定怜余也。我讵不如毛薛辈,君宁甘与原尝亚。叹侯赢、老泪苦无多,如铅泻,”词客有灵,霸才无主,陈琳墓下,伤心不独古人。迦陵受知于龚芝麓鼎孳尚书最深,集中赠别诸作,读之令人气厚。沁园春云:“归去来兮,竟别公归,轻帆早张。看秋方欲雨,诗争人瘦,天其未老,身与名藏。禅榻吹箫,伎堂说剑,也算男儿意气场。真愁绝,却心忧似月,鬓秃成霜。 新词填罢苍凉。更暂缓、临岐入醉乡。况仆本恨人,能无刺骨,公真长者,未免沾裳。此去荆溪,旧名罨画,拟绕萧斋种白杨。从今后、莫逢人许我,宋艳班香。”又与吴园茨订布衣昆弟之欢,园茨拿舟过访,迦陵填满江红,其上片云:“雨覆云翻,论交道、令人冷齿。告家庙、甲为乙友,从今日始。官笑一麾君竟罢,病惊百日余刚起。问乾坤、弟蓄灌夫谁,惟卿耳。”哀啸狂吟,无非跋扈。竹垞以比青兕,岂过誉哉。余如咏萤云:“惯照人间,闲事一星星。”陆上慎移居云:“故人和燕定新巢。”饮韩楼云:“狂受人憎,醉供人骂,老任雏姬侮。”雪夜云:“三十六簧寒不起,醉把红鹅笙炙。”遇飓风云:“乱石将崩,孤城欲没,老树森奇鬼。”虎邱云:“春风日夜换,换不了吴宫罗绮。”暮春风雨云:“时有茶烟,绝无人影,好个他乡天气。”其可入词旨警句者,数阕难竟。盖不独浪拥前朝一语,足称才子也。然迦陵流荡浩瀚,时少停滀,其率易处,颇不宜取法。陈氏门材最盛,乌丝一篇,既推老手。而半雪维嵋有亦山草堂词,纬云维岳有红盐词,鲁望维岱有石闾词,皆迦陵兄弟行,莫不含宫咀商,埙篪迭奏。半雪除夕怀弟纬云南乡子云:“翠烛坐更阑。柏叶传觞强自宽。绕柱腾腾思阿纬,燕关。三度梅花未共看。 何必锦衣还。竹杖荷裳好是闲。大有故园兄弟在,盘桓。雪后烟蓑雨后山。”纬云有忆旧满江红云:“脉脉濛濛,是谁把、繁华吹去。斜阳外,故家亭榭,乱烟凝竚,仿佛细闻丝竹响,飘零碎落银灯雨。记当场、一曲牡丹亭,销魂侣。 锦帐里,春无数。绮席畔,人如许。几番趁、遍了差池燕羽。有恨罗裙寻画蝶,无情纨扇销金缕。问溪边、一带白杨花,应能语。”虞美人春闺云:“乍寒乍暖春无赖。门掩蔷薇外。小楼朝雨忒恹恹。最是冷清清地傍妆奁。 愁来无那愁人老。可惜韶光好。海棠吹落满园中。又是一池红浪皱东风。”鲁望五陵侠少水调歌头云:“白面谁家子,腰下佩锟鋙。短衣匹马驰骤,游侠遍三吴。更向长安道上,不惜黄金千镒,调笑酒家胡。兄尚平阳主,弟拜执金吾。 行乐处,追从者,绿鞲奴。一生有力如虎,人号小于菟。最爱灌夫籍福,暇日吹箫击筑,自笑一愁无。朱邸春留客,红烛夜呼卢。”盖定生先生为党人魁首,名在三公子之列,文采炳蔚,贻为渊源,故不独迦陵有凤凰之誉,迦陵与彭古晋、吴汉槎,并称江左三凤凰,见今世说中。即群从亦半是惠连。孙振豪词

浦城孙汝西振豪虞美人本意云:“悲歌帐里情千古。恋恋非歌舞。意气何曾有尽时。能下英雄双泪是蛾眉。 麝兰一任灰尘土。玉骨香如故。不随莲叶萎泥中。化成一堆芳草诉东风。”临江仙水村云:“坞里溪桥桥里树。树梢屋角溪隅。溪回桥转忽模糊。云多山见少,花满路疑无。 听有涛声寻却误。也非燕唤莺呼。隔林招手叫提壶。牧童樵得笋,农父钓归鲈。”汝西,乾隆初举明经,刻赓籁集分馈同人,当时名噪甚,然其诗靡屑不足取,词则此二阕差可咏。

林鼎复词

别驾林天友鼎复,长乐人,曾视宜兴县事。有满庭芳云:“绿树阴浓,白蘋水涨,乍睛烟景波涵。中流击楫,孤棹指荆南。词藻群推二妙,湘江曲、还让陈三。空凭吊,苍凉台榭,梁燕向呢喃。 当年。歌舞地,云消雾散,涧愧林惭。且褰裳空翠,纵步名蓝。欲拜峰头大石,斜阳近、早促归骖。留余兴,觞行小令,潦倒镜中酣。”

每日一字一词